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第一章- EP 34 拼圖

作者:黑化desu│2019-10-27 23:17:25│贊助:10│人氣:127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第一章-


EP 34 拼圖


————————————————————————————————————————



你會為你的全部行為付上全數責任嗎?

你是自願,還是被迫?

⋯⋯


一切又回到了起點呢


————————————————————————————————————————


鹿波 依子


2218/9/6 -神隱島//KDUL基地遺址//G20層- C區撤離所




輕巧的腳步聲由石堆中傳出,只見在其中爬出一細小的身形,亳無髮傷,就連一點灰塵也沒沾到,還是一個小女孩,穿著一件看上去就知不合身的夾克外套,活潑得很

「吶,有人嗎?」

走向有光的地方,看著面前的大鐵門,唯一還坐立的存在,在看不到光源的情況下,倒是有兩光柱射在左與右側上,搞得如高牆,但比起這個,相隔其與鐵門的,是這條深淵,地陷的結果

「唔⋯⋯」
「沒有人呢⋯」
「⋯⋯」

女孩她擺動身體,向左又向右看,卻不見有其他能通往至前的路徑,也不用說本來那深淵亦有夠闊,別説她了,成人也基本上跳不到過去,除非⋯沒有什麼除非,除非會飛吧

見此處沒有去路,打算要走相反方向,鑽入石堆中,卻在要爬上石板時,聲音傳來了

「呀⋯」

「石頭⋯說話了?」

「一,我不是石頭,二,快從我的手上下來」

男聲如此嚷道,向下看,只見金髮的頭盧躺在這處,還有那壯大肉體下虛弱無力的感覺,與記憶中的出入頗大

「啊!抱歉、抱歉!」

女孩馬上退下,移後

金髮在其後動了動手臂,他的聲音熟悉,是因共享的認知,是那男人,是基米爾

儘管記憶中的,是紅色,棕紅的短髮,現實然而為金黃、流露高貴之氣息的,卻,無可否認地,氣息為一致

『明明長得像個上等人,但言行貌似為個流氓』

當然,在女孩那個年紀又怎可能清楚如此複製⋯又不盡是⋯如此⋯現實⋯⋯如此社會中荒謬樣子的感覺,如此長大後才明白的感覺

對她而言,只是簡單的「似曾相識」

畢竟那感覺的起始,或另外說那想法的創造者,是另一個她,不是由和她一樣那麼率直、簡單的人格,更為複雜、成熟得接近社會稱之為「腐爛」的程度,是,是她的想法,純粹而已

女孩蹲著,在他的前面蹲,抱著兩腿的依子蹲在當處,相反地,在石堆下的男子,被壓得幾乎整個身體亦不能動彈的基米爾,他連抬頭看過去也不能

「пиздец на хуй⋯」

「⋯⋯嗯?」
「⋯什麼?」

「⋯喂⋯⋯」

他以還能活動的右手稍爬起來,然後保持在頭能抬起的姿勢,提起右手説道

「⋯在我的左方,有根柱的東西⋯給我壓下去」

「喔、嗯!」

女孩並沒有考慮太多,走到男子的右方,越過一大石,站在另一塊更大的石頭上,然後尋找著目標物,不費太多時間,很快,也即是在站在石頭上之前,直接輕鬆拉下插在石堆中的鐵枝⋯桿?誰管這麼多,總言之她隨便一個槓桿原理的翻起、弄走一大石塊

