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左手指尖的微光》[35] 沒有妳在,就算贏了全世界,那又有什麼意義

作者:咖啡加糖嗎│2019-11-17 00:43:21│贊助:0│人氣:96
《左手指尖的微光》[35] 沒有妳在,就算贏了全世界,那又有什麼意義

  即使贏到了世界第一,如果沒有妳在

  贏了全世界,那又有什麼意義——

  如果敗在妳的手上,能夠讓妳看到自己

  那我身為妳的指導者,才是算是盡到自己的職責。


【151】追逐:回憶裡的溫柔

  學姊,妳那種堅強般的溫柔,是我追逐影子。
  一直想跟妳說,是妳讓我了解,自己為何要變強的理由。

  望著眼前的一之瀨,對著自己問著「妳知道,我們的劍,是為誰而揮的嗎?」

  自己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以為揮劍,就是為了要打敗對方,贏得最終的勝利。

  可是,在知道學姊為了不讓我受傷,拼命的保護我後,才發現,揮劍的當下,早已不是為了追尋勝利,而是一種更重要的事。

  然而,現在的我,內心裡還在不斷尋找著,這個問題的答案。

  「這個提問,應該在最初就該告訴你們,都是我的疏忽。」

  一之瀨靜靜地看著自己手中的木劍,盯著已經剝落的紅漆處。

  「我希望在接下來,妳能夠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話一說完,一之瀨將木劍向外甩開,接著在自己的面前,劃出一圈圓弧形,但是,就在圓圈接壤之際,手臂抖動變得劇烈,導致整個圓弧的形狀被破壞掉。

  蕾蕾雅看著圓弧狀的動作,也已經明白,在經過剛才的劇烈攻防中,現在一之瀨的身體,已經沒辦法維持基本的穩定動作。

  一之瀨查覺到蕾蕾雅,也看出自己的情況後,揮動起木劍,用微笑的嘴角說著。

  「對於我來說,我會揮舞起劍,從來都不是為了自己,而是,要能夠在危機時,守護著最喜愛的人。」現在回想起來,待在社團的時候,我真的非常喜歡你們。

  「不是為了自己?」聽到學姊這麼一講,內心裡像是被觸電般,重新審視自己。

  「接下來,就換妳來尋找,妳的理由。」

  一之瀨的呼吸,急促的喘了一下。

  「來吧!就讓我們用最後一擊來決勝。」

  一之瀨將木劍微微顫抖的舉了起來。

  「這一擊,我會把我們為什麼而揮,全部告訴妳。」

  站在走廊旁的上光野,聽著一之瀨的話語,以及身體各種的不協調,能夠隱約的感受到,一之瀨在用意志強撐著身體。

  這個傻瓜。怎麼就這麼想保護學妹,不惜強忍疼痛站起來,還在我臉上打了一耳光。

  「蕾蕾雅,就算最後一擊,妳也不要忘了,當初在社團裡,跟妳在第一場實戰練習時說的話。」

  蕾蕾雅的腦海中,閃現起當初一之瀨教自己的畫面。

  一之瀨與蕾蕾雅兩人,站在社團的道場內,身著護具,拿起木劍,準備進行蕾蕾雅的第一次實戰對練。

  看著蕾蕾雅初次的緊張感,以及眼神認真的謹慎樣。

  一之瀨心切的對蕾蕾雅說著:「蕾蕾雅,妳要好好記住,第一次揮劍的心情,即使到一百場,一千場,都要像第一場一樣的敬畏之心。」

  「敬畏之心?」

  「沒錯~」

  回憶中的學姊,平時給人冷冷的感覺,可是,卻總能再教導我們的時候,展現出那股溫柔。

  「來吧!」

  望著學姊認真的眼神,那時的我才明白——

  學姊,妳那種堅強般的溫柔,是我追逐影子。

  這也許就是自己為何要變強的理由。



【152】為誰而揮:與妳之間的最後一堂課

  「蕾蕾雅隊長!我們來了。」

  回憶中的蕾蕾雅,突然被呼喊聲給打斷。回過神來,發現幾十位女子護衛社的成員,正從一之瀨身後的樓梯口衝來。

  此時才想起,先前打電話叫女子護衛社的成員們,來看自己如何打敗一之瀨。

  「我……」面對原本思緒與現在心情下糾結,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對這些社員們說明現在的情況。

