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同人】初戀的光輝溶於美麗的大海《第十篇.海船祭與美麗的大海(下)》

作者:安天~ebb and flow~│2019-10-23 15:48:03│贊助:2│人氣:103
第十篇.海船祭與美麗的大海(下)
 
  「嘎喔~」
 
  坐在美海的床上,拿著老鷹的玩偶在她面前晃來晃去,美海也拿著海蛞蝓的娃娃陪他嬉戲。
 
  明明大家都煩惱得不得了,只有年幼的還有心情玩樂,走進房間看到這個情景,忍住了盈滿眼眶的淚水。
 
  雖然美海的臉上是面帶微笑,可是眼神卻感受不到與遊戲的喜悅,對她而言就只是在逗陌生的小孩,而不是在陪平時疼惜的弟弟玩。
 
  「啊,媽媽,我覺得明天就可以去上學了。」
 
  美海看似很正常的向走進房間的談話,但與她相處這麼多年的可以明顯感受得到其中的違和感——她喊出「媽媽」兩個字的語調,就如同五年前尚在練習喊她「媽媽」帶有的生疏感。
 
  她僅是意識到自己失憶的事實,為了避免媽媽太過擔心,配合她進行互動,並非真的想起與她共度的點點滴滴。
 
  既然如此,也只好強顏歡笑,不讓她心裡有所忌憚。
 
  「這樣啊,我會先打電話跟老師知會一聲,明天我請來接妳上學吧。」
 
  「……?嗯,好。」
 
  美海愣了幾秒鐘才露出微笑點頭答應,由於與平時的態度差異太過明顯,就算她想裝作正常讓媽媽放心,還是隱瞞不住她喪失喜歡情感的事實。
 
  的心在滴血,又不想讓她察覺,只能故作鎮靜,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要跟媽媽一起出去買東西嗎?」
 
  「要去!」
 
  一聽到媽媽要帶他出去,把玩偶隨手一丟,短小的手腳併用爬下美海的床,調皮地跳上前抱住媽媽的大腿。
 
  伸手把放回地上,拉著他的手走出美海的房間,輕輕把門闔上,在美海看不到的角度才敢露出憂傷的神色。
 
  「媽媽,今天米海怪怪。」
 
  就連不懂事的也察覺到美海的異常,歪著頭輕扯她的衣袖,聽到他說出這句話,情緒總算瀕臨潰堤邊緣,蹲下身子抱住低聲啜泣。
 
  坐在床頭的美海隱約聽見門外傳來的窸窣哭聲,下半身蜷起整團棉被,眉頭深鎖嘆了一口氣。
 
  「不行啊……」
 
  她深切體會到要扮演正常的自己根本是天方夜譚,畢竟她缺少的記憶實在是太多了,再怎麼努力去回想仍絲毫想不起與他們共同生活過的時光。
 
  即使對於此刻的她而言,這些家人都僅是才見過幾次面的陌生人,但因自身的狀況令他們感到擔憂依然挺不好受,她更加不知當下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
 
