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魘 第二季》第十一章. Memories.(上)

作者:夜梓的殃離子│2019-10-20 17:52:43│贊助:1,070│人氣:301
【前情提要】:

  但瞬間語鋒大變,如冬天的刺骨,將人心狠狠的扎著,讓人悶不過氣「要不是他們!要不是他們!她是能看見這一遍花海,是能看見她所追求的幸福,可以在這喝這下午茶,讀著自己喜愛的讀物,寫著自身虛幻的世界。」

  閻墨一針一針的將自身不情願,扎在自己與別人身上,他很愛莎緋兒,非常愛,他一直都知道,他的愛不是失去才明白的,就算他失去記憶,就算被封在最深處的心淵,他還是明白那人是此生的「寶物」,而他就是那個收藏這項寶物的「強盜」 。

  「叔叔?阿姨?你們怎麼會在這?」

  一個女孩的聲音突然出現, 讓人有點嚇到,就連閻墨也不例外,沒有氣息、沒有聲音,就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她一定不是一般人!!

  閻墨抬起頭,他的眼睛因面前的人,雙眼猙獰,嘴微開,他從來沒有想過,世界上會有與她如此相像的人,可惜聲音不是她那如黃鶯的遼亮,而是寒冬的風,讓人不太舒服,在風的隨意玩弄下,她髮尾的紅,顯得格外突出。

  玥注意到了閻墨,向他走了過去,坐在蓮的旁邊,形成一個圈,並向她點了點頭,玥伸出右手對閻墨說「你好,我是玥,是莎的表姐,很高興認識你,莎的未婚夫。」

  不知為何,她故意在某些字做了重音,像是要強調某些事,場面是如此的尷尬。


【正文開始▼】


  閻墨收起自身的驚訝,明明當時的自己感受到她的體溫慢慢流逝,變成那具冰冷遺體,看著愛人被放入佈滿玫瑰轉紅木色棺材裡,司儀拿著鎚子打上木釘,慢慢推入熾熱的火焰中,變成如粉末狀的骨灰,放入潔白色的百合壇裡,那畫面不是真實,什麼才叫真實。

  閻墨一直告訴自己,眼前這人只是跟莎緋兒長的相似的女子,絕對不是他死去的伴侶。他內心到現在還是無法面對她的死去,他知道勞倫特故意說到莎緋兒,是要告戒他該放下了,可髮尾為赤的女子出現,卻硬深深給他一擊,讓他有點難喘息。此刻的狀況看在勞倫特和莎拉的眼裡,卻是一種令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感受。

  玥當然知道閻墨內心的吶喊,畢竟她跟莎緋兒一樣都具有讀心的能力,可惜莎緋兒已經死了,世界上沒有第二個莎緋兒,她是她,莎緋兒是莎緋兒,她不可能取代莎緋兒的位置。

  再說了,她與莎緋兒是結然不同的兩人,是互相不可以被取代的,所以她只能默默惋惜這場沒有結局的戀情。

  玥緩緩的開口了:「暮林克白家主,你剛剛不是要向蓮說明嗎?這樣拖下去可不好。」冰冷的語氣,將恍神的閻墨,拉了回來。

  「我希望妳們混入政府當中。」閻墨閉上了雙眼,深吸了一口氣,將心靈調和,並嚴肅的對蓮說道。

  「混入政府當中?你們要我們混入那個政府,現在的政府除了吳龍以外,都是陷入備戰狀態,前陣子我們還從納爾那邊,救下那些被受控制的亞人們!!」蓮疑惑的看著閻墨回覆。

  閻墨又閉上了雙眼,並再睜開眼,是那令人擔憂的血絲,他有些疲憊的說:「這些我當然知道......暮㲽悠也曾向我提過,可是如果不現在做,就來不急了,所以我希望妳們在這個月完成混入納爾的行動,如果納爾崩潰了,就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勞倫特不停提筆寫著資料,而玥手撐下巴思考這問題,並提出疑問:「可現在納爾那邊管控嚴厲,再加上她們有參加過抗戰,一定會被紀錄下來,你要怎麼讓她們混入裡面......體檢要如何通過,也是個問題。」

  納爾是唯一個在四邊建設高牆的國家,而牆也不單單是水泥牆那麼簡單,而是一種特殊金屬建材,可以阻隔電波、可以抗震,第一是防止敵國使用飛彈類的武器,對國家造成高度的傷害,第二是防止人們逃跑,逃脫向對外求救。

