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請問屍體先生】番外、Canis lupus communis

作者:夢墨輓歌│2019-10-18 21:43:11│贊助:8│人氣:28
 
  「目標確認!呼叫灰狼執行任務,再次重複!目標確認!呼叫灰狼執行任務。」
 
  躲在森林暗處蓄勢待發的傭兵們,聽見對講機發出的指定,各自握緊鎖具器材腳步輕盈快速的移動到指定位子。
 
  臂章刺有灰狼圖樣的男子,俐落地將繩索拋向目標建築物,轉動幾圈面罩上的輪盤,用夜視望遠鏡勘查四周。
 
  確定守衛都離開後,朝隊友比個手勢接著第一個用繩索滑到建築物上。
 
  這次潛入任務不僅是要取得目標文件,而是要靜悄俏的將所有相關人士排除,穿著淺灰色迷彩套裝的傭兵們,潛入時的武器多半使用獵刀。
 
  除非不得已,否則不能使用槍械等熱武器,因為這棟建築不是普通的研究所,裡頭藏著不為人知的危險武器。
 
  幾個熬夜加班的研究員在休息室裡吃罐頭沙丁魚,原本聊得正開心,室內燈忽然熄滅,在他們陷入恐慌之前,兩道銀光閃過隨後只剩寂靜。
 
  「代號灰狼,潛入成功。」深藍色眼眸的男人走出休息室,將自己的頭髮抓亂就像個日夜不停加班的研究員。
 
  屋頂上的部隊三人一組為三小隊,小隊長將第一部隊派往協助灰狼,其餘兩部隊去解決保安系統。
 
  灰狼穩重自然的走在白色長廊,只要有機會就把遇見的人一刀擊殺並拖進旁邊的會議室或倉庫中,動作流暢毫不拖泥帶水。
 
  大概處理掉八個研究員和五個巡邏員警,灰狼總算來到主要研究室。
 
  用剛才獲得的主管手指及眼球、識別證打開安全門,進入到研究室內將裡面相關主管全數殺盡後,站在大電腦前找到插槽插入帶有病毒的硬碟。
 
  病毒開始無差別銷毀資料,此時保安系統已經被外面的小隊處理乾淨,就算灰狼現在觸動警報也無所謂。
 
  第一階段任務完成。
 
  灰狼回報進度給小隊長,接著繼續前往下一個研究室。
 
  零號研究室。
 
  只要將裡頭的東西處理掉,此次任務就能完美落幕。
 
  即使如此灰狼還是沒有鬆懈,他做事向來謹慎,也因此受到小隊長青睞。
 
  燈光忽明忽滅,閃爍三次後灰狼確定了暗號,第一小隊已經將所有安全門解除,並且打開全數門鎖。
 
  面對厚重的安全門,灰狼將刀架在胸前緩緩推開門。
 
  在潔白無瑕的研究室裡,只放了一根針筒,裡頭裝著看起來有點像血的暗紅色液體。
 
  這就是敵軍研發生化武器的萬惡根源,據說他們用不知道從哪裡取得的血液,發明出擁有超能力的士兵。
 
  由於這個研究還在開發階段,多數士兵獲得的能力不強,很強的也活不久,在戰場上是一次性消耗品。
 
  為了不讓這實驗有發展機會,上頭聘了私人傭兵潛入這裡,如果可以就將血液帶回來,若無法帶回就將其銷毀。
 
  灰狼注視著針筒,在操作台上找到銷毀鈕,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想帶回這個針筒,因為這個東西造成死傷無數,不管是戰場上還是受到戰場波及的村落。
 
  注射生化藥劑的士兵,在戰場上宛如戰神以一抵百,但副作用是無法精準控制能力,許多士兵爆走後大殺四方,不分敵我、地域進行大規模殺戮。
 
  「等等!別按啊!」
 
  一個慌張的人影冷不防出現,灰狼也不管規定直接掏出槍指著聲音來源。
 
  他看見一個亞麻色短髮、綠瞳的男人,穿著隨意像是貧民窟的遊民。
 
  這傢伙是怎麼進來的?
 
