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4 GP

【短篇】刁蠻公主不屈服

作者:貓耳寬│2019-11-05 20:52:55│巴幣:68│人氣:746
※本文含部分煽情字眼
※本文含部分下流情節
請謹慎閱讀。

---正文---


窗戶大開,窗外的風吹拂著窗簾,而華貴的房間大床上空無一人,僅留下著被人入侵的痕跡。
 
當早晨前來喚醒公主的女僕推開房門之際,目睹眼前空空如也的房間,以及用著漆黑色魔力在牆上所留下的犯罪宣言,手中抱來準備供公主盥洗的熱水盆不自覺得摔落地面,就連熱水濺到自己的腿上也毫不自覺。
 
『你們的公主就由我收下了,如果想要回他的話就派出你們自豪的騎士團與勇者來討伐我吧!』-by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
 
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據聞說擁有著黑龍血統,總是熱衷於綁架個大國的公主並且將她們調教至人格崩壞後,就會將調教完畢的公主模樣公諸於眾,導致各國聲望與名譽大損,是性格極其惡劣的魔王。
 
假若公主被擄走後,騎士團與勇者又久久未至,在這時間之中公主們將承受著慘無人道且忽視人格的殘酷調教,可以說若想保住國家的聲望,這將會是一場同時考驗著公主本身的意志,以及國家戰力的時間競賽。
 
現今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終於來到了這裡,並且綁走了這個國家的公主。
 
想及遭到綁架的公主,在那之後她可能遭受的對待,以及從此之後這座王宮內將再也看不見公主恣意使喚僕人,與聽見那招牌的「喔呵呵」笑聲,女僕不禁熱淚盈眶。
 
衝擊性的事實使得她兩腳發軟,無力的倚靠著門框以內八字的姿勢跪坐在地上,與此同時一股力量正在女僕的喉頭間醞釀,然後化作響徹王宮的喊叫聲。
 
「太好了,公主終於被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綁走啦!」
 
在那之後,王都為了慶祝伊莉莎白公主被綁架的事,一連開了三天三夜的盛典,舉國歡慶。
 
──────
在陰暗的地牢中,對身邊情況一無所知的公主依舊沉浸在睡夢之中,不知道是否夢到了什麼好事,伊莉莎白的臉上正掛著甜甜的笑容。
 
一頭金色的大波浪捲髮,搭配著兼具華麗與舒適感的蕾絲睡衣,哪怕只能在寢室裡穿著的服裝,依舊使用了極其昂貴的布料,並由王國首屈一指的裁縫耗費數日製作而成,而同樣價位的睡衣起碼能夠堆滿伊莉莎白屋裡如同儲藏室大小的衣櫃,從這一點也足以看得出這位年輕漂亮公主鋪張浪費的一面。
 
而就在這個時候睡夢中的伊莉莎白翻了個身,僅使用了乾草鋪在地面上的臨時床鋪立馬就讓這位嬌生慣養的公主蹙起了秀眉。
 
如此堅硬且冰冷,這絕對不是自己睡習慣的床。
 
憑藉著直覺感應到了床鋪的不對,伊莉莎白猛然睜開眸子,炯炯有神的目光一點也不像是剛醒過來的人,緊接著她用著黃鶯般的優美嗓子,說出了暴君般的發言。
 
「來人啊,把負責鋪床的女僕還有這張床的供應商打進大牢!」
 
事實上公主並不知曉,因為她總是把打進大牢掛在嘴邊上,所以就算她吩咐下去了也不會有人照辦,只是若違逆她的話不僅伺候的僕人麻煩,連帶著會被伊莉莎白騷擾的國王與皇后也會頭疼,所以只要她喊出這句話,立刻就會有衛兵出去把這次的目標在公主面前叉出去,然後被叉出去的人在離開公主視線範圍後,隨便在臉上貼個東西或戴個裝飾,轉頭就可以繼續在公主面前晃盪。
 
作為刁蠻任性的公主,伊莉莎白一向眼高於頂,別說是服飾她的僕人了,即使平民或低等爵位的人出現在她面前,伊莉莎白也只會將他們當作牲畜看,而既然是牲畜,伊莉莎白自然也就分不出他們長相間的差異。
 
