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追憶尋時】第七十三章、摯友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11-16 20:39:11│巴幣:0│人氣:85
  我們都明白離別並不是結束,


  這對我們來說,


  是一個重新開始的腳步。



【追憶尋時】第七十三章、摯友





  直到看不見耶雷弗,涼雨才在米熊身邊坐了下來,發出了有點惆悵、深沉的嘆息,米熊搭上對方的肩膀,無奈的笑了:「夏克特他啊,果然只看著妳啊。」


  「我這樣做真的好嗎?」涼雨悶悶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腳,濸龍坐在米熊一旁,他本來是沉默著,直到看見嘆息的女孩。


  「沒事的。」他突然開口說了,涼雨才抬起頭來,米熊也轉過去看他那張乾淨的側臉。


  他就沒有在多說任何一句話了,米熊只是有點困惑,那句話似乎包含了很多件事,但也因為這句話讓涼雨定下心神來。


  「嗯……」看見摯友微微安定的笑容後,米熊也才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靜靜地靠在她身邊吹著徐徐而來的微風。


  「小涼雨,我問你哦。」米熊靠在她的腦袋上,不帶任何情緒的問了:「怎麼會有獨自一人去旅行的想法呢?」


  涼雨的眼神只是有些淡然,那個青藍色眼睛裡頭包含了很多種情緒,看上去只是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我……不能再讓別人因為我而受傷了。」


  簡單的一句話讓米熊明白了,冰龍的死對他們幾個來說實在是無法挽回的傷痛,濸龍知道對方的用意,但卻沒有加入她們之間的話題。


  「那你這樣不就和夏克特一開始一樣了嗎?」米熊沒有看摯友的臉,只是低著頭;但涼雨只是苦笑了一番:「是啊,我果然很自私又很笨吧?」


  「但至少、能明白當時的夏……」她一隻手掌蓋住了自己的左臉蛋,抬不起頭的她哽咽的說了:「也貪圖的想過有個人能依靠,卻怎麼樣也辦不到了。」


  「……我知道的。」米熊同樣也抬不起頭來,只是看著自己腳尖,低聲的說:「我那時候掉下去,好後悔自己沒能保護大家,我覺得……一切的一切是我的錯。」


  「我要是那時候有即時注意到就好了。」


  涼雨聽見了對方的愧疚,但卻不知從何安慰起,但她知道,那時候不管出現了甚麼都太過突然,他們在場沒有人會料到這一切啊。


  「米熊,去見過冰龍了?」一旁不說話男人這時突然開口,米熊才默默的搖搖頭:「在掉進海裡的之後,休養了好一陣子才去修練;接著突然遇到了卡颯,就恰巧遇見了夏克特。」


  「這樣啊,那你先回家一趟再去見他也沒問題。」濸龍拍了拍女孩的腦袋:「畢竟你們都出門那麼久了,先回去吧。」


  濸龍明白在讓他們兩個待在一起,只會充滿了後悔跟絕望的延續,與其這麼無精打采,不如給米熊不一樣的選擇。


  「不過,和小涼雨旅行了這麼久,突然就要這樣分別了。」米熊抬頭起來看看自己身邊摯友的臉龐,伸出雙手又捏又扯的,但對方只是呆滯地笑了:「熊熊,這樣好癢。」


  他們便又相視而笑,濸龍已經知道他們之間的笑容很平常又單純,他內心不自覺的感嘆起來,他們逃不過命運所伸出的魔爪,也無法改變、無法阻擋如海嘯鋪天蓋地而來的悲傷。


  濸龍把手放在欄杆上,撐著自己的臉頰,這時腦袋突然閃過了一個畫面,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對了,你們不覺得殘月的弟弟有些怪怪的嗎?」他快速的轉頭回去,兩個女孩也同時再看他,濸龍所發出的疑問吸引了他們倆的注意。


