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短篇】秋葉——紅楓落下那刻

作者:走不動│2019-11-08 19:17:57│贊助:0│人氣:26
  趙槭是個勤奮的都市人,多年前離開了老家鄉,獨自一人在外地打拼。代代都從事農活的老家,對身為長子的他這樣決定十分不滿。也因此他們大吵了一架。
 
  但終究是血脈相連的。在無數次的爭吵後,最終是相互妥協了。
 
  妥協了,可惜爭吵後的疙瘩仍舊留了下來。老一輩的人沒辦法諒解拋棄祖業的想法,身為長子的趙槭無法理解死守著祖業有甚麼未來。
 
  他們相互妥協了,但無言的寄望還是成了壓力,擔在各自的心頭上。
 
  壓的久了、煩了,鄉里鄰居的勸解都讓趙槭覺得無地自容。
 
  到頭來,趙槭還是離家了。他留下:「五年後我若是沒有成就,會乾脆的回家。」的話,一個人悄悄的離鄉了。
 
  而那之後已經過了二十年。
 
※ ※ ※
 
  他在一家時尚的服飾店前停下腳步,店裡白熾的燈光透過玻璃櫥窗透了出來,光鮮亮麗的衣服一覽無遺,但他也瞧見了玻璃櫥窗上映著的——憔悴的自己。
 
  昏暗的街道給霓虹燈炫得糜爛,櫥窗上的落寞身姿總有些格格不入,看著這樣的自己,他的菸癮又犯了。
 
  顫了顫手,卻是作罷。
 
  他想起剛離家的那幾年,他過得很苦。大都市的生活不易,每天總愁著房租與飯錢,操勞奔波還得顧慮著突如其來的搬家通知,沒什麼特別專長的他只能做些替代性高又不穩定的工作——很累,但很充實。
 
  那時候的他對未來有無窮的希望,他知道自己會的不多,但他肯學。他知道自己有著衝勁,艱苦的生活並不能困住他,而他確實也把困難化作動力,努力撐了下來。
 
  某天他遇見了一位貴人,自此事業飛黃騰達。
 
  思緒走得遠了,他突然發覺自己在店前愣的有些久,傻站著說來也挺不好意思的,他尷尬地推開擦拭得透亮的玻璃門,伴著一聲清脆的銀鈴聲,踏進那與自己憔悴的身姿不符的世界。
 
  叮——
 
  銀鈴聲還未止息,他已經開始後悔。店裏頭瀰漫著一股清香,清一色的時尚衣裳整齊的排列著,一年四季都是西裝領帶的他絲毫不懂這些,與自己迥異的環境立刻讓他感到不適,是不是該佯裝走錯店轉身離去呢?他還來不及考慮,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店員就笑盈盈的靠了過來。
 
  「歡迎光臨——需要幫您做介紹嗎?」
 
  他想拒絕,話卻哽在喉頭,多年在職場打滾的交流能力,不允許他因為區區環境落荒而逃。
 
  「我要挑一件洋裝。」他故作沉穩,將自己趕上了顧客的立場。
 
  「是要給夫人送禮嗎?——那麼,請往這邊來。」
 
  夫人——嗎?店員突來的話語令他沉默了下來。說來,結婚也近十年了,卻從沒給她送過什麼像樣的禮物。這麼多年的婚姻,兩人卻越活越像陌生人,忙碌的生活讓他們越走越遠,送禮能挽回幾乎到盡頭的婚姻陌路嗎?他想多半是不可能的。
 
  店員領著他來到盡是高價洋裝的區域,或許是將他當作肥羊了,臉上掛起燦爛的笑容,一件一件挨個介紹起來。
 
  離開店後他坐上了公車,看著用紙袋包裝起來的昂貴洋裝,店員究竟介紹了些什麼,他早已記不清了。那件洋裝的款式要說好不好看,沒什麼美感薰陶的他談不出個所以然,只是淡米色的連身裙邊,印了幾片染了秋意的楓葉,讓他湧起了一股懷念之情。
 
  他特別喜歡楓樹。
 
  也不是有什麼特別的寓意,只是小時候母親曾向他說起村里後山的那棵楓樹,是她嫁過來時種下的,因為她的名字裡有個楓字。聽了那段故事的他,有事沒事就會往那兒跑,和那棵楓樹相處久了,自然就有些感情。
 
  不知道多久未曾回家了呢?
 