 閻墨早知道會有人提出這樣的答案,他拿出資料:「蓮妳們不用擔心,妳們的一切將會有我們擔保,林魁會跟著你們,林魁的能力會幫助你們,而地形的了解也是他來幫助妳們。」

  「林魁.....林魁不是黑暗師嗎?為什麽?」玥有點不可置信的吐出那個名字。

  「他的確是黑暗師,但是林魁沒跟玥小姐說他另一個身分嗎?」閻墨沒有要否定玥的意思,他反而露出笑容對著玥說。

  「沒......我跟他沒很熟.....玥淡淡的回答。

  「是嗎?那林魁還是有收心呢。」閻墨坦然笑著說。

  「嗯.....」玥有些無奈地回應,可閻墨沒有理會玥的反應,而是繼續說:「林魁他是魔女的後代。」

  蓮一聽到「魔女」的,剎那皺起眉頭,像是想到什麼負面的記憶,在緩緩吐出那如禁忌般,不可被討論的人名「卡珊德拉。」

  蓮瞬間從思考世界驚醒,她驚訝卻又疑惑的語氣問著閻墨:「是她嗎?是那位擁有高強魔法能力的亞人,並且利用不同的身分,帶領許多亞人逃離納爾和賽那斯層層封閉的實驗,後來被各國封殺的那位女士.....

  閻墨早已理解蓮的驚訝,因為他叔叔的愛人在亞人界非常的有名,她曾經帶著數千人,逃過一面而來的問題與追殺,而且沒人能夠在她的巫術下活了下來,她也能用自身的能力改變她與他人的外表,混入社會之中,她是一位真真實實,讓人看過、了解過的一位「黑魔女」。

  閻墨保持淡定的繼續述說林魁的故事:「林魁他的母親的確就像蓮想到的一樣,是卡珊德拉。可再先前林魁的母親只不過是一位平凡不過的隱性亞人,就連她的父母到死都不相信自家女兒,會成為著名的魔女,沒想過女兒的未來迎來的死亡與未來的第二家族,更沒想過自己會死在天真有著太陽般氣息的......女兒的懷裡。」說到這裡閻墨的表情不是很好,他緊抓著衣服,他不想撥開別人的傷疤,但終究還是要說出來......

  閻墨在林魁說出故事後,他發誓絕對不要像林魁父親——林祥,是那樣如此的無能,無法保護自己的愛慕之人,可面對現實,他也成為那一類的人。

  林魁的母親和暮魯、暮慕他們的母親都是擁有極強能力的女性,為了幫助弱勢逃脫魔掌,付出極大的心血與勞力,可惜林魁的母親並沒有像暮魯他們的母親那樣擁有好的結果,能與愛人白頭偕老。

  卡珊德拉與林祥相遇時是因彼此參加賽那斯所辦的救助團體上遇到,兩人在因分組到同一組,而相談甚歡,甚至後來相互邀約一起吃飯、一起出遊,兩人急速升溫,可是美好的時光並沒有很長久。

  就在兩人交往不到兩年時,林祥的家族發生內亂,也就是暮林克白爭奪家主時,他必須代表林家參加這次的活動,林祥害怕別的家族為了這個位子,會做出任何不人道的事情,畏懼他們傷害卡珊德拉,所以只能與她相別,他在卡珊德拉生活中突然消失,毫無任何的訊息,只在那天留下餘溫的床位,以及擺在桌上的紙條——「別等我。」

  卡珊德拉整個人崩潰,她萬萬沒想到自己會被最心愛的人拋棄,可她沒有長期處於鬱悶狀態,很快就走出那悲傷期,卡珊德拉利用自身的堅定力,回到她想回到的國家——「吳龍」,回去尋找自己最熟悉的「家」

  此刻的她還是保持普人般的樣子,還無法使用能力。

  可正令她震驚的是,自己竟然懷上那男人的孩子,再經過思考與父母討論後,她決定留下孩子,而那孩子就是——林魁。

  但更讓她沒想到的是,她所愛的那人就是最近掀起反抗政府風波其中家族之一——暮林克白,而件事還是納爾不知從那得知的訊息,直接殺進吳龍的範圍內,就想要把她抓走,作為人質使用時她才得知的?!

