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原創】魔王的冒險《11/15.亞瑟的冒險》

作者:安天~ebb and flow~│2019-11-15 23:58:08│贊助:0│人氣:81

  我們徒步來到了城堡最外圍的關卡進行審查,逐一掏出邀請函才允許入內,在一旁的小房間做更進一步的搜身檢查。
 
  老闆早在出發之前就提醒過不能帶武器進入城堡,因此匕首是留在公會沒有帶出來,要是莉莉出了什麼意外恐怕只能賭上性命空手拚搏。
 
  即使老闆和莫德答應會在正式簽約前盡可能保住她,可是以老闆的個性非常有可能為了成全公會犧牲莉莉,畢竟不能讓這門好生意就此溜掉,莉莉只不過是投資所需的成本。
 
  如果我也可以使用魔法之類的技能就好了,如此一來就算雙手空空也能保護她,我不禁這麼想道,但是現實總是沒能稱心如意。
 
  我掛著一張苦悶的臉走出小房間,芬格和莉莉已經檢查好出來了,我們三個在一旁等待老闆和莫德。
 
  也許是因為他們倆對於挪得而言是「危險人物」,就算在今天結束之後就要成為盟友,仍不能排除他們的危險性及不確定性,因此檢查會格外小心謹慎。
 
  過了十幾分鐘莫德才出來,表情有些不耐煩,可能是不滿這種像是在懷疑她的待遇。
 
  而後又過了將近十分鐘老闆才笑嘻嘻跟我們會合,彷彿是在告訴我們不需要太擔心。
 
  「唉呀,讓你們久等了,以挪得的立場會如此嚴格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換作是我也會這麼做呀。」
 
  可能是注意到莫德的表情,老闆稍微替他們說幾句話,以緩和她不悅的情緒。
 
  「老闆,為什麼不准我使用精神干涉讓他們早早放你通過呢?」莫德還是忍不住抱怨了幾句。
 
  「唉呀,理應受檢較久的對象太快放行反而會令他們起疑,可不能為了一時的方便就使彼此產生不信任感呀。」
 
  「說得還真好聽,你肚子裡的那坨金屬沒被檢查出問題也不想想是多虧誰呢。」
 
  「唉呀,我知道啦,妳的能力真的很方便,我由衷的感謝妳。」
 
  他用有點棒讀的語氣稱讚莫德,反而令她更加惱火,最後莫德只能深深嘆了一口氣,擺出一副不想跟老闆計較的無奈神情。
 
  我們繼續往晚宴會場前進,從外城走向寬廣的中庭,眼角的餘光留意到不遠處的熟悉身影。
 
  那位鐵牌勇者果然也來參加了,跟上次那身堪比乞丐的打扮不同,白色的西裝看上去體面得多,除了手上的邀請函之外好像什麼都沒帶。
 
  雖然想上前打個招呼,不過要是給老闆發覺我跟勇者之間的良好互動恐怕會引來殺身之禍,考慮了一會兒果然還是假裝沒看到吧,反正對方也沒注意到我。
 
  而後就隨著湧入的人潮跟鐵牌走散,反正僅是萍水相逢之緣,無須對他太過在意。
 
  「唉呀,傻蛋,你可別發呆呀,在同盟正式成立之前,這裡姑且算是敵人的大本營,一點閃失都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呀。」
 
  老闆看我心不在焉,好意提醒我幾句,我才想起莉莉早就給子爵盯上,不能在這種地方分神。
 
  「莉莉,妳可要好好跟緊我……莉莉?」
 
  正要回頭叮囑莉莉幾句,卻發現平時都潛在影子當中的她沒有任何回應,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迷路了?不對,莉莉不至於犯這種差錯,我所能想到的就是子爵先下手為強,趁我們不注意將她擄走,必須趕緊找到她才行。
 
  「撒旦,你要上哪去?」芬格見我無故脫隊,隨即出聲叫住我。
 
  「莉莉不見了,可能是被帶走了,我要去找她,你們先走吧!」
 
  她才失蹤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搞不好還在這附近,沒時間在這種地方磨蹭,我逆著人潮的方向往回走,四處尋找她的下落。
 