  她將那顆海色的美麗石頭捧在胸口,耳邊彷彿傳來陣陣浪濤聲,明明海浪的聲音聽久該感到煩亂,卻不知為何聽著這聲音反而能令她迷惘的心平靜下來。
 
  總覺得只要闔上眼聆聽那顆石頭,就能看見海底湛藍的景緻,沙沙作響的碎片形成一條道路,如同在為她指引方向。
 
  不知不覺間她便進入了夢鄉,夢境迴盪著好像在哪聽過的呼喊聲。
 
  當美海還窩在被窩裡的同一時刻,剛到學校的一走進教室就衝上台,紗由還來不及阻止他的擅自行動,他就高聲宣布要舉辦海船祭。
 
  「所以說,我們想再自發性舉辦海船祭,有沒有人想一起來幫忙的?」
 
  台下同學議論紛紛,對於突如其來的臨時動議感到些許莫名,不解其中的緣由。
 
  「欸——」「前陣子不是才辦過嗎?為什麼又要再辦一次?」「對啊對啊,太常辦了啦!」「太麻煩了,沒興趣。」「而且上次不是還差點出事嗎?我記得翻了好多船。」
 
  由於不經大腦的發言,不但沒能博取同學們的支持,反而引起反效果,反彈的聲浪此起彼落。
 
  紗由站在一旁無奈地搖搖頭,他們知道他把事情搞砸了,現在才要挽回意見的走向根本是徒增難度。
 
  「,老師很高興你們有這種青春活力,可是前兩次海船祭的過程都發生了意外事故,身為老師不能三番兩次讓學生置身於危險當中。」
 
  就連老師也不贊同,用慢條斯理的語調進行規勸,要是再來一次變故他可能會經不起一再的驚嚇。
 
  「為什麼……你們都不懂事情的嚴重性啊?要是不舉行海船祭,愛花美海她們該怎麼辦才好……」
 
  管不住他那暴躁的脾氣自顧自的發飆、激動地拍打講桌,沒解釋清楚反而讓同學們更加不能諒解,事到如今連紗由都很難再插嘴說些什麼了。
 
  台下一片七嘴八舌,盡是一面倒的反對聲音,更讓感到挫敗,本以為班上同學都會很樂意幫忙,原來僅是他的一廂情願。
 
  就在這時,唯有一個人略顯膽怯地舉起了手,用細微到難以在吵雜的人聲中聽清楚的音量提出了與全班相左的意見,頓時引起了其他同學的側目。
 
  「學長……我的力量很有限,但是我會協助你的。」
 
  從眾對於人類團體社會而言是最輕鬆的選項,與其他人不同往往會造成群體的排斥感。
 
  要是往常的情況,習慣隨波逐流的那位男同學確實只會悶不吭聲順從大家的想法,卻意外的在這種時刻選擇了逆流而上。
 
  眼見峰岸不顧眾議提起勇氣舉手,坐在他附近的兩位友人飯塚飯森看在他難得如此勇敢表達主見,也隨他一齊舉手。
 
  「你們幾個……」
 
  即使班上支持他們舉辦海船祭的同學少之又少,除了已知詳情的峰岸之外仍有人願意幫忙著實令感動。
 
  在浪濤中豎起的一小塊不起眼的礁岩,雖說太過脆弱、搖搖欲墜,不具撼動整片浪潮的強悍,依然靠毅力堅持挺住、矗立在驚濤駭浪之間,在岸邊形成一股細小的漩渦。
 
  老師拍拍手讓大家注意上課時間,才從講台下來回到座位,心想就算困難重重也一定要辦成海船祭,打算一放學就前往漁協尋求更實質的援助。
 
 
 
  當天放學,在的引介下,協同姐弟一齊來到漁協,向他們請求支援海船祭所需的人員和漁船。
 
  漁協的大叔們各個凶神惡煞,坐在板凳上惡狠狠地瞪視著這三人,面帶不悅的表情。
 
  「事情的經過我們已經聽潮留先生說過了,你們想再舉辦一次海船祭是吧?」
 
  其中一位大叔作為代表向他們發問,從語氣可以聽得出來有些不耐煩。
 
  眼見惹他們不高興了,苦笑著一張臉想上前賠不是,然而不但沒能緩和氣氛,反而被怒瞪了一眼,只得閉上嘴退回原處。
 
  現場的氛圍陷入僵持,好一會兒都沒人主動吭聲,最後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總算沉不住氣,開口向他們提出要求。
 
  「就是這樣,這次想麻煩你們出借……」
 
  「不行!」
 
  都還沒把話說完,就被大叔宏亮的嗓門打斷,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
 
  「有什麼關係嘛!只不過是借個船……」
 
  被果斷拒絕的先是愣了幾秒鐘,接著眉頭一皺大聲咆哮,以為用氣勢就可以壓過對方。
 
  這回漁協的大叔脾氣更加火爆,重重搥了桌子一拳,就算是血氣方剛的也被突如其來的轟然巨響嚇到,不得不乖乖住嘴。
 
  「,你還年輕,身為長輩,我們有義務教導你一件事——也許你有滿腔熱血,或是有什麼理由非得舉辦海船祭不可,但是呢……大人的世界很複雜,並不是你三兩句任性,就能夠為所欲為啊!並不是我們不想幫助你,但是人力、物力、財力等各種因素,可不是隨時想辦就可以辦!」
 
