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少女前線 《逝去之花》 雛火篇 終章上

作者:炎上不知火│2019-11-19 01:07:13│贊助:6│人氣:43
雛火篇  終章上

Ⅰ.


嗒嗒嗒——

懸掛在純白牆上的梵木時鐘,樣式古樸而深沉,上面的一刀一劃皆是工匠的心血,本體上的斑駁是歲月銘刻在上的痕跡。

嗒嗒嗒——

一步一步移動的指針,隨著規律擺動的鐘擺,從製成以來就不變的角度大概到損壞那天也不會改變吧。

嗒嗒嗒——

指針移動的聲音,齒輪轉動的聲音,在安靜的客廳裡清晰可聞。

遠方傳來了的高昂悠遠的鳥鳴,像是水面的漣漪,層層遞進向外擴散,最後消弭在空氣之中。

鐘聲和鳥鳴彼此重合化作交響在寂靜的客廳中演奏,為在這處空間的沉思的人以及桌上一名女子的獨照帶來片刻的寧靜與祥和。

「好了,該怎麼處理這玩意呢…」

一道聲音打破了這份安寧。


Ⅱ.


若辰看著眼前不知是何材質,大小近乎棒球的球形物體喃喃自語。撫摸下巴的手感受到稀疏的鬍渣觸感。

現在是在RO等人離去的第二天早上——現世歷五百三十七年的三月二十號,太陽只露出一角的早晨。

在昨日傍晚時送別RO後若辰就投入家裡環境清潔的工作裡,直到接近十點的時候才結束,期間裡他幾乎是將屋內所有的能清潔的地方都清潔了過一次,甚至有些地方還上了蠟。

唯一讓他感到棘手的還是屋頂的那幾個破洞,他有想過要爬上去修補,但在考量晚上作業還有自己虛弱的身體的危險性後放棄了,決定日後交給專業人士來處理。

將煮完粥剩下的食材簡單調理,吃下睽違三個月以來第二次能稱的上是食物的晚餐後就回房入睡。

然後在長年的習慣驅使下睜眼,稍盥洗過後就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不明球體沉思。

早晨的客廳僅有幾道穿過窗戶投射而來的微弱光輝,在窗簾間若隱若現,但要視物綽綽有餘。

暴露在空氣的肌膚微微顫抖,肌肉不自覺收縮。

不論是什麼季節,萊恩市的早晨的氣溫總是莫名地低溫。沒人知道原因為何,至今為止的各種研究及推測皆無法證明,而目前主流也較少爭議性的的說法是『氣候變遷加上地理環境所產生的特殊現象』。

雖說若辰在此定居已有數年但有時候仍會覺得寒冷,可即便如此他也沒想要增衣物保暖的打算。

他並不排斥這股涼意,相反的,他深深對此著迷。

若辰喜歡在早晨中泡上一壺茶,在茶芬與寒冷的包圍下靜靜品茗,什麼也不想就這樣放開心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慢慢看著客廳的光影變化,靜靜等待妻子醒來。

寒冷的早晨不會持續太久,而為了能保握這短暫的時間,若辰還因此養成無論怎麼疲憊都能早起的習慣,同時這也是他這二十幾年來人生裡少數算是出於自身欲望所發的興趣,儘管他那怕冷的妻子對此無法認同。

而這習慣就算是若辰自我放逐的三個月裡也從未停過,只是拿著手上的從茶杯變成了酒瓶。

「意識清楚的迎接早晨真是久違了…沒有茶果然很不習慣。」

嘴上那麼說著,實際上內心卻沒有想喝茶的意思,不如說他沒那個心情。若辰拿起了桌上那顆不明球體擺弄打量。

和預想中不一樣的光滑手感,重量比想像中要輕…另外還讓他莫名覺得熟悉。

若辰對記憶力很有自信,所以他很確定自己沒有見過這顆球的印象…就算有,那也大概跟球狀外觀沒什麼關係,也許是他在哪看過類似的東西也說不定。

『若辰先生我說過了,我這次前來有三個目的。』

『嗯,我想其中兩個,分別是邀請我進格里芬還有祭拜御雪的牌位吧。』

『您說的沒錯,這兩個確實是我目的的一部份。』

『那第三個呢?』

『第三個目的…同時也是我真正目標的是有件東西需要轉交給若辰先生。』

『喔,這個球是什麼?』

『這是…指揮官的遺物。』

『御雪的遺物,不是在之前就都歸還了嗎…怎麼還有剩下。』

『關於這點,我只能對您說句抱歉,因為這是指揮官生前託付給我並交代說…這只能在她死後的三個月後才能交給您。』

『這樣啊,那我知道了。』

『另外請恕我冒昧,這顆球是什麼,有哪裡特殊的地方或含意嗎?不然我想不到指揮官這樣交代是為了什麼。』

『老實說RO…我也不知道。』

『…蛤?』

看著看著,腦中回想起了昨日收到這顆球的場景。那是在若辰昏迷後醒來在去看御雪前的那段閒聊時間裡發生的小插曲,另外若辰並沒有發現,他在回憶中看到RO臉上錯愕的表情時嘴角小弧度上揚。