  「對呢,總覺得跟先前的殘曜不太一樣。」涼雨抓抓自己的後腦勺長了長一點頭髮,但馬上被米熊笑道:「小涼雨你沒資格說人家。」


  涼雨愣了愣,突然懂了對方的意思,傻傻的笑了一下,米熊倒是沒對她笑,突然嚴肅的盯著遠方的天空:「那大概是和莫里一樣的東西。」


  濸龍一聽,微微的瞪大眼睛,涼雨也突然沒有表情,但此時一個金黃色的靈魂從  米熊背後竄出,明顯不滿的表態:「妳這樣說就不對了,別把我和那種骯髒的東西混為一談!」


  「骯髒的東西是怎麼回事?」濸龍看著突然飛出來的傢伙無比激動,持續追問祂所說的話。


  「我是感受的到和莫里相反的屬性,但殘曜身上的力量有點突破他現在年齡的範圍。」米熊分析解釋道,表情很嚴肅,涼雨也不敢置信的看向她:「那熊熊有見到他的武器嗎?還是像莫里這樣的靈魂?」


  「有,他眼底裡有不屬於他的色彩。」米熊抽象的指著自己的眼睛:「雖然祂覺得自己藏的很好,但對方的屬性是和莫里相反的,我很容易察覺。」


  他們之間沉默了一下,莫里才又開口說話了:「風梓嵐那個小鬼似乎有查覺到,但那個夏克特好像完全——沒注意到這件事呢!」祂浮誇的地抱著胸膛說道,臉還往一旁撇了過去,米熊無奈地看著涼雨:「恐怕是因為你呢,小涼雨。」


  自己被點名後匪夷所思了一下,涼雨懵逼了好一陣子:「嗯,我想是他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的關係吧?」


  濸龍和米熊這時一致的點點頭,她也尷尬地笑了,接著又說:「殘月不見得不曉得這件事啊,怎麼會閉口不談呢?」


  「我想他也是這次回了家才知道他弟弟的狀況。」米熊攤攤手:「我們不在的時候,想必他弟弟也過得很辛苦吧。」


  「是啊。」涼雨的表情有點複雜,他其實也因為夏克特的關係沒有去多關心殘曜,現在想起他那個天真無邪的笑容,再對比剛剛道別的模樣,心裡不自覺的萌生一絲的愧疚感。


  於是她在心底,默默祝福殘曜、夏克特、還有其他人能平安地在這個世界繼續他們的冒險。


_


  來到了魔法森林的碼頭,他們下船後都伸展了一下筋骨,接著馬上出發前往維多利亞港,那裡有前往瑞恩島和楓之島的碼頭。


  他們在這個島嶼上已經沒有甚麼要特別注意的敵人,幾乎是靠近魔物,他們便會自己跑開,或許是不想跟實力堅強的他們對上;但在移動的途中,也拯救了不少遇到困難的冒險家,對某些小法師來說,一次遇到兩個冰雷巫師已經是很神奇的事情了,沒有想到其中一個竟然是大魔導士的身分,更讓他們對濸龍充滿了瘋狂憧憬。


  「剛剛那還不錯嘛小涼雨。」不久前他們還遇到小魔物群體攻擊鄰近弓箭手村的小村莊,兩個戰鬥狂就衝了上去做了第一線的配合和攻擊,濸龍則是做到完美防護、保護了村民們。


  「多虧有熊熊在啊。」他們邊跑邊往弓箭手村的方向奔跑,剛好並肩的時候還碰了一下拳頭,濸龍見到這畫面之後不自覺得感到欣慰,就像冰龍說的一樣,他們簡直是最好的搭檔,有涼雨的地方米熊就會盡力去守護,有米熊的地方,涼雨就會提起武器為她戰鬥。


