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天墜者《第十根羽毛 重逢》

作者:安普特│2019-11-18 00:02:43│贊助:2│人氣:45
  叩、叩叩。寂靜的房間裡,傳來格格不入的敲門聲。「族長,我來了。」

  「進來。」男子的聲音很輕,卻清楚的傳到外面人的耳裡。

  門悄悄的開啟,一位黑髮少年閃身入內。他的外貌不過十七、八歲,臉上的老練成熟卻彷彿已活過一甲子。少年無聲無息的跪下,而背對他的男子連頭都懶得轉。

  「克里斯,我對於你這次的表現感到很失望。」平淡的聲音如一把利刃,插入克里斯的胸口重覆扭轉。「我派你去保護夜璃,你卻害她受了重傷。」

  「我們在第一時刻已經給予了她最嚴謹的治療,大約幾天後就能完全康復。」克里斯垂下眼簾。「這次是我的疏失,而我保證這種事不會再度發生。」

  「你可以退下了。」長髮男子手一揮,下了逐客令。克里斯俐落的行了個禮,轉身出去。他並沒有發現背對自己的族長正在凝視著手中的一張全家福。相片中央,懷中的小女孩依偎著她的母親,笑得開懷。「克里斯,不要讓我失望……」

  虛無飄渺的聲音融在稀薄的空氣中,彷彿只是為了說給自己聽。

  片刻之後,房內再度歸趨安靜。

  §

  「秦夜璃,對不起。」在久遠以前,這句話便深深的銘刻在我的腦海深處。

  而直到現在我才明白,這是當一個很愛很愛你的人即將與妳分離時才會說出口的話。

  我迷茫的睜開眼睛。

  暴雨、狂族、雷電,一切都恍若一場虛構的夢。

  我身在一間潔淨的房間內,床旁的小燈是柔和的鵝黃色。床鋪是柔軟的羽絨,蓬鬆柔軟的棉被使我有如深陷棉花山的小貓。

  「醒了?」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赫然發現自己不是獨自一人。坐在我床邊的,正是那位在流浪者綁架我時出現替我療傷的少年。

  他剪著一頭整齊的短髮,斜瀏海稍微遮蓋住一隻眼睛。身型偏瘦,但頗為健壯。他穿著簡單的黑T,露出的肌膚則是偏歐洲人的白。「還疼嗎?」

  「疼?」

  他指指我的腹部。「傷口。」

  經他一提醒,我才想起自己負傷在身。我掀開衣服檢查,別說是痊癒了,腹部連個傷口都沒見著。除此之外,身上的衣物也不是我的,卻意外合身。我用詢問的眼神看向少年。

  他並沒有解釋傷口為何能癒合的如此快速,只是點點頭。「沒事了就好。」

  「沙利葉呢?」我怯生生的問道。當晚最後的情況我其實並沒有很清楚,只記得自己被鬆開。

  「他無法進入闇族領地,在把妳交付予我之後便消失了。」少年哼了聲。「明知道自己保護不了妳還要闇族給他機會,我一定是瞎了眼才沒有第一時間把妳帶走。」

  「這裡是闇族領地?」我以為闇族應該更黑暗一點,像是把牆壁漆成黑色、住在山洞裡之類的。

  因為當下的環境真的太過舒適,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把心裡話也說了出來。

  對方噗哧一笑。「我們是天使,不是山頂洞人。不過如果妳想看峽谷,我們這裡是有的。附帶一提,我是克里斯˙戴列洛斯,族長指派來負責保護妳的人。」

  我點點頭,接過他遞過來的水,努力不要表現得太過窘迫。「沙利葉知道你的存在嗎?」

  「當然知道,不然當時他也不會這麼果斷的將妳往下丟。」床旁的手機在克里斯說話時震動了下,亮起收到簡訊的提示。「妳父親來了。」

  我差點把水噴出去。「現在?」

  對方可是堂堂闇族族長啊,我這樣子要怎麼見他?

  克里斯咳了咳,彷彿在思考要不要告訴我更壞的消息。「實際上,他已經在門外了。」

  我突然有股衝動想躲進棉被不出來。

  敲門聲響起,克里斯看著我,給了我一個「準備好了嗎?」的嘴型。

  沒,完全沒準備好。

  「族長大人,請進。」門打開的同時,克里斯已經雙膝跪地。

  「免禮。」隨著聲音出現的,是一名十分漂亮的男子。

  他有著和我一模一樣的紫色眼眸,滑順如絲的黑髮垂至腰際。身上穿著簡單的白襯衫,搭配乾淨的黑西裝褲。我愣愣的望著他,從小到大預計見面後要責罵他的話在看到他的同時卻已煙消雲散。

