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番外 01 

作者:挺逗得│2019-10-20 00:28:43│贊助:6│人氣:98

 
 
 
 
 
 
 
 
 
  「真的要一個人上路嗎?不讓我跟也不把共生魔法寫上,至少也要把這掃把帶上路啊~~」
 
  「我都說了,不.用!」
 
  少女用自己高跟鞋的鞋跟在地上寫下防壁魔法,原本要一頭撞上的泥土人在自己的發言中加入魔力輕鬆的卸除這代表拒絕的防壁。
 
  「用這種程度的魔法就想阻擋我?你還差的遠呢~~嗯~~?那個哨子是要做甚麼?你要把我當成色狼處理嗎?哎呀真傷心~~」
 
  「你的行為比色狼還過分啊……」
 
  雖然關係親近是讓少女開心的事情,可是這個泥土人不會把握分吋。這幾年……啊啊──!不說了不說了!
 
  少女惱火的吹響口哨,泥土人笑她在這種警察有跟沒有都一樣的國家做這種徒勞的事情。
 
  「喏~~把這掃把帶上。」
 
  『茉莉,老頭子也是這麼想的。你一個女孩子家去那種人煙稀少的地方多危險啊。』
 
  掃把發出老人聲音對少女做出建議。
 
  「言言,我只是回故鄉看看而已。那裡沒有甚麼危險,何況……」師傅還在我的身體裡面偷偷留了共生魔法的術式。少女沒有將察覺的事情說出口。
 
  這個術式是在少女生命垂危時才會激活的樣式。少女將這視作養父笨拙的溫柔珍藏於心底。
 
  『……』
 
  「你就這麼被說服了?沒用的掃……『吾之一生宛若流星!』噗嗚嗚~~」
 
  泥土人沒辦法把話說完就被人從背後偷襲。那人手提著一把刀子,身上穿著泥土人手製的女僕裝,頭頂戴著貓耳,成套的貓尾也沒落下。
 
  「你這野丫頭!這麼對待教養你的師傅對嗎?很痛啊!」
 
  「從荒野來到雅戈泰學藝的美少女,登場~~咿耶(剪刀手)──」
 
  偷襲的少女頂著黑色短髮,面容有些呆滯的架著刀子對準喝斥她的泥土人。
 
  「閉嘴賈利得……在家裡的地位順序。朶是第一,茉莉跟朶一樣,接著下放兩階才是你……你這只能放進新人聯盟的貨色。」
 
  「朶,師傅就交給你了。我會買土產回來給妳的。啊!那裡好像沒土產,回來做點心給你。」
 
  「好……路上小心。」
 
  「對了,少跟師傅還有歐羅混在一起。別學那些奇怪的異世界文化。」
 
  少女像個老媽子倉促給相當於自己妹妹的女孩忠告之後化作魔力的粒子離開國家。
 
  「啊~~真的走掉了,你去哪裡我很清楚。馬上追……嗯?」
 
  泥土人又被砍了一刀,本來物理攻擊對他是沒有作用的。
 
  可是砍他的人是他親自調教的對魔法師劍士,再給她十年說不定能成長到單靠一把刀子和控制魔力的技術斬殺自己。
 
  「野丫頭,節制點。要跟老子打至少要去仙峰寺拿不死斬。」
 
  「賈利得,你是傻子嗎……蹲在葦名城等弦一郎自己把黑不死斬送過來就好了……」
 
  『噢!住手,別拿老頭子格擋。老頭子只願意讓茉莉使喚……噢、噢、噢!』
 
  「哎呀……是這樣沒錯,可是那把不死斬的功能好像不太一樣……」
 
  「不知道拿你『開門』能不能把你的肉身召喚出來……那樣會比較好對付……」
 
  『還不住手,你們兩個渾蛋!噢!』
 
  看見貓耳女僕認真的思考對自己不利的事情,泥土人轉身就跑。他決定往草原的方向跑,如果往樹林的方向跑,把那裡當後院鍛鍊自己特異左手的貓耳女僕不用三秒就能抓住自己。
 
  「敏捷只有C的你想從敏捷A的我手上逃走……?我的老師……你想的太美了……」
 
  「這個比喻太貼切了。住手!別再砍過來了,真的會痛,這不是跟你開玩笑的!」
 
  『噢!』
 
  看來少女的對靈體攻擊訓練還會持續一陣子。
 
 
 
 
 
 
  「呼~~」
 
  好冷……是不至於有這樣的感覺,在出發前早就準備好保護體溫的術式了。
 
  久違了……
 
  「幾乎沒有印象了……」
 
  彷彿遺世獨立的蒼白世界,北極的峇及嶼。
 
  睽違將近十年,少女茉莉.夏再次踏足自己的故鄉。
 
  她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告訴長眠於這片白雪底下的親人自己即將成年了,現在過得很好不需要為她操心。
 
  單純的儀式。一場尋根之旅。
 
  就算因為學習魔法而得知靈魂不會留於此處,她依然為了看看生養自己的土地而來。
 
  今天的風雪很大,在雪上陷下的足跡不消一會兒就被掩蓋。
 
  少女望著山腳,就算強化視力也無法穿透這片雪幕。她無從得知底下的小鎮存在與否。看樣子今年的雪都是這麼大,難怪積雪這麼深。
 
  要下山確認嗎?
 
