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sweet heart是面具學姐】 Ch3-28 看樣子是瞞不住了呢

作者:黑糖醬│2019-11-12 23:38:17│贊助:6│人氣:239
//第一次點進這部小說的朋友,請點系列首章
//從第三本第一章開始看,也不是不可以喔


  守護者她本人......現身於實驗室之內。

  她的身體還是一如往常的小麥色,可是頭上的牛角,好像比平常看上去來的銳利許多──至少看在大中眼裡,似乎是這麼一回事。

  守護者面向大中,兩手握拳置於大腿外側,喊聲:

  「你知道你現在到底在說什麼嗎?」

  「當然,我非常清楚,我認為——」大中回。

  「不!」

  但守護者卻搶先大中一步說話。

  「你不了解。」

  「……」

  「好不容易逮到這個機會,怎麼可以就這樣算了?現在是最好可以讓你從此不會再遭到危險的最佳時機,為什麼要放棄這機會?」

  「為此要犧牲掉席琳娜嗎?」大中反問。

  「事情沒有做出來,又怎麼會知道呢?」

  「……」

  「你又知道失去掉那個女孩,會怎麼樣了?」

  不過,守護者在這樣說之後,就低下頭來,沒有再說下去,不知是認為自己說遛了嘴,還是覺得已沒什麼好講,又或者是因為察覺出剛才的話語,觸碰到大中的底線。

  但不論如何,大中都將守護者方才的言行收入眼底。

  守護者也因為自己的言行,讓整座實驗室處於一種一根針,不,似乎一根小螺絲掉落在地,都會相當吵雜的環境。

  好不容易幾秒後,大中說話了。

  「我敢保證,這次一定可以控制好妳的力量的。」

  「……你拿啥做擔保?」

  守護者低語:

  「明明只是個小鬼頭而已,過去的席琳娜,那個島上最強已經不在了不是嗎?」

  「沒錯,妳說的對。所以——」

  大中說到這邊,守護者抬起頭,大概是因為好奇面前的這個小男生究竟會給出什麼樣的答案吧。

  但她也許無法抱持期望,原因就是——

  「我根本沒有任何擔保,也沒打算做任何擔保,事實上,我完全對接下來的事情沒有計畫。」

  「——!」

  守護者瞪大雙眼,雙手握拳握得比方才還要用力。

  這時,大中接下去說:

  「因為我哪次不是靠著完全沒計畫的攻擊取勝的呢?」

  「你……」

  你該不會是認真的吧?守護者想要這麼說。

  「而且,」然而此刻,大中卻將語氣壓低,說:「事情沒有做出來,誰會知道結果。難道不是嗎?」









  學校中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幾秒前打了席琳娜的黑火女孩,此刻跪在地上,兩手抱頭,任由身上的黑火燃燒,一副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唉,真是拿你沒辦法呢。』

