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17)

作者:小褎│2019-10-22 10:10:19│贊助:6│人氣:40
第十七章 被陛下給惦記上了?

  馮家手足們的「射箭大會」在盧玉娘的重複講解下正式開始。

  每人發配五箭,先算誰的靶眼中最多箭,次算速度。也就是方才馮敘集所提及的剡注。剡注乃指搭箭張弓,在極短的瞄準時間下便放箭射靶,在射藝當中算是令觀者感到過癮、射者感到頗富成就感的項目。

  這回還該由盧玉娘作裁判。

  五人各自取了合適的弓以後,便走出了小亭子站在靶前十步,也就約莫五丈的距離,而馮敘恪想了想,又自動地與幾名手足共同後退了些許算是讓了年幼的馮梓容。

  盧玉娘看著眾人皆準備好了,便說道要以擊掌作為開始的信號。

  當盧玉娘擊掌的同時,五人同時開始張弓射箭。

  馮梓容並沒有玩那日與靖王射箭的把戲,而是力求最快速度下達到最精準的位置。五箭連番射出,速度也是拔得頭籌,不算辱沒了平日的練習。

  至於其他幾位兄長們的速度不一,馮敘集速度雖較馮敘恪慢,但五箭皆中靶眼;馮敘恪與馮章恕不分軒輊,同有四箭在靶眼,而最後一箭皆都偏了點距離,速度也不相上下;至於甫屆志學之年的馮章理成績殿後,卻也五箭都在靶內、其中的一箭在靶眼偏處。

  馮梓容因為沒跟人比過箭的緣故,當下竟是因為緊張而讓額頭滲出了濕氣。

  才想掏出帕子擦汗時,便聽得一聲「好!」伴隨著鼓掌聲而來。

  眾人望去,發現是馮煦與馮正道二人相偕而來,便紛紛放下了手中的弓恭敬地行禮。「祖父、父親。」「祖父、伯父。」

  馮煦看了一眼靶子,道:「丫頭天天習射便罷,你們這四個孩子久未射箭,成績卻也是不錯。」

  馮敘集年紀最長,因此便默契地由他回答道:「祖父見笑了,孫兒們技藝生疏,擔不起祖父讚譽。」

  馮正道道:「你們四人本來便在專心準備科考,技藝不熟也是自然。」

  馮煦道:「你們幾個都在準備科考,且不論將來仕途如何,縱便是能夠謀個一官半職、也少不了與宴的機會,屆時無論射藝、棋藝、茶藝等除卻陶冶性情外,便能夠看得出你們的品格了。」

  馮煦說得有理,畢竟在官場上──乃至各個場合,認真謀事是一回事,但若要涉及交際宴會,則又是另外一門功夫。雖則馮家素來多拒絕所謂的「禮尚往來」與攀親帶故,但在官場上的交際應酬卻也是免不了。

  無論王侯公卿、世家大族裡頭,總都會有大大小小的宴會,而宴會當中的遊戲說來說去便是那幾樣。

  平日為官的、或者由世家大族養出來的子弟們自是因為熟讀詩書而會吟詩作對,但那些寒門子弟們卻不見得在其他技藝上能夠拿得出手,因此也有許多人將這些額外的技藝做為評判一個人涵養高低、底蘊豐厚的標準。

  也不是沒有人不服氣,說道出身家貧、家富不得選擇,那些額外的技藝是一般寒門子弟沒能夠學習的,怎麼能藉此判斷一個人的涵養?

