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身的惡魔,卻只能實現別人的心願?!(序)+(1-1)

作者:克拉朗之徒弟│2019-10-30 15:20:10│巴幣:106│人氣:213

再序

如果詢問這個村子的居民「你的夢想是什麼?」的話,我想大部分的精靈都會這樣回答吧。

「我要成為一個偉大的魔法師!」

假設換作是我也會這麼說,畢竟從小學的「十分鐘輕輕鬆鬆認識魔法」這堂課,老師就會開始示範華麗的魔法。

比如說──

「至高無上的精靈王啊!請賜與我創造世界的餘溫、無上的光明、和命運的邂逅……引燃!」之後好像還碎念些「最好是有錢的帥哥……」什麼的……

老師將比她還要高一個頭的藤木手杖,斜指向校舍頂樓,手杖頂上鑲著的火紅色寶石逕裂出橘焰色的火光,閃爍莫約三秒,便恢復成寶石應有的色澤。

「老師!什麼事也沒發生耶!」

「老師!不能因為找不到好對象,就亂加咒文喔!」

「閉嘴!臭小鬼,老娘只是看不起那種窮鬼……啊,各位同學,老師的魔法已經生效嘍,看,後面。」

老師的話還沒說完,我就聽到後面傳來啪嚦啪嚦的聲響,我立刻回過頭,印入眼簾的是絢爛奪目的煙火,七彩炫亮的彩光,正在一點一滴驅散企圖佔領藍天的白雲。

好厲害,我也想要使出漂亮的法術,變出彩虹,變出美麗的花園,這樣媽媽一定會很開心。
魔法一定可以帶來幸福吧,那時候的我不禁這樣想。

不過當天晚上夢想就幻滅了。

「那應該只是在頂樓放了一個煙火盒,然後點燃而已吧?」老媽說完,輕快地切了一塊沾滿奶油醬的雞肉,放到嘴裡。

「等……姬子,老師不是說要給孩子們一個夢想嗎……」老爸用手遮住的自己的嘴,慌忙的靠向老媽有點上揚的尖長耳朵。

「等到這孩子再大一點也會暴露不是嗎?沒必要特地騙他吧?」老媽則是小小聲,在老爸人類圓耳邊說。

「是、是這樣沒錯啦……但聽說小孩子如果知道魔法其實一點也不帥,就不會想學了……」

「啊……畢竟這年紀的孩子,硬逼著去學東西很困難呢。」

「對啊,而且如果不從老師那裡學,家裡也只有妳能教魔法。」

「嘖,早知道就跟個會魔法的精靈結婚了。」

老爸跟老媽都用手擋住嘴巴講悄悄話,時而撇眼看我的反應,似乎不想讓我聽到。

至於為什麼是「似乎不想」那是因為……我全部都聽到了,真想叫他們去觀摩我們班上的女生小團體,他們的悄悄話可以控制在讓你小聽見一點點關鍵字,又不讓你聽重點部分,必要的時候全部人停止交談,默默凝視著話題的當事人,靜待與其四目相交之際,就又發出「嘻嘻嘻」的竊笑聲回到自己的小天地去。

起碼用氣音交談吧,起碼。

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魔法一定有吸引人的地方,所以老師啊,還是爸媽才會不惜用大把鈔票(煙火),也要把我們帶進來這個世界。

嘛,在那之後……越是努力去做就越是了解。

果然我,完全沒有天份吶。

話雖如此,也跟你這傢伙沒有關係吧!我在心裡大聲的吶喊,為了讓某個東西聽到。

──呵,啊,萬分失禮,我並沒有要嘲笑你的意思,我只是說,你理想的狀況……對,偉大的魔法師,你的願望可能無法實現,僅是如此……

「咦?咦咦咦咦!那妳就滾出去我的身體啊!」

眼前只有廣闊無際的藍天,今天甚至沒有一絲雲朵,稍微動一下胳膊,小碎石弄得我有點疼,觸覺是回來了,但好像還是動不了,我繼續躺在村裡通往加城的路上,不願意也得回想起來,今天早上為什麼遇到這個說話難聽又厚臉皮的魔族。

