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 Agent番外:幡》第二話 還是要有風紀委員呀

作者:息息│2019-10-20 19:21:14│贊助:0│人氣:33
  (2018.8.29)

  “諾亞,你想要孩子嗎?會‘哇哇’哭、並且還動的那種哦。”

  哪裡來的不會動的孩子呀,植物人嗎?還是說你們自己買回來的……那種叫什麼,塑料小人(*)?

  我是不太懂啦,咳咳。

  和身為代理人、兼職我保鏢的兩姐弟生活了將近一星期,這天早上還在煩惱該不該冒險出門散一下心的我,就聽見了某人的問題發言。

  又開始了是嗎。我頓覺一陣暈眩。

  在廚房裡忙裡忙外的紅髮女子,奈文·艾爾菲特,似乎是在準備今天的早餐,但是根據從嘴吐出來那些字眼來推測,像在預告她打算製作一些獵奇的玩意兒。

  我可能還必須將這些東西吞進肚子,因為我不懂得自己做飯,這個空間裡會耍這些器材的估計就奈文一個。

  但是這下子我總覺得不會有好事發生。

  “不要……妳腦子裡除了性慾,還有其他別的東西嗎?”從我身邊走過的諾亞·埃文斯,受傷的左臂掛著三角巾,臉上也貼了些繃帶,“雖然我也知道答案了。”

  說罷他一屁股坐到了木質餐桌的一邊,那是在我的對面,但表情相當的嫌棄,並自顧自玩起了手機,當我不存在一樣。

  ……先不論他的態度,還是介紹一下吧——他們分別是我的表姐和表哥:這只是我父親的說辭,老實說我並不認為是真的。尤其是奈文這號人,跟我這純種的特塔尼爾人完全是兩個概念。

  光是她作為純種帕特卡納人這個事實,就證明與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了。

  而諾亞倒是有點可能……但我相信也不會是家族聚餐時會賞面出席的程度。

  “什麼嘛,現在才來害羞嗎,色胚……嗨,別用你的屁股碰餐桌!”奈文探出頭來,怪笑著,那耷拉下來嚇人的劉海總是讓她只是簡單開口說話,也擁有一部恐怖電影該有的素質,“昨晚不知羞恥地在浴室裡幫我洗頭髮的人,不知道是誰呢?”

  “妳也猜猜看,是哪個痴女堅持挺著那毫無擼點的奶子,不自量力地妄圖撩起本人獸慾?”

  而且我還是傷者!

  但我看你也挺投入的呀!啊!還不快給我滾下來!

  穿著圍裙的奈文揮舞著鍋鏟衝了出來,還差一點就把手上的傢伙捅到了諾亞的臉上。

  幸好我躲過了。

  ——啊啊啊,但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了!在在在說什麼啦!

  這對在表面意義上就、就十分淫靡、淫穢、淫亂的姐弟!

  正如諾亞所說,奈文的腦子似乎永遠被性慾所填滿一樣,全天二十四小時隨時用各種方式騷擾對方,包括但不限於語言挑逗,過分的肢體接觸當然也存在。但在他真正生氣之前就馬上跑開,一副“只是在開玩笑啦”的態度。

  而諾亞這個人嘴上總說些刻薄的話,卻對奈文一些古怪的要求也會盡量滿足。

  在公共場合時,所作所言請給我控制在18歲少女的接受範圍內!!

  口嫌體正直也要有個限度!

  19歲、20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究竟是他們太瘋狂了還是我太不見世面,真的理不清個所以然來。我認為即使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姐妹之間,也不應該有過於出格的行為吧!

  他們的關係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2018.8.25)

  前天受傷不輕的諾亞躺了個夠之後,總算想出門活動下身子了。

  跟陶斯在大街上揍來揍去的那件傻事也正式告一段落。

  現在回想起來簡直就是一場鬧劇,讓當時的場面變得更加熱烈所付出的代價有點高昂——慣用的左臂被迫固定在胸前,還是不要亂動的好。

  多虧了那位洛伊斯小姐的醫治,自己才能迅速恢復。在聽說這件事後,諾亞就對這種未知的力量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好奇,但當時正在昏迷狀態,實在很可惜。

  “該死……陶斯那傢伙已經追上我了嗎?”

