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BL長篇] [別說做夢了,他連睡都不讓我睡] 05 我的釦子 被他解開了

作者:雅種│2019-10-22 09:39:46│贊助:0│人氣:19
今天深夜父親應酬到很晚才回來,父親是房屋仲介,前幾天剛談成一間大戶,所以老闆很是開心,說是今晚要帶他去吃海鮮大餐,我看見父親滿臉通紅,一定喝了不少酒。他是一喝酒就會臉紅的類型,科學雜誌上說那是缺乏解酒基因,千萬別拿黃湯來練身體。
母親在外上大夜班,家裡只有我弟弟跟父親在。

刷牙的時候,我見父親走出房門,一走到垃圾桶前面就開始吐,我還上前替他拍背、遞水。他揮揮手說沒事,說是老闆太熱情了,睡一覺便沒事,所以我也就沒有多想。

隔天照常經過父親房間到陽台拿衣服出門吃早餐,我瞥見他的腳底板有紅白相間的斑點,可能是海鮮過敏吧。

我跟住在不遠的二伯感情很好,所以每個周末都會相約一同去吃早餐,這一天也不例外。
在我們閒話家常的時候,大伯手機鈴聲響起,他去接了電話,我則是夾起蛋餅繼續吃。
本來二伯是看著地板講電話,但突然間的轉頭,與我對視。
怎麼了?看著二伯緊皺的眉頭與眼神,我也突然覺得緊張。

「好。」二伯掛上電話。
「回家。」短狹而急促的語氣。
「好。」我第一次沒把早餐吃完,看他臉上緊張的神情,我不敢多問。

二伯騎機車載我回家,速度比平常快很多,他一句話都沒說,連停紅燈也是,我也沒有說話。

接近家附近的巷口時我看見一群人圍在那裡,很多附近鄰居的姨婆圍在那裡,那是我家,前面還停著一台救護車,但是已經沒有在鳴笛了。

「該名男子已經死亡,應該有幾個小時了。」一位身卓白袍的男子從我家走出來。

我只聽見這一句話。

我轉身就往二伯家跑,二伯家沒鎖,我一路衝上他的房間,大力的把門關起來,最後坐在地板開始哭,不停地哭,不停地哭,腦中都是那句,已死亡。

我聽見有人在哭,所以沒辦法再繼續睡下去了,那聲音好熟悉。我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發現眼淚已經沾濕了枕頭,剛剛那個哭聲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把自己哭醒了。

「現在是幾點了?」打開手機,我足足睡了六個鐘頭,在吃完中餐之後。

我的夢境依舊真實感很重,每次作夢的時候總是分不清真假,而且這個夢我以前也做過幾次,就在兩年前吧,也是在一個若無其事的晚間,又感覺到一陣痛楚。

我走到書桌前打開電腦,腦中滿滿的情緒必須寫下來,於是就這樣我晚餐也忘記吃,就一直打一直打,等到打到一個段落的時候,已經半夜兩點了。

我洗了個澡想讓自己的體溫變高點,比較好入睡,但躺下來卻完全沒有睡意。說起來今天下午那場夢也不算是夢,比較像把以前的記憶叫出來,沒有增添任何異常的元素,一切就跟當天一樣,完全一樣。

「……」眼睛已經完全適應黑暗,我把墊在枕頭上的頭再往後仰,看著床頭擺放的各種溫度計。

「明天,就自己看著辦吧…」

最後我終於睡著了,但睡不到三個小時我又醒了過來,我看著窗外,還是黑的,而且剛剛沒有作夢。

我換上了運動服,帶著購物袋跟錢包出門,去附近的超商買了一點戰鬥用糧食。

回家的路上,天色漸曉,我的體溫也開始升高。

「不好,要快點回去…」我開始口乾舌燥。

我回到家之後趕緊吞了一包退燒藥,換上舒適的衣服,也沒穿褲子就爬回床上。這床的品質真的很重要,尤其是像我這樣,常常需要待在床上的人。之後我不知道是睡著還是已經快暈倒了,我閉著眼睛還是好累,不管是吐息或是眼眶都很灼熱。

「嗯……」天啊,現在是幾度阿,不是…現在是幾點…

我打開手機,現在是下午三點,我到底躺了多久?我拿起耳溫槍朝自己的耳窩推了進去,卻沒有聽見嗶嗶聲,我朦朧地看著耳溫槍的螢幕,壞掉了嗎。

我手握著耳溫槍繼續昏迷。

「哥
我這裡有一些烤肉
今天我爸媽提早來找我過中秋
等等方便拿過去給你嗎」

網路沒有關,通知的訊息鈴聲也沒有間斷。王詠樂訊息一條一條的傳,但關訪維無力去回應。

雖然跟哥的對話紀錄沒有很多,但因為哥工作都開著電腦,所以只要傳訊息過去,都不會放著不回,反而是說馬上就會回話。
晚上十點,方才才在火車站與爸媽道別,我手捧著一盒溫熱的食物,裡面滿滿都是烤肉,但還有一些沒用到的菇類以及蔬菜。

