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無瑕之燄】 #01

作者:貓頭鷹※安森希爾│2019-10-21 23:45:28│贊助:10│人氣:181
        初次到訪的旅人總會為昂徹斯特的巨大城門所震懾。事實上,從非常遠的地方就能看見那荒野之中的巨大黑色龍頭。更精確地說,是龍的顱骨。
 
        被稱為「安息之門」的昂徹斯特南門彷彿是一頭從地底竄出的巨龍,特意砌成鱗片樣貌的灰黑色城牆從黑曜石似的漆黑龍頭兩側延伸開來,讓這座城市就如同被巨龍守護的財寶;龍的下顎不知道是埋入地面抑或是早就被移至他處,在靠近咽喉的位置只有十餘枝閃著森森銀光的金屬尖刺,用最顯而易見的方式警告著人們不可硬闖。
 
        在尖刺的左方有一個崗哨,兩名穿著鎖子甲的衛兵與一名穿著灰白色帝國軍服的男子正在盤查將要進城的民眾。隊列雖然不過二十餘人,但是隊伍卻遲遲沒有動靜,民眾雖然低聲交談著,但卻沒人對他們提出疑問。
 
        身著連帽斗篷荻米妮兒打了個哈欠,她轉頭看向空無一人的荒野,再看向絲毫沒有動靜的隊伍。她癟了癟嘴,拍了拍馬兒的頸子後便走離了隊列。
 
        她站在巨大的陰影之下,半張著嘴仰望著龍頭城門,然後又向旁邊走了幾步,正午的陽光穿過龍的鼻孔,照在荻米妮兒臉上。
 
        刺眼的陽光似乎並沒有讓她感到不適,她的嘴角微微揚起,看來十分開心。
 
        荻米妮兒離開隊伍的行為引起了衛兵的注意。其中一個較為矮小的衛兵踏著重重的步伐走向荻米妮兒。
 
        荻米妮兒並沒有看見他慍怒的表情,還是盯著鼻孔中的半顆太陽看。
 
        「喂,黑皮膚的小鬼,要進城去後面排隊!」他的話還沒說完,便伸手去拽荻米妮兒的左臂要將她拖回隊伍,她一個踉蹌,險些被衛兵的蠻力給拽倒。
 
        「那個,大叔,這樣……會痛!」她皺起了眉,扭著手臂試著掙脫衛兵的控制。
 
        衛兵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將荻米妮兒甩開,逕自走回隊伍最前面。
 
        荻米妮兒埋怨似地看了衛兵的背影一眼,但在注意到其他人的視線之後,便裝作沒事地用手指梳著馬兒的鬃毛。
 
 
        好不容易輪到荻米妮兒時,太陽已經要隱沒在山間
 
        「名字。」
 
        高大的衛兵用著讓人不安的眼神,從上到下打量著荻米妮兒。
 
        「荻米妮兒。」她不服輸地反瞪著衛兵,但後者只露出了輕蔑的笑容,蠻不在乎地撞開了荻米妮兒,走到馬兒身旁彎下腰,舉起牠的前腳仔細地看著。
 
        衛兵似乎發現了蹄鐵上面的什麼東西,他直起了身子,並開口問道:「為什麼還敢來昂徹斯特?」
 
        「你問為什麼……這裡不是浪峰省的最大城市嗎?我要進行巡禮的話,非得要在這邊買些補給品吧?」她指了指掛在馬鞍旁乾癟的背包。
 
        「哼。」衛兵抓著荻米妮兒的帽沿,一把將她拽到面前,然後惡狠狠地開口:「你們老大已經淪落到要用這種弱不禁風的小姑娘了嗎?」
 
        荻米妮兒雖然被拽得失去平衡,但臉上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不悅,反而是用困惑的神情開口說道:「我沒有老大,我只有師傅,你需要知道他是誰嗎?」
 
