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異世錄之棄世者(第三章)

作者:彭小皮│2019-10-20 11:49:09│贊助:4│人氣:19
第三章 另一面

3-1.危難解除
與此同時,遠在時空秩序所的嵐,感應到哥哥周圍的危險氣息,嚇得餅乾掉滿地。

姐姐,哥哥有危險了!

嗯…妳們這對兄妹還能感應到彼此喲!

當然!

那他應該是起疑了,因為妳的房間外一直有個人,一直注視著妳的房間。

咦…那是麥斯威爾哥哥,為什麼要監視我呢?

大概是從索菲亞那邊得到一些資訊了吧,或是妳的說法漏洞百出。

可是,我...姐姐跟我現在確實是一體的啊!

畢竟我不屬於這個時空。

那...姐姐現在不願意去幫忙哥哥嗎?

妳說呢?!

姐姐,幫忙這次嘛!哥哥們的懷疑,我會跟他們說清楚的。

說清楚?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說辭。我們這種情形不論妳有幾張嘴都說不清的,聽清楚了我是棄世者是個外來者。

可是,又不是姐姐願意變成這個樣子的。哥哥他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願意,不願意,又有誰真的在乎過。

姐姐...

他們很危急嗎?

蛤...喔喔喔喔…感覺那裡很熱像著火了。

我們不能去現場。

那...那要怎麼救哥哥?

哥哥哥哥的,現在是妳哥哥,所以妳求我救他。那哪天我危急了,妳會救我嗎?

啊…當...當然。但是姐姐這麼厲害,還需要我救嗎?

算了!當我白問。去這個房間的死角,然後身體主導權給我,記得不要驚動到外面的人。

可是,我離開這個位置,麥斯威爾哥哥會發現的。

所以,我說移動的過程中,慢慢的將主導權給我,我會幫妳塑造一個假象,騙過外面那個人。

喔…

嵐緩慢移動到房間的秘密基地,主導權讓了出去。眼看原來位置上,竟然出現一模一樣的自己。不過眼神空洞...,還吃著自己心愛的餅乾,吃一塊掉一塊的。

姐姐,那個是...

殼子而已,怎麼心疼妳的餅乾啦!那就不...

怎麼可能,哥哥比餅乾重要多了。

是嘛!是真心擔心妳哥哥,還是擔心如果沒有了妳哥哥,妳又回到那個人人排擠的嵐了。

都有吧!不說了,姐姐趕快去救哥哥吧!

異色雙瞳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口中唸唸有詞:「土之精靈,聽我號令,異界使者,命祢助我。滅...」

遠在天邊的石頭人,突然像是魔癥一般,瘋狂的跑向土牆那,拼命的用身體去撞擊...直到散架。

「喔…那石頭人頭殼壞掉了吧!竟然自我毀滅,而且那土牆甚是詭異,你們看...發出金紅色光芒,哇塞...不見了,媽呀…遇到啥怪東西了。」法蘭西斯驚呼連連,轉移了差點被烤熟的恐懼。

「這天空的異象,彷彿有什麼無形的力量在幫助我們。」西瑞爾望了望那本是青天白雲的好天氣,突然的說變天就變天。

「喔…你們快看!!那罩子...」隨著法蘭西斯的大叫聲,西瑞爾和吉恩紛紛轉向火焰女的方向。

異色雙瞳再度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口中唸唸有詞:「無之精靈,聽我號令,異界使者,命祢助我。滅...」呃…噗...太久沒有使用精靈石進行遠端操控,身體無法負荷這種情況,吐了一灘血跪倒在地,此時暈了過去...

嵐瞬間奪回了身體主導權,姐姐...姐姐...,不論在內心呼喊多少回,身體裡的另一個人彷彿消失了,遲遲沒有回應...

一個無形的罩子,不偏不倚的從火焰女頭上罩了下來,一時間火焰無氧開始熄滅。等到火焰全數熄滅後,火焰女自己本身也變成一個焦碳,應聲倒地碎裂一地,而罩子也在火焰女死滅後原地消失不見。

「哇!太神奇了。那罩子哪來的啊,竟然不怕那著火的女人的熱度,我們幾個人都快被烤熟了,罩子竟然絲毫沒有被燒掉。」法蘭西斯像是看到珍寶般直直誇獎,雙眼發出陣陣亮光,雙手不自覺的鼓掌叫好。

「不論是誰,都幫我們解危了。」吉恩鬆了一口氣。

西瑞爾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住,腳步前往著火焰女碎裂的地方走,撿起一個不特別的小石頭,又走到石頭人撞土牆的位置,再度撿起第二顆花紋不一樣的石頭,蹲在地上思考著...