  但說到最後卻也服氣,畢竟這些技藝遊戲當中,確實能看得出一個人的性情、品格,而那些寒門子弟們也只是少了一個表現自己的機會罷了。況且寒門子弟們在還沒有登上高位以前,是沒有時間能夠怨天尤人的,也因此對於那些奚落或多或少雖是往心裡去了,卻也不會、也不能因此而停下腳步。

  「爹說得是。」馮正道接續了馮煦的話道:「你們四個平日都在房間內埋首苦讀,偶爾能出來舒展筋骨也甚好,整日悶在房間內對讀書也沒多大益處。」

  接著說話的便是馮敘恪:「祖父與父親教訓得是。」

  馮正道點了點頭,又看了馮章恕、馮章理這二位庶子,道:「馮家不若其他大家,並無因為你們二人是庶出便虧待了你們……」停了會,又對最小的馮章理道:「你不若幾位兄長,今年的秋闈便要早早去應試,得上點心才好。」

  馮章理臉上出現了苦色。他還記得幾個月前自己的姨娘與父親吵鬧一事,雖然父親那時是說準了願意讓自己將來從商,但眼前如此說法,怕不是否定了自己的意圖?

  馮正道看了馮章理的苦色,又補了句道:「你的幾位兄長們便都是一次應試便過了的,你的年紀雖輕,但若這點書都背不起來,將來想做些什麼也是不易。」

  馮煦看了自家兒子教訓孫子的話,又看到了馮章理臉上的苦色,心中已是了解了幾分。但馮章理的同輩手足們不瞭解馮章理的想法、也不知道馮正道的語中深意,因此也只當作馮正道如字面上的意思對馮章理訓話。

  馮章理本身便率直,這一時半刻也聽不出馮正道的深意,便也只能無奈地說道:「父親,孩兒受教了。」

  馮正道看了自己的父親一眼,見馮煦沒要說話,便與馮梓容道:「丫頭的射藝可是越來越驚人了。」

  馮梓容笑道:「不過就是日日熟習而已,還算是欺侮了兄長。」

  馮梓容這話一出,身旁的四名大男孩都面露赧色。

  馮正道覺得有趣,也笑道:「也多虧爹讓人闢出這麼一塊地方,從前總覺得奇怪,如今看來還挺舒適。」

  「你本來便是這麼個死腦筋。」馮煦牽了牽嘴角,道:「馮家雖非尚武之家,但總也不能讓孩子們悶著、沒地方散心。」

  馮正道被自己的老父這麼斥責,倒也是稍稍收斂了顏色道:「爹說得是。」

  馮煦本來便無心斥責自己的兒子,又看了五個孫子孫女除卻馮梓容之外,精神也是繃得緊,便放了他們自己去散心,自己則揮了揮手回到了自己的書房。

  馮煦走後,剩餘的一干人還留在原地。馮梓容看見馮正道沒有說話,便開口問道:「爹,今日怎麼這麼早回來?」

  馮正道回道:「丫頭不希望爹早點回來?」

  馮梓容扯了扯嘴角,暗想自己這位向來腦子總是死板的爹什麼時候開始會說笑了,便也略微噘起了嘴表現出小孩子的姿態道:「爹也會逗我了!」

  馮正道走到了一旁的亭子裡,坐了下來道:「今日本還是在忙活,但陛下卻遣人來說了,今日是妳的生辰,工作歇個小半天的也沒事。」

  馮正道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可都面露訝色。馮敘恪更道:「小妹可何德何能讓陛下給惦記了?」

  馮正道看了自己最為活潑的兒子一眼,又道:「陛下惦記的是你們的祖父,還有那戰死的伯父……丫頭能夠入宮學習,也就是沾了你們伯父的光,這也沒什麼。」

  但這光也忒亮了、根本探照燈好不!