  無端又想到這,他懊惱地想用左手錘床洩氣,猛然醒悟自己暫時還是個半殘,就止住了手。“不會是我這些時間疏於訓練的原因吧……”

  希望只是自己一時不好運而已。

  多說無益,盡快行動。他稍微伸展身體,讓渾身發出體內氣泡“咯咯”破裂的聲音,力求依靠這種聲音來說服自己尚有餘力。

  但隨後被窩裡卻傳來另一種音樂來應和——

  像是有誰在放屁。

  “妳這變態——”察覺到事情不妙,諾亞保持著靠在床頭的坐姿,飛起一腳猛地踢開被子,並開始強烈譴責在旁邊搗蛋的女孩,“到底在裡面搞什麼鬼啊!!”

  “嗚嗚啊啊啊……好冷冷冷……”在空調操控的低溫中,被無情掀了被子的後者閉著眼睛,四處摸索溫暖的庇護所,四肢像章魚觸手一樣在床上胡亂“蠕動”,妄圖找回被子的踪跡。

  最後往床尾蜷了蜷身軀,成功將自己塞了回去:“滿點~”

  “……”諾亞的嘴角抽搐起來,估計太陽穴已經浮起青筋了。

  片刻,奈文冒出頭來,眼神哀怨地瞄著諾亞,嘴巴也委屈般抿成“へ”字形狀,“S男,什麼時候對姐姐有虐待嗜好了?如果真要這樣……事後也應該加以溫柔的愛撫……”

  “不用妳教我這些!這句話原地就還給妳,別鬧了行不行!妳知道有句話叫‘惡人先告狀’吧!”

  “姐姐很擔心啊,怕你以後在性生活方面技巧不足……”

  “就說閉嘴啊!”

  睡覺的時候,奈文會將長髮簡單地扎起來,免得來到半夜表演一個作繭自縛——她自知自己的睡相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身邊這位板著臉的男性算是極少數之一了。

  而現在的奈文又散發著一種“被欺負的貓咪”的相似氣場,稍不留神她還可能會擠出幾滴令人不禁心生憐憫的淚珠,將對方拉進她的領域內……可惜不管用啦。

  無視她楚楚可憐的模樣,諾亞還是下定決心怒斥。奈文抬起手臂堵到嘴邊,用力吹了下,發出像放屁的響聲,然後她哈哈大笑起來:“喂喂,只是這樣而已呀……被騙了?成功啦。”言語中充滿無比欠揍的要素——決定性的。陰謀得逞後的嘴臉最惹人惱怒了。

  “妳也太不關心傷者了吧,”諾亞咬牙切齒地忍耐,“不但向他增加不必要的思想壓力,還有心思惡作劇,小心出門五雷轟頂。”

  “我又不是渣男,怎麼可能會有事呢,呵呵呵……”

  “要是只有渣男發毒誓才會被雷劈,那九天外的雷公都該馬上下崗、直接去結工資得了!他還在上班的原因,就是差妳這種屌人還沒清理掉啊!”

  “才不跟你這冷血動物浪費口舌!白眼狼!嘿咻~”

  奈文說罷想一個翻身坐起,誰料她剛醒來的狀態特別糟糕,這直接導致整個人坐起來維持不足三秒,就癱軟下來,重新墜回床板上。

  “哎……從內部、體內……”難受到潛回空調被下的奈文隔著這層屏障,嘴裡念叨著什麼。

  當然了,作為特殊“同行者”的諾亞也受到了這份頭暈眼花的衝擊,沿著床頭慢慢滑回去躺平了。

  托此的福,他倆之間總算消停了會兒。

  “……我想,我們是不是太在意一些破事了。”

  只要奈文在他方圓數米之內活動,他就很容易變得暴躁。終歸是她行為太過脫線了,有時候甚至連點簡單的常識都沒有,所以他才總是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而情緒波動起來。

  感覺相連以外,還有這一層面在困擾著他。奈文是他心中的無端端出現的一塊疤痕,在未搞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前,即使是已經奇癢無比,也沒辦法輕易將她揭下。