「怎麼啦?臭鬼,這石頭有甚麼不一樣嗎?」法蘭西斯不解的望著,那被西瑞爾緊握住的小石頭。

「西瑞爾,這石頭有甚麼異樣嗎?」吉恩也感覺到西瑞爾的異樣,趕來關切一下...

「這個石頭叫做精靈之石,這是她...她專屬異能。」西瑞爾像是得到寶貝般的,緊緊握住這隔了300年又再度出現的石頭,臉上表情露出失而復得的滿足感。

「怎麼可能?她...不是...」吉恩知道西瑞爾所說的她是誰,可是不是已經...

「喔…該不會是考爾比說的吧,她還在這個時空之中,只是不知道在哪而已。」法蘭西斯嗅到了貓膩。

「她,一定是她,是她救了我們。」西瑞爾止不住自己的高漲情緒,滿腦子只想找到她。

「等等,西瑞爾。就算這個石頭是她的,那我們又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又該如何尋找,我們先回時空秩序所再商議,好嗎?」吉恩冷靜地分析目前的狀況,試圖平撫著西瑞爾異常的情緒波動。

「對呀!臭鬼,這事只有你跟吉恩知道,我到現在還一頭霧水的咧,回去給我好好講講吧!」法蘭西斯兩眼發光望著西瑞爾,覺得一定有什麼八卦可以聽,俗稱八卦八卦我牽掛...八卦我來囉!

3-2.妳是誰
嵐緊張的把地上的血跡清洗乾淨,根本沒注意到一旁站了很久的麥斯威爾,一抬頭看到旁邊有人嚇得跌坐在地。

麥斯威爾感到異能異常的波動就在嵐的房間,但是明明看到嵐在吃著小餅乾並無異常呀。

就在剛剛波動的幅度放大到最大時,眼前嵐的影像竟然憑空消失了,這是殘影空有軀殼的人型,那嵐呢?發瘋的衝進房間內,已經顧不得男女有別了。

把房間都尋過了,怎麼都不見嵐的身影,對了...曾經法蘭西斯說過,這個房間有個秘密基地,是嵐為了躲避那些欺負她的人所設計的,但...在哪裡...等等有血腥味。

好不容易才依照血腥味尋到的基地,就看到嵐在清理地上那刺眼的血跡,這是誰的血...眼前的嵐,真的是嵐嗎?

「麥斯威爾哥哥,你走路都沒有聲音啊!嚇死我了,你怎麼都不吱一聲呀!」嵐有點發虛汗胡亂扯一通,不知道麥斯威爾哥哥到底看到多少了。

「我不是老鼠,不會吱。」麥斯威爾無奈的回答。

嵐拍拍屁股擺出一副沒心沒肺的臉,笑嘻嘻的盯著麥斯威爾。

「麥斯威爾哥哥,你以前不是常說,男女有別嗎?要進出異性的房間要敲門,可是嵐剛剛都沒聽到麥斯威爾哥哥你敲門捏,怎麼300年沒見到嵐了,是有這麼想念嵐,想念到都不顧一切了喲!」嵐笑的賊賊的,眼睛已經瞇成一條線了,笑容已經裂到快耳下了。

「咳...別靠我這麼近。」麥斯威爾在嵐接近的時候,那股屬於嵐身上特有的清甜香,陣陣飄進自己的鼻內,感到自己有股血氣要沖到鼻腔。

此時的嵐因為體內那個剛剛暈倒後氣息不穩定,導致嵐瞳孔顏色瞬息萬變,不偏不倚的對上麥斯威爾的靛色雙瞳。

異色雙瞳閃耀著光芒,雖然嵐只是一個尚未發育的女孩,但是身上特有的香味外加異能的加持,讓麥斯威爾一時之間竟沉淪下來,一手摟著嵐的小蠻腰,一手撫摸著嵐的髮絲,嘴唇不時的摩擦著嵐的臉蛋,彷彿中蠱似的...無法自控。

姐姐,快停下。那是麥斯威爾哥哥呀~求求妳了,姐姐。

麥斯威爾一手移至嵐那洗衣板的胸部上搓揉,一手移至嵐那小巧的屁股蛋上撫摸,嘴唇狠狠的印在嵐的水嫩紅唇上,舌頭的攻防戰一度展開...