  男人粗枝大葉的肢體動作,和那迷糊的說話方式,看起來就不是訓練有素的警衛或士兵。
 
  既然如此,他是怎麼在不驚動其他小隊的情況下出現在灰狼身邊。
 
  無論對方是誰,灰狼的任務是將所有相關者滅口,所以他確認男人不是什麼難纏的對手後,直接扣下扳機。
 
  一聲悶響,子彈射出的瞬間,刀影閃過將子彈削成兩半。
 
  擋在男人與灰狼之間的,是位紫髮綁高馬尾的紅眼青年,青年與迷糊的男人不同,駕著長刀氣勢非凡。
 
  「天啊!冥王星先生!您竟然將子彈切成兩半!」亞麻色短髮男人又驚又喜,跪在地上拾起子彈殘骸。
 
  「戴納先生,時間不多了,請快點離開。」被稱為冥王星的青年語氣有些著急,但他仍保持冷靜警戒著灰狼。
 
  「噢噢、好的,讓我去把那個針筒拿出來,畢竟是旅人小姐的委託嘛!」
 
  「她只有委託我,是您硬要跟過來的。」
 
  「嘿嘿嘿,這點小事就別計較了。」戴納完全感受不到空氣中瀰漫的緊張感,就像在散步那樣靠近針筒。
 
  灰狼再次把槍口對準戴納,但在扣板機前他的槍就被冥王星切開。
 
  「嘖。」
 
  捨棄槍枝使用獵刀應對,原本以為在有限的空間裡,短刀會占上優勢,沒想到冥王星比他預想的還要厲害。
 
  利用長刀製造空隙,引導灰狼只能從某個角度攻擊,然而這攻擊路線及方式都在冥王星預料之內,他能輕易應對及迴避。
 
  「銀月警告全隊,一點鐘方向偵測到兩公里外的毀滅者,請撤退!再次重複一次請撤退!」
 
  毀滅者?
 
  冥王星露出焦急的表情,看來敵軍發現研究所淪陷,所以打算用轟炸機把這裡移為平地。
 
  即使如此,在取得針筒前他不打算離開。
 
  按理來說,這裡被轟炸過後灰狼的目的也會達成,但他卻沒因此退讓,反而拿起對講機說道:
 
  「灰狼呼叫隊長,灰狼淪為孤狼,再次重複!灰狼淪為孤狼。」
 
  「你瘋了嗎?」小隊長聽見後也不管暗號,直接破口大罵:「現在給我滾出來!十分鐘後毀滅者就要過來了。」
 
  「出去沒有意義。」灰狼看冥王星沒有追擊,拿著對講機一邊與小隊長通話,一邊戒備對手。
 
  看來冥王星也不想殺灰狼,畢竟他如果有那個意思,早就往死裡打,也不會給他使用對講機的機會。
 
  「在我們完成任務後,雇主也會將我們滅口,不過我們至少拿到訂金,請隊長用那些錢替其他隊員規劃退休生活。」
 
  「退你個頭!你是怎麼取得那個情報的!雇主合約應該只有我才知道。」
 
  「我好歹也是菁英,這種小事跟吃飯一樣簡單。」灰狼眉頭深鎖,揉著眉心感嘆著說,「戰爭要結束了對吧,明天簽署和平條約後就不會有戰爭了,可是高層忌憚敵軍的生化武器研究,才派我們來銷毀研究室。」
 
