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四十六回

作者:Lubit│2019-11-12 13:30:55│贊助:16│人氣:103



  「我們要做的事情並沒有改變,在將傷亡控制在最小的情況下,阻止這場內亂。不能讓他們的聯合軍踏出水族領地一步,最理想的情況是不要讓土族出兵,由姚家來解決。」

  「不過兄長,就算山海師再怎麼能打,面對雙方的上萬士兵,我們⋯⋯

  「算上本家所有的山海師,速戰速決的話還是有希望。不能跟那些人耗時間,最重要的是找到冼元和槐,從根本解決。」

  「是⋯⋯

  「所以,我要在這裡發表分派給各位的工作。」

  姚汛清清喉嚨。任鈴放置在膝上的指尖不由得抽了下,緊張自她的神經一路上爬,令她感到不安,卻又興奮難耐。

  「考慮到我們人員相對不足的情況,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我決定這樣安排。首先,姚流和任鈴小姐。」

  「在。」

  「是、是!」

  「兩位負責潛入洌水城下做內應,並且將事前搜查未能涵蓋的情報即時送回姚家。」

  「明白。」

  見姚流非常乾脆地點了頭,任鈴慌忙來回看著兄弟倆,一臉吃驚。這種重大的工作交給她真的好嗎?

  雖然知道姚流很能幹,和他一起行動不會出事,先前自己也說了想參與作戰,不想一味被保護著。本來以為會將後方支援這種不需要親上前線的工作交給她,畢竟現在沒有白虎陪著,少了戰神的她根本沒有戰力價值可言。

  她沒有白白送命的打算,這點她自己比誰都清楚,不過將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送去做密探,姚汛打的到底是什麼算盤?

  「接著,凊元公子。」

  不過姚汛沒有給她太多思考的餘裕。

  「請您和舟兒一起潛入城上,盡可能打聽到作戰的細節,可能的話,逮住或是限制冼元的行動。」

  「知、知道了。」

  「這次要將舟兒也派出去嗎?」

  舟兒?不就是這段期間一直照顧著任鈴的那個丫鬟嗎?要派她到都城?任鈴從方才的錯愕中抽了出來,將注意力轉回姚汛那兒。

  「本來是想讓你和任鈴小姐到城上的,但考慮到我們並不熟悉裡頭,而且那兒是政治機關要地,守備會更嚴,無頭蒼蠅馬上就會被捉住。」

  「但是⋯⋯凊元公子現在是被官方追捕之身,我們刻意將他送到城上,不等於雙手將他交出去嗎?」

  「沒關係,我做。」

  姚流抬眸,凊元臉上那抹彷彿一切都雲淡風輕的微笑早就說明了,他並不害怕。

  「之所以送我們到洌水,是希望我們能夠不犧牲都城,甚至在那裡轉守為攻,在他們繼續往南進攻前擋下他們對吧?」

  好歹身為一族族長的長子,作戰和兵法他都沒少學。北方水族的土地主體是易守難攻的酷寒高原,洌水的地勢同樣北低南高,對於從北打來的牢帝國,恰好適合。

  「要想做到這點,就得在洌水阻止戰線擴大,所以優秀的內應非常重要。既然在場唯一熟悉城上的人是我,我就沒有推辭的理由。」

  「公子⋯⋯

  「雖未曾親眼見識,我想公子的武藝應也毫不遜色,讓舟兒跟著只是以防萬一。」

  「請問——舟兒她很強嗎?」

  任鈴弱弱地提了一句,那個年齡看上去和她差不多的姑娘,竟然被派去做公子的護衛,一同潛入敵方本營?

  對此,姚家兄弟並未立刻答上,反而相視而笑。

  「對妖魔來說就是一般的人類,但是如果是和人類打的話,舟兒很強喔。」

  姚流的表情看上去完全像個因為優秀的女兒而感到驕傲的父親,任鈴只支支吾吾地應了一聲,又陷入自我貶低的漩渦。

  ——對啊,她不就是自己的體術老師嗎?舟兒只教了自己一點簡單的基本,任鈴還猜那些是丫鬟們為了保護姚家人而學的基礎體術,只是順便讓她也學學,結果大概是看她還是初學者,才從簡單的開始教。

