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架空】平凡村民獻上惡之祝福✡《二十五、復仇思想.》

作者:黑洛《小法師㍿社長》│2019-10-18 02:02:20│巴幣:30│人氣:223


休閒寫寫,如有錯字或出現錯名歡迎糾正






    ──《二十五、復仇思想.》



  眼熟的黑色制服,眼熟的五官臉孔,唯獨最陌生的則是包在他頭上的繃帶。

  塔諾夫漸漸回想起,這個站在自已面前的男人是何人。

  「你是……小卡的……管家?」

  「……幸好你還記得我。」

  「────!!」

  扔下手上的麵包,突如其來湧上的憤怒至使塔諾夫立刻站起身,狼狽的跑向面前這位人間蒸發許久的哈魯斯家族最高管家──凱門。

  「姊姊──把姊姊還給我!!」

  如同殭屍般的緊抓著凱門衣服不放,用那早已乾枯的空洞眼神死瞪著凱門。

  多的不是悲傷,而是無盡的憤怒和憎恨,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能將自己的情緒發洩在面前的有關之人。

  凱門看著塔諾夫。

  「把姊姊還給你……是嗎。」

  雙手顫抖著,不斷咬牙切齒,心中的怒火佔滿塔諾夫全身上下,理智幾乎都已喪失。

  凱門接著說道──

  「看樣子……我們都是同苦之人,都失去了某樣東西呢……我只能替整個哈魯斯家族,替那位大人對您說……對不起。」

  「────」

  「即使你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已死之人終究無法復生,很抱歉……」

  聽完凱門的說道,以及那誠懇道歉,塔諾夫最終放開了凱門。

  「哼……沒想到我的理智能喪失到這種地步,竟然對一個和那事情毫無關係的人如此失態。」

  塔諾夫知道自己牽怒在凱門身上並沒有用,塔諾夫知道凱門雖然是和吉克有關,但並不是和艾莉希亞那件事情有任何關聯。塔諾夫向來是以對事不對人為原則,但如今被自己的情緒束縛,成了是非不分的喪家之犬。

  他──塔諾夫認為卡諾西斯那事情是自己自找的,他認為自己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認識卡諾西斯,他認為這是他自己造就出來的孽緣,但艾莉希亞對他來說並不同,打從一開始,吉克就想俘虜艾莉希亞的身心,直到最後,讓她痛苦的死去。

  吉克的禮物?對塔諾夫來說,那只是一個孽嬰而已,在他身上同時映出吉克和艾莉希亞的影子,在複雜的心情裡作徘徊,日日夜夜飽受著道德和情緒上精神摧殘,儘管沒有肉體上的直接死亡,精神也被折騰的生不如死。


  塔諾夫坐回了原來的位置,稍微冷靜自己的情緒,接著問道──

  「事到如今,你還來這裡做什麼?」

  「……」

  凱門一語不發。

  塔諾夫笑了笑。

  「哼哼……連你自己都不知道來這裡做什麼,是嗎?」


  「假如我說能殺死那位大人,您會……」

  「少胡說八道了!!」

  還沒說完,激動的塔諾夫馬上打斷了凱門。

  「──這怎麼可能辦得到!魔術師啊……不是傳聞啊……對方可是貨真價實的魔術師啊!!」

  正如塔諾夫所說,想要殺死一個貨真價實的魔術師,並不是耍嘴皮子,輕易說說這麼簡單。

  虛弱的嘴唇微微上揚,塔諾夫苦笑了起來。

  「哼哼哼……要是能殺了他,能拯救姊姊,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我早就做了,但是我沒辦法……因為我……只是個沒用的廢物而已……」