  十多年前默默地離開家,直到飛黃騰達了才敢給家裡打電話,這麼多年沒了聯絡,什麼紛紛擾擾早就都煙消雲散了。但隨著事業發達,繁忙的生活確實讓他幾乎忘了給家裡通信,偶而母親聯絡過來,也總是推諉著會找時間回家去,卻連過年時節都鮮少團圓。
 
  那棵楓樹不知長得如何了?
 
  被交際應酬堆滿閒餘時刻的他,有著莫可奈何的無奈,家鄉離的遠了,坐車也得花上好幾個鐘頭,來來回回幾乎能花掉一天的時間。不過他也明白這些說穿了都只是藉口,或許是多年前不發一語的離家,讓負罪感在他的心底起了疙瘩,就算回到那個熟悉的家也總會定不下心來。
 
  或許這個周末回家一趟吧。
 
  下了公車後,他在一棟三層高的洋房停下腳步,屋內一如往常的燈火昏暗,他順著自己的習慣從口袋裡拎出一串鑰匙。
 
  一如往常地打開了家門。
 
  他心裡想著,門後的妻子肯定也是一如往常地將彼此當作陌生人,各過各的人生吧。
 
  「啊,趙槭你回來啦。」愉悅的語調,一反常態的伴著開門聲傳了出來。
 
  出乎意料的對待,趙槭卻未因此感到喜悅,反倒是眉頭,深深的蹙了起來。
 
  「我正好要出門,看家就交給你啦。」
 
  咔嚓的關門聲,硬生生斬斷了妻子高昂的話語,獨自一人的趙槭被門後的寂寥隔絕開來,留在屋裡的只有一如往常的空蕩房子,以及妻子忘記帶走的,刺鼻的香水味。
 
  鈴——
 
  家裡的電話不合時宜的響起,趙槭本想置之不理,但瞅見了來電號碼,還是有氣無力地將它接起。
 
  「喂——小槭嗎?」
 
  霎那間,趙槭湧起了股想哭的衝動,電話那端的溫柔聲音,是他再也熟悉不過,伴了他好幾十年的母親的聲音。他想著年近四十的他,也許在母親的面前都還只是當年那個愛跑到後山看楓樹的調皮小鬼吧。
 
  沒什麼要緊事,只是一如往常地在電話裏頭閒話家常,趙槭明白母親僅僅是想聽聽他的聲音罷了,但這次他們聊了許久,也許是他想撫慰破碎的心,又或是回憶讓他懷念起久違的聲音。而他的母親也很是高興,難得兒子話這麼多,和她聊了這麼久。
 
  「對了,媽——我買了一件衣服,給你送過去吧。」不經意地提到,趙槭瞥了眼被他丟在一旁的紙袋。再也不打算見到那件洋裝了,想起當初買下它的動機,他覺得倍感諷刺地讓人想笑。
 
  「衣服……不用了呀!你媽我都幾歲了,你還浪費錢買這個給我。」
 
  「哎呀,你就拿吧。不然丟著也浪費。」
 
  「……好吧。那麼小槭,你什麼時候要回家一趟啊?」
 
  「……過幾天吧,客戶的應酬推不掉,完事了我就回去。」
 
  切斷通話後,他又陷入了長長的沉思。過陣子再回家吧。他心底這麼想的,又是一如往常地推託之辭,但心頭揮之不去的煩悶讓他心煩意亂。而現在只打算繼續用工作掩埋自己的情緒。
 