其下方的男人便立即站起來,然後趕快的肩推,把剛才壓在自己身上的石板一下子推落這無底深淵中

「⋯」

他什麼也沒說,聆聽著遠處傳來的空氣移動聲,亦指落石的響聲,遙望下方深得不見底的,他的表情維持同一號

「⋯⋯」

「吶⋯沒事吧?」

正在轉身回去時,出現於身前的女孩嚇得男子往後失重心,差點扭傷腳踝,嘛,當然還是沒有表現出來,性格果然如此

沒有回應,他再次移開視線,不過這次只是轉頭而已

「⋯」

「⋯?」

似是打量著深淵,還有與大鐵門的距離,但基米爾完全沒有出過任何聲音,尤如他並不把旁邊的存在放在眼中

不,他是,他確是

—— 啪次 ——

—— 轟 ——

射燈因某些原因關掉,但房間的亮度沒有絲毫改變,唯是外在他因之故

(抱歉稍微古文 ed

大力拍打牆壁,然而巨大之聲響並非以蠻力擊裂混凝土而成,伴隨一刺眼的白光和瞬間延伸千段的淡紫電弧,那是他的能力,那眼白鮮橙而央曈紅潤,其瞳孔不只是一扁橢圓,更有兩條交叉之線紋,穿過中央的圓形之如與其同色,彷彿為延伸的一部分,但說到眼窩內溢出的紅色倒非是處於眼球內,而是外面,那鮮紅正是如估計一樣,血

—— 碰 ——

不是因為給落下的巨石板弄到,不是遭碎石粉傷到,更不會是給自己能力誤擊,明眼人都知道,既然流血是發生在巨石落下之前,那麼必不為此刻的任何所致,而是之前

為什麼?

明眼人,同路人,對崎品了解的話,便一眼就清楚狀況,怎麼說也好,這世界沒有什麼不可能,但若要論理解是否的話,這才是重點,何況宿主此回事引致了人類文明開始了數項前所未有的研究,達到一個新境界,生物學也好、化學⋯⋯

糟糕,扯遠了

嘛,簡單來說就是⋯

「該死⋯」
「怎麼⋯是體力不足而負擔不了的源故嗎⋯」
「對力量控制完全失去感覺⋯還要對內傷亳無感覺⋯果然不太好⋯⋯」
「以免過度使用力量而出事⋯該死⋯暫且⋯⋯」

這樣子啦

「呀⋯⋯」

自言自語,基米爾走在那連住兩邊的臨時石板橋之上,同時射燈的運作亦回復正常

「⋯啊!」
「啊!等等!」

而在其後方的,則是見況跟上

「稍微⋯唔?」

橋上輕奔數步,跟隨後方,怎知快步走著走著,前面突然停了下來,幸好自身及時止步,要不直接撞上了

側身一望,男子立在石橋末端,沉著了氣息,即使看不到他雙眼,但多少還是猜到正在觀察些什麼,基米爾他啦,説女孩這邊的話,她的視野可被擋住了

「怎——唔嗯?」

正打算對對方説話時,他便又移開了,向前走

「吶、吶!聽人家說話啊!」

兩腳離開石板,他走向大鐵閘前

話說鐵閘之前只有一個小區域能站,指的就是他們正站的這裡,這大概⋯不會計數啦⋯大約是巴士上下車門的那個小小的長/正方框吧

而站在這裏的兩人,基本上不是尋找如何打開面前之鐵門的話,就是要走回頭路,但後者的可行性低得幾乎為沒可能,連女孩能過到來此處也是恰好而已,不過此刻,男子貌似做出了抉擇

