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I.C.—銀色災厄:起源》第十七話:感染

作者:Tempest759│2019-11-13 12:20:26│贊助:12│人氣:67



第十七話:感染

  頻頻的槍聲從四方八面傳來,急速地從不同地方來回的士兵們的神情也越來越緊張。不過我們部隊的任務只限於回收文件,所以即便我再想幫助他們,也只能先確保我們的撤離路線與載具,之後再作打算。
 
  就在我們尋找梁先生他們的半路上,我們從人群中發現了伊利亞先生的身影。隊長喊道:
 
  「喂——!伊利亞你在找我們嗎?」
 
  伊利亞先生馬上注意到阿姆斯壯先生的聲音,一邊推開人群一邊急步走向我們,他來到我們面前時立刻開口說道:
 
  「隊長,你怎麼不回應通訊器啊?」
 
  「通訊器?」隊長皺起一邊眉頭,然後恍然大悟般地接着說:「實在不好意思,我跟蕾絲賓的通訊器都留在民宅裏了。」
 
  「啊,難怪啊!」
 
  「對了,你知道是甚麼人在襲擊駐軍營嗎?」
 
  「我正要是說這件事!」伊利亞神情焦急地說:「就在剛才,忠烈發現我們要回收的筆記本的外殼夾層的縫隙裏卡着帶有小顆『核心』的鉎塊,換句話說,我們被追蹤了!」
 
  「所以是鉎在襲擊我們嗎?」
 
  「不僅如此,還有一群人類士兵在對駐軍開火。」
 
  「也就是說,那項報告的猜測是對的。」
 
  「我恐怕無法反對。」
 
  「等、等一下!您們怎麼老是在說些莫名奇妙的話,現在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阿姆斯壯先生面有難色地猶豫了一陣子後,說:
 
  「蕾絲賓聽着,這件事非常複雜,一時三刻解釋不完,但我答應妳,一回到基地我就會解釋清楚,好嗎?」
 
  阿姆斯壯先生的樣子不像在說謊,恐怕真的是甚麼會讓人難以接受的事吧。
 
  「我……」
 
  然而我還未作出回應,附近卻又忽然傳出爆炸聲,緊隨傳出更多慘叫聲!
 
  「他們攻進來了……!」
 
  多虧平日有向梁先生學習中文,我大概聽懂了一名似乎來自中國的士兵的話,不過聽懂了反而令人更不安啊。
 
  「伊利亞,忠烈他們在哪裏?」
 
  「他們去司令部找邱少校了。」
 
  「伊利亞,你先帶蕾絲賓上直升機,我先跟忠烈他會合。」
 
  「是!」
 
  伊利亞先生才剛答應,阿姆斯壯先生馬上就跑出去了。
 
  「等等隊長您不是沒有通訊器嗎,我們該怎樣聯絡您?」
 
  阿姆斯壯先生依然奔跑着回頭應答道:
 
  「我會借這裏士兵的,別擔心!」
 
  隨着隊長的身影消失於人群中,伊利亞先生也有動作了。
 
  「來,我們也快走吧,時間不等人。」
 
  「嗯。」
 
  我跟伊利亞位在村子的南面,最終我們花了約十分鐘來到位於村子的東面的一塊整頓過的廢田上的停機坪。
 
  似乎知道現在事態緊急,直升機的駕駛員也提早就位了。
 
  我們正要踏上停機坪,然而——
 
  「RPG——!」
 
  「危險!」
 
  我還沒搞清楚發生了甚麼事,伊利亞先生就徒然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扯進他的懷裏,接着帶着我迅速旋身後跪下,下一刻,震耳欲聾的爆炸聲與衝擊波從我前方(伊利亞先生身後)傳來,伊利先生還發出痛苦的呻吟!
 
  「伊利亞先生!」
 
  「不,我沒事!這裏已經不安全了,得快跑!」
 
  明明已經臉紅耳赤,還有豆大的汗珠不斷從額頭流下,伊利亞先生還是勉強站了起來,一邊護着我一邊跑了起來。
 
  結果我們才跑沒多遠,周圍的屋簷上馬上又傳來源源不絕的槍聲,只見四周的駐軍士兵們大部份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射得血肉分離,這不是誇大,而是真的四肢、甚至內臟都飛得遍地都是!騙人的吧?據我看過那麼多的槍戰戲劇的內容,被亂槍打中的人不是只是身上會穿幾個洞,頂多變成蜂窩而已嗎?
 
  「噁嗚……」
 
  糟了,好想吐……!
 
  「快!到那邊去!」
 
  伊利亞把我拉進某個巷子裏,結果我才剛離開原地,我剛才站着的地面馬上遭到掃射!要不是伊利亞果斷把我拉走,哪怕只多猶豫零點幾秒,恐怕我已經死了!
 
  「嗚……謝謝!」
 
  「我們是同伴嘛,不用那麼客氣!」
 
  伊利亞拉着我穿梭巷子,拐了幾個彎,要到達其中一道出口時,一名士兵猛然從屋頂跳下,恰好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雖然黃昏時段的巷子亮度不高,但我還是能夠略略看清那人的模樣。可是,當我決定仔細一瞧時,他的容貌實在讓我嚇到不敢發出聲來!
 