  一開始擔心的事情真的成真了,她就是在座最弱的那一個。任鈴不禁捏了把冷汗,心裡更想掐死那個不久前信誓旦旦地說要上場作戰的那個自己。

  「啊啊,有舟兒跟著的話就可以安心了。凊元公子,此等大事,我倆卻無從親自保護您的人身安全,還請您原諒。舟兒乃是由我姚家養大,身手矯健、武藝高強的戰士,此次行動全憑您差遣。雖為一介丫鬟,想必能成為您的助力。」

  「當然,兩位派她跟著我已經足矣。本來我就是求人者,姚家肯出力已經讓我感激萬分。」

  「水族本就為吾等與遙遠先祖約定好,必須誓死守護的對象,這點事情是當然。關於作戰的配置若無疑問,三天後開始行動。今天就這樣吧。」


  姚汛說完便推了椅子,起身離開。幾個貼身照顧他的小廝也跟著出去。

  三天後,也就是牢帝國和水族聯手開戰的三天前。今天是接到消息的第二天,已經只剩下六天了。還有六天,戰爭就要開打了。


  早會結束後不久,剛過辰時。姚流說了今天的訓練從午膳過後開始,並且因為三天後就要潛入都城,除了山海術之外,鍛鍊內容也將加入更進階的體術,以在萬一山海師的本領無法發揮時還能保護自己。

  說是這麼說啦,不過就算是能用山海術的場合好了,對不會施術的她來說根本沒差啊。

  知道自己有多無能的任鈴當然不會放過這等空閒時間。她和舟兒要來了兩粒包子當作補充體力之用,並且請她在到用午餐前的這段時間內指導自己。既然知道貼身照顧自己的丫鬟是個格鬥高手,哪來不請教她的道理。

  於是,任鈴離開餐廳後便逕直前往庭院,舟兒說等她幫忙收拾完餐廳和膳房後就會立刻過來。她坐在庭院中央的涼亭內,手裡捧著那兩粒還熱燙燙的包子等著舟兒。

  「好認真啊,任鈴小姐。自主練習嗎?」

  「哇啊!」

  她嚇得差點把手上兩粒珍貴的包子掉到地上去了。猛然回頭,姚流站在涼亭後方的草地上,她的背後。涼亭的石階有些高度,姚流必須抬頭向上望,視線才能和坐著的任鈴對上。

  「姚流先生!」

  「對不起,似乎嚇到您了。我本來是怕您太過勞累,才取消練習的。您這麼努力,我很開心。看您坐在這裡,是在等什麼人嗎?」

  姚流溫和地彎起眸,依然是一副堂堂書生樣,斯文溫婉。

  「是⋯⋯拜託了舟兒,請她指導我體術。雖然知道姚流先生在山海術之外也會為我進行體術加強,不過只剩下三天了,我想在不過度打擾您的情況下,盡可能運用所有時間。」

  聞言,姚流似乎很滿意地點了點頭,笑容的弧度又增加了些。

  「是啊,剩下三天,沒有時間蘑菇了。」

  「這麼說來,剛剛的計畫好像沒有提到姚汛先生自己。那位果然是總作戰指揮官嗎?」

  姚流的視線一凜,那鋒芒很快又收斂。臉上神色似乎多了分無奈,說不出口的愧疚。

  「嗯⋯⋯我想兄長他大概自有打算吧。」


  正午過後,氣溫隨著西斜的太陽開始下降,灰暗的雲朵掩蓋了微熱的日光。

  從姚家的宅邸再往山上走,更高海拔之處的雪原,姚汛所乘的牛車在一片素白中顯得突兀的大院前停了下來。他一手壓緊了頭上的皮毛帽,從小廝替他開的車門中下來。

  風雪大了起來,他幾乎快睜不開眼睛,臉也被寒風吹得凍僵,可他還是抬頭望了一眼那漆著朱漆的大拱門。儘管因寒霜褪色,其威壓依然絲毫不減。

  北方水族領地,山海師姚家本家,大院。

----------

大家好,這裡是又有一陣子沒有浮水的Lubit!

很努力地擠了一回更新出來,我下禮拜三還要期中考呢⋯⋯

劇情變得愈來愈嚴肅,我也得開始跟著動腦才行,希望我寫出來的邏輯還算好懂QQ

以上,感謝各位的支持!

20200520一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893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熊毒
下禮拜三期中考;3?不是通常都上禮拜期中考嗎

11-12 18:26

Lubit
我有兩門課會考兩次期中考,覺得教授一定討厭我們⋯⋯11-13 02: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1105 - 關於教日本...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中長篇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LOL大家
最近小說每日更新,歡迎大家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