  相繼趕到的社員們,發現一之瀨對蕾蕾雅做出攻擊的姿態。

  帶頭的女子護衛社成員,對後面趕來的成員們喊著:

  「蕾蕾雅隊長要被攻擊了,我們先把一之瀨給圍住。」

  一之瀨見到這樣的情況,突然停下了手。怎麼辦,突然出現這麼多人,這樣我就沒辦法好好教蕾蕾雅了。

  正當一之瀨的內心陷入膠著時,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不要停下來!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吧。」

  一之瀨的瞳孔中,看到三個身影,站在自己的眼前,就像是要保護自己與蕾蕾雅之間的對決,不受到任何外人的干擾。

  上光野與兩名黑黨成員,各自舉起自己的木劍,在長廊上,形成一道屏障,不讓任何人通過。

  「可不能讓你們去干擾他們之間的對決。」

  「少廢話,就你們三人還想擋住我們。」

  「呵呵,那還要看你們有沒有這種能耐。」話一說完,上光野拍著前方兩位黑黨夥伴的肩膀,小聲地說著。「接下來就靠你們兩個了。」

  「什麼?」

  「不對!?隊長你不一起上還說這話做什麼?」

  「我的木劍給一之瀨了,現在只剩你們手中的兩把木劍,等你們其中一個被打倒後,我再來上吧。」

  「!?」兩位黑黨夥伴,同時驚恐地望著上光野。

  「你們在看什麼,敵人都衝過來了。」上光野話一說完,隨即將兩人推往前方。

  上光野回頭看向一之瀨與蕾蕾雅的時候,發現一之瀨用嫌棄的神情看著自己。

  「你,這也太不負責了吧。」

  「那妳就快點把妳社團的事情解決了,再把木劍交給我。」

  「這還輪不到你來對我說!」

  一之瀨露出欣喜的表情,回頭看著眼前的蕾蕾雅。

  就在蕾蕾雅準備對女子護衛社的成員們說停止時,卻在一之瀨的眼神中,感受到她的想法,如同在說,「那邊,就交給他們吧。」

  「來吧!既然是最後一擊,可要用盡全力,不要留下任何的遺憾。用妳的眼睛,好好看著這最後一擊。」

  「學姊,我知道了!」

  蕾蕾雅,將木劍橫放在自己面前,閉上雙眼,深吸口氣。

  隨後,睜開眼,瞬間將左手順著木劍滑過,右手則向後推開,向外形成一道圓弧形。

  接著由上而下垂直下滑,雙手一同握住木劍,擺定在腹部的前方,直直的對著眼前的一之瀨。

  「學生,蕾蕾雅,請賜教!」



【153】回憶裡的妳:與妳在公園間的嬉戲

  一樓大廳處,男生們不斷向一樓大廳的門口處推擠。大廳內由女子護衛社隊長白霖帶領的團隊,正阻擋著由石浪煽動的男生們衝進來。

  七層樓的中央花園上,女子護衛社的「三衣衛隊」,正與初代護衛社的偵查隊「黑黨」成員,正在進行圍困戰。
 
  十四層樓處,上光野與兩位黑黨夥伴,與剛趕來的女子護衛社成員,相互攻防著。

  各處的紛亂下,一之瀨與蕾蕾雅間的對視,彷彿如喧囂的鬧市中,一處難得的寧靜。

  兩人相互對望的同時,長廊的空氣,形同凝結般,散發出一股靜謐的氣息

  「最後一擊嗎?」

  腦海中,回憶起,一年前,自己與一之瀨學姊在劍道社訓練完後,離開校園正走在回家的道路上。

  此時,兩人正好走到附近的公園裡,一處圓頂狀的休息涼亭旁。

  這裡與公園的廣場接壤著,廣場中央,則有一座鐘樓。位於廣場對面的遊戲區,有一群孩童正在嬉戲著。

  「嘿,妳怎麼還是會閉上眼,這樣在實戰的時候,妳看起來就瞇瞇眼樣。」一之瀨一邊說著,一邊在雙手把眼睛拉成直直的一條線。