「遺物…」

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又一次低頭沉思著。

「遺物…遺物…對了!」

若辰誇張的像跳起來般站了起來,將手上的球體輕放在桌上就連忙朝著走廊深處的房間走去。

過一會從房間出來時手上抱著一個沾滿灰塵的箱子——放著無法辨認是何用途只能勉強算是御雪遺物的物品的箱子。

他抱著箱子快步走回到客廳,將箱子放在桌上,並從中取出某樣東西。一個看不出是何材質的立方體。

同時伸出另隻手抓起那顆球形物體,將兩者舉至眼前相互比對。

仔細看那立方體的材質就和那顆球相似,而最重要的是,立方體中央有塊凹槽,那凹槽的大小正好放得下那球形物體,這大概是檯子或有類似作用吧。

「果然我的想法是對的…」

證實想法正確的若辰臉上浮現興奮的神情。

在當時整理遺物的時候他就有見過這塊檯子,只不過那時心思全放在御雪死去的事情上而沒有放在心上,事後僅有模糊的印象。

剛才的回想則是觸發了他這段更早以前的記憶。對那顆球的熟悉感也是來受到這檯子的影響才能立即聯想到。

那麼要就這樣裝上去?

若辰遲疑著。在不知底細的情況下擅自輕舉妄動真的好嗎?

他的妻子宮之庭御雪,本身是名門女兒的同時也是無庸置疑的天才,其人格魅力備受他人所敬重與肯定,但是這樣的她卻有如同白瓷上的瑕疵般有個小毛病。

她對於親近之人會展現她那該說是天真還是幼稚的一面,而她對人撒嬌的方式就是惡作劇,而且規模大小和次數多寡會隨著親密程度而越加頻繁,想當然爾,身為丈夫的若辰自然是撒嬌對象裡受害最深也最多的那個。

「不至於連在遺物上也動手腳吧…」

說著比起自言自語更像是在說服自己的話,若辰有點心虛。

就連他自己也不敢保證御雪不會下手的可能性,也說明了御雪是真的有可能做出拿遺物來開玩笑這種程度的惡作劇。

儘管害怕,另一方面他又對妻子為什麼留下這兩樣東西的原因感到耿耿於懷。

本應沉著冷靜的心思開始浮躁,騷動不已,緊張到心都提到嗓子眼上。

這時候若辰的眼角餘光瞄到了桌上的獨照,那是他最愛的人的照片,對鮮少直面鏡頭的她來說是少數留下自己樣子的遺物。

見到照片的若辰深吸了口氣平靜下來。

不管了…就算是單純的惡作劇那也無所謂。

兩方相爭下,最後是想知曉疑問的心佔據上風。若辰懷抱著謎樣的決意將球慢慢靠近檯子中間的凹槽。

沒有阻礙,很平順的嵌入進去。

什麼事都沒發生?

球體嵌進去過了幾秒都沒什麼反應,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清晰清脆的聲音在客廳響起。

『好久不見了…若辰。』

熟悉的聲音穿透耳膜,那是若辰他思思念念想再一次聽到卻再也無法聽見的聲音。

黑色瞳孔收縮,不敢置信的意念顯現其中,只因一位不可能站在這裡的人出現在這裡。

『過得好嗎?』

在腦袋還在整理視野內出現人影的虛實時,那道聲音伴隨著關心的問候又一次浸入他的內心。


Ⅲ.