1-1:平凡的日常與其終結

加島──是加菲羅爾島的簡稱,因此我們精靈都簡稱成加島,人類的話則是稱這裡為加菲羅爾多元共和國,全名只有國慶日那天會用到吧,這座島總共分成三個部分,靠近海岸線的漁港村、島中央的『加城』,以及散落在林邊山腳下的精靈村落,總之這裡是一個人類與精靈共同開創的國家,靠著互助合作,規模也是日漸壯大。

即使保守派的精靈村落不願意。

嗯……我也是可以理解啦,畢竟再怎麼說,五十年前曾是互相殘殺的關係,一夕之間,要和那種喜歡戰爭嗜血種族,肩勾著肩笑著說「我們,不是夥伴嗎?」,表面對彼此互相眨眼稱兄道弟,私底下卻勾心鬥角,就像古裝劇裡,爭奪皇位的皇兄皇弟,正因為敵視著,所以總有一天會成為『哲學』的超友誼關係……後面是學姐的比喻,我是不知道其中帶有什麼特殊意思啦,但精靈跟人類現在的正是如此。

唉……我越想就越覺得……

「嗚……好想……好想吃蘋果燒雞啊……」

「不會因為某人的夢話就改變今晚的菜單,放心」

「嘖,沒用嗎……」我把棉被蓋住嘴巴,喃喃細語。

「給我起來!想吃就自己煮啊!小滴五號,倒一下垃圾桶。」

被叫做小滴五號的小水妖,用圓滾滾的身體,咕嚕咕嚕的滾到垃圾桶旁邊,輕盈的潛入垃圾桶底部,不費吹灰之力的把比他大十幾倍的桶子舉起,隨後從門口又進來十幾隻的小水妖,老媽開始一隻一隻分配工作。

但由於這過程實在是太漫長了,我決定從蘋果燒雞的食譜找起,我拿起床旁邊的手機,一邊聽著老媽跟小水妖的談話BGM,一邊開始找。

老媽是一個元素魔法使,與操縱魔法的精靈不同,是僅能操作元素妖精的一類,魔法使的工作就是跟這些小傢伙打好關係,以魔法的領域來說,算是一個相當特殊的職業。

不過對於家庭主婦而言,完全就方便到不行,也因此,我跟老爸也在討論有關於「該不該跟老媽說有關於小腹的事」然而結論就是──其實有點小贅肉的女精靈也很可愛〈完全沒有說的勇氣〉。

邊想著,邊找到了蘋果燒雞的食譜……做起來好麻煩啊,不然去問倫倫會不會做好了。

突然間,身體浮了起來,不對,正確來說,是正在飛行?

我被以拋物線的方式丟到了房間外面,臉直接跟木造的牆壁來了個法式問候,感覺骨頭發出嘎嘎的怪聲。

「老媽?妳幹嘛啦!」

「叫你起來還躺在床上,所以就稍微激烈的搖了你一下,嘿嘿?」

老媽用小貓撒嬌一般的清鈴聲音,圍上圍裙的米白色洋裝的裙襬隨著老媽的小跳躍輕輕擺動,長長的尖耳朵可愛的一震,左手畫了一個半圓,最後停在臉頰旁邊,比了一個俏皮的YA,那光銀色的長髮今天扎成長馬尾,綠寶石般雙瞳由上而下,用一種戲謔的眼神盯著我瞧。

……嗯?怎麼意外的有點可愛?不不不。

我的心是學姐的!

