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教室日誌<13>

作者:Dz│2019-11-14 14:42:03│贊助:6│人氣:107
<13>黑洞裡的外星人







  「嗯、嗯、好,那我知道了。」

  宇倫結束和阿中的通話,疲憊地嘆了聲氣。

  「那個白癡只斷了幾根骨頭,還有對他來說沒什麼差別的腦震盪。」


  「那姿羽呢?」剛走出浴室,嘉柔只是簡單洗了臉。


  「沒有特別說,應該就沒什麼事吧?」


  「是嘛......」



  
  姿羽原本會摔在乾硬的水泥地上。

  但甘蔗在抱住她的同時,跳躍的力道也將落下的角度推了出去。

  就這麼幸運地,僅僅只是撞破遮雨棚的PC板,再摔進人家的車庫裡。


  當他被送上救護車時,對著大家說「抱歉了兄弟們,姿羽是我的責任。」

  宇倫差點要衝上去揍他。

  而姿羽一直昏迷不醒,不過沒有嚴重的外傷,大概只是疲累加上驚嚇暈了過去。

  

  不幸中的大幸,但這一邊倒是沒有因此而感到放鬆。

  那個身穿白西裝的金色長髮男子離開後,亞皓就沒有再說過話。

  利用阿德家異常豐富的急救資源,他找了個角落,自己一人默默包紮起來,襯衫鯉魚碎裂的牙齒在他的拳頭上劃出雜亂無章的撕裂傷。

  他見過那個胸前掛條金色手帕的人。

  僅僅只是片刻的畫面,但他確定曾經在一場餐會上看過他。


  因為父親的關係,需要常常出席一些場合,婚宴、酒席、辦桌、告別式等等。

  他必須要扮演好少爺的形象,應付那些黑白兩道的政商大老,也得花心思去記下那些角色,誰是當權者、誰是第二代、誰鞠躬盡瘁、誰垂簾聽政,誰跟誰又合作、誰跟誰又對立。

  雖然這個圈子風雨飄搖,下次見面又會多了誰、又會少了誰,習以為常。

  但總是會有一些特例。

  

  「他說了『討回去』。」

  亞皓打破這份被自己影響的沉默。

  「為什麼我們得從他那把阿德『討回去』?」


  是啊,大家這才想起來,那個白西裝的金髮男子的確這麼說過。

  「十八萬在我這。」

  「明天晚上,如果我沒有看到人,那阿德跟十八萬你就都不用討回去。」

  講得好像阿德跟十八萬都在他那一樣。

  但眼下的氣氛虛弱無力,暫時沒有人想繼續追究。

  「......我想大家都累了一天,先回去休息吧。」亞皓緊揉著太陽穴,露出鮮有的苦惱表情。


  
  就這麼,四人走出阿德家。

  亞皓和宇倫招了兩台車,依序離開。





  午夜已過,街頭冷得剩下風,整座城市熄了燈,只有便利商店和廉價旅館還點著招牌。

  明旭和嘉柔在路燈下一左一右地站著,各自往兩端看去。

  這時,遠方一輛計程車緩緩迎面駛來,司機看見站在路旁的兩人,漸漸放慢了速度,靠向路肩。

  男生看向女生,而女生卻別過臉去。

  大概是吵架了吧?司機碎念了幾聲,才不甘不願地踩下油門。

  引擎聲離去,人景依舊,回歸一片寧靜。



  許久,嘉柔透過身後店家的玻璃窗,看著狼狽的自己,才說。「我想找地方洗個澡。」

  隨後,又補充道。「不想這個樣子回家。」


  這理由聽起來不太好懂,但明旭也沒多問,只是輕聲應諾。

  當下一台車再度到來,他們一起回到明旭家。






  

