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午夜之君 第四十五回

作者:Lubit│2019-10-29 15:14:38│贊助:8│人氣:104



  「您、您在說些什麼啊!要打仗啊!您留在這裡會丟了性命的!」

  這大概是任鈴第一次聽姚流說話這麼激動。就連昨晚將自己的過去攤在任鈴面前時,那般悲慘的故事,他都能說得那麼平靜。

  「我知道,一個連神獸都無法召喚,甚至根本不會戰鬥的復祖,對姚家來說是多大的拖油瓶,我心知肚明。」

  少了白虎在身邊,任鈴本人又毫無戰鬥力,甚至連她本該擁有的唯一價值——召喚神獸都沒有。山海師和普通人的差距本就大,連凊元都懂得拿刀使弓,任鈴就只是個柔弱的小女孩而已,對姚家來說又多了個不得不保護的對象。

  她很清楚,身為復祖的自己要是死了,想封印蚩尤就絕對無望。連當年在有東方遙統領五弟子的情況下,都還是讓他拚上了命才終於成功。

  山海師和妖魔之間的戰鬥是以命相搏的,若是人類這方只剩下四位復祖,輸的絕對會是他們。

  「但是⋯⋯我還是想盡我所能,為這件事情出點心力。」

  「這、這可不行!您身為任家的復祖,怎麼能為了水族的內務⋯⋯

  「她說得很好。」

  「兄長?」

  最令她意外的那個人開口說話了。姚汛的眼神沒有改變,仍然冰冷不已,像是狠狠刺過來的刀鋒。

  但她很神奇地沒有逃避,勇於接受姚汛彷彿拷問般的目光。

  「這次的事情要是鬧不好,恐怕會演變成延燒全御廷的動亂。姑且不論通常作壁上觀的金族和躲避世俗的木族,親王派的火族肯定會出兵,水族與南牢對上土族和火族,這下就成了橫貫御廷南北的戰爭,金、木兩族也不可能相安無事。」

  「是、是這樣沒錯,但任鈴小姐是任家人,和水族沒有關係,這件事情應該由我們自己來⋯⋯

  「有關係。」

  姚流猛地扭頭,端坐在那兒的任鈴打直了腰桿、抬頭挺胸,眼中沒有一絲迷亂。

  「我在離開任家之後,曾經和白虎一起遭到蚩尤追擊。祂的目的不只是復活而已,大概還想鏟除山海師、奪回抄本裡所有的力量、將御廷納為囊中之物。要是人類忙著內鬨,只會給祂機會而已。蚩尤一定在等待機會,趁著人類脆弱的時候一舉入侵,最後擊垮我們。」

  「就是這樣。要是不在釀成大禍以前剷除禍根,不管內戰誰輸誰贏,我們最後都會變成蚩尤手下那些妖魔的餌食,東方遙大人拚上命也要阻止的事情就會發生。」

  「可、可是⋯⋯

  不行,實在太過不安了。他絕不是擔心任鈴會給姚家造成多大的麻煩,而是害怕把她攪和進來。他害怕她受傷,怕她因此失去更多。

  姚流知道,任鈴和自己身上的傷疤都說不上少。在這種他能替她擋箭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讓她更加千瘡百孔?

  「沒關係,姚流先生。」

  抬起頭來,她臉上的笑容就像昨晚的月夜,安寧而柔和。

  「是我自己想留下來的。雖然一定會給你們造成不少麻煩,但是我不打算隨便送命,這點我保證。」

  在她站到蚩尤面前、使盡全力打上一場前,她都不可能隨便丟掉性命,那熾熱的初心不會允許她輕易死掉。

  她沒有忘記東方遊說過的話,要以真心看待一切。放著姚家和水族不管、自己逃到安全的地方躲著絕對不是她的作風。

  「什麼樣的事情都可以,如果是我能做得到的,我都會做。」

  要幫助姚家、幫助水族,這就是她的決斷。  

  「⋯⋯很好。」

  任鈴愣了一下,那個不苟言笑的姚汛居然微笑了?