從褲袋中拿出盒子⋯該死⋯定位器啦,將其置於手心,男子盯著數位地圖,什麼聲音也沒有——

「⋯⋯你的平衡力好嗎?」

⋯好歹給點尊重啊⋯混帳⋯

「嗯?」

「你平衡力好不好?」

「你是⋯問誰⋯人家嗎?」

「這就兩人,我還可以問誰?」

「⋯這個⋯」

兩眼珠滾到左上角去,再到右上角,擺出了思考的模樣,女孩摸著下巴,皺了會眉頭

「人家——」

「只需要回答是不是就行了」
「是一聲、不是兩聲」

把頭靠近,身上散發著使空氣極為凝膠的感覺,女孩頓時就嚇得失神失聲,往後一傾

「別浪費我時間——」

退了步

「啊——」


踩在一碎石塊上


「呀?!」


—— 碰 ——

緊閉的雙眼張開,不只是抿,而是在咬的唇瓣,女孩把身體縮似竹般筆直,卻這樣正好能單單捉肩便可捉住全個身體,扯住

「啊⋯」

「你還真的是像本體呢」

「⋯什、什麼⋯?呀⋯?!」

「沒什麼」

把女孩扶回上來,他便隨之轉身對往側邊

「謝謝⋯」

「不要對我道謝,那可不重要」

「欸?可是——」

「來,現在有些更重要的東西要做」

指向右側,在牆壁處的一個鐵板,一個熒幕

「過去那,用電子屏指令打開鐵門」
「要點幾下而已,應該不難」

而與其之間的距離雖不大遠,但問題是中間的,只有三根鐵枝,中間那枝比其餘的低一段,正好三點一連成V字的感覺,仍然也很細,鐵枝,筷子的寬闊度吧⋯⋯

⋯⋯

這是什麼垃圾形容⋯⋯

「欸?!」
「可是⋯吶⋯你看⋯可是這程度的話⋯會不會⋯」

「不會斷的,因為前提這地方是由KDUL的這種國際組織建造的,不能有什麼馬虎」

「K⋯KDUL⋯?」
「什麼⋯⋯」

「不用一定懂,你單要知道現在你要過去就行了」

「不、不行啦!這樣⋯為什麼哥哥你——」

「想想你和我身形相差多大,再者要我用電力去隔牆控制的話,目前不能精凖控制力量的情況下,只會燒了那控制板,更不用說再弄個石橋,那邊又沒有能接住另一端的地方」
「還有,儘管我力量有多大也好,別打算讓我去硬行突破,通電去這金屬材料可會令傷害反跳」

「⋯⋯」
「所以說⋯」

「別拖時間」

「⋯⋯嗯⋯」
「⋯⋯」

小心翼翼地站在中間的鐵枝,然後分別先捉住右邊的鐵枝,再是左邊的,那緩緩的動作,企立在其幼枝之上

一步

兩步

—— 嘰 ——

—— 咚咚 ——

碎石滾落

「⋯」

三步

「⋯⋯」


停下

「⋯⋯」
「等一下⋯人家什麼時候答應了?!」
「不要啦!」

「快點」

「你又不是人家的誰!不要!」

「不走也走了,別浪費時間了」

「嗚⋯」

視點回前方的途中,一個不留神就向下方對焦了,連射燈燈光也碰不到底的方向,下方的無盡深淵,即使有東西扶著,但在不時有冷風吹襲下身的環境,女孩難免緊張起來

「呀⋯好深⋯⋯好可怕⋯」

腿抖了一會,在重新振作後回復狀態,然後才逐步邁進

「啊⋯」

到達手肘可及牆壁的位置,女孩先是退後少許,然後放開左手,快速地打側身體,於重心右傾時直接靠在另一邊,近熒幕的方向

—— 碰 ——

「嗯⋯」

深吸一口氣,然後站直身子,她接著與指使內容一樣,伸手去觸碰螢幕

輕點


「啊⋯行、行了⋯」


————————————————————————————————————————


主角光環?

簡單來說,只是您還有沒有存在的價值而已


————————————————————————————————————————

2218/9/6

- 熊本縣
- 神隱島
- KDUL基地遺址 -G22層
- 行動司令部Z21

10:22:16

「優」

———————————

「優」



「優」


「優!」


「哇嗚哇啊?!!」

心臟彷佛是第一次跳動,一股衝勁揼進入全身,而在通過四肢,血液完全遊走後,那個決定性的瞬間,帶動一切的信號,或不用那麼抽象,說「醒來」的感覺,那刻,我好像才活了過來

凝固的液體黏在身上,沒有溫度的液體,就是本來自己的一部分,不吸熱、不放熱,道理就如碰皮膚一樣,因為那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剛剛是 ——

