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64 戀人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10-19 06:33:32│贊助:0│人氣:7
防雷



我醒來,早上了嗎?
依然閉著眼睛聽著窗外早起的小鳥啾叫,體感的話大概是早上五點吧。
從失去記憶醒來住在這裡已經超過一周,每天除了吃睡就是發呆。
雖然有人會跟我聊天,但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不過偶爾這樣也很不錯,之後再開始尋找新工作討生活吧。
今天暖洋洋的,真好。
因為失去了羽翼,所以這幾天睡覺都有些冷,平常在野外都是靠剩下的那片翅膀隔在睡袋間保暖,現在得要蓋兩三層被子。
不過說到睡袋,平常都是用最小號的,魯迪那時候我沒看他用過,披著斗篷就睡了,鐵打的肉體真可怕,其他人不知道是怎麼樣?
想著沒營養的東西翻個身,沒翅膀要翻身變得很方便,算好事嗎?
呼了一口氣,繼續享受著那份溫暖。
這次的新被子真棒,要是能帶著走就好了。
伸手拉著被子,卻覺得有點怪怪的。
嗯?有一點......硬?
然後感覺被子動了,還把我抱緊。
......誰在床上嗎?
一瞬間覺得不妙,偷偷張開眼睛,自己正埋在別人的懷裡,還被對方的羽翼蓋著。
什麼時候?我記得昨晚我是一個人睡的啊。
被嚇得不敢動,因為不曉得對方是否醒來,也不敢移開。
該抬頭看嗎?雖說早晚都會知道,可是......
內心掙扎一陣以後把臉往上抬,精緻的臉龐映在眼中,提亞墨綠的髮絲隨意散亂著。
還好沒跳起來叫出聲,我可不想把別人引來。
不過是說,睫毛好長,鼻子也很好看,這是血統的關係嗎?
想起聽聞維札跟提亞有血緣關係,但是記憶內兩人不太像。
貴族間好像沒有特別長相特異的人在,大部分感覺不好看都是因為吃太胖了,不過聽說老了以後會分成兩派,一派就是老紳士,另一派會因為皺紋整個臉都下垂。
提亞把頭髮剪短的話,嗯……。
對大魔法師來說維持短髮有點難,提亞的魔力量感覺剪掉過一周就長回來了。
但,現在到底要怎麼脫身啊……。
對方完全沒有放開的意思,除了把他叫醒好像沒有其他方法。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眼前這個比女人還美的人輕輕動著唇。

「醒了?」

他沒有張開眼,不過我想我也不敢看。
這時候眼神對上太尷尬了。

「……嗯。」

他繼續說。

「冷嗎?」

「不會……。」

不得不承認提亞的羽翼蓋起來真的很溫暖。

「再睡一下吧。」

他摸著我散開的頭髮,吻了一下。
莫名平淡的結束對話,讓我深深地覺得自己不是過於懦弱。
正常應該嚇得跳起來大喊「你這傢伙怎麼在我床上。」
反正什麼也沒發生,就當作大型暖爐好了。

然後就因為這樣的疏忽受到了報應。
再次醒來的時候,提亞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看著我。
那雙會讓人無法直視的紫色眼眸直直盯著,我把頭低下去。

「我愛你。」

隨後聽見這幾個字,感覺著他輕柔地撫摸我的背。
對心臟真不好,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隨便說這種話好嗎?現在的我也不能回應你。」

突然被他翻身壓在身下,因為對上他的眼,忍不住閉上。
這樣總覺得事情會往很糟糕的地方過去。

「對不起。」

聽見這句話我慢慢張開眼睛,雖然表情沒有什麼動,但我總覺得他非常悲傷。
還是在想許願的事情嗎?之前說了沒有關係結果還是耿耿於懷的樣子。
我伸手摸了他的臉,無奈的笑。

「與其道歉還是讓自己過得快樂一點吧,不然我就白救你了。」

啊,真美。
他笑起來的樣子是長這樣的啊?
內心吐槽之前的我搞不好是因為這張臉才救他的時候,收到了來自他的吻。
先是輕啄,再捧著我的臉深深地吻,鼻息與嘴裡都散發著炙熱。
真糟糕,明明一點都不想這樣隨便和男性牽扯不清,而且還有另外兩個人……。
正當這麼想的時感覺到他的手不安分的在碰我的衣物。
等一下,這個時間做這種事情不對吧。
至於門被打開潔西亞看見這副景象先是臉紅然後說了句「雖然被嚇了一跳,不過跟以往一樣感情還是那麼好就放心了。」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坐在梳妝台被梳著頭髮,我把手放在桌子上遮著臉。
潔西亞一邊梳一邊告訴我這幾個月我是怎麼跟提亞過的事情。
每天一起睡,形影不離的跟著,還有每日一吻。
難怪潔西亞看到那種事情的反應比我想的小很多,依他這幾天相處下來應該是會大叫一聲「非常抱歉打擾了。」然後把門關上,原來是免疫了嗎。

