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番外04

作者:挺逗得│2019-11-18 00:06:30│贊助:4│人氣:43
  輕小說界又有一場精采的貓狗大戰落幕了。

  回顧當年認識『春物』的歲月不禁覺得自己老了……

  另外,在崩崩崩裡面當武器大師真的很●,以前看到別人的抽卡影片不該那麼缺德的嘴角失守啊。



  以下正文:
 
 
 
 
 
 
  「歡迎各位入席欣賞第三天的魔鬥大會。我是你們喜愛的男主播,賈利得.馮.耶姆。」
 
  「嗨嗨~我是裁判的朵迷。」
 
  看見第三天的轉播員依舊是這個腦袋抽風的白癡,觀眾們心底只剩下無奈。
 
  「對了,歐羅那個白癡呢?他只是耗盡魔力而已,休息幾個小時就能繼續活動了啊?」
 
  工作人員正在準備比賽前置作業的閒聊環節,朵迷對她屁股底下這個位置原本的主人不在這裡感到奇怪。
 
  「喔~~他啊。姑且有去敲他家的門,順便按了二十幾輪電鈴,最後在他家門前測試震動系統的魔法之後才把他請出來~~」
 
  「嗚哇~你這傢伙煩的可以。」
 
  「他甚麼都沒說直接扔一發傳送魔法把我弄來這裡的。」竟然沒飆人,太稀奇了~~
 
  「估計是被瑪蕾因打倒感到意志消沉。畢竟是那個只有逃跑的技術算的上一流,心態卻高傲的莫名其妙的廢材男。」放下嘴邊的酒瓶將酒水吞下後朵迷大叔一樣的打嗝並對歐羅的狀況哈哈大笑起來。
 
  「畢竟是妖精嘛~~」
 
  「你別把那貨跟人家的種族扯上關係,損人貴氣呀。」
 
  從調侃歐羅到夜觀星像,這兩個人放著觀眾不照顧,自己聊得很開心。
 
  「好了好了~~接下來就是我們前兩天的精華影像了,先從第五名開始吧~~」
 
  終於將準備的時間消磨完,現在是比賽開始前慣例的回顧時間。觀眾席後方設置的巨大銀幕上以烈火為背景,用激情滿滿的文字寫著第五名。
 
  畫面播出,一名白髮紅眼的老鬼人讓觸手纏著,被迫擺出一些女孩子來才會讓人覺得是福利的姿勢。
 
  ※你這是物化女性!
 