  塔諾夫道出了自己心中的悲痛滋味,他無法否認,他只能正視,始終責備自己的沒用,始終責備自己的無能。

  「還記得……互助交易嗎?」

  「還在提那個啊,我……能幫的都幫了,已經沒什麼能幫得上忙的了,小卡的管家……你只是麻瓜對吧?那你也幫不上任何忙的,兩個普通人是什麼也做不到的。」

  打著放棄念頭的塔諾夫,早已在事情發生之前就知道自己無論做了什麼,都無法挽救這所有一切,但這僅僅只是一個直覺猜測,他完全沒有想到,事情真的會發生到如此地步。

  縱使憤怒沒有平息,縱使悲痛沒有止住,塔諾夫只想好好活在自己的迷茫之中。

  「啊啊,對……我們……誰也幫不了……。」

  他──塔諾夫,自願葬送自己。

  「是嗎,已經斷定了嗎。」


  銀光爍目,凱門突然從背後掏出了一把十分耀眼的白銀色燧發手槍。

  現代貴族的使用槍,它外型奇特,不過這把燧發手槍和一般常見的燧發手槍不太相似,這把的著色方面只有純白銀色,且表面上還印有非常規律的線條紋路。

  目光被這把手槍吸引的塔諾夫,緊盯著。

  他看向了凱門──

  「槍?」

  「──魔術槍,息心止。」

  「魔術槍……?」

  凱門點了點頭,同時從口袋拿出火藥和彈丸塞入槍口裡。

  「這是一把專門用來對付魔術師的武器,雖然外型與填裝方式和一般的燧發手槍沒什麼差別,但射擊出去的彈丸會附加『封住魔力』的魔術。」

  「…………封住魔力……?」

  ──凱門慢慢的將手向旁舉至平行。

  「它能在短時間中斷體內的魔力流動,使魔術無法施展,但即使對方不是魔術師,也可以造成物裡傷害。」

  板機扣下,火花濺起,『砰』的一聲──劇烈的聲響發出,立刻擊破一旁的木板牆。

  「…………」

  塔諾夫被凱門這毫不猶豫的開槍舉動驚嚇到,整個人完全愣住。

  接著,凱門將這把名為『息心止』的白銀色燧發手槍和裝滿彈丸的袋子扔到了塔諾夫面前。

  「四天之後,我們會離開。」

  「……離開!?」

  聽到這句話,塔諾夫驚訝起。

  「嗯,我們會搬離希羅尼亞,移居至別的國家,行李已經準備好了,行程也規劃好了,我相信,即使是你也知道那位大人會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

  塔諾夫低下了頭。

  「逃跑,為了不讓我找到機會復仇嗎?」

  「也是原因之一,若你有聽到最近的傳聞,那麼你應該會稍微聽說到最近政府將對非政府官員的貴族進行國家庫管。」

  「……這和我無關,政府的腐敗也不是第一天知道的事。」

  「有時真懷疑……你,真的是小孩子嗎?」

  凱門用那質疑的口吻問道著,似乎發覺到塔諾夫並不是一般的小孩子。

  塔諾夫看向面前地板上的息心止──

  「多餘的話就免了,說吧,你想要做什麼,想要交易什麼?」

  「我相信,我們有著同樣的共識,有著同樣想殺掉的人,我會幫助你,我……也想殺了吉克‧哈魯斯,並帶著少爺離開。」

  塔諾夫不禁嘴角上揚笑了笑。

  「哼哼,這樣啊……我們會死的哦。」

  「會死……是嗎。」

  凱門脫去了頭上的繃帶。

  看到繃帶慢慢的落在地上,當塔諾夫抬頭看向凱門──立刻整個人愣住。


  凱門的右腦勺彷彿被挖空了一樣,整個非常不自然的凹下,在右腦周邊的頭皮還有多處縫合痕跡。

  「你的頭……」

  「我們都死過一遍,假如只是因為會死而罷休的話,那永遠只能任人宰割。在沒有人脈,沒有金錢,沒有權與力的情況下,賭上性命是必然的,你我都不是羔羊。」

  「…………」

  聽完凱門這番話,塔諾夫再度愣住了。


  下一秒,塔諾夫突然笑了起來。

  「呵哈哈哈哈哈哈────」

  這是他唯一一次發自內心的大笑,但卻不知道自己是因什麼而笑。

  「──哈哈,說的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

  「好啊──交易成立,反正已經過的生不如死了,那倒不如就直接去死吧,死的痛快。」

  「是嗎。」

  塔諾夫伸手指向地板上的息心止──

  「能問問這玩意的來頭是什麼?是不是只有一把啊?」

  「以前我一位朋友送的,只有一把沒錯,如果你想知道息心止是如何製作出來的,那就去問問他吧,他是撒耶勒帝國的極右黨護衛團員之一,名叫里維斯。至於他現在人在哪,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你必須活下來才能問到他。」

  塔諾夫搔搔自己的後腦,笑了笑。

  「這樣啊,那我就好好努力的去死,然後好好努力的活下去吧,哈哈哈!」

  「總之,四天後我會將你帶到碼頭,這兩天,希望你能練好基礎槍技。」

  說完後,眨眼瞬間,凱門就消失不見了。


  「哼哼,真是無聊。」

  塔諾夫站起身,拿起還在地板上息心止。

  「你我都不是羔羊,但你似乎想讓我成為替罪羔羊呢。」

  將槍直接扔給對方,且不收回,甚至要對方練好槍技,不管怎麼看都是想將殺了吉克這件事推託給塔諾夫,但這僅僅只是個猜測而已,若真是這麼一回事,那麼正合塔諾夫的意思。

  因為他──塔諾夫想和吉克同歸於盡。

  塔諾夫轉頭看了看背上早已沉睡的嬰兒,過了一會兒,塔諾夫走到了外頭──

  傍晚,寧靜的黑夜下,塔諾夫走到不遠的懸涯,眼前放著一尊墓碑,上面刻著非常明顯的字樣──那是阿德里亞‧艾莉希亞的墓碑。

  站在墓碑前看著的塔諾夫,沉思著。


  果然不能在繼續這樣下去了呢。

  我說的沒錯吧?

  姊姊…………


    ──《二十五、復仇思想.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636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myberyl2大家
畫了碧蘭航線光輝級四姊妹的女僕貼貼,歡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