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人與鬼的國王遊戲 ReMake》 命令八 失蹤

作者:懵夢│2019-11-15 06:43:36│贊助:10│人氣:97




命令八 失蹤


  當芊從睡夢中醒來便發現不對勁。

  眨了眨眼,卻不見熟悉的人影。

  「姊……姊?」

  歪了頭,空無一人的房間愈顯寂寞。
 

  許久沒體會到孤單的感覺,公主一個人待在奈信的房間,空著已經餓了的肚子,乖巧的坐在床邊。

  雙手隨意地擺動著企鵝的雙臂,讓不會飛的鳥似乎也能展翅高飛。

  雙腳輕柔的搖晃著,如輕滑過水面般隨意的搖曳。

  「姊姊應該只是暫時出門,很快就會回來……我會乖乖等姊姊的……」

  自我欺騙對於天真的她來說還是起的了作用,心理層面的安慰讓她頓時對於孤獨一掃而空,輕哼著歌心情逐漸好轉。

  「不知道早餐會吃甚麼呢。」

  心懷期待,如雛鳥般輕聲吟唱著歌曲邊等待母鳥的歸來。
 

  只是,雛鳥等待的是一場空。
 

  門鎖透過熟練的技巧打開,芊滿心期待的抬起頭卻贏來一場空。

  秀美緩緩走了進來,恰好看見期望是奈信卻不是的失落表情,內心有些覺得不好意思。

  「……姊姊呢?」

  秀美換上虛假的笑臉,將真實情況藏於內心之中。

  「她今天有事先離開了,我們今天去找王子吧。」

  芊明顯頓了一下,然後輕輕的點點頭,緩緩張開的朱唇又是以往的天真無邪。

  「好!」

  一瞬的不對勁沒逃過秀美的眼睛,她在牽起公主殿下的手時,忍不住心想:「連王子都沒辦法完全取代奈信在她內心的地位」。

  看來,得想辦法找到人才行。
 

  沒到教室直接到保健室報到,保健室老師露出一副很麻煩的表情但還是讓兩人進來。

  紹軒已經能下床走動,正活動活動筋骨做著體操。

  面對自己公主殿下的到來,他停下一切動作,很純熟的張開手迎接熱情的擁抱。

  「好久不見,身體好點了嗎?」

  「親愛的公主殿下,明天應該就能上學了。」

  「真的嗎?」

  公主問的對象是王子卻不是保健室老師,這讓後者忍不住瞇起眼睛,雖然很想抱怨「出不出院不是你說的算」,最終還是忍住了。他還沒遲鈍到打擾兩人的甜蜜時間。

  秀美對他笑著,笑容裡有著寒氣,似乎在等著他搭話。保健室老師打了個呵欠,因為有件
事很在意還是開口問了。

  「奈信呢?」

  「在意她?」

  「才不是。」

  秀美一臉壞笑得不斷逼近,保健室老師很不客氣地彈了對方額頭。

  玩笑開太大了嗎?秀美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抬起手要對方靠過來。

  「奈信失蹤了。」

  輕聲細語帶來的是相反的反應,如投下的震撼彈令老師震驚。若說他認識的學生中最喜歡哪個學生,肯定就是奈信了。聽到這個消息下意識的就要喊出聲音。

  刻意放低音量就是不希望給其他人聽到,幸好及時意識到這點才沒有釀成悲劇發生。

  瞧了眼公主殿下的方向,她笑嘻嘻的與自己的王子殿下撒嬌,沒注意這裡的動靜。

  不過紹軒到是注意到,牽著芊的手緩緩走過來。

  「發生事情了?」

  說的輕巧好似不知事態嚴重,秀美頓時處在有些尷尬的情緒,不知者無罪沒錯但狀況外還是令人頭疼。

  顧及到芊,一時不曉得該不該把事情說開,但此時刻意把人支開莫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反而愈加可疑。