  正當他開始思考到底哪種結果更合理時……

  “明知故問……就因為你這脾性實在不討喜呀,至少在外人眼中,就是這樣,”奈文側了側身子,使自己面向諾亞的位置,輕抬漂亮的睫毛望向他——她總是愛這麼做,結合她說的話就有了一種曖昧的意味,“不過,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令我願意呆在一個情緒失控的人身邊。”

  “妳以為是誰害的?妳是另一種失控好嗎?失控的發言、失控的行為、失控的……大腦思維。我大可猜測妳可能只用脊柱來控制自己,畢竟腦子基本形同虛設。”他刻意避開某個話題。

  “……吶,別說得這麼過分嘛。至於原因……我猜是因為當初只有我才知道你心裡所想的所有事,而你卻沒有這份能力。”(**)

  奈文曾經也證明過,她單方面知道諾亞從出生起到現在,一直以來的心路歷程,這讓最初和諾亞見面那一天,變成了他對此不公平的抗議大會,雖然最終還是無濟於事,畢竟發生過的事實是不可能改變的,除非有辦法將它們完全抹消。

  “……諾亞?”

  奈文發覺他的表情越發嚴肅,還若有所思的樣子,略帶擔憂地輕聲詢問道。

  “呵……無論怎麼想,我都很吃虧啊,”諾亞突然挪動身子湊近上前,鼻尖幾近和奈文的碰上,少有的沉沉地說,“內心被窺探得一干二淨的感覺,妳沒有感受過吧。我……直到現在都還沒能釋懷。”

  “誒?怎麼……”奈文眨著如琥珀的金黃色眼睛,和他四目對視著,卻發出了對此不解的問句。

  平時這種太過親暱的距離也沒有令她絲毫感到羞恥過,但這一次諾亞的語氣和表情,都是前所未有的。

  憂傷、且帶著隱忍不滿的表情。

  觀察到細微變化的她,霎時間感到渾身都在發熱——諾亞從來沒在她面前擺過這樣的臉,驚和喜交織的情緒纏繞在自己的感官上。

  “真是看不透妳啊,奈文·艾爾菲特,”諾亞仍然和她保持著相同的距離,說話的同時奈文也感受到他的鼻息,“傳說……‘二重身’的選定,取決於靈魂的契合度,但為什麼偏偏是妳呢?”

  “……什麼意思?”聽罷,她瞪起眼睛質問起對方,慍怒的神色逐漸取代了方才的羞赧,“你知不知道沒有……”

  因為有你存在,我才能活到今天的,現在居然嫌棄我了嗎?!

  雖然從來沒有求過誰來建立這層關係,連她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為什麼,但無論靈魂和肉體方面,都的確是諾亞“拯救”回來的。

  從萬丈深淵前,重新給了當初的她走上歸途的勇氣。

  “這個人是妳……真的太好了。”

  “!”

  ——真是有夠猝不及防的。

  奈文沒料到諾亞會說這些話,將要從喉嚨中出來的話又被吞了回去。原本她也沒勇氣說下去,只好怯怯地問:“你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奇怪得很呀今天……”

  說這類肉麻的話根本就不是諾亞的強項。此刻卻把奈文吃得死死的。

  “這幾年來……一直都是妳在照顧我。如果這次沒有你們把我撿回來的話,我應該死定了吧。”諾亞尷尬地笑道,別過視線,坐起身來一副想要落跑的打算。只因他自己也不習慣這樣做,但還是鼓起勇氣來笨拙地完成該做的事,現在才覺得難為情,“這點得謝謝妳。”

  “啊啊……先被你說了,真不甘心呢。不過,這也是我想對你說的,”盯著他的動向,奈文忍受著早晨的暈眩——或許是低血糖,也一骨碌爬起來,忙伸手拉住諾亞的衣角,撒嬌般抱住右臂,“無論如何,我們都得在一起度過餘生……對吧?”

