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Obsession

作者:雅仲│2019-10-14 15:02:54│贊助:22│人氣:156
  「愛就是所愛對象自願交付的施虐權。」——F. Dostoyevsky《地下室手記》


  可妮的餐館並非這家店的店名,實際上它也並非一家餐館。而是擁有一名叫可妮的美麗女侍,且主要是賣酒的酒館,餐點理應是附加的;然而大夥皆同意店家所供應的餐點品質更甚於酒。於是點餐的人變多了,酒反倒成為其次。

  更重要的無非是相較其他酒館,這家店有個賞心悅目的女人提供觀賞。不用說她還單身,人人皆有獎。

  即使來客已被拒絕多次,至少客人仍是絡繹不絕。

  然而縱使可妮與客人相處得有多麼熱絡,大夥都心知肚明唯有一個男人可以得到她的招待。

  那即是屠夫亞弗列。

  亞弗列如同他的外號,職業為屠夫。替專門機構宰割敵方的食血肉鬼或變異物種,又或其他單純的畜牲。

  城鎮裡每個人對於亞弗列提供的服務都感到非常感激,然而亞弗列真正開始備受矚目還是因為可妮的緣故。

  不過也沒有跡象顯示他們兩人正在交往,一切尚止於流言階段。

  
  亞弗列從未主動向可妮搭話,每晚酒館結束營業以前,亞弗列便已率先駐足在一條街外,抽著菸等候可妮收工。

  在這之後他也不會和可妮手挽著手並肩回家,他會獨自跟在後頭,靜待可妮走進公寓,並且按亮房間的燈光為止。至此他會再抽一根菸直到末了,腳踏滅熄之後再獨自離開。

  亞弗列總認為自己行跡隱密,能夠不被人所發現。不過可妮發現了。

  起先她也考慮過要否找老闆商討這件事;然而亞弗列是店內常客,何況在酒館他從來不惹麻煩,算在這區少數沉穩的客人了。

  她也從未感受到亞弗列的視線投及在她身上過。安靜且冷漠是至今為止她對於他的認知。

  而繼發覺亞弗列跟蹤她之後,兩人關係的變化起自社區遭受不明人物設置髒彈的攻擊事件。

  類似事件層出不窮,無差別攻擊、針對變異者,又或親近變異者的人都有可能被迫接受激進份子的表態。

  也許會令人感到難以置信。原本你以為已經竭盡所能遷徙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然而結果從來不如預期。

  縱使外在勢力的迫進也無法阻止族群之間的分歧,無論到哪裡都不得安寧;同時也會因為時常耳聞事件而使人關注疲乏,只要戰火不延燒到自己身上便屬萬幸。

  然而當可妮聽見隔一條街傳來的騷動聲,她趕緊收攏自己手腕下方的皮包,今天是她的發薪日,時機實在太不湊巧。

  頃刻她聽見腳踏聲逼近時已然來不及,轉眼後方暗巷即快速竄出一條人影,背對可妮自他手心裡脫出什麼東西。

  在可妮因過分懼怕而反射性閉上雙目,到聽見爆炸聲的當下,一抹黑影瞬即包覆住她。

  她可以感覺自己受到外在衝力而將要摔落,不過她卻感覺不到疼痛,正當她以為事態可能遠比她所想像的還要更加糟糕之際,她聽見一聲悶哼聲。

  待可妮睜開眼瞼,迎睇而來的即是屠夫亞弗列那張滿佈坑疤的臉。

  須臾當警衛隊及醫護人員趕至,她被人從亞弗列懷裡拉開,事後前往醫院亟欲探望亞弗列的狀況時,他竟自行出院了。

  「我們都奉勸他多休息幾天,不過本人就是不聽,我們也拿他沒轍。」

  她向醫護人員詢問亞弗列家的住址,說明想要親自向對方道謝。醫護人員先是抬目盯視她數眼,遂後聳聳肩。

  「好啊,有何不可?」

  
  事後當她來到亞弗列家地址兼工作現場,她必須老實說這並不是個愉快的經驗。

  現場無論食血肉鬼又或卷牙屍體都被透明厚塑膠布所遮蓋,即便如此你仍能看見牠們部份軀體曝露出來,齜牙咧嘴得彷彿就要衝破束口而出;而佇立在堆攢如山的屍具當中,亞弗列則神態堅定的正削去特定部位的肉塊。