  她從來沒想過那人闖進她的生活多麼的雜亂,她曾幻想過的美好世界,只不過是一場空,自此那人走進,她的生活不再是平凡。

  她極度的反抗,護住著肚子,深怕傷到胎兒,可軍人卻好不領情的將她重摔在地,直接讓她與胎兒受到不可描述的傷害,而自己作為普人的父母為了保護女兒與孫子,在她的面前被電術槍穿肚,當場兩人躺在她的雙腿上,可那兩人還到失去意識之前還不停安慰著卡珊德拉『別哭,這一切都不是妳的錯,兩人相互牽手,走完這生的終點。』

  兩位年老的老人,肚破腸流的躺在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腿上,而女子早已有明顯突出的肚子,一看就知道懷孕不久了。那年輕的女子,雙眼流著淚水,血絲佈滿眼白,而前面的軍人卻帶嘲笑,看這一切的發生,都像是那女子應得的。

  卡珊德拉終於真正崩潰了,她不停的撕喊,趴在早已失去溫度的大體上,她哭著、求著,但人死了,終究是不會活過來,正當軍隊等待她哭累時,那些軍隊紛紛倒下,沒有一個人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只有目擊者說:「我看到一位穿著黑紅色長紗的人走了出來,當政府趕來時,納爾的士兵被分成碎塊,根本無法拼組,而有一對面帶祥和的夫婦躺在紅色的玫瑰當中,似乎還可見紅色的彼岸花。」

  當林祥結束爭奪, 去找卡珊德拉,可找到那女子時,她早已面目蒼白,帶著祥和的溫柔,結束這一生,而在一旁的卻是被清洗乾淨,且用黑紗包袱好的嬰兒,哭泣的聲音迴盪在房間裡,可那女子卻無法聽到。

  而那在那襁褓的旁邊擺著一張紙,上面只寫了一個字——「」。

  林祥對於卡珊德拉一直感到虧欠,他把很多的心血放在林魁的身上,不停的教導與關心他,但在某次的他發覺,林魁使用的能力與他不同,像是不同的媒介一樣。

  再經過調查與摸索後,林祥才得知卡珊德拉是之前政府極度想剷除的「神秘女子」,她的能力是利用自然界的分子撞擊所產生的,且還能與類似精靈的個體做交易,但得付出代價,而每次的代價都不同,所以可得知卡珊德拉是死於自身的能力!!

  林祥在得知真相後,他立刻禁止林魁使用這能力,還對家族使用了封口令,就是怕有心人得逞,也是保護林魁的一種方法,他不想在失去自己最後能守護的親人。

  可是到如今需要了,為何還要陰埋,林魁既然想幫助閻墨,就不單單只是性命上的付出,更可能是連自己的家族都付出,可現在的林家的狀況極為糟糕,原因在於他愚蠢的後媽......

  他極度厭惡自己那只為了勢力的後媽,雖然討厭那連姻嫁來林家的後媽,可是林魁卻不討厭同父異母的妹妹——林伊,他們還常在一起出家庭事物,雖有時林伊的頭腦思想超出常思維,可是去非常的實用?!所以這次還能將林魁的妹妹拉入這次的計畫中,林伊的駭客能力也可以派上用場,這對閻墨來說就是一舉兩得。

——————–—————

  相反的,暮魯和暮慕的母親就幸福多了,與自己的愛人相愛,雖然有時他們互相都有事件要處理,但回到家,看見自己的愛人等待,那種溫暖感有何不可呢?

  暮魯他們的母親是與暮家連姻的工具,但沒想到先婚後愛,彼此產生信任感,相互扶持,最後產下一位兒子和一位女兒,當然在這段時間裡,兩人都沒有過的很好。

  暮㲽悠與她妻子相遇是在一場舞會上,當時家族派出暮家作為這次活動的代表,暮㲽悠其實很不想參加,畢竟很多人帶著虛假的面具,利用不人道或不正當的手段,取得自己想要的利益,這裡根本就是「騙子」的集合地,更多的小家族想要在這場活動中,贏得成為大家族的機會,他妻子的家族也是其中之一。

  當時他們被爸媽拉了上來,他妻子家族是看上暮林克白的龐大財產,而暮家看上的是他們的礦產,在相互利益下,訂下兩人的終身,此刻的暮㲽悠只想轉身離開這小丑茶會,可沒想到,那女孩卻拿起桌上的水,直接潑在他的身上,堅定大聲的說:「我是不會嫁給你的,絕不!!」直接讓他映像深刻,讓他對腦海裡的柔弱直接被抹殺。