  若真是子爵幹的好事,就憑我一個肯定打不過他,但我不冀望老闆或莫德會助我一臂之力,畢竟他們兩個基於立場不好出手,為了公會著想我勢必要自己一人解決。
 
  芬格本想追上,卻被老闆拍肩阻止,他知道芬格少了她自豪的黑科技就只是個一無是處的無技能者,對現況毫無助益。
 
  「唉呀唉呀,這下可麻煩了……阿斯莫德,妳負責看好傻蛋。」
 
  老闆這句話也許不僅是擔心在同盟前節外生枝,多少還展現出他的不信任感,將通諜的可能性也考量在內。
 
  莫德大致猜出老闆的想法,潛入影子悄悄跟了上來,視情況再見機行事。
 
 
 
  據老闆所述,挪得堡主要分為外城、中庭和內城三個區塊,若是沒有伯爵親授的邀請函,頂多只能抵達外城的會客室,想通過外城進到中庭就會被強力結界阻擋在外。
 
  伯爵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內城,子爵的房間則是位在中庭的獨立樓房,要是莉莉被帶到子爵的房間,估計必須面對眾多守衛,想救回她簡直是痴人說夢。
 
  「傻蛋小哥喲,你這樣找太沒效率了。」
 
  壓根沒料到莫德會從影子冒出來,我一時受到驚嚇,差點就叫了出來。
 
  「我的『共感』技能,原本就是用在索敵或偵查方面,雖然我不喜歡那個丫頭,但讓自家成員這麼輕易就給拐走就像是被瞧不起了,更何況那傢伙還對別西卜大人動手動腳……我怎麼可能嚥得下這口氣啊!」
 
  莫德的個性本來就相當小心眼,怎麼可能任對方爬到自己頭上?雖說顧慮到立場問題不能幹掉對方,不給他一個教訓的話她勢必不會善罷干休。
 
  啪啦一聲,有不屬於我自身的畫面進入了我的視野,莉莉被捕夢網綁住雙手,吊在擺滿刑具的陰暗房間內,透出不屑一顧的鄙夷眼神。
 
  『真沒想到妳會自投羅網啊,一想到可以盡情品嘗如此可愛的少女……哈哈哈!』
 
  『你可別誤會了,我可不是特地為了找你才來的,人渣。』
 
  『妳也只剩嘴巴可以逞強了,這裡是連老爸都不知道的地下室,沒人會來救妳的!』
 
  那就是子爵所看到的景象嗎?果然不出所料,子爵是個無可救藥的變態,莉莉陷入了空前的大危機,再不趕緊去救她就為時已晚了。
 
  「知道地點了,傻蛋小哥,我們走吧!」
 
  莫德早就事先調查好城堡的大致結構,拉著我朝著子爵秘藏的地下室奔去,一臉殺紅眼的恐怖神情。
 
  子爵的居所附近有大批守衛站崗,莫德當然沒愚蠢到正面與敵軍起衝突,遠遠就利用精神干涉讓他們無視我們的存在,毫不費力就進入了室內的廳房。
 
  「嗯……就算知道是地下室,既然連伯爵都不知道,想必要啟動什麼機關才能開啟入口吧?」
 
  如果是小說或遊戲,大概是觸動牆上或地板的磚,或是挪動書櫃上的書之類的設定吧?我蹲下身敲敲地磚找尋有沒有可疑的地方。
 
  「你在胡說些什麼啊?傻蛋小哥,我們可沒這麼多時間浪費在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沒入口當然是開一個入口出來啊!」
 
  她手指凝聚了桃紅色的魔力向下一指,使用「貫通」的技能把地板開出一個大洞,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她抱住跳了下去。
 
  簡單暴力的開鎖並著陸,地下室揚起了層層灰塵,室內僅有的一盞燭光吊在天花板搖晃著,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就看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場面——
 
  不知是否該慶幸,本以為傳聞會殺害少女放血釀酒的子爵會將莉莉分屍,沒想到呈現在眼前的竟是無法脫逃的莉莉正被子爵強吻,雙頰微微泛紅、發出了不太情願卻又抗拒不了的喘息聲。
 
