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短篇】黑貓——黑貓公主借宿一晚

作者:走不動│2019-11-03 20:58:55│巴幣:104│人氣:159
  奪走我目光的是一隻踏著優雅步伐的黑貓,一隻桀傲、漠然,彷彿對任何事物都看不上眼的黑貓。
 
  我半軀著身坐在陶瓷製成的座椅上,淡灰色磁磚拼湊而成的地板一路延伸,默默出現在盡頭的那隻黑貓款款而來,我也因為那理所當然的姿態愣了好一會兒。
 
  ——好長一會兒。
 
  直到伸手可及之處,牠停下了腳步,我這才回過神來。
 
  牠不疾不徐地坐下,輕抬右掌順了順臉。
 
  接著,那雙深湛的眼眸,才願意賜我一眼。
 
  「勇者,讓我借住一夜吧。」牠僅僅「喵」了聲,沉穩卻綺麗的聲音在我心中響起,使得我清楚明白牠的意思。
 
  一切皆是不可抗的,宛如有股無形力量推著,因為過於理所當然,在我運轉思考前,嘴就不自覺地先吐出了回答。
 
  牠也似乎早已料到我的答案,沾濕了貓爪,再度順理起自身烏亮滑順的毛髮。
 
  「——我拒絕。」
 
  霎那,我倆之間的空氣似乎凝結了。
 
  牠看著我,半抬的爪子止在半空。
 
  我看著牠,呆愣的嘴巴無法緊闔。
 
  我與牠的聲音,同時在我的心中響起。
 
  「欸?」
 
 ※ ※
 
  勇者,是什麼樣的存在?
 
  一般而言只要是打倒魔王的人,就會被贈與勇者之稱——或者是說即將打倒的人。
 
  在被賦予眾望,政治、經濟、社會等各方界,背負著惡意、善意、無意等無從判斷的壓力之中,憑藉著自身或團隊的力量,打倒魔王的人。
 
  這才符合「勇者」。
 
  煮沸的水打斷了思緒,水面如熱鍋上的螞蟻般爭先恐後的躁動,好像按耐不住鍋底爐火贈予的滾燙地獄般——事實上,本來就是熱鍋上的白開水。我一面想著無謂的事,一面毫不費力地撕開擺放在旁的塑膠包裝。
 
  包裝裏頭經過充分脫水的麵條塊被我完整取出,剩餘的調味包稍作擱置,麵條塊被輕輕送入沸水中,我盯著它周圍浮現的白色泡沫,一面看準時機,把剩餘的調味包加入裏頭。
 
  切了些青菜與打了顆蛋,「晚餐」終於漸漸成形,我「咔!」的一聲,切斷了爐火的瓦斯供給,再把鍋裡的麵匯聚到一個巴掌大的碗裡,晚餐這才完成。
 
  端著今日晚餐的我,駕輕就熟的托著碗緣穿過走廊,平穩地走到了房前。伸腳輕輕一推,半掩的房門順著力道緩緩打開。
 
  五坪大的單人房,作為寢室而言是相當寬敞,在擺上了床、櫃、桌椅……雜七雜八的家具和玩物後,空間實在稱不上多大,不,或許整理後是能挪出大量空間的,但對於一個單身男子而言,整理房間稱不上是個特別值得做的事情。
 
