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傳說對決改編小說】艾諾森樂章首部曲:冥冥魔海-21薩尼

作者:阿龍葛格│2019-10-23 15:48:59│贊助:2│人氣:43

二十一    薩尼


地牢陰暗,緊閉的牢門阻擋了所有光線。生硬的黃草堆堆成一張床舖,泥牆旁靠著一具金色盔甲,但在黑暗之中它卻是漆黑一片。雄獅穿著質地柔軟的灰色睡衣斜躺在黃草堆上,他睡得很淺,這完全不是貴族能夠適應的環境。

視線受一陣光線侵擾,一名男子打開了牢門,監牢裡那具金色盔甲宛如從黑暗中重生,反射外頭的光亮。哥德爾張開眼,感到一陣冰涼。淺眠之後見到那名男子拿著一把火炬,他沒帶武器,在火光照射下是一個黑色斗篷,包裹得完全,但哥德爾從他水藍色的眼睛中辨識出身份。「是你啊!怎麼?來看雄獅淪落到躺在草上發懶。」

那名士兵的聲音低沉冷清,可聽得出來年紀算輕。「還挺會耍嘴皮子的。你就這麼急嗎?我已經提醒你很多次,不要不停地嶄露自己的野心。莫托斯崇尚榮譽,性子直,但不代表他是個笨蛋。你這樣在他眼下隨意進攻,還是進攻他深愛的平民區,小心在計畫完成之前你就被斬首,到時我可救不了黃金雄獅。」

「哈!」雄獅自信一笑,微光照射他尖銳的嘴角,「莫托斯是絕不可能對黃金雄獅一家輕舉妄動的。為甚麼呢?因為他活在城堡本身就是個錯誤,他只有把頭低下,獅子才會饒他一命。」

「雖說當初只有火焰薔薇和騎士家族支持他,可超過一半的人擁戴他成為聖騎之王,我們也毫無反駁餘地。原本還期待人魔大戰能讓他喪命,想不到那馬洛斯真夠愚蠢,憑著笨拙的體型竟敢站在前鋒,給他一劍捅入,這輝煌戰績又讓他聲名大噪了。」那士兵關上牢門,盡量不讓牢內的聲音傳遞至二十公尺外的監牢守衛處。

火炬的照耀範圍縮減,黃金盔甲更加光芒四射,哥德爾拍掉黏於大腿的黃草。「馬洛斯也復活了,只要他別再犯傻,我們的計畫只是推遲六年而已。」

「哼!」士兵吐了一口短氣,火焰搖晃得厲害,差點全熄滅。「你是要謀取大位的,本來就該有耐心,但騎士團團長之位我可因此少坐了六年。那個死老百姓,大夥明明知道他的來歷,竟然還讓莫托斯帶他進城堡,更讓我作嘔的,是居然將他升格至團長的高位。雄獅!莫托斯向你低頭,只是需要你們家族的錢財,薩尼那小子可是要接任聖騎之王的,你已經到這把歲數了,想必也該清楚他一點沒有要傳位給你的打算吧!儘管那本來就不是他的座位。」

「所以我說,雄獅會發狂,會奪回屬於我的財產。你們家族的族語是心靜止如水,我們可沒這麼溫柔。」

鮮血換取成就,好一個不溫柔的族語啊!但真的聰明嗎?看看現在的你,莫托斯把你押入地牢幾天了?兩天?三天?還是一週?你在城堡活了五十多年,可有這般落魄?」

這時兩人臉上都不見笑意,哥德爾扶著仍在養傷的肩膀,他感到隱隱作痛和奇癢無比。「六年來我可沒流半滴鮮血。鮮血換取成就,是指敵人的鮮血,不是雄獅的。放心吧!大戰將至,凜冬亦然,該屬於我們的終究會回歸。想必馬洛斯會把莫托斯宰了,至於那個平民小鬼,就由你處理了,騎士團團長。」

