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琉璃瓶裡的秋葉(上)

作者:西嗄歪斯斯│2019-11-17 22:12:04│贊助:12│人氣:84
  秋季降臨山谷,滿山遍地樹葉由綠變紅,由紅轉黃。西風一吹,秋葉紛飛,將山谷籠罩在金色絢麗的國度裡。

  少女佇立在神木之下,右手提著竹籃,另隻手把玩著垂下的枝條,思緒卻盼著兒時玩伴的到來。

  一陣涼風吹拂,吹的神木枝葉簌簌作響,細碎的枯葉隨風飄落,猶如天上的金色雨撒落一地。少女放下竹籃,略顯困擾的用手指梳開被風吹亂的髮絲,而後她聽見了熟悉的足音,心懷雀躍地回頭探看,她的兒時玩伴正一邊憋笑一邊快步走來。

  「瞧妳滿頭的葉子。」

  「哼,你不也一樣。」

  高出少女一顆頭的少年不說話,光是站著傻笑,少女見到他這副沒脾氣的模樣,也被感染了他的傻勁,噗吱笑出聲來。

  少女和少年是同年出生,兩家相鄰,世代交好,托此關係兩人是從小相伴到大的好友,雙方心中從無芥蒂。

  「今天是要去探望奶奶嗎?」

  「嗯,帶了我釀的梅酒,自從上次奶奶喝過後便一直念念不忘。你……你怎麼流口水,還流的下巴都是。」

  「梅酒若還有剩,請務必賞給小人。」

  「有眼光,知道我釀的酒好,回家後肯定少不了你的分。」

  兩人沿著小徑行走,一路閒談說笑。走到半山腰時突然颳起一道山風,捲走了蓋在竹籃上的布巾,少年探出崖邊想伸手撿回來,卻及時被少女阻攔。他們肩並肩坐在岩石上等待風勢轉弱,瞭望山風引領秋葉翩翩起舞,金色碎屑灑落谷底村莊,宛如遙遠國度的仙境。

  對於未曾離開過山谷的少年少女而言,每年秋天滿山金葉紅葉的景致是世上最美麗的風景。

  「傳說寄宿神木的神明非常非常的喜愛秋天,所以每逢秋季時節,將山谷裝扮得華麗輝煌。而這份愛,誕生了秋葉之神。」

  少女撿下落在少年肩膀的葉子,頭靠在寬厚的臂膀,仰望萬里無雲的蔚藍天空。

  「倘若真有秋葉之神現身,你想許下什麼願望?」

  「足夠了,已無奢求之事。」少年表情流露出靦腆笑意。「再說,倘若有幸親眼見證神明就是莫大的好運。」

  「你啊還真是無欲無求,一點心願都沒有。」

  兩人前往奶奶家的路途正巧碰上一行車隊。最先,少女遠遠望見樹陰下的馬匹,以及載著兩口大箱子的車子,靠近時便看見有數名鏢師吃著乾糧喝著水。休憩的鏢師們同樣在打量路過村民,一看是憨厚老實的少年和天真單純的少女,人畜無害的模樣便不做理會。

  少女好奇箱子究竟裝了些什麼,於是放大膽子,拉著一臉為難的少年衣袖上前找鏢師攀談。想當然,立刻被隨口兩句話打發走。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少女撇起嘴不高興的嘟囔幾句。「你猜,箱子裡裝了什麼樣的珍奇異寶?」

