創作內容

12 GP

【光與影的夜物語】1-2、貓與老人

作者:貓眷捲心餅│2019-11-19 17:34:57│贊助:24│人氣:59

 
  夢中的街道,尚且停滯在夕陽西落的暖色調風景。
  光佑的身後,則跟著無數貓群。
  仔細一看,有些還是半透明的姿態,像是早已失去肉身的幽靈。
  或者只是做夢的光佑即將要遺忘掉牠們,所以介於存在與不存在之間。
  所謂的夢境,就像是打開或關閉無數個秘密盒子般……看不到的東西,就會在遺忘中暫時退場,但也許某個轉角,又會冒出來也說不定。
 
  「你們真的很煩。」光佑說著,隨手從袋子裡拿出一些小餅乾,往後一丟。
  「喵!喵喵!」比起食物,貓咪似乎更想糾纏住光佑。
  牠們一隻隻不斷喵聲叫喚著,並用毛絨絨的身體輕撫光佑的小腿,但少年只能想起那隻死去的小貓,頓時有點煩躁。
 
  「喂!少年仔,就是你在餵貓喔!」
  那聲大吼,讓光佑嚇了一大跳。
  一位穿著白色汗衫和黑色四角褲的老先生,就那樣毫無徵兆著,出現在街道轉角。
  他有著滿頭花白的頭髮,但體格還算硬朗健壯。
  不過那顆肚子,圓得如同頂著籃球般,顯得有些累贅突兀。
  
  「才沒有呢!牠們又不吃!」光佑輕聲抱怨。
  老先生先是瞪了少年一眼,就接著對那群野貓又吼又叫:「滾!不要再出現了!……他奶奶的,還不快走!」
  「喵!喵嗚嗚!」貓咪沒有害怕,反而威嚇著豎起尾巴,接近那位老先生。
  見到叫喊無效,他提起一根粗短的木棍又揮又打,有幾棍還差點打到牠們。
  不久,那些貓咪漸漸後退,聚集著躲到光佑身後。
  「幹嘛啊?躲什麼躲?」光佑面無表情,俯視這群貓咪,「你們貓群數量多,撲上去啊!那樣不就好了嘛!」
  「喵!喵喵!」貓群大聲叫著,像是在求援般,要少年主持公道。
  但發現少年沒有任何反應以後,聲音轉而變小,反而像是在抱怨。
 
  「哼!不關我的事。」光佑退到一旁牆角,只是冷眼旁觀。
  眼見少年沒有反應,牠們如同煙霧般,就那樣隨老先生的接近而消隱無形。
  某隻黑貓沒有消失,但是不甘示弱著俯下前肢,喉嚨發出低吼威嚇的聲響,「喵!喵喵!」
  「叫?再叫就打!打讓你死!」老先生回吼,但也沒有真的動手,直敲著貓咪面前的地面逼退牠。
  貓咪邊退邊呼嚕著抱怨,最後退到巷尾以後,轉身逃走。
 
  「這些貓仔們就是煩!整天叫著發情,越生越多!」老先生將木棍提到肩上,邊吼邊轉身。他發現少年還在原地沒有走,面容更加煩躁,「看看看?看啥?沒看過老子趕貓嗎?」
  光佑沒有反應,只是面無表情的回望。
 
  「這個少年仔真是怪?」老先生阿發,在光佑的面前自言自語,「看他老爸有了妻小還不滿足,四處偷情找女人呢!家都不顧了,怪不得小孩教起來啊!就是白目!」
  這句話,還真是難聽。
  光佑的眼神瞇成一條橫線,顯現內心的反感,他沉穩著反嗆一句,「關我老爸什麼事?」
  「會應了吼?你老子叫你別喂貓有沒有聽到?耳朵沒聾嘛!」老先生同樣表露不快,但更加明白得揮舞木棍。
  「喔!」光佑以挑到語病的面容邪邪一笑,「原來你就是我老子啊!偷情的人不知道是誰呢?」
  老先生一征,頓時沒有反應過來。
  但幾秒鐘後,完全理解少年的意思了。
  他不斷揮舞木棍,敲打柏油路地面,臉頰暈出一抹難看的紫紅色。
  「聽得懂嘛!還知道反嘴,這條街就你最惡劣、難教訓!」老先生罵完,舉高木棍往少年的鞋子前重重揮下,「看好!下一棍就對準你的腦袋喔!小兔崽子應嘴應齒,要不要道歉?」
  「道歉?你說我老子到處找女人、又說你是我老子?這都您老的評語,現在要我道什麼歉呢?」光佑邊說著,邊向前踏出一大步,那雙眼直直瞪視著老人。
  但他的雙手依舊插在褲子口袋,不像是要動手反擊。
 