  「吼,學姊,妳又再嘲笑我了!!」

  「哈哈,看妳賭氣的模樣,又讓我更加想笑了。」

  「哞——真是的!我不理妳了。」

  蕾蕾雅賭氣的擺頭,朝向另一邊看去。

  忽然間,從眼睛兩旁竄出的雙手,遮住自己的視線。

  「唉呦,學姊,妳不要鬧了啦,快點把手放開!!!」

  「噓,用心去傾聽,妳會發現,即便不用眼,妳也會看見的。」

  「痾,學姊,我,我還是看不見啊?」

  「妳這麼急躁,連心都沒靜下,怎麼能看得見。」

  聽著學姊這麼說,也不知道學姊在唬我,還是說真的,既然現在都被學姊的手給遮住了,就聽看看。

  夕陽的餘光,緩緩地消失在盡頭處,公園邊的路燈,相繼亮起。

  遊戲區的孩童,隨著夜晚的道來,紛紛被家人給帶走。

  公園廣場中央的時鐘,剛好指到六點處,發出沉重的噹,噹,噹聲響。

  蕾蕾雅緊閉著雙眼時,漸漸地感受背部,正被一之瀨的身體壓住,而且重量是逐漸的變重,感覺像一之瀨將身體壓在自己的身上。

  「學姊,我只聽到鐘聲的聲音,還是沒有看到什麼。」

  正以為一之瀨會繼續跟自己說,「再給我好好的靜下來」,然而,過了幾十秒後,卻沒聽到任何的回應聲。

  「學姊?學姊?」

  蕾蕾雅睜開雙眼,發現遮住自己眼睛的雙手,早已經不見,此時的雙手則是垂落在肩上擺動著。

  回頭一看,發現一之瀨已經打起瞌睡。

  蕾蕾雅轉過身,抓住雙肩,猛烈搖著一之瀨。

  「學姊!學姊!快醒醒啊!!」

  「哈哈,不好意思,剛才不小心瞇了一下,沒想到……」

  望著學姊一副剛睡著的模樣,內心裡,卻有些不捨。



【154】不曾轉變的心緒:為什麼,妳還是像回憶裡一樣的溫柔

  現在的學姊,不只接任劍道社的社長,還是女子護衛社的社長,光是擔任我們社團的社長,替我們訓練,這就已經佔據學姊大半的時間。

  即使沒有太多的時間,學姊仍堅持要手把手的教導著我們。

  說真的,能夠有學姊的陪伴,我真的好開心。

  「嘿,妳看到了嗎?」

  「我還是看不到,而且學姊妳都睡著了,這麼累了還玩這些,吼!」

  一之瀨露出微笑,握住蕾蕾雅的手,緩緩的說道:「妳這不是看見了。」

  「诶?」

  「我們心中描繪出的世界,其實,都是我們想看到的,所以,這世界的一切都妳的手裡,我想即使未來是不確定的,有時也會讓人感到害怕,可是我們依然能相信,會有任何可能性的存在。」

  「蝦?學姊,為什麼妳說的我都聽不懂?」

  一之瀨輕輕的撥弄起秀髮,用認真的眼神說著。

  「我看到了喔!」

  蕾蕾雅聽到後,停頓了一下。學姊看到什麼?

  「從妳的眼睛裡,看到了妳的期望。有時候,我們眼睛所見的,未必就是真實的,而是內心的心意,會告訴著妳,現在妳該做什麼。」

  「內心?」

  「哼哼,對用心去感受內心傳遞給妳的。」

  剎那間,一之瀨將手指輕輕放在蕾蕾雅額頭前。

  「仔細看著妳的眼前。」

  話一說完,一之瀨將手小小的彈敲一下。

  「學姊,妳又亂打我。」

  「哈哈,只是覺得妳這樣很可愛,說不定還能治好妳閉上眼的習慣。」

  「哞!!」

  「哈哈哈」

  一之瀨看著蕾蕾雅再次賭氣的模樣,又不經意地笑起來。

  雖然學姊總是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但是,從她身上,真的能感受到,她對我們的關愛。