  猶豫不決,老神在在的眼神宛如早已看穿一切。

  「怎麼有隻小貓咪不在?」

  「對對對,姊姊從早上就不見人影,好奇怪喔。」

  秀美這才發現自己顯得太天真了,自己那拙劣的謊言連芊也騙不了,否則不會那麼快就意識過來。

  鬆開公主的手,雙手環抱於胸前,用無奈的語氣流露出「真拿她沒辦法」的氣場。

  「原來如此,還真是令人頭疼的小貓咪呢。」

  「王子有手機吧,不能打電話給姊姊嗎?」

  「當然可以囉我的公主殿下,只不過……下落不明的小貓咪有帶在身上?」

  視線停在秀美身上,她也只能乖乖從口袋拿出兩支手機,那是來學校前偷偷帶上的,想說可能會有甚麼線索。

  「姊姊的手機跟……雅文姊姊的?」

  紹軒對本人很失禮的把雅文的手機撥去一旁,現在用不上。

  「哪一支?」

  奈信的手機有兩支,一支是自己原先那支另一支則是國王遊戲發派下來的,而現在情況下顯然是後者的手機會比較好。

  重要的東西無論如何都會乖乖收好,這個理念正確但卻讓他們無意間擦過了命運,是奈信原先使用的手機。而這也表示沒辦法用電話聯絡,因為不知道給國王那支的電話號碼是多少。

  芊好奇地端詳著手機外殼,紹軒也認真瞄了一眼,確認是使用有段時間的手機。就算型號款式一樣,時間的痕跡是無法造假的。

  理所當然用密碼鎖鎖上,最基本的生日秀美已經表示輸入過可惜不是。沒有其它想法,輸入密碼錯誤過多怕會導致手機鎖起來,紹軒覺得還是不要亂嘗試,隨手交給芊讓她隨便玩。

  秀美無言,明明不亂輸入碼這點她還可以明白接受,但交給公主殿下讓她亂玩不是相同意思?但對方她可惹不起,眨了眨眼覺得就這麼算了。

  「我先叫明奕看看班上同學的情況。」

  「哦,又有隻想不開的小貓咪加入?」

  「用人情換來的。」

  「真是單純的小貓咪。」

  「因為他有好運氣。」

  不可否認越多人越有利,紹軒只要知道大概的理由就足夠了。

  秀美的訊息發出,沒多久就收到回覆。雖然因為國王的命令還沒出來而有些浮躁,但整體還算正常。

  不難理解,因為接連幾次的死人無形形成壓力,誰也不曉得這次會不會輪到自己。

  最重要的,還是今天的命令吧。現在時間是早上七點半,而命令的截止時間是正午十二點,還有四個半小時的時間必須找到人然後發布命令。

  最理想的狀況是奈信有能力發布命令,不過凡事不要只往好的方向去想比較好。

  最糟糕的情況,就是作為國王的奈信接受懲罰,那絕對不是所有人所樂見的情況。但即使如此也沒辦法號召班上同學去找人,昨天才演了齣戲把身份偽裝起來,如果可以還是不要做那麼浪費的事情。

  秀美想尋求班上同學的想法被自己否決,而同樣在思考的紹軒卻有不同思路。只見他緩緩抬起頭,眼裡所見的是躲在旁邊裝透明的老師。

  保健室老師與王子對上眼,這時移開視線已經太晚,只好無奈的表示拒絕。

  「我們教職員工可幫不上忙,別指望老師。」

  「小氣的小貓咪。」

  「校規規定。」

  搬出校規只要紹軒還是學生就沒輒,他像是早就知道的聳了聳肩,似乎本來就不抱期待。

  這條路不通,在找到另一條路前手機的聲響一同響起形成了共鳴。

  「莫非是……」

  秀美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很大的機會是國王下達了命令,而事實也是如此,只是命令有些奇怪。