  正如她所說,不管發生什麼情況,兩人作為最特殊的生命相連的“二重身”,即使中間隔著兩種意識的溝壑,為自己也好,為對方也罷,都不應該有過多的怨言,並有覺悟地生存下去——至少在找到真相之前。

  “或許也因為這樣,妳才會在各方面對我十分了解吧。其實如果真給我這個機會,可能還更困擾,我自己的事都處理不過來了,更沒那個閒心去理會他人想的是什麼啦。”他沒有回頭,卻握緊奈文那一向冰冷的柔荑,像當年二人相見的時候。

  如果說某種程度的肌膚之親是升溫的必要,雙方都會樂意接受。對他們而言,對方的身體早已不是新奇玩意,倒不如說是一種“籌碼”,讓自己活下去的“籌碼”。

  奈文看到他這種反應,“噗嗤”笑出聲來:“哈哈,和我在一起可沒有什麼好選項喲。”

  “呵……所以那種苦差事,還是妳來揣著好了。”

  那麼就為這沒有盡頭的使命,獻上名為“責任”的承諾。

  “我想出去走一走,”把要說的話傳達給對方之後,諾亞心頭莫名輕鬆不少,“陪我一起吧。”

  “當然,哪有丟下你一個不管的道理呢,任何時候都不會。”

  笑靨如花,奈文率先用行動來表達自己的意願——開始脫下睡裙、換上便衣,意味深長地回應最重要的對象。

  

  

  

  (2018.8.29)

  “這就是他們獨特的相處方式呀,夢娜,每一種關係中都會有,”想吃到特大號果茶杯底的果肉,卡莉便一邊專注地用長勺子“喀嚓喀嚓”地翻攪著礙事的冰塊,一邊跟我說道,“局外人是理解不了的啦。”

  由於樓上那種氣氛我實在受不了,就偷溜到卡莉家去吐下苦水。自從認識她以來,這段時間我都會時不時跑去找她消磨時間。畢竟總比在家和兩個瘋子呆著強多了。

  現在正在她的房間裡聊起那荒謬的兩姐弟。我坐在她的床邊,而她剛才為止都在寫博客,自然是在電腦桌前了。

  奈文也默許我可以離開她身邊去串門,但千叮萬囑我不准擅自踏出公寓半步,所以有時候真的悶得慌,要不是有卡莉在,將來不知道會怎麼辦。

  真希望事情能盡快解決掉。

  方才按門鈴的時候她還以為我是送外賣過來的,一臉期待的表情瞬間消失無踪,但很快又恢復原狀。嗯……可以這樣說,她還是挺歡迎我的。

  不過在這種時候當然是外賣最重要啦,理解理解。她說天氣還是有點熱……我認為是她那巨乳+不寬鬆上衣的緣故。

  言歸正傳吧。

  關於他倆行為的理由,我還是知道一點的。奈文和諾亞這兩個人,實際上是三個世界裡絕無僅有的“二重身”,和任何時候、任何人都不同。理論上,他們倆互相都是“對方”,是能且必須交付性命的絕對信任關係,所以肉體上的隔閡是形同虛設的。

  但怎麼說都好,以“姐弟”相稱的兩人,經常在做一些不害臊的事,就很令人困擾啊!

  我不懂為什麼他們必須要成為“家人”。這根本就沒有必要。

  感受到異樣的視線,抬起頭發現卡莉笑盈盈地看著我。

  “怎、怎麼了嗎?”過於耀眼,我只好躲過去。

  “夢娜,妳沒發現妳在鑽牛角尖嗎?太敏感啦,表情也很嚴肅呢,”她把坐著的藍色辦公椅往後傾,保持著微妙的平衡,然後用勺子指著我的眉心,“我可不想看到妳這副樣子。”

  對對……我為什麼要為他們的事操心呢!完全沒必要啊!要不是卡莉拉我一把,恐怕我又一頭撞進思維的死胡同裡了。

  我只是“調停者”,無論他們如何,都與我無關,即使會很在意。

  卡莉說得沒錯,我確實是……太敏感了。也不是第一個這樣說我的人了。但通過她的嘴巴複述一遍,我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抱歉,在妳面前擺這種表情。”我連忙道歉,雖說並不需要…

  卡莉像看清了我的思緒,擺擺手:“真是的,妳又在道什麼歉?就說不用這麼緊張嘛,我只是不喜歡看到好友不高興的樣子,而且還是妳把自己拐進去了,不早點脫出就不太妙了。”

  說罷,她用勺子勺起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果肉,遞到我嘴邊:“來,下下火吧。事先不知道妳要來,所以沒幫妳點哈哈哈……這個我很喜歡喔。”

  “啊,沒關係!”嘴上雖這麼說……

  聞起來像是芒果。正好有點饞,我就不客氣啦。

  甜而不膩的感覺在口腔裡蔓延開來——所以說真不愧是水果嗎!

