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耽美】殺手《紅街》第二十一章 沒有童話

作者:牧葵│2019-11-09 08:32:29│贊助:2│人氣:66
  1.

  彭澤理還不知道,外面鬧得腥風血雨。

  紅街內部剛整修完,又被人砸了──胡捻聽說時趴躺椅上,不苟言笑的刺青師正做著最後的收尾。因為弟兄貿然闖進店裡,刺青師停下動作、露出不悅的神色。

  胡捻懶懶地抬起頭,無意瞥見自己在鏡子裡的倒影,他愣了愣,匆匆轉開視線,看向氣喘吁吁卻硬是要裝作平靜的弟兄。

  「沒逮到人嗎?」

  「逮是逮到了,但……」

  前來通知的弟兄露出欲言又止的為難神色,胡捻讓他出去,又要刺青師先結束今日的割線。預約了之後打霧上色的時間,藥都來不及敷、他便往店外走。

  「小心,禍不單行。」

  刺青師收拾著用具,衝著那以黑道子弟來說過分精實的背影,冷不防地說了這麼一句。胡捻頓了下,回頭看見滿室的展示照片,彷彿一群羅剎、餓鬼、骷髏,不計出身國籍的問題向他撲來。他挑眉笑了聲:

  「師傅還兼職算命?」

  「偶爾。」

  衣料碰到了剛完成線條的部位,說疼也不是疼、倒像是火烙般奇異得燙。胡捻踏出店門前長吁了口氣。幾個弟兄在門外抽菸,見到他才迅速地熄火。

  「那個……帶頭砸店的是個小姑娘。」

  弟兄支支吾無地說了,胡捻聽到最後三個字,心裡大概也有了底。問到人被暫時關在胡嚴鳳情婦的公寓中,他和他表哥知會了一聲,便讓弟兄開車過去。

  「好像開始變冷了呀。」

  四十多分鐘的車程,到達市區的另一邊。胡捻喃喃自語著,在後座看轎車滑進高級公寓區的停車場,駕駛座邊的窗戶打開,警衛身上濃烈的古龍水味、和空氣中初冬的寒意一併灌了進來。

  車窗關上,他不著邊際地想著:不知道是不是該讓人幫彭澤理買幾件大衣?又莫名得聯想起那人替他洗過的衣服──現在他的上衣總會在洗完後帶著不同洗衣精的氣味,不像彭澤理洗的,向來一點味道也沒有。

  「在十二樓,三室。」

  「了解。」

  穿過停車場,上樓時胡捻背對著電梯內的鏡子。氣味、影像……最近這些讓他意識到自己是誰的東西總令他焦躁。

  三室。他們來到一間華麗到有些空虛的房子,配色和諧的客廳每一處都有刻意設計的痕跡,精緻到不似有人居住。一名容姿端麗的女性坐在沙發上,當弟兄推開門,她正輕聲細語地和瑟縮在身旁的女孩說著什麼。

  「賓果。」

  胡捻彈了個響指,女孩子們的談話被迫中斷。亭亭──或該叫她張子亭的少女抬起臉,臉色猛然沉了下來。

  胡嚴鳳那個漂亮的情婦站起身,胡捻後知後覺地想到,剛才弟兄似乎沒有按門鈴吧?但那個女人低著臉,一句抗議都沒有,向幾個人點了下頭後,便進入了內側的房間。

  一走動,他們才發現她的左腳是義肢,在移動時以奇異的角度向外拐。

  胡捻搔了搔頭,走向被留下的張子亭。後者緊繃著身體,從深陷的沙發裡站了起來,瞪著走到自己面前、手插口袋的男人。

  「……真的是你。」

  她可以說咬牙切齒了。上一次碰面大概還是在紅街吧?那時她竟然讓這人和自己嬉皮笑臉。

  「喂喂,這是我要說的話吧?跑去砸店的小女孩兒──妳不是彭澤理最愛護的小寶貝嗎?唉,想不到啊想不到──」

  「你殺了我爸爸!」

  張子亭撲上前,沒等弟兄攔住她,胡捻雙手各扣住她一隻手腕,她尖利的指甲便再也碰不到他半吋。張子亭掙了一下,發現掙不開他,當機立斷地改用腳踢,胡捻抬腳以膝蓋擋住。他自己一個不平衡,跳了幾跳、穩住了,張子亭卻因他鬆開手、向前摔了下去。