  旋開水龍頭,水流唰地一聲落下,逐漸溫熱起來,沒過多久,從浴缸中盈滿的蒸氣便傾瀉而上。

  那如紡紗的棕色長髮夾雜著灰土泥沙、白皙細緻的耳後與頸子殘存乾黏的唾液、纖細修長的四肢隨處可見破皮擦傷,而身上還留有淺淡地血腥味。

  嘉柔抱著身子,在花灑下一直靜靜地站著,任憑熱水在她身上沖刷,沖掉那些汙穢的空氣。

  她不敢說實話,不敢說她只是受驚害怕,害怕沒有人保護自己,才會希望留在明旭身邊。

  但個性使她沒有辦法坦承,她總是告訴自己要堅強、要獨立、要勇敢。

  自己一個人動身前往,完完全全是自己的決定,也沒有後悔過,因為這就是她該做的。

  會碰到什麼樣的事,也不是沒有想過,她整趟路上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要是再重來一次,她一樣會在校門口抓住明旭,親口告訴他她想要一起去。

  就算一樣會被用傷人的話拒絕也沒有關係,她還是會向蘇打問出位置,再自己搭車過去。

  再保護一次姿羽、再被那些人欺負一次,然後,就像現在一樣,再回到這裡來。



  關掉水,嘉柔換上明旭替她準備的衣褲。

  正確來說,這是之前借給他的、她自己的衣褲。


  走出浴室時,明旭已經在別間洗好澡,身上只穿條四角褲,坐在電腦桌前,一手在滑鼠上百無聊賴地隨意點著。

  嘉柔坐上床緣,一邊擦乾頭髮、一邊偷偷觀察這房間。


  一個長方形的臥室,牆面是黑色的、家具是黑色的、床單是黑色的、連置物用的鐵件層板也是黑色的,雜物擺放在地上的四只整理箱中,當然箱子也是黑色的,只有頭頂一盞吊燈和螢幕的屏光替這世界添上色彩。


  --你才不是英雄,你是住在黑洞裡的外星人。

  嘉柔不自覺揚起嘴角。



  但理智告訴她,今天的事情還沒有結束,可不得鬆懈下來。

  「聽姿羽說,你們在警察上門的時候就離開了。」她問得很注意,盡量別帶著太多的一廂情願。「那怎麼會又折返回來呢?」

  明旭背對她,滑鼠答答聲停了下來。

  見他沒有回答,嘉柔接著問道。「是因為知道那些人會回來抓姿羽嗎?」

  「完完全全,就只是為了救妳。」他以平和的口氣說,不過誰都聽得出來裡頭的無奈。

  「為了救我?」她以為自己並不會聽見這個答案,畢竟沒有人知道她的行動,除了......。

  「......是蘇打嗎?」

  「蘇打?」明旭轉過身來,面帶狐疑,沒有打算將教室日誌上的字跡說出來,真要說的話,救了嘉柔的人是小卷。

  「沒、沒事。」

  「......」

  「......」

  「手機定位嗎?」

  「不、不是。」

  「太噁心了吧?」

  「就說不是了。」

  「我要跟宇倫說。」

  「咦?不要吧......拜託你......」
  
  「我才要拜託妳不要再這樣搞事了。」

  明旭口氣突然一轉嚴肅,嘉柔趕緊縮起身子,乖乖接受斥責。

  「想不想知道,要是我們沒有出現,現在的妳會在哪裡?還記得那個胖子壓在妳身上舔的感覺嗎?」

  嘉柔怔了一下,瞬間感覺自己又被那些令人作嘔的檳榔味、酒氣、汗酸所侵犯,身體各處湧現難以承受的痛楚,胸腔被擠壓得窒礙難受,耳後突現一股濃稠的冰冷。

  「可不只有那麼簡單,妳當場就會被他玩過一遍,然後裝進那些用來塞屍體的睡袋裡,丟上廂型車,載到他們自己的地方,被不同的人用不同的玩法,重複一遍又一遍,最後就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被肢解、被棄屍,妳媽上次見到妳是什麼時候?那對她來說就是最後一面了,妳明白嗎?還記得文薏她媽媽的表情嗎?」