  “呵呵呵呵……夢娜,上當了!”隨後卡莉用牙齒咬著長勺,導致既視感浮現的怪笑顯露出來,甚至有了鏡片在反光的錯覺。

  “什麼什麼?!”我慌了起來——難道是下了毒?!

  沒想到啊我居然栽在這裡…!

  “是間·接·接·吻!”她一字一頓地說出不得了的話,然後又笑了個前俯後仰,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讓人捏一把汗。

  不過在此之前……我能感覺到我的臉頰迅速變紅發熱,就連耳朵也未能逃過一難。

  羞……羞死人了。

  這這這……這是當然的吧!為什麼要這樣做!

  “卡莉!!妳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要教訓她一下嗎!!居然敢耍我!

  “其實……這也算是我們之間的相處方式?既然妳說的那兩姐弟是這樣,那將來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也不奇怪吧?”她把塑料杯放到桌子上,用手支著披散金黃色長髮的腦袋,笑著安撫我,“還是說,必須要建立什麼關係,我們才有資格談這個嗎?”

  她在說什麼,我不是很懂。我只記得我跟她說的是“他們是沒有血緣關係的義理姐弟”,可不曾說過其他。基於對他們的保密義務和考慮到卡莉的人身安全,我是不會透露真實身份一個字的。

  “比如……戀人關係?可能親自去感受,才會比較容易明白這種情感?”卡莉突然指指自己,再指向我。

  這個意思是……我和她成為戀人嗎??我沒聽錯吧!

  我自認我沒有那麼遲鈍,這下子可是讀懂了她想表達什麼了。

  “呃啊……女生和女生之間,怎麼可能嘛。”我故作冷靜地撒了個謊。其實我並不是那麼保守的人,對卡莉也不討厭。只不過突然這樣說出來,我一時就進入不知所措的狀態,“認真的嗎,妳……”

  如果是她的話,我完全沒有問題!可以喲!

  真想這麼回答!

  這麼溫柔且熱情的美少女,任誰都會喜歡的。她曾經有過愛人,也可以說明是有一定資本的吧。

  “開玩笑啦!!”沒等我想什麼,卡莉就用她之前和我一起去做的指甲(最後我還是放棄了)點點我的額頭,提醒我不要再做白日夢了,“至少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妳看東西還要再放輕鬆點。”

  喂喂……真當我好欺負的嗎。

  “妳怎麼能……隨便拿這種事開玩笑呢?!”我聽罷氣不打一處來,索性丟下這句話,就假裝去推房門回家去了。“虧、虧我還好好地想了一大輪!像個白痴似的!”

  卡莉一步搶在我前面,攔著我,耷拉著眉毛,一臉的抱歉,同時雙手合十:“好啦好啦,不要生氣嘛……並不是否認妳的意思喔~”

  原諒我原諒我!她甚至來了一個擒抱。

  “以後不要趁這種機會說怪話!”我毫不客氣地訓了她一頓。

  最後,我們一起看某部值得回味的老電視劇看了個爽,我才慢慢消了氣。

  雖然經過卡莉的點撥,我有點理解兩姐弟的關係……那超越了一般戀人、親人的境界——

  但或許還是要風紀委員來限制一下大家脫韁野馬般的思想呢。

  再次感到疲累的我,長舒一口氣。

  

  

  

  

  

  註釋:

  (*)塑料小人:指手辦、景品等一類。夢娜對這些事物的了解只是在道聽途說的程度。

  (**)詳情請閱讀第一章第五話,奈文的描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62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nf2760804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納斯哈格之囚》序章 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mileqq520志摩凜生日快樂!
10/1是《搖曳露營△》志摩凜的生日,我在店內擺設了生日櫃位,分享到了哈拉板和我的小屋,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