  「你們說的這些我都懂,可是……」
 
  「你懂什麼?等你長大就會知道,有很多事是莫可奈何的,必須懂得放棄某些重要的人事物……光是一股腦的努力是不夠的,付出可不見得會得到應得的回報啊。」
 
  漁協的大叔們嚴厲的訓斥一頓,直白告訴他舉辦海船祭的難處,勸他早點打消這個念頭。
 
  也清楚對方說的不無道理,以為別人可以無條件提供協助確實是在無理取鬧,但就是很不甘心——明明這是唯一可以救回愛花美海的方法了,要是在這種時候輕言放棄,他將帶著悔恨度過餘生,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他咬牙切齒,卻想不到可以說服他們的方法,握緊拳頭怨嘆自身的無能。
 
  「無論要多少錢我都會想辦法籌到,拜託你們……救救我的女兒。」
 
  在一籌莫展的窘境之下,平時性情溫和的出人意料主動出面,土下座跪在地上,懇求他們別對美海見死不救。
 
  見到即使捨棄男人的尊嚴也想拯救女兒的覺悟,也二話不說跪下來磕頭求助,稍微猶豫了一會兒才拉下臉一起跪下。
 
  漁協的大叔們也不是鐵石心腸,對於他們的一片真心感到動容,可惜現實方面的考量仍難以實行,互相張望之後只能無奈地搖搖頭拒絕。
 
  「我們很同情你們,但是辦不到的事情就是辦不到……快點起來吧。」
 
  如果在這裡讓步恐怕就再也救不回美海,他們三人說什麼也不肯起身,繼續拜託漁協給予協助。
 
  漁協方面也是左右為難,但要籌出舉辦一次海船祭的金額可不簡單,即使逞強地說會想辦法,想必還是困難重重。
 
  「看在我的面子上,可以請你們再考慮一下嗎?」
 
  就在這時,鳴波神社的宮司先島灯率領汐鹿生青年會的大叔們開門走了進來,跟在隊伍最後頭的是坐在輪椅上的木原勇,由千咲負責推進來。
 
  「宮司先生!」「你們是青年會的……」「還有木原先生?」
 
  「爸爸?」
 
  沒想到五年前曾對他們自發舉行海船祭冷眼旁觀的爸爸竟會在這種時機現身,不禁稍微抬起頭瞄了爸爸一眼,他難得透出充滿人情味的溫暖眼神,彷彿是在告訴她剩下的就交給為人父母的吧。
 
  「吾等崇敬的海神大人,已於先前的海船祭復甦,若是不舉行海船祭對海神大人表達虔誠之意,恐怕會觸怒神明招來災厄,屆時將再次面臨日前的氣候異變甚至更大的禍患。」
 
  「可是宮司先生,這種荒唐的事……」
 
  「愚蠢之徒!身為一名討海為生的人,你們難道看不出大海的異變嗎?狂嵐正在海面底下醞釀,不趁著海神大人發怒之前平息,到時候無論是汐鹿生鴛大師都會遭殃!」
 
  「連木原先生都這麼說了……」
 
  祭祀海神的宮司以及這群人的老前輩,兩人講話都有著足夠的份量,即使現階段才開始準備海船祭實在是強人所難,漁協的人也只能勉強妥協。
 
  「當然,汐鹿生這邊也會竭盡所能出錢出力,為了維持大海的平衡,現在不是分海村陸村的時候,我們必須共同面對、渡過眼前的難關。」
 
  慢步走到的跟前,蹲下身拍了下他的背,接著一把將他拉起來,以岳父的身份對女婿出言勉勵。
 
  「,你是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做人不要畏畏縮縮的,要抬頭挺胸去面對,別讓任何人瞧不起你。」
 
  「是……是的!」
 
  雖然不擅長說些好聽的話,但這就是他表達關心的方式,除了想幫助外孫女的私心,同時也認可了女婿的表現,並且勸他別隨意向人低頭。
 
  在眾人的協助下,本以為無望的海船祭的進展總算有點起色。
 
 
 
  根據漁協和青年會的估計,就算雙方相互合作,籌措海船祭需要一個月以上的時間,再怎麼加緊腳步至少也要三個禮拜左右,的心中盈滿焦躁及擔憂的情緒。
 
  要是校方也能支持就好了,說不定能壓縮日程至兩週以內,可是這次老師和同學們都不是很贊同,令他傷透腦筋。
 
  無論是愛花或是美海,都必須竭盡全力拯救她們,一心只想恢復到原本的日常。
 
  然而他也很清楚,三人之間的關係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即使再怎麼想維持,總有一天勢必要做出決定,改變也是必然的。
 