  此時涼雨突然緊急煞車,米熊跟著停下來,濸龍疑惑地也跟在他們身後停下來,涼雨才突然轉頭過來對濸龍說:「對不起,我好像衝過頭了,要不要休息一回兒再出發?」


  米熊笑了:「小涼雨真體貼。」


  濸龍見她搔搔自己的後腦勺,尷尬卻又帶著體貼的樣子,他才點點頭:「嗯。」


  休息了一回兒,喝了一點水,這時濸龍才又開口了:「來比賽吧。」


  「诶?」兩個女孩突然愣了好大一下,等他們還沒來的及反應,他一個箭步就用瞬間移動衝了出去,她們這才跳了起來:「追!」


  她們還以為濸龍和冰龍一樣都是喜歡跟在他們身後慢慢跑的,沒想到根本出乎他們預料,連追都追不上,正當他悠哉地站在弓箭手村外頭,他們倆才氣喘吁吁地來到濸龍身旁。


  「冰龍說你們跑很快的,看來在某部分也有不確實的地方啊。」他一臉輕鬆的,伸手拍拍兩個女孩的腦袋:「走吧,吃點飯之後再出發。」


  「小涼雨、你覺得夏克特跑的贏濸龍嗎?」她們跟在濸龍身後時,米熊低聲問道一旁的涼雨,涼雨則低語道:「當然贏不了夏克特呀,畢竟他的移動方式比較特別。」


  「真要說跑步,大概就是小可他們跑的贏了。」涼雨提到那個動作靈敏的讓人為之瘋狂的女人,但米熊困惑道:「小涼雨也會用風的力量移動吧,但我怎麼都沒見過?」


  涼雨頓了頓,笑了一下:「雖說當過一陣子的破風使者,但似乎有點不得要領……還是瞬間移動對我來說比較上手,但用破風的跑步方式真的非常快。」


  後面的女孩侃侃而談,濸龍在他們前頭帶路,來到了一間餐館,裡頭的氣氛很熱絡,各式各樣的冒險者在店內飲酒、吃飯。


  有些小冒險者接了任務委託,匆匆的拿著食材趕進了吧檯裡頭的廚房;這個餐館在弓箭手村是數一數二的熱鬧,本來只是休息區,後來進駐的餐廳廚師將這裡給炒熱起來,除了冒險者,還有一些商隊都會來此休憩。


  幾個壯漢正在喝酒,醉的衝撞了小小的冒險者,對方不斷的道歉,但似乎醉者不領情,看上去就想毆打小冒險者。


  「這場面還真是屢見不鮮啊,熊熊。」涼雨納悶的皺了眉頭,米熊攤了攤手走過去,第一線就是擋在小冒險者和醉漢之間。


  濸龍在一旁畫菜單,直接無視了一旁的紛爭:「涼雨,蘑菇拉麵米熊吃嗎?」


  「她吃,熊熊不太挑食。」


  「那妳要吃點別的,還是和她一樣?」濸龍把菜單移過去,給涼雨一點空間擠過來看菜單,她仔細看了看菜單上的列表:「紅蘿蔔燉飯好了,感覺好像還挺不錯的。」


  濸龍眉頭皺了一下,涼雨大概知道他為什麼有如此反應——因為冰龍也不愛吃紅蘿蔔。


  但是如此對方還是尊重她的決定,乖乖的把菜單畫好遞給吧檯的人。


  他們到座位上時米熊已經已經佔了位置,濸龍左顧右盼後納悶:「事情解決了?」


  「是啊,只是長的比較大塊頭的傢伙而已,也沒什麼確切的職業,大概是小混混吧。」米熊一手撐著額頭,看起來剛剛處理了一件很無聊的事,涼雨坐到她身邊:「那熊熊是怎麼處理的呢?」


  「稍微推了對方一把而已,結果他跌倒了,真夠會演戲的。」服務生端上了幾杯柳橙汁,米熊納悶地吸起來,涼雨則是不感到意外的乾笑:「是這樣啊。」


  「現在正安份地坐在那喝酒生悶氣呢。」她用手指比了下自己後方又不遠的位置,幾個壯漢一邊喝了酒一邊賭博,其中一個看起來特別的悶,只是撐著腦袋、呆呆的看著自己兄弟們桌上的盛況。