  當暮㲽悠在看到那女生時,是她的父母為了道歉而來,說是來道歉的,還不過是為了錢。當時暮㲽悠的心情極度不好,可當他看見走在夫婦身後女子時,內心還是稍微有點動心,並對她感到好奇之心,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能夠不為金錢、權力而貪婪的,這時他的內心不停的猜測與懷疑。

  等暮㲽悠覺得話題差不多時,他向女子提出出去逛逛的請求,不知道為何,這女子竟然如此的順受,不像那天的飆悍,讓他有點訝異,但這件事沒多久就破功了。

  外面的大風陸陸續續吹著,再加上女子是穿著長裙,在裙擺小小被吹起時,他發現她的腳上綁著繃帶,有些地方還因為血凝固的關係,看起來比比較深,讓暮㲽悠馬上就得知這女子回家之後,被受到精神上與肉體上的折磨,難怪今天這麽乖。

  他當場直接將女子抱起來,再加上對女子有好感,暮㲽悠直接衝到兩家的面前,當場說出現在回想起會感到害羞,可當下卻覺得理所當然的一句話:「她我要了。」

  在女子嫁給暮㲽悠後,在很多事件下,對彼此產生不可思議的信任度,也漸漸的了解對方,從一開始的自身,到家族的秘密,全部交給了對方,可是雖然這麼說,但他們還是有對彼此隱瞞,比方說職業,女子不是災難攝影師,其實是一名殺手,一位在殺手排行第一的殺手;而暮㲽悠不是經商人,而是一位職業軍人......

——————–—————

  陽光照射在院子裡的一對母子,而且可明顯看到母親有孕肚,內還藏著一隻正在發育的胚胎,可明明是溫馨的畫面,小男孩卻看起來不高興。

  「媽媽,爸爸呢.....我已經好久沒見到爸爸了......暮魯淚眼汪汪的看著自己的母親,擤著鼻子,哭著對媽媽問道。

  女子用細長如雪白的手,撫摸著男孩的頭,安慰著說:「媽媽也不知道,爸爸沒有跟媽媽說......爸爸工作很忙,沒有時間可以回來看我們。」

  暮魯直視的看著媽媽的眼神,她看見女子有明顯的黑眼圈,以及泛紅的眼眶,他用微微弱弱的聲音,語:「都是爸爸和肚子裡的妹妹害的,害媽媽那麼辛苦。」

  女子輕輕拍著男孩頭「妹妹沒有錯~錯的只有你爸爸,記得爸爸回來要狂打爸爸!!」

  「可是......可是......是妹妹在媽媽的肚子裡......所以媽媽才會睡不好,所以妹妹壞壞!!」男孩還是覺得不放心。

  「小魯也是一樣是壞孩子,因為小魯之前也在媽媽的肚子裡呀~」女子溫柔,輕笑的說道。

  暮魯聽到了後,眼淚直接從眼眶流了出來,他大哭說:「我不想當壞孩子,不想要!!」

  媽媽立刻抱住在一旁趴在腳上的孩子,並輕拍他的後背說:「沒事,小魯不是,小魯答應媽媽好一件事好嗎?」暮魯用肥嫩的小手快速擦掉眼淚,抬起頭看似堅定,但眼睛的淚水早已出賣的他,看起來有些可愛。

  暮魯稚氣的回答「什麼事?媽媽......

  女子抱住男孩,有點無力的說著:「不管之後發生什麼事,保護妹妹是你的責任,我希望那些事情不要發生,可以照爸爸家族來看,是不可能實現的未來,所以不管你妹妹選擇了哪裡,記得保護妹妹好嗎?」

  暮魯他聽不懂媽媽說什麼,但他唯一懂的就是——「保護妹妹」。

  他不知是好的哭著說:「可是不是有爸爸媽媽嗎?為何?為何還要保護妹妹!!」

  女子聽到男孩著麼一說,她抱的更緊:「對不起,但之後我們就沒辦法保護你們了,就連現在媽媽也無法在保護小魯了,我真的是失敗的媽媽,如果真的沒有辦法你們就往林家跑,知道了嗎!!」暮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會如此的激動,他更搞不懂女子為何會說出這些言論,他只記得這些話。

——————–—————

  時間過了很快,漸漸的就來到暮魯該睡覺的時間,女子將男孩哄入睡眠後,緩緩的離開,來到了一個相框面前,相框裡的照片是一對夫婦,看起來非常的恩愛,手裡還抱著一個嬰兒,非常的可愛,但女子並沒有站在那很久,她拿起相框,將手放在放在原來相框位置的正中間,突然牆壁慢慢的消失,變成一個如一扇門大小的口,前面是走下去的階梯,而女子撐肚子走了下去。

  她走著走著來到一個淡藍色光線的空間,內有一張桌子,上面擺這一個三層的拉式櫃,寬如一張A4一樣大,而旁邊擺著一個手拙,和一個耳釘,不,它們不是裝飾品,而是通訊器。

  女子將耳釘式通訊器戴上,並開啟它,讓它確定聯絡到想聯絡的人,在一陣雜訊後,突然出現一個雄厚,帶有疑惑的聲音:「安...