  「走吧,別打擾大叔們工作。」少年拉起她的手遠離車隊。

  少女禁不住好奇之心,頻頻回頭看著馬車上的大箱子。就在此時,她注意到車隊後方的山坡陰影處亮起閃光,睜大眼睛想看清楚時,忽然一名持刀蒙面人衝下山坡砍殺最近的鏢師。

  事發突然,沒見過兇殘戰鬥場面的少年少女嚇得瑟瑟發抖。

  山坡上埋伏的弓箭手一連數箭擾亂場面,帶傷的鏢師們難敵身手了得的蒙面人,盡數被殺害。

  劫鏢的蒙面人跳上馬車,撬開兩大口箱子的鎖,翻弄貨物,拿出一把漆黑散發異光的魔劍。這時他察覺到不遠處有兩個傻呼呼的村民目睹劫標過程,提著魔劍朝他們逐步接近。

  「抱歉啊,算你們時運不濟,我會痛快送你們上路,不會痛的喔。」

  蒙面人一身殺氣騰騰,驚得少年瞬間意識到危機,他拉著少女的手轉身逃跑,兩人又怎能逃過身負武功的殺人犯。

  此時,僥倖未死的鏢頭從背後偷襲蒙面人,少年不知何來生出的勇氣,隨手抓了竹籃裡的酒罐往蒙面人砸去,正巧砸中他的臉,潑出的梅酒濺了他滿頭,辣的眼睛一時半刻睜不開。重傷的鏢頭施展必殺絕技,蒙面人聽聲辨位持魔劍一擋,刀劍一經碰撞,魔劍赫然斷裂粉碎。

  飛出的斷劍碎片插進少年眼球、咽喉和心,他倒地痛苦的身體捲曲,表情猙獰卻發不出一聲哀號。

  「怎麼辦……」少女慌了手腳,不知應該做何處理。「不、不,不會有事的,我去找大夫。」

  少年的喘息沒了,身體動作也停止了。

  少女抱著冰冷的少年,腦中一片空洞,多希望這是場惡夢。

  突然間,少年宛如毫髮無傷地坐起身,面色泛青雙眼充紅。他筆直走向蒙面人,那斷為半截的魔劍彷彿受到吸引,脫離蒙面人的掌控飛至他的左手掌心。

  從未學過劍術的少年變得如用劍高手,一招將蒙面人殺死於斷劍之下。  
 
  「你殺了人……」少女不敢相信眼前事實,想著何時才能從惡夢清醒。

  「老子救了妳這醜八怪,乖乖閉嘴。」少年紅著眼皺著眉抬頭看天空,露出不耐煩的神情,口中不斷發牢騷。「嘖,這些落葉頻頻掉到身上,髒都髒死了。」

  少年煩躁的舉刀亂砍飄散的落葉,被砍得粉碎的葉子沾黏到他的衣服,變得難以拍落,更加讓他惱怒厭惡,氣得直跳腳。

  少女呆若木雞不知所措,身邊的少年變了一個人,彷彿忘卻美好生活的點點滴滴,一昧的只會怨恨責怪,不再是她溫柔和善的兒時玩伴。

  「我們回家,好不好?找大夫替你治療傷勢。」

  「這種鄉下爛地方啊啊啊,老子不屑待!」

  少年攜帶魔劍,腳步毫無遲疑的轉向出谷的關口。

  少女嚇了一大跳,心情從未如此驚慌,跟隨在後苦苦哀求他回家。豈料,兩人步伐差距逐漸拉大,她開始拚盡全力拔腿奔跑,依然拉不近與少年的距離,突然她一腳踩空跌入枯葉堆裡,不顧腳踝劇痛,一路爬行,不斷的呼喊少年的名字,而那冷酷無情的背影漸行漸遠。