  直覺告訴我這傢伙絕對不是善類,心中的警鐘也只管叫我盡可能遠離他。
 
  「這人、身上長了……金屬?」
 
  那個「士兵」雖然有着人的形態,卻不是正常的人,他的全身上下,包括頭部還有四肢,都長着宛若晶體般的銀色金屬,他的四肢扭曲,卻還能夠以詭異的姿勢站穩在地,臉上的五官也被銀色金屬擠得歪七扭八,因合不上而無法制止唾液溢出的大口,更讓這個「人」顯得更可怕!
 
  「嘎啊喝咔……」
 
  那個「士兵」發出聽起來既詭異又十分痛苦的呻吟,接着他提起了右手要把手上的步槍對準我們。
 
  伊利亞先生二話不說就鬆開了我的手臂突進上前,他用右肩把那個「士兵」撞倒在地上並順勢奪去了「士兵」手上的步槍,再用槍托猛地往那個「士兵」的臉一搥,終於讓那「士兵」安靜下來。
 
  伊利亞先生不忘往那個「士兵」的額頭上補個一兩槍,確認那個「士兵」死透後,為他闔上雙眼。伊利亞先生探頭朝牆外瞥了一眼又縮了回來,然後才回頭向我使眼色要我過來。
 
  雖然很在意那個「士兵」身上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但現在不是能停下來慢慢研究的時候,我們在同一地點停滯越久,就越是把自己推向被更多敵人包圍的邊緣。
 
  我扶着牆壁來到伊利亞先生身邊,他背靠着牆壁,對我比起了手勢。
 
  多虧梁先生的填鴨式教育,我一看就明白伊利亞先生想透過手勢表達甚麼:左邊的道路敵人眾多,右邊則安全。我點了點頭,他緊接着比出代表我們要潛行過去的手勢,我再次點頭示意。
 
  伊利亞先生一邊探頭觀察廢田那邊的動向,一邊示意我開始行動。我壓低身子,保持步伐的節奏一致之餘盡可能減小腳步聲。
 
  之前接受訓練時,我表現得最好的就是潛行(其次是投擲手榴彈之類的投擲物),原因好像是因為我的身形嬌小輕盈,有利於我減低行走時的腳步聲,同時還能夠保持有正常行走時的速度。順帶一提,我表現最差的是刀戰。
 
  現在就是活用學到的技能的時候了,而我也沒白費那些在訓練中流下的汗水,我的行動簡直就是無聲無息,而且行雲流水,一下子就穿過右側的通道來到其中一間屋子後去了呢!
 
  我倚靠在屋子的牆上,然後向伊利亞先生打手勢,通知他我已經安全就位,現在該換他動身。
 
  雖然伊利亞先生看起來挺笨重,但他居然能夠幾近無聲地以只比我慢一丁點的速度就來到我身旁。果然專業的就是不一樣啊!
 
  我們繼續穿梭在屋與屋之間的暗巷裏,同時伊利亞先生也在嘗試聯絡其他夥伴,率先回話的是阿姆斯壯先生先,他說:
 
  〈這裏是『大兵』,我已經跟其他人會合,我們和駐軍士兵正受到敵人的攻擊,你們那邊的情況又如何。完畢。〉
 
  「『推土機』抄收,我和『狼蛛』遇上『感染體』的襲擊,直升機被擊毀,請提供會合路線。完畢。」
 
  〈『大兵』抄收,現在會由『八達通』來接手引導你們的工作。完畢。〉
 
  〈這裏是『八達通』,根據訊號來源,你們得先向左拐……〉
 
  從通訊裏傳來的背景聲盡是槍聲與吶喊,然而梁先生說話的聲音卻依然冷靜平穩,讓我再次見識何謂專業。
 
  我們在梁先生的引導下又花了點時間在巷子間來回穿梭。前進期間我一直在思考伊利亞先生剛才說的「感染體」是甚麼一會事,「鉎」、「侵蝕」、「身上長金屬的敵方士兵」、「感染」,難道,那些鉎一直以來都是……!
 
  那被留在營地的叔叔,不就也可能已經——
 
  「小妹妹提高警覺,我們快到達目的地了!」
 
  「啊、是,對不起!」
 
  不不不,別再胡思亂想了,蕾絲賓,阿姆斯壯先生也說過回去之後會把一切都解釋清楚,現在得專心逃離這裏啊!
 
  我們穿過路線上最後一條巷子,最終來到一道開放空間,放眼一看,田地上不是被架滿了臨時擋彈牆,就是側停着裝甲車,躲在這些掩體背後除了最多幾十名全副製式武裝的士兵外,還有四名裝備特別精良士兵——「朵拉」的成員們,後者守在距離我們最近的陣地左翼。
 
  陣地裏的士兵在與不斷湧來的鉎還有「敵方士兵」進行激烈的火拚。部份的「敵方士兵」發現了我們,他們馬上把槍口對向我們,可是他們下一秒就被掃射得四分五裂——是梁先生,他在用他護臂上的特製衝鋒槍掩護我們!
 