  這個男人,就只是個,普通的,蘿莉控。

  聽到巨大聲響的子爵一臉不悅回過頭,無法諒解有人打擾他洩慾,斜眼瞪了我們一眼,露出吸血鬼的尖牙。
 
  「你們是瑪門那裡的人吧?難道不知道本大爺是誰嗎?竟敢闖入本大爺的空間,後果不用我說你們也很清楚吧!」
 
  「以諾小哥喲,這句話原封不動奉還,惹火了我們公會,後果不用我說你也很清楚吧!」
 
  莫德用挑釁回擊了對方的威脅,絲毫不把對方放在眼裡,令他更加的惱怒。
 
  他的身體開始膨脹,身上那套昂貴的衣物被巨大化的身軀撐破,化身為高度超過五米、渾身盡是肌肉的怪物。
 
  「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本大爺最自豪的技能『肉體強化』吧,從吸取的血液汲取魔力轉化成自身肉體,已經吃下上百名少女的本大爺是無敵的!本大爺可是……」
 
  「閉嘴,雜魚。」莫德手指一揮,他就受到精神干涉的控制闔上了嘴。
 
  「你以為我是誰啊?我好歹也是魔神騎士團第三十二軍團的軍團長,對付你這種程度的貨色簡直易如反掌。」
 
  子爵聽她如此嘲諷卻無法開口,臉部漲紅到如同即將爆發的火山,伸出巨大的拳頭朝我們揍了過來。
 
  「打自己的右臉。」
 
  莫德一聲令下,子爵就被自己的攻擊揍暈過去,甚至連戰鬥都稱不上,僅是單方面的碾壓。
 
  直到現在我才深深體會到莫德是真的很強,也許是先前遭遇的對手盡是大天使那樣壓倒性的絕望才忽略了她的實力,她絲毫無愧公會王牌的稱號。
 
  「你的運氣可真好,看在伯爵的面子上不會殺你的,不過你的記憶可不能留下。」
 
  她慎重地用精神干涉竄改了我們入侵他房間的記憶,以免後續發生不必要的麻煩。
 
  我上前放下了莉莉,莫德伸手一指便射出光束破壞了捕夢網,看來是平安度過了這次危機。
 
  「莉莉,妳還好嗎?」
 
  「我沒事,可是……主人,請原諒我,我的嘴唇被您以外的人玷汙了。」
 
  她還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就算是與眾多男人身經百戰的魅魔,也難以忍受一廂情願的強吻吧?
 
  「好了,我們趕緊前往內城的宴會廳吧,在這種地方待太久還是有被目擊到的風險,我們可不能在這種時候出任何差錯。」
 
  就算莫德的精神干涉可以處理掉目擊者,但無法保證有漏網之魚,將不確定因素降到最低才是上策。
 
 
 
  我們匆匆趕到晚宴的會場,一推開門扉就迎來輕快的樂曲,室內空間比棒球場還寬敞,地面鋪上了鮮紅色的巨大地毯,左顧右盼除了有金碧輝煌的吊燈,還有各種畫作及雕塑裝飾。
 
  身穿華麗的名流們拎起酒杯談天說笑,桌上擺置各式各樣精緻的餐點,奢華的場面令我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
 
  「唉呀,阿斯莫德,你們好慢呀,這裡的羊排簡直是驚為天人,再不快去拿就要沒了唷。」
 
  老闆一派輕鬆地啃著羊排,不一會兒就看到芬格的盤子捧了四五支羊肋排端到我的面前,我便拿了一根給莉莉、一根自己享用,不過莫德正要伸手拿取的時候芬格隨即挪開盤子,兩個女人的眼神交鋒如同要擦出火花。
 
  不過莫德難得不想跟她計較,優先向老闆報告任務的情況:
 
  「子爵那邊都處理妥當了,記憶當然也有動過手腳,不會影響到與挪得的同盟,請不用擔心。」
 
  「唉呀,把事情託付給妳一點都無須操心,剛才先稍微跟伯爵打過照面了,等會兒他會先在台上介紹我們,然後我會代表公會上台跟他正式簽署契約,接著就是眾所期待的舞會了,現在我們就好好享受吧。」
 
  老闆笑嘻嘻地說道,雖然中間有些許小插曲,不過大抵還算是順利。
 
  我拿起羊排啃了一口,果然就如老闆所言,不僅沒有羊騷味,調味料的香氣與羊肉的味道調和化作撲鼻的香氣,軟硬適中略帶嚼勁的口感讓人不禁一口接一口,就算是在原本的世界大概也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羊排。
 
