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短篇?】從前,造物主創造的我們

作者:稀哩嘩啦なUiKen│2019-10-19 19:24:13│贊助:2│人氣:16
  「啦~啦~」少女在河邊刷洗著一家人的衣物。

  突然,少女注意到了河流上游有個異樣的物體朝著少女而來。

  「呀啊!!」在這物體流到了少女的身旁後,少女被這物體給驚嚇大叫。

  隨著河水流動漂流過來的是一個全身裸露一絲不掛的白髮男人。雖然被男人給驚嚇,但是少女迅速的恢復鎮定並把男人從河裡拉到岸邊。

  「醒醒…,醒醒…」少女用手持續地拍著男人的臉頰。

  「該不會…死了吧…?」少女害怕地緩緩把手伸向男人的胸口確認。

  砰、砰、砰、砰,透過手掌依然能感覺到男人的心跳。

  「還…活著…?不好了,必須趕快治療才行!」

  「唔,好重!」少女嘗試要背起男人,但是男人的體重並不是少女所能承受的。

  「只好請村裡的人們來幫忙了,你一定要撐住阿!但是在那之前…」少女不時羞澀地往男人的下體看去,卻又迅速地別過頭。

  「總之,這樣就好了吧…?」少女拿起一件自己尚未洗刷、還未浸濕的衣服替男人穿上。


 
  「幸,妳說這個男人是妳從河裡撿來的?」

  在一棟小茅房裡,一群人圍坐在這,而在人群的正中央躺著的是不久前少女-幸從河裡救上來的白髮男人。

  「嗯,我在河邊洗衣服時,突然看到這個男人漂了過來。」

  「真是不可思議,竟然還活著。」人群裡較年邁的老人把手伸向男人的脖子確認脈搏。

  「在場有人對這個男人有印象嗎?」年邁的老人再次開口。

  圍坐在此的人群開始念念有詞著類似「沒有。」、「不認識。」、「從沒看過這個男人」等等的話語。

  「總之就先這樣放著吧,男人沒醒來前我們也無法做什麼。」

  在男人說完後,在場圍坐的人都紛紛離開了茅房,只剩幸還坐在這。

  「村長,我可以留在這裡嗎?」幸對年邁的男人-這個村莊的村長提出了自己的請求。

  「怎麼了嗎?」

  「有點放心不下。」跪坐在一旁的幸露出擔憂的表情盯著男人的臉龐。

  「好吧,我明白了,我們的確也需要有一人留在這裡看著這個男人何時會醒來,那麼就拜託妳了,幸。」村長說完便留下了幸自己也離開了茅房。

  此時茅房裡僅剩還躺著的白髮男人、幸以及一位站在幸身旁的少年。

  「姊,別管這個男人了吧。」站在幸身旁的少年開口打破現場的寂靜。

  「而且,他身上穿著的是我的衣服吧?」

  「是啊,有什麼關係嘛,反正千之助也不是沒有其他衣服穿。」

  幸的弟弟-千之助不悅地盯著男人看。

  「姊只要像個女人一樣待在我身後就好,沒有必要做這種照顧一個來路不明也不知道還是不是活著的男人。」

  「千之助,不可以任性。」幸伸出手開始撫摸男人的額頭與臉頰。

  「即使是來路不明的人,只要對方有難,我們都應該幫助他們,人類一直以來不就是靠著這樣互相幫助才生存下來的嗎?」

  「但是…如果這個男人是什麼危險的份子怎麼辦!?如果這個男人會做出會姊姊不利的事情怎麼辦!?」千之助的情緒開始激動。

  「對了,如果這個男人也是之前來威脅過我們的山賊中的同夥怎麼辦!?」

  「不行!不可以任性!」幸起身朝千之助的臉頰揮一巴掌,「就算有可能是山賊的同夥,我們也不能就這樣放任本來應該能活下去的人死去!」

  「姊…,就因為這個來路不明的男人!?我才不想要就這樣看著姊可能會因為這個男人陷入危險!!」千之助從身後掏出了一把小刀準備快速刺向男人。

  「千之助!!呀啊!!」看到千之助掏出小刀後,幸試圖想要阻止千之助的行動,但是一切都太遲了,千之助已經舉著小刀來到男人的面前。

  「真是的,你們怎麼這麼吵呢?」不知何時早已醒來的男人,僅用兩隻手指便接住了千之助刺往自己胸前的小刀。

  「怎麼…怎麼回事…?」千之助嘗試收回小刀,但是小刀被男人的手指給夾得緊緊的,千之助完全無法抽回小刀。

  「發生什麼事了…?」對於眼前發生的事,幸還反應不過來。

  「省點力氣吧,這種東西對我沒用的。」男人手腕一轉,便輕易地折斷了兩隻手指夾著的小刀。

  「怪…怪物…。」千之助被男人的動作嚇得全身往後跌坐在地上。

  「真沒禮貌呢,我也是…」男人停頓思考了會「不對,我只是看起來像而已啊…。」

  「太好了,你醒過來了。」

  「妳是…?」聽到身旁傳來女人的聲音,男人轉頭看向幸。