哥還是沒有回訊息。
哥可能已經在休息了吧,那就只好把這些肉當成消夜慢慢配著那漸漸完整的月亮了。

正當他轉動家門鑰匙孔的時候,他聽見玻璃杯摔破的聲音,從哥的那邊傳出來。
王詠樂頓了一下,腦中馬上閃過他看過的嫌疑驚悚小說內容,他最近看了很多驚悚推理小說,所以盡是想到一些不好的東西。

應該是不小心摔破,應該沒事,哥一個男生,應該蠻安全的。
他開了家門,把東西都放好之後,又走向大門。
還是去看看好了。

「叮咚—」門鈴響起之後,王詠樂等了十秒,裡面很安靜。
家裡沒人嗎?這樣就更奇怪了。
「哥!你在家嗎?」還好這裡一層樓只有兩戶,要不然肯定會吵到一堆鄰居。
「哥!你在嗎?」我敲門。

「在
但現在不方便見人」

「我剛剛聽見玻璃破掉的聲音
哥還好嗎」

這時從哥那裏傳來一則語音訊息。
「呃恩…快死了……」

我聽到馬上轉動哥的房門,沒鎖。
「哥!抱歉,讓我進去看一下你的情況好嗎?我進來囉。」我對著正在轉動的門把說話。
我看見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其中一大片還飛到門邊、床上的耳溫槍,還有看起來很虛弱的紡維哥。

「你怎麼進來了…」哥發出氣若游絲的聲音,房間裡面沒開大燈,只有床頭的小黃燈,看起來像是末期的病人所待的安寧病房。
「抱歉,你剛剛說你快死了,我有點擔心,所以就擅自進來看狀況了。」

「阿…我按到了語音了…」
訪維哥與我說完話隨即又閉上眼睛,看起來很虛弱。

「你怎麼了?」

我把手貼在訪維哥的額頭上,好燙!
「抱歉,我幫你量一下體溫。」我看到床上有耳溫槍,馬上就拿起來,要朝著他的耳窩督進去。

「不用……」紡維哥虛弱的搖頭,讓我耳溫槍沒辦法對準。
「哥你不要逞強。」我用一隻手扶住紡維哥的右臉,好固定住他的頭,他的臉就像是暖暖包一樣的燙。

「不是…是…它壞了。」紡維哥抓住我的手。

「壞了?!」
「真的壞了。」我不管按哪一個鍵,螢幕上一片空白。

這時我瞄到床頭有各式的溫度計,既然這個不行,用傳統的總可以了吧。
「我們用水銀的量。」

「對齁,我忘記還有水銀的可以用…」
我甩了甩溫度計,確定它降到35度。「哥,你把它夾在腋下。」

只見訪維哥眼睛閉著將溫度計拿到胸前,想要穿過襯衫排扣的縫隙,又探到了脖子那裡,就是沒有力氣將溫度計放到該放的位子。

「哥,你衣服要打開一點才有辦法量。」

訪維哥又將水銀溫度計放在床上,感覺就是放棄了的樣子。

「你一定要量。」
我開始解訪維哥的釦子,哥睜開眼睛,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後盯著解扣子的我的雙手,嘴巴微張,他連吐出來的氣息都是熱的。

解開了三個扣子之後,映入眼簾的是白皙的皮膚,沒有接受太陽的照射,像是象牙一樣的細緻。微白色的汗毛因為熱度而附上一層細細的薄霧,我決定等等量完再幫他擦去那些濡濕。

當我舉起他的手臂的時候,他一臉無助地看著我,彷彿是任人宰割的肉。

「呃…」前頭冰冷的水銀接觸到關紡維的腋下,開始吸收身體的些微熱度,慢慢的升高。

我先用棉被蓋住哥的身體,只有夾溫度計那半邊的尖頭露了出來。

水銀溫度計要量多久?我記得是十分鐘來著?我開始用手機查發燒的資料,心裡認定這一定就是燒了。

但我怎麼覺得度秒如日,度日如年吶。

「哥我借一下廁所喔。」
聽著沉重的喘息聲,我走到浴室裡尋找毛巾,並用溫水沾濕擰乾,準備等等幫哥擦拭身體。

「39度!!」我看著溫度計上的刻線驚訝。
「這不去醫院不行啊!」

「我沒事啦,睡一下就好了,我以前都這樣。」
「不行,等一下頭被燒壞了怎麼辦?!」
「不會啦,真的…那個…可以把衣服穿上了嗎?我有點冷…」

「你等等,我幫你把身體擦一擦,然後換一件衣服。」

「謝謝你…」
我小心地幫哥擦拭身體,幫他退去那有點汗濕的襯衫,他全身都很燙,因為發燒的緣故,而我也覺得我握著毛巾的手越來越燙。

人家在發燒受苦,王詠樂,你在那裏發什麼神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79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valanjo20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L長篇] [別說做夢... 後一篇:[BL長篇] [別說做夢...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ifer88216泡麵公主莉莉絲
繪圖小屋更新~ 【紳士圖】木乃伊公主的小肚肚(? 歡迎大家來看看ㅇㅂ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