姐姐,姐姐,求求妳清醒一點。那是麥斯威爾哥哥呀…

麥斯威爾一手摸索到嵐裙上的拉鏈,一鼓作氣的往下拉,一手伸進嵐的卡通內褲,企圖也不留情的往下拉。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聲,把麥斯威爾給拍醒了,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罪,趕忙的落荒而逃...

嵐不知怎麼突然奪回主導權了,望著地上被麥斯威爾哥哥粗魯脫下的裙子,哭啼啼的把裙子穿回身上去,用手背抹抹了嘴唇,那個像哥哥一樣存在的人,竟然會被蠱惑對自己不軌,實在是太難以想像了。

生氣了?我不過是藉由瞳孔的傳達,用術法激發了那個男人對妳的慾望而已,那是真真實實存在的慾望,讓妳認清自己身邊的男人,其實沒一個是好東西。

姐姐,妳...妳剛剛怎麼都不回應我。從妳剛剛倒下後,我雖暫時有了主導權,我就一直非常擔心妳,妳那時為了救哥哥還吐了血,為什麼都不理會我。甚至妳剛剛奪去主導權讓麥斯威爾哥哥對我做這樣的事,都讓我生氣不起來,比起哥哥的性命...被佔便宜算還好了,但是我是真的很擔心妳的。

小笨蛋,妳是想說一比一,我們扯平了是嗎?瞧妳說的顛三倒四的,好在我還聽得懂妳說啥。

嗯…我們扯平了。姐姐,妳還沒回答我,妳剛剛都吐血了,現在還好嗎?

小笨蛋,要不是我剛剛稍微讓妳一下,妳以為妳可以輕易奪回主導權,好讓妳可以打他一巴掌嗎?如果,我不讓呢?妳可知道他可是會對妳做出難以描述的事情喲,這種輕重緩急,我希望妳可以搞清楚。

姐姐,妳...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用我的異能探取妳的記憶,發現妳這個小笨蛋太過容易相信別人,常常被別人賣了還傻傻的幫別人數錢,這種性格的人說真的...活該被排擠。我是想說反正我也離不開妳的身體,不如找點事情做,慢慢教導妳什麼人可以信什麼人不可以信之類的人生道理。雖然,我有預感...我遲早會離開這個時空的,至於是以什麼方式離開,就不知道啦…走一步算一步囉!

姐姐...

麥斯威爾整理好情緒再度闖進嵐的房間,緊緊的抓著嵐的手腕往大廳拖,一到大廳就趕緊放開這個具有魔性的人,明明真真切切是嵐...但卻又感覺不是。

「她,她不是嵐。」麥斯威爾指著嵐的鼻頭,破口大罵...

此時大廳聚集了吉恩、西瑞爾跟法蘭西斯,他們風塵僕僕的趕回來時空秩序所,一到大廳就看到驚慌失措表情但臉卻紅彤彤的麥斯威爾。

一問之下才知道,麥斯威爾竟失控的對嵐上下齊手,惹的吉恩差點把麥斯威爾給殺了洩憤。但是經過一番對談,發現事情的不對勁,決定將嵐帶到大廳好好詢問一番。

「妳是誰?!」吉恩第一個發起疑問,神情已經不再是對待妹妹那般的溫柔,反而帶點警示的意味。

2-3.芭芭拉
「等等,她從頭到腳,怎麼看都是嵐啊!我還是不相信麥斯威爾說的。」法蘭西斯毅然決然的擋在嵐前面,像一座堅固不摧的高牆。

姐姐,哥哥們是...

應該是沖著我來的!

姐姐,我不會讓他們欺負姐姐的。

喂…喂…別衝動,衝動是魔鬼,小笨蛋。

「你們這是怎麼了嘛!哥哥,我是嵐啊…你不認識我了,明明你出發前都還好好的啊!怎麼出去一趟就變成這樣...嗚嗚…」嵐越說越激動,說著說著就哭了。

眼看明明就與300年前的嵐無異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的吉恩心都碎了一地,一把抱住嵐那弱小的身體,一手輕拍著嵐的後背安撫著。

不一會兒就被麥斯威爾拉開,只見麥斯威爾惡狠狠的盯著嵐,那靛色雙瞳企圖深入嵐的內心,卻被一股無形力量給彈的老遠。呃…嘣...麥斯威爾被往後彈,猛力撞擊大廳的牆上,力道還撞出一個大坑來。

「麥斯威爾,你怎麼了?」法蘭西斯整個傻眼,怎麼突然就被彈飛了,明明感受不到嵐使用異能啊!