  總以為,這樣的關係會持續下去,直到,學姊說要離開後,整個人就像變了樣,用非常嚴厲的態度在督促著我們,要我們要變強,要獲得第一。

  也在那時,對學姊的態度,出現的轉變。

  我只是想要,想要再次回到當時的那種感覺。所以我拼命的努力,只為了達到學姊的要求。

  就在學姊即將離開的那段時間,我不斷爭取到社團第一,校園第一,以及各種公開活動上的第一名次。

  就是希望在獲得這些成果後,能夠得到學姊的認同,達到她的期望,這樣,也許就能挽回她的不離開。

  卻沒想到,自己愈陷愈深,變成只為了追求名次,追求成功,早已把那份初心給遺失在過去。

  也就在這段時間,不知怎麼的,接任起劍道社的社長,連學姊早已離開社團的事情,都在我參加比賽中給遺忘掉。

  直到後來在某次的社團會議上,聽到學姊會退出社團,是為了加入到另一個社團裡。聽到這理由時,原本想達成學姊期望的動力,瞬間轉變成一種忌妒,一種憤怒。

  學姊怎麼願意到那裡,卻不願意留在這。

  這份不滿的忌妒心,逐漸轉變成只想要向學姊證明,我已經超越她,已經不再需要她了。

  可是……

  為什麼……為什麼……到現在……妳還這麼溫柔的對我。

  就跟那時候一樣。



【155】原來,一直都在心裡

  長廊上,蕾蕾雅與一之瀨兩人,相互對視著。

  就在一之瀨起步後,蕾蕾雅也隨即將身體,向前傾的往前衝。

  看著剛才學姊連畫圓都不穩了,看來身體已經非常的疲累,加上剛才我毫不留情的打傷她。

  明明來都已經這麼痛了,還要拼命忍著這麼做,學姊真是笨蛋,大傻瓜。

  蕾蕾雅的眼睛,又不自覺的閉上,這瞬間,腦海裡回放起與學姊之間的畫面

  「妳又閉上眼了——」

  「啊,學姊把手拿開我看不到啦——」

  「用妳的心去看——」

  「哈哈哈——」

  最後,卻只出現一個畫面。

  「仔細看著妳的眼前。」

  再次睜開雙眼後,發現一之瀨那副柔情的雙眼,隨即將視線往下移動,準備注視一之瀨揮劍的軌跡。然而,卻發現木劍的軌跡,沒有任何的變化。

  頓時間,我才明白了。

  學姊她,根本沒有要向我揮劍。

  但此時的蕾蕾雅,已經下意識地把劍高舉起,準備向下砍擊過去。

  完了,來不及了。

  腦海中閃過一之瀨的一句話。

  「妳的劍,為誰而揮?」

  蕾蕾雅閉上雙眼,將手中緊握劍的力氣給卸掉,讓木劍順著高舉過頭的慣性,向後拋棄。

  將整個人順著起步向前的力道,朝著一之瀨撲去。

  看著蕾蕾雅注意到自己的心意後,一之瀨也隨即將手中的木劍放掉,把雙手張開,等著蕾蕾雅的到來。

  一陣撞擊聲後。

  兩人上下疊躺在地板上,蕾蕾雅則是撲到了一之瀨的懷裡。

  一之瀨緩緩睜開雙眼,看著撲在自己身上的蕾蕾雅,眼眶裡,不斷翻攪著淚水的光影。

  「學姊是大笨蛋!呆瓜!傻瓜!」斷續怒罵中,卻能濃濃的感受到欣喜感。

  蕾蕾雅整個人緊緊地依靠在一之瀨的胸懷裡,不斷啜泣著。

  「為什麼要離開,妳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想妳,學姊,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回來,回到我們兩人那時候。」