  「去通知商隊,要他們不用特地繞來姚家。」

  「是。」

  姚汛一聲令下,門邊的一個小廝便領命離開。

  「任鈴小姐,雖然我想情況不致那般嚴重,畢竟山海師和一般人類士兵的戰鬥能力有著天壤之別,但戰爭時發生什麼事都不奇怪。一旦內戰開始,我們個人不說,但姚家無法擔保您的安全。即使如此,您也願意嗎?」

  「當然,請讓我參與作戰。」

  再一次得到她的答案,姚汛點了點頭。向凊元使了個眼色,他應允後拿出了一捲捲軸,朗聲道:

  「那麼,現在由我開始說明情況。」

  依據凊元和姚汛這兩週在水族暗中調查得到的情報,水族會在一週之後聯合南牢的司徒爵爺攻打安土,目的無他,就是為了推翻土族統治御廷的政權。

  長期負責邊防的水族因為土地貧瘠、氣候嚴寒,一直以來都談不上生活富足,唯一仰賴的只有境內凍原出產的稀有貴金屬,因為是製作鎧甲上好的原料,可以說是水族對外貿易的命脈。

  「雖然不知道冼元到底是怎麼說服司徒出兵的,不過根據猜測,他多半是轉讓了貴金屬的貿易權,或者就是割地這種方式。畢竟水族要是成功得到御廷,這種鳥不生蛋的土地,割出去也無妨。」

  「這些是部族之間的事,接下來就是領導者的問題了。我來說明吧。」

  自從將軍病倒至今已經九年,而他在數月前過世後,一直以來都由參謀代為攝政的水族族長之位終於空了下來。

  本來官員們是打算依照傳統,推舉身為長男的凊元上位的,不過事情就像他們所知道的,冼元攏絡了一派支持他繼承族長之位的官員,成功煽動水族人民長期積累的不滿心理,塑造出自己革命者的形象並得到了百姓青睞。凊元知道事態已經無法僅憑一己之力扭轉、留下的話也不可能有什麼好待遇,便出逃了。

  「雖然二公子的態度為何丕變仍是個謎,不過一切會發展得如此之迅速,跟突然出現在水族的某個男人脫不了關係。」

  「某個男人?」

  姚汛對任鈴的問話應了聲,隨後又讓一旁的小廝遞上另一捲捲軸。不過這次,姚汛直接將其攤在桌面上。那是一幅男人的畫像,細長的眼睛、直挺的鼻樑、稍微有些凹陷的臉頰⋯⋯說得上是很端正的一張臉,不過隱隱之間讓人不寒而慄。

  「這是根據洌水都城外圍的民眾口頭形容畫出來的肖像,他們說這個男人自稱『槐』。」

  「這個男人怎麼了嗎?」

  「他是我希望你能去調查的對象,姚流。根據百姓所說,這個男人出現在洌水是不久前的事,大約兩週多前,也就是冼元開始塑造革命氛圍前幾天。」

  「確實,我以前在城裡也沒看過這個男人,更沒聽過有哪個人叫做槐的。」

  在洌水度過了二十七年的凊元都這麼說了,基本能夠肯定這個男人多半是外來者了。

  「這個男人是某一天突然出現在二公子身邊的。每一次的公眾集會,他都一定會待在二公子的附近,看起來和侍奉將軍的其他官員、侍女等等也有一定交集,依據他們對這個男人採取的態度,他或許是冼元的參謀也說不定。」

  「這麼說來,冼元之所以突然開始行動,還有下令追殺我,很有可能都是這個男人在背後操控?」

  「很難說。這場革命究竟是二公子本人的意願,抑或是槐惡意操作,兩種都不無可能。但能夠確信的是,這個男人的出現給了冼元起身反抗的力量,或是他的到來為給了冼元最好的契機。」

  「嗯⋯⋯

  任鈴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燒出個洞來了,以前該多讀點政治的。

  「不過,有關水族的人員構成還有現況之類的,有個基礎了解就行。畢竟這是我們這些局外人的調查,有錯誤或是不夠詳細的地方也是難免。」

  姚汛揮揮手,讓小廝把畫像和其他的捲軸都收走。

----------

最近更新又頻繁起來了,一定是因為我把晚上拿來滑P站的時間都改成寫小說了

生產效率突然激增(被揍)

還有換個作品也跟著換個心情,這真的是個好方法

那篇新作絕對是我從概念設想到付諸實行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

還望各位也能賞個光

20200520一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751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isaragi02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中長篇小...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中長篇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npiano大家
https://youtu.be/wvcrQAvqKcI 小p的新鋼琴COVER:《白色相簿》「深愛」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