「啊啦回過神了,魅惑失敗魅惑失敗~」

「你剛剛是在試著對你兒子做什麼呢?萬一發生什麼事,我要怎麼對學姐交代!」

「正常來講是『要怎麼跟老爸交代!』就是了……我是覺得小碧的話應該會祝福我們呢!」

「不不不誰會祝福啊!自己喜歡已久的男人,結果是一個媽寶……嗯?這個詞是這樣用嗎?」

「媽寶就是『把媽媽當成至寶疼愛的』意思喔,我魅惑你,然後發生了那個萬一的情況,這樣一來你就是堂堂正正的媽寶,嗯嗯!」

「不准自傲的挺起胸膛!那個萬一的情況連『萬』字上的草都還沒長出來就結束了。」

「哎呀,那還真可惜呢,本來還想說為親愛的準備蘋果燒雞呢……」

嗯!居然來這招?難道老媽是真的想對我……不不不,誰會上當。

「嘖,失敗了啊,好了好了。來去看電視吧。」

恍惚之中,老媽從半躺的我身上踩過去,還刻意發出呼呼呼的笑聲。

嗚喔!身體發出悲鳴……居然這樣對自己的兒子!我迅速找到支撐點,快速翻起身。

說起來,現在幾點了?我的手機呢?

我稍微看往自己的房間探頭,有三到四隻的小水妖拿著撢子清理衣櫃角落的灰塵,兩隻比較大隻的小水妖正在整理床鋪,其中一隻在收拾我在床頭的漫畫……不對他在看,一邊看一邊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難怪最近漫畫上頭都有點水痕……」

我也無法命令他別看,照理來講他們應該會先做份內的事才對啊,仔細一看,十隻小水妖當中,已經有兩隻在床底下呼呼大睡,兩條水藍色的鼻涕狀小可愛一下長,一下縮,因為小水妖睡覺的時候會變成一攤三十公分不規則的水漬狀,該怎麼說,通常藏不起來。所以我想,他在床底下應該只是為了擋太陽,而且打從一開就決定偷懶,之前都沒仔細觀察過,原來他們跟主人很像?

此時,在床和書桌中間,紅綠色菱形色塊構成的毛絨地毯上,,吸塵器發出「喀!喀!」的聲響,一望過去,小水妖完全不管那個聲音的來源,繼續推著吸塵器。

啊,我的手機!

我立刻衝了上去,左膝跪地,用左手把吸塵器推開……但是推不動……?

「我從以前就在想,這小傢伙也太孔武有力了吧啊啊啊!」本來想稍微拉開一點點空隙,用右手去拿手機的,但看來沒這機會,我決定用雙手跟他拚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呼嚕~呼嚕呼嚕!呼嚕!」

「你怎麼不跟其他人一樣偷懶啊!我只是想要手機而已……」

實在沒力氣,只好放開手,這個動作使我癱坐在地上。

太強了,這傢伙,老媽的手下意外的很強啊……

「呼嚕!」那隻拿著吸塵器的小水妖在我面跳啊跳,圓滾滾的肚子跟小手撞到地板時,像是個被擠壓的彈力球一樣整個擠扁,又再彈上來辦回原形。

「哈!這是你們羞辱手下敗將的方式嗎……還真……可愛。」可惡,這個生物比我有用一百倍,不論是惹人憐愛的程度還是做家事的態度。

對了……他在跳啊跳,不就沒辦法拿吸塵器了?我看向手機那邊,吸塵器已經倒在地板上,我的手機被壓在吸頭處,上面滿滿灰塵跟刮痕。

不重要吧,反正也不是太新的就是了。

看到我拿回手機,小水妖就踏著咕嚕的步伐〈?〉繼續上工,該不會早就發現了的意圖了?
「真是個……好傢伙,我剛剛居然把你跟偷懶的幾隻廢物相提並論?」

等下去問老媽那隻小水妖的名字吧。

我打開手機的螢幕,簡訊?是學姐傳來的簡訊……不是,是倫倫。

『阿本哥哥,我突然有其他是要辦,可以幫我代班嗎?早上十一點的班到晚上打烊,我會請客的!謝謝哥哥!!PS:姐姐也是同一個時段!』

嗯……該怎麼辦呢?今天應該可以做完暗影神龍套裝頭盔,還有EXP加倍……

『倫倫,我們的關係還需要問嗎,當然沒問題啦!還有明天午餐我要吃蘋果燒雞,晚上要吃紅酒燉牛肉,甜點要起司布朗尼跟……你幫我決定吧!』

呵呵,賺到兩餐還有跟學姐獨處的機會,掰啦!暗影神龍套裝!不過十一點……
我看向手機的時間,上面顯示十點三十四。必須出門了,趕快打理好,繞到學姐家前面等她一起去好了?還是直接到店裡?