  胸口響起名為守護者的女子的嗓音之後,女孩身上的黑火就消失無蹤了。

  接著黑火女孩,陳大中他變回本來男性的模樣,背部著地,躺在地上。

  「欸?奇怪。」大中逐漸恢復意識。

  大中醒過來之後,看見一片黑暗不見光的夜空,心中起了疑問。

  ──現在的我是回到中庭了嗎?還是還在自己的意識裡。

  不過,這問題在席琳娜跑到大中身旁,抓起他的雙肩緊緊抱住他時,大中就獲得了解答。

  「大中!」席琳娜說:「太好了,你沒事就好。」

  「……席琳娜。」

  大中一時還不曉得該怎麼反應,直到有暗紅液體滴落在席琳娜身體附近,他才回過神來,眼睛瞪大。

  「席琳娜,妳沒事吧?」大中兩手放在席琳娜肩上說。

  「嗯,我還好……可是……」席琳娜的視線看向別處。

  「!」

  此刻大中回想起來在實驗室裡的電視機,螢幕上所顯示的畫面。

  以第一人稱視角所打傷的,可不只席琳娜一個人。

  「伊利亞!」

  大中站起身子,往席琳娜所見的方向跑過去。

  只見這白色的中庭,一名女孩倒在暗紅的血泊裡。

  大中跑過去,蹲下身子扶起之。

  「伊利亞,妳聽得到我說話嗎?聽得到就回答,說什麼都好。」

  「……嗯?」伊利亞先是緊閉雙眼,才睜開眼睛,似乎在強忍身體的疼痛感。

  不過,她在看見大中的時候並沒有哭泣,反而笑了。

  大中見狀一臉不解,伊利亞似乎也注意到大中的疑惑,因此開口說:

  「現在伊利亞終於可以脫離反抗軍了呢。」

  「哈?什麼意思。」大中皺起單邊眉頭問。

  「呵呵,學長真是的。」伊利亞又笑了。「伊利亞都暗示這麼明顯了,你還在當一個木頭人嗎?」

  「?」

  大中滿頭問號,對伊利亞所說的完全沒有任何頭緒。

  特別是伊利亞不以我自稱,而是又恢復以自己的名字自稱的這點。

  可是突然間,他彷彿被雷打到一樣,腦袋閃過在寢室中與伊利亞相處的一些畫面。

  這時,大中似乎領悟了些什麼,但下意識卻不想要認為自己想通了些啥。

  證據就是,他開口又閉口,好像欲言又止的樣子,這畫面不知不覺給伊利亞見著了。

  「伊利亞,我問你一個問題。」

  「請問吧,大中學長。」

  「妳,是真的想要殺掉我嗎?」

  「還以為學長你要問什麼呢?我剛才不是說了——」

  「說實話!」

  「……」

  大中的這三個字的喊聲,讓伊利亞靜默下來。

  而讓伊利亞繼續往下說的,是大中現在那副好像快要哭出來的猙獰表情。

  「……看樣子是瞞不住了呢。」

  學長果然很機靈呢。

  伊利亞說完後,咳了下嗽,不小心將嘴裡的血咳在大中的制服上。

  「啊啊,真是抱歉。」伊利亞緩緩抬起手,想要去擦拭該血漬。

  但,這個動作被大中看見了。

  大中一手抓住伊利亞試圖去擦血漬的手,將之緊緊握住。

  「欸?」伊利亞表示不解。

  「為什麼?」大中問。

  「因、因為把學長的衣服弄髒了──」

  「那不重要,我不是再說這個!」

  大中的音量令伊利亞有些嚇到,不過幾秒後,伊利亞恢復平靜的表情,回答:

  「學長還真是溫柔呢。」

  「快告訴我,伊利亞。」

  如果妳真的是想要殺掉我,為什麼不在下午的時候,只有我們倆在宿舍時動手呢?

  大中說。

  ──沒有道理,這太沒有道理了。

  同時,大中在心中這麼想著。

  ──伊利亞那個時候把我幹掉,就可以一走了之回去大陸,完成反抗軍的任務,那又為什麼會選在這裡,還把這裡搞成冰天雪地的模樣?為什麼不在那個時候就動手?

  ——而且以她的身手,絕對可以在我進入什麼記憶領域之前,就讓我一命嗚呼。

  ——為什麼?為什麼要留我一命到現在?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大中的腦海中似乎只有這三個字到處轉,其他的想法都不存在似的。

  「……跟學長第一次見面,應該是在火燒舊宿舍時,被一名軍服少女壓住身體的時候吧。」

  「那個,我說了這不是重──」

  「當時就覺得,」伊利亞沒有理會大中,直接往下說:「啊啊,這位學長好帥氣,好有紳士風度,居然會趕過來救一個連見都沒見過面的人。應該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在學校看見學長的時候,總覺得四周圍的空氣變得不太一樣了。有種令人喘不太過氣的感覺……應該可以這麼形容吧?哈哈。我其實也不是很懂。」