  「……我大概要有一陣子沒打算吃肉了。」

  可妮摀著嘴,快速吞嚥口唾液,要求自己千萬不要別開視線,身前便是掛有臂膀與腿根的釣鉤。

  而當亞弗列聽見可妮的聲音時,即刻停下手邊的動作,有那麼一瞬間可妮似乎看見了亞弗列因動搖而瞠大的雙瞳,不過很快便恢復平靜。

  「妳來這裡做什麼?」

  可妮噘嘴點頭。是她可以想像得到的反應。

  「來感謝我的救命恩人。你為什麼不多休息幾天,亞弗列?我去醫院找過你,不過他們卻說你早就回去了。」

  「不關妳的事。出去。」

  亞弗列垂首掄動刀具,剁擊聲逕自截斷了談話的節奏。

  可妮凝視被繃帶纏繞的亞弗列,傷口再度浸出血跡來,肯定是因亞弗列坐視不管,一勁勞動的結果。

  「是啊,確實不關我的事。那麼我說你為什麼要跟蹤我?」

  亞弗列這次狠狠將剁刀遁入死肉裡,且因使力過當使刀鋒逕直戳進平台,發出一記擊響。

  「你以為我都沒有發現嗎?」

  「我不……」

  可妮原本以為亞弗列會矢口否認這件事,然而當他俯身,雙手撐在平台邊緣,可妮卻能夠清楚看見亞弗列的後頸泛紅。

  那也會是勞動的結果嗎?

  「……我很抱歉。」對於亞弗列率直的道歉,反倒使可妮感到意外。她緩步上前。

  「嘿,沒關係,我原諒你了。而且就結果來說,你救了我一命的事實並沒有改變。」

  可妮搭上亞弗列的臂膀,卻使他面露詫異的即刻彈開。

  「抱歉,你不喜歡有人碰你嗎?」

  「不是,那個……」亞弗列遲疑一會:「我渾身上下都是血,而且味道也不太好聞。」

  語畢亞弗列毫無預料可妮竟然笑了。

  「那是當然,畢竟你在工作嘛。我一點都不會介意,你看?」當可妮再次碰觸亞弗列的上臂,這次可以直面看見亞弗列的羞赧。

  「我比較介意的是你身上的傷,你多久換一次繃帶?」

  「今天……可能還沒換。」

  「這樣不好,要是傷口二度感染怎麼辦?要不我幫你包紥傷口吧?」

  「不,我想不用。」亞弗列別開目光。

  「好了,」可妮拉過亞弗列的臂膀:「就讓我幫你吧。」

  這一次亞弗列沒有拒絕。

  
  對於可妮的親近,亞弗列百感交集。

  他喜歡這家店,不單因為她在這裡的緣故,也因為能夠在進門當即看見她的身影,就駐足在眼前,彷若她是為等候自己而停留於此時此地那般。

  他不曉得還有多少人抱持著同樣想法走進店裡。但當可妮一眼便看見他,輕快呼喚出他名字的當下,他無法否認自己的感情,幾近無法平復下來。

  不過他很快便留意到周遭人的視線,而要求自己千萬不要得意忘形。

  「嘿,可妮,怎麼?妳認識那小子?」

  果不其然很快便有客人趁著半醉起鬨。

  「那是當然的,張,這裡每位客人我都認得。」

  「哼……我聽妳叫得可親熱了呢?方才我進門時妳可不是這樣。」老先生用斜眼端量可妮,可妮則扮了個鬼臉。

  「唉呀,張,刨根究底可不是紳士的行為。」

  面對可妮充斥曖昧的態度,酒館短時間內陷入沉寂,隨後張發出極其宏亮的笑聲。

  「妳說得對,哎喲,對我來說可妮妳就像我的女兒那樣,要被誰拐走了……」張目光停睇在亞弗列的背影說道:「我可是會很難過的。」

  至於亞弗列,則在他人過分注目的視線下,盡可能保持情緒平穩的再叫了一杯。

  
  酒館將要結束營業以前,一名意想不到的朋友前來探訪,是亞麗莎。

  可妮喜出望外的傾身摟抱她,並順手翻過門外的看牌,顯示為休息中;酒保及吧檯後方的廚師看見亞麗莎也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特別為廚師,大幅度的探頭左右張望。