        「我管他是誰,反正這匹馬是被盜賊團劫走的帝國資產,現在在妳手上,還有什麼好說的?」
 
        衛兵口腔的氣味似乎不太好聞,荻米妮兒的嫌惡都寫在臉上,她用力一拍,揪著她帽沿的衛兵一個重心不穩,便在織品撕裂聲中,連同她的斗篷一起撲向地面。
 
        衛兵似乎沒有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他只能呆愣愣地伏在地上,仰頭看著荻米妮兒。
 
        在斗篷之下是一件有著複雜黑紋的暗紅色長大衣,雖然大衣遮掩了大多數的身形,不過從未扣上的門襟看進去仍會注意到襯衫底下充滿曲線的身材。她略略彎腰,鮮豔的紅髮隨著動作的慣性拂過衛兵的臉,在那一瞬間,衛兵的表情從驚愕轉變成了靦腆。
 
        她對地上的衛兵伸出手,臉上略帶著慚愧的表情,說:「抱歉,不小心用了太多力氣,希望你沒有受傷。」
 
        「沒、沒事,是我隨便動手,真是非常抱歉!」衛兵迫不及待地握住她的手,然後連忙起身。
 
        荻米妮兒有點不好意思地撇開了視線,將手從衛兵的兩手之間縮回。
 
        一時之間,氣氛變得有些詭譎。直到軍便服男子走近兩人,這才讓情況得以緩解。
 
        男子留著一頭褐色長捲髮,就算在較暗的區域也能看出頭髮的光澤感;看起來精心打理的山羊鬍尖端直直地對著荻米妮兒的視線。他的表情有些不耐,淺棕色的眼睛盯著荻米妮兒的上半身看了數秒,突然像是想起什麼,側過頭去以斜眼看著旁邊的衛兵。
 
        「搞什麼?」他提起腰間的劍,用劍鞘重重地打在了衛兵腰側。
 
        雖然這點衝擊對於身著鎖甲的衛兵來說應當沒什麼傷害,但衛兵還是摀著腰側退開了幾步。
 
        「那匹馬……是上次被羅格洛那夥人給劫走的其中一匹。」衛兵不敢看他一眼,只低著頭簡單報告。
 
        男子挑眉,轉身對衛兵臉上就是一拳,衛兵吃痛,比方才多退了兩步。
 
        「你是傻了嗎,這麼可愛的女孩怎麼可能跟羅格洛那幫蠢驢有什麼關係?」他牽起荻米妮兒的手,「是我管理無方,才會讓我的部下這麼沒禮貌,他跌倒的時候有沒有弄疼妳啊?」
 
        「不是的,是我……」
 
        男子將手指放在自己的唇上,示意她別再說下去,然後轉過身去,用劍鞘末端抵在衛兵的胸前。
 
        在他開口之前,衛兵急忙開口道:「是我,我不小心滑倒了!馬雖然在她手上,但仔細一想,這位小姐應該也是受害者。多虧了法魯恩閣下明察秋毫,才沒有讓我鑄下大錯!」
 
        被稱作法魯恩閣下的男子微微點頭,似是挺滿意他的答案。他擺了擺手,衛兵便轉頭走開了。
 
        「那個,請問……」荻米妮兒一時之間有點搞不清狀況。
 
        「別著急,親愛的。我們需要妳到休息室填一下入城的文件,跟我過來吧。」法魯恩對荻米妮兒微微一笑,然後轉頭往城裡走去。
 
        荻米妮兒看向衛兵,但他們都刻意地避開了她的視線。
 
        她癟了癟嘴,只得把韁繩交給另一名士兵,然後跟上法魯恩的腳步走進城內路旁的一棟小屋。
 
 
        法魯恩輕輕將門關起,照不到太陽的小屋中只有一盞火光搖曳的小燈作為照明。
 
        荻米妮兒環視整間房間,室內的擺設僅有一張木製的小圓桌,另有兩張隔著桌子相對的常見木椅,再來就是一張看起來不甚舒服的床鋪,上面還有些許的淺褐色汙漬。
        
        她逕自走向桌子,才剛剛坐下,法魯恩的手卻搭上了她的肩。
 
        荻米妮兒困惑地抬頭,但法魯恩只是緩緩地低下頭,將臉貼近了荻米妮兒的頭,並深深吸了一口氣。
 
        「請、請問您在做什麼?」荻米妮兒驚慌地站起身,並舉起雙手護住頭頂。
 
        「妳不是想要入城嗎?」法魯恩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像是要緩和荻米妮兒的驚恐一般,慢慢地接近她。
 