「咕⋯唔⋯噗嗚咳⋯」

⋯⋯

痛⋯

全身彷佛如泥泊中的軟弱感,不是因為覆蓋身體的黑液,而是真正的疲憊,不單單是「很」,而是「極致」,連完全固化,把標準身體維持這一點也做不到,無疑自己是才剛做完苦力來什麼的

當然,作為一個身體是史萊姆般構造的,基本上把酸素移至主體外,再分泌少許(次氯酸鈉)鹼中和掉的話,這些造成疲倦感的雜質很快就消除,卻取而代之的是腫脹感,有東西於體內膨脹,不是正常的感覺,也沒有讓身體増生的我輕輕一碰膨脹的地方,胸口,輕壓,胸部處陷入,手指越是戳下去,膨脹感倒是失去,指頭則感到像碰氣球一樣的觸感,還要陷進去

還要⋯碰到些黏黏的⋯又會動的⋯⋯是內臓?

不⋯不只這樣

是心臓

等等,這樣的話不太妙

當下立即液化胸口,只見回復黑液狀態的上方,有一層鮮豔,大概就是引致感覺到膨脹感的原因吧

瘀血


是了⋯剛剛我⋯

我是沿水管逃到這兒呢,為了避過那高溫⋯

⋯⋯

果然還是不夠快嗎?

⋯⋯

⋯⋯


抱歉⋯先給點時間我重新振作

⋯⋯


「哈⋯」


「呼⋯」

⋯⋯

⋯⋯

好了,回到停了下來的地方

重組軀體,小心翼翼地於油性黑液泊上站起來,繼續着,重新繼續工作,往前方,黑液蔓延之處,經過木箱,到達那自己遊走過的水管前——

「⋯沒有了⋯?」

在眼前,記憶中一個黑色的圓球,本應像蛹一樣吊於那自己特意折斷、斜著的水管上的,由黑液製造的圓球,此刻只是一灘黏糊,裡頭的?什麼也沒有

什麼也沒——

本應有東西的地方什麼也沒有,而幸好地失物處於貌似能推斷及估計的地方


—— 咻噗咮 ——

從泊池中湧出巨額,性質是一般情況下不帶鹼性,但此刻伴隨身體分泌的特殊腎上腺素激增,作嘔感提升和流多了汗水,大概是感到危機吧

不,才不只是感受到,而是面對到

頭昏感便是一個好證明,還不夠?那麼就以身體不自注分泌黑液為證明吧,證明C9H13At之存在

泊池湧出的,幾乎完全覆蓋整個房間,畢竟這處是後備司令部,有雜物什麼的確是避免不了,嘛,我在昏迷前倒是沒有認真去理會

連空氣中的燈光氣體⋯叫什麼⋯算了,忘了的話就大多代表不重要嘛,總之就是把其全一一給熄滅了

儘管我想到這裡的時間所需可及得上「毅進仔」計算公里轉厘米的時間,卻如其不同的,是自己的身體一早便能自行判斷,就以那些遭自己捕捉且麻痺的存在,他們那雖無意識的大腦,即使是小動物,即使剛剛做出判斷的是一隻哈士奇,但比起無腦生物怎說也好,吶,不對嗎——

聽不懂?

啊對⋯抱歉,那是上世紀的事

—— 咕嚕 ——

不太用在意的說

掌握到目標位置後,隨之嘗試再收容,先包裹,再刺激其體內寄生的黑液⋯?不,好像有個名字⋯

是了,叫「軸心䏓」,當然,不是我取的名字,而是學名

無光昏暗裏,自己的聲納、熱感感官使自己稍有優勢,至少只要目標在有黑液⋯不,那可不叫黑液,失禮了,我是稱之為「溶汗」,也是本來的學名,若目標在溶汗存在的房間內移動或許久不動則能捕捉位置,當然,站在自己的身上,溶汗啦,效果是最好無誤