  眼前的這個人,正是我分別多年的父親。

  我理應恨他、責備他,狠狠的替母親打抱不平。

  但在這一刻,我任何話語卻都說不出口。

  他又往床旁靠近了些,低聲喚出我的名字。「秦夜璃。」

  接著在漫長的追尋與等待之後,我終於知道了自己父親真正的名字。

  男子露出溫柔的笑,伸出手。「好久不見,我是妳的父親,秦月。」

  §

  在那之後,團聚的一家三口安靜的享用了一頓重逢大餐。

  看著母親活生生的坐在我對面,我的內心便百感交集。

  少了家庭壓力及繁雜的工作,她的氣色明顯好了許多,臉上也一直掛著笑容。在母親這個角色的背後,她同時也是一為思念丈夫的妻子。能和自己的愛人重逢,想必一定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在想這件事的同時,沙利葉的身影也悄悄的浮現在腦海中,但我旋即將之揮開。

  「夜璃,需要加菜嗎?」母親把裝菜的盤子推向我,試圖打破這尷尬的靜默。

  「……謝謝。」我好幾次都曾幻想過,要是母親的自殺是假象,只要回家她就會憑空蹦出來告訴我這一切都是一場玩笑後會發生什麼事,但我從沒想過會是現在這般景象。

  「我想對於沒早點接妳過來向妳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父親緩緩開口。「我原想讓妳多些歷練再請克里斯帶妳過來,沒想到卻會發生那種事。」

  「狂族族長到底為什麼要追殺我?」我和她無冤無仇,因此可能只有父親知道答案了。

  果不其然,父親輕嘆了口氣。「這件事很複雜又有些不可思議,但若妳想知道我願意告訴妳。」

  我點點頭,屏息以待。

  「狂族族長的名字是秦雪姬,也是我的……姊姊。」父親在說到姊姊二字時停頓了幾秒。「她對我有種超越親情的感情,而我……不能接受她的愛。」

  「後來我和妳媽媽在一起後,她的行徑更是變本加厲,甚至多次嘗試殺死妳媽。」在說這句話的同時,我看到他們的手在餐桌上交握。「而在生下妳之後,妳便也被列入她的獵殺名單了。」

  ……原來我是不小心捲入某種三角戀的復仇記了。

  「這也是為什麼妳要在我小時候離開嗎?」我開口詢問。

  父親慎重的點頭。「我的離開可以暫時隱藏雪姬對惡魔血脈的追蹤,使妳不易被發現。但隨著妳越來越大,這個方法將會失去效果。」

  「我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我躊躇著開口。

  父親微笑,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我大概能猜到母親讓我出國留學是為了使雪姬無法傷害我,但為什麼又要讓我緊急回國?」這個問題從剛才就一直困惑著我,只是找不到時機發話。

  「這是因為……」母親才剛開口,就被父親搖頭打斷。

  「夜璃,主要的原因我暫時還不能告訴妳。妳該擔心的事已經夠多了,我不想一次加諸太多壓力在妳身上。」父親站起身,將食用完的空盤整齊排放。「目前妳的首要之務是接受各種訓練,直到比雪姬還要強大。今晚,我將會把妳介紹給全闇族認識。基於妳是族長的女兒,妳必須打敗所有挑戰者,以證明自己有資格待在這個位子上。」

  我瞪大眼,一臉不可置信。「我沒有做過任何戰鬥訓練!」

  「放心,妳的血液及匕首都會引導妳。」父親把打磨擦拭過的紅寶石匕首交到我手中。「克里斯把神鏡那晚所發生的事都告訴我了,妳繼承到了覺醒之血,已被血凌所認可,光是這件事就證明了妳擁有當我繼承人的資格。現在妳需要做的只是將這已知的事實展示給我的族人。」

  我……真的辦得到嗎?

  匕首映照著我的倒影,我的臉上充滿了不安和焦慮,就這樣毫無防備的上場真的不是我的風格。

  一隻手放上我的肩,我對上父親溫柔的眸。「這把匕首的名字是血凌,代表路西法的認可,浸過無數惡魔之血,斬過無數敵人之軀,因此能拿起它的都是具有強大力量之人。」

  我深吸一口氣,讓自己上下擺盪的情緒沉澱下來。「我明白了,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

  §

  兩個小時之後,我已站在峽谷突出的平台上等待。

  闇族的天使們有些坐在峽谷旁聊天,有些則抱胸站著,但我知道他們都在打量著我。無論是偷瞄抑或正大光明的看,我都能感受到那赤裸裸的鄙視。

  的確,在他們眼中,我不但是混血,還沒有翅膀,簡直就是天使界的最大笑話。唯一能讓我鎮定下來的,大概就是一直伴在我身旁的克里斯。

  天使們突然同時起立,表情嚴肅的盯著我後方。我看著父親走向前,用冷淡的表情掃視全場。「各位族人們,如你們所見,身後的這位是我的女兒,秦夜璃。」

  眾人在父親的威壓下靜默無聲,連竊竊私語聲都沒出現。

  「我知道她的血統比較特別,但血刃已認可她為主人,也就是說,她的確擁有成為我繼承人的資格。」父親頓了下。「不過該遵守的傳統還是得遵守,因此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所有人都能挑戰她,直到她贏得該得的尊重。那麼,一小時時限,現在開始。」父親展開雙翼,移至另一突起處觀戰。