此等閒話暫且不談,話說當以往隨叫隨到的衛兵沒有出現,伊莉莎白不滿的情緒頓時堆得更高了,而這時候她也總算後知後覺的發現到自己身處的並非自己的寢室,而是一間骯髒破舊的地牢。
 
啪,啪,啪。
 
一陣突如其然的掌聲響起,伊莉莎白順著聲音回過頭去,只見一名穿著華貴服飾,渾身盡是黑色調服裝的邪魅男子正倚靠著牆壁,不知為什麼正拍著手掌,替伊莉莎白獻上掌聲。
 
「真不愧是惡名遠播的刁蠻公主,醒過來的表現真是別樹一格,過去以來我見過醒來後驚惶失措,也見過試圖抓武器進行緊戒的,更甚至是逃避現實以為自己是在作夢躺回去的公主,卻唯獨沒見過像妳這樣,醒來第一反應居然是要將人抓進大牢的。」停下鼓掌的手勢,邪魅男子以60度角歪斜過腦袋,掛起了充滿惡意的笑容:「未曾自我介紹,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而接下來等待妳的將會是殘無人道,將妳的人格與節操當作垃圾丟於地上踐踏的噩夢與調……」
 
「誰管你什麼人,什麼時候連這種毫無服裝品味可言的下等生物都能入侵本公主的閨房了?還有現在這個充滿了廉價氣息,與本公主高貴格調截然不符的房間又是怎麼一回事?衛兵!你們是耳聾了所以才沒人聽見嗎?」以鄙夷的視線看了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一眼,伊莉莎白就將他劃入了無關緊要人士的類別,直接忽視掉了對方,然後繼續的高聲呼喚。
 
「啊,是我的錯誤,面對像妳這種被寵壞的類型,如果只是好好說話的話肯定是不會聽進耳朵裡的,好在這一點小錯誤很快就能糾正過來。」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伸手捂住額頭,一臉懊悔地說道,然後冷不防的臉色一變,走向前甩手給了伊莉莎白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伊莉莎白潔白如雪的臉頰很快就浮起了紅印,而突然被抽了一巴掌的伊莉莎白臉上帶著一絲的錯愕,對現況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聽好了,現在的妳可不是以往高高在上的公主,只是一個即將被侵犯的階下囚而已,沒有漂亮的衣服也沒有可口的食物,更沒有任妳使喚的傭人,從今天開始妳唯一的作用就是作為本王的玩物,在妳的人格徹底崩潰,變成大腦除了性愛以外任何事情都無法思考的母豬之前,就儘管掙扎吧!」高聲宣言著話語,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一邊睥睨著伊莉莎白,一邊冷笑著說:「不過這是一場遊戲,既然是遊戲那麼總得有所樂趣,因此本王將賦予妳逃脫這座城堡的權利,只要妳能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從各層皆是守衛以及機關的城堡逃脫,那麼本王便會放妳自由,逃脫時間沒有限制,直到妳選擇屈服為止,都能盡情的嘗試,但理所當然若是逃脫失敗,妳將面臨各種性愛方面的懲罰,相信像高貴且的公主若是被妳視為下等生物的魔物侵犯,必然會露出相當有趣的表情吧,哼哈哈哈,哈哈哈哈!」
 
啪。
 
一個巴掌乍響,本來大笑道途中的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難以置信的捂住自己挨打的臉。
 
「你這個品味超差的庶民在幹什麼?明明就連父王都沒打過我!」伊莉莎白橫眉怒目的單手插腰,反手又抽了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第二個耳光。
 
「哼,看妳的樣子,剛才是完全沒在聽我說話就是了。」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輕鬆擒住了伊莉莎白作勢搧他臉頰的手,接著抬起另一手,動用力量將伊莉莎白一個耳光搧飛出去。
 
伊莉莎白的身子飛了出去,直接撞散了地牢裡堆放的乾草堆,而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用力之猛,直接駛伊莉莎白嘴角帶上了血絲,也多虧力量大半被甘草堆給化去,伊莉莎白真正受到的傷並不重。
 