  ──指定號碼對自己下命令然後完成。

  從沒看過的命令,帶著投機取巧與偷懶的意味。幾乎是只能用一次的底牌。

  若接下來的命令都是對自己下命令,那遊戲肯定玩不下去,沒有人會下自己做不到的命令。

  算是過了一關,秀美鬆了口氣後緩緩抬起頭,發現芊自信滿滿地像是要求誇獎的小孩子,而看到她手裡亮著的手機螢幕,頓時震驚。

  「公主……打開了手機?」

  「對啊,我輸入自己的生日就打開囉。然後我跟國王聊聊天後就有命令出來了!」

  「我的公主殿下真棒。」

  紹軒豪不吝嗇地給予鼓勵,輕柔的摸摸頭,讓對方很享受地不斷向對方身上靠攏。

  保健室老師用很細小的聲音喃喃自語地說。

  「好像聽過跟國王私訊就能下命令的方法……」

  這一切究竟是巧合,還是在闡述某種真相?

  好似人畜無害的芊,似乎也沒有外表那麼天真。
 

  暫時沒有回去上課的打算,芊順從的安靜在剛剛紹軒躺過的床上玩著手機。

  秀美與紹軒剛剛說要去找奈信後便出門了,只剩下她一個人與老師相處。

  基本就是各自做自己的事情,芊也不孤單,有國王能陪她聊天。

  從以前就覺得國王很神奇,PockerChat照理說應該只有本人才能使用,但國王卻能跟其他人共用同一個帳號而且幾乎能夠同步。

  像是現在她與國王對話,奈信其實也能同步看到並用同一個帳戶回話,非常神奇。

  『可是這樣好像會跟姊姊搞混。』

  『不然就叫我……影國王?』

  『這樣聽起來好神祕。』

  『不然叫我哥哥也行。』

  『可是我沒有哥哥,只有姐姐。』

  『妳有幾個姐姐?聽說妳好像有一個?所以現在變成兩個?』

  『還是一個喔。我不是跟你說過嗎?』

  太過安靜保健室老師偷偷查看情況,沒想到芊還真的與國王愉快地聊起天。他相信這是他任教這麼多年以來唯一看過的異類,從沒有人能這麼愉快地跟國王……或者該稱呼為影國王,不光是聊天還能聊得那麼開心。