  ——當然,懶這元素才是佔了大部分的理由。
 
  「喵——」的一聲,我的注意力被引了過去,一隻黑貓就安然坐在那及膝的圓桌上,姿態輕鬆卻不隨便的牠,展示出一股自信的氣息。
 
  那聲貓叫並沒有在腦中形成語句,多半只是無謂的叫聲吧?我暗自猜測。
 
  小心地放下那碗價值約莫三十元的晚餐,不急不徐地坐到了牠的面前。
 
  才剛打算開口,牠又「喵。」了一聲。這次,叫聲裡的意思很清楚地傳了過來。
 
  「作為一個勇者,還真是相當邋遢的房間呢。」

  第一句話便是評論我的住處環境,作為一個來客,你也真是相當不留情呢。不過我也是有我的理由的。
 
  「這叫隨興,明明平時不會有人光顧,硬要打理好門面那是浪費時間。」
 
  「雖然是詭辯,但我認同您的說法吶,一個孤單的可憐獨身男子,用雜亂的環境營造出生氣,藉此撫慰淒涼的孤獨感,對於您悲哀的程度,我能給予中等的肯定吶。」
 
  「敬詞下的語句連敬的卝字頭都沒感受到啊!」嗯?我怎麼突然被數落了一頓!而且是中等程度的肯定,還有分等級的嗎?對我的悲哀程度嗎?
 
  「明明平時不會想尊敬,硬要擠出敬意那才是浪費時間。」
 
  「不要照樣造句我的話!那是詭辯!」
 
  「不過您確實指出了我的缺失呢。」
 
  維持著坐姿的牠站了起來,輕巧的跳到被我擱置在一旁的晚餐,好奇地嗅了嗅味道。
 
  「為了獎勵您,接下來我就以「勇者」作為您的代稱吧。」
 
  「原來毒舌的部分沒打算改嘛!?」
 
  我奪過了那碗窮酸的泡麵。沒想到短短幾句對話,心的疲憊程度卻以等差級數增長。以初次見面而言,態度這麼跋扈也是罕見。
 
  不過嚴格說起來,我應該得擔不少責任。
 
  「剛才的拒絕是我的錯,說到底是你來訪的時機太不湊巧了,我欠缺考慮的回絕真是抱歉。」
 
  「說著承擔責任的話,卻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吶。不過錯在於我,擁有王者氣度的我願意揹起這份錯誤。向有著無謂羞恥心的人類如廁時搭話,我也是少了些考量吶。」
 
  「不不不,就算以人類來說是沒常識但套用到貓身上就過於不恰當了,應當體會你的處境巧妙應對,所以錯在於我。」
 
  我們一邊說著願意承擔錯誤的客套話,一邊酸溜溜地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正如這頭不知禮貌為何物的黑貓所說,牠來訪的當下我正好在廁所拼命,恰好是中場休息時牠就這樣闖了進來,盯著滿頭大汗的我說著無禮的要求。
 
  拒絕才是正常的反應吧?倒不如說,沒把來路不明的貓趕出去的我簡直善良。
 
  我拿起筷子攪動碗裡的麵,談話浪費了太多時間的緣故,麵條已經有些軟爛,雖然香氣仍舊誘人,但是時候解決這份晚餐了。
 
  牠看著我豪邁地吃著麵的樣子,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
 
  「真不愧是勇者呢,總是不斷的循環著進食與排泄。」
 
  「勇者在你眼中是什麼樣的生物啊?還有請不要在我吃飯的時候聊有關排泄的事。」我沒好氣地說。
 
  稍微在一旁的雜物堆翻找一下,我拿出了堆藏在裏頭的毛線球,扣上能發出聲響的鈴鐺後,稍稍晃了下手吸引黑貓的目光,然後向一旁丟去。
 
  你問我哪裡準備的毛線球跟鈴鐺?那還用說,我可是勇者,沒什麼辦不到的。
 
  看著朝獵物一躍而出的貓咪,我對於牠即便露出狩獵本性也還保持著優雅姿態的本領感到佩服。於此同時,有個疑問漸漸在我心中誕生。
 
  「——你是怎麼知道我是勇者的……說到底,世上的人們應該連勇者的存在都不清楚才對。」
 
  「將我與無知的人類相提並論,真是無知的人類啊。」牠藐視一切的神情絲毫不打算收斂。「打倒了尚未給世界帶來巨大威脅的魔王,即便人們因此沒注意過挺身而出的勇者,但勇者便是勇者,可躲不過我身為『貓之國』公主的法眼。」
 
  「……。」
 
  ——欸?公主?……就這傢伙?
 