「過幾天就會習慣了吧。」

潔西亞笑得很開心。

「不,這種事情再怎麼樣也不會習慣的吧,陌生的男人爬上床還親你這回事。」

我無力的反駁。

「不過克利香緹小姐您比以前有精神多了,算是好事吧。」

「是嗎?」

他把髮帶纏進辮子內,雖然不快,但還是熟稔的編著辮子。

「以前像是一直警戒著周遭那樣,像是隨時要離開這裡,也不會對人敞開心胸還因此跟陛下吵架。」

吵架嗎?這件事倒是很稀奇。
除了對方對我有敵意以外,我幾乎不和身邊的人有過爭執吧?

「真難想像。」

他把髮帶結好,稍微環視一下形狀。

「不過你是因為太愛陛下才會跟他吵架的啊。」

這……
不可能,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我是不可能會跟另外兩個男性有婚約。
一定發生了些奇怪的事情才會讓他覺得我是這樣的吧。
我轉頭瞄了一眼提亞,他心情看起來超好。

「應該……不是那樣的吧。」

我試著問。

「但您是為了不讓陛下擔心煩惱才選我這種笨手笨腳又不會說話的人當侍女的。」

雖然聽起來有點說服力,但是我不想面對現實。
這時候提亞開口。

「今天有客人。」

客人?
正想要問個清楚的時候,卡珊德拉來敲門,但一看到提亞也在就抿起嘴唇,恭敬地以貴族方式行禮,並沒有說話。

「平身。」

隨著提亞的回答,卡珊德拉站起,瞇起眼對著他說。

「沃爾加大人在找您,還請您移駕。」

情況是不是有點……緊張?
似乎可以感覺到雙方的壓迫感,只好對著提亞說。

「你先去,等一下我們一起吃早餐吧。」

聽到我這麼說,提亞才從原本坐著的床上起身,走過來我所在的梳妝台。
正想起身送他到門口,卻被他彎下身輕吻,然後在我的耳邊說。

「一起去。」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撈起帶出門。
雙手勾在他的脖子上,尷尬的說不出話。
卡珊德拉剛剛表情好像要殺人了,我就這樣跟著走好嗎?
不,應該說我就這樣被人左右好嗎?
想了一陣,還是開口說。

「我現在還沒有要跟誰在一起的意思,所以你這樣對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種天降的禮物對我來說還是過火了,還是三倍份,如果我能切成三個我還是不會想要去接受這種大禮的。
我對人生的願望也不過是遊歷完以後回去聖卡茲繼續在首席團混,平淡的過完一生,雖然就這樣莫名的嫁給老師也是蠻有可能的啦。
「因為我的母親或是養父是誰」所以被人重視而改變我的命運感覺有點討厭……
雖然非常感謝養父的扶養跟送去學習這回事,但是因為「身分」而改變對我的看法這種事還是覺得不能接受。
現在則是因為我是「聖女」或是「聖人之友」之類的稱號所以才會受到重視,我寧可像以前一樣被瞧不起是個殘廢。
更何況現在的我不是「以前的克利香緹」,所以這樣看著我的三個人……。
我一定是個怪人吧,明明就是夢寐以求而且還是三倍份的幸福,現在覺得反感一定是腦子壞了,浪費是奢侈,但是強塞給我,我就只會選擇把它賣給更能好好守護或使用的人啊,因為我不想那些東西浪費在我身上。

「沒關係。」

提亞很簡短的回答我。
這只會讓我罪惡感加深,拜託不要這樣啊。

「我或許你們誰都不會選吧,所以不要說什麼沒關係,或是像現在這樣做這些不屬於現在的我該得到的待遇。」

提亞停下腳步。
這樣子就能讓他離開我了,雖然有聽聞個性有點難以近人,不過畢竟是一國之主,想要結婚也能容易的妻妾成群吧。
已經準備好接受挨罵或是被扔下不管的我,卻只是得到更多的禮物。