  咚!女孩的臉重重地撞在玻璃桌上,一顆牙齒飛了出去,在大理石地上拉出了條細長的血跡。張子亭捂著嘴,撐著桌面搖搖晃晃地站起,眼眶周圍已滿是憤恨的淚水。

  「混蛋……」

  「搞清楚,破壞澤理旅館的可是你們哦。」

  張子亭一下瞠大眼,手也放了下來。她破裂的嘴唇拉開慘然的弧度,口齒不清,仍咬著剩下的牙吐出恨恨的句子:

  「我們?是誰踩著大家的性命賺錢?又是誰毀了我們的舞會?」

  胡捻啞然失笑,正要以玩笑話回應張子亭的質問,那女孩卻捏著拳頭,搶先他開口:

  「如果是我們家,本來也可以保護紅街的。不用像你,跟老鼠一樣偷偷摸摸。我可以保護老闆……還有景熙他們!」

  說到這步已經有很大一部分像在無理取鬧了。不遠處的弟兄硬忍著笑,臉部扭曲成奇異的表情。胡捻看了他們一眼,臉色卻慢慢沉下來,他突然伸出手,捉住了張子亭的下巴。

  眼中映出女孩驚恐的臉,血水混著唾沫沾到了他的手。

  「有次我在紅街收過一具屍體。澤理不會做多餘的事,但他又說、那不是工作──所以我問了一句。妳猜猜是為了什麼?哦,其實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那個人想強暴他的工讀生,這樣而已。」

  「我?」

  「是啊,稍微把妳老爸的身分亮出來就解決了嘛?只是扮演清純小女生的遊戲就玩不下去了,妳要怎麼辦呢?」

  胡捻更加用力地掐緊她的下巴,掐出了兩個紅色的印子,他笑:

  「要不是那個畫面想像起來就讓人覺得無聊。我現在就想叫人強暴妳──呵,沒遇上都不知道自己是多麼脆弱的東西、不知道是誰,讓妳可以在妳的樂園裡隨心所欲了。」

  他一放手,張子亭便退了好幾步,跌回沙發。這時,後邊的房門忽地打開,胡嚴鳳的情婦走了出來,依舊低著頭,口吻卻有些強硬:

  「請不要在我的房子裡做那種事。」

  看來這屋子的隔音不怎麼樣,要不就是她根本沒關上門。胡捻上下把這女人打量了一遍。她確實美貌。倒也並非妖豔的類型、但亦不至於故作柔弱,只是低順的表情難藏剛毅眉目,會讓人忘記她身上的殘疾。

  他有點訝異他表哥有這種眼光。

  「好吧,我說得過份了。不好意思啊──大嫂。」

  他講出那個稱呼時女人有一瞬間皺起了眉頭,相當有趣的反應。胡捻對她留上了心,表面不動聲色,把目光轉回張子亭身上。

  「那就讓我們來認真討論一下,怎麼處理妳破壞旅館的事情唄?」

  「……紅街的事根本與你無關。」

  他是樂園的外人、舞會的不速之客。女孩的眼神就像這麼控訴著,胡捻嗤笑了聲,用鞋尖劃開了地板上的血跡。

  「那妳打傷我表哥手下的弟兄,總跟我有關吧?」

  張子亭不說話了,一副要哭出來,又把眼淚、血、碎牙一併吞進肚子裡的模樣。胡捻看著她半晌,搖頭嘆氣。

  「三點。第一,讓妳的人去找到逃亡的孟偉、第二,保證紅街日後正常運作──最後,給我永遠消失在彭澤理面前。」

  說到後面,他的語氣透出了一股陰狠。沒有人會懷疑,他可以活活地將人撕成碎片。不過在說完要求後,他的語氣立刻輕快起來:

  「這樣,妳就可以離開了。」

  被寵壞的黑道之女肯定從沒受過這樣的脅迫,她蒼白著臉,忽然驚恐地將眼光轉向他肩頭。胡捻這才注意到,剛剛刺青的部位透出了斑斑血污,他「噗哧」笑道:

  「知道這是什麼嗎?會吃人的。」

  張子亭終於放聲哭了出來,從剛才到現在一直維持沉默的殘疾女人、以和常人無異的速度匆匆上前,用自己的身體隔開了雙方。

  「……我想她也需要時間好好考慮,能請你們改天再來嗎?」

  「當然。」

  胡捻盯著那個女人,對方因他的目光而有些退卻,反應過來後、又很快地挺直身體。這樣的畏怯究竟有幾分因為他是胡捻、又有幾分是因為他老爹的身分呢?