  馮梓容將吐槽按捺在心中,又開口問道:「爹可知道午前宮裡頭來了皇后娘娘的賞賜?」

  「妳母親確實與我說過,宮裡頭來了貴重的禮物……」馮正道皺了眉頭,道:「便怎麼也想不透會賜下天香緞和飛仙綢呢?」

  雖然馮梓容也多少知道天香緞與飛仙綢的價值,但擁有前世記憶的她畢竟曾經生長在國際貿易與自動化機械設備發達的時代,因此今日得知宮中賞賜時的震撼並沒有其他人來得多。

  馮敘集道:「伯父,興許是這裡頭還有陛下的恩典呢。」

  馮正道點了點頭,道:「也許有這個意思,但既然都是乘著皇后娘娘的名號過來的,我們這些為人臣民的便不該有妄測的心思,這話還是少說為好。」

  馮敘集揖道:「姪兒受教了。」

  說罷,馮正道便如馮煦一般擺了擺手,道:「今日你們便姑且散散心,明日起便要用心讀書了。」馮正道丟下了這句話後,便在五名晚輩的目送下離開了。

  馮敘恪左右瞧瞧,道:「小妹,爹若不說我也是忘記了,今日你收了的禮物可著實貴重!」

  馮敘集也道:「是啊,若是伯父不說、我也便忘了,那天香緞、飛仙綢可是大燁難得的珍品!」

  志願從商的馮章理更是興奮:「我曾聽大哥說,天香緞乃是南驤國王室也捨不得用上的珍品,平時若有一小塊作為香囊或者領子便已是大大地長了臉面,更何況這次還收了兩匹!而那飛仙綢的來歷更是稀奇,宮中賜來這些賀禮也是高了等第!……小妹,可真是有什麼事情給宮裡的人惦記上了?」

  馮梓容偏了偏頭,還當真毫不知情:「噯,怎麼會呢?我什麼也沒做啊?」

  一直沉默著的馮章恕道:「五弟,方才父親說了,作為臣民的不該妄測。」

  馮敘恪點了點頭,道:「四弟說得對,咱們也該當謹慎才是。」

  馮章理自知自己不好,也就沒再說話,卻也難免露出了失望的表情。馮敘集看了馮章理的模樣,也是打了圓場道:「別提這個了,倒是方才我們射箭都輸給了小容,雖然比賽前沒有訂下賞禮,但左右不過七日的時間小容便要暫時離家,我們這些做兄長的也得準備些心意才是。」

  馮敘恪聽了便頭大:「是該有個新意不錯,但我看小妹什麼都不缺,這份禮物可會讓為兄的絞盡腦汁了!」

  馮梓容聽了笑道:「三哥頭腦恁地好,也需要絞盡腦汁嗎?」

  盧玉娘道:「你三哥平日頭腦清楚,但聽到這些禮尚往來的講究可就昏頭了的。」

  馮章理道:「我想我們這一輩的人就只有大哥腦子轉得快,煩惱要找上了大哥,恐怕也是一時半刻便能想通了的。」

  「噯,我說堂弟,」馮敘集露出了有些訝異的表情:「平日我跟你話說得也不算少,怎麼就不知道你這麼景仰堂哥?」

  馮章理搔了搔腦袋,笑道:「也不是想瞞著堂哥,但我姨娘平日不喜歡我提些跟讀書無關的事情,所以就沒掛在嘴邊了。」

  馮家人皆知晁玫管教自己所出的兩個孩子甚是嚴格,便也沒糾結在這茬兒上。馮敘恪見了話題又要冷下,便也道:「敘集方才說得也對,便不算上這場比賽,也該給小妹送個禮物才是。」

  馮梓容本來便沒想過要收禮物,看見馮敘恪就要較真,連忙退了幾步擺手道:「不不不──幾位哥哥都別較真,我真的什麼也沒缺、什麼也沒想要!方才也不過是圖個開心而已,這樣已經很夠了!」

