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伊甸園 (第3章 2繼承人)「下」

作者:小心女皇│2019-11-15 14:34:15│贊助:26│人氣:89

       門卡提特的公館,一名淺褐色波浪卷長髮的少女無視僕人的阻擾,大步流星地提著自己老長的裙摆走到門口去迎接人。一推開大門,見自己的二哥缪菲面带微笑地在對身旁的臣子打招呼甚至交談。

       「缪菲哥哥!」

       她的唤聲,缪菲看也没看地就與臣子們告别,慢步走進塞絲爾說道:「我的妹妹,你來迎接我是很高興……但給老爸看到可不好哦!畢竟你被禁足了。」

       塞絲爾看了看離開的臣子們,面目都十分嚴肃地與彼此交談著,缪菲哥哥似乎早已知道他們會來拜見自己,一两下的就把事務和分配交給了刚刚那堆臣子,宅邸裡的下人上上下下,十分匆忙,塞絲爾並不覺得奇怪,因為自己也是最近才知道父亲的目的。

       塞絲爾緊緊地揪著缪菲的衣服「你在恩菲亞有没有見到琉伽?他有没有說什麽?他有没有要你轉告我一些話啊?」

       「冷静點……塞絲爾……」

       缪菲雙手輕輕地握住那不斷颤抖的小肩膀,一手還温柔地撫摸塞絲爾的頭,似乎冷静些的塞絲爾深吸一氣。

       「對不起……但……琉伽的話,他一定會知道梅勒蒂的下落,絕對不可以讓那種危險人物呆在梅勒蒂的身邊啊!琉伽的話……琉伽他一定有辦法的——」

       缪菲强忍著心中,那即將要跳出來的言語,但脑中浮現琉伽在嘴中央豎立著手指頭的画面,再三叮嘱了自己,苦笑著的缪菲將塞絲爾擁入自己的懷裡。
「不用緊,哥哥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知道你擔心梅勒蒂,不過没事的,你也看到了——那位殺手不是從一位坏妖精裡保護了梅勒蒂的僕人嗎?哥哥覺得那位殺手並不會對梅勒蒂下毒手的。」

       塞絲爾傻愣地抬起頭望著他「哥哥你真的好奇怪……那個殺手他可是殺死了曼奎斯哥哥啊?你完全不擔心嗎?不恨他嗎?」

       啊……不好了……繆菲其實對自己的大哥沒有什麼好感,處處都被拿來做比較,最近還獲知大哥暗地裡的交易,印象已經完全跌入黑洞裡去。

       缪菲有些慌張,連忙强颜歡笑地說道:「但對方也只是照著指示去做而已,並没有惡意……就像我們,父亲要我們找出與梅勒蒂有關联的下人將其拷問,但我們卻暗中好好保護了布洛姆先生和小米埃希不是嗎?」

       打至自己知道曼奎斯大哥他暗地裡做過什麼後,我已經開始厭惡自己的血統了……該是說,我本來就很討厭呢?因為這份天賦完全被老爸當作糗事……
塞絲爾輕輕地推開缪菲,杏眼圆睁「說起來……曼奎斯哥哥死的時候……你一點也不覺得傷心……」
「這……」

       一道莊嚴的人影映入自己的視野,缪菲一驚,他赶緊收回慌然的模樣衝一個方向作揖,塞絲爾被缪菲突然的举止弄得一臉痴楞,不知何好。

       「塞絲爾!谁準你出房間的!快回房!」

       查吉爾身落在大厅左上方的楼梯間,不愉快的雙眼怒視著走出房的塞絲爾。面對這樣的父亲,塞絲爾有些害怕,但還是試著開口道。

       「對不起,父亲大人……但是我想知道梅勒蒂是生還是……」

       「安静!」

       猛烈的嚴肃聲响使得塞絲爾的身子輕颤,讓她不敢再開口。缪菲两手扶著重心不稳的她,带著她對查吉爾作揖。

       「缪菲,快带她回房!别讓她離開宅子半步,還有等一會來我的會議室,我要听你從恩菲亞带回來的报告!」

       「我知道了……父親……」

       缪菲輕輕地回应,绿色的眼眸裡流露著悲黯的情感。待查吉爾離開,缪菲扶起小小的她,看著那被嚇得說不出一句的妹妹。

       真可憐……以前的她從没這麽害怕老爸的……看來我不在的這段期間,老爸做了很多塞絲爾預想不到的事情……不過還真傷心啊!給自己的妹妹認為自己是冷血無情的家伙了……但殺死大哥的是那樣的男人讓人怎樣也恨不起來啊——我反而還覺得……