  破壞舞會的人。其實亭亭要這麼說他,他也無可反駁。

  轉了轉脖子,胡捻把多餘的想法拋到九霄雲外,他看著女人、咧開了嘴角:

  「妳叫什麼名字?」

  「……孫定。」

  女人遲疑了下才回答,「好名字」胡捻敷衍地應了句。帶著兄弟離開前,他越過孫定的肩膀瞪了張子亭一眼,後者縱然驚恐,回過神,仍用口型狠狠擠出了兩個字,依稀辨認得出來是:去死。

  
  2.

  胡捻回到住處,難得看彭澤理出了房間、坐在客廳裡看書。這幾天他吃得少,聽兄弟說自己不在時,甚至可以整天關在房裡──大概是終於捱不住午後明媚的陽光,今天才下樓來了。其實看他越發得鬱鬱寡歡,胡捻也不是不知道理由。

  但他只能透過裝瘋賣傻,避開那個人的眼神。

  「哎,原文書嗎?」

  胡捻一屁股坐在沙發的另一邊,彭澤理結束一個段落、才抬起頭應了聲。他把書放到茶几上,胡捻掃了一眼,看起來像他祖母的藏書。

  「太久沒讀,都覺得有點吃力了。」

  「哈哈,我畢業後就再也沒碰過書了。」

  整個人躺在沙發裡,看著那頭坐姿直挺的彭澤理。胡捻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瞇起眼:

  「我今天遇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女人,叫孫定,名義上是我表哥的情婦。」

  說點什麼轉移那人的注意力也好,不過胡捻不打算和他提起亭亭。

  「我看她的樣子,不像是會作黑道情婦的人。我問了弟兄,他們才說她其實該算我的表姊──私生的那種。本來家族不認這個孩子,結果還是捲入紛爭,丟掉了一條腿。她老爸乾脆給了她一個無關痛癢的名目保護起來了。」

  「這樣嗎?」

  彭澤理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胡捻感到奇怪,於是止住了聲音。空氣一下子陷入安靜,許久,誰也沒開口。彭澤理看著那本厚重的原文書封,忽然前傾身子,隔著塑膠套用指頭輕輕觸碰著燙金的書名。

  彷彿藉此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費力,他說:

  「我想出門,這周末。」

  「去哪?」

  彭澤理又不說話了。胡捻有一瞬間在想:他這是和趙元泰一樣,把那人軟禁起來了?但他其實無所謂他出門啊,只要安全……

  「和我弟弟碰面,這次換他回國了。」

  胡捻好像被什麼噎到,坐直了身體,半天不知該怎麼回應。彭澤理笑了下,視線依然放在書封上,輕輕地把手機從口袋裡拿了出來。

  他打開了訊息的畫面、遞給胡捻。同時自己將親人寄來的訊息複述了一遍:

  「聽說爸爸找到哥哥的事,他可能太激動了,說了些不好的話、請別放在心上。我想請假回去看看,我們見面談一談好嗎──」

  「你想去嗎?」

  肯定把訊息看了很多遍,才能記得一字不差。胡捻把手機還給彭澤理,後者深吸了口氣,總算把臉轉向他。

  「那是我弟弟,他已經到國內了。」

  我陪你。這是胡捻怎麼都說不出來的話。彭澤理露出參雜著苦澀的笑容,明明是無力、卻又硬生生地多添了分長久思念後的迷惘。可以期待嗎?還是應該先抱著最壞的打算?他不知道。

  「好多年了。」

  彭澤理無法確定親人的態度,是單純因為找到哥哥而想見一面?或者有其它目的?剛收到訊息時他有一瞬間在想,弟弟特地回國來找他,有沒有可能,代表父親的態度還有轉圜的餘地?

  他不知道家人可以讓他這麼惶恐,也不知道自己原來還會這麼想念。

  沒有太多記憶的家人、仍一直想問的問題:你過得好不好?

  「你們確定地點之後,我還是會請弟兄在附近把守。」

  胡捻說道。他看著彭澤理的側臉,無由地想起刺青師那句「禍不單行」。真是讓人討厭的感覺──他大聲嘆了口氣,肩頭的刺青似乎又在發燙。

  其實呢,雖然他不懂那樣的感情,但也知道彭澤理在乎,希望他可以得到家人的接納的。

  可惜這是他無法掌握的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861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rsfrenk各位巴友
小屋更新啦~ COD有趣時刻~ EP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