  「那……那個,撒旦,等等的舞會你願意跟我跳支舞嗎?」
 
  難得盛裝打扮的芬格用指頭撩著自己的髮尾,結結巴巴向我問話,不過由於我正沉浸在羊排的美味當中,沒聽清楚她說了什麼。
 
  「抱歉,可以再說一次嗎?」
 
  「我……我是說,等等的舞會……」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傳來了響亮的喇叭聲,一身高貴禮服的伯爵從幕後走到台前,除了留有八字鬍,其餘的外貌與子爵還算相像,優雅的氣質卻與子爵大相逕庭。
 
  那個男人就是傳說中的達挪得伯爵啊,建立了這座與伊甸王國充滿偏見歧視的光景截然不同的城市,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
 
  「各位先生女士,感謝蒞臨余的晚宴,在舞會正式開始之前,想先向各位介紹余之盟友,請熱烈歡迎今晚的貴賓瑪門先生……」
 
  「覺悟吧!『不死伯爵』該隱.達.挪得!」
 
  正當伯爵在台上興高采烈準備介紹我們,突然從人群中傳來了宏亮的咆哮聲,在場所有人都看向聲音的源頭,竟然是那位鐵牌勇者。
 
  記得剛才見到他的時候應是手無寸鐵,此刻他的手上卻是握著初遇時揹的那把大劍,就算是成年男子用雙手也不見得舉得動的重裝武器,他那看似瘦弱的手臂竟能毫不費力單手舉起來。
 
  「勇者嗎?為什麼余的城堡會混入那渾球的走狗,衛兵還在發什麼呆?還不把他趕出……」
 
  伯爵才伸出手指向那位勇者,勇者卻在轉眼間就從眾人的眼前失去蹤影,還沒人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聽見淒厲的慘叫聲,回頭就看見伯爵指著台下的右手臂當場遭人砍下。
 
  鮮血從被切斷的傷口噴濺滿地,頓時尖叫聲四起,底下躁亂的人群開始倉皇逃竄,場面陷入一片混亂。
 
  「怎麼會……老闆!」
 
  莫德神色慌亂望向老闆,指尖纏繞著桃紅色的魔力隨時準備動手,老闆卻伸手制止了莫德,要她先別貿然出手。
 
  「唉呀,阿斯莫德,先別衝動,達挪得伯爵被稱為不死伯爵不是沒有理由的,拜他的個人專屬技能『不死』所賜,截至目前為止都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殺掉他,論戰鬥力又不亞於軍團長,暫且先按兵不動觀察一下情況吧……不如說,可以讓他屈於劣勢的勇者,我們出手也無濟於事,只是平白引來殺身之禍呀。」
 
  老闆這番言論乍聽之下是信任伯爵的實力,但也隱含著不要多管閒事的意圖,似乎是打算對盟友見死不救,把全責丟給他自己解決。
 
  自私又無情的本性在危機突發的情況下展露無遺,慚愧的是我竟然覺得老闆的做法是正確的,區區一介無技能者的我可沒有為他人拚死一戰的偉大情操。
 
 
 
  正如老闆所言,伯爵落在地上的手化為一灘血流回斷肢的切口,一眨眼又長回原本的模樣,無論受到多大的傷害都不會死亡,眼前這情景不禁讓人想起大天使拉斐爾那令人絕望的權能。
 