  「通常繼承人賽都是表演賽,族人不會動真格。但因為妳血統的關係,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請務必要小心。」克里斯附在我耳畔說道。「祝妳好運。」

  第一位挑戰者很快便跳上平台,手持黑色的大鐮刀。那是一位大約二三十歲的女性,翅膀及長髮都是漸層的紫黑色。她的一雙紫色眼眸和我不一樣,比較像是壓克力顏料。我想起從踏入天使世界至今,似乎完全沒見過和我相同的眸色。也許就如伊索所說的,這種眸色無法被模仿吧。

  女子優雅的行了個禮。「我是緋雅˙索拉斯,在闇族擔任守衛一職。請不用顧慮我會不會受傷,全力展現妳的力量吧。」

  我謹慎的點頭。「請多多指教了。」

  下一秒,緋雅早已不在原地。

  手臂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牽引,匕首和鐮刀相撞,激出劇烈的火花。因為緋雅的武器較重,我立刻抽身退開,不和她僵持下去。緋雅收起妨礙戰鬥的翅膀,再次揮動武器。而我也旋即移動閃躲。

  說起來很奇怪,但此時此刻,我發現自己和匕首合為了一體。我就是匕首,匕首就是我。腦中的一切思緒全被格鬥招數所占滿,想著下一步的行動。匕首所承載的古老記憶,全都是歷代主人的精華結晶。

  力量源源不絕的盈滿體內,緋雅的攻擊全都被我成功躲閃。持鐮刀的優勢是可以一擊必殺,但相對的,它的重量將會大量消耗其主人的體力,因此不宜久戰。待緋雅因體力不濟而停下來喘氣時,我立刻發動進攻。

  我蹬地跳躍,直接抄至她的近身處。我伸手用刀柄往她手腕一敲,鐮刀便落了地。

  戰鬥結束,勝負已分。

  緋雅撿起有著骷髏握柄的黑色鐮刀,將右拳放在胸口。「秦夜璃大人,我已認可您的力量。從今以後,我就是您的盾,您的護衛者。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為您站在第一線,直到頭顱落地,鐮刀粉碎。」

  緋雅在說完這句話後便飛離平台,到觀眾席觀賽。

  下一位上前挑戰的,是一位高挑的淡棕眸男子,他的右手是黑色的,使我不禁猜測他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他將自己的棕長髮束成馬尾,並拉了拉身上的黑色大衣。「妳好,我是薩爾卡多˙雷森,闇族的首席殺手。通常正面對決並不是我的風格,但我並不認為自己會輸掉。」

  下一瞬,我和薩爾卡多已兵刃相接。

  身為殺手的薩爾卡多走的是靈巧型,因此不停閃躲並不適用於這場戰鬥。我佯裝往右砍,實際上卻往左掃,試圖擱倒他。危險的雙刃掠過我耳邊,差點就將我的耳朵切下。

  兩人勢均力敵的對峙著,肌肉均成緊繃狀態。一察覺到縫隙,我立即急奔向前,刀刃直抵他的喉頭。雖然此舉只持續了兩秒鐘,但雙方都明瞭要是我剛才沒停手,匕首會直接將他貫穿。薩爾卡多無聲的往後滑了幾步,將雙刀收回腰帶。「我想今次這樣就足夠了,妳的確頗有潛力。不過容我提醒,我今天只出了不到一半的力。」

  「往後若有需要暗殺的對象,歡迎尋求我的協助。最後,歡迎加入闇族。」低沉的嗓音不帶任何感情,卻是極大的肯定。

  時間已經剩下十分鐘左右,代表我最多只需要再對付一名挑戰者。一雙乾淨的黑色皮鞋映入了眼簾。

  我詫異的對上那沉靜如大海的眸子,而他只是偏頭一笑。「我是克里斯˙戴列洛斯,我想請求成為妳的最後一位挑戰者。」

  雖然我實在是很不願意和他對戰,但規則就是規則,我也無法拒絕。奇怪的是,我從匕首那裡感受到了異常興奮的情緒,彷彿它已經迫不及待要開打。

  於是我輕點頭,後退幾步。

  接著克里斯亮出了只有顏色和我不同的藍寶石匕首,微微頷首。「那麼,開始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50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愛情|女性向|BG|魔法|半架空|HE|天使|BE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melody8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天墜者《第...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天墜者《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xc658253巴哈勇者們
小屋繪圖更新,歡迎參觀參觀!!!!: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