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The Gray Rat 04

作者:馬來喜雅山│2019-11-07 00:43:47│贊助:0│人氣:58
The Gray Rat 04

他很討厭不確定的事、未知的事、無法計算的事。

但同時,他對這些又充滿著期待。

自己雖然不是第一次搭學府家的轎車,但每次坐上去都覺得裡頭十分豪華,典型的有錢人家才有的轎車。

經過德川家總部的閘門,來到的是德川企業的工作工廠,蠻牛獸牛蓋仙已經在外頭,似乎等待他們有段時間了。

「慶一在說服老爺,不過安特和伽瑪閣下幫過咱們不少忙,在下和學府都是信任閣下們的。」牛蓋仙替安特開門,說話彬彬有禮,就算身子底下是四足也不妨礙到安特下車的動向。

「謝謝你們的信任,不過……說真的我第一次碰到規模如此大的情況,我懷疑這不只是駭客技術,也包括數碼獸的襲擊,可以的話,請容許我們進入您們的系統網域。」安特說,後面的伽瑪也跟上。

「嗚……這有點困難,在下問看看。」牛蓋仙打了通通訊,過了幾分鐘的談話才說「他們答應了,不過要先登記進我們的系統底下,可以嗎?」

「請便吧。」安特點點頭。

「那就隨在下來吧。」牛蓋仙帶領安特和伽瑪來到他們的主控室。

安特點點頭,與自己帶來的終端開啟連線,開啟數碼門並非困難事,尤其透過這個叫做暴龍機的裝置更是簡化了許多步驟。

「系統確認,質量波長一致,數碼大門,開啟。」隨著語音的落下,螢幕閃出光芒,將安特、伽瑪和牛蓋仙一併捲入了系統之中。

一進到網域,眾人被眼前的景象所驚呆了,若干數量的哈哈獸和水母獸在資料庫中大肆破壞和轉移著帳戶資料。

「看來不解決這些是不行的了。」牛蓋仙說,「障碍!」

牛蓋仙將腰間的寶劍插入地面引起飛岩走石,使之擊殺哈哈獸和水母獸。

「雷雲!」伽瑪也沒閒著,喚出雷雲將前面的敵人們。

哈哈獸和水母獸是病毒具像化的產物,也同時是駭客們大量生產和利用的數碼獸,但相對於數碼世界中來說,他們是不明的生命體。

「表面上感覺不怎麼樣,這真的讓你們感到束手無策嗎?」伽瑪提出疑問。

安特趁哈哈獸們減少數量的當下迅速開始作業,將那些被盜走的帳戶權限一一歸位,動作之快,令牛蓋仙看了瞠目結舌。

「不管看幾次都是那麼驚人,安特閣下的處理效率。」牛蓋仙說「雖然這些哈哈獸不怎麼樣,但是數量實在太多了,你看,他們增值回來了!」

哈哈獸持續現身在網域中,而且數量大為提升。不過此時的他們開始聚在一起、併合。

一只新的數碼獸從併合的數據中現身。

細長四肢,頭部有如木偶頭一般的地獄使者獸朝他們發出威懾的叫聲,不過這地獄使者獸看起來跟安特所認知的不太一樣,身上有著黑色的紋路且雙眼通紅。但或許這是正常現象,因為駭客會根據自己的喜好和目的改造這些人工病毒們。

「他們融合了?」伽瑪倒退了一步。「這是什麼數碼獸?」

「人工病毒多樣種,應該是地獄使者獸,但樣子感覺很不一樣,不知道是誰的作品……」安特這時也有點退縮,這高達3米的地獄使者獸,光是普通種就十分難對付了,更何況是改良種的?