──────────

  憤怒的風紀股長左手抱著一顆嶄新籃球衝出教室,他站在門口左右查看走廊上經過的人,找不到疑似嫌犯的傢伙。

  「怎麼了嗎?」返回教室的班長上前詢問。

  「這顆籃球從窗戶飛進來砸壞課桌椅。」風紀股長眼裡冒出熊熊火花。「竟敢違反規定在走廊玩球。敢逃,被我逮到就死定了!」

  班長越過他的肩膀看見教室的慘狀,只見課桌椅像骨牌一樣層層倒地,課本文具零食散亂一地。

  「厲害耶,一顆籃球怎麼造成……」注意到風紀股長咬牙切齒的不爽表情,班長識相不再多嘴。「找出兇手前應該先整理教室吧。」

  教室裡不幸成為受災戶的學生發出怨恨的聲音。

  「哼,你說的也對。」受災戶之一的風紀股長決定把怒火留到真兇出現再燃燒。「對了,我爸媽昨天旅行回國,我媽還特地帶了紀念品要送給你。我放在書包,不曉得有沒有摔碎?」

  「伯母人真好。」一聽到是旅行的紀念品,班長露出期盼的笑容。

  班上同學們齊力整理教室,甚至拿出工具箱裡的榔頭和釘子修理損壞桌椅,大家七手八腳將空間恢復原有的狀態。

  副班長抱著作業簿走入教室,一時之間懷疑走錯施工現場。當她大略聽完事發經過,點了點頭了解狀況,彎腰仔細觀察犯罪物證。

  「今天早上我又碰到康樂股長攀牆上學,還跟我炫耀他新買的籃球呢。」副班長意有所指的話裡透漏了某些線索。

  受害者們怎麼可能放過嫌疑犯,以多數決要求班長和副班長立即抓回犯人。無辜被指名的班長急忙推卸落在身上的麻煩事,副班長聽從多數意願點頭答應幫忙,然後她拖著沒有選擇權的班長離開教室尋找嫌疑犯。

  風紀股長在桌腳下撿起一個拇指大小的琉璃瓶,檢查從國外帶回的紀念品沒有破損,讓他感到慶幸。他走到男廁洗手台扭開水龍頭,琉璃瓶拿到水柱下沖洗,仔細的將瓶身清洗乾淨。

  半透明的琉璃瓶裡裝著迷你精緻的金色葉片,下層混合了細碎的白砂,瓶身外壁殘留的水珠,在光線照耀下,宛如飄下點點細雨的落葉時節。

  「真是漂亮的裝飾品。」

  風紀股長看著琉璃瓶裡的秋葉,發出真心稱讚。他記得媽媽昨天一邊整理行李,一邊講述在某地風景區欣賞秋葉如花般繽紛飛舞的美景,地面就像鋪上一層金黃色地毯。因為媽媽太過於喜愛,希望將回憶保存,花費心思收集落葉,親手製作了琉璃瓶內的秋景。

  「嗯,送給班長他一定會喜歡。」

  風紀股長心情高興將琉璃瓶放回口袋的時候,突然他的身邊憑空冒出一個少女,他立刻反射性向後一跳。

  「妳誰啊?鬼鬼祟祟的?這裡是男廁欸!」

  風紀股長用異樣眼光打量外貌比自己稍加年長一些的少女,她的面色蒼白憔悴,身穿不合現代的簡樸布衣,兩條烏黑長辮子垂在胸前,不像是這間學校的學生。

  「秋葉之神啊,感謝您的引導。」少女眼眶含淚,雙手合十祈禱,情緒顯得有些雀躍。

  「在自言自語什麼東西?」一個女的出現在男廁讓風紀股長很尷尬,擺出請從廁所門口走開的明顯手勢。「不管妳想幹嘛,請妳出去。」

  「不,我不能走。少爺,求求您別趕走我。所有前因後果來龍去脈,我知道的必定全盤說出,絕不保留。」

  「啥……少爺?」

  風紀股長看到少女一副可憐樣,頓時心軟。

  「好吧,一句話解釋清楚,然後出去。」

  「我的兒時玩伴被魔劍控制了身心,所以我向秋葉之神祈求心願,祈求他……幫助他……

  「喂,不止一句話囉,說完了沒?」

  少女忍不住哽咽,眼淚一滴一滴掉落。

  風紀股長大吃一驚,最拿女孩子哭泣沒轍。見少女跪坐在地默默流著淚水,似乎心中藏著委屈,他立刻想了幾套安慰人的說詞,伸手要將她扶起,並擦拭臉頰淚水。

  沒料到,手臂居然直接貫穿少女的胸膛!