從甘草堆中撐起身,伊莉莎白抬起頭來,比起臉上的痛楚,她更多的是驚訝與憤怒:「你居然還打本公主兩次!」
 
「我不只打妳兩次,接下來還要做更過份的事情!本來按照本王的美學,在公主主動索求之前是不會奪去她們的處女的,但是伊莉莎白公主妳成功激怒了本王,所以本王決定特別破例,直接在這裡奪去妳的第一次,並且將這個過程錄製下來!」話才說完,邪魅男子便拉開了褲檔的拉鍊。
 
「噁~這又黑又醜,上面還長著毛的噁心肉蟲是什麼?不要晃著它靠近本公主!拿開……別一邊晃著一邊靠過來,你是想做什麼,庶民───!」
 
嘶啦,布薄的撕裂聲。
 
「呀啊,這是本公主排名第七十一喜歡的睡衣,你這個庶民知道它的價值足夠買下你的人生多少次嗎?」
 
「誰知道!而且本王的價值可沒如此廉價,哈!不過馬上妳就沒心思餘力去在意睡衣了。」
 
「呀啊!你想幹什麼……走開,別把肉蟲塞過來,好痛好痛好痛……竟然敢讓本公主受到如此的屈辱,你給本公主記著,在那之後本公主絕對要你……呀啊!別再放進來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這麼大的東西怎麼可能全部放進來!」
 
「喔?真是沒想到啊,像妳這般惡劣個性的公主,竟然有如此優秀的小穴,只是把前端放進去,內壁就彷彿具生命一樣,蠕動著想要將入侵的外物給吸附進去,簡直是天然的名器,無法想像擁有者居然是未經人士的處女!」
 
「居、居然用這種方式誇獎本公主?!哼,即使你這麼說,打本公主兩次的事情也不會一筆勾銷的!」
 
「我不是在誇獎妳啊啊啊!可惡,妳難道完全沒有羞恥心,或者因為被侵犯而產生的恥辱感嗎?」
 
「哈啊?你這個庶民在說什麼蠢話?被庶民侵犯什麼的,就像是被動物咬一口罷了,根本不算是性交,換言之本公主現在依然是處女!」
 
因為庶民不算人類,所以即使被侵犯也不痛不癢,如此驚人的選民意識,即使是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也不禁啞口無言,但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再次邪惡的一笑。
 
「想用這樣的方式來逃避被侵犯的事實嗎?沒用的,即使在妳的認知中依舊認為自己是處女,但是被調教過後身體的變化卻是無可抹消,像當初那個高傲的騎士姬最一開始的時候也是這麼說著,然而每逢夜晚便會如火焚燒般的肉體,因為施加了最高級的敏感魔法,導致就連身體與衣物摩擦都會興奮起來,然後在品嘗了名為性愛的禁果以後,哪怕用手指自我撫慰也只會有著的空虛感都是無法騙人的,然後最終過度渴求肉慾的心將會使妳徹底的墮……夠了!」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抓狂似的吼叫:「妳不要再趁著本王說話時搧我巴掌了,憑妳的力量根本打不痛我。」
 
聽完後伊莉莎白沉默兩秒,接著藉著正常位的體位距離優勢,給了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臉上一個耳光。
 
雖然下面的小穴被入侵的男根一口氣撐開難受得不得了,不過被插歸被插,報仇歸報仇,既然叫不來衛兵,那麼伊莉莎白只好靠著自己的力量給對方好看。
 
「很好,妳這刁蠻公主成功的激怒了我……」
 
「哈啊?你這庶民說些什麼蠢話,本公主不是早已激怒你了嗎?本公主尊榮華貴的身姿對如同螻蟻般的你實在太過耀眼且無法觸及,也因此你才會動了既然得不到乾脆就毀掉,妄圖以玷汙本公主的貞操來將本公主拉到與你所在之處平等的骯髒泥坑之中,光是看這毫無生活品質可言的房間,就能夠明白你在經濟上的困乏,卑微小人物的忌妒心還真是可憐又可愛呢~」
 