而此時,已經將目標成功收容於新的黑蛹內,最表、內層快速凝固、硬化,夾心層則是鹼酸兩極化,然後最中間薄薄的一層,果凍化——

嘛,簡單來說就是在以最大力量收容

「⋯」

新造成的,基本上能在使其「軸心朊」喚醒,能捕捉其入體內之前頂一會

可是,如果目標動作太快,又太大力量的話——

「唔?!」

未能以肉眼觀察到,甚至連聽覺亦未及至,是説也許大腦或許比正常人、蒲公英的大家叫作比平均差還差,計數不到什麼945⋯等等,那是什麼梗⋯忘了就罷了

腦子是差,卻身體極為敏感,嗅覺、觸覺、視覺,所有感官知覺,人類的上千萬倍,還有基本是綜合全宿主的所謂「第六感」特殊感官⋯

就好比說「奧窩」那傢伙,經常散發著濃厚至極説謊不實的味道,還只是我把〇液和⋯抱歉,要被河蟹了,還有打破第四面牆的感官

是呢,我知道您們存在

⋯⋯

騙誰,我才沒有那種能力,這大概是胡思亂想而已,我的這些可真的是自言自語


那傢伙的話,不排除真的有這麼不可思議的力量吧

啊,話說⋯⋯

儘管身體能自行判斷下一步,大腦倒是安靜一點去專心現況呢

—— 碰 ——

—— 噹 ——

—— 啪次 ——

把作保護用途而包住身體的溶汗固化,直接選擇個更大的體型就是,不過饕餮型的身體是受了傷便康復不能,相對的,是身體越大,能分泌的溶汗越多,操作方面也更容易

感覺到空間的擴大,當然,房間怎會無故變大,是牆壁、天花板的倒塌而已,不只是倒塌,更是⋯化成了碎片

剛剛的,畢竟是突破音障的威力

即使速度、力量沒有它快,但至少自己也未蠢到一個程度,什麼也不做去迎接攻擊,硬吃致命傷,直接解除本來九歳身體,重塑另一個十六歲身體,再以溶汗包住自己,免被其後的壓縮音波給震得直接腦震盪死

整個過程是一秒,多一點點吧,但比起蒲公英的大家,除了某些非主戰人員外,老實說,這頂點速度是他們常速,這點時間甚至已經分出勝負了

和傳聞中的創始成員之一,奧窩交戰時,上次可就是⋯

話說那次他是直接使自己過勞再麻痹自己的説⋯⋯

⋯⋯嗯?

好像就是

專心⋯

把溶汗結集,預備好激戰


與預料同況,面對著的身體、軀體,正正是自己認識的且同行的那位,熟悉的那位,異況中的女性與狀態比較,只見其兩眼亦發著不同的光芒,代表絕望還是什麼負面東西的純紫,還有另一隻的紅色,血紅的顏色,同是躲在額髮之後,卻顯得生氣,長得碰地的頭髮雖說雜亂,意外地整個形象並不憔悴,可能是比起純粹的疲倦感,散發著的殺氣果然還是太強了

極為濃厚,極為沈重,儘管此刻它沒有移動她的身體,於其手中的牽線娃娃,但靈魂仍遭依附的狀況下,陌生的氣息還是存在

失去需靠光源的視覺,所以現在作替代方案的熱感、聲納感器更為敏銳,空氣中的任何一絲顫抖,任何一域的稍暖或稍涼,結合起來,成為黑與白的景象

我看到了

我看到唯一有光的地方,紫與紅

仍是它所在之地,依附在五百米外,一根未倒下的石柱上,預備伏擊,氣息凶殘

而她的意識、氣息不在


————————————————————————————————————————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735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持續更新中|原創小說|不明不白|負能量|中二文|黑暗(?|owo|低質量?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ylviepoiow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後一篇:《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indy8611324大家
小屋更新美戰天王、海王、土星筆記本呦 歡迎逛逛~ 也祝大家新年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