「因為是這樣的你,沒關係。」

「提亞……。」

用吻回答我的拒絕,他看著我,帶著一點憂傷。

「別再那樣許願,這樣就好。」

明明沒有什麼表情,但就像是要哭泣那樣,會讓人感到心痛,我無法移開目光。

「如果只是這樣,我答應你。」

他把我放下來,牽起我的手,說著。

「走吧。」

沒有甩開手,就這樣和他一起前進。


坐在謁見廳裡面,前面除了之前見過的大臣以外,還跪著兩個陌生的面孔,一男一女,看起來似乎都在三百歲前後,身上有些歲月的痕跡。
女的那一位開口,依照身上的徽飾看起來是地位相當高的貴族,一頭美麗的金色直髮留下右邊前方的鬢髮外都被挽起,盤起了常見的簡單盤髮。
不過這種服裝很少見?明明是長裙,上身卻穿著襯衫與長外套,跟一般常見的連身洋裝不同,看起來有點稀奇,但是又不失高貴。

「近聞聖女大人身體好轉,做為『荊棘子羊』商行的所有者特來拜訪。」

我看了一眼提亞,他只是伸出手摸摸坐在一旁的我,替我解釋。

「他是在你在嘗試將我救出時的援助者。」

原來如此,所以是恩人囉。

「還請快點起來,雖然我不記得了,但那時的我一定受到你很多的幫助才能成功的吧。」

這句話卻讓眼前的兩人有些沉默,換男的那一位說。

「做為『荊棘子羊』商行的總管,我韋安.華森對沒有幫上聖女大人的忙感到難過。」

知道是在說失憶的事情,但是這種程度的回答也太誇張了。
這時候貴族應該要怎麼回答才好,我不會啊!如果是聖女……如果是聖女……我想想首席團出巡的時候團長是怎麼應答的。

「不用煩心,既然聖神的意思如此,這也是命運使然,我們只需接受。」

團長爺爺遇到這種事就會用這一句擋著,不管是答不出來或是有些遺憾的事情甚至是想推掉不能去的工作,這一句超好用的。

「果然是一位出色的聖人,『荊棘子羊』會依然為了聖女大人竭盡全力的服務。」

「別那麼客氣,兩位還請起身吧,也不需要對我那麼恭敬,畢竟我只是一介平民,對陌生人擺出這樣上對下的姿態不是我喜歡的事情,畢竟忘記的東西太多,我說話也沒辦法像之前一樣維持良好的貴族禮儀,還請多見諒。」

他們在提亞點頭以後站起,女性的那位自我介紹。

「我是希爾加弗領地的公爵,艾摩斯.亞利托拉,若是您沒有失去記憶,應該會記得我在您的加冕儀式上瞻仰您做為女王的英姿,對此我感到遺憾,不過見到您身體硬朗讓人感到欣慰。」

艾摩斯灰色的眼睛帶著一點藍,看起來有點夢幻。

「我自己都不記得我做了什麼,所以頂著女王或是聖女的光環一定給你們添了很多麻煩吧,現在與其為了我做些什麼,還是希望能夠好好支援提亞,幫助他做為一個國王赴該負的責任。」

這樣的回答讓他勾起了嘴角,轉頭望著提亞。

「若不是聖女,我想我也不會在這看著你吧。」

和對我說話完全不同的語氣,聽起來非常不客氣。
一旁的大臣有些不滿的回應。

「亞利托拉,注意你的態度。」

艾摩斯笑了。

「我有說錯嗎?雷諾.沃爾加。」

雷諾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沒有作答。
艾摩斯手一揮,帶點不屑的說了有點糟糕的事情。

「不過選了平民嗎?雖然身分也不一般,不過原本有可能和我結婚的你最後卻選年紀這麼小的妻子,我兒子都已經是可以和他結婚的年齡。」

這個……不太妙吧這個對話,還有原本有可能跟他結婚是怎麼回事。
我偷偷轉過去瞥一眼,他意外沒有露出反感的表情,只是閉上眼說。

「和他所說的一樣,這一切是命運使然。」

艾摩斯呵笑一聲。

「看來迷得團團轉,不過是這麼好的花,也難怪誰都會想要,就算跨到的別人的花園也想呵護嗎?還是因為是娜迪雅的關係呢?」

花?我滿頭疑惑。
後面是在說那兩個人吧,我再怎麼樣也不過是在外面挖堆肥不小心被跟著挖進去的野草,然後丟在一旁不小心生根就開始長了吧。
似乎感覺到提亞有些發怒,我有點在意,為什麼要生氣?
他簡短的說。

「她是她,不一樣。」

說完以後看著我,露出了一開始看到我那時溫柔的眼神,伸出手指整理我的頭髮。
見到這個情況的艾摩斯,嘆一口氣。

「做為娜迪雅的好友,心情感覺複雜。」

母親的朋友?

「你和我母親很要好嗎?」

我下意識脫口而出,艾摩斯微笑。

「做為我的老師跟好友,受她很多照顧,所以得知她為了你而死去,有些不甘。」

所以她其實很討厭我嗎?