  「蠢樣展露無遺吶,勇者。說來也還沒自我介紹,是我疏忽了,你就放心的把責任推到我身上吧。」
 
  接著牠放開了飽受摧殘的毛球,端正了姿勢。
 
  「——我是安布羅休斯家後裔、霙雹降生希普頓、極東統御者、魔法化身、貓之國公主……」
 
  「——停!」哪個時代的貴族啊這是?還是哪個統領著龍族的女王?看著牠打算滔滔不絕得說下去的態勢,我趕緊阻止了牠。
 
  「我們還是正常的來吧。」我扯著嘴角,乾笑道。
 
  「……哼,無禮的勇者,我就特別寬恕你吶。」牠頓了頓,又開始了對毛球的摧殘。
 
  「叫我希普頓就好。」
 
  「原來如……」
 
  「——個性是傲嬌。」
 
  「欸?」
 
  沒頭沒腦的……傲嬌?牠?認真的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傲嬌是指那個平常很高傲,在某些條件下會突然變得嬌羞可愛的那種生物吧?
 
  「確實勇者露出這樣癡傻的表情也是無可厚非吶,畢竟勇者還沒展現出能讓我嬌的一面。那好吧,你也可以暫時把我的性格認定為傲傲。」
 
  傲傲又是什麼鬼東西?該不會是指平常很高傲,在某些條件下會突然變得更高傲可惡的生物吧?
 
  「那不就只有傲嘛!?」我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大喊。雖然疊字聽起來有點可愛,但完全跟可愛沾不上邊嘛!
 
  「嗯……這麼說來似乎不太準確,玩著毛線球的我在勇者眼中大概是可愛到不行吶。」牠歪起頭,思索著。「那這樣好了,我的個性就是傲傲了。」
 
  嬌說得太小聲了!
 
 ※ ※
 
  「那麼,來進入正題吧。」
 
  吃飽喝足後,我將環境稍微打理了一番,期間也順便盥洗完畢。我和自稱傲傲嬌的貓國公主維持著與之前差不多的對話方式直到現在。
 
  老實說,十分地累,無論精神上還是肉體上。
 
  我們一人一貓現在正坐在我的床上。
 
  「終於……」我的嘴裡忍不住露出嘆息。

  雖然總是說著槽點滿滿的話,但總歸是一個公主,貌似認真起來的氣氛,我也不僅端正了坐姿。
 
  「貓之國現在陷入了危機,我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強敵攻擊。」
 
  牠的語氣堅定、懇切,彷彿方才的玩鬧只是虛晃。
 
  緊接著牠突然從床上跳到一旁的書桌上,爾後流利地攀到衣櫃頂端,如一道黑色迅雷般,竄上我必須仰視的高度。
 
  然後輕輕低下頭。
 
  「勇者,我需要您的協助。」
 
  喂喂,連請託都要用俯視的態度嗎?貴為一國公主的牠,向別人低頭或許是血脈中不允許的堅持,以如此折衷的方式表達希冀協助的願望,或許已經是牠做出的最大讓步了。
 
  「明明國家遭遇危難,卻在這裡悠哉的閒聊好嗎?」不過就算如此,我還是忍不住數落幾句,先前的傲慢態度有了報復的機會,這種卑劣的想法使得我也懷疑起自己的人格。
 
  每每在故事中讀到類似橋段,我總是忍不住想,在攸關周遭性命的情形下,故事裡的角色們還以輕挑戲謔的態度戰鬥真的不打緊嗎?他們的心裡是怎麼想的,被牽連在內的無辜人士又是怎麼想的?
 