  「嘖、沒錯,這件事如果被發現會很不妙,那架毀滅者就是雇主派來的,所以你趕快給我出來!任務結束了!」
 
  「恕難從命,除了針筒外還有要處理的東西,我必須親眼看見零號實驗室裡的怪物變成屍體,那東西不會因為轟炸死去,是個棘手的存在。」
 
  灰狼切斷通話,將無線電丟進垃圾桶。
 
  深藍色銳利的雙眼盯著冥王星,彷彿一頭孤傲的狼要準備狩獵。
 
  「戴納先生?」
 
  冥王星有些焦慮,原本以為灰狼用對講機跟別人對話的時間,就足以讓戴納取回針筒,畢竟只是走進實驗室拿個東西而已。
 
  但戴納仍沒帶著針筒出來。
 
  冥王星側過臉看向實驗室,竟然發現戴納抓著針筒用各種姿勢想把針筒拔起來,無論怎麼拔,針筒仍安穩的固定在檯子上。
 
  「看來針筒只是裝飾呢。」灰狼嗤之以鼻的冷笑著。
 
  「難道……」冥王星感到不妙,想到了什麼對戴納喊道:「快出來!」
 
  戴納愣住的瞬間!
 
  碰!
 
  零號實驗室忽然爆裂,就像是有某種巨大的物體衝撞而出。
 
  戴納還沒看清楚物體的模樣,也還沒搞清楚狀況,只知道他反應過來時已經被冥王星扛在肩上,研究所有一大半都被摧毀。
 
  「咦?這、怎麼回事?」戴納錯愕又興奮。
 
  「雖然不知道你們是誰派來的,不過已經不可能取回針筒了,奉勸你們放棄任務離開。」灰狼站在一旁拍拍身上的碎屑。
 
  「你一直都知道針筒是假的嗎?」冥王星瞇起眼瞪著灰狼。
 
  「在亞麻遊民輕鬆跑進實驗時,我就認為針筒只是個假像,研究所想讓入侵者認為銷毀針筒就沒事了,實際上針筒早就被注射在實驗體身上,只要實驗體還存在,這場戰爭就不會結束。」
 
  亞麻遊民是指戴納先生嗎?
 
  冥王星放下戴納,打量一下他的打扮,因為長期都在外旅遊,加上個性緣故基本沒在維持外表儀容,亂糟糟的樣子確實很像遊民。
 
  「吼喔喔喔喔!」
 
  怪異的咆嘯撼動著周遭,從研究所中央緩慢站起巨大人影。
 
  煙消雲散後,巨大人影才顯露真身。
 
  那東西頭部是狼、身體是人、雙手擁有銳利鷹勾、背後蠕動著像章魚腳般的觸手,身高大約二十米、體型壯碩。
 
  怪物沒有察覺灰狼等人的存在,咆嘯完後開始四處破壞,不把附近的東西打爛不會離開。
 
  「那是克蘇魯嗎?」戴納雙眼閃爍金光,拿出相機猛拍。
 
  「戴納先生,我們還是先離開比較好。」冥王星收刀,他的任務是取回針筒,不是殺掉怪物。
 
  灰狼拿出特製炸彈,綁在鐵線上,將其他武器也稍微改裝後,毫無畏懼的朝怪物走去。
 
  「喂喂、你要一個人對付怪物?」戴納搭上灰狼的肩,有點擔心灰狼是想不開。
 
  拍掉戴納的手,灰狼語氣冰冷的回應,「干你什麼事。」
 
  「呃。」戴納自覺尷尬就放開手,隨後轉身問冥王星,「我們也要負一點責任吧,畢竟針筒裡的液體是旅人小姐製造出來的。」
 
  「要怪就怪小偷,嚴格說起來事情會變成這樣,也是因為這個國家的貪婪和執行者的無情,這是他們自作自受。」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灰狼有點想先處決戴納跟冥王星。
 
  冥王星沒有回覆,拎著戴納後衣領想要離開。
 
  碰!
 
  巨石砸在冥王星前方,怪物大聲嘶吼逐漸往這個方向過來。
 
  「煙硝味。」灰狼冷哼一聲,不疾不徐的解釋,「怪物會被煙硝味吸引,剛才我在實驗室裡對你開槍,我們身上都染上味道了。」
 
  「那怕是一點點,也能吸引那個怪物嗎?」冥王星露出不悅的神情,把戴納扔到一旁抽出長刀。
 
  「用牙籤可戳不死怪物。」灰狼語帶嘲諷。
 
  冥王星原本不想理會灰狼,但忽然在天空上看見奇景,盯著天空的物體幾秒後,轉過頭對灰狼說:
 