 
  這位老先生叫做阿發,六十多歲了,似乎是一人獨居。
  光佑曾經見過他的一對成年兒女前來探望,但聽鄰居說過,一年才會來一次。
  當然,光佑不喜歡這位先生,並不是因為看誰都不順眼,而是這位先生總是口無遮攔,老是喜歡把一些小事情誇大。
 
  比如光佑國小的時候,只是光著上身在大門邊曬衣服。
  老先生就馬上到巷口大聲嘆氣,「啊!真是變態啊!那孩子沒穿衣服呢!」
  於是,吸引一大票婆婆媽媽前來觀看。
  「我說那樣的孩子,遲早會出問題,你看看啊!這種天氣還不穿衣服,果然有些怪癖呢!」
  某位年輕婦人面露反感,但不是對光佑,而是對這位老先生阿發感到厭煩。
  一位年輕媽媽,勉強自己尊重這位長輩,苦笑著回應,「哪又怎樣?小孩子身體好,光著上身又沒關係。」
  「他現在光著上身,再大一些,不就脫褲子了?你家有個小女兒,就不怕出什麼事嗎?」阿發搖頭警告,而那位年輕婦人受不了這種羞辱,乾脆轉身離開。
  「阿發啊!那孩子也夠可憐了,你還要這樣嘲諷他,不覺得很過分嗎?」一位年長媽媽開口提醒。
  「過分?我說啊!我只是先提醒妳,我見多識廣,知道這孩子將來一定混流氓。」
  「怎麼可能?」某位年長婦人微微一笑。
  「我會看面相,也略懂命理喔!那雙淺薄的眉毛和小眼睛,就是張壞人臉,越大越兇狠,肯定不會錯。」阿發看似壓低聲音,但其實有意大聲,隔一條街也能聽見。
  而某位年長婦人聽到面相術理,眼睛猛然發光,「對啦!我看芽梓太太的老公啊!那雙眼皮裡多了好幾摺,跟面相書上畫的一樣,就是命帶桃花的面相,肯定有外遇!」
  「對!然後小孩子的耳朵外翻,還有那眼睛的形狀喔!就是一臉邪氣,不要看現在好好的,長大一定會出事。」
  光佑回想起來,當時洗衣服的時候,不小心也弄濕自己身上的衣服。
  所以,才乾脆脫下來一起洗,哪裡是變態?
  穿著一條四角內褲閒逛街道,難道就正常了嗎?
 
  也許光佑的母親林芽梓,還知道孟母三遷的道理。
  國小一畢業,就趕緊帶著光佑,搬到鄰鎮的公寓上。
  但阿發似乎吃定主意,要好好證明孩子的發展,不但調查出光佑的新家位置、也常常在光佑下課的時候守在學校旁,向他的老師和同學們,宣傳光佑的惡行。
 
  國中第一年,小光佑在學校門口等媽媽的時候,阿發跑來跟某位老師閒言閒語。
  「他小時候啊!養了一隻邪門的貓咪,專偷鄰居的內衣內褲呢!」阿發向某位女老師抱怨,就好像是自己的內褲被偷走了。
  「哈!男孩子嘛!」那位女老師笑著回應,「這種時候,需要父母好好管教呢!」
  
  不過,阿發的行為在光佑國中二年級的時候,明顯不一樣了。
  「我聽說了,那孩子不但抓了一隻貓咪,還將貓虐死。」阿發有些害怕著開口,不斷提醒其他家長。
  「喔!我有聽過,那孩子真是壞!」某位家長回應。
  「你看看我孤家寡人,老婆死後連孩子都不要跟我住了,肯定就是那小子做的法。」阿發恐懼著低聲顫抖,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接著,是國中三年級的時候。
  阿發一改作風,不再將光佑的行為說成詛咒、也不以『欺負小動物』做文章,反而以光佑父母的婚姻危機做題材。
  「哈!你們知道嗎?那孩子的老爸外遇了呢!」
 