  我默默地想著無所謂的瑣事,抬頭對上了那夜空般的深邃眼眸——是睥睨的眼神。
 
  「說是愚蠢還真是高抬了。」先前的誠懇早已蕩然無存,彷彿剛剛謙卑的態度只是硬擠出來,即便是貓面,也能清楚感受到牠傲慢的氣勢。
 
  「您可以對我不敬,但若是對我的國民不敬,我可不會輕易放過您。」
 
  只是坐在床緣對話的我,幾乎能感受到宛如暴風的狂怒驟然襲來,確實我的發言過於輕率,以至於被牠的語氣噎的說不出話。
 
  而牠不顧我的反應,接續說了下去。
 
  「作為貓之國的臣民,拚盡一切抵禦外敵襲擊,牠們抱持的決心可不是那種半吊子的偽物。承托牠們的信念,作為貓之國公主,我為了勝利的曙光而奔走,我必須做的就是將潘朵拉盒裡的希望帶出。
 
  悠哉的態度是必然,我相信我的子民,牠們定是在談笑中抵禦強敵,意圖妄加的同情只是惱人的汙衊——我,安布羅休斯家後裔,極東統御者,貓之國公主,不會做出玷辱祖先與人民的事情。」
 
  牠滔滔的嚴詞讓我對於我不經大腦的妄言有所檢討,雖然位處請求者的立場來說,這黑貓公主的態度大有問題,但牠是正確的。以正確正當的姿態和言詞,擊潰我那輕率試圖報復而回嘴言論。
 
  「我明白了,非常抱歉。」
 
  被牠過於正確的道理擊倒,我老實的認錯了。
 
  「——無妨,勇者所言是正論,只是無法套用在高貴優雅的我國子民身上。確實不少位居高位的愚蠢之人將人民的侍奉當作理所當然,卻又認為自己是英雄而沾沾自喜,你無須道歉。」
 
  我明白牠想緩頰,可惜並不能改變我失言的事實。
 
  「那麼沒禮貌的黑貓公主,你想要我幫你什麼?」
 
  所以我能做的僅是,調整好悠哉的態度,用輕挑卻不隨便的心情來尊重牠珍愛的子民。
 
  彷彿能看到牠欣慰的笑了一般,雖然我並不能讀懂貓的表情。
 
  「那麼勇者,我就賜你一個機會——讓我借住一晚吧。」
 
 ※ ※
 
  不需要依靠勇者之力,為何還需要特地跑來找我?
 
  在牠告知了請求後,我這麼問牠。
 
  「我需要時間與空間來積蓄魔法與施展,恰巧勇者的住所是最佳選擇罷了。」
 
  那麼為何不是請我去幫忙抵禦外敵呢?我接續問著。
 
  牠只是說了,這是我國能解決的事物,還不打算依靠外力。
 
  那天夜裡,我在睡夢間感受到了強烈的魔法氣息,我知道是那位自稱傲傲嬌的野蠻公主所釋放,頭也沒抬的再度進入夢鄉。
 
  隔天起床,牠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或許哪日還會見面吧,我這麼想著。
 
  「別忘了我也被稱為魔法化身。」
 
  作為那天對話的結尾,我清楚記得牠驕傲的說著這句。
 
  說實話,那一長串的稱號根本沒人記得,到底哪個年代的人啊!真是的。
 
  但也因為如此,牠那毅然且毫不迷惘的傲岸,才顯得如此帥氣。






寫在後面:
  超級壓線!
  一直想寫個毒舌角色
  看看過去的文章大部分都過於正經了,輕鬆一點寫起來也非常愉悅
  不過這篇練手作品應該早幾天就要完成
  不小心買了美少女夢工廠2就拖到現在了(掩面
  總而言之謝謝大家觀看。

  縮圖來源:貓咪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808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貓|小說|原創|短篇|輕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夜月
嗯......在我看來說了這麼多其實只是貓沒地方住所以想借住一晚對吧(?
我也寫了篇跟黑貓有關的作品,只是還沒完成(趕不上巴哈徵文不過還是會放XD)屆時也歡迎來看看~

11-05 19:30

走不動
說了這麼多來掩飾自己的本意真是傲嬌呢(?
好的好的,到時候一定會去光顧!11-05 19: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u335288073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自由象限聖誕活... 後一篇:【短篇】秋葉——紅楓落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game7878現在正在收看的各位
大家好,我是フェルハトリ,新作品『ターゲットをロックオンする。』發文囉~希望各位會喜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