  「我要你幫我一個忙....幫我查一個男子......那女子完全沒有要給男子發冷愣的機會,直接講出目的。

  「安,這不是妳一個人來就好了?!」對方完全訝異的說。

  女子並沒有要向男子解釋「他叫暮㲽悠,是我此生的男人,是暮林克白的人。」

  男人嘆了一口氣:「安,妳知道這些了,妳還要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更多,尤其是他的職業,我要確認一件事。」女子直接坦然的回答對方。

  男子無奈的說:「安,妳有家庭了,有孩子了,妳還要嗎?這可能......

  「我知道,可我還是需要!!拜託你了,我現在除了這個人,就沒有別人可以相信了!!」

  男子聽著女子堅持的語氣,他只好接受:「安,我會盡力幫你,畢竟大家族不好對付,還有顧好自己,別被發現了,很多人都已經離開了,我不希望下一個就是妳。」

  女子雖然對於暮㲽悠隱藏了很多的秘密,但暮㲽悠也是,他們彼此在一開始就埋下了很多不想讓對方得知的事,為了不讓對方受傷害、為了不要讓對方畏懼自己,一切都是為了對方。

  在女子得知暮㲽悠的身分後,她就帶著孩子離開了「」,四處奔波,防止他們受到傷害,也逃離了很多家族與政府的波擊。但當時間過去後,女子帶著兒子女兒回來時,她沒想到的是,因為愛人家族的關係,他們的女兒硬是被家族上了一個娃娃親的枷鎖,但那些都是後話。

  聽完林家和暮家的故事,眾人的心中五味雜陳,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這兩個故事都敘述了暮林克白一路走過來的艱苦,這家族並沒有想像中的如此團結,而是各個崩壞。

  勞倫特聽完後,他覺得自己和莎拉已經非常幸福了,而不是像林祥與卡珊德拉一樣子,無法在一起。

  而蓮聽完的當下完全不只所錯,她覺得自己不應該坐在這裡,這些故事帶有嘲諷的意味在,她沒有想過自己可以聽到一個家族不為人知的事情。

  玥呢?玥只是默默坐在一旁聽著,沒有說些什麼,她的內心極為平淡,她知道這故事裡一切的行為都有代價,而那代價是重是輕,在那件事的牽涉性。







to be continued.....


世夢消息小爆料

殃:大家安安,好久不見!!我回來了!!(ノ>ω<)ノ
梓:嗯,你回來了呀(‘ v`)
殃:你好冷淡,你知道我沒有手機很痛苦嗎ヾ(;゚;Д;゚;)ノ゙
梓:我覺得還好呀,順便幫你戒戒隱,不錯(`・∀・)b
殃:啊啊啊,你除了欺負我,你還會什麼!。・゚・(つд`゚)・゚・
梓:還會打文(0w0)
殃:((重擊
梓:好了,不欺負你了,我們直接開始爆料吧(゚3゚)~♪
殃:為何你到八掛的時侯你會如此興奮(|||゚д゚)
梓:沒事呀,這次要爆料一下大家期待的閻墨~ε٩(๑> ₃ <)۶з
殃:別無視我!!(#`Д´)ノ
梓:閻墨其實喜歡可愛的東西(´,,•ω•,,)♡
殃:欸欸欸?!(゚д゚≡゚д゚)
梓:他的床頭櫃上有一隻銀灰色眼睛的灰色貓咪,和一隻有著紅色眼睛的白色兔子,很可愛吧~(´▽`ʃ♡ƪ)"
殃:......((os. 好閃
梓:我先跑路囉,拜拜d(d'∀')
閻墨:......((手冒黑火
殃:那個今天的大爆料就到這邊!!((((゚Д゚;))))我要先逃離現場,拜拜~ξ( ✿>◡❛)
閻墨:神大人,你別給我跑!!ヽ(#`Д´)ノ
梓:欸嘿❤(*´∀`)~♥