  「我們都只有旁觀的份,先找地方躲好再說吧。」
 
  毀滅者來了,炸彈對準研究所和怪物。
 
  但在毀滅者之上,還有一位紅頭髮的小女孩。
 
  小女孩燦爛的笑著,在炸彈墜落時也隨之躍下。
 
  冥王星抓住戴納往下坡跑去,他試著盡可能遠離這個地方。
 
  灰狼不知道那女孩是什麼,但他的直覺告訴他必須遠離怪物身邊,於是追在冥王星身後,不過還是慢了一步。
 
  刷──
 
  耀眼的光芒吞沒整個空間,灰狼很確定那不是炸彈造成的影響,而是小女孩發動某種寂靜又具毀滅的力量,將整個區塊削去。
 
  那女孩是改造人?灰狼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但他隱約知道這女孩跟冥王星有什麼關係,否則冥王星不會見到她就知道要迴避。
 
  光芒緩慢的膨脹,隨後迅速收縮,接著強大的風壓將三人掃飛。
 
  灰狼滾了好幾圈,好死不好掉進湍急的河流中,眼看就要順著河流摔到瀑布下方。
 
  這時,戴納不知道從哪冒出來抓住他的手。
 
  「戴納先生!您在做什麼?」冥王星在岸邊死命拉著麻繩,原本是怕戴納被吹走找不到,結果竟然被戴納利用去救陌生人。
 
  「你這傢伙……放手!」灰狼覺得可恥,原本視他們為敵人,現在卻要欠他們人情,自尊心極高的他不願意接受。
 
  「別這樣嘛!我覺得你挺不錯的,之後要不要來我家工作呀?」
 
  「啊?」灰狼無法理解戴納的思維,那個男人竟然因為無聊的理由捨命相救,而且救的還是原本想殺他的人。
 
  嘶──
 
  麻繩承受不住河流衝擊和兩人的重量,竟然在中間端出現了分岔,眼見繩子就要斷裂,戴納仍不願意放手。
 
  灰狼直接甩開戴納的手,任由自己被沖向瀑布,但戴納的反應讓他印象深刻,灰狼不知道該說戴納是瘋子還是傻子,或者兩者兼具。
 
  戴納鬆開身上的麻繩,賣力向前划,揪住灰狼的衣領和他一起往下墜。
 
  灰狼最後看見的影像,是戴納那張蠢的笑臉,還有那句:
 
  「如果活下來,就來當我的管家吧!」
 
  ……
 
  戴納確實需要一個管家。
 
  他有一間古老的別墅,裡面收藏著各式各樣的奇怪物品。
 
  戴納是個收藏家、冒險家,他經歷過無數奇妙事件,能存活到至今,除了運氣好外,也是因為旅行時偶爾會有可靠的夥伴。
 
  冥王星將他們救回別墅,因為有急事必須離開,直接把灰狼跟戴納丟在大廳裡,握著胸前的紫色墜鍊,腳步倉促的離去。
 
  灰狼望著斑駁的天花板,面對一連串的詭異遭遇,他有些迷茫。
 
  原本以為自己的人生會在任務中結束,沒想到戴納成為他繼續走下去的唯一道路,當然他也能走別條路。
 
  但他很好奇,走在戴納替他舖好的路上,人會變得如何呢?
 
  未知而神秘的魅力吸引著灰狼。
 
  「雖然有點刺激,不過還是回到家了呢!哈!」戴納看著灰狼傻笑幾聲,「在這裡要換個身分比較好行動吧。」

  「替我取個新名字,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主人。」灰狼坐起身,將黏在臉上的髮絲往後抓整齊。
 