  吃完飯,休息了一回兒,他們又接著快速離開了弓箭手村,朝維多利亞港迅速奔去。


  但在維多利亞港附近的小徑卻出現了一些非比尋常的高級魔物,無所畏懼的涼雨直接把他們電的焦黑。


  「是當時遺留下來的高等魔物嗎?」米熊往魔物已經焦黑的成型的屍體靠近,涼雨皺眉:「不可能吧,都過了十幾年了。」


  「以前發生過什麼事嗎?」濸龍疑惑道,他知道她們很要好,卻不曾從他人口中聽過她們的故事,就連冰龍告訴他:「她們感情真的很好。」也沒說過其他的緣由。


  「哦,這個啊,我和小涼雨就是在維多利亞港相遇的呢。」米熊想起了以前的回憶:「那時候維多利亞港出現了好多高等魔物,小涼雨那時候為了救我連命都差點丟了!」


  「那時候出現的高等土龍,雖說似乎已經被集體趕去奇幻村附近了,過了這麼久不應該有殘留的傢伙才對啊……」涼雨站起來,摸摸下巴,看起來很疑惑。


  三個人原地盯著焦黑的屍體一回兒後,米熊才抬起頭來:「前方的港口似乎有騷動,我們趕快趕過去吧。」


  其他兩個人點點頭,以更快的速度跑了起來,果然不出他們所料,港口陷入了火海,四處煙霧瀰漫,尖叫聲充斥了整個港口;已經有人倒下,眼看大事不妙,米熊召喚出了莫里。


  「當年在這裡被拯救了,現在換我們了、小涼雨。」


  涼雨用力甩了甩手上的長杖,點頭道:「嗯!」


  濸龍用力拉緊手套,一個箭步衝出去:「走了!」


  他看起來對火焰毫不畏懼,涼雨用破風將周圍的煙霧散開,才看清楚對方的真面目——


  「濸龍!退開!」突然一陣火焰吐息,涼雨和濸龍瞬間用力踩了地板、立出一道冰牆,在侵蝕之前就完美阻擋了攻擊;回神過來冰牆的陰影都籠罩住他們,還有被米熊護在懷裡的小冒險者都吐了一口氣。


  濸龍的喘氣明顯的因為對火焰的害怕將冰的能力使用過度,他那一邊的冰牆還長出了突刺,插進了眼前巨獸的手掌裡。


  「這裡怎麼會有噴火龍……」涼雨瞪著魔物散發出來的火焰逐漸消融濸龍的冰刺,靜下心神後趕緊抱起其中一個小女孩:「首要關頭把孩子們帶去避難。」


  「濸龍、你也跟著走啊!」米熊知道對方怕火,呼喚了對方的名字,濸龍側頭轉過來,這時涼雨覺得這個畫面很熟悉。


  冰龍。



  那個畫面似乎已經深深的烙印在腦海裡。



  「我可是四轉的冰雷巫師。」


  「後輩給我乖乖去找支援。」他溫柔的嗓音突然放大,涼雨跟米熊都用力點頭。


  「我知道了。」涼雨吞了一口口水才回答道。


  她們用最快的速度帶他們去避難,他們找到了躲藏在建築物的避難者還有補師。


  正當米熊和涼雨要衝去戰場的前一刻,一個小男孩抓住了她的胳膊,涼雨愣著轉了過去,米熊也停下腳步。


  「謝謝妳們救了我。」


  男孩眼底的激動無法掩飾,涼雨只是轉過身拍拍他的腦袋,看了看他袍子的衣裝:「你是小法師對吧?」


  「我跟那位救你哥哥都是冰雷巫師。」她微笑道:「在轉職的時候,考慮一下吧?」


  他用力點點頭,米熊才說道:「我去幫濸龍。」


  「嗯,小心點。」涼雨站在那召集到了一些冒險者,有些比較弱小的便前往城市跟附近村落尋找救援,其他人便一窩蜂的蜂擁而上,集中火力的攻擊噴火龍。


  濸龍已經快把維多利亞港變成雪地了,但對方依然倔強的在跟他搏鬥,濸龍再強也持續不了這麼久的消耗戰;阻止牠跨步的涼雨在一瞬間凍結了對方的腳踝,米熊毫不留情的一砍,砍下了對方的立足點。


  濸龍飛奔過去,避免龍壓爛整個城鎮,和涼雨用冰托起了他整個身子。


  後來是一群人集中火力把龍給滅了,一場大戰結束,他們三個人撐著膝蓋喘氣,有些人直接躺在地上發出勝利的吆喝,涼雨一回神過來,就衝過去抱住了濸龍的脖子。


  還尚未回覆正常呼吸,濸龍直接僵直了身子:「怎麼了。」


  「兄弟倆都是笨蛋。」


  「蛤?」


  「沒什麼,沒事就好。」


  米熊站在一旁笑了,在濸龍叫他們去找支援的時候涼雨的眼神明顯露出了無比的擔心很恐懼,那是溫柔的涼雨,也是她所認識的那個摯友。


  一場騷亂才剛結束,港口的人員的討論聲此起彼落,有些商船受到了波及,正為此煩惱著;有些冒險者受了傷,素不相識的補師上前給予治療;有些躺在地上,還未展開旅途,卻已經結束生命的冒險者,被蓋上了白布。