  伊利亞繼續說:

  「其實從在舊宿舍的時候,我就有接到反抗軍給予的指示,只是並不清楚對象是誰。後來學長就伊利亞出來的當天晚上,向他們確認後才知道,啊,原來就是那個來救人的學長。」

  要殺掉自己的救命恩人,以完成任務,否則回來就是死。

  反抗軍當時是這麼說的──伊利亞說道。

  「雖然在那個時候,也有向他們抗議,因為後來我也得知,那名軍服少女也是反抗軍的人,也就是說這場火災也是反抗軍他們造成的。居然要因為這場意外,然後要人去殺掉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然就不能回去?這沒有道理吧!」

  「……」

  「抗議到最後當然是沒有用的。」

  「伊利亞……」

  「然後好幾天學長都不在學校,都沒有下手的機會,現在突然間換了舍監,又在早上的時候在浴室前面遇到,我當時就想,嗯,好機會終於來臨了,可是……可是……」

  「可是?」大中皺眉。

  伊利亞欲言又止,眼神閃爍不定。

  現場的冰雪逐漸融化,看來是伊利亞的能力已經沒辦法負荷這個結界了──大中這麼想。

  「可是在我下手的那一瞬間,在我在房間裡準備用冰直接砸死學長之時,就後悔了。在看到大中學長被我的冰打到的那一刻,心中好像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胸口有點痛痛的,但有好像不是,我說不太上來。」

  伊利亞說:

  「不過確定的是,我當下心中就立刻浮現了好幾個疑問,為什麼要這麼做?這麼做的原因會讓妳變得好受嗎?享受在軍中陞官的感覺真好啊,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一定很爽吧?之類的。」

  「……」大中不發一語。

  「然後今天下午,伊利亞終於確定了,這並不是什麼罪惡感……不,與其說是罪惡感,不如說是有種自己想要的東西,被自己弄壞了的感覺。」

  大中持續保持沉默,盯著伊利亞的雙眼。

  「所以,我打算做一件事。」

  「?」

  「既然我沒有辦法得到,那麼,就讓那個我想要得到的,拿走我已經有的就好。這樣免強就算是我擁有了。畢竟,我把自己的生命都奉上了。」

  「???」

  大中現在,已經不能用滿臉疑惑這四字來形容他的表情。

  可以說是聽到了自己完全沒有聽過的語言一樣,大中雖然試著去理解,但感覺絲毫沒有作用。

  「為什麼妳要這樣做?」大中低語。

  「……學長果然是個大木頭呢。一定要讓女孩子講這麼明白嗎?」
  
  他只能繼續看著伊利亞的眼角逐漸濕潤,最後眼眶泛出淚水。

  「我……」

  伊利亞邊哭邊說:

  「真的沒辦法……」

  她現在喊聲的音量,大聲到整座中庭都有回音。

  然而大中清楚兩個道理,一個就是物極必反,另一個,是真正絕望的定義。

  物極必反,伊利亞的聲音十分大聲,可是所喊出來的內容大中卻好像聽不太清楚,稍微腦袋頓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而真正的絕望,並非遇到困境之時,而是——

  「沒辦法殺掉自己喜歡的人呀!」伊利亞剛才的喊聲,這才進入到大中的腦中。

  一陣沉默之後,伊利亞開始咳嗽。

  她咳出來的血又沾到大中身上,大中感覺到一陣溫暖,可是,一陣冷風吹來又讓他的身體不停發抖。

  周邊的冰雪好像也因為伊利亞吐出來的鮮血,變得通紅。

  這時的伊利亞,彷彿一支於冰中逐漸死去的玫瑰,彷彿看見一絲生機,可是卻必須面臨無可避免的……



<待續>









不喜歡的話不需要GP也不用訂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898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rometotal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身為一個路癡...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女裝小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injuewang宣傳
【架空東幻】《傾雲__浮遊遠望者》更新到第壹回【05】@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