  戴納思考了一會兒,「你是俄羅斯人沒錯吧?」
 
  「是又如何?」
 
  「嗯……你知道沙皇嗎?」
 
  「那是什麼?」
 
  「原來如此,又是另一個俄羅斯呀。」戴納碎唸著,隨後在旁邊的櫃子裡找出紙筆,在上面寫下灰狼的新名字,「你就叫做伊凡雷帝吧!」
 
  灰狼不曉得為何要這樣取名,不過雇主都這麼說了,他也沒拒絕的理由。
 
  「對了,以後直接叫我戴納就好,加敬詞太拘束啦!我喜歡輕鬆自在的感覺,所以你也別這麼嚴肅。」
 
  就這樣,灰狼接受的新名字,開始管理這棟別墅。
 
  偶爾他會與戴納一起到處旅遊,但更多的時候是等待戴納回來。
 
  他始終不曉得戴納為何要救他,又為何要讓他來這裡當管家,也不清楚冥王星跟會爆炸的女孩是怎麼回事。

  每當問起這些事,戴納總笑笑帶過,漫不經心的回應確實讓人有些生氣,不過戴納總是能用各種話題轉移別人注意力。
 
  戴納曾經送他一本小說叫做《Canis lupus communis》。
 
  封面並沒有寫名字,封面只有複雜的狼形圖騰,書名不知道戴納是自己取的還是從別人口中打聽而來。
 
  這本書的故事內容煩悶無趣,而且只寫到一半沒有結局,唯一吸引人的地方是,主角傭兵團的設定和戰爭環境讓他想起自己是灰狼的時期。
 
  由於故事不完全,讓他認為這本書是戴納一時興起寫的小說。
 
  後來因為缺乏旅費資金,他把好幾本書拿去賣給慵懶的紅髮書店老闆,好換取一些金幣讓戴納能繼續過著冒險生活。
 
  《Canis lupus communis》也被賣掉了,他原本不是很在意,因為他只想努力籌錢維持別墅和戴納的興趣。
 
  直到某天,郵差捎來了一封信。
 
  那是關於戴納的死訊,以及戴納擁有一個兒子這件事。
 
  起初聽見戴納死去,他差點讓自己的人生就此劃下句點,但之後又發現戴納遺書中拜託照顧兒子──席懷。
 
  於是,伊凡雷帝,重拾人生目標。
 
  他決定代替戴納照顧席懷,雖然過程可能會非常辛苦艱難,可如果放棄這個機會,他大概也不知道能為了什麼活下去。
 
  乘坐著馬車,在陰雨綿綿的冬天,他前往戴納的喪禮。
 
《完》

繪師:鱻魚
  --
  廢叭:
  最近吃東西都亂吃
  吃一吃竟然發現肥肉變多了OAO
  不過因為工作關係,肥肉跟肌肉的比例變得有點詭異
  例如小腿肌肉非常堅實,結果大腿QQ肉肉的
  冬天到了,超多人都感冒+生病
  總覺得每天冬天都至少要感冒一回
  就跟夏天都要中暑一回一樣(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42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橘みかん
用夜視網遠鏡勘查視周
   望    四

進入到研究室內將裡面相關主全數殺盡後
             ^管?

多數是兵獲得的能力不強
  士

短刀會站上優勢
   占

這種小是跟吃飯一樣簡單
   事

就像是有某中巨大的物體衝撞而出
     種

戴納雙眼閃爍的晶光
      著金?

那個男人竟然因為無聊的理由捨命鄉救
               相

任由自己被沖像瀑布
      向

直接灰狼跟戴納丟在大廳裡
  ^把?

主角傭兵團的設定和戰爭環境讓他想起戴浩還是灰狼的時期
                 自己?
↑戴浩是誰啦XD
 (如果反過來「浩戴」就變成「浩呆」)(大誤

是說戴納把拔的性格跟想像中不同,從懷席的視角看還以為是個很嚴肅的把拔呢。
懷席見到把拔應該會更加崩潰(茶

10-19 07:02

夢墨輓歌
錯字超多XD感謝抓字
戴納非常放飛所以可以適應各種奇妙環境w
席懷見到老爸大概會時常用關懷的眼神看老爸10-19 21: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xicase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敲鬼門】第一章:多餘的... 後一篇:【請問屍體先生】番外、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yhome4所有人
三國創傑傳 司馬懿命運 素組補色完成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9876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