  「蝦仁苟掩!」連播兩天的震憾畫面依然讓觀眾嚇的口齒不清。
 
  第四名是剛才那個放出觸手的女孩在給對手下藥後的可人微笑。右下角字幕君很調皮地打上「我的嫁!!!」。
 
  ※翻譯成人話就是全婆俠的吶喊。
 
  賈利得看完氣得從轉播員的椅子上跳起來喊:「是誰在主控室裡!」
 
  他準備咄咄逼人之前,朵迷一巴掌將他的腦袋扣進轉播台裡。
 
  第三名是有著「通天」綽號的瑪恩學攻擊狂人在虐人的片段。
 
  第二名則是「通天」的護,和強化科科長冬吹雙雙施展大範圍的殺傷技能將對方轟出場外的畫面。這戰令最有冠軍相的兩名選手雙雙落馬,著實跌破眾人眼鏡的一仗。
 
  第一名又是老鬼人和觸手女孩,朶明明只打了一場卻有三個畫面,很明顯是某些人士的偏好。賈利得覺得有必要和他們談談。
 
  「不過說真的,風采全被護護和冬吹老搶走了呢~~那真是一場激烈的戰鬥……」
 
  「不,比起你用意猶未盡的語氣去回憶,不如讓這個懶鬼作者給我寫出來啊!」
 
  「朵迷科長,您在說什麼呢?」賈利得要朵迷別說一些不該說的話。
 
  「喂喂喂,裝甚麼傻?我們這些研究真理的人能夠突破第四面牆是很正常的好嗎?」朵迷明顯沒接收到賈賈的意思,賈賈從以前就是不善與人溝通的角色。
 
  「不是啊~~你看那啥?比如說護護開場就給冬吹老開大的那個……」
 
  「真要是那麼精采激烈,你到是給我用心寫啊!」
 
  「可重點就不是他們兩個。」
 
  「那就別在這裡拿出來扯啊。」
 
  如果有兩個瘋癲的人待在一起,有一邊會被癲的比較正常一點。賈利得正在想辦法讓這個人魚離開這個話題。
 
  「好的~~第一場比賽終於要開始了。」
 
  「反正這個故事也沒什麼人看,這傢伙還這麼愛寫?」
 
  當賈利得裝忙介紹選手的資料,朵迷還是在說著大部分觀眾都聽不懂的醉話。
 
  「這個番外也多寫了四集了,他該去想想新的寫作計畫怎麼發展。啊~乾脆用我當女主角寫一篇故事。呀哈哈,我的時代要來了~」
 
  「哇草!你這個醉鬼能別瘋狂的把沒人想知道的事情抖出來嗎?想當女主角不會自己寫?」
 
  「不行不行,要是斷片了我是要怎麼得知先前自己想寫甚麼?」
 
  「戒酒唄~~」
 
  「那是要我的命啊!!」
 
  總算讓朵迷把注意力放回比賽上,賈利得今天依舊乖巧的履行職責。這反倒讓監控室的魔女大人開始不安起來。
 
  比賽又輪到茉莉登場,她的籤運好的可怕。
 
  一路上抽中的對手沒有半個比自己強,她以前在學院的幾個同學看見對戰組合的瞬間笑得合不攏嘴。畢竟是那個連魔力控制都做不到,只能死背書和體力好的出奇的茉莉.夏。結果比賽開始,茉莉的第二個對手兼前同學自信的認為用強化魔法就能玩弄茉莉兼在她得意的近身領域羞辱她。
 
  結果人家根本連強化魔法都懶得用,單靠訓練氣功的基礎概念,控制力的流向就把那個自信先生捶出米田共。
 
  看見這個情形,茉莉的第三個對手,同樣是前同學的某個女士相對慎重地選擇以遠距離的元素魔法攻擊茉莉。
 
  不能怪她大意輕敵,她只是沒有同理心以為這個世上只有自己在進步。
 
  見他們鐵了心要讓自己在這裡出糗,茉莉乾脆以其人之道還致其人之身。賈利得教過,不必對想羞辱你的人客氣。要嘛告他,再不就羞辱回去。
 
  慎重女士在場上颳起強風,可惜茉莉穿的是窄裙根本不會飄。這也不是重點。長袍飄的很厲害,你們將就點。
 
  她以為這樣就能阻止茉莉用武術進攻,慎重女士在上風處放了把番仔火。
 
  龐大的熱量襲來,茉莉不慌不忙開始唸起咒語。
 
  『用火焰伏特速攻她!』
 
  聽到賈利得莫名其妙的轉播,茉莉將魔法的鎖定對象增加為兩人。
 
  茉莉放出的龍捲風將慎重女士的所有攻擊納為己用做出反擊,場外的賈利得也被另一到沙捲風追著跑。※場邊的防禦結界只是阻擋魔力攻擊,並不影響遠端的魔力操作。
 
  直到最後,茉莉一直抽中這些前同學。
 
  卻沒有人能夠讓她拿出全力對付。
 
  他們因此開始懷疑人蔘、哦~是人生才對。
 
 
 
  「看招!群星墜落!」這下你總不可能躲得開了。茉莉的同學又一號使出最近才能夠駕馭的高階光魔法。
 
  茉莉看都不看頭頂那群準備打在自己身上的光彈,那些靠著感知魔法就能應付,只管詠唱自己的魔法就好。
 
 
  「怎麼可能!帶著那種沉重的妨礙物是怎麼做到這種高速迴避的?」
 
  要不是這個同學是女的,茉莉都想去告她性騷擾了。她只是一一躲開那些不算快的光彈,有甚麼好吃驚的?
 