  涼雨蹲下來默禱,眼前的人沒有人知道,他們都還未和任何人相識。


  通常遇到這樣的無名的冒險者,港口的居民會為他們建立墳墓,在東邊的芽孢山丘上有屬於他們的安息地,當地人都稱他們為勇士。


  唯一讓他們家人辨認的事物是他們身上的衣物或物品,那會分別的保存下來,放在維多利亞港一間小小的空屋,真的無法尋到親人的家人,非不得已才回去。


__


  耶雷弗訓練場的中午,小騎士精神的訓練著,四個人悠悠地晃著,沒想到見狀了光騎士團的小騎士和死對頭打在一塊兒,梓嵐緊張的跑過去想要化解衝突,但被殘月給擋了下來。


  「你不會想拉開他們吧?」殘月被梓嵐嚇得花容失色,倒是小女孩不解地看向他:「月哥哥!你沒見到他們扭打在一塊了!」她緊張地揮舞著手臂,夏克特抓住了他那隻四處揮舞的手臂:「妳現在還不能控制妳手臂的力量,我想還是不要比較好。」


  梓嵐忽然停下動作,呆愣了一回:「像小熊姐姐那樣嗎?」他腦子裡突然出現了米熊的怪力,夏克特毫不遲疑的點點頭。


  「那、那怎麼辦?總不能就這樣放著讓他們打吧?」眼看有幾個小騎士已經打到在地上滾了,梓嵐心急地問道,冬語看起來也有點心急的樣子,皺著眉頭看著焦躁的小梓嵐緊張的模樣。


  正當夏克特走出去正要制止他們打架的時候,有個黑色的人影就從高大的樹上飛躍下來,有幾個暗器飛了出來,直接把站著的人釘到牆上去、躺著的人和扭打的人一起被黏在地板上,動彈不得。


  「啊呀!居然是自己人啊,我還以為是誰膽子那麼大,居然就在訓練場外打了起來。」一個黑色短髮的男孩手插著腰,低下身來看模樣如此狼狽的小騎士。


  「前、前輩,對不起!」被壓在一起的一個男孩道歉了,一旁眼神銳利的男孩也搞不清楚狀況,但當下小騎士們都感受到了對方眼底裡頭的威脅,雖說釘著他們的暗器一下子解除、化成了紫色煙霧,但都驚慌失措地跑過來;身為光騎士的孩子更是待在遠地不敢動。


  「小曜?」梓嵐呆呆地喊了那個他所熟悉的那個背影,對方轉過來才看到他那個中分髮型,殘曜本來是露出了邪惡的微笑,見梓嵐跑過來,笑容突然燦爛了起來。


  「風!送完卡颯哥哥他們了啊!」他走幾步就一口氣抱住了矮自己一個頭多的梓嵐,梓嵐被他的擁抱嚇得僵直在原地:「嗯、啊,是啊。」


  「曜,距離拉開一點。」此時殘月過去舉起手臂推開對方的腦袋,他才見著後方孩子們訝異的神情;夏克特此時眼神突然嚴肅了起來。


  「那個女人是『風』家族的人嗎?怎麼會和暗夜前輩......」其中有個孩子神色驚恐的交頭接耳,殘曜不以為意,但一轉過來就看見白髮男孩擋在自己和梓嵐之間。


  他無奈地摸摸自己的後腦勺,攤了攤手後說道:「真是,你們這群人,看不出來我和風是朋友嗎?」


  「冬哥哥?怎麼了?突然跑到我前面來。」梓嵐對現況有點匪夷所思,看了看夏克特,又覺得情況更不妙了:「師傅?」


  「暗夜殘曜,你不大對勁。」夏克特走過去孩子們那,讓他們擋在自己披風後面,一旁的光之小騎士看情況不大對勁,在原地戒備著。


  「說什麼呢?對吧、哥哥。」殘曜的笑臉變得不太燦爛,反而變得有些令人不寒而慄,冬語牽起梓嵐的手臂,一個瞬間移動來到光小騎士們的身旁,但下一個動作二話不說,冬語把長杖扣在胳臂下,一個白光形成了一道光束、直直地往殘曜那邊轟過去。