「你走開,竟然只相信她就是嵐,我說了她不是。」麥斯威爾抹去嘴角上流下的血跡,靛色瞳孔散發出光芒,手心發出一道曙光直直射向嵐的腦袋。還沒接觸到就被反折回向自己的方向,閃躲不及被擊中...呃…噗...麥斯威爾吐了一大灘血。

吉恩跟西瑞爾還有法蘭西斯在這整個過程當中,根本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只看到麥斯威爾被自己發出的攻擊反噬。

「這種級別的測試,可就適可而止吧!」明明是從嵐那個方向發出的聲音,但是跟嵐平常的聲調大不相同。

嵐還是一樣的曈色,還是一樣的身形看似什麼都沒變,但是神情不一樣語調不一樣,就彷彿一個人有著雙重人格一樣。

「你們看吧!我就說她不是嵐。」麥斯威爾艱難的捂著胸口,搖晃著旁邊的三個人。

姐姐!

妳放心,我到緊要關頭,我是不會對你的哥哥們出手的。

「不,你說錯,我是也不是。」我輕鬆的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一旁的瓜子,開始啃...

「妳放屁,如果妳是,那妳怎麼可能有那種曈色的雙眼。現在的妳瞳孔顏色無異,我看根本是隱藏起來吧。剛剛明明就...」麥斯威爾不顧形象的對著嵐罵咧咧的。

「怎麼,剛剛...你還有臉提剛剛,剛剛你不是一臉滿足樣嗎?搓揉的挺爽的呀這裡...這裡,喔…還有這裡你也都親的很起勁啊!甚至還脫掉裙子企圖連內褲也脫掉...」我說起剛剛所發生的事情,不知道他對其他人的告狀內容是否如實,當然...先發制人是對策之一。

「什麼!麥斯威爾你竟然如此禽獸。嵐嵐可是你看著長大的耶,你你竟然...我不打死你...我跟你姓~」吉恩一聽到如此細節,整個人都炸毛了,要不是受到法蘭西斯跟西瑞爾的阻擋,一定跟麥斯威爾沒完。

「唉唉唉…等等等等,吉恩冷靜冷靜啊!」法蘭西斯用力的緊抱住吉恩,怕是要是兩人打起來了,自己是要站那邊呀!

「妳好像她!!」西瑞爾沒頭沒腦的蹦出這句話,面具下的紅色瞳孔死死的釘在嵐身上。

「像,不像,你說的不算。西...瑞...爾...」我開啟朱唇緩慢的說出那可恨的名字。

「咦…從頭到尾我們都沒提到過,他叫西瑞爾...你是怎麼知道的??」法蘭西斯提出一個疑問。

「我剛剛說啦!我是也不是,所以我當然也有嵐的記憶囉。」我一臉在看白痴一般同情的眼神望著法蘭西斯。

「是妳!我敢肯定,絕對是妳。芭芭拉...」西瑞爾出現在我的眼前,瘋狂的搖晃著我的雙肩。

聽到那可笑的名字,我笑了...我笑到哭了!

「可笑至極,你真的以為那個可笑的名字,就是我吧…。難道你會不知道,芭芭拉其實還有一層的意思,那就是...外地來的人異族人,這個名字是我來到這個陌生環境時,自己給自己取的名字。」我嘲諷般的對著眼前那個驚喜大於訝異的西瑞爾。嘴角上揚幅度就是最好的證據,異色雙瞳閃爍的異常光亮。

「不不是的...芭芭拉,我...」西瑞爾無法想像這個讓自己思念300年,奇蹟似的的再度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女人,竟然會與自己變成一個陌生人般的疏離。

「我是一個棄世者,受到那王八羔子的原因,來到這個時空搞什麼噱頭,導致我初次來到的身體,因為你西瑞爾而被殺死。如今,原本因死透的我又來到了嵐的身體裡面,現下我跟嵐可說是密不可分。」我異常耐心的對著眼前已經目瞪口呆的四個男人解釋。