  她不敢,她想相信那裡還有人存在。沒事的,他們可是在這個北極生活了幾十年的聚落,那場雪崩不可能連那裡都能摧毀。
 
  隆隆隆──
 
  「我想是不會這麼倒楣的……」
 
  聽見這悶沉的聲音,少女有些逃避現實的意思閉上雙眼苦笑。
 
  隆隆隆隆隆──
 
  「呃──好吧~」
 
  看來又雪崩了。唉,我為甚麼說又?
 
 
 
  側坐在魔道具的掃把上,少女從上空俯瞰沖刷環境的白色奔流。
 
  「魔力反應……」
 
  這是怎麼回事?
 
  少女展開感知魔法探查半徑五百米內的生命反應,沒有找到疑似能引發雪崩的強大生命體,卻找到逐漸微弱的生命反應。
 
  她沒多想,秉著樂於助人的本性靠近那裡。
 
  她的確在那裡成功的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卻沒想到會是讓自己頭痛半天的相遇。
 
 
 
 
 
 
  …………
 
  好溫暖。
 
  這裡是哪裡?
 
  清醒後還沒睜開自己雙眼的少年模糊的想到人生最後的光景,鋪天蓋地的雪浪將自己吞沒。這樣肯定是死定了,能感覺到溫暖八成是因為自己來到死後的世界了。
 
  「……」
 
  「哦~小弟弟,你醒啦。」
 
  查覺到身邊的人有些動靜,少女置物袋拿出糧食並將剛才煮熟的熱湯放到他身邊。
 
  「你是……哇!魔女,原來我是需要下地獄的壞小孩嗎?我不要啊!」
 
  「…………」
 
  看著花式後翻撞上雪屋牆壁的少年,少女的心裡五味雜陳。
 
  好歹也是將他從離地三公尺的雪堆中挖出來的人,不期待感謝,至少不該這種見到鬼的反應。
 
  「小弟弟,你好好看清楚,我就是個普通的女生而已。不是甚麼魔女。」
 
  不如說,能被內行人稱為魔女在瑪恩學是一種表揚。
 
  不過這個少年應該是將她當成……
 
  「少騙人了蕩婦,哪有普通的女生會穿得這麼暴露走在這種冰天雪地裡的!你肯定是魔女,一定是要誘拐我墮落在把我榨乾的魔女!」
 
  看這個少年穿的厚重樸質的當地打扮,門牙還缺了顆牙。看來也不過十二、三歲的年紀。出口竟然大叔味滿滿……
 
  「孩子,別傻了。你不是美少年,家裡可能也不富裕。你現有的條件是不會遇上你期待的事情的。而且這身衣服是魔法製造的,能夠適應任何氣溫,也是為了戰鬥方便才會在法袍的關節處挖洞。」
 
  除此之外,胸部下緣那裡會挖洞單純是製作者的心血來潮。
 
  我才不是那種會穿著胸口挖洞的緊身短裙配滿是洞的法袍在雪地裡走的女變態。少女不知道對著誰抗議到。
 
  「胸、胸……你的屁……」
 
  「好了閉嘴把湯喝了暖暖身子我等一下帶你回家。」
 
  「這湯……」
 
  「沒有下藥你根本沒有讓人心動的本錢所以閉嘴快點把那些東西吃下去之後告訴我你家在哪裡。還有,不要再看我的身體了。你的口水快把我的保溫術式融化了。」
 
  竟然對方是個不懂禮貌的色小鬼,少女也不打算跟他客氣了。
 
  她要少年吃完那些東西走出雪屋,她則獨自穿過這個臨時搭建的據點在外頭繼續擴張自己的感知,試圖察覺那個引發雪崩的魔力源。
 
 
 
 
 