  「好大的膽子,竟敢跟余作對!所有衛兵即刻護衛賓客們撤退,這小子交給余來對付即可!年輕的勇者啊,就稱許你可嘉的勇氣吧!」
 
  他露出怒不可遏的凶煞眼神,轉過頭瞪視那位鐵牌勇者,打算與他單挑對決,鐵牌則是一臉早就料到會這樣的表情,並沒有對此感到訝異。
 
  無數把血色的長槍從鮮紅的地毯中竄出,這才留意到地毯竟是被他的血染紅,善用性質轉換將自身的血化作鋼鐵,成為可怕的武器。
 
  然而鐵牌游刃有餘穿梭在血槍之間,根本刺不中他那身敏捷的身手,這讓伯爵更加惱怒。
 
  「好小子,你的實力不凡,難不成是銀牌……不,是金牌勇者嗎?」
 
  「真是遺憾,我是擊殺數0的鐵牌勇者,讓你失望了嗎?」
 
  他掏出了藏在上衣口袋的鐵牌,上頭確實念寫著「0」的數字。
 
  親眼見到那枚鐵牌,伯爵瞪大了雙眼,若是仔細看可以發現他渾身直冒冷汗,並且發出些許的細顫。
 
  「該死,那個渾球竟狠心至此,派遣最麻煩的刺客討伐余……如此對待昔日的戰友都不會良心不安嗎?沒辦法了,一決勝負吧,勇者亞瑟!」
 
  伯爵發出了怒號,看到對方的牌子就當場認出了他的身份,老闆和莫德一聽到這個名號也驚訝不已。
 
  「擊殺數0的鐵牌勇者……等等,那個傢伙該不會就是『不殺的勇者』亞瑟吧?」
 
  「欸?那個人很有名嗎?」
 
  莫德臉色鐵青,站在一旁的老闆不發一語,似乎都認識那位勇者。
 
  「何止有名?他可是傳說中的勇者啊!雖然胸前掛的是鐵牌,卻擁有金牌以上的實力,總是能控制在不殺害敵人的力道讓對手生不如死,那傢伙……就算是與伊甸騎士團的塞特團長交戰不下數十次的巴力團長,也曾說過再也不想跟他交手第二次,對全魔族而言那傢伙可是絕不想遇上的夢魘啊!」
 
  映在莫德臉上的是前所未見的恐懼,就連面對大天使時都不曾見過她如此絕望的表情。
 
  老闆同樣面色凝重,瞪大雙眼、沉默地望向那個勇者,彷彿是在眺望著竭盡全力仍不可能跨越的鴻溝。
 
  那位鐵牌確實擁有超凡的實力,但沒想過竟是能讓公會最強的兩人露出這種神情的強者,更沒料到竟是特此前來討伐伯爵的勇者。
 
  從他那陽光般的笑容根本看不出本性如此殘虐,正因具備壓倒性的強大才能辦到這種事,猶如頑童戲謔地拔掉昆蟲的翅膀或肢體取樂,被玩弄的一方甚至連反抗的餘力都沒有。
 
  難道我們的到來,以及那一天在街上發生的種種,全都在他的算計之中嗎?事到如今要是承認他的邀請函是我給的,肯定會被當成大叛徒即刻處決。
 
  伯爵與勇者展開了肉眼幾乎跟不上動作的激鬥,寶劍與血之槍交錯出鏘鏘的互擊聲,閃現出陣陣刀光劍影。
 
  戰鬥才開始沒多久,伯爵就逐漸趨於下風轉為守勢,然而鐵牌高速的劍法屢次突破伯爵的防守,將他的身上的肉一塊塊削下來,伯爵勉強靠著不死性的超再生維持人形。
 
  「不錯嘛不錯嘛,我最喜歡的就是像你這種很難死的對手,就算稍微認真一點也不會不小心殺掉……其他人好像都撤退得差不多了吧?那麼我該使用三成力囉,你可別輕易就被幹掉喔。」
 
  鐵牌勇者亞瑟向後跳了幾步,以雙手握住劍柄,劍身發出了太陽般的耀眼光芒,蓄力發出更強的攻擊。
 
  「唉呀唉呀,這下真的不妙……你們所有人都靠過來我這裡!別離開我身邊超過一步的範圍!」
 
  老闆見狀不對,藏在腹部的水銀以及硬幣極速鍊成厚實的球狀防壁,將我們幾個全都包覆在內。
 
  「衝擊!」
 
 
 
  眼前僅存一片黑暗。
 
  發生什麼事了?剛才似乎失去意識了,我究竟昏厥多長的時間呢?一秒?十秒?一分鐘?或是更久?
 