「王八羔子,難不成是...考爾比說的創世神!!」法蘭西斯的嘴巴張大到可以直接吞下一顆雞蛋。

「依照妳的說法,妳是非自願來到我妹的身體裡面。這個說詞我要怎麼相信,而且妳一直說這個身體有我妹,但是這是不合邏輯的,怎麼可能靈魂共存呢?我...我不能相信妳...」吉恩百思不得其解,無法接受這種天方夜譚。

「就是這雙瞳孔...」麥斯威爾在一旁打個冷顫。

「呵…就是你對嵐有過幻想,所以當你正視我的瞳孔之時,才會被放大內心所想的慾望,也才導致你對嵐的不軌之舉。」我逼近那個振振有詞的男人身前,後者因為心虛嚇得而腳軟坐在地上。

「芭芭拉,我...我...」西瑞爾還想再說些什麼,可是被無情的打斷...

「夠了!我說不要再叫那個名字了。你不要忘了,在我還叫那個名字的時候,已經被你親手殺死了,那個叫芭芭拉的女人已經不存在了。」我不高興的朝西瑞爾吼去。

「如果,真的如同妳說的。那...妳趕不趕隨我去,族裡至高無上的天雷區。」吉恩面無表情的說著彷彿無關痛癢的事,眼神死死的盯著那個霸佔妹妹身體的女人。

「吉恩,你瘋啦!天雷區的天雷,會打死你妹的。」法蘭西斯喝止吉恩那瘋狂的想法。

「天雷撼動的是靈魂,如果她是主動霸佔嵐的身體的魂魄,那她一定經不住天雷的攻勢。如果,她真的沒有說謊...那天雷就無法逼出她。」吉恩眼睛無神的望著遠處,口中的低喃也不知道在說給誰聽。

「可是,吉恩...天雷有副作用的。就算你是為了分辨真假,也不應該...這麼做呀!」法蘭西斯不知道要怎麼阻止吉恩了,知道只要攸關嵐的一切,都會變得脫序...

「打死這個妖孽!!」麥斯威爾不敢面對自己邪惡的慾望,覺得一切的罪孽都是因為那個女人,才讓自己變得不像自己,假設那個女人因為天雷而消失了,那自己的罪惡感是否就可以消減許多,甚至彷彿從沒發生過...

妖孽嗎?!原來讓人知道自己最深處慾望,這樣的做法是是錯的嗎?

姐姐,天雷區去不得啊!被送進去天雷區的人,沒有一個人完好無損的出來。

沒有辦法了。沒有人願意相信,一體雙魂的天方夜譚。

姐姐,讓我跟哥哥們說明白講清楚。

不用了!這個世界沒有人,會願意相信只有一面之緣的人,特別像是我這種殺戮心過重的人。

可是,姐姐...妳的殺戮心又不是妳願意的。

不會有人相信,沒有人願意相信。

姐姐...我信啊!我是相信妳的!為什麼哥哥們沒有任何一個人相信呢?明明...明明...

嗯…我們一起去吧!如果妳們族裡的天雷真的這個厲害,或是真的可以將我們分開,又或是徹底讓我消失...

不會的,姐姐妳...妳不會消失的,嵐...嵐不想要妳消失...嗚嗚咽。

隨著吉恩的腳步來到了,一個一眼望去漆黑的結界,沒有人知道結界內會發生什麼事,只知道這裡是禁地,一個有進沒有出的可怕之地,但仍可不時聽到雷聲響,想必這就是所謂的天雷區了。

3-4.天雷
「妳進去吧!」吉恩面無表情的催促著身後的我。

「等等吉恩,你真的要她去天雷區?」法蘭西斯仍不死心的勸說。

「不然,你有更好的辦法嗎?你能讓她主動離開嵐的身體,還給我一個乾淨純白的嵐嗎?」吉恩臉上暴青筋惱怒的說。

「我...當然沒辦法。可是...」法蘭西斯被堵的一整句完整的話都再也說不出口。

「沒有,可是。妳進去吧…」吉恩打斷法蘭西斯接下來想說的話說。

此時我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情緒上也沒有什麼波瀾,只是嘴角上揚的嘲笑一番,在後頭爭辯不休的男人們。

天雷區的結界一看就知道了不得,不論從裡還是外倘若要強行突破必然傷己,而且就算真的突破出去了異能一定所剩無幾。

小笨蛋,現在可以說說,妳對天雷區的認知了嗎?

嗯…天雷區,一直以來都是族內禁地,平日這裡都是被一層又一層的結界包裹住的,而驅使天雷的人只有歷屆族長,現在來說就是哥哥。

嗯…然後?!