  馮敘恪看著馮梓容誇張的表情與動作,忍不住失笑道:「哪有妹妹在跟自家哥哥客氣的?」

  本來與兄弟們在一起總不會多說話的馮章恕這時也開口:「既然我們決定要送禮,妳收下便是。」

  馮梓容面露難色,腦中轉了幾轉,又道:「幾位哥哥平日苦讀已是煞費心神,怎麼還好讓你們再花這般心思?」

  馮章理看幾位兄弟都已經決定,便也道:「行了,哥哥們都應下了、妳就別再推拒,若說連這點心思都得擠湊個老半天,小妹才該懷疑我們這些做兄長的腦子不好使呢!」

  「倒是會說話!」馮敘恪拍了拍馮章理的肩膀,道:「那這事情就這麼定了……」

  馮敘恪看看外頭的天色,還亮著,看看太陽的角度也估摸著此刻未時還沒結束,便又提議道:「方才我們幾個兄妹才小試一場,筋骨都還沒鬆開,不如再玩一會兒,如何?」

  盧玉娘看著眾人表情興致正高,也道:「你們在這兒玩,今個兒我和伯母、叔母和二嫂一塊兒做了雪花酥,我這會去廚房與人拿幾盤來,順便煮壺茶。」

  馮敘集聽了眼睛一亮,道:「好!你們可有口福,我娘做的雪花酥可是連祖父都誇讚的!」

  馮敘集的母親是曹衷玉的胞妹曹衷珮,本來便體弱,在生了馮敘集以後身子便沒養好,後來又小產數次、更是虛弱,成日便在病榻上躺著、又或待在房間內繡花,便連每日的飯食也鮮少走出自己的院落、而是由曹衷玉遣人送去,因此馮家的人們鮮少有人與她熟稔,更別提能知道她擅長些什麼、個性如何。

  而眾人在馮敘集提起以後,也都各自眼睛一亮,馮梓容更開心地道:「叔母平日難得下廚,這會可有口福了!」

  馮敘恪看了不住笑出來,一面笑著,還順手敲了馮梓容的頭道:「妳這丫頭!就嘴饞!」

  馮梓容嘿嘿地傻笑了一會,又看著眾人大笑。

  盧玉娘看著眾人笑得開懷,便也懷著盈盈笑意前往廚房。

  而馮敘恪看著嬌妻離去,便也提議道要繼續比射藝。一群兄妹商議了會兒,這才又變出了不同的把戲玩耍。

  馮梓容一面是很縱情於與兄長們在一起的歡樂時間,但內心總有一點、一點空洞逐漸擴張,直到這歡樂的日子隨著日落、月出到了尾聲,在只有自己獨自一人的寢室內她才明白,原來這樣的感覺叫做寂寞。

  她突然發現自己非常孤單。

  獨自一個人,從現代來到古代。

  而前世長年在外獨自一人生活的她也未曾感受過如今的情感。

  那種孤獨並非獨自一人的寂寞,而是自己與眾不同的寂寥。

  每日,她總需要斟酌著用詞、練習著長幼尊卑分明的禮儀,而且,縱使她將這一世的人生當成演出的舞臺,她依然十分懷念過去只需要唸著臺詞、演出他人人生的日子。

  至少出演的角色不是自己,也不需要書寫、編撰。

  只要將自己的情感全心全意地投入,將白紙上的黑字從平面抽出,撒向整個觀眾席──乃至全世界!

  她懷念這樣的時光!

  極其懷念!

  然而,她也非常明白,或許此世再也沒有那個機會可以如此放縱了。

  再也沒有。


--

碎念:我還記得去年我在寫完這章的最後一個段落並且重新檢查校正後,自然而然地聯想到玻璃心MAX的孩童時代突然有天在某種情況下(似乎是家長的吵架)有種一夕之間長大的感覺,後來個性變得越來越內斂而且對於人與人之間近距離的相處防備心也越來越重,似乎是埋下了成為臭邊緣的種子(除卻是玻璃心以外,還是基於社交指數容易乾涸的個性)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79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古風|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留言共 1 篇留言


其實丶真正的邊緣是這樣的丶不在意的就忽略丶只在意在意的丶如果有的話?!我在邊緣嗎?不管被分類到哪丶我還是我啊!XD (挺

10-22 15:40

小褎
關乎這點,請待後續分解(咦?!)10-22 17: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後一篇:【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9948334512喜歡長篇奇幻
長篇奇幻小說《陰陽雙生》,已更新第三集,歡迎多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3: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