  我們的茉莉同學可能是因為習慣了才忘記她自己平時訓練的環境有多麼優渥,並且,嚴苛。
 
  強化科科長的武術訓練。對許多魔法信手捻來的師傅。因為弟子給自己添麻煩,作為補償指點魔法原理的魔女大人。能夠斬殺高階魔法師的解理者師妹。
 
  平時與這些人一起接觸魔道的茉莉所承受的訓練強度在質與量的根本完全不是這些同學們能夠想像的。
 
  「衝垮障礙吧『螺旋激流』!」
 
  「別吹牛了茉莉.夏,你怎、怎麼可能!!」
 
  對茉莉的印象還停留在十五歲的女同學本來是想笑茉莉不自量力,結果從茉莉用來替代魔杖的長劍中凝聚的魔力順利在她身前形成強力的螺旋狀水柱。這種操作精度根本不是那個自爆妹做得到的!
 
  『頻頻輾壓年輕魔法師的茉莉.夏.耶姆在奪一籌!已經停不下來了!』
 
  對剛才被轉著捲上防壁的那個姑娘有點印象,賈利得以前整過、咳!為了茉莉被霸凌的事情和她有過照面。
 
  對茉莉能夠自己贏回面子他非常激動,對著揚聲器狂吼一通。
 
  這個女兒控……別說了,他也停不下來了……
 
 
 
  轉眼間,賽事來到最後,可是冠軍戰卻有點尷尬……
 
  『呃,我看看~~由於上一場比賽的兩名選手雙雙重傷無法出賽所以冠軍就由、嗯?』
 
  當賈利得準備宣布冠軍出爐的時候,他的眼前一亮,又是一個送來留言的傳送陣。
 
 
 
上面寫著:
 
  由於是難得舉國關注的活動,為了預防這種狀況,我早就在規則裡面註明。
 
  若有選手缺席,該控缺則由工作人員補上。
 
  第一順位是解說員,第二是轉播員……
 
  ……
 
  看到這裡,賈利得默默的把那張紙撕碎。
 
  正當他想無視這一切繼續轉播員的工作,觀眾席後方的大銀幕已經將冠軍戰的選手姓名、簡介與相片亮出。
 
  你偶而也給其他人帶來愉悅吧.賈利得.馮.耶姆。
 
  魔法學徒.茉莉.夏.耶姆。
 
  「啊啊啊~~!!我懂了我懂了!!魔女大人您真是太卑鄙了,竟敢利用這種場合處刑那些平時給妳增加工作量的人!我還想說奇怪,為甚麼那些擅長添亂的人總會遇上護護或是冬吹老。」
 
  賈利得在喊甚麼觀眾聽不清楚,察覺他又想誣告魔女的朵迷眼明手快關掉揚聲器並順手把這個該上場接受公開處、該去為觀眾們帶來一場精彩比賽的男人轟上台。
 
  老早就上場準備的茉莉看著趴在地上的師傅本來想說甚麼,後來想想還是算了。關心這個男人只會讓他變得很麻煩。
 
  賈利得爬起來想了想,衝著茉莉笑,笑得很賤很欠揍。
 
  又要發生奇怪的事情了……
 
  順著茉莉的預感,賈利得開口這麼說:「說起來……你還沒完成我給你的畢業課題啊~~」
 
  「蘇哩?你要在這麼多人圍觀的時候暴露自己的本體?」
 
  這蠢話讓茉莉驚訝到喊出奇怪的口癖。
 
  賈利得的手掌發光,以世界樹的樹枝製造的法杖出現在他的手中。
 
  「哦哦~~小丫頭,那也要你做得到再說~~」
 
  「嗚……」
 
  對自己師傅高高在上的態度有點不滿,茉莉拉開與朶一樣用來收藏武器的魔法卷軸從中取出同樣以世界樹的樹枝製造的法杖。這對師徒杖都是賈利得親手雕琢的。
 
  「師傅。醜話先說,可不要覺得我現在沒辦法打碎不壞曜石。」
 
  「哼哼~~只論蠻力的話~~」
 
  不能中計,他是在擾亂自己的情緒。
 
  茉莉的心機都是跟他學的,開戰前先惹人生氣使得判斷力下降是他慣用的套路。茉莉用簡單的自我暗示安撫情緒。
 
  『那麼~比賽開始!』
 
  聽見裁判透過揚聲器的口號,師徒兩人同時吃驚的轉向那邊。這個人竟然醒著,而且還在做裁判該做的工作!
 