這禁地,明明應該是結界一個接一個的包裹住,而且只能擁有強大異能的人才能突破。可是,小時候我卻能在不自覺中,輕鬆突破到天雷區最外層結界,就是剛剛我們進來的那個地方。然而當然就是死狀淒慘,靈魂被震的極度不穩定,所以才會去教堂那邊睡個300年。

震?

嗯…天雷區最內層結界,如果沒有族長的認可,貿然入內會被結界反彈,而不會有外傷是內傷,也就是靈魂會受傷。

那要是一般人,沒有妳這種機遇,被震傷的靈魂會怎樣?!

應該會死吧!就是魂飛魄散的那種。

是嗎?喔…那會不會最後,是妳魂飛魄散而我活下來啊!

不...不會吧!哇...姐姐我還不想死啊!

哈哈哈…我說笑的,我怎麼可能預知未來呢?

不要...不要...嚇我嘛!

那這段期間辛苦妳啦,陪陪我解解悶。主導權這事就先交由我手上,不然像妳這樣無異能的人,不知道天雷打在妳身上,而妳的魂魄首當其衝會不會死掉,所以還是我來承受吧!

姐姐...嗚…妳實在太好了。

妳這臉也變得太快了吧!果然是個沒心沒肺的小笨蛋。

緩慢走向那伸手不見五指詭譎區域,上頭隱約可以感受到轟隆轟隆的聲響,但卻無從得知那天雷何時會打下來。

唔...嗯…碰,一聲巨響。

該死的!我剛剛還再想說那天雷不知道何時打下來,就給我無聲無息的突然打下害我摔得眼冒金星。

揉揉胸口,這感覺...真不爽。

揉揉下巴,馬的...摔的可真疼。

算了!索性就坐在地上不動,這樣至少真要是再劈下來,我也不至於摔得狗吃屎。

結界外的男人們急的像熱鍋螞蟻,除了那個操控天雷次數的男人吉恩,氣定神閒的站在角落用獨特的異能探查著天雷區異動。

「唉…吉恩,那天雷會不會把人殺了啊!」法蘭西斯實在很擔心那弱不禁風的嵐,進了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天雷區會把那小命給丟了,雖然此時嵐的體內確實有個人,但...還是擔心...眉頭都扭的像條毛毛蟲。

「不會,天雷區的天雷是專門制裁那邪惡的化身,那些多行不義必自斃的外來者。」吉恩耐心的解釋,雙手環於胸前,但胸口喘氣的幅度出賣了他,其實不過也是裝鎮定而已。

「芭芭拉,不會消失的。如果,當初她所說過的話真的是真的的話,那不論天雷打下幾道,她都不會消失...」西瑞爾講完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後就消失在原地不知所蹤,只留下那淡淡的紅色氣焰...

「吉恩,對不起。我知道我自己對嵐有那種感覺,實在是很不應該。可是,我是真的...」麥斯威爾對於自己的唐突感到羞恥,一直一以為自己把持的很好,怎知會中到魅惑之術便衝破那最後一道防線,而對嵐做出...

「我現在不想談這個。」吉恩打斷了麥斯威爾後面想說的話,自己視為勁敵兼好友的男人,竟然會對自己的妹妹產生這樣異樣的感情,自己目前實在是無法接受。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不知道是打下來第幾道了,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猛烈,咳咳咳...嘖...都打到我吐血了,是想把我打的魂飛魄散吧!!咳咳咳...

姐姐,讓我出去。求妳了...再打下去,妳可能會死的,而我的肉身也可能會支撐不住再度死去的。

不行,如果妳哥打從一開始便從沒讓我有退路,打從一開始就希望天雷可以活生生的把我打死。那妳更不可以出來...咳嘔...

姐姐,姐姐幫我...幫幫我...

幫妳啥?我現在應該幫不了妳什麼了!咳...

姐姐,幫我傳音。

傳音?怎麼傳...不是有結界嗎?呼呼...

用心傳音。

呼...咳咳咳...要怎麼...怎麼幫?