       大哥死了真好——雖然他的爛攤子超煩人就是了……繆菲意味深長地微瞇起眼,輕喃道:「對不起……塞絲爾……」

       「道什麽歉?被爸爸發現也不能怪你……」說著,塞絲爾拍開繆菲搭在自己身上的雙手,看也沒看地,低下頭走往自己的房間。

       哎呀……我道歉是因為不能對你說一切實情的意思啊……不過……見塞絲爾没有因此而沮丧,缪菲大為感激。
 

「喀琅!喀琅!」

       一辆馬車载著滿滿的木桶抵達了澤思丁閣的公館。

       「三十桶的莓子送到!」

       守門的侍衛一听便打開大門讓馬車進入,在一個较宽敞的地方停下了馬車,送貨員和公館裡的男僕把馬車裡的木桶一個接一個的搬下車。

       「呀……」

       「嗯?」男僕一抱起裡頭的其中個木桶,就冒出一道細微的嬌叫聲。

       「你怎麽啦?」送貨員見他沒有在動,一臉不愉快地大聲叫喚道。

       「我刚刚听到這個木桶很曖昧地叫了一下。」

       「哈?你說什麽啊?對木桶發情嗎?比起這個快點搬下來啊!」

       男僕們和送貨員把木桶都放進仓库後,便關上木門離開此地。

       方才被懷疑發出嬌叫的木桶,突然左右摇摆「咚」一聲地翻到在地面,蓋子也因為衝擊而脱落,裡頭腾出一雙小巧的美腿。

       「好痛~~~」

       梅勒蒂將自己的上半身從木桶裡挪動而出,幸……幸虧他們没有點算貨物……不過還是希望他們的送貨人和拿貨人慎重點……

       回到現况,梅勒蒂摸了摸有些疼痛的頭部,一臉無奈地環視著堆滿存粮的仓库「誤打誤撞地跌進木桶逃不出來就算了……我還闖入别人的家裡……唉——」

       拾起黏在身上的粉紅色莓子,黏答答的紅汁從手指尖流淌染紅了掌間的白色绷带……真不懂昨日他背我來這裡的時候有没有吃飯……梅勒蒂情不禁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脖子間一刹那的寒冷與熾熱讓她感覺猶新。

       其實妖精先生那天該不會是想要……梅勒蒂一口吃下莓子,甘甜的莓汁化開在自己的口腔裡。

       不能想太多……而且現在不能浪费時間!現在要先看看這裡是哪裡……出去的時候要注意四周……不要撞見刚刚的那些人……梅勒蒂直視這倉庫的唯一個出口,輕輕地推開木門,映入眼裡的是不比恩菲亞和薇鲁威特逊色的庭院。
澤思丁閣裡還有其他居民擁有這麽大的土地嗎?這裡是將軍的府邸?還是臣子的?

       視線鎖在眼前的白色墙壁、白海藍屋頂的建筑上,他們的門上個個都镶著同樣的家徽……懷抱著長枪、大劍的女人,微張的口中似乎在嘶吼著……而且草地的四面八方都連接著水路,甚至裝飾着喷灑著水花的龍頭,讓人不禁覺得這裡的『水』都是活著的。誒?水……還有家徽?

       「這……這裡是澤思丁閣?!」

       梅勒蒂赶緊拉上鬥篷掩蓋自己的黑髮,太——太快了吧!我還没做好心理準備啊!怎麽辦?怎麽辦?小心翼翼地凑近眼前的小宅邸,輕輕地推開大門……

       梅勒蒂微微一探頭,瞧見是较簡陋的走廊和一扇扇普遍的門。

       「啊……這裡是僕人的寝室吧?」

       看了墙壁上的時钟,現在是十一點……這個時候澤思丁閣的僕人們都在工作吧?靈機一動,梅勒蒂走進邸裡試著打開寝室的門。

       「咔嚓」一聲,困擾的臉上即刻掛起笑容,太好了!門没鎖!不過這裡的人還真是没有防備心啊……明明是軍事領土不是嗎?

       梅勒蒂飛快地踏入僕人的寝室,從衣櫃裡找到了澤思丁閣的女僕制服,那是一身暗藍色的連身長裙,裡頭還有掛著白色的頭冠和围裙。

       梅勒蒂二話不說地脱下自己的装束,匆忙地穿上這身衣服,還把短銃劍的劍袋束在長裙底下的大腿上,然後把自己的衣服丢入旅包後,便小心翼翼地踏出房間。

       這個打扮的話,就算我是黑髮也不會輕易地被懷疑了吧?啊……手上的繃带也必须拆掉,若前幾日僕人裡面沒有受傷而被起疑心就完了。

       一打開最裡頭的大門,就瞧見澤思丁閣形形色色的僕人們在有規律地準備午點。

       看起來這個地方很靠近厨房……梅勒蒂在趁他們繁忙的時刻,把自己的旅包丢進罩蓋著白布的手推車裡,随後還自然而然地推走。

       「那邊那個黑髮的!」

       「啊!是!」梅勒蒂連忙回頭,一名身形略胖的妇女狠狠地指著她,大叱道:「你新來的嗎?!推著那空蕩蕩的推車如何送食物給我們的少爺啊!」

       「真是對不起!我是昨晚刚來的!不知去哪兒取食物!」

       「昨晚?我怎麽不知道?」婦女皱起眉頭,開始回憶。

       不……不好!我应該說今早的嗎?