  四種勝利方式,但哪一種不是必須歷經周遭朋友的死才能達成的,能放下這一切的除非是聖人否則很難做到。

  原本覺得她天真可愛好似自己的女兒,不過果然這學校裡都沒有普通人。或許勉強能稱得上普通人的,只剩下奈信吧。

  不過剛剛聽說奈信似乎是他們班的國王,或許不要繼續多想對身體比較好,會造成職業疲勞。

  既然芊乖乖自己玩著,應該不會出事。保健室老師也就沒有打擾默默退出。

  作為學校在學校保健室工作的人沒有人來才是最好的,不過都沒有人來只有想翹課來睡覺的同學也是挺無聊的。如此矛盾的心情最後還是選擇了無聊。

  畢竟,都到了「這個時期」,會有事來保健室的人……

  「不好意思打擾了!麻煩幫我縫合傷口!」

  通常都不是小傷。


  匆匆的腳步聲,奔跑過來時已經半身都是鮮血的場景,作為保健室老師已經見怪不怪。

  應該說,已經對不管受多重的傷還是自己跑來的學生感到麻木,今次來的傷患也只是與人「爭執」時不小心劃傷手臂,與槍傷比起來還要平和許多。

  正常學校知道有同學爭執應該會介入,即使在第十四區也是如此,不過這場爭執應該是昨天晚上發生的,經過緊急處理但手法差了點又裂開才跑來求助。

  「嘿嘿嘿,果然有醫生在真好……能、能輕一點嗎?」

  「啊啊,下次記得死的乾脆點。」

  「才不會呢,昨天是意外,意外。」

  顯然是死鴨子嘴硬,會受傷無非就是有問題,但再多爭辯只會給自己添麻煩,還是安分點完成自己手裡的工作。

  一針一線的縫合有說不出口的熟練,對一個十四區的保健室老師來說,這是再平常不過會碰到的小傷。

  「意外?什麼意外?」

  芊無聲無息地從背後竄出,興致勃勃地對新奇的事物感到好奇。

  聲音突然兩人都嚇到,差點就釀成悲劇。老師俐落的收針,剪斷線,然後回頭輕輕朝公主的頭上敲了一下。

  「……下次不要突然從我背後出聲,很危險。」

  「嘴巴上這樣說可是手連抖都沒抖一下,真厲害……」

  芊摸摸被打的地方,嘿嘿笑說著對不起。明顯感覺不到歉意,作為老師理所當然要板起臉孔,但不敢教訓對方。

  「下次注意點。」

  「好~」

  坐在老師對面的女性眨眨眼睛,從眼眸深處能看出一抹新奇。

  「老師原來會怕這樣子的小女孩。」

  「別戲弄大人!」

  「你也只大我沒幾歲吧?」

  「別戲弄老師。」

  「沒創意。」

  女子哈哈笑著,然後要了繃帶替自己把傷口包紮起來,熟練地也彷彿並非第一次。

  「我叫奈亞,妳呢?」

  突然被搭話讓公主有些嚇到,不過她沒把多少驚嚇寫在臉上,依舊笑臉迎人的回應。

  「芊。」

  「真是可愛的名字呢。」

  「因為是王子替我取的!」

  說到心上人忍不住挺起微微發育起的胸膛,很是驕傲。

  這模樣也有股莫名的可愛,雖然已經過了拿可愛的東西沒轍的年紀,但還是無法避免少女心小小爆發。

  「可以抱一下嗎?」

  「可以呀。」

  奈亞給了芊大大的擁抱,香甜的氣息語柔軟的觸感令她愛不釋手。就算沒老公沒男友沒對象都忍不住想生個女兒來。

  擁抱幾秒便緩緩退開,基本的禮貌還是該有,而且她更在意剛剛說的另一個重點上。

  「芊……這不是妳的名字?」

  「是我的啊,怎麼了?」

  「我的意思不是……妳的本名叫什麼?」

  「本名?」

  芊困擾的皺起眉頭,想了許久還是微微搖搖頭,不多想的勾起天真的微笑。

  「我忘記了!」

  這怎麼能忘?奈亞愣了下,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

  「失憶?」

  「只是想不起來名字。」

  這點保健室老師能夠證明,如果學生有任何精神或身體上的疾病他這邊都有紀錄,而他已經把全校師生該注意的人選都記在心底,芊顯然不在被記得的名單上。

  而本名之謎不難,保健室這邊都有紀錄呢,只要開電腦動用權限去尋找就好。

  「要保密。」

  「好~」

  牽扯到隱私,是該封口保密。奈亞也是難得有這個機會去看看學校掌握的個人資料,充滿好奇的探頭去看。

  「先看我的吧。」

  「可以是可以。」

  如果學校知道「那個」的話……奈亞的眼神如降到冰點般變得極為冰冷。

  建檔的明確使得搜尋非常輕鬆,點個幾下就叫出奈亞的個人資訊。

  芊眨眨眼睛,因為上頭顯示的名字歪起了腦袋。眨了眨眼確認好幾次名字沒有看錯後便表示指引出一個極為嚴重的錯誤,或者該說是謊言。

  奈亞的臉上也失了血色,剛剛還能開玩笑地覺得「該不會……」,但事實擺在眼前,這種惡劣的玩笑話成真的感覺真心覺得心情很糟糕。

  保健室老師制止想追問的芊,默默關掉視窗,改搜尋原先的目的。

  但查到芊的頁面後,新的震驚與不解又重新落在奈亞身上。


  走在陰暗的街道上,聽著遠方人群的喧囂,刻意的遠離人所居住的場所。

  在這裡行走也有三五年了,奈亞很習慣的走在隨時都有可能有人搶劫的巷弄內,像是走在自家院子那般輕鬆。

  或許剛剛才得知一個驚人的現實,她需要冷靜,但出乎預料的自己毫無任何想法,空白的思緒彷彿大腦暫時的停機。

  唯一知情的是目的地,準確說是要去找某個人。或許她是覺得等見到人了就知道該怎麼做。

  憑藉著記憶,以及沿路的血跡,來到了一座看似廢棄的大樓。這裡已經脫離正常學生會走訪的範圍,就如同每個學校座落在校園角落七大不可思議主角的廢棄樓,其實還是屬於校園的一部分。