「御雪…是妳嗎?」

或許若辰沒注意到,他的聲音正在顫抖著,心臟劇烈跳動,呼吸急促。

潔白整潔的特製大衣,設計與軍服類似又既然不同,結合了自身美感與軍人的特質,散發著凜然的氣息——格里芬指揮官都是制式的深紅大衣才對。

在從軍時期就戴著的白色軍帽下是比起明亮更顯黯淡卻又深邃的暗銀色長髮——在從軍後就習慣剪成及肩程度的頭髮留至了腰間,上一次看到長髮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墨綠色的瞳目宛如祖母綠般清澈明亮,閃爍著青碧色的光芒——從初次見面開始就時不時會被吸引著目光而不敢說。

不至於豐滿也不至於貧乏,呈現完美比例嬌柔的身姿猶如藝術品般——很難想象這是一個孩子的母親。

令人不禁讚嘆,宛若神明精雕細琢般渾然天成的傾世容顏——已經不知道第幾次懷疑自己是何德何能能娶到這麼美麗的人為妻子。

臉上掛著的笑容在別人眼中或許是天使的微笑但在知道笑容深意的人眼裡卻是惡魔的嗤笑——難以置信的是作為那笑容下承受最多惡意的人竟然會覺得懷念。

儘管和記憶中最後一次見到的形象不同

『是啊,就是我,是你的御雪喔。』

不應出現在這裡的人用著朝氣的語氣回應。

「御雪妳…」

與愛人久違重逢的若辰慢慢走向了『御雪』,然後伸出了手。

微微顫抖的手象徵他此刻是多麼的震驚。

就在他的手撫上了御雪的臉頰時,他的手直接穿了過去。

「唔。」

若辰看了揮空的手一臉茫然,過了幾秒才找回了自我。

因御雪的出現而差點喪失冷靜的若辰察覺到了一件事,正因為察覺到這點的若辰露出了苦澀的表情。

雖說人就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但是御雪確實已經死去,即便很不想承認,但這就是現實,是他親眼辨識御雪遺體的真偽,還眼睜睜看著她的遺體被送進焚化驢火化,所以御雪是不可能出現在這裡,除非…

「是影像嗎…」

回過神來的若辰看了下御雪,近看發現到了違和感,而剛才直接穿透的手也證證實了這點。

『嘛…你沒說錯就是,我現在的姿態就是影像,是透過你手上那台《紀錄儀》才能出現。』

御雪肯定了丈夫的疑問,而若辰低頭正好看到御雪口中的《紀錄儀》正在散發光彩,機器確實如她所說的運轉著。

「影像…看起來也不像是單純的紀錄影像。」

而很明顯能與若辰互動的御雪自然不是所謂的紀錄影像。

『嚴格上來說,這是保存我一部份意識再透過《紀錄儀》處理所呈現的意識成像,你就想成是人型上傳雲圖的概念只不過是換成人類上傳自我意識再經由某種器具播映出來,雖然成功率很低微但最後還是成功了。』

妻子驕傲的抬頭挺胸,對此若辰無言以對。

若辰明白什麼是上傳雲圖,但不知道其危險性在哪,而類似操作的意識上傳光看御雪的模樣他多少也能猜到,一定很危險。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妳了。」

『畢竟上傳意識本來就有風險。』

若辰嘆氣。

「那麼…特意留下這段意識是有什麼要交代嗎?」

他不認為御雪會毫無意義的冒著危險就為了上傳意識。

『的確是要東西要交代,不過在那之前…』

御雪點頭,取下了帽子。

她深吸一口氣——下意識的做出了這個動作。

輕拍胸脯調整好情緒,在心中編織著語言,朱唇輕啟。

『對不起,我沒有完成約定。』

歉語隨著愧疚傾吐而出,即便只是沒有實體的影像,若辰還是感受到話語中所包含的情感。

『還有…我回來了。』

他呆楞在原地,腦袋瘋狂運轉思考這句話的意思,世界在這一刻似乎是禁止一樣。

一直一直,最想聽到的話,不管等多久不論怎樣等待…只要有這句話就足夠了…僅僅只有四個字。

僅僅只有四個字,卻隔了兩年,隔了兩個世界。

太久太久了…

不用想要怎麼回答,因為答案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準備好了。

「啊啊…是啊,歡迎回來…御雪。」

滴答——

一滴水珠滴落在地上,悄然無聲。

那是淚水的影像。

『嗯。』

御雪張開雙手緊緊擁抱住若辰——奇妙的是若辰的手無法接觸到御雪,但是她卻能碰觸到若辰。

儘管若辰沒有被抱住的實感…但那又如何?只要能再見到御雪他就滿足了。


【雛火篇 終章上 完】





本來說好六日要發的,只是後來寫一寫又湧現出靈感,只好先修改劇情先發上部分,下部分近日會補上。

目前時間只剩下1:57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61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33504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啊拖更了抱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osoraMinna san
NES更新了,歡迎喜歡奇幻/清水耽美的大家,來留個脚印和評語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