雙眼閉上,手捂胸口,跟著我神識走。

外頭的吉恩確實打從一開始就不想給那個外來者一條活路,如果已經到無法分開的境界,那不如自己狠下心來,將她殺死也就是等同殺死嵐。如果這個時空的亂象源自於那個女人,那麼嵐的死可以造福時空所活下來的人,那自己必須以大環境為優先而犧牲掉...嵐。

吉恩突然一震,紫色雙瞳散發出光澤,眼睛內的影像彷彿看到天雷區的景象,那全身滿是傷疤滿地赤紅的鮮血甚至還有血跡掛在嘴角。

雖然看起來頗為狼狽,但仍然還看得出肌膚若脂唇紅如櫻,那黑色眼底下彷彿有一灘汪流的清泉,那是...嵐。

哥哥,這是我第一次使用屬於我們兄妹倆的傳音。如果不是姐姐的異能帶動我,我可能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使用的出來。哥哥,你還是我所認識的哥哥嗎?望著那猛烈攻勢的天雷,我覺得哥哥彷彿不想讓姐姐甚至是我活下去。我的哥哥很溫柔,不會輕易奪取他人性命,可是現在...你真的是那個從小疼惜我的哥哥嗎?

我...我是啊!我怎麼不是呢?我盼呀盼總算盼到妳回來,這300年來的煎熬我都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

你不是!我的哥哥是這個時空心地最善良的男人,可是你看看...現在在天雷區人,這些傷痕這些鮮血不就是你這個劊子手所造成的嗎?

我...我只是想要她離開妳,還給我一個乾淨純真的嵐。

放屁!

什麼?!妳這個女人竟然還...

就因為我是外來者,所以你果斷的認為是我侵佔你妹的身體。就因為我是外來者,所以你果斷覺得我是那個污染你妹妹的壞人。就因為我是外來者,所以你就認定我該死。咳咳...

哥哥,姐姐說的都是真的嗎?都是你內心的想法嗎?不要騙我,在傳音的過程中是可以同時使用異能探查地方內心深處,要不是我沒有異能哪還需要藉由姐姐之口告知。

是...我的確想要她死,考爾比說了...這個時空的亂源來自於她,嵐妳說說...她不應該死嗎?

可是,哥哥亂源已經發生了。你真的以為殺了姐姐,亂源就會消失了嗎?哥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有智慧。

不如,你我同去創世神神殿。我是那傢伙帶來這個時空的,你不去問問他反倒來怪我,怎麼因為他是神而我是女人,所以你們男人的心態就是欺負弱者嗎?咳咳...

對呀!哥哥,我們可以去創世神神殿呀!如果,姐姐會成為外來者的主因是在於他,那麼這場時空亂象的原因,他應該也是無所不知的啊!

胡鬧,妳知不知道。創世神神殿路途險惡,一不小心妳我都會全軍覆沒。

總比,坐以待斃好吧。什麼都不做跟踏出第一步,你選擇哪一個?!咳咳...

吉恩幾番掙扎後還是選擇放出天雷區內的嵐,當出來時候的嵐身體上都皮開肉綻血肉模糊了,而氣息也是若有似無...彷彿死掉了一般,嚇得法蘭西斯趕緊兩步併一步的抱著嵐拔腿狂奔。

3-5.不可分的另一面
望著透明水晶棺內氣息不穩的嵐,吉恩心力交瘁...他該如何面對呢?那個與嵐密不可分的女人,到底來自於哪裡?又是如何而來?這跟創世神又有什麼關係?這錯綜複雜的關係已經把自己搞瘋了。

法蘭西斯青筋暴怒發狂般的抓起吉恩的衣領,一拳打在完美無瑕的右臉上頓時腫起來一大塊。

「你看看嵐現在的模樣,你對的起她嗎?你還配做她的親哥哥嗎?」法蘭西斯對著失魂落魄的吉恩破口大罵。

「法蘭西斯,這也不是吉恩想的,這都是...」麥斯威爾趕忙阻止法蘭西斯再度揮下的拳頭。

「你閉嘴,你更糟糕。你腦子裡面竟然有這麼齷齪的想法,虧你還長得一副好皮囊,想不到竟然是個斯文敗類。我們是看著嵐長大的哥哥,哥哥怎麼可以愛上妹妹呢?不要說吉恩接受不了我也是。」法蘭西斯轉頭用手指指向麥斯威爾的鼻頭痛罵。

「原來在嵐眼中那個成天只會欺負她的法蘭西斯,其實才是在場的哥哥們最為關心她的,那我還真替嵐這個小笨蛋高興。」我撫著全身痠痛不適艱難地坐起來,隔著一個透明棺材聽著諸多言語,聽到有人是真心關心著小笨蛋真替她感到十分高興,可是我為什麼就沒有這般的好運呢…