  「啊……,早安,那個……謝謝你特地來接我。」
 
  隔天就受的請託來接美海上學,雖然她很努力想裝作平時的模樣,但那股生疏感始終無法掩飾,也沒打算當面拆穿給她難堪。
 
  「這點小事沒什麼,妳才是別太勉強自己了,如果覺得哪裡不舒服要早點說,我再送妳回家。」
 
  「嗯,謝謝,你真體貼。」
 
  感謝之意是真確的,但絲毫感受不到以往對他的戀慕之意,其中的違和感比起當時的愛花還更加明顯。
 
  兩人並肩而行,美海從頭到尾都沒有主動向搭過一句話,也沒有想與他親近或是尷尬保持距離的意思,對她而言就只是個不太熟的同學罷了。
 
  走到校門口的鞋櫃剛好遇見紗由美海想到她曾是她摯友的這個事實,心想著已經在家裡對鏡子練習這麼多次肯定沒問題,深吸一口氣才走上前向她打招呼。
 
  「早安,……紗由。」
 
  因緊張稍微有些口吃,不過還是順利叫出對方的名字,如此一來對方就會覺得跟平常一樣了吧。
 
  紗由愣了幾秒鐘,她明白美海正努力變成正常的自己,不想讓其他人擔心,正因如此她必須也用往常的態度回應她才行,隱忍淚水向她展現自信的笑容。
 
  「喔、早安!妳終於來學校了,這幾天的上課筆記都有幫妳抄寫,以免妳落後課程進度,有什麼地方看不懂儘管問我沒關係唷,美海!」
 
  「謝謝,我記得妳不喜歡讀書的,竟然這麼認真做筆記啊。」
 
  美海紗由的記憶還停留在小學二年級成為朋友以前,完全不知道後來紗由下定決心奮發圖強,在成績方面已非吳下阿蒙。
 
  紗由沒有特地回應她的這句話,只是隨便幾句話就敷衍過去,不想讓她發覺自己說了不對的話。
 
  到了教室門口,美海見到正在座位與另外兩位同學說話的峰岸,想起前幾天他說過喜歡她,雖然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涵,至少她知道對方很重視自己,考慮了幾秒鐘才向他打招呼。
 
  「早安,峰岸。」
 
  不過有點出乎意料的是,峰岸先是抬頭瞄了一眼,接著就不發一語撇開泛紅的臉,避免與她眼神接觸,卻沒有回應她的問候。
 
  美海不能理解他不理會自己的理由,也許是她說錯了什麼或是誤會了什麼,是不是對方不喜歡自己了呢?既然如此,也只能默然走向她的座位。
 
  留意到他對美海的不尋常反應,紗由眉頭一豎就拎住他的臂膀叫他到教室外頭單獨談談,氣呼呼地伸出左手咚的拍在牆上,現場氣氛比起男女曖昧的壁咚更像是不良少女對瘦弱男同學找碴。
 