「薩尼啊薩尼……」他像是哼著歌喊著這位騎士的名字,「平民能活十八年,足夠了。」水藍色的光亮猶如金陽映照的海洋般透徹,士兵將斗篷拉得更貼近自己,然後呼出一口長氣,亮度可抵十根火燭的火炬轉眼熄滅,牢門鎖上後牢房又是漆黑一片。

笠日的早晨,莫托斯取消了原先的城堡巡視行程,他坐上了聖騎王座,並召集所有將領、士官、及各家族主力至城堡大廳,約略一千人擠進了大廳一樓。

「把哥德爾從地牢押上來!」

哥德爾因無經過國王授權恣意進攻鋼鐵山脈,而被關入城堡大廳下的地牢整整三天。莫托斯下令守衛隊將他帶到城堡大廳,準備進行審判,薩尼則站於一旁,持續學習貴族規矩。

「願聖騎之王審判公正,不被利益迷惑,不被權力左右。吾等必尊重陛下之判決。」騎士團團長道出審判宣言。

「哥德爾,我很器重你管理財政的實力,也很感謝你對平民區的貢獻,但不代表你可以隨意挑起爭鬥,記得高掛在城牆上的警語嗎?」國王說。

「國王陛下,我從未忘記。當正義號角吹響,便是戰士挺胸前進之日;當正義之劍拔起,便是斬除萬惡奸邪之時。」哥德爾雙手繞背銬著一副鐵環,跪於紅毯上。雄獅昂首直視眼前的聖騎之王,絲毫不懼怕審判結果。

「進攻鋼鐵山脈,是貫徹正義嗎?還是你認為鋼鐵一族是萬惡奸邪?正義是至高無上的,每場仗的發起都須經過深思熟慮,每項任務也都要經過我的授權。哥德爾,你一定很清楚城堡貴族定訂下來的規矩吧!」

「是的,國王陛下。未經允許,擅自發起進攻者,將接受『永遠流放』的懲處。」哥德爾依舊低著頭,聲線和莫托斯同樣低沉厚實,他是城堡所有將士之中,唯一和莫托斯年紀相仿的老將。

「若不是在外恰巧碰見拉茲,你的行動也不會被偵察部隊發現,薩尼更不可能派騎士團趕去救援,你應該很清楚原本會身陷無法挽回的險境吧?」

那破爛薔薇……哥德爾暗忖,他討厭火焰薔薇的人,倘若今天聖騎之王不存在,黃金雄獅肯定會狠狠咬破薔薇的花瓣,即便獅子專吃肉。「是,陛下,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只要能彌補我的罪刑。」

莫托斯從王位起身,走下高台階,肩甲上的銀龍對視著黃金雄獅。龍才是萬王之王,獅子只配稱臣。

「喀……咚。」莫托斯解開哥德爾背後的枷鎖,鐵環落下,聲音被羊絨紅毯吸收。

「陛下,不給予我任何懲處嗎?」他很有自信提問,像是早臆測國王會做出何種判決。

「回到工作岡位上,繼續為城堡貢獻你僅剩的價值,但從現在起,你的兵權歸我管理。」莫托斯不敢重罰哥德爾,深怕會得罪他所屬的權貴家族。雄獅不可怕,但當雄獅掌握了黃金,也會讓人膽戰心寒。

「遵命,國王陛下。」

審判過程異常地快,人潮也馬上從大廳散去。哥德爾離開王座後,原本在一旁默不吭聲的薩尼,不禁問了國王:「莫托斯大人,這樣的處罰會不會太輕了?他恣意妄為的行為,聽說已不是第一次,希望大人明察。」