  一之瀨輕柔的將雙手環繞在蕾蕾雅的頭上,形成一道保護的手勢。

  蕾蕾雅將頭從懷中,緩緩地抬起頭來,向上仰視著一之瀨。

  「我,不是一直都在這裡嗎。」

  「騙人,妳說謊,妳怎麼都沒來找我們了。」

  「妳難道都忘了,我曾經教過妳,妳的心中,會描繪出我們想看到的世界。」

  「!?」

  「哈哈,妳怎麼連哭泣的模樣,也這麼可愛。」

  「哞——」發紅的雙眼,嘟起不悅的嘴型。

  「妳,一直都在我的心裡喔~」

  看著學姊那副調皮的模樣,才發現,原來,她也在我的心裡。



【156】沒有妳在,就算贏了全世界,那又如何

  「最後這一堂,妳也已經知道,那個問題的答案吧。」

  蕾蕾雅回憶起剛才卸掉木劍的動作,只有一個簡單的理由,「我想保護學姊」,原本一心想打倒學姊,獲得第一的稱號,早已不再是重點。

  曾經以為,只要爭取到第一的名次,就能獲得學姊的注意,但現在這些早已不重要了。

  沒想到,想與妳在一起的時光,才是讓我想變強的理由。

  「學姊,謝謝妳,讓我明白,原來,我一直不敢正視自己真正的想法,直到妳再次出現後,我才了解,原來妳也早就在我的心裡了。」

  蕾蕾雅的視線中,突然發現一之瀨的手臂上,有剛才自己造成的傷痕。

  原本開心的語氣,突然轉變嚴厲的口吻。

  「為什麼,為什麼,學姊妳為什麼要這樣做,直接告訴我就好。看到妳身上的身痕。我,我真的……」

  明明是我不好,但是當我發現時,自己早已經犯下了錯誤。

  「是我不好,才讓妳變成這樣的,我也有責任來回應妳。」

  「學姊是大笨蛋,妳直接把我打醒就好!!」

  一之瀨撫摸起蕾蕾雅的頭。

  「傻瓜,即便我贏了妳,還要能贏下去嗎?

  即使贏到了世界第一,如果沒有妳在

  贏了全世界,那又有什麼意義——」

  蕾蕾雅癡癡的眼神,注視著一之瀨。

  「如果敗在妳的手上,能夠讓妳看到自己,那我身為妳的指導者,才是算是盡到自己的職責。」

  「學姊……」

  「當初是社長時,不是說好了,只要還在社團,我會帶著妳們一起走到最後,沒有人會被拋下,即使有人受了傷,行走不了,或是走偏了,我也會放慢步伐牽著妳們,直到妳們都能獨當一面。」

  雙眼微微泛紅,模糊的視線中,早已看不清她的臉龐。

  「妳做得很好,現在,妳也能獨當一面,就像我那時候一樣。」

  從哽咽地喘氣中,發出微微的哭聲,隨著手錶上的指針移動,哭聲音漸漸地回響在長廊上。

  「學姊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我才笨蛋……」斷斷續續的話語中,也聽不清蕾蕾雅的意思。

  「傻瓜,妳這樣說話,我都聽不清了啦。」

  一之瀨用雙手扶起蕾蕾雅臉龐,用微笑的笑容回應著。

  「妳看,我這不是很開心。」

  「學姊,……」

  蕾蕾雅將雙手緊抱住一之瀨的身體。

  「啊!妳別把我抱得這麼緊啊……」

  「我也好開心——」

  此時,兩人的身旁,出現幾名身影。

  「蕾蕾雅,妳這是在做什麼?」

  雙眼泛紅的蕾蕾雅,就像被觸電般,隨即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

  映入眼簾的是愛依與四名女子護衛社成員,正站在蕾蕾雅的身後。

  「愛依社長……」

  看見愛依的蕾蕾雅,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現在的情況。

  躺在地上的一之瀨,仰視著盯住愛依看去。

  「這不是一之瀨嗎,你們家的社長赤良跑哪去了?」

  「我還以為,妳不想追去了。」

  「哼!妳難道也不想追上去嗎?」

  「呵呵,這裡都鬧成這樣了,能去的地方,不就只剩下一個。」

  愛依將視線從一之瀨移開,視線朝著前方看去,穿過上光野等人與女子護衛社成員的攻防後,望向長廊遠處的轉角牌,上面寫著「天台」。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39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故事|小說|愛情|故事|創作|連載|戀愛|青春|左手指尖的微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fishleong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左手指尖的微光》[34... 後一篇:《總編大人!這就是我們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s25852
我的小屋為介紹日本動畫、V家等JPOP的歌手、歌曲為主,目前更新くゆり,有興趣的巴友可進來看看或加個好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