  明旭原先還想繼續說下去,他認為這藥下得還不夠重。

  但看見嘉柔眼眶泛紅,雖然沒有滴下淚,但以對她的了解,這就是她忍耐的極限了。

  他抽了張面紙,對摺成長方形,替嘉柔蓋住了雙眼。

  
  「......我做了件錯事,是嗎?」她哽咽說道,白皙的臉頰泛著紅。

  「是,妳做錯了。」


  明旭拎起嘉柔細長的手指,讓她自己壓住面紙,自己又回到電腦桌前。


  「但妳救了那個小女孩。」


  他隨後說道。




  明旭關上了燈,自己待在螢幕前撐到很晚。

  嘉柔縮在被窩裡,雖然是個陌生的環境,但空氣裡的安全感甚至讓她不免感到依賴。

  她側身看著明旭的背影,睡意朦朧之間回想起來那天發生的事。

  在幾個月前,蘇打她們擅作主張的小計畫。

  
  那個夜裡,她帶著明旭,像小偷似地輕手輕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兩人都被雨淋濕了身子,衣褲因吸飽了水分而變得厚重黏人,此外還一路迎面受著寒霜刺骨的十二月風。

  不管彼此之間是怎樣的關係,至少聖誕節是個該開開心心度過的日子,誰也沒有想到會碰上老套的英雄救美情節,再加上結局卻不如慣例般的浪漫,比起一身狼狽的模樣,內心的脫力感反而更為令人喪氣。

  關上房門後,嘉柔表示自己並不介意,可以隨處而坐沒有關係,但明旭看了自己還滴著水的褲子,和身後一路隨著腳步延伸進來的水漬,決定坐在門口地板上。
  
  「我有些比較中性的衣物,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邊說著,她從衣櫃裡翻找了些即便穿在他身上也不突兀的衣物,尺寸方面倒不是問題,畢竟以男生來說,他的身形算是過於輕薄。

  「妳還是趕快先去洗吧,早點洗洗吹乾讓自己舒服一點。」明旭只接過毛巾,將自己那過長的瀏海往上梳,把頭髮包了起來,露出鮮少能見到的整張臉龐。「畢竟妳那個來,很容易發脾氣。」

  「可以不用特別補上這一句的,我也沒有亂對你發脾氣吧?」嘉柔嘴裡雖然這麼說,但其實那幾天下來也慢慢習慣這種沒有水準的說話方式。

  她將貼身衣物包裹在棉質的睡衣褲中,從坐在地板上的他面前經過,去了位於外頭的浴室裡。

  一路上仍保持著輕手輕腳,只希望媽媽不要這時被吵醒。

  畢竟自己還沒有帶任何男生到家裡過夜過。

  顧慮到有人正一身不適地等待著,她省下平時會用來享受熱水淋浴的時間,只是簡單的洗淨後,便趕緊擦乾身子。

  回到房間時,在明旭原先坐著的位子上只見換下來的衣物,又皺又濕地像泡菜一樣。

  而抬頭一看,嘉柔傻了眼。

  「先生......你的行為不太禮貌......」

  他攤出雙手,以示清白。「我只是想知道架上這些書是什麼類型的而已。」

  「這我倒一點都不在意......。」不過,視線往下一移,這個還稱不上多熟的男同學竟然只剩下一件四角褲。「算了......你趕緊去洗吧?」

  她放棄溝通,主動將剛才替他準備的換洗衣物拿給他。


  趁著空檔,嘉柔下樓去準備飲品,除了想表達一些謝意以外,也是基於待客之道。

  雖然還沒特別注意到他的口味,但家裡能提供的也不多,便挑選了比較大眾的品項。

  將餘品冰箱中的豆漿煮熱,再用市售的咖啡粉泡了杯黑咖啡。

  拿了幾顆果糖和奶精球,配上昨晚買的提拉米蘇,東西不多,但這些應該足夠了。

  --反正他也不會嫌棄,她僥倖地心想。


  再次回到房間裡,嘉柔拉了小圓桌到床邊,將食物飲料都依序擺上,就開始吹乾頭髮。

  幾乎同個時間,明旭也開門進來。

  她向旁邊挪動了身子,讓出一個位置給他。

  但他猶豫了一會,才面帶尷尬地坐下。


  嘉柔當下還沒能明白他異常的舉動,直到身體往下一沉。

  明旭並不重,可以說是很輕,但至少是個男生,床墊因此下陷了一個不小的幅度,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她不小心往他那一側滑了過去。