  這個師徒對決意外的挑起她的興趣嗎?
 
  不,現在該想的不是這點小事。他們師徒同時察覺,先把注意力拉回來的先贏。
 
  砰砰砰!
 
  茉莉一開始就打算來陰的,她率先往師傅身上砸了幾發帶有植物特性魔彈。
 
  竟然勝利條件是砸碎不壞曜石,該做甚麼已經很明確了。
 
  先讓他身上那些土壤失去水分讓那塊石頭自己隨著碎裂的泥偶滾出來。
 
  茉莉先是強化全身的運動能力,接著她舞弄手中的魔杖測試手感。還行,拿來敲也不算輕。
 
  賈利得的反射弧線才明白自己中彈了,茉莉已經瞬步接近,魔杖凝聚魔力對準他的腦袋反手橫掃。
 
  不壞曜石撞到魔力防壁反彈,而留在原地的軀幹則啟動預設的捕捉陷阱。
 
  可賈利得對手畢竟是自己的徒弟,他會做甚麼手段茉莉大致上知道。
 
  揮舞魔杖所構築的武術結界完全隔絕那些乾涸的土壤。
 
  『漂亮,茉莉完美活用自己的長處阻止賈利得的活動。可是賈利得也沒乖乖挨打,這場戰鬥說不定會花費超過大家預期的時間。』
 
  完全沒做好裁判工作的人不知道為甚麼開始對著揚聲器發表自己的觀戰感想。
 
  也罷,有個人轉播至少讓場面熱鬧點。觀眾們淡定接受這點程度的變動。
 
  茉莉蓄積魔力帶著警戒靠近賈利得,沒想到賈利得直接潛入地面。
 
  『喂喂!對自己的徒弟慫個毛,你難道被閹割了嗎?』朵迷罵到一半才察覺,『這個是……』
 
  「真心髒啊。」「一個被『記錄』的人需要對一個小學徒做到這種地步?」「你如果平常是個正經人倒沒話說……」
 
  觀眾們察覺賈利得的意圖紛紛非難他的行為。
 
  「蘇……」茉莉的嘴裡不知是嘆息還是驚訝,總之就是發出怪聲。
 
  擂台開始震動,多處隆起變為土蛇。
 
  賈利得融入場地並且改變地形獲得絕對的優勢。讓人唾棄的不僅這點,那些準備發動進攻的土蛇身上都有著與賈利得平常自體散發出來的魔力相等的魔力量。
 
  「來呀~~丫頭,這樣你要怎麼贏?錯失了唯一的機會感覺如何?」
 
  「師傅……」
 
  「怎麼?想投降了?但是我拒絕!」
 
  茉莉深吸一口氣,並將聚集到魔杖頂端的魔力轉移到拳頭。
 
  「這場地就這麼大,你能逃到哪裡去?看招!氣功.波狀打擊。」
 
  少女的拳頭重重落下,怎料是雷聲大,雨點小。除了碰出很大的聲音就沒有其他事情發生了。
 
  『茉莉,妳這就有點尷尬了……』
 
  隆隆隆……
 
  「嗯?」人在地底的賈利得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嘣!茉莉身周三公尺處突然被衝擊波掀起圓形的破壞。
 