起身,打開衣櫃隨手抓起了襯衫和深灰色的毛衣,褲子……啊昨天穿的卡其褲好像還掛在椅背。
……

盥洗完,我來到一如往常的歐風客廳,吊燈下,有一坨白皙皙的爛泥癱在酒紅色皮革沙發上,還有小火妖用傳遞的方式,一片一片將桌上的超激辛薯片送到她嘴裡。

「很好很好~啊呣。」

嗯……我剛剛對這東西心動?

仔細一看腰際的部分,白色連身洋裝側邊車縫線的地方……

「好像能聽到啪擦的聲音,呵呵……」

「啊?雖然沒聽到你說什麼,但總覺得有點不爽呢。」老媽甩動亮銀色的馬尾,漂亮的碧綠眼眸瞪著我。

「啊,沒有啦……我只是有點不知道怎麼開口……噗呼。」

「說,你扭扭捏捏的樣子真的想貓你一拳。」

……有這麼噁心嗎?起碼我覺得我還算帥啊……還是說帥哥不適合裝可愛?

「啊沒什麼,就只是,嘿嘿,我現在要去跟學姐約會啦!」

「喔,去吧,啊嗯~嚼嚼~」

「看來老媽你不相信啊,但是!以我跟學姐的……」

「好好,我知道,打工約會對吧,快去,去去!」

老媽完全對我失去興趣,繼續去當爛泥了。

總之,再講下去就要遲到了。

我關上門,深吸一口九月初秋那涼爽的風,然後輕快地走下木製的階梯。
一如往常的村落風景,精靈族的房子,坐落在枯葉半落的千年樹之間,以一樹一房一樹的方式建成,雖然都是整個木頭的非常怕火源,但滅火對精靈而言也並非難事,而且躲在五層樓高的千年樹蔭底下,對討厭曬太陽和做激烈運動的精靈而言,這樣的環境真的很清閒。
踏上鋪滿褐黃色枯葉的石磚路,快速地往打工的地方前進。

走出森林,走過Y字形的路口,一路往加城方向前進,出了森林之後的路段就好像經費突然缺乏了一樣,二點五個馬車寬的道路變成帶有砂石的黃土,一旁則是雜草漫佈的草皮與稀疏的矮樹林,據說是人類開挖道路的時候,多砍了幾顆老木去賣,之後才種了這些比較便宜的矮樹,我看著一如往常的光景,心想著今天也會一如往常地度過吧。

如果我沒有看見「那個」的話。

如果我不正眼去面對「那個」的話。

不……更早之前我就應該轉身逃開。

在我經過一棵形狀歪斜,如同鉤爪的矮樹時,眼角餘光不經意瞥見的黑色影子。
雖然只是撇眼看見,但的確是掛在樹上,不祥的黑色破斗篷。

我不假思索,回過頭,看見了祂。

而祂,也同樣注視著我,用一顆巨大的眼球。

那是一件約兩公尺長的斗篷,原本應該是人類頭部的部分,現在是以一張詭異的面具取代,眉毛到鼻尖的地方,猶如將死之人用截斷的手指,斷斷續續的畫出了一顆鮮紅色眼睛,其他臉頰、額頭、甚至嘴巴,都是詭異的血咒符。