  沒有實體!風紀股長被超現實狀況給嚇到,隨即查覺少女或許需要他人援助,所以才會現身在自己面前。

  「妳是鬼魂吧?」風紀股長蹲在少女身旁,面露和顏悅色的表情向她搭話。「打起精神,女生哭泣會變醜喔。」

  「不,我不是鬼魂,我是寄宿於秋葉的思念體,隨著風吹飛散各地,期盼與正義之士相遇。」少女用長袖子擦拭臉上淚水。「秋葉之神回應了我的心願,感應到少爺您強大又溫柔的力量,因此現身尋求您的協助。」

  「秋葉?思念體?」風紀股長懷疑握在手裡的琉璃瓶,他拿瓶子在少女面前晃了晃。「妳指裝在裡頭的金色小葉子嗎?」

  「是的,用來盛裝秋葉的器物多典雅呀。」少女陶醉地欣賞琉璃瓶。

  風紀股長不發一語,果斷的把水龍頭轉到底,水柱嘩啦嘩啦的流下。自家媽媽究竟撿了什麼來源不明莫名奇怪的東西回家,幸好在送人之前發現問題。

  「慢著,您難不成打算……」少女觀察著他的行為舉止,隱約生出不祥預感。

  「就妳看到的那樣。」風紀股長正在試著拔掉瓶口塞子。「既然能跟著葉子來到這麼遠的國家,代表妳也能現身在帶著葉子的其他人面前。妳的事找靈異專家幫忙吧,我愛莫能助。」

  「聽了我的懇求之後,難道都不會興起惻隱之心嗎?」

  「講個一兩句就哭哭啼啼,最好聽得出重點在哪裡。」

  「我的重點是,我想要拯救我的兒時玩伴!」少女一字一句講的鏗鏘有力,手指抵住他的胸口,要他摸摸自己的良心。「將心比心,倘若你最好的朋友遭難,你難道不會不顧一切用盡各種方法拯救他嗎?」

  敲打胸口的手指明明是沒有重量的靈魂,風紀股長反而感受到無比承重的意念。

  「我理解了,該怎麼幫助妳的事情,我們晚點再談。我暫時不會有倒掉葉子放水流的念頭,妳可以放心。」

  「慢著,暫時是什麼意思?」

  風紀股長不再看少女一眼,把琉璃瓶放回口袋,走出男廁回到教室。

  以康樂股長為首的四位學生被五花大綁,站在講台上接受同班同學的審判,風紀股長壓抑的怒火重新死灰復燃,捲起袖子加入審判行列。


  放學後,風紀股長獨自來到學校後山一處荒廢的無人空地,有如秘密基地一樣的空間,擺著各種草率架設的練習器材。他換上運動服戴上護具,做完熱身運動後,對準掛在架子上的沙包擺出拳擊姿勢,出拳打擊。

  「抱歉,讓你久等了。」班長背著書包跑到空地。

  「也來的太晚了吧!」風紀股長停下練習,看著班長氣喘吁吁滿身大汗淋淋,就知道他從學校一路跑來,便不責怪他了。

  「今天好慘,各種被副班長硬逼著處理之前累積的班級事務。」班長累得隨便坐在一塊爛木頭休息。

  「誰叫你平常擺爛。」風紀股長脫掉手套,遞給他一瓶水。「你坐著看我練習,不過到時候要負責滅火。」

  風紀股長在籃球架和曬衣架上掛滿鐵罐子,而後他赤手空拳把這些晃動的鐵罐當作假想敵,襲擊最近的鐵罐,他的拳頭散發熱氣白煙,緊接著冒出火焰,一拳把鐵罐燒得焦黑打成粉碎。

  接連幾次攻擊,揮拳力道逐漸增強,火焰熱度隨之上升,散落的火花燒到一旁的木製品,最後一次的攻擊強勁到燒毀一台籃球架。

  班長從書包拿出一罐滅火器,趁著火勢蔓延之前,動作熟練的對準火源一一滅火。
  風紀股長是身懷火焰之力的能力者,知情人唯有身為好友的班長,兩人堅守這個秘密,連父母在內都未曾告知。