  「只有妳一個人來?看來今晚會有人焦慮得睡不著覺囉。」

  亞麗莎笑著搖頭:「我好不容易才偷溜出來的。」亞麗莎褪去外衣掛在牆面的掛鉤上,刻意悄聲說道,引來大夥一陣莞爾。

  「大家最近過得如何?」

  「老樣子,擺平日復一日的醉鬼鬧事,除此之外沒有別的。」酒保遞予亞麗莎一杯冰水。

  亞麗莎舉杯謝過酒保,輕啜一口後略顯遲疑,而她的停頓其他人都看在眼裡。

  「亞麗莎想說什麼就說吧?」可妮手撐在吧檯,偏頭探仰垂首的亞麗莎。

  亞麗莎微微一笑:「是呢,雖然由我提問的話不曉得是否恰當,沙維他還好嗎?」

  「啊,糟透了。」

  亞麗莎並不進食,客人多也散去,廚師神態鬆散的倚靠在相鄰廚房與吧檯之間的窗口。

  「自從得知抓不對人以後一直都很沮喪,腦袋好像還沒完全轉過來。」

  「你們能否代我轉告沙維,我和史賓塞確認過了,他並未見過那名孩子。」

  「我很懷疑,牠們會記得以前吞食過的人的相貌嗎?」

  酒保瞪視廚師一眼。

  「啊,當然,亞麗莎妳是不一樣的。」廚師連忙抬手澄清。亞麗莎抿嘴而笑,表示自己並不介意。

  「我相信史賓塞提出的協助是確實的,如果沙維願意的話,我們也很樂意從中幫忙,找出他的弟弟。」

  「不過果然有難度吧?線索只有一名可疑且削瘦的長髮男子,以及他弟弟的名字而已,也沒近照什麼的,怎麼幫忙找人?」

  「沙維他怎麼和他弟弟分開的?」酒保並不知悉沙維他弟弟的事。

  「父母離異。沙維好像一直都在找他,好不容易才獲知一點線索。但不知道從哪聽來的,說那個孩子正和戈瑪廝混在一起,且身旁總會跟著一名體態瘦弱的男人。」

  「你們覺得有可能嗎?」廚師眼看最後一名客人離開,便乾脆自窗口後方走出,憑靠在沒有設置門扉的牆口交叉雙臂,汲取著尼古丁。

  「他如何得知對方是他的弟弟?已經過了這麼久,對方很有可能是任何人。」

  廚師傾吐一口,瞻視裊裊上升的煙霧瞇細雙目。

  「不曉得,身為手足的直覺吧。要是你的話,明晚換了個人來我都不會發現。」

  廚師很快便挨著十分扎實的一腳,痛得他俯身哀嚎。

  「……總之我會代為轉告的。」廚師朝亞麗莎說道,亞麗莎隨之頷首。

  「育幼院的大家都還好嗎?」可妮抱胸偎靠在吧檯邊沿詢問。

  「很不錯,我們打算再開設一間托嬰中心兼教學營,近內對於要如何照顧懷有變異性孩子的需求也有逐漸上升的趨勢。真高興可以看見這樣的進展。」亞麗莎垂眼俯視杯緣,水珠映射出廳內暈黃的光輝。

  「開設育幼院,現在又設立托嬰中心,妳永遠都閒不下來,亞麗莎。」可妮笑道。

  「哎,這麼累人的差事妳還要再延攬到自己身上,我也真是服了妳了。」廚師不敢苟同的吁嘆。

  「是啊,如果是像你這樣毫無韌性的傢伙來做,八成還沒開始就已經搞砸了。」這次換酒保被廚師按住後頸,待酒保返身兩人隨後相互扭打起來。但仍能看出雙方對彼此都並非認真的,更多像是孩子程度間的相互叫囂、嬉鬧而已。

  「那麼可妮呢?一切都還好嗎?」

  對於兩人間的爭吵,她們識務的不加以干擾。

  「我很好,」可妮掀唇哂笑:「最近我逮到一個跟蹤狂。」

  亞麗莎驚詫的揚眉。

  「妳應該找我商量的,自己一個人實在太危險了。」亞麗莎伸手覆上可妮的手背。

  「沒事的,亞麗莎。」

  「亞麗莎說得沒錯,社區大得很,就算知道這個人也不代表我們了解對方。在我看來他跟蹤妳的行為已經越界了,真搞不懂放水那種人對自己有什麼好處?」

  「他也沒有那麼糟糕,他救過我一次,我不是說過了嗎?」

  亞麗莎凝睇著可妮低聲嘆息。

  「說人人到。」

  廚師指骨叩擊吧檯,比向店門口前方覆及一層陰影。

  「肯定是因為時間到了妳還沒出去,正在擔心妳呢。」酒保調侃道。

  不過可妮並未聽見這段話,她早已逕直上前邀請亞弗列進來。

  亞弗列起先舉臂撐著門緣以防自己撞到頭,但當他看見裡頭尚有其他人在,當即縮了回去。

  「我就說吧,他就是個陰森的大混球。」廚師毫不掩飾對亞弗列的敵意,當然最後可妮仍是成功說服亞弗列進到店裡。

  面對身形壯實的亞弗列,即使廚師對自己的體魄有一定程度的自信,但也不再多說什麼了。

  
  「今晚還不錯,對吧?」可妮走在前方詢問亞弗列,過沒多久馬特便前來接回亞麗莎,他們也便順勢散場。

  「還是你也不能夠接受變異者來到這條街上,甚至進來酒館和我們一同聊天?」

  「什麼?」亞弗列愣然:「不是,我只是在想他們兩人相當般配。」

  「你是指亞麗莎和馬特嗎?還是吧檯那兩個傻瓜?」

  亞弗列再度愣怔的模樣使可妮粲然大笑。

  「對於這件事你也有偏見嗎?」

  「沒有,