  「小曜!」梓嵐尖叫出來,夏克特突然用風影漫步帶著孩子們來到冬語身後。


  其他孩子簡直驚呆的,有些甚至直接嚇得臉色慘白,梓嵐氣的拉了冬語的手臂,冬語一整個人往後跌坐下去,光源消失,當梓嵐邁出一個步伐、看到眼前的景象,嚇得動也不動。


  殘月站在殘曜身旁,一瞬間看見自己弟弟周圍紫色的防護魔力整個像是爆炸一樣炸開來,未解除的狀態下甚至像火焰一樣燃燒著。


  「本來不想給妳看見的。」殘曜的表情很痛苦,但依然對梓嵐笑著;他的脖子上纏著一條虛化的鎖鏈,看不見另一端的盡頭,但夏克特見到了,但也只是靜靜地盯著祂瞧。


  「哥哥,我是不是不該回來這裡。」殘曜一轉頭過去,接著就被殘月抱住:「沒這回事。」他嘴上這麼說,但他還是見著了弟弟踩著的草地逐漸枯萎,變成了荒蕪之地。


  猶如火焰的紫色防護魔力消失,還來不及被梓嵐攔下,殘月一個跳躍就帶走了殘曜。


  梓嵐立馬想衝上前去,夏克特喊住了她。


  「師傅,小曜發生了甚麼事對吧!」她憤怒的轉過身喊道:「我要去找他。」


  那個有靦腆又好看的殘曜,剛剛的表情,


  既悲傷、


  又痛苦。



__




  「啊,載著初心者的船來了。」米熊站在平台上說道,涼雨才起身,凝望了蔚藍的大海:「啊……要和熊熊道別了。」


  「是啊,小涼雨。」她跳下平台,來到自己面前,其實在米熊眼中,涼雨的眼底多的是不捨。


  「小涼雨啊,我跟你說哦。」米熊單手叉著腰,用很平常的語調說了:「我那時候在這裡見到妳的時候,覺得妳真的好傻。


傻的令人感到溫暖。」


  涼雨愣愣的看著她,她才繼續說了:「但就是喜歡這麼溫柔,這麼體貼的妳。所以才想要一直跟著妳,和妳一起去看這個世界。」


  「就算再次忘記我也沒有關係哦。」米熊頓了一下,突然這麼說了,正當涼雨不明白她所說的話時,她才微笑起來:「不管妳忘記我幾次,我都會讓妳想起我。」


  「熊熊……」涼雨欣慰的笑了,但哽咽的哭腔流露,讓人多了更多的不捨。


  「那,下次見嘍。」米熊伸出拳頭和她碰碰拳,她自信的笑了,照到陽光的麥色皮膚讓米熊起來很有活力,暗紅的眸子卻帶著閃爍的光彩,那是涼雨認識的米熊,她認識的唯一的摯友。


  「嗯!」


  兩人正式在陽光下分道揚鑣,米熊走下港口的小徑,那裡有隻行為人模人樣的企鵝正守著竹筏,她走過去,對方才轉了過來。


  「勇士,這裡是前往瑞恩的竹筏,請問要搭乘嗎?」


  「是的,麻煩了。」當米熊出發了,前往楓之島的大船還尚未航行,但涼雨快速奔上甲板,拼了命的向她回手。


  米熊笑起來,他們離開了港口下的陰影,陽光灑在女孩的身上,眼底發出了燦爛無比的光輝。


  「路上小心啊——小涼雨——」她使勁的喊出聲來,涼雨用力點頭。


  分離,直到對方的身影越來越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36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原創|冒險|奇幻|小說|楓之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久違的萬聖節!... 後一篇:【追憶尋時】第七十四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agahuhu所有人
魔法與科學的投稿要準備結束啦!還沒投得快來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