法蘭西斯詫異的望著頂著嵐面孔的我,除了這雙異於常人的異色雙瞳外,其他的樣貌我並沒有竄改嵐的形象。

「哈囉…我...我該叫妳什麼?現在還是妳當家嗎?」法蘭西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問啥,只知道不專業焦點,自己可能也要賠進那異色雙瞳所帶來的撼動力。

「只要不要再叫芭芭拉,其他都隨便。我當家...嗯…換個說法是,嵐在體內休息所以我是目前這個身體的主導者。」在這狹小的水晶棺材內拉筋真不舒服,嘿咻嘿喲…

「那妹子?!」

「!!!」

「那大妹子,喔…嵐是小妹子。」

「隨便。」

「那大妹子,妳現在感覺如何?還好嗎?」法蘭西斯一鼓作氣的問出來。

「全身痠痛。不大好,不然你也進去被劈個幾下,應該就能感同身受了。」我笑的無害後者看得發毛。

「大妹子,怎麼感覺叫起來怪怪的。算了!我問妳,妳來自於哪裡?為何而來?跟創世神又有什麼關系?」吉恩走到水晶棺材前凝視著我。

「我...我來自撇除你們的五大時空之外。不知道什麼原因被創世神選中來到這裡。不過,第一次來的時候不是這個樣子,跟他...有關...但我現在不想說。」我不帶任何感情的望著那曾經親手殺死我的男人。

「西瑞爾,她就是你曾說過的女人嗎?」吉恩面無表情的詢問著。

「嗯…500年前,她說她叫芭芭拉。可是,為什麼明明被我...明明應該死亡的她,又為何在嵐的體內,成為這個時空唯一一個的一體雙魂。」西瑞爾的眼神仍然還是若隱若現的散發出不明的憂鬱感傷之情。

「等等!!我的腦容量不夠用啊!」法蘭西斯打岔,卻遭無數白眼。

「我只能說,我現在無法離開嵐的身體。因為不是我自願侵佔的,所以追根究底必須去一趟神殿。」我打個哈欠...打到我眼淚的流出來了。

「妳怎麼知道神殿的事?!妳又不是這個時空的人,而西瑞爾那邊又不信奉創世神。」吉恩提出他的疑問。

「你傻啦!我現在跟嵐是一體雙魂,她的記憶我隨時可以讀取,當然是在嵐的記憶內得知的啦!果然小笨蛋的哥哥也聰明不到哪裡去。」哈…想睡...嘟嘴眼睛都快瞇起來了。

「啊哈…吉恩你也有今天,一直都是時空之中的佼佼者,如今被大妹子嫌棄,還真是頭一遭呀…」法蘭西斯見到吉恩被調侃,莫名的爽...不知道是不是長期被吉恩智商輾壓的關係,如今有人膽敢當面嗆爆吉恩,自己不站出來好好嘲笑一番,那就實在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閉嘴,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吉恩惱羞成怒的回嘴。

「芭...」本來想睡覺的我一聽到西瑞爾發出第一個字,就被我帶殺氣的一個眼神,連忙改口...

「大妹子,呃…叫起來好彆扭。妳提議的一同去神殿,我...我可以一起去嗎?我...我知道妳可能非常不想看到我,可是我...我可以躲在暗處就好,可以也讓我一同前往嗎?」西瑞爾問的非常卑微,因為他總覺得對於我而言,他有種愧疚感...

「我...沒有不想看到你,只是我們永遠回不到從前了,不要我忘了...我跟嵐現在是一個個體。而且...我累了!」我低下頭來用手指在水晶板上打轉。

「唉…麥斯威爾你怎麼都不說話啊?」法蘭西斯賊頭賊腦的一巴掌拍在麥斯威爾的肩上。

「你幹嘛啦!你們做決定就好...我...靠...」麥斯威爾不敢面對水晶棺材內的女人,心虛的想遛之大吉,卻不想...

「想跑!沒這麼容易...呵…我跟你的帳還沒算完。」我的異色雙瞳開始發光,水晶棺材開始劇烈搖晃,碰...的一聲我瞬移到麥斯威爾的眼前,望著麥斯威爾因恐慌而造成的瞳孔放大,我邪魅一笑...

「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58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trive06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異世錄之棄世者(第二章)... 後一篇:異世錄之棄世者(第四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98955大家
支持我!!!>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