我沒辦法移開視線,連一隻手指也無法動彈,只能任由身體持續的顫抖。

五秒。
五分種。
五小時,又或是連一秒都沒過。

天空不知何時變成了暗紫色,耳邊只剩下誰的骨頭發出喀嘞喀嘞的聲音。

啊……

喉頭自然而然地發出無意義悲鳴,那是自然的恐懼,那是當我注意到,那顆眼睛和斗篷,已經離我只有一掌之間的距離。

「哈……你能看得見我……卻是……這麼無聊的反應。」

那東西發出無機質低音,帶了點口吃,但我無法做出任何回應,只能任由冷汗不停地從臉頰上滑落。

「我沒有限制你的行動……恐懼……嗎……還是說……哈!是期待嗎?」

啊!我忍不住大叫一聲,身體自然地向後傾倒,跌坐在地上,眼前一片漆黑,屁股撞到石頭地磚還真不是一般的痛。

然而祂並沒有要放過我的意思,畫符而成的大眼珠靠近無路可逃的我。

「還是沒有要溝通的打算嗎……這樣好了。」

漆黑的斗篷底下伸出了一條漆黑的……應該是手臂,伸長,伸長,直到高過頭頂,祂才再度開口,我想,那語氣一定帶著輕視吧。

「原諒我有些老套……但就由我……來實現你的願望吧。」

全黑的細指強行掐開我的嘴,撐到最開,腦中響起了顴骨碎裂的聲音。

汙泥一般的液體擠壓進我的喉嚨,如同塑料般的異物,直接灌進五臟六腑,似乎還試著入侵我的腦門,我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只有眼淚嘩啦嘩啦的逆流,這或許是那傢伙的溫柔吧,為了不讓我死得太痛苦。

然後……我做了一個夢。

那是我獲得了老媽的認同,安蒂拍著手誇耀,無數的精靈們拋來崇拜的目光,而她,她……回到了我身邊。

偉大魔法師的夢。是我永遠得不到的一切。

──啊?哈哈哈哈哈!

我被那不知名的尖銳笑聲吵醒,那感覺就像是直接從我腦中傳來,讓腦袋脹痛到不敢置信的地步。

張開眼睛的瞬間,還差點被太陽閃瞎眼。

我才發現我已經回到原來的地方,躺在有些溫暖的石子路上。
回想完畢。

「所以……你到底餵我吃了什麼?總覺得還一股焦味。」
還是土味來著?

──啊……那、那個,職場性騷擾還是……適可而止……

哈啊?這誰來著?突然從一個反派魔王變成柔弱妹子的感覺……嘛,聲音還是無機質就是了。

「……請問您剛才是為了殺死我,才做出剛才的行為嗎?」禮貌的開場總不會錯吧?

──殺?死?我只不過是實現你的願望……我不是說了嗎?咦?難不成造成你的不快了嗎……哈,與異民族相處相當困難呢……

「不不不,你把那種噁心的黑泥灌進來,誰都會不爽吧!嗯?妳剛剛說願望?難道是返老還童嗎?所以剛才那是縮小藥?」
現在不能動也無法確認就是了。

──啊……不,我沒有跟黑衣組織進口……講起來有點害羞……那黑泥,是我的身體……哈哈!說出來了!

「簡單來說就是……你從口腔寄生到我身上嗎?米奇?」

從狀況來看也只能這樣想了,從口腔鑽進來,又可以直接在意識裡和我對話,而且角色個性好像又變得莫名其妙……

──不……我不叫那個名字……用了會很不妙的感覺,簡單來說……我是惡魔……精靈口中說的魔族,不久之前,我脫離了同伴們……到處流浪……本來希望能找到有肉身……可以收留我……啊,可是大家都看不到我……而你能……所以,無論如何,我都必須這麼做……對不起……

魔族。我記得,最後一次聽到,是在老師的魔法直銷講座上。
他們並沒有實體,也並非這個世界的物種,根據祖先流傳下來的傳說,他們有類似轉移到其他世界的手段,是異界的侵略者,摧毀當地的文明,但動機不明。
在人類還未開化的時代,精靈王與天使聯手,招收了旗下三十二名的高等精靈,一同結束了持續兩百年之久的天魔大戰,雖然成功讓魔族撤退,保住了精靈的文明,但代價就是,精靈王的殞落,以及死去了三十名高等精靈,剩下的兩位,也去向不明。
如果說這個傳說是真的……

「妳是侵略者對吧?」

──曾經是……而現階段,我們打算和平共處……或許作為被害物種的你不相信……加上,我強行與你共用肉身……我必須表示誠意……所以,我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替你實現願望……才對……

「才對?所以我的願望到底怎麼了嗎?」我對她說話的緩慢口吃,有一點不耐煩的說著。

祂的說法不完全可信,但也不像在騙人的樣子,不如說──

我只能接受這個狀態,對祂而言,在我被附身的當下,就已經喪失了選擇權,如果我現在拒絕祂,那我就只有死路一條;反過來說,雖然對方動機不明,願意留下我的生命、意識,還願意實現我的願望,即使很可疑。

──哈哈哈哈!比起懷疑我,更想知道願望的事嗎?好……那就直說吧……以我們魔族的能力而言……不過是劣等種族的願望……就像是殺死你們一樣容易……啊,不需產生任何情緒,只是陳述事實罷了……那麼,問題就是,以你的願望來說,什麼狀況下會辦不到呢?