提醒小教室

memories中譯「回憶」
—————————
暮林克白家族:暮林克白家族其實是由四個家族組成的大家族,分別為暮、林、克、白這四個家族。

白元是白家人,他在暮林克白家族中的名字叫「閻墨暮林克白」。
所以閻墨就是白元;白元就是閻墨

而在小說中,梓和殃我們偏都用「閻墨」這個名字呦~
—————————

夏芙月思家族:夏芙月思家族其實是由四個家族組成的大家族,而柏格勒斯是夏芙月思家族中的「」家族,其家族代表字也為「

」代表→涅爾泰克達 家族
」代表→艾沐夜 家族
」代表→柏格勒斯 家族
」代表→日雅奈神都 家族

達芙妮是柏格勒斯家人,她在在夏芙月思家族中的名字叫「莎緋兒 · 夏芙月思」。
所以達芙妮就是莎緋兒;莎緋兒就是達芙妮

在小說中,梓和殃我們偏都用「莎緋兒」、「」這個名字呦~

(如果不清楚小說中出現的人名,可以回到第八章去看看呦~~)


此小說(世界的夢魘系列)為夜梓殃兒兩人共同創作而成!

一篇 第十章. Bury
一篇 第十一章. Memories.(下)(尚未發布)



––––––––––––––––––––––––––––––––––
角色人物介紹:【第一季】:主要角色人物介紹 【第二季】:(尚未有)


【▲點我進粉專】


閻墨 · 暮林克白/白元人設圖(左為白元;右為閻墨 · 暮林克白)▼

【▲人設圖為我們的長期合作繪師夏禎悅繪師繪】



歡迎喜歡這小說或這篇的人可以按個喜歡或在下方留個言
喜歡我們的話歡迎訂閱一下或加個好友呦
也很歡迎訂閱或加好友喵夜梓作者

非常歡迎與謝謝大家的觀看與留言,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我們的原動力
也歡迎告訴我們心得 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岰

這裡是奎殃和喵夜梓,我們大家本周日再見
歡迎來與我們互動互動

連結喵夜梓小屋喵夜梓




——————
小說作者/擁有者(文):喵夜梓&殃離子
封面(繪):夏禎悅 繪師
人設圖(繪):夏禎悅 繪師
告示圖(繪):穆勒彼 繪師
FB連結圖(繪):貓琪 繪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61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界的夢魘

留言共 13 篇留言

青炎
許久未更 更新就這麼大文本量

然後果然世間母親都為母則強

10-20 18:46

冬雪
♡(*´∀`*)人(*´∀`*)♡

10-20 18:52

孤月月✩
要被燒掉惹!

10-20 19:28

喵君
[e12]

10-20 19:52

蒼天落葉
幫忙糾正幾個問題

納爾是唯一個在四邊建設高牆的國家,而牆也不單單是水泥牆那麼簡單,而是一種特殊金屬建材,可以阻隔電波、可以抗震,第一是防止敵國使用飛彈類的武器,對國家造成高度的傷害,第二是防止人們逃跑,逃脫向對外求救。

高牆在高也無法擋飛彈吧?

兩位年老的老人,肚破腸流的躺在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腿上,而女子早已有明顯突出的肚子,一看就知道懷孕不久了。那年輕的女子,雙眼流著淚水,血絲佈滿眼白,而前面的軍人卻帶嘲笑,看這一切的發生,都像是那女子應得的。

一看就知道懷孕不久了,這裡應該是不久後就要生出來了,或懷孕不短了吧?

大概就這樣

10-20 20:33

宇宙吃貨胖宅貓
推推個喵,
辛苦喵!

10-20 21:27

古橋修葉
辛苦了~

10-20 23:01

央昂昂昂夜
有段時間沒有來看看,覺得進步真多

10-21 03:50

夜風196
家族一大,事情就多...

10-21 16:07

一瓶樹
好多字啊辛苦了//
個個家族真的有很多故事呢XDD
好期待接下來的=D

10-21 20:30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加油~~~~認識這麼久卻很少來拜訪~~看圖片跟文字豐富,很像已出版輕小說呢

10-21 21:06

嚕咪⊙ω⊙
卡❤明天放學給梓殃大大心得❤真的超喜歡這篇❤

10-22 01:35

莫莉安
用黑體字框起來的都是黑角色的感覺

10-31 19: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changevely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先放無聊的手繪,在祝大家... 後一篇:回來了!(加近況與原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老僧自製手遊珍惜現在已上架GooglePlay,歡迎參考心得: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6109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