伊莉莎白挑弄似的口吻,配合著她臉上一點都沒將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當作人看待的鄙夷神色,無疑使得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內心湧現出了一股沒來由的煩躁。
 
「好,很好!妳非常好!」
 
在出於情緒作祟之下,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右手五指虛握,如爪子一樣用五指印在了伊莉莎白潔白的小腹上,而當他抽手而去時,原先指尖觸及之處留下了鮮紅的印記,並且勾勒出了一個不明顯的心形印痕。
 
「你、你對本公主做了什麼?!呀…啊啊……身、身體突然變得好熱…就好像有火焰在體內焚燒一樣…嗯啊啊❤」
 
小穴被外物強行給撐開的不適感一下子間被難以言喻的快感所取代,使得刁蠻的公主小嘴中洩漏出甜美的喘息聲。
 
「想知道嗎?那麼本王就告訴妳吧!」滿意的看著在自己跨下嬌喘連連的伊莉莎白,感覺終於掌握了主導地位的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滿意的笑了出來:「現在妳的身上已經被印下了初始敏感度提升5倍,並且每當妳因為沉溺於性愛,導致心境失守時敏感度上限就會不斷增加,最高可達3000倍的敏感度上限的淫紋!」
 
「什麼?!你、你居然對本公主嬌麗動人的完美身軀做出這種事情,簡直不可原諒……」
 
「沒錯,就是這樣!快點對本王生氣吧!妳的憤怒將襯托出妳對本王一切惡行的無能為力,這般同敗犬一樣的悲鳴真是太美妙了,所以就讓本王再告訴妳一件好事情,只要高潮過後這個淫紋就會變得更加明顯,真不曉得未來的妳還能否保持如此傲慢的態度,哈哈哈~」
 
「居然膽敢在本公主的身上印下這等沒有任何藝術品味,簡陋得就像庶民一樣難看又醜陋的紋路,簡直不可原諒!就算要印上淫紋,起碼也要讓本公主親來設計!」
 
伊莉莎白瞪著小腹上只有寥寥數筆且顏色極淡的紋路,恨不得立刻拿一隻紅筆來在上面對加上幾筆劃。
 
「……」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
 
「啊,還有你這個無能的庶民快點動呀,本公主感受到的快感已經消退了,不然我就要賞你耳光囉?啊,說起來你該不會是故意的吧?本公主可是聽那些地位低下的女僕說過,有些男性會以被身份高的女性責罵和施暴為樂,並且將之視為獎賞,想不到你這庶民竟然是這種人。」自顧自的腦補完以後,伊莉莎白看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話才好的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將他的沉默當成了默認,頓時看著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的眼神更像是在看待某種不堪入目的物體。
 
「竟敢如此的瞧不起本王……好,既然這是你主動要求的,那麼本王就不做保留的,看招吧!」
 
「嗯…啊嗯……就是這樣,再更深一點啊啊啊❤這種酥麻的感覺…就算以前撫慰自己時也從來沒有過……啊啊!有、有什麼要來了……❤」伊莉莎白的兩腿不受控制的崩直,腳趾也捲縮起來,迎接著人生首次最盛大的高潮。
 
「哈,這麼一來妳就嚐到女人真正的滋味了,居然對快樂的抗性如此低下,看來妳這個公主可沒法撐過多長的時間,還有現在妳體驗的這種滋味叫作高潮,給我把這個詞彙好好銘刻在妳那貧脊的腦袋裡頭!」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舉起手,操作元素在空中形成一道水鏡,接著以單手掐住了伊莉莎白的臉,讓她看清楚鏡面反射出她此時的模樣:「好好看著,這就是妳因為高潮而露出的不堪入目表情。」
 
「嗯~本公主果然是花容月貌,這張臉不管做出什麼表情都是如此的美……啊啊,又、又要高潮了……噫咕……!」
 
感覺自己的言語打擊似乎對方完全沒聽進耳朵哩,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短暫的沉默下來。
 