「嗯?太簡單所以辦不到……之類的?」

──不,既然問題不是出在我身上,那就是在你身上,僅僅如此。

「哈啊?你是在玩我嗎?講得好像神仙下凡來拯救我,結果卻開始找藉口?」

「那個……阿本先生,為什麼要一邊在路中間日光浴,一邊練習演技呢?」

「嗯?居然想用學姐的聲音耍我,我才不會上當!學姐才會不用先生稱呼我!要模仿也要模仿像點!比方說,腦公~之類的?」

「請停止噁心幻想,我開始不知道怎麼面對你了呢,打工處的同事先生。」

……沒想到學姐那開朗熱情的可愛聲線,也能讓我尾椎發涼啊……不過聲音似乎是從別的地方傳來。

我撇頭看向聲音的來源,身穿白色襯衫與格紋米色褶裙的學姐,雙手抱在胸前,面無表情,唯一停留在翠綠瞳孔中的感情,大概對搖尾乞憐小狗的憐憫。

──噗哈!如果有好感度計量表,現在應該是負數了呢……不……要直接讀檔那種?

閉嘴,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在那之後,我相信我花了比上面篇幅更久的時間解開這個誤會。

「原來是在模仿電視劇裡的殺人狂啊……明明被抓到卻能說成是在幫助人,甚至當自己神,不過最後到底是為什麼會情感潰堤呢?回去查一下有沒有人解說劇情好了。」學姐雙眼發亮,有些圓潤的長耳朵微微跳動,好像是真的很有興趣。

「不不不,絕對不要!看過那齣劇的人心裡都變得不太正常……比、比方說像現在這樣躺在這裡,還有身體動彈不得什麼的,都是那部片的影響啊!如果不像這樣和心魔對抗的話……我、我怕我不再是我自己啊!」

「這樣啊……唔,原來透過動畫洗腦別人變成絕望什麼的,都是真的。」
學姐緊緊握拳,低著頭,下意識的碎咬自己的拇指指甲,過肩長髮有幾絲順勢落到臉頰,似乎認真的思考什麼……太好了,就樣一定是成功蒙混過關了!

「阿本正在與死神戰鬥……我也要加油才行!嗯!那我就走嘍!」

「不,躺在路中間跟死神搏鬥那一定會輸啊!學姐,我今天也是要上班才出來的,但現在是這個樣子,學姐,能扶我──」

「我知道了!我抱你吧!」

咦?等等,我有不好的預感……

比起思考,更先感受到的是我的背肌和雙膝後方,有一雙溫暖的手撐住,一瞬間,學姐端正的側臉離我只有幾公分的近,那滑順的白色金髮輕觸我的左臉頰,還有一股柑橘的芳香。
好,好心動?!不、不對,學姐把我公主抱了起來啊啊啊啊啊!果、果然還是好爽!但是,身為一個男人……

「呦~出發吧!阿本,我們已經遲到快一個小時了呢!」

學姐愉快的笑臉面向我,呵呵一聲,俏皮的吐舌頭,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吐息,溫柔的撫摸我的理性。

心臟前後劇烈跳動,我還以為在做伏地挺身,完全無法思考要怎麼讓她放我下來……其實就這樣下去,也沒什麼不好……

「好、好的!」立刻屈服於感性。

總覺得好像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算了。我只知道我的臉一定比蘋果還紅。
我別過頭,不想被學姐發現, 啊啊,有夠鴕鳥心態的。

伴著魔族那傢伙的詭異笑聲,在學姐的懷裡部過一段美妙的時光。
…………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761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20501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長篇日常推理】強行附我...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事事順心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