  「先回答我!你這傢伙是什麼人?是山賊的同夥嗎?」千之助迅速擋在幸與男人之間。

  「山賊?」男人歪著頭開始思考著,「那是什麼?」

  「什麼?你不知道山賊?」

  「山賊,那是壞人嗎?」

  「他們是很壞的人,總是會來破壞我們的村莊、還會搶走我們辛苦種植的農作物與生活用具。」想到山賊的作為,千之助氣得發抖。

  「嗯~,好像不錯呢。」男人抬起頭思考著,「帶我去找他們吧。」

  「等等,你這傢伙在說什麼!?」

  「我說,帶我去找他們吧,你所說的『山賊們』。」

  「你在開什麼玩笑,難道你想要挑戰他們嗎…?」千之助的雙腿開始發抖。

  「作為報答你們把我救下來,我來替你們為民除害吧。」男人在千之助面前左搖右晃著兩隻手指夾著刀片的右手。

  千之助緊張地吞下口水「交給你…真的…沒問題…嗎?」

  「你該擔心的不是我,是那些山賊們。」男人露出笑容。本應該只是平凡、任何人都能做出的笑容,但千之助卻從這笑容感受到滿滿的殺氣。

  「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千之助用顫抖的聲音問著。

  「我沒有名字呢。」男人開朗地回答。

  「怎麼會?那我們來幫你取名吧?」跪坐在一旁的幸也加入的兩人。

  「我不需要名字。況且,我還有個不能忘記的名字。」男人低下頭看著自己握拳的左手。

  「那麼,帶我去找你說的那些山賊吧。」

  「就算你這麼說,但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

  「這樣麻煩了呢。」


 
  「呦,無名,這裡。」

  「來囉。」

  前幾天被從河裡給救下男人-被村民們稱作無名,已經能很自然地融入村民們裡生活了。

  無名的右肩上扛著一顆巨大的樹木走向村民。

  「不過你可真厲害呢,竟然能一間扛起這麼大的樹木,你到底是打哪兒來的啊?不會其實是惡魔吧?哈哈。」

  「哈哈,我是從那裡來的喔。」無名伸出左手比出食指指著天空。

  村民抬起頭往無名比出的手指方向看去,清澈湛藍、遼闊無際的天空映入村民的眼簾。

  「天空?不會是神吧?哈哈。」

  「……。」無名沒有回答,只是露出微笑。

  「不好了!不好了!山賊們來了!」從村莊的另一頭,一位村民慌張地邊跑邊四處大喊著。

  「吵死啦!」一把小刀直直且精準地從遠方射來插進了村民的後腦,被小刀擊中的村民宛如脫線的人偶般往前倒下,一動也不動。

  「怎麼會…!」站在無名旁的村民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得癱坐在地。

  「他們就是山賊啊?終於來了呢。」無名放下右肩上的樹木,「放心吧,作為報答你們這些日子以來的照顧,山賊就交給我吧。」說完,無名便朝向山賊走去。

  「喂,你這傢伙是誰啊?沒見過的生面孔。」看到朝自己走來的無名,站在前頭的山賊開口了。

  但是無名並沒有理會山賊的提問,泰然自若走到山賊面前。

  「你是沒有耳朵嗎!?」不耐煩的山賊朝向無名揮出拳頭,但是這拳頭還在揮出的途中,山賊早已挨上無名一拳瞬間往後飛了數十公尺直到撞到樹木才停下。

  「八郎!可惡,你這傢伙!」看到夥伴被襲擊的山賊們,紛紛拔出繫在腰間的武士刀。

  「哦~,這武器看起來真不錯呢,但是對我管用嗎?」無名歪著頭用右手摸撫起下巴。

  「少囉唆,乖乖受死!」其中一名山賊舉起手上的武士刀大力地往歪著頭的無名揮下。

  「稍嫌不足呢。」無名舉高左手便輕易地用食指與中指接下刀賊的刀刃。

  「可…可惡…,這傢伙…」山賊嘗試抽回被無名用手指夾住的刀刃,但卻不管怎麼抽,無名的左手都絲毫沒有任何動靜。

  「看你還能囂張多久!」兩名山賊舉起手上的武士刀同時往無名的左腰揮與胸前刺。

  「怎…怎麼會…」山賊手裡的武士刀就像時間停滯般頂在無名的胸前沒有刺進去,而往左腰揮去的刀則在撞擊到無名身體的同時刀身便斷裂。

  「該來給你們點懲罰了。」無名稍微反轉自己的左手手腕,輕易地折斷夾在手指的刀鋒後輕輕地往前一射,射出的刀鋒貫穿了一名山賊的頭顱。

  「接下來輪到誰了呢?」無名伸出右手握住停在自己胸前的刀刃往外揮,握住武士刀的山賊便被甩出數十公尺外。

  無名拿起奪來的武士刀開始把玩。

  「怎…怎麼辦…」當中已有不少山賊開始畏懼眼前從未見過的男人。

