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BL】用秦至深Ⅲ 戰慄之會 1-2

作者:紀展兒│2019-10-26 08:06:06│贊助:6│人氣:82
  這是很久遠的記憶,不論經過多少年,他仍記得雙手拖著沉重的板車,在白霧朦朧中走著那條孤寂的路,砂土的溫熱穿越布鞋磨損的裂縫直觸皮膚,在一旁他脫下同伴的鞋,將磨破的鞋子套在他腳上,稚嫩的身軀讓任何行為變得緩慢,緩慢的行徑成為痛苦的折磨。

  他站到了龐大的湖前,渺小的自己若是投入湖中,便會化作一團不會呼救的泡沫,面對這座湖泊也是個痛苦的折磨。

  深吸一口氣,鼻腔充斥著濃烈的腐敗味,逼得眼眶泛紅,何用秦最後奮力把板車推入湖中,曾經同甘共苦的容顏漸漸被湖水侵蝕,彷彿被泡沫淹沒,最終也歸於無聲的泡沫。

  然後他沿著來路,走回孤寂的街道,遵從那人的話,使出無數的方法來到巴勒摩,消失在生命中的神祉忽然出現在他眼前,他拿出身上唯一的硬幣,對神像們許了一個渺小又可笑的願望,那時他的願望還不包含恨意。

  隨便墊個塑膠袋、披一片紙箱就能四處為家,小孩在任何群體都是弱者,不用說在物競天擇的街頭,受輕視與侮辱,被奪去糧食,他要比別人更強悍才能生存。

  他的心情像個漩渦,內疚、悲傷與怪罪亂成一團,一定是哪裡不對、有人錯了,他才會失去一切流落街頭。

  真正感受到恨意便是那個時刻。

  紙箱覆蓋住他的容貌,使他隱藏在街道之中,附近有人在鼓譟,一個想起就會全身顫慄的名字傳入他的耳裡。

  「丹尼爾.庫姆斯要出發了。」

  「醫學系不好讀,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回來。」

  「你們要去送行了嗎?」

  「當然,未來丹尼爾是他費心重金培育的英雄,要給瓦倫特做足面子。」

  何用秦紅了雙眼,甚至不知道怎麼站起來的,盯緊開遠的轎車,跟車屁股一路奔馳,忘了呼吸和危險,只想了解他們所說的人此刻跟自己的差別,就是這時他跑向憤怒,把沿路的恨意一點一滴的撿了起來。

  丹尼爾也殺了人啊!

  盧西奧慘死溶洞,尼克才趁機大屠殺!

  所有悲慘由丹尼爾在溶洞動手腳開始!

  車子在隔壁街停下,他追得雙腿發軟,然後看到了從飯店走出意氣風發的少年--丹尼爾.庫姆斯,眼前景象正在晃動,原來是他在顫抖,憋不住的氣不斷膨脹、膨脹,他激動地嘔吐,前方的歡呼叫好蓋住角落一位零丁孩子的哀號,他抹著嘴角再看一眼只比他大七歲的家族英雄,飛揚的眉目皆是尖銳的諷刺,他轉身而去,走得很遠,但他發誓一定會回來。

  沒有記憶比少年笑容痛心,再回想就是時隔八年,他帶著十歲身上破舊不堪的T-shirt,當時胸前的暴龍被鮮血染紅,多年以後變成生鏽般的深褐色,還有一顆發光的琥珀石跟隨折疊好的衣服,親手放在瓦倫特眼前。下一秒原本沉穩的男人忽然撕心裂肺大哭,口中唸唸有詞:「我的孩子,終於回來了。」

  被瓦倫特抱著時,他被傳遞到身上的陌生體溫嚇到了,這生極少人給他溫暖,這個擁抱彷彿一道護符賜予雙方安全感。

  猶如枷鎖的記憶時時刻刻帶著他前行,可是新的記憶也會阻礙他,比如毀滅羅薩與阿斯卡利兩大家族的計畫在中途變調,瓦倫特在剩下的日子做足父親的職責,他不忍見超過半百的老頭再度承受家園消逝,這時就會感受到有血有淚的人類的麻煩,情感因素是所有計畫的絆腳石,他又矛盾又自豪、又怨恨又感恩。

  何用秦出浴擦乾微卷的髮絲,換上白襯衫,戴一頂藏青色Trilby,金色沙鷹和克拉克18收在腰側,確認彈夾數量,著裝完畢之後目不斜視的前往巴勒摩。

  自乍來西西里從山竹眼下逃走,葉至深重回巴勒摩,這個城市仍然充滿朝氣,沐浴著明媚陽光,從下車到進入飯店,看似所有陌生人都有一副好心腸。

  西西里幾乎沒氣派的高樓大廈,巴勒摩的五星飯店也不過六層樓,但中世紀的奢華裝潢仍然震撼人心,葉至深越過亮到發光的大理石地板到櫃檯辦理入住。

  尼克朝棕色絨布舖成的中庭階梯說道:「瓦倫特行地主之誼,看來久候多時。」

  安全考量下,葉至深退訂原房,要求閱覽剩下空房,請尼克自行選擇房間,轉頭看向中庭,瓦倫特與魯本對他們頷首示意隨後上樓。

  瓦倫特居然帶魯本隨行,相對跟張泳挾持他的曼紐,葉至深對魯本的印象淺薄,新任的家族二老闆沉默寡言,只有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稍微深刻些。雖然不是張泳,他仍然提高警覺,進入房間將各處安檢一遍。