  僅僅、只有、一點點。

  溫熱的水蒸氣包覆上來,伴隨著沐浴乳的香氣,即便是自己平時使用的牌子,這時卻讓她感到陌生。

  許久,只有吹風機持續運轉的聲音。

  她留著髮尾未乾,至少先讓明旭把那一大片濕漉漉的瀏海處理好。

  他接過,動作變得生硬。

  --這人也會害羞嗎?嘉柔有意無意地注意著,即便自己沒有說這種話的立場。

  不過,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明旭。



  「那是妳家賣的豆漿嗎?」他看向圓桌上的那兩只馬克杯。

  「自產自銷,還請見諒呢。」她帶些些諷刺的語氣,微笑說道。

  「那不喝不就有點說不過去了。」他甩甩厚重的瀏海,已經乾了大半,於是將吹風機交還,便端起杯手,喝上幾口。

  「味道如何?」嘉柔注意著他的反應,依印象中只有雨蓉、蘇打、小卷他們三人嚐過而已。

  「嗯......其實我是不太喜歡喝豆漿的。」明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但語氣隨即轉為誠懇。「但是這還不錯。」

  「是嗎?」比起客套,這樣相對誠實的感想要讓人滿意的多。「那麼,你喝咖啡嗎?」

  「喝得比水還要多,不過妳還是自己喝吧。」

  「相比之下那半杯豆漿倒是比較順我口呢。」嘉柔邊說著,邊將杯子往自己方向移來。「但那杯只是廉價的即溶咖啡,我不確定你喜不喜歡。」

  明旭端了起來,先嘗了一小口,接著一飲而盡。

  --看來是真的比較喜歡咖啡呢。


  「那麼......謝謝招待?」明旭不斷環顧周遭,似乎想掩飾自己的不自在,這時,除了沐浴乳的綠茶清香以外,還多了一種味道,是廉價的即溶咖啡。

  「你要走了?」嘉柔說話時得很小心,深怕會讓他多聞到口中的豆漿味。

  「也很晚了......嗯?」

  「噢?」

  正巧,兩人同時面相彼此,這時他們瞳孔之間的距離大約十公分近。


  --他一定聞到豆漿的味道了,不是說不太喜歡嗎?為什麼不趕快別過頭去?

  嘉柔的胸口感到縮緊,像是溺水缺氧般的難受,耳根子一股熱意竄上腦中,隨著呼吸的停擺,心跳聲逐漸清晰,如同鼓聲在這小房間裡盪著回音。

  並不是為了逃避,即便現在彷彿自己身處地獄一樣煎熬,但卻分分秒秒都不想抽離,甚至有股念頭閃過,要是能一直停在這就好了。

  她閉上了眼。

  感覺到有張乾燥卻平順的雙唇輕柔地貼了上來。

  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這一吻的觸感,和獸性的鼻息。

  如同加壓鍋爐一般的腦袋近乎過熱過載,萬千種不該屬於這年紀的想法像蒸氣般滾滾而出。

  嘉柔只知道她願意。

  但、

  --我不是有心的,

  甚至根本沒有任何意思,

  就只不過是、

  不小心、

  推開了他一下。



  「......」


  明旭趕緊鬆手,離開了她的身體上,眼神飄到了不知何處,呼吸又沉又重。


  嘉柔躺在床上不敢動作,始終維持著一樣的姿勢。

  即便閃過很多念頭,主動伸手挽住他也好。

  或是說點什麼話?這誤會一定得解釋,非要讓他知道才行。

  但這副平時老愛逞強的身體,此刻卻毫不爭氣,動彈不得。


  「抱歉。」明旭淡淡地吐出幾個字,都顯得無力。「時間晚了,妳早點休息吧。」

  他拉了棉被替嘉柔蓋住上半身,自己穿回上衣,撿起地上仍濕重的衣褲,輕旋開門把。


  「我不是故意的......」


  一直到他關上門,腳步聲消失在走廊那頭,樓下大門傳來扣上的細微聲響,她才勉強從嘴裡擠出這幾個字。


  然後,一切都變調了。

  兩個禮拜的胡鬧,就在開始有了變化時,掉了下來,冷得一乾二淨。

  在那之後,全世界的人都察覺到了他們之間的異樣,但也沒人多問,都對這顆碎裂的糖果視而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13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jack04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教室日誌<... 後一篇:[達人專欄] 教室日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還要想理由總是很麻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