       婦女甩甩手「算了,服侍丹迪少爺的人一直换,我記那些名字都快記不清,你的事我晚上再問你,快去,還有我是澤思丁閣的女僕長,格蕾絲,歡迎你。」

       嗯?一直换?格蕾絲打量打量廚師準備完畢的午點,随手抓起一旁的銀蓋套在食物上递給梅勒蒂,没有給予她一點思考空間。

       「快去啊!?」

       「是!」梅勒蒂压制著那因緊張而不斷跳動的心臟,雙手接過後便鞠躬離去,待走到一段無人的走廊,口中嘆出一大口。

       「真是嚇死我了……」

       梅勒蒂拿起食物蓋旁的名牌「丹迪·路易爾·希·澤思丁閣……我記得這位好像是澤思丁閣的下一任當家……那麽他是夏尼米歐·坎貝爾·希·澤思丁閣的義兄弟吧?」雙手握石,懷有信心地哼一聲「嗯……好!就向他問問夏尼米歐先生的事情吧!說不定還可以說服他不是嗎?!不過首先……」

       梅勒蒂遥望四周,都是差不多的景色……我必须要先找到丹迪先生的房間啊……為什麽個個贵族的宅邸都這麽大啊?
 


       奥斯魁爾張望著眼前的拱門,那是離開澤思丁閣的必經之路,昨天進來的時候没有察覺……這個門完全都没有任何出去的『踪迹』,甚至商人的馬車抵達後也不知為何選擇在這兒逗留……

       在没人瞧見的小徑裡,奥斯魁爾輕鬆地躍上高墙,將手伸向澤思丁閣的邊界,一記輕微的反擊弹開了他的手。

       進來的時候輕鬆……但出去就要想辦法了嗎?明明這裡的人看起來都迫不及待地要出去,卻没有一絲要走出這個『笼子』的動力,是暗示系的魔法制定了某個要點……干擾了一般人的想法了嗎?詭異的是,澤思丁閣的人卻完全没有注意到這份詭異的現象嗎?看了看那隻被弹開的手指上滴落著水珠。

       奧斯魁爾厭惡地甩走手上的水分,情不禁地撇嘴——切……這個水的味道真讓人做噁,是那個家伙的臭腥味——

       扫望四處,澤思丁閣没有發覺到這個異變也是有原因……因為這個魔法的魔力也不是很重,結界的陣型看起來是施展了一两天左右,可是要破坏的話,需要點時間……不過對手是那個馬啊——難辦啊……

       奥斯魁爾從高墙上躍身而下,以輕巧的身法降落在地面上,雖然我看得到也知道是誰施法的,可魔法之类的東西我不是很了解啊……最重要的是,我能完全破壞嗎?首先得找出藏著陣型的地點……不過以那家伙的習惯來看……奥斯魁爾將視線投往海的方向。

       他喜歡找明顯又注目的地方。


       梅勒蒂抬首看了看周圍這裡很明顯與之前自己亂鑽的地方不同,裝潢明顯地,華麗明媚很多,四周還擺有澤思丁閣的偉績象徵畫和盔甲。

       「終於到了……幸虧這裡的女僕都很好心,告诉我路……」

       不過他們一听到丹迪先生的名字就很害怕,他是這麽有威嚴的人嗎?虽然听說他是澤思丁閣的下任當家,但從未听過他有任何偉績啊?

       「你說什麽?有人去告發昨晚在旅館發生的事情嗎?」
咦?!梅勒蒂反射性地躲在一旁。

       「是的……不過据情报昨日一手推倒羅格將軍的男人,似乎在昨晚踏出旅館後就一去不回,而今早那位與男人同行的人……是名黑色長直髮的少女,今早退房後就因為告發而被手下們追捕,現在也同樣消失踪迹了……」

       深怕被發現的梅勒蒂不敢探出自己的視線,聽聲音只知道是兩名男人的粗曠聲音。

       「我昨晚不是說了那件事就算了吧?」

       「羅格將軍!那男人可是难得的人才,就這麽放開太可惜了!現在的大勢需要這種压倒性的强大啊!」

       將……將軍!?妖精先生你為什麽好惹不惹地……卻去惹澤思丁閣的將軍啊??雙手無意識地放開推車,托起自己的下颚,開始尋思……不過他們所說的大勢……果然澤思丁閣也在計劃什麽,要不然路上的軍人和侍衛們個個就不會有那種『備戰』的樣子。