  他的菸癮又犯了。
 
  最後他還是斟了一杯酒,點燃了本不打算再碰的煙。
 
※ ※ ※
 
  寄出那件帶著楓紅的連身洋裝後又過了多久?母親收到了嗎?趙槭其實並不在意,他甚至連提都不願意提起,每每想起那晚,記憶中屋裡的胭脂粉味總會嗆得他幾欲作嘔。
 
  他用工作塞滿了自己的生活,回家後也總是累得倒頭就睡。他不再選擇走到車站搭車,而是在公司門口就近攔輛計程車,如此他才不需要路過那家服飾店。
 
  他想起了年輕時候拼命工作的往日,只是努力背後的原由早就不同。他刻意忽略家裡薰人的香水味,偶而碰見妻子,打扮得愈加花枝招展的模樣,總讓他覺得噁心更甚。
 
  那日家裡來了通電話,癱坐在沙發上的趙槭以為是媽又想和自己聊聊天,想起曾說過幾天會回去卻又沒了音訊的自己,有些愧疚的接起電話。
 
  「喂,媽……」
 
  「——喂」電話那頭的沉穩男聲,有些滄桑。「回來一趟吧……你媽倒下了。」
 
  彷彿有巨大的轟鳴聲襲過腦門。
 
 
  他和父親有多久沒說過話呢?年少時憑著一股衝勁頂撞了家裡,那段過往也早就隨著時間互相諒解了,但他一直不知道如何和父親交談。

  父親一直是個一絲不苟的人。
 
  嚴厲,是趙槭腦海裡最恰當的形容詞,也是這層關係,即便體諒了對方,他們倆本來就少的對話變得更少了。有什麼事也大半是藉由母親代為傳達,頂多就偶而回家時,會說上兩句吧。
 
  漸入霜降的時節,色黃的葉已經開始凋零。踏入這間三合宅院前,他特地繞到了後山,去看一眼當年的楓樹,長的更加高大了,但也因為時節,落了不少葉子。

  三合院前沿著南方紅磚牆邊栽植的樹也落了一地葉子,或許是心境的緣故,看起來有些哀戚。近日的氣候逐漸轉涼。因為這村子依著山鄰著海,風也比都市裡大了許多。
 
  趙槭裹緊了身上的大衣,離家久了,這裡的風捲起了他的記憶。幸好,他還算有先見之明,沒給家鄉的風教訓一頓何謂孝道。
 
  他還是明白父親是愛他的,只是不善表達罷了,父子倆都是。
 
  那通電話嚇出他一身冷汗,而他也是這時才注意到,父親的聲音已經這麼蒼老、沙啞。
 
  母親沒什麼大礙,電話過來時她已經送到醫院治療過了,母親怕趙槭擔心硬是讓他晚了幾天才得到消息。而那時的病情早已安定下來。
 
  趙槭是又氣又無奈,氣是氣自己、氣過去的行為、氣愚蠢的自己;無奈則是對於即便病得嚴重,還在顧慮兒子事業繁忙,不想多做打擾的母親。
 
  他一踏進了東廂房,坐在裏頭的母親看見他,馬上就高興地撐著拐杖想要起來,嚇得趙槭趕緊過去攙扶。
 
  「好久沒回來啦……穿得這麼薄,會不會冷呀。」
 
  總是擔心著自己的話語讓趙槭有點鼻酸,他搖了搖頭,是否定,也像是想把悲傷甩離自己腦裡。
 
  「你穿這樣還好意思說我,媽,我去給你拿件外套。」
 
  他故意語帶揶揄,扶著母親坐下,也不管她說什麼「住這麼多年,早就習慣了。」回頭就往她的房間走去。
 
  三步併作兩步,一下子他就走到了房前,打開了房門,意料之中的人就站在裏頭。
 
  「……爸,我回來了。」他看著滿頭白髮的父親,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嗯。」他的父親回過頭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隨後又把目光放到別處。
 
  趙槭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看見了一件熟悉的,他本不打算再看到的物品被高高掛起。
 
  那件被紅楓染上裙邊的連身洋裝。
 
  「你媽她捨不得穿它,總不停稱讚她的兒子眼光很好,遇到人就說兒子給她送了份禮,真不愧是在大都市磨練過的,讓她引以為傲的兒子。」深沉帶著點歲月痕跡的聲音,宛如聊著件小事般款款說著。
 
  各式各樣的情緒襲了上來,趙槭分不清究竟是悲傷還是愧疚,一層一層堆疊而起,最終,全化為淚花從他眼底泛出。

  朦朧間,他似乎看見裙邊的紅葉不再鮮豔,就像後山的那棵楓樹一樣,逐漸的枯黃——幾近凋零。

  他定下決心要好好珍惜——好好珍惜那段,在紅楓落下那刻前的時光。





寫在後面:
  字數到底該怎麼控制(抱頭
  試著寫了一點老梗劇情看看自己發揮
  感謝你看到最後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855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秋葉|小說|原創|短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hu335288073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黑貓——黑貓公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kahana大家
〈氣質加九〉這是一隻氣質的8+9被世界報復的故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