撤退嗎?或許也是,他們雖然有完全體的牛蓋仙,但不知道能不能順利應對這不明的地獄使者獸。

但是地獄使者獸沒給他們思考時間,那些原本好不容易被救回的資料和帳戶被地獄使者獸伸出的尖銳爪子捏碎,如果再這樣下去,別說是這些資料,就連整個系統都會被他所毀滅。

「在下要在這裡阻止他,你們退下!」牛蓋仙握緊寶劍,朝地獄使者獸突刺,不過地獄使者獸馬上將觸手全數縮回身體之中,牛蓋仙只打到那堅硬的外殼,刀刃發出鏗將的碰撞聲。

「可惡,汝這縮頭烏龜!」牛蓋仙不放棄,往地獄使者獸的身上一直痛擊,但無奈他怎麼打,堅硬的外殼毫髮無損。

「讓我來!」伽瑪給地獄使者獸一發雷電,雖然擊中了但似乎還是毫髮無損。

忽然間,地獄使者獸以這樣的形態往牛蓋仙一發衝擊,他們並不知道即便是看似防禦狀態的地獄使者獸其實也可以將這模式拿來攻擊。

「嗚啊!」牛蓋仙吃了戰鬥經驗不足的虧,現代除了一些特定人外,大部分的數碼獸跟人類的和平生活相處下沒有什麼能戰鬥的機會,這其中也包括牛蓋仙,雖然身為完全體,但戰鬥力遠不如那些駭客們拿來當作武器的數碼獸。

牛蓋仙被撞飛出去,雖然經驗不足,不過肉體還是能挨得住的。

「牛蓋仙!」伽瑪看到同伴被撞飛出去不知所措起來,這比競技場的壓迫更大,這只地獄使者獸比那隻炎巫師獸還要強太多了。

地獄使者獸慢慢地調整方向,轉向了還沒反應過來的伽瑪。

「伽瑪小心!」安特呼喊著,但地獄使者獸的魔繭攻擊更快,一個突衝擊中伽瑪的側腹,伽瑪瞬間感覺到自己的骨頭有碎裂的聲音,緊接著衝擊將他給擊飛出去。

地獄使者獸攻擊完二人後抽出觸手站立了起來,將頭部瞄準了安特,那木偶般面容沒有任何表情,而地獄使者面對安特並不是要說話也不是要嘲弄。

他的口中逐漸凝聚起能量……

「安特閣下,快跳出網域!」牛蓋仙大喊,立起身子之後往地獄使者跑過來,但他知道自己是來不及在地獄使者獸發動地獄榴彈前趕到安特的身邊。

聽到牛蓋仙的提醒,安特立馬按下跳出鍵,瞬間自身便跳回現實世界。

而在此同時,牛蓋仙也跟著被傳送出來。

在網域中,地獄使者獸的攻擊撲了空,但緊接著像是注意到了什麼,轉向了在煙塵中自己一只觸手的方向,咯咯地發出怪聲。

「幸好躲過了,在下真是慚愧,就算平時有練劍但還是吃實戰不足的虧嗎?」牛蓋仙擦擦汗,表情也是還未鎮定下來「雖然放任這傢伙很不妙,但似乎也沒辦法了,除了老爺的數碼獸大概我們都沒辦法應付吧?」

「真是抱歉,幫不上任何忙。」安特低下頭道歉。

「不用道歉啦,意外都有的,安特閣下也盡力了。」牛蓋仙說完後,一個通訊傳了來,似乎是學府打來,不過依照現狀看來真的是大慘敗。牛蓋仙無奈地接起通訊向學府解釋現狀。

「對了伽瑪,你沒事……」安特轉回頭,想確認伽瑪的安全。

但伽瑪並沒有在旁邊。

安特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伽瑪在哪裡?難不成,他沒有逃出來?

安特連忙連接終端,心急如焚地尋找伽瑪的蹤跡。

螢幕的畫面傳來,地獄使者獸的爪子緊緊地握住伽瑪的身軀,什麼時候被抓住的?就是因為被抓住,所以才沒辦法逃出來的嗎!