「不甘是指如果一開始放棄我就不會死嗎?」

「是,做為貴族,為了血緣或聯姻通婚,這麼做並不少見。」

我搔搔臉。

「那還真是抱歉。」

她搖搖頭。

「即使她嫁給那個窩囊廢,這傢伙還是會動手,所以怎麼做都一樣,這麼一想就比較釋懷了。」

是嗎?太好了。
我還以為莫名會陷入被人仇恨的狀態,這表示我一定得離開這裡。

「那就好,如果給提亞或是其他人添麻煩,我會覺得有點過意不去。」

一旁的提亞沒有太大反應,只像是觀察那樣一直盯著。
艾摩斯低下頭,語氣有些感傷。

「你和娜迪雅個性有點像,但是和她比起來,我也會選擇你吧。」

「什麼意思?」

這種東西有什麼好選的嗎?我不懂。
應該說,到底是用什麼判別選擇的?
她又笑起,不過是像是一個母親那樣溫和的笑容。

「等你再大一點就會知道了,這之前還是照你所想的想做什麼做什麼就好。」

總覺得被拐個彎嫌棄了,可是又不知道是什麼。
望著提亞,他只是摸摸我的頭。

「照你想做的做。」

又說這種話,唉。
與艾摩斯的談話就這樣得不到答案的告一段落,雷諾見差不多了便提醒另一件事情。

「陛下,亞利托拉公爵希望由她的商行做為水之聖女底下騎士團的贊助者兼專屬商行。」

隨後艾摩斯用下巴示意韋安對這件事做出說明。
韋安點頭候開始介紹有關騎士團的設施計畫,除了建造在水之神殿外的練兵場以及團本部贊助,商行還提出騎士團在商行消費的折扣與稅金計算,因為是有點可怕的數字,我不禁想著只出張嘴就說要五十人左右的小騎士團代價這麼高昂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大致以上如此,至於其他細項的資料,還請過目這份文件。」

韋安拿出一疊紙張交給雷諾。
看他這麼認真的做這件事,我不得不說。

「這麼盡心盡力,還真是感謝。」

韋安笑了笑。

「本來在您尋求援助時和您約定您要帶陛下一起來商行的餐廳用餐,不過現在以這樣的方式會面,韋安倍感榮幸,做為水之聖女的信徒,為了在我所能及的事情上幫忙,不管是情報或是其他事情,還請聖女大人不要吝嗇,盡情的使喚吧。」

情報嗎?我想了想說。

「現在各地狀況都正常了嗎?雖然有聽沃爾加先生稍微說明,但是只有聽聞關於奇德現況的部分。」

韋安用著爽朗的笑臉回應。

「最近的話,就如您所聽聞的,教廷下台以後,西方與南方各領地都安份下來,原本由奇德軍保護的北方也已經恢復正常,不過東邊的話,因為情報封鎖的關係,所以只能大約知道之前的盜賊團危機沒有解除。」

「盜賊團?」

「是的,實在是非常讓人驚訝,三個月後的現在還是會聽到有關東邊境盜賊團肆虐的話題,據聽說帶團的首領非常懂得躲藏,一直轉換陣地,所以委託冒險者公會的成效也不好,有所接觸的人都是小團體,他門似乎會刻意挑容易打劫團體下手,非常難纏。」

這的確是,一般的盜賊團就跟山寨一樣,鏟了就沒,像這種小型但是隨時游擊襲擊的團體最討厭了,之前護衛的委託也在這上頭吃很多苦頭。

「我明白了,謝謝你。」

「聖女大人還有什麼需要的嗎?」

「嗯……應該沒,有了,可以幫我介紹單挑能力不錯的戰士做武術訓練嗎?」

「武術訓練?」

面對他的疑惑,我只是輕鬆的回答。

「失去了羽翼,雖然正常生活沒什麼問題,但是想戰鬥就會遇到身體缺陷上的困擾,我總不能一直讓人保護我吧,所以在適應這空空如也的背後前,我想對打訓練一下。」

韋安想了一會,說。

「既然如此,拜託王宮騎士團如何?值得信任,戰鬥能力又好,又知道聖女大人您的狀況,這麼一說,請光之聖人協助您或許會更好。」

拉維爾嗎?這麼一說好像也是。

「我明白了,改天和他見面再問問看。」

「能幫上忙真是太好了。」

提亞這時伸手把我的臉轉過去。
嗯?為什麼有點生氣?
在他又把臉貼上來我才明白,這傢伙或許很愛吃醋。
說著沒關係卻還依然故我的像個戀人這樣對待我,總覺得對心臟不好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46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abbit1212所有人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票給蔡英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