 
  「喂!魔女,你走在前面搖屁股還說沒有誘惑我的企圖。你肯定是想●●●,在逼逼逼,然後──(後續內容兒少不宜)。」
 
  這個小鬼到底是接受怎麼樣的菁英教育長大的,少女感覺讓這個少年走在身後比起當年讓那個全裸滿街跑的壯漢跑在身後的情況更加危險。
 
  這個少年完全就是個垂涎自己身體的惡徒,說他是強盜的孩子少女不會抱有絲毫懷疑。
 
  「唉……收起你的慾望認真的回答我問題,你這樣開玩笑對我們兩邊都不好。小弟弟,你家到底在哪裡?」
 
  「……我沒有家。」
 
  「喂,你給我差不……」
 
  少女正要對著他發脾氣,少年卻突然落淚。
 
  看見此景少女的脾氣都沒了,從以前開始她對這種發自內心感到悲傷的情緒最沒輒了。
 
  「怎麼了?你只是哭我也不曉得該怎麼做啊。」
 
  「我……我家被……」
 
  費了一陣功夫才從少年的口中聽見他為甚麼會獨自一人出現在這個山裡的始末。
 
  今年剛滿十一歲沒多久的少年住在山腰附近,他們家鮮少跟山腳的人來往。家人就是他認識的全部。
 
  而這個全部,卻在某天被突然闖入家中的,只有在繪本裡面看過的龐然大物給剝奪了。
 
  現場肯定很淒慘吧。
 
  那個繪本裡的怪物──飢餓的熊在這種狀態下闖入民宅的結局不需多言了。
 
  他剛才那些脫序的發言都是因為逞強才會那樣吧。
 
  排除教育的因素,獨自一人在山裡徘徊尋找仇敵的少年會混亂成那個樣子,少女多少了解了。
 
  她拍拍少年的腦袋並告訴他:「我知道了,我幫你……」
 
  她不說報仇兩個字,她不希望少年在往後將這個行為視作通常手段。
 
  只懂得仇恨他人的未來,只是想像都讓人悲傷。
 
  兩年多前,她被那個利用他人仇恨的男人拘禁到那個充滿怨念的研究所中。對那樣的感情她頗有感觸。
 
  「妳要……幫我?」抬起滿面冰痕的臉龐,不是美少年的少年顯得更加狼狽了。
 
  「嗯。」少女做出她認為最溫柔的微笑對著少年說:「竟然我都知道你這麼傷心了,怎麼可能就這樣放著你不管。」
 
  少女對著他那有些凍傷的臉龐伸出手,那手中有著以魔法發熱的溫度。她替他拂去髒污與淚水。
 
  「你乖乖在這裡待著。我馬上就會回來了。」
 
  她做出與剛才少年醒來的雪屋相仿同樣的東西,要少年乖乖待在那施加了保溫術式的雪屋中。
 
  為了保險起見,少女在離開前一口氣將感知擴展到半徑一公里左右,在這附近沒有任何生命反應大該是安全的。
 
  「好了。去把讓人哭泣的食人惡熊教訓一頓吧。」
 
  為了舒緩近幾年因為發育過剩導致的肩頸痠痛,少女在雪地中伸了個大懶腰。
 
  從雪屋探出頭的少年看見她的側影,喃喃道:「果然是魔女……」
 
  「小子你夠了喔!」少女要自己維持笑容不要臉崩。
 
 
 
 
 
 
  持續擴張感知在雪山上移動。
 
  意外的,與少年分開不久,少女便發現某個極度衰弱卻有著龐大魔力的奇怪個體。
 
  「是因為飢不擇食吞食了能量點中的龐大能量的緣故啊……」
 
  已經看不出原樣的生物持續在這座資源匱乏的山中探詢著食物。不論任何生物,在生死的邊界對魔力的感受都會拉升至最大。牠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將那些能量當成充飢的東西吞下。
 