  「快過來!」
 
  梁先生向我們喊道,同時仍不忘持續火力壓制想打我們主意的敵人。
 
  我和伊利亞先生當然不是只呆在原地看着,我們一發現有隊友在進行掩護就馬上爭疾跑向梁先生的陣地,最終順利安全達陣。
 
  「這裏的士兵怎麼那麼少?」
 
  伊利亞先生為了蓋過像爆炸一樣的陣陣槍聲而大吼似地問道。
 
  回應的是一名剛躲回掩體後、身穿軍官制服的中年亞洲人——也就是這裏的現場指揮官,邱少校——他用帶點口音的英文說:
 
  「牠們從四方八面湧來,我們的士兵都被分散了,這裏恐怕是聚集最多戰力的一處!」
 
  「左翼,敵襲!」
 
  梁先生忽然的呼喊吸引了我們注意,馬上就發現我和伊利亞先生剛通過的巷子裏忽然湧出大批「步行體」。
 
  「『推土機』,快穿上它壓制左翼!」
 
  阿姆斯壯先生踢了踢腳邊十分大塊的戰術骨架,接着就繼續探出身子往陣地的左翼開槍。
 
  「『推土機』抄收!」
 
  伊利亞先生也不敢怠慢,一得令就快速着裝起骨架,「噗茲——」的一聲代表裝着完畢,伊利亞先生架起幾乎能遮擋住他整個身體的巨大金屬護盾,他的戰術骨架背後的炮管也自動架設完畢,鎖定住從巷子湧出的「步行體」。
 
  「推進中!」
 
  為重型骨架提供能量的動力爐發出「嗚嗚」的低吼,往左翼推進的每一步都沉重得充滿壓迫感,就像個甦醒的巨人,他又儼如台迷你坦克,移動的過程中肩上的炮台朝着巷子的方向持續「嘭隆——嘭隆——」地射擊,「步行體」不是被炮台的炮彈打飛擊碎,就是被從建築物上剝落下來的瓦礫壓扁,實在帥氣又可靠!
 
  遠處的「敵方士兵」眼看突然有龐然大物冒出來馬上朝他集火,但他們的子彈只能在伊利亞先生的盾牌上造成「乒乒乓乓」的撞擊聲,連伊利亞先生的毛髮也傷不到。
 
  阿姆斯壯先生見狀便稍微安心地縮回車子後方,然後從車子的另一邊探出身子朝從正面而來的敵人開槍。
 
  不過正面最前線的情況一點也不樂觀啊。
 
  大量的「追獵體」作為前鋒從正面奮身衝刺,迫使駐軍士兵要先對付「追獵體」,卻有後隨的「步行體」在「追獵體」的捨身掩護下步步進逼,逼得我方士兵只好瘋狂丟手雷和燃燒手榴彈盡可能搞散對方的陣形。
 
  「邱少校,再這樣下去我們遲早會被包圍,還有其他撤離手段嗎?」阿姆斯壯先生向邱少校問道。
 
  「我早就呼叫總部請求派出救援部隊,但還要至少多撑幾分鐘才行!」邱少校一邊回應時一邊偶爾探出身子來跟對面的「敵方士兵」駁火。
 
  「有發現『高階個體』嗎?」
 
  「我們的偵察兵還在掃瞄!」
 
  「該死的!」
 
  這時雖然傳來伊利亞先生確認左翼暫時解除威脅的喊聲,但阿姆斯壯先生的表情依然十分嚴峻。
 
  「『推土機』轉向正面的敵人進行火力壓制,不要讓任何一隻『追獵體』靠近最前線!」
 
  然而就在阿姆斯壯先生要下達更進一步的指示之際,「刷——」的一聲後緊接着一陣「轟隆——!」巨響,當我們回過神時發現最前線一帶已經濃煙瀰漫,守在那裏的士兵不是不再動彈就是在痛苦的抽搐!
 
  哇呀,有甚麼把倒下的士兵拖進了濃霧裏!
 
  濃霧後開始傳來陣陣駭人的哀號和令人雞皮疙瘩的撕裂聲,邱少校好像這才反應過來,慌忙對着通訊器喊道:
 
  「最前線被突破了,馬上收縮防線!」





  天祐中大,天祐香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902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輕小說|未來|戰鬥|微黑暗|沉重|末世|災難|女主視角|第一人稱

留言共 3 篇留言

蒼天落葉
敵人好像是恐怖組織

11-13 14:54

Tempest759
「敵人士兵」的來曆,之後自有分曉^^11-13 15:00
有川優理
最近對軍武系列的作品比較((

11-13 16:06

Tempest759
「((」是怎麼意思?11-13 16:10
有川優理
算是一種朋友那邊習慣的表情符號XD 硬要說 就像 ...www 的感覺

11-13 16:14

Tempest759
原來((11-13 16: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Tp20070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I.C.... 後一篇:[達人專欄] 《I.C....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hnnyboyqq肚子
不小心吃了過期14天的優格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