「伽瑪!」安特不禁大喊,連忙再度開啟數碼大門,但此時的系統已經被地獄使者獸破壞的大半,要開啟大門十分困難,同時也表示這個網域正在消失當中,如果自身在裡面消失,就真的消失了。但就算知道這些,安特還是拚盡全力將數碼大門給打開。

「嗯,是的,可能要請老爺……安特閣下?」牛蓋仙發現安特的動作,本來也想要跟著進入數碼大門,但數碼大門在傳送完安特之後便瓦解了,牛蓋仙並不會開數碼大門,只能著急地跟學府補充:「還有……安特閣下他剛剛……」

安特進入到網域中時,四周的空間似乎減少了一部份,地獄使者獸的其他觸手正在一邊侵蝕一邊破壞網域空間,等到這網域破壞殆盡之後就會到另一個地方繼續破壞吧。

「伽瑪!」安特看到伽瑪還在被抓著,地獄使者獸吸收了伽瑪的能量,使之退化回了小妖獸,而且似乎還沒打算放棄,正打算更進一步地吸收伽瑪的能量。

「給我放開他!」安特突然對自己的衝動感到後悔,因為他手邊沒有任何武器,面對比他高二倍的地獄使者獸更是顯得渺小無用,他進來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在地獄使者獸的前面大喊,真是可笑到了極點。

但是,他能怎麼辦呢?伽瑪也同樣是他重要的人啊。

地獄使者獸並沒有太在意安特的吶喊,用另一側其中之一的觸手抓住了安特,安特疼得悶哼一聲,緊接著就被抓吊了起來,或許安特是人類,就算同處量子空間,還是跟數碼獸的構造不一樣。地獄使者獸並無法吸收安特的能量,這讓地獄使者獸好奇了起來。

此時,像是呼應安特的決心似的,暴龍機的光芒閃耀了起來,讓地獄使者獸因為暴龍機的光芒所造成的痛苦放開抓住安特的觸手。安特被放開後摔落到地上,疼得一時之間難以起身。

是暴龍機嗎?安特連忙爬過去抓緊了掉落在地上的暴龍機。

地獄使者獸改變目標,決定全心應付帶給自身痛苦的安特,他將伽瑪放開,同時六隻觸手上尖銳的爪子瞄準了安特!

至少要躲過要害!安特這身體真的是平時沒什麼鍛鍊,要全數無傷躲過基本上不可能,地獄使者獸的觸手有如利錐一般向安特突刺,安特連忙往旁邊翻滾躲避,但還是被劃過了左手臂、左側大腿、還有右側腹。

被刺得吃疼,安特不禁噴了口髒話,這下真是幾乎疼得無法起身了,入骨的傷口也汩汩流出血液,安特用盡吃奶的力氣尋找伽瑪,同時回想起那幾次進化的情景,每次的進化是每次的奇蹟,每次都認為自己能夠掌控一切,原來到頭來也只是自我感覺良好嗎?

「伽瑪,你還能聽見嗎?伽瑪!」安特喊著伽瑪的名字,如果還有希望,只能寄託於暴龍機和伽瑪了。

忽然間,一個火球從地獄使者獸的旁邊攻擊而來,雖然對地獄使者獸來說不痛不癢,但成功了轉移了他對安特的注意。

伽瑪以小妖獸的身姿攻擊地獄使者,不過奇怪的是眼睛並非小妖獸一班有的綠色,而是紅色,血腥一般的紅色。

如同當時的「他」一樣。

「怎麼回事?伽瑪怎麼了……」安特覺得有點伽瑪的樣子有點奇怪,像是有人故意刺激他一樣,但即便是這樣,伽瑪看起來還是為了保護安特而行動著。

不,說起來,這隻地獄使者獸給人的感覺也恨似曾相識……我想起來了!

安特這才想到了原因之處,這隻地獄使者獸給他的感覺就像是當時的「伽瑪」一樣,那個難以解開的程序,那個持續侵蝕著伽瑪的修復數據反覆想將之侵蝕的程序。為此,他自己才將自成疫苗系統放入了伽瑪的體內,也同時用自身的身體做為實驗和分擔,這程序對於人類數據的侵害程度反而相反,影響雖有但比起數碼獸侵蝕速度慢上非常多,似乎就是只針對數碼獸的特殊程序。