莫托斯弄著手上的戒指,心事重重,摻著幾根白髮的頭頂,透露出近幾年背負著多少壓力。「薩尼……我們不能得罪持續幫助我們的人,尤其是一整個家族,那招惹不起的。」

「這也是所謂的貴族規矩嗎?我越來越不明白了,莫托斯大人,聖騎之王應該要有風範才是,拉茲哥恪守自己的職責,你卻用這種不公回應。缺少公平的正義,就不是正義了。」這是薩尼被莫托斯收養進騎士團六年以來,頭一次對自己的國王用彷彿高高在上的口吻教育。

「薩尼!你這是在懷疑自己的國王嗎?守好你身為騎士團團長的責任就好,不要跨過那條線,這是身為貴族的基本規矩之一。」

他不爭氣地笑了一下,「貴族規矩……國王陛下!貴族的規矩,該不會也規定不能告訴我關於我父親的事吧?上次在會議室,你告訴我你認識我父親,那我父親呢?他到底是死是活,到底在哪?還有你那天……為甚麼和我提有關盧蜜亞的事?為甚麼說神也會犯錯?此刻我認為犯錯的是你。」

千百個疑問砸向莫托斯堅挺的身驅,所有的氣勢全部癱軟,他的語氣又變回之前那樣和藹:「那個不一樣,那不是你現在會想知道的。」逃避式的回答讓薩尼更是不解。

尷尬的氣氛,兩人就像吵了架的父子,心裡有道不盡的話語,卻被沒有意義的包袱塞得啞口無言。

一個慌張的身影跑向他們,終止了尷尬,也算是好事。

拉茲急急忙忙來到莫托斯面前,神情緊張。「陛下,偵查隊回報給我資訊,說發現阿萊斯特的所在位置。」

「在哪?」

「他原本在人類城堡西邊,經歷一夜後抵達南邊處。」

「南邊處?他該不會……」莫托斯大概猜到阿萊斯特的打算。

「大概就是陛下所想的,他可能會投靠冥界。」

「如果真是這樣,往後的戰事對我們人類王國有很大的不利。」

「陛下,以阿萊斯特這麼強而有力的神族將士,馬洛斯一定會器重他,到時真的在戰場碰上,你我都不好受。」

「陛下,要通知光明女神嗎?」薩尼問道。

「先不要……」莫托斯低著頭,眉頭深鎖,像在思考些甚麼。

「但他不是光明聖殿的逃犯嗎?一個用雷電之力詆毀光明女神的逃犯。」信奉正義的薩尼,字字鏗鏘有力,句句都是真理。

「再說一次。」

「他不是逃犯嗎?」他以為莫托斯聽力受損,用更大的音量重複剛剛的話。

「不是,後面那句。」

「用雷電之力詆毀光明女神的逃犯。」這次薩尼故意把每個咬字刻意咀嚼了一番。

「雷電……對……他擁有雷電之力。」莫托斯心中不斷複誦著這幾個字。

薩尼和拉茲臉上寫了個大大的問號,只見莫托斯突然用著厚實嚴苛的嗓音說道:「拉茲!帶領偵查部隊立即動身搜索,倘若抓到阿萊斯特,請將他帶回人類城堡。薩尼!等我審問完逃犯後,就隨騎士團將他押至光明聖殿處分。」

「屬下謹遵吩咐!」兩人莫名地接下了任務指令。

國王一腳跨下了五層矮階離去,龐大的背影消失在紅毯的另一端。

「這是怎麼回事?」拉茲問他。

「不知道,最近莫托斯大人有些反常。對了,」薩尼拿出國王送他的破舊懷錶,「你知道這是甚麼嗎?」

拉茲接過懷錶,並將錶蓋掀開,「木?」他前後打量了一遍。「這是國王陛下的懷錶吧?」

「對,這是他給我的,是個壞掉的錶。他沒說把這給我的原因,拉茲哥,你能看出甚麼端倪嗎?」他知道身為偵查隊長的拉茲,有著異於常人的觀察天賦,希望能從他口中獲得一些線索。