 
  延續到現在,就算做夢也能看到這樣的情境。
  那老頭依舊在夢中糾纏著光佑,但其實非親非故。
  光佑真的不知道,那老先生到底在想什麼。
  「這什麼年代?現在孩子就是難教啊!」老先生說著,好像自己沒有任何錯誤。
  「哼!這也要看人……總是說別人閒話的你,就不用反省嗎?」反正是夢,而光佑也不再是當年的孩子了,口吻顯得很有氣勢。
  「叫你低頭你就低頭,才能得人疼,這話你懂不懂?」老先生緊皺眉頭,但他越說越發現自己氣勢薄弱,似乎趨近於零。
  而且,他完全無法從眼前少年的表情,猜出少年的任何心思。
  是威嚇,還是真會動手?
  要好好教訓,還是算了?
 
  老先生似乎在內心斟酌,而舉棋不定。
  最後,他決定收斂脾氣,只是在左方的柏油路面吐出一口痰,接著舉高木棍,在空中揮打兩到三聲,做似威脅的動作。
  「動手啊?」光佑大聲挑釁,「你不是說了,是我的老子嘛?」
  「誰想做你老子?……做你老子,肯定會倒八輩子霉運!」阿發不悅著舉棍又收棍,口吻顫著抖,「哼!你這乳臭未乾的死小鬼,打你也讓我難堪罷了……你這種貨色,輪不到我來教訓,以後肯定混流氓啊!」
  「你才是流氓,我可沒有拿棍子啊!」
  「哼!……你可要小心,要是有一天橫死街頭,沒人要替你收屍。」老先生向前一踏。
  而光佑也不甘示弱著瞪了過去,並且大聲抗議,「說真的,我是跟你結了什麼仇,你要這樣對我?」
  老先生的動作停了下來,像是變成一座蠟製雕像。
  「因為這位老先生的父親,也對他用盡尖酸話語。」某個男人的聲音做了回應。
  「誰?」光佑望向四周,卻找不到說話的人。
  是一隻貓,那隻毛皮深墨,微微發著藍色光芒,如同陰影般的黑色貓咪。
  牠微微張口,看起來就像在說話,「所以啊!他看到你住在他家門口,每天開心的模樣就會不甘心,非要用那一套對你不可。」
  
  望向阿發,光佑低吼一句:「哼!如果真是這樣,你也太無聊了。」
  阿發慢慢變成灰色的模樣,搖搖晃晃著像是個傀儡。
  「他不是那位老先生本人,只是你夢境的一部分罷了。」黑貓低聲回答,「你知道解答的,一直都知道,你知道阿發怎麼對你、怎麼看你,也知道他其實把你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可是因為他的人生經歷,也只能對付出感情的你,做出跟他父親一模一樣的事情。」
  「哼!」
  「所以,放下對他的仇恨吧!才能迎接你命運的下一步。」
  「……」光佑沉默了。
  「就因為,阿發把我當成兒子嗎?」他轉向黑貓,但貓咪只是低頭舔著皮毛,沒有回應。
  「這很可笑,不是嗎?那他對自己的兒子呢?他好像還有女兒呢!」光佑問著,但他知道解答,那位先生的孩子不願意回家看他,也許就是這樣的理由。
  「所以,才會那麼孤單啊?」
  光佑想到這一點,內心感到相當同情。
  而要不要怨恨,也已經無所謂。
  對比而言,這位老先生也用盡一生,付出他的代價了。
  他早已經在現實裡死了,而那年葬禮,聽說也相當潦草隨便。
  「是啊!你還是快點走吧!不要再回來了。」光佑冷漠開口。
  那位老先生搖頭而不發一語,隨著轉身而黯淡消失,就這樣離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66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光與影的夜物語|日落後的微光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漠蒼鼠
這年頭沒點畸形的心理都沒辦法在社會上生存XDD

11-26 21:17

貓眷捲心餅
感同身受XD
這世界有病,先打些減毒疫苗。
在抗體出現前
瘋狂一下,也不是不可以~11-27 00:23
珀伽索斯(Ama)
當老先生的兒子說不定光佑接下來會像賣藝的一樣活的很艱苦,
因為他們看起來並不和睦[e19]

12-19 23:13

貓眷捲心餅
感覺老先生很有戲,也許可以開演出另一部外傳短篇[e1]12-19 23: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kicanca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打不倒的大魔王... 後一篇:正在修改文章,還有反擊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djhs20173各位巴友
今日野貓的繪圖小屋更新創作囉~~歡迎各位巴友進來看看> 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