  這樣的生物已經跟死去沒有兩樣了。
 
  「你也痛苦著……」從浮在半空的掃把上,少女感慨這個為了生存持續掙扎的生命。
 
  就算是自以為是,只要是為了將對方從常理看來的痛苦中解救出來就不算錯。少女曾經從他人的身上學習過。
 
  她依然不認為這是正確的想法,但是看見這個已經不可能有意識卻還持續存活的生命……
 
  「……我來幫你了。」
 
  查覺到降落在雪原的生命體,那渾身被魔力包圍的生物轉過頭來。
 
  牠對著少女發出吼叫,企圖要讓獵物恐懼。
 
  少女將掃把立在雪中,她擺出架式並讓雙拳雙腿盈滿魔力。
 
  明顯不過的抵抗企圖刺激道那生物,牠四足並用為了撲倒少女猛衝。
 
  即將得手的瞬間,少女消失在眼前。
 
  牠抽動鼻子想要尋找少女的蹤跡,頭頂到背脊卻傳來雨點般密集的重擊令牠趴伏在地。
 
  『火元素.溫度干涉』
 
  在牠聽來意義不明的叫聲干涉了自然法則,令牠身周的氣溫驟降。
 
  牠不將這當作一回事,因為牠的腹中有著難以忍受的灼熱持續提醒著牠已經難以存活了。必須捕食、吞食、惡食。
 
  就算這樣,生物還是不能擺脫溫度驟變所造成的影響。牠的動作遲緩不少。
 
  在牠抬手企圖將少女撕裂便已正面承受經過魔力強化的刀具三刀。
 
  察覺牠身周的魔力抵銷了自己的強化魔法導致劈斬的威力不彰,少女改用刺擊將魔力集中在一點從口腔貫穿牠的腦袋。
 
  『火元素.溫度奪取』
 
  牠在這句話語之後失去了所有生命活動。
 
  透過刀刃傳遞魔力在對象體內發動的魔法奪去了牠的生命。
 
  「這樣就結束……」
 
  隆隆隆隆隆──
 
  對這個生物的下場有些哀傷的少女又聽見那個聲音轉而開始苦惱。
 
  「飢餓的熊……魔力點……雪崩…………原來如此。」
 
  按著自己眉心的少女將這些線索串連在一起之後終於察覺了……
 
  「真是,饒了我吧!」
 
  剛才纏繞在牠身上的魔力無處可去之後向著周圍散發,因牠生前的意念導致這些魔力與環境魔力不相容產生衝突進而引發摩擦。
 
  再加上山上的積雪太厚了……
 
  雪白的世界再次襲來,養父女在同一座山頭同樣遇上兩次雪崩。
 
  這算的上是一場穿越時空,同樣惡質的玩笑了。
 
 
 
 
 
 
  少女回到那個用神樹的殘骸改造的家中對自己的師傅報告今天的尋根之旅遭遇的經過。
 
  「結果呢~~那個小鬼還活著嗎?」
 
  那三月牙笑容笑得非常賤,得知自己的養女在雪山上遭到十出頭歲的少年視姦,泥土人對這世道險峻笑得合不攏嘴。
 
  「又對我大肆性騷擾一番後被我丟去山腳的村子裡了。那裡有專門幫助弱勢的教會。」
 
  「那裡的婦女有妳一半肥嗎?」
 
  「不會說話就閉嘴。」少女一拳貫穿泥土人的腦袋,有顆黑色的堅硬礦物從那裡飛了出去。
 
  她認為自己的身材是性感,胸夠大夠挺,屁股夠翹夠飽滿,小有腹肌加水蛇腰。找遍整個國家也找不到幾個身材這麼好的人好嗎?何況快十八歲卻長得像十六歲,天使的臉孔魔鬼的身材,不是自己要自誇人見人愛好嗎?
 
  結果在這個過了C就是肥胖的泥土人的審美觀裡面竟然就成了肥肉亂橫。
 
  「還不都是因為你買的東西營養太好,從小吃這些東西長大發育不好才奇怪!」
 
  今天一天簡直都是災難,身材保養太好真是一種罪過。
 
  泥土人空著腦袋走過去將黑色的礦物放到脖子上才將腦袋重新生出來。
 
  「你還反過來怪我?看看朶那個傢伙……喂!不是要你別做家事,放下那個壺,那個很值錢,我還打算放個幾年『硄』……再拿去地上賣的……」
 
  提到那個苗條的貓耳女僕才在家裡尋找她的身影,竟然就直擊她又在破壞家產的一幕。
 
  「收你當徒弟真是我上輩子造太多孽了……」
 
  「是這輩子罪孽深重……」
 
  本意是打算幫忙做家事的貓耳女僕這麼吐槽這個作惡多端的泥土人。
 
  「好了朶,別撿了。反正那些東西是師傅挖出來就隨手丟著的東西,讓他自己吞下去就好。我們去市中心的蛋糕店喝下午茶吧~」
 
  「竟然茉莉這麼說了……嘿嘿嘿~」
 
  身心俱疲的少女帶著貓耳女僕出們消費紓壓,貓耳女僕也因為不用整理心情大好。
 
  稍微心痛那些錢不翼而飛,同時也因為沒讓那個貓耳女僕拿起掃把感到僥倖。那只會是另一場災難的開端。
 
  泥土人目送那兩個又要拿著自己的錢大花特花的姑娘拿起掃把。
 
  「這就是古人說的甜蜜的負荷?」
 
  或許……是吧……
 
  彎腰掃地的泥土人有些誤會那句話的意思了。
 
 
 
  題外話,那掃把還因為被泥土人拿來掃地唉唉叫著跟他展開一場決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55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神棍|魔法☆|戰鬥|挺逗得|番外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ame01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石的價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ison203011
給我進來,馬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9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