  「這次我有準確控制力道,可以脫離縱火狂稱號了吧?」發洩完過剩精力的風紀股長,看著他燒毀的傑作猖狂大笑。

  「還早得很。」班長往頭上冒火的風紀股長狂噴泡沫噴霧。「不好好學操縱技巧,大概有天你會把自己給燒了,我救不了你喔。」

  被噴得一身都是泡沫的風紀股長,就像被熄滅的火焰安靜的坐在一旁吹風,班長拿著掃把和畚斗收拾殘局。

  「趕快把衣服換掉,否則你會感冒。啊!差點忘記,你媽媽送我的紀念品,不是說要給我的嗎?」班長伸手向他討要早上提過的東西。

  「我發現帶錯了,改天再拿給你。」風紀股長厭惡的拍開他討東西的手。

  「我去你家拿也可以。」

  「你最近都不准來我家!」

  如果不把那個自稱思念體還是女鬼什麼的解決,琉璃瓶絕對不能送人,大不了就倒進馬桶沖掉。

  「你該不會連續幾個晚上都要在市區遊蕩吧?」聽到風紀股長禁止去他家玩,班長直覺聯想到他又想做什麼危險舉動了。

  「我是在當英雄,維護夜晚秩序!」風紀股長為自己的行為辯護。

  「真好,還有魔法少女陪伴,一起戰鬥度過夜晚。」班長表情冷淡,內心卻羨慕得要死。

  「我跟她們的出沒時間和區域不同,很少有機會碰面。再說,她們其實不是小女生,別被騙了。」風紀股長匆促整理好書包和背袋,腦袋思索著該怎麼處理寄宿琉璃瓶裡秋葉的少女,對於班長的說話當作耳邊風。

  「喂,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風紀股長看著地平線的夕陽,等不及夜晚快點來臨。

  「我會先回家吃晚餐,如果半夜我爸媽發現我不在房間睡覺,就麻煩你找個理由混過去,謝啦。」

  「我知道……」班長露出死心般的表情,即使知道行為不對,仍勉為其難的答應。「自己注意安全,不要受傷……不要縱火……

  不等班長吩咐完注意事項,腦袋一頭熱的風紀股長已經衝出秘密基地,回家準備夜晚的戰鬥。


  晚餐後,風紀股長將房間門鎖上,他開啟電腦的社群網頁,決定今晚的目標。近日小學附近有隨機搶劫夜歸女子包包的案件,為了維護夜晚秩序,找出犯人痛揍一頓,然後塞進警察局附近的垃圾桶。

  看著書桌上的鬧鐘時間,開始換上夜晚的戰鬥服裝。

  「少爺!」

  少女無聲無息地現身嚇了風紀股長一跳,他急忙拉上夾克拉鍊。

  「妳偷窺我換衣服!」

  「您誤會了,我是閉著眼睛算準您換好衣服的速度。」

  少女羞紅臉搖頭直喊誤會冤枉,風紀股長只能保持半信半疑的態度。

  「少爺,求求您將我帶至身邊,寸步不離身。」少女雙手合十誠懇的請求他同意。

  「晚上看見沒有形體的傢伙對心臟很不好,所以我拒絕。」風紀股長戴上半指手套穿上靴子,完全不理睬也不理會她的請求。

  「秋葉之神引導我現身於少爺的身邊,一定有其必要性。」少女面露悲傷神情,再次請求他的協助。「我有預感,您會遇到我尋找已久的兒時玩伴,求求您將我帶至身邊。」

  「妳口口聲聲說要拯救妳的兒時玩伴,如果真的遇上了,妳要怎麼拯救他?」風紀股長嚴肅詢問她最實際的問題。

  「魔劍。」少女毫不猶豫的回答。「我的兒時玩伴被魔劍控制了身心,變得冷酷殘忍,必須將魔劍摧毀或奪走,讓他恢復原來的善良。」

  風紀股長認真思索少女的答覆。他不了解少女從哪裡來,為了什麼人而奮鬥,但是少女偏偏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不是媽媽或班長的面前,或許冥冥之中真的有秋葉之神的安排。

  於是,風紀股長將琉璃瓶放入口袋。

  他拉開窗戶,繫上屬於英雄的紅色圍巾,跳入黑夜裡。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48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秋葉

留言共 2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11-18 14:31

Good翟
期待下集呢!!![e38]

11-21 22:16

西嗄歪斯斯
有得期待了,畢竟我的產出速度跟你有的比。[e22]11-21 22: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sandy434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魔女與本命黑貓(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n3715下雨好冷
歡迎來我小屋看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