加上,那時候或許是因為變成蛋後程序也跟著減弱,如果是之前,可能自己注入的當下就算侵蝕沒有那麼快但還是被毒死吧。

思緒拉回,伽瑪發出了聲怒吼,持續往地獄使者獸攻擊,與平時膽怯和沒自信的情況相反,這些攻擊非常兇猛,不要命似的往地獄使者獸身上砸。

不知道為什麼,攻擊似乎些微奏效了,成長期的伽瑪的攻擊居然讓地獄使者獸感到不適。

「伽瑪!」安特再度喊著。「伽瑪,如果聽到的話,回答我呀!」

地獄使者獸雖然有受到點不適感,但強度還是明顯在伽瑪之上。地獄使者獸將觸手縮入體內,打算再來一發魔繭攻擊。

「伽瑪,聽不到嗎?我在這裡喔!」安特抓著暴龍機,忍受著強烈的劇痛起身,但不知道為何,他就是能以意志力無視這些疼痛。

一步,二步,三步。

我相信,你能聽見的。

*

眼前通紅一片,像是被蒙上了鮮紅的濾鏡,什麼都看不到。

耳中的聲音只剩下碰撞聲,身體自己擅自動了起來,即便被能量吸收退化,但他卻知道怎麼戰鬥,就好比本能一般。

他在戰鬥,為了……

為了什麼?

「伽瑪。」那聲音傳入伽瑪的耳中,伽瑪像是大夢初醒一般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色逐漸淡化,紅色褪去,變回了一般的景色。

抬頭一看,地獄使者獸正向他衝擊過來,伽瑪靈敏地躲過地獄使者的攻擊,然後跑到了安特的旁邊。

「安特!這個傷……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伽瑪啞住了聲,為了救他,安特被那傢伙傷成這樣嗎?「沒事的,我還在這裡,我一定不會再讓安特受傷了。」

「呵呵。」安特不禁忽然輕笑出聲來。

「為什麼你還能笑啊,安特?」伽瑪有點不解,不過更加主要的事是要趕緊解決掉這地獄使者獸,然後送安特去醫院治療。

「因為,真的太好運了啊。」安特回答,手中的暴龍機嗡鳴,即便是對於伽瑪,這奇妙的裝置還是給予了他們正面的回應。

這也算種承認了吧?世界。

「這能量……好像……」伽瑪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能量充盈著全身,緊接著,開始了近一步的進化。

「小妖獸進化──巫師獸;巫師獸超進化──巴力獸!」

猶如大男人的身姿從數據中新誕生而出,這時的他比安特還要高上一倍,身上的斗篷佈滿了像是符咒的罪符,雖然眼睛是紅的,但比起先前那狂躁的紅,這深沉的紅代表著本身的睿智與冷靜。

右手變成巨大的槍管,藏蓋於寬大的衣袖之下,左手拿著猶如鞭子般的打棍,黑色的口罩遮著半張臉,顯得更加神秘。

「啊,比我高了啊。」安特開了開玩笑,但實際上,真的是非常的開心。

「好了,臭蟲,你該付出代價了。」伽瑪甩起纏繞著雷電的打棍,將地獄使者獸電的渾身動彈不得,緊接著右手的槍管指著地獄使者獸的腦門:

「轟!」的近射擊爆頭,將地獄使者獸消滅個乾乾淨淨。

「好,好帥。」安特有點看呆,而且進化後伽瑪的性格似乎顯得更加冷酷,不知道是種族的特徵還是單純學誰的。

「趕快去醫院啊!」伽瑪仗著自己進化後人高馬大,單手背起安特。安特雖然被這麼一舉感覺有點不知所措,不過兩人隨即在空間崩壞前離開了網域。

兩人登出後看到的是牛蓋仙和趕來的慶一,一人一獸看到陌生的白色男子和渾身血淋淋的安特是大吃一驚:「你是誰?還有安特你怎麼傷成這樣啊!」

「他是伽瑪啦,剛剛進化了。」安特苦笑,不過一鬆懈下來全身都疼得受不了,現在想要抬頭看人都難。

「呆看什麼?快叫救護車啊!」伽瑪睜大眼睛急促地說。

嗯,有種以後的生活會有反過來的預感。安特自己心想著,然而感覺在之後的生活的確應證了,但這又是另一件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840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數碼寶貝|數碼寶貝同人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ack110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數碼世界與現實世界關係圖... 後一篇:The Gray Rat...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s4456123喜歡輕小說的各位
《女主角填空問題是否過於困難了》7/5更新最新回!喜歡輕鬆搞笑故事的巴友歡迎來試閱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