拉茲上上下下,裡裡外外仔細觀察,結果只找到一項疑點。「這個木字,應該不單純是木。」他將錶蓋內側朝向薩尼,「你看。字是用墨水寫的,錶蓋內的字跡可能是受甚麼原因而糊掉,唯獨『木』還稍微看得清楚。」

薩尼拿回了懷錶,他盯著「木」字好一段時間,試著探索記憶中和莫托斯相處的過往,以及從前生活在平民區的日子。這本來就是你的。他憶起國王告訴他的話,想從中挖掘點可能的線索,可惜甚麼都沒有。他就這麼晃著緊鎖的腦袋度過兩個時辰,連下午的騎兵特訓也忘得一乾二淨,還是那個十四歲的薔薇小子提醒他才連忙趕去訓練場。

當日是秋境的最後一晚,幽藍的天幕上,不見星也不見月,幾處烏雲低低地沉著,帶著令人窒息的壓力。

夜至三更,盧蜜亞來到了城堡東側出口外的騎士團團所。團所的外觀是個大型碉堡,層疊的灰磚瓦之間嵌著一條條金屬,有些是黃金,有些是純鐵。碉堡外頭插著一根旗幟,上頭的圖案是一名騎士,單手操弄著劍柄,騎於前腳蹬地而起的馬上。這是騎士家族的家徽。

盧蜜亞穿著一塵不染的白袍前來,一般她都會請贊尼爾或其他神族將領前來聯繫,今日卻親自駕到騎士團團所,且是在將士休憩的時間。當她一走到碉堡外頭二十公尺處,門口站哨的三名騎士無不被其吸引,因為光明女神的身姿著實曼妙,胸前的衣裳順著乳溝的走向開了岔,雪色的肌膚透出一絲性感,底袍的前圍如揭開點縫的窗簾,露出白皙水嫩的雙腿。

「你們團長在嗎?我有事要找他。」盧蜜亞向那三名騎士團員問道。

三名騎士皆穿著一套樸素的灰色輕形板甲,手裡只配著一支長矛。其中一名回答:「是……是光明女神,請進!團長在進入碉堡後的左手邊第二間休息室。」

盧蜜亞依照指示進入碉堡。火炬點亮了灰暗的冷牆,房內一張羽絨床鋪,鋪上一床白紗棉被,一面盾牌金光閃閃置在火苗之下,牌面印個十字架。灰石房門緩緩而開,纖細柔順的嗓音傳入房內:「薩尼?」

薩尼正在擦拭劍鞘及寶劍,一個熟悉的聲音使他視線轉向門外:「女神大人,好久不見。這麼晚了,您還親自登門拜訪,想必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我討論吧?」
「天哪!你長大了,發育得可真快,身材也變壯碩了。」盧蜜亞從上到下打量薩尼,他剛把手臂和腿上的盔甲卸除,全身只剩下肩膀和胸膛的鎧甲未脫去。她笑著說道:「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只是許久沒見到你,想來找你聊個天,關心一下近況。」

「女神大人,真的很久沒見面了,超過六年了吧!雖然我們騎士團常和光明聖殿有密切聯絡,但自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後,我們兩個就再也沒見了。」

「是啊!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還只是個少年呢!」

盧蜜亞第一次見到薩尼,正是十二歲的他,橫躺在血河中肝腸寸斷的那天。

薩尼憶起過往,眼前的救命恩人撥開他記憶的雲層,他看著身材姣好的盧蜜亞,雙頰帶了點紅潤,靦腆而笑:「哈哈!現在根本不敢想像,那時的我是多麼狼狽不堪,要不是有您,我也不會有現在。女神大人,見到妳我真的很開心。」

「胸腹的傷口還疼嗎?需要我再帶贊尼爾替你治療嗎?」盧蜜亞開玩笑地說。

「女神大人,別逗我了,都過了這麼久,傷口早癒合了。」

「其實你也不用特別感謝,當初贊尼爾看到你的傷口是受到雷鳴之力所害,本來不相信能把你救活,幸虧你意志力驚人,才能活下來。」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叫瑟斐斯的也真夠狠的,雷鳴槍都已經刺進深處了,竟然還使勁旋轉,我就親眼看著自己每塊內臟、每條腸子,隨著血液與胃酸傾流而出。」薩尼說道。