  覺得自己等一下可能會有點尷尬的被趕出來,賈利得連忙要那些土蛇攻擊茉莉讓她疲於應付。
 
  「太慢了!」
 
  杖尾叩一聲碰在地上,茉莉利用自己的魔力牽動環境魔力加劇她所引發的魔力現象。
 
  第一爆炸點又隔了一段距離再次發生爆炸。同時,茉莉剛才牽動的環境魔力緊隨著她的魔力又在第一爆炸點產生爆炸。而且這個爆炸規模更勝。
 
  進攻而來的土蛇全被炸得稀巴爛,這個魔力現象足足延續上百公尺的距離才平息。
 
  「我可不記得自己的徒弟是個怪力女兼爆裂狂……」
 
  「要我喊Explosion來聽聽嗎?」
 
  「我倒希望妳學人家的基因那樣含蓄~~」
 
  「……我的師傅,你到底甚麼時候才想從地底爬出來?可別讓觀眾們笑你是個弟弟魔法師啊。」
 
  茉莉將杖頭插入被他們弄成一片碎石粉沙的擂台持續朝地面灌注魔力。
 
  「你師父對這方面沒有甚麼自尊,這種話激不到我的~~是說……妳又想幹嘛了?」
 
  「幹嘛?用蠻力水攻啊。你忘了我最好的魔法資質就是『魔力親合』嗎?那就如你所願使用怪力攻擊了呦~」
 
  如果這時有手,賈利得想摸著自己的下巴思考。自己家的徒弟明明生氣了為甚麼還要佯裝平靜壓抑聲音呢?
 
  她有怪力只是實話實說啊~~
 
  「終焉的猛獸,蠻橫的怒滔。啟示錄十九章.第六節:生還者追憶。」
 
  『…………』
 
  「……」「……」「……」
 
  最後一個音節擴散於空氣之中,巨蛋中所有人一同沉默。
 
  這個是……
 
  「喂喂喂喂喂!是誰教我家的徒弟禁書裡面的魔法的?」
 
  被那個魔法擊中,人被沖到擂台防壁的最頂端的那顆黑色石頭對著轉播台大喊著。
 
  原來不是你教的啊……觀眾們突然不明白還有哪裡的白痴會把這種引起過度魔力現象的咒語交給魔法學徒了。
 
  從現象成立短短幾秒,洪水已經填滿擂台防壁的立體空間,身在其中的賈利得和茉莉就像巨大魚缸中的魚兒一樣漂浮在內。
 
  知道自己要做甚麼事情的茉莉事先戴上能夠提供氧氣護模的手環。只是現在有件頭疼的事情,魔力還在違反自然法則不斷轉換成水,水壓還再上升。
 
  『唉嘿☆搞砸了~』
 
  朵迷像要自我懲罰般輕輕敲了自己的頭,這個瞬間大家都明白是哪個喝醉的白痴幹出這種蠢事了。
 
  人在監控室的魔女大人按著自己眉心重重嘆氣。
 
  「轉換防壁的性質,優先揮散水元素。朵迷,宣布比賽中止。」
 
  收到魔女大人的命令,朵迷這個裁判在這個大會裡面做的第一個判決就是冠軍從缺。對於這個結果,瑪恩學的人們是不會太過在意的。慶典結束他們只會回歸魔法宅的日常,這個活動只是他們難得來接受的外部刺激。反正該看的魔法都有看到,該欣賞的球星也舔完了。
 
 
 
  「這樣吃虧的不是只有我?」
 
  然而,茉莉並不服氣。回家的路上她將賈利得的不壞曜石當成毽子踢。
 
  「嗯嗯~~你已經學會了那種禁法,照理說是有能力打壞不壞曜石的。可是舞台被你自己拆掉了~~」
 
  「師傅你也沒有認真。」
 
  「哦~~這是誣告,我們對認真的定義並不一樣。我可是給了你一個機會,準備將出師證明送給你當成年禮物的。」
 
  「哎?真的?」
 
  「紅豆(本当)~~」
 
  茉莉將曜石高高踢起並將右腳往後拉身:「不要莫名其妙的插入異世界語言!」將賈利得大力的踢向合成獸森林的深處。
 
  她像是完成了一件大工程抬起手擦汗,有一隻手戳在泛紅的臉頰上。
 
  「幹嘛臉紅?感動喔?」是賈利得。
 
  「嗚蘇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以為把他趕跑的茉莉嚇到膽子都快吐了出來,反射性的從地上撿了跟稱手的樹枝賦予魔力對準賈利得的靈體海扁一頓。
 
  『反對暴力!』木牌剛立起來便遭到粉碎。『不要暴力遮羞!』第二塊木牌也沒能挺過三秒。
 
  究竟茉莉這輩子能不能從這個白癡師傅手中畢業呢?
 
  嘛~誰知道呢。
 
  至少類似的事件只會繼續增加,從不會讓他們覺得無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50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挺逗得|神棍|魔法☆|戰鬥|番外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lame01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毒液傷身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xc658253巴哈的勇者們
小屋更新繪圖囉,歡迎參觀參觀: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