        「是、是這樣沒錯……可是,我不是填個文件就好了嗎?」荻米妮兒不住後退,直到她的後背靠上木質牆壁,才發現自己已經退無可退。
 
        沿著牆壁傳來外面街上吵雜而混濁的聲音,但是房內卻只剩下法魯恩沉重的鼻息。
 
        「文件?」法魯恩不斷進逼,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到了能感覺對方鼻息的程度,「只要妳乖乖聽話,我又怎麼會為難妳呢?」
 
        他雙手伸向荻米妮兒的衣領,看來似乎是在為她整理衣服,但食指卻若有似無地撫過她的臉頰。
 
        「乖乖聽話,就可以進城?」荻米妮兒皺眉,擺出了思考的表情。
 
        「是的……如果讓我開心的話,我會讓妳有更多……優惠。」他的手停在荻米妮兒的領口,輕輕地打開了她的第一個釦子。
 
        外頭的吵雜聲越來越大,依稀還能聽見一個女聲在吼叫。
 
        「那,好吧。雖然我不太知道你想要做什麼……」荻米妮兒癟了癟嘴。
 
        法魯恩滿意地點了點頭,解開了第二個釦子。
 
        碰啪。
 
        巨大的聲響嚇得法魯恩一陣哆嗦,他轉頭時只見房間的門已經被巨力給彈離門框,平躺在離他不遠的地板上。原來門在的位置只見一個黑髮女子雙手抱胸,她右手握著的短杖上頭的寶石微微發著藍光。
 
        女子粉紫色的眼瞳瞪視著法魯恩。面對這個破壞他大好時光的人,法魯恩卻是雙膝一軟,直接跪向女子,低著頭不發一語。
 
        荻米妮兒也認出了女子,開心地跑向她並附上一個大大的擁抱。
 
        「瑟露緹亞姊姊,妳也下山來了啊?」荻米妮兒放開了她,臉上掛著無比燦爛的笑容。
 
        被稱作瑟露緹亞的女子翻了翻白眼,她伸出右手,拿著魔杖用力地敲向荻米妮兒的頭。
 
        「我、說過、幾次、要、保護、自己?」
        
        搞不清楚狀況的荻米妮兒還來不及回應,瑟露緹亞又再次進攻。
 
        「妳、看看、這樣、成何、體統!」
 
        「痛啊……」荻米妮兒搓著自己的頭,滿臉委屈。
 
        「知道教訓了?」瑟露緹亞挑眉。
 
        「知道什麼……妳打人很痛?」她的語氣帶了一點點的埋怨。
 
        「妳!」瑟露緹亞舉起短杖,荻米妮兒立馬伸手阻擋她揮下。
 
        瑟露緹亞咬了咬上唇,然後深深呼出一口氣,說道:「算了,我慢慢跟妳說,跟我走。」
 
        「可是,那位先生說……」
 
        「管他說什麼,走啦。」
 
        說完,瑟露緹亞果斷地轉身,荻米妮兒只得急急地跟上。
 
        法魯恩見兩人離開,吃力地用自己顫抖的腳站起,也試圖離開房間。
 
        碰轟。
 
        一陣巨響嚇得法魯恩褲子上頓時出現一片水漬,他倚在門邊,從屋頂憑空生出的大洞中望出,天色已經逐漸暗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76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kenmutsu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現代詩】甘默哀歌... 後一篇:【現代詩】浪子回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4516【巴哈姆特事紀】
骯,第六十六集〈特別賽:冠軍〉更新啦。大競技場的冠軍頭銜究竟獎落誰家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4: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