  「怎、怎麼了?……」峰岸才說到一半就被紗由狠狠瞪了一眼,他才隨即將稱謂改口。
 
  「……紗由大小姐。」
 
  「少來了,你應該知道我想問你什麼才對!你剛才對美海那是什麼態度?該不會是那一天把過去的事全都坦白就對她釋懷了吧?你已經放下這段感情了嗎?」
 
  「不是那樣的,我當然還是喜歡美海,只是……」
 
  「只是?」
 
  「……這件事可以先不要告訴其他人嗎?尤其是美海,暫時還不想讓她知道。」
 
  他把事情緣由一五一十招供出來,紗由得知他對美海如此冷淡的原因,露出略感驚訝的表情。
 
  「這麼做真的好嗎?」
 
  「沒關係,這樣就可以了,我想這才是對美海而言最好的做法,如果有必要的話我會親口告訴她的。」
 
  既然他都說到這個份上,紗由也沒有多管閒事的必要,答應暫且幫他保密。
 
  兩人回到班上,就撞見匆匆忙忙跑出教室,臉上的表情與其說是慌張更像是興奮。
 
  「?你們要去哪裡?等等就要上課了唷。」紗由疑惑地看著一臉興高采烈的他們。
 
  「喲!你們來得正好,有參加海船祭的人都一起到教職員辦公室吧!」
 
  一如既往自說自話,又沒把事情原委講清楚,反而讓紗由更加困惑,就僅是站在後面傻笑。
 
  「,你這種說話方式別人是聽不懂的喔。」好意提醒了幾句,才意會過來。
 
  「嘛嘛,簡單來說就是要先說服老師那邊,我今天可是特地叫了幫手過來呢!」
 
  他面帶自信的笑顏摩拳擦掌,對於這次的計畫信心滿滿,認為一定行得通。
 
  雖然還不清楚他想玩什麼花招,但紗由預感他那有勇無謀的個性不會是什麼好策略,從他罄竹難書的前科搞不好是找汐鹿生的大叔們把老師團團圍住,要脅老師乖乖就範。
 
  她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心想這樣也罷,總之就先跟過去瞧瞧,若是真的有什麼突發狀況必須想辦法阻止他。
 
  這時她留意到美海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並沒有打算帶她一起去,至於失去感情的美海對於的動向也沒特別的反應,眼見這幅光景果然還是沒辦法習慣。
 
  「不帶上美海沒關係嗎?」她踟躕了幾秒鐘才開口詢問。
 
  「海船祭的事我還沒告訴美海,我想等事情都確定下來再跟她說。」
 
  這些男生怎麼都同個德性?就不能好好把話說清楚嗎?紗由心裡滿溢出來的抱怨浮現在臉上,回過頭側眼瞄了峰岸一眼,就算不開口也知道她是在不高興什麼,見到她露出那樣的眼神他也只能苦笑以對。
 
 
 
  領著願意協助海船祭的幾人來到辦公室前,幾張熟悉的面孔就站在門口向他們打招呼。
 
  「喲!聽說你遇上麻煩了啊?老師那邊就交給我們說服吧!」
 
  狹山擺出一如既往的笑臉說道,還有當年為海船祭出過不少力的江川也趕了回來,除此之外清木秋吉也一塊兒來了。
 
  就算經過了五年,同學間的情誼尚存,特地回母校為好友遭遇的困難出一份心力。
 
  紗由見到他們都很高興的上前問候寒暄,不過峰岸他們三人並不認識這些人,僅能推測是他們幾位的熟人,表情略顯尷尬。
 
  經解釋之後才得知五年前的海船祭起初就是濱中的學生自發性舉辦,中途歷經了各種挫敗,後來總算是得到漁協的支持,好不容易才得以辦成那種規模的祭典。
 
  「就是這樣,可別小看我的三寸不爛之舌,只要說個幾句就能讓老師心軟了啦!」
 
  狹山一臉自得意滿,對於自己的話術很有信心,笑嘻嘻的拉開辦公室的門,一行人走進去遊說老師。
 
  然而紗由露出有些不以為然的表情,不認為事情會這麼簡單就解決。
 
  「哼,要是這麼容易就好了,昨天老師都說了……」
 
  「呀啊,真拿你們沒轍呢,海船祭結束之後老師就請你們去吃拉麵吧。」
 
  「好快!這樣就妥協了嗎?」紗由隨即吐槽。
 
  本來一籌莫展的窘境突然出現了莫大的轉折,只要徵得老師的同意,無論是校方或是班上同學也會比較好交涉,如此一來海船祭的進度也能再加緊腳步。
 
  在各方的協助之下,原以為窒礙難行的海船祭終於化為可能,過往一向針鋒相對的鴛大師汐鹿生攜手合作,一心辦好這次的海船祭。
 
  「海船祭嗎?以前好像有辦過的樣子……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美海總算聽說了海船祭的事,不過相關的記憶似乎有些模糊,也許是因為在她的記憶中與海船祭的接點正是她暗戀多年的,失去了其中的連結才想不起來。
 
  眼見這樣的美海,更加鞏固了的意志,確信此刻他最想保護的人是誰。
 
  縱使海船祭成功舉辦也不見得能讓美海愛花恢復原狀,但不去做肯定什麼都改變不了。
 
  轉眼間兩個禮拜就過去了,工作進度比起原先預期的進度還快上許多,眾所矚目的海船祭即將在三天後正式展開。



序篇:飄散於海中的鱗片之獨白

上一篇:海船祭與美麗的大海

下一篇:來自驚濤駭浪的明日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91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來自風平浪靜的明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at06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魔... 後一篇:[達人專欄] 【同人】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ythZ時代尖端的巴友
本週最熱門的梗圖都看過了嗎? 還沒看的快來看看吧 :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