       「喀~~~」

       咦?啊!我竟然放開推車了!梅勒蒂連忙一手抓住滑走的推車。

       俩人的交談聲因為梅勒蒂的出現而停止,一同呆愣地注視她。那两位男人都穿著堅硬的靛藍色盔甲,不過顯眼的是那位高大魁梧的男人,盔甲的款式一看就知道與一般的不同。

       「不……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

       梅勒蒂不慌不忙地拎起裙摆作揖道歉,待他們两人點點頭,梅勒蒂才收回姿勢推起車迎面而去,幸虧爱倪希和米埃希的女僕禮儀我都有看……貿然逃去别個走廊的話太顯眼了,而且這条路是捷徑,我要小心地……

       「喀琅——喀琅~」

       終於與他們迎面而過了!梅勒蒂立刻放下一百個擔心,臉部表情立刻鬆解,粉紅眼眸稍微一瞟,那位高高的,身材很雄伟的男人应該就是妖精先生昨晚招惹的將軍吧……連差不多要頂到天花板的巨人都可以用一隻手推倒……妖精先生,你的力量没有境界的嗎?!

       「慢著,這位女僕。」

       誒?

       「请問將軍大人有什麽事嗎?」梅勒蒂立刻笑容滿面的回頭,事實上内心裡在颤抖著……

       羅格上下打量起梅勒蒂,略一尋思「不,我只是覺得好奇,一位素闻未見的女僕手上竟然會戴著這麽昂贵的戒指啊……實在少見……」

       戒指?啊!衣服和銃劍都好好地藏起來了,就連保護傷口的繃带也拆了,唯独右手無名指上的希芙,這件證明艾克維斯王位之證的戒指,還在對著人們的眼睛閃爍著銀光。

       不好了……我為什麽忘記了……梅勒蒂的臉部表情倏忽繃緊。

       「怎麽了?有什麽事情讓你不好開口嗎?」羅格的表情虽然是笑著的,可是梅勒蒂覺得這個笑容的意思非同一般。

       「没……没什麽事……我只是嚇到,没想到我第一次開工的今天忘記脱下未婚夫給我的定情戒指……」

       梅勒蒂心裡掙扎一下,雙眸無意識地瞟望別處……原諒我!曾爺爺!请暂時把希芙當作一般的戒指吧!

       「有婚約卻還來這裡工作啊?」一旁的侍衛随口迎合問道。

       梅勒蒂總覺得自己衣襯裡刷了幾把大汗,勉為其難地苦笑道:「嗯……是的,因為家裡的經濟不是很好所以……而且還必须筹備各类的费用啊……啊哈哈……不能全靠未婚夫——」

       拜托了……请别在這裡抓我……我必须要見到夏尼米歐先生……

       「是嘛……還真辛苦……」羅格遲疑一陣,轉頭面對自己下屬開口道:「帕特,關於刚刚的事情……」

       咦?看著將軍没再追問,梅勒蒂杏眼圆睁。

       别發呆啊!梅勒蒂!

       梅勒蒂情不禁地叮嚀自己!現在必須……少女不慌不忙地鞠躬作揖,並以十分有禮貌的笑容回道:「请容我先行退下了,各位大人。」

       話畢便快速轉身,推起手推車離開,視線被梅勒蒂的背影深深吸引的帕特,微張口說道:「哇……這位小姐笑起來真可爱……而且身材也——
帕特比了個揉捏的手勢「他的丈夫真幸福。」

       「乓!」羅格狠狠地捶了帕特的頭,虽然帕特戴著頭盔卻還感覺到重重的拳擊。

       「你的觀察力真差!這裡的女僕會称呼『少爺』為『先生』的嗎?」羅格轉身離開「快點召集所有人來這個宅邸,有專業殺手來了。」

       帕特一愣,指了指梅勒蒂消失的方向「咦?刚刚那位女僕是殺手?怎麽可能啊?她的手指那麽纖細美丽,況且身材!她的身材!尤其是那對胸部!極品啊!將軍!」

       「原來你一直注意人家那裡啊……嗯?等等!纖細美丽??!」一般的女孩,況且是殺手不可能有那樣的手指的……难道她是……


——————————————————————————————————————————
P.S. 應徵回來第一件事就是 post YY文 XDXP
緊張緊張『自己也不懂自己幹啥緊張,太久沒有去應徵的關係吧?』望明年能換環境~~~
下次更新在下個月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23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夏之楓
I am NO.1[e12]

11-15 15:02

小心女皇
NO.1的沙发 XD11-15 15: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k0k0r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心面試降臨日 + 無聊... 後一篇:[達人專欄] 魔女革命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osoraMinna san
NES更新了,歡迎喜歡奇幻/清水耽美的大家,來留個脚印和評語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