  如同危險的頂樓,明顯就知道會有危險的地方沒有任何警示,就好像放任其自生自滅的裝不存在。

  現在是白天否則遠遠就會聞到與聽到這裡發出會令人白眼的聲音與味道,到了晚上這裡就是想小小叛逆法律的群聚場所。幾乎能想的到會遭受歧視的事情這裡都會發生。

  事實上白天還能看到不少遺留的痕跡,奈亞輕巧的跳過也不知道怎麼用才能斷成兩截的針筒、跨過瓶蓋沒開過可是底部卻碎了小洞的酒瓶。

  發生了甚麼事,她不想知道,因為那會觸動到他人的精神狀況。她自認自己沒有高尚到能藐視的解剖人心。

  知道大致方向,至於是哪一棟樓需要稍微尋找。這點就要看緣份了,然而顯然緣分並不好。

  鑽進室內便知道錯了,雖然有人的聲音但明顯不只一個人,似乎不小心闖入別人的地盤。

  一發覺便立刻轉身溜走,繼續去尋找正確的道路。

  重新踏回滿是怪裡怪氣物品的巷弄,手裡操弄著手機,都沒發現到已經過了下午一點。

  遠離人群,要找間便利商店是不可能的,只好晚點吃了。

  想著那人應該也沒吃午餐,或許連早餐也沒吃,不過以現實層面來說確認還活著才要思考那些。

  第二次就找到正確的路徑,這棟廢棄大樓還有扇門,推開門後似乎能聞到淡淡被新鮮空氣沖淡的血腥味。

  一地的血跡如避免迷路扔下的麵包屑,指引著向前的道路。而道路延伸的盡頭,是一個躺臥在已經乾涸變成深色血泊當中的少女。

  毫無血色的面容,身上的學生制服因為流出的血從純白的顏色染成類似巧克力的深紅色。

  微弱的呼吸表示還活著,只是不知道甚麼時候會醒來。

  奈亞靠了過去,輕輕搖晃對方的肩膀,若非怕傷口裂開她才不會這麼溫柔。但缺點就是叫不醒人。

  奈亞很快便想出辦法,從懷裡抽出把配給的小刀,試圖用上頭纏繞的幾條人命激發對方的危機意識。如果曾經經歷過國王遊戲就會有本能的反應,更不用提頂著的國王身分。

  若有柄小刀要刺入咽喉還不自覺,那麼真的不用玩遊戲了。

  奈亞跨坐在對方身上,高舉起小刀,由上而下往下刺入,及時煞住的刀刃還是讓對方驚醒,瞪大的雙眼看來雖然意識過來但完全嚇傻了。

  這反應令人擔憂不過對奈亞而言比較有利,萬一對方是偏激的那方那可就不大妙了,做了才想到這個舉動太過輕率,幸好命運不打算讓她死在這裡。

  不過等對方意識過來,可就不大妙了。她立刻做了自我介紹。

  「不知道妳還記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是奈亞──」

  砰──

  巨大的聲響打斷了說到一半的話語,如夏天用木棍劈開的西瓜,原本完整的頭顱頓時血肉橫飛的爆裂開來。

  留下的,僅僅只有奈信的震驚。



排版時看到底部破洞的酒瓶。那個靈感源自於台灣人喝多多時會把瓶子底部咬破去喝......呃,我是沒有試過啦,那樣喝會比較好喝嗎?懷疑

然後作者自己歪重點了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21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夏之楓
內容不錯長,你很猛捏@@

昨天03:43

懵夢
其實這好像才是我正常發揮[e5]昨天07: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mondream12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人與鬼的... 後一篇:【近況&預告】原來開了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ison203011心懷怨恨之人
你的怨恨,我來幫你消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