  「怎麼啦,這樣就害怕啦?誰都不准逃,就在這裡看好本大爺處決這囂張的小子。」在山賊群裡身材最魁武的男人推開山賊們走了出來到無名的面前。

  「你這小子,是他們請來的保鑣嗎?」男人手握拳伸出拇指對村莊比了比。

  「不是噢,他們救下了我,我只是來報答他們而已。」

  「哼,但你的小命也將止於今日。」男人拔出繫在腰間的武士刀,這把武士刀明顯與其他山賊們的刀不同,鋒利的刀身、宛如擁有靈性般清澈的刀紋。

  「呦,真是漂亮的刀呢。」

  「是啊,你也懂得欣賞刀啊?但遺憾的是,你將要成為這把刀的下一個亡魂!」男人握緊刀柄、擺好架式。

  無名也學起男人的動作擺好架式。

  「喝!」男人放聲大喊,同時朝無名揮出手裡的武士刀,聽到男人聲音的同時,無名也模仿男人的動作揮出手裡的武士刀。

  鏘,無名手裡的武士刀被男人的武士刀如同削紙般斬成兩段後,男人的武士刀硬生生的砍在無名的脖子。

  「怎麼可能!!」心想著本應該如同斬鐵般輕易就能斬斷的脖子,但如今無名卻好端端地站在眼前,男人趕緊抽回武士刀並向後跳了一步。。

  無名伸手摸了摸被武士刀劃過的脖子後看了手掌,手掌上留下了鮮紅的血跡「真是不錯的刀呢。」

  「就連惡魔都能輕易斬殺的永湛刀,怎麼可能會有無法斬斷的東西,更何況還是區區的血肉之軀。」

  「嗯?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無名歪著頭往前走了幾步後,伸出手握住男人手裡的武士刀-永湛刀的刀身,輕輕地反轉手腕,永湛刀如同鐵絲般輕易地被無名給折彎。

  「你這傢伙…開玩笑的吧…?」

  「原來是『永恆之鋼』鑄成的刀啊,難怪能傷的了我。」無名像是得到了個信服的答案後又摸了摸脖子的刀痕。

  但是對無名來說,刀的來歷並不重要。無名搶下永湛刀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地斬殺了男人以外所有的山賊。

  見到所有夥伴在一瞬間就成為數段屍塊的男人嚇得雙腿一軟癱坐在地。

  「這把刀,你是從哪裡拿到的?」無名蹲在男人的面前甩了甩手上被折彎的永湛刀問著。

  「我…我…我不知道那把刀是什麼,那…那把刀…是…是…搶…搶…搶來…的…」流滿鼻水與眼淚的臉龐,男人被嚇得連話都說不清了。

  「那麼,是從哪裡搶來的呢?」無名把折彎的刀再次扳直後架在男人的脖子旁露出微笑。

  「那…那種事…早就已經忘記了…!」

  「是嗎?真遺憾。」說完的瞬間,男人的頭顱墜落在地。


 
  「已經要離開了嗎?」茅房的門口,幸看著正在整理行李的無名。

  「是啊,對於救下與收留我的恩情,已經報答你們了。」無名穿起村民們贈與的木屐。

  「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我好好地看看這個世界,然後,還要向一個男人復仇。」無名看了看身上所有的行李,「呦!千之助!離別的禮物。」隨手抽出了從山賊手裡搶來的永湛刀交給千之助。

  「不要走!留下來!至少…至少…請教教我要如何才能擁有力量保護大家!」千之助哭喪著臉拉著無名的衣襟。

  「只要你有這份心,總有一天你也會變強的。」無名摸了摸千之助的頭。

  「永別了。」

  咖啷、咖啷,木屐清澈的聲響與無名的身影漸漸消逝在道路的另一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51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ohnnyiy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對魔忍RPG】隊長技的... 後一篇:從前,造物主創造的我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834784大家
畫了簡單的大家來找碴~歡迎來玩^^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66461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1: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