「喂,你在幹什麼?動作怎麼停下來了,快動呀!」
 
算了,反正淫紋的效果提升對他有益無害。
 
耳邊聽聞伊莉莎白的催促,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決定放棄了思考,再一次的扭動起腰部,讓胯下的伊莉莎白再次的嬌喘連連。
 
……
 
數小時後。
 
站在地牢的一邊,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正整理著衣物,背對著躺臥在甘草堆裡面,身上衣服破破爛爛,滿臉無神,小嘴像是被打撈上岸的魚一開一盒著的伊莉莎白,冷聲冷語的說道:「想不到僅是抓來妳的第一天,妳身上的敏感度就已經提升到了30倍,若這樣下去遊戲太快結束可一點都有趣,所以本王姑且在妳身上施加了敏感度提升僅限在性快感上,以及高速恢復體力的魔法,另外本王特別破例的告訴妳,當離開現在身處的地牢之後,妳將面對三條走道,其中通往大廳的走道有著豬人三兄弟把守,沒有武力的公主絕對無法從牠們手中逃脫,並且一旦被抓到就得接受侵犯,直到筋疲力竭後才會被送回地牢,至於另外兩條則是需要赤身裸體方能鑽過的狗洞,以及必須走在浸泡滿媚藥的池水中的小徑,究竟妳又會怎麼選擇逃脫路線呢?妳究竟能反抗到什麼樣的程度,就讓本王好好見識一下吧。」
 
話說完,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便離開了關押伊莉莎白的地牢,而離開之前還刻意的沒有鎖上大門,好方便等伊莉莎白恢復神智之後能夠逃跑。
 
隨著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的離去,被施加在伊莉莎白身上的高速恢復魔法也發揮了作用,使伊莉莎白從慾情的迷離狀態中逐漸恢復過來。
 
「嗯?剛才那個打扮得黑漆漆,毫無品味可言的庶民呢?」伊莉莎白左張右望,當她恢復意識時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早已早遠,而在沒有發現對方蹤影後,伊莉莎白也從地上爬了起來。
 
只是還不等查探四周,伊莉莎白看著自己事後一片狼藉的嬌軀,不由得大皺眉頭。
 
「竟然將本公主風情萬種的迷人身軀弄得如此髒亂,所以本公主才說下等的庶民就是這個樣子,連基礎的衛生習慣都沒有,哼嗯,等逃離這裡以後絕對要讓衛兵把他關進大牢裡。」一邊抱怨著已經不存在,甚至完全想不起對方長相的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伊莉莎白看著大開的牢房大門,露出了甜美的微笑:「唉呀,那個笨蛋庶民在離開時竟然忘記把門關上,本公主還真是幸運,不過在逃走之前必須先清洗一下身體,然後換一件與本公主氣質相符的衣服才行。」
 
理所當然沒有把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的話當作一回事,甚至根本左耳進右耳出的伊莉莎白自行對勞門大開的事情做了解釋,然後一點都沒有自身是逃犯的自覺,就這麼穿著破布一樣的毀損睡衣推開了地牢的門。
 
出現在伊莉莎白面前的是三條不同的道路,一個是通往一扇門的普通走道,左右兩側則分別是一個上頭似乎寫了什麼字,開了一個供人鑽過圓洞的牆面以及另一處佈滿了不明透明液體,必須涉水走過的低窪處。
 
三條路在面前,伊莉莎白不作思考,直接就選擇了平穩通向一扇木門的走道。
 
沒有任何的陷阱,伊莉莎白輕而易舉的走到門前,伸手在閉合著的門上一推。
 
沒有鎖,門板很輕易的就被推了開來。
 
而當伊莉莎白走入房間,三頭頂著一顆豬頭的壯碩大漢與伊莉莎白的眼睛視線對上了。
 
「怎麼可能,在明知道不能使用武力通行的情況下居然還有人會選擇由我們三兄弟把守的房間!」
 
「魔王大人抓了上百個公主,這種情況還是頭一次發生,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大哥你說說話啊!」
 