盧蜜亞輕摸他金黃閃閃的聖騎鎧甲,纖細的手指滑過胸甲冑,往薩尼腹部的板甲片摸去。「冥界的惡魔是不會管年齡的,他們就是這麼殘忍。」她說出這句話時完全不考慮自己曾做過的事。

「女神大人說的是,惡魔這種低賤物種,真應該消失在這世上的。謝謝神族賜予的幫助,也要感謝你讓莫托斯收留我進騎士團,還當上了團長。」

「團長是要接任聖騎之王之位的呢!他應該有好好照顧你吧?」盧蜜亞說話的同時,一邊把房門關上。燭火映照他倆的側臉,他們越靠越近,幾乎快貼至對方的胸口。

「這六年來,莫托斯大人對我視如己出。和雙親走散後,我就再也沒感受過親情的關愛,但他卻給了我好似家人的情感。我很感謝他,女神大人,也謝謝妳。」

盧蜜亞向前踏了一步,豐滿的胸前貼著薩尼厚實的胸膛,吹彈可破的手心輕撫他的左臉,綿而柔軟的掌溫擦過臉上的細毛。她嘴角微微上揚,這次不像匕首,像一把鉤鐮。「夜深了,怎麼還穿著騎士盔甲?要早點休息啊!」

「女……女神大人。」

「噓……我們這麼久沒見了,你不想我嗎?薩尼,我很想你呢!看看牆上的時鐘,都十二點了,該休息一下,你說是吧?」盧蜜亞卸下了薩尼左邊肩盔,右邊的也隨另一手滑落匡噹掉地。然後嘩的一聲,也解下了自己白色的長袍。雪白的肌膚裡透紅,從頭至腳趾呈現完美的曲線。她拉著他的雙手環繞她富有彈性的臀部。「你還是處子吧?就讓當年的少年埋於過去,未來的你才會是男人。」

「女神大人……這……」薩尼羞怯地往後退了一步,「我只是騎士團團長,我沒資格觸碰妳的玉體。」

「我是神,不是貴族,不用在乎那麼多世俗的規定。」她見薩尼膽怯,於是又向前踏了一步。她解開他的褲頭,踮起白嫩的腳跟,紅唇緊貼住他乾澀的嘴。濕熱的暖氣如凜冬初升的旭日,一口一口傳入冰冷的雙唇,火光把盧蜜亞的嫩膚照耀地更加透徹,兩人口中的火舌交融在一塊,他們攙扶彼此的腰,橘黃色的長髮披在薩尼肩上,神族的髮香沁入鼻息。他聽說過貴族其中一項禁忌:人類不能和神族共享胴體。但慾火猶如電流竄進每根神經,只好暫時把貴族規矩拋到腦後,用心佔有著懷裡的女神。盧蜜亞已邁入半百,而薩尼僅是十八歲的青年,他從未享用過女性的身體,直到今晚。

牆上的時鐘,指針指在一的位置。

盧蜜亞躺臥在上,手指輕滑過他的胸腹,然後從床優雅地起身,撿起地上滾著雪絨邊的神襖穿上。一旁的火炬依舊亮眼,薩尼熟睡在羽絨床上,盧蜜亞親吻了他的額頭低語:「再見了,我的棋子。」

漫漫長夜,夜幕低垂,風裹著一絲寒氣,鑽進長夜每個角落,似乎在告訴人類,凜冬將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91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對決|武打||魔法|傳說對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ragon8ha8h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傳說對決改編小說】艾諾... 後一篇:【傳說對決改編小說】艾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GGlasses讀者們
《精靈老婆》更新了,大家非常期待的那種劇情終於來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