  尼克泰然自若的開啟液晶電視,絲毫沒有危機感,彷彿他只是來參加一場宴會。

  葉至深掀開窗簾,正好正對另間燈火通明的飯店,確認無異狀後說:「很少看到閣下聽流行音樂。」

  「流行樂的重節奏會讓我很不舒服,不過這首有句話很美。」尼克哼起歌,不忘用中文解釋,「『告訴我這世上有條能夠令我徜徉其中,並帶你回到我身旁的河流,因為我不知該如何去愛除了你之外的人,我無法淡忘你的臉龐。』」說完轉頭輕聲問:「美嗎?」

  四目相交時葉至深想起冰冷的解剖台、殷紅的儲血桶,下意識移開了視線。

  「很美。」葉至深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平穩,「會議前有簡單餐敘,請閣下稍作休息,等我檢查會議室回來,我會跟您一起出席。」

  他飛快離開房間,脫離奇異的感覺,在走廊上深吸幾口氣後進入會議室,一樣將牆壁、桌面下、空櫃、地板檢查一番,窗外正對著普通公寓,看似無異狀,離去前卻想起在意的一點,頓住腳步。

  房間有窗簾,會議室卻沒有,走回去發現窗頭有數個鐵釘痕跡,這扇窗戶曾有槽軌,不知明原因拆除了,懷疑的種子在內心發芽,看出去的世界也變得不同。

  正對的公寓窗扉緊閉,一團漆黑,隔壁家有燈有人,他多看幾眼才退出會議室。

  走廊上一位戴藏青色紳士帽的男士刷卡進房前.往他的方向瞥了一眼,葉至深心神領會跟隨進房間。

  「張泳在對面嗎?」門一關上,葉至深便急問。

  他猜測會議舉行時張泳會在對面狙擊尼克,這真是一場殲殺的會議!

  何用秦脫下紳士帽搖頭:「不在。」情不自禁輕撫葉至深愣住的臉龐道:「看到瓦倫特旁邊的是魯本,你是不是感到奇怪?老實說我也是。可是張泳真的留在家族宅邸。」

  「會議室的窗簾槽軌被拆掉,狙擊手可以藏在對面公寓射殺開會中的尼克,你真的甚麼事都不知道?」葉至深阻止他的手,神情有些激動。

  何用秦不悅地半瞇眼道:「不知道。」

  「那你來幹嘛?」葉至深粗聲粗氣。

  「我說是來保護你,你一定不相信。」何用秦聳肩。

  葉至深的確露出不信的表情靜靜等他說。

  「不只這間,這層樓多功能會議室的槽軌在昨夜忽然斷裂,房務員認為被惡意破壞,但還不算大事,會議室仍可以外借,你的懷疑是正確的。」葉至深正想開口,何用秦搶話道:「這場委員會是魯本建議瓦倫特舉辦的,你想到甚麼嗎?」

  「所以魯本才主動出席?」葉至深蹙眉。

  「再加上近日魯本與瓦倫特有不合傳言,想到甚麼?」何用秦又問。

  葉至深想到一個跟預想不同的原因,困惑道:「你是說這場會議背後操控的是魯本?不只對尼克有危險?」

  何用秦表情卻慢慢變了:「為什麼你一直想幫他?」

  「你可能不知道我差點被KS+弄死,是他將永久解毒劑施打在我身上。」

  「解毒劑是我配置的,論能力應該是我救了你。」 

  經過多次的你來我往,葉至深了解何用秦只要犯固執,再講下去就會不歡而散,而且他還打著想讓他跟尼克見面的歪主意,這時不能跟他硬碰硬。

  葉至深挑他的軟肋說:「前不久我才身陷酒吧大屠殺,不希望這也是一場殺戮行動,這很正常吧?」

  這招對何用秦受用,頓了一下,問道:「若我即將出事,你也會先思考怎麼救我嗎?」

  「會的。」

  葉至深答得飛快,何用秦笑了起來,重新戴上藏青紳士帽道:「你先出去,餐敘時多注意下魯本,他不一定是針對尼克。」

  「真是瓦倫特?」葉至深不敢置信,魯本是新任不久的二老闆,羅薩家族一直處在暗潮洶湧的爭權內鬥。

  「他們因為選舉合作與經營走向的理念不合,關係很緊繃,魯本前幾年都在美國,我對他不夠了解,不知道他會做到什麼地步,只是第六感告訴我,他不對勁而已。」何用秦輕輕推他一把,「行事小心,我會在你身邊。」



喜歡故事不妨按個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717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inda5868kim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用...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0915646172豬腳好吃耶
好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