「不要著急,二弟、三弟我們只需要按照平常訓練時的做就好了。」強自保持鎮定,疑似豬人三兄弟中擔任領隊的豬頭人大哥用著堆滿橫肉的臉瞪向了伊莉莎白,高聲喊道:「想不到妳居然有勇氣闖入由我們豬人三兄弟把守的房間,那麼進來了,就得付出代價!」
 
豬大哥話說完,給了身後的兩名弟弟一個眼神,接著各自擺出了姿勢。
 
領頭豬頭人朝左一站架起了雙拳,而身材較為高大的豬頭人則彎下身,以單手撐住地面做伏蹲姿勢,最後的第三名豬頭人在隊伍的最後方,單腳抬起金雞獨立,並且兩手張開做白鶴亮翅狀。
 
「豬大哥!」
 
「豬二哥!」
 
「康斯坦丁!」
 
分別報出名號,三名豬頭人異口同聲喊道:「我們是豬人三兄弟!妳就做好被我們侵犯到失神,然後雙手比Ya,舌頭外吐並且翻白眼露出阿嘿顏的醜態以後又被扔回地下牢房的心理準備吧!」
 
豬大哥的狠話撂完,但是卻沒有收穫到闖入者驚恐萬分的表情,反而讓伊莉莎白露出注視黏在牆上污漬般的嫌棄眼神,然後貼著房間牆壁小心翼翼地繞開這三人,唯恐自己一不小心與豬頭人三兄弟產生接觸。
 
「喂,這女人要逃走了。」
 
「可惡居然瞧不起我們三兄弟。」
 
「兄弟們,我們直接使用那一招吧!」豬大哥在伊莉莎白離開房間之前,高聲喊道:「使用噴射氣流攻擊!」
 
「喔!」
 
「沒問題。」
 
交換視線,三名豬頭人以不似牠們肥胖身軀的敏捷速度行動起來。
 
這即是豬頭人三兄弟的必殺技:噴射氣流攻擊(Jet Stream Attack)!
 
這招是以三兄弟的默契,藉由高速移動作三位一體進行的時間差攻擊。
 
在三人作戰時,先由在最後位置的豬大哥從正面進攻進行壓制,並且吸引目標注意,接著豬二哥從側面包抄進行突擊,而殿後的康斯坦丁則負責封鎖目標的逃跑路線,從遠處看起來就好像三兄弟是同一人在對敵!
 
「噫噫噫,肥碩的豬頭人用著噁心的速度包抄過來了,可惡,你們想要對本公主做什麼,放開我……!」從未見過噴射氣流攻擊的伊莉莎白根本無力抵抗,直接被豬頭人三兄弟給抓住了,而嬌生慣養的公主自然沒有能夠反抗獸人的力量,只得乖乖束手就擒。
 
「那麼現在。」
 
「就是。」
 
「懲罰的時間了。」
 
三兄弟一人一句的把話接完,然後靠著默契瞬間完成了懲罰任務的工作分配。
 
「我用嘴巴。」
 
「我用小穴!」
 
「那麼屁穴就交給我吧。」
 
三兄弟默契十足的對視一笑,異口同聲喊出聲:「噴射氣流攻擊!」
 
「你、你們想做什麼?噫噫噫,不要靠過來呀啊啊啊……!」
 
……
 
渾身虛脫神智不清的伊莉莎白被扔回了地下牢房,然後因為漆黑之深邃魔龍之主施加在身上的高速恢復魔法,在休息了一段時間後終於恢復了過來。
 
翻身坐起,伊莉莎白完全沒有因為先前被三名豬頭人進行三穴侵犯而失魂落魄,更別說因此沮喪,反而是氣鼓鼓的。
 
「可惡,那三頭噁心又滿是肥肉的畜牲,居然敢對本公主的身體做出這種事情,不可原諒,等逃離這裡以後本公主絕對要讓衛兵把牠們通通關進大牢……不對,這樣太便宜牠們了,不但要關進大牢,還要讓衛兵當著牠們的面烤乳豬分食!」
 
透過腦中的想像將豬人三兄弟的下場給安排好以後,伊莉莎白多少解氣了些,重重點了點頭,沒錯就這麼辦!
 