  光線從閃電狀的裂縫投射在我的視野,老闆的防壁受到劇烈的衝擊應聲碎裂,他滿臉是血跪倒在地,大聲地喘息著。
 
  「老……老闆?」
 
  他的消耗超過了自身的極限,渾身冒出白煙縮回原本的矮冬瓜尺寸,莫德連忙攙扶起他。
 
  定睛一看,整座城堡消失了,除了被老闆抵擋住的位置後方延伸出去尚有一些斷垣殘壁,四周盡化為一片平地。
 
  前一刻伯爵站著的地方只看到一大灘血和肉塊,正以緩慢的速度一點一點凝聚回去。
 
  這就是傳聞中「不殺的勇者」所持有的力量嗎?縱使從外部無法破壞,從內部卻能一發將城堡夷為平地。
 
  「還沒死嗎?真是太好了,力道稍微有點沒拿捏好,我還以為不小心就要打破『0』的數字了。」
 
  「你這……怪物……」
 
  伯爵雖然從這波攻勢倖存下來,卻因衝擊的影響幾乎不成人形,就連講話都有困難。
 
  他又將濺灑出來的血又化作長槍突刺過去,不過速度明顯比先前慢上許多,甚至連邊都沒擦到就被鐵牌一劍捅了下去。
 
  無論怎麼看勝負皆已定,伯爵仍維持著最厚一點尊嚴與鐵牌交戰,實力的差距仍無法彌補,形同一面倒的虐殺。
 
  會釀成如今的局勢是我的責任,要不是我當時在麵包店前多管閒事結識亞瑟、不聽芬格的勸告陪他一同上街、自作主張把邀請函當作賠償送給他,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如果此刻的我不試圖做些什麼,恐怕我會一輩子睡不好覺吧?
 
  我做好必死的覺悟跑上前,也許我的力量相當微薄,但搞不好那位鐵牌會念在一面之緣放伯爵一馬。
 
  「主人?等等!」
 
  眼見我不顧自身安危跑上前,莉莉緊跟在我的身後,深怕我又做了什麼傻事。
 
  芬格和莫德本來也想出面攔住我,卻被老闆及時制止,八成是不想讓公會重要的戰力被波及捲入。
 
  劇烈的震盪使地面都歪斜,試圖接近這場死鬥的我簡直是瘋了,但間接造成這個局面的我不得不去阻止那位鐵牌,哪怕成功的希望相當渺茫,總比冷眼旁觀還好。
 
  鐵牌勇者揮舞著沾滿血跡的寶劍,殘殺毫無還手之力的伯爵,那身背影就猶如鬼神般恐怖。
 
  正當我要上前想辦法說服鐵牌,伯爵突然發出了一陣淒厲的怒號,本以為自己早已做好覺悟,求生的本能卻不由得為之卻步,渾身直冒冷汗、手腳止不住顫抖。
 
  眼前的景象堪稱地獄,縱使伯爵的「不死」遭受什麼樣的攻擊都殺不死,如今卻儼然化作一團巨大的肉塊,充滿血絲的眼珠幾乎無法對焦、直直瞪視前方,盈滿鮮血的口中不停咒罵著。
 
  「該死的渾球……這一切都在你的算計之中嗎?你這傢伙還有人性嗎?你簡直比惡魔還像惡魔!余是絕不會原諒你的!勇者亞……」
 
  還來不及說完,亞瑟就一劍刺穿他的頭顱,連同喉嚨也被毀掉,語帶諷刺冷言相待。
 
  「挨了我這麼多劍竟然還有餘力說這麼多廢話,真不愧是不死伯爵,果然名不虛傳啊。」
 
  亞瑟輕輕撇過頭,那冷漠的眼神與在街上遇到時截然不同,看在人族的眼中也許是英勇無比的英雄,但作為魔族卻只看到凶暴嗜血的惡魔。
 
  「你們還真是走運啊,我收到的命令只有在魔族公會與不死伯爵同盟前解決掉伯爵,並沒有接到消滅魔族公會的指示。」
 
  他向我露出了令人發寒的微笑,要是他有那個念頭,別說是我,就連老闆也會被徹底擊垮,他卻選擇暫時放過我們。
 
  但這句話也意味著,他早就掌握我們的行蹤,也知道我們魔族的身份,只要一聲令下隨時可以將我們一舉殲滅。
 
  說完鐵牌便拿起又粗又結實的纜繩將曾是伯爵的肉團五花大綁,放入桶子般的容器封死,揹起桶子咻的一聲消失在我們面前。
 
  那就是我們接下來必須面對的勇者嗎?除了大天使,我們還要與這麼可怕的對手交戰嗎?
 
  不可能贏的,就算拚盡全力也不可能從那個人的手中逃掉。
 
  那一夜,達挪得伯爵被不殺的勇者活捉,伊甸王國無力管控的挪得城,完全淪陷。



新登場角色

該隱:全名該隱.達.挪得,是為挪得城的伯爵,曾是勇者王亞當的夥伴,被稱為不死伯爵,實力與軍團長不分軒輊,並持有「不死」的技能,統治這座城市十年之間從沒落敗過。

設定補給站




←上一篇:亞瑟的冒險 ↑第一篇:撒旦的冒險 →下一篇:彼列的冒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29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at06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同人】初... 後一篇:[達人專欄] 【同人】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