「不過在懲罰那三頭肥豬之前,本公主必須先逃離這裡才行。」
 
邁步走出沒有關著的大門,伊莉莎白又一次回到了三條的分岔路口。
 
前方是平坦通向有豬人三兄弟把守的房間,左邊是寫著要脫掉衣服全裸才能鑽過的壁洞,然後右方則是必須從可疑液體中涉水而過的低窪處。
 
沉吟半秒鐘,伊莉莎白再一次推開了有著豬人三兄弟把守的房門,畢竟作為一名高貴的公主,怎麼可以選擇會將自己弄得髒兮兮的路線呢。
 
「天啊,妳怎麼又回來了?」
 
「難道之前的事情沒讓妳學到教訓嗎?」
 
「算了,不管了……噴射氣流攻擊!」
 
「喔!」
 
「噫噫噫,三坨噁心的肥肉藉由蹬牆進行三角彈射的方式逼近過來了,呀啊啊啊……!」
 
───刁蠻公主伊莉莎白的逃脫故事,現在才剛剛開始。
 
(下集待續)

------
作者後記:
雖然很努力了但是想要在一個篇幅裡面把想寫的東西全部寫出來真的太難了啊啊啊。
儘管這次文中使用了部分下流的詞彙,不過整體而言只是以搞笑為主。
如果使用的梗能使讀者在閱讀過程中會心一笑就太好了。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827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4 篇留言

幻喵喵
這公主真的好刁啊!世說怎麼只有豬小弟有名字啊

11-05 21:06

貓耳寬
因為這是吐槽點11-05 21:35
洛曄歸根
看到一半我還在期待公主越來越機掰,機掰到魔王崩潰把人送回去的橋段說
既然有高速恢復,我能不能期待三兄弟在第N次輪迴之後放棄治療讓公主過去

11-05 21:07

貓耳寬
公主的確滿基掰ㄉ11-05 21:35
小元
明明應該是很阿斯的內容,為啥有點搞笑~~~

11-05 21:07

貓耳寬
因為這就是搞笑11-05 21:35
万俟念年
我懷疑三兄弟真的能夠撐完公主的索要欸…而且公主有施加身上的快速恢復看起來我已經看到勝利的方程式(戰兔上身)

11-05 21:14

貓耳寬
只要不斷再站起來11-05 21:35
浪子
這些畫面感覺看到了新世界,一個嶄新的貞操觀念。[e1]

11-05 22:23

貓耳寬
新穎的概念!11-06 22:31
會喵叫的貓
這個san值也太雷打不動了吧

11-05 22:24

貓耳寬
鎖死的概念11-06 22:31
愚者之風
黑色三連星看到會哭吧XD

11-05 22:39

貓耳寬
三連星很有梗11-06 22:31
阿墮
連我老爸都沒有打過我啊!

11-05 23:40

貓耳寬
阿姆羅11-06 22:31
is樂小呈
笑死
有夠ㄎㄧㄤ

11-06 08:29

貓耳寬
ㄘ毒11-06 22:31
月の辰
等等…這個劇情不是應該要很阿嘶嗎?怎麼我覺得我像是看到了一個藍色女神?

11-06 17:21

貓耳寬
這個劇情很啊嘶嗎(???11-06 22:31
白髮控-戮劍心
吃毒了
想硬卻硬不起來

11-07 00:02

貓耳寬
這個能硬很可怕11-07 00:13
吹雪
太ㄎㄧㄤ了,害我不知道如何反應..

11-07 09:13

貓耳寬
只要微笑就好11-09 02:36
黑い影
這種公主挺阿斯的,可是劇本太鬧了www

11-07 15:28

貓耳寬
劇本鬧一點才有趣11-09 02:36
異質者
公主好機掰喔XDD

04-19 21: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4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反正出了問題就用... 後一篇:【實體書宣傳】關於作為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7d7ffgkt有在用臉書的人
小心廣告打很大的這一家:https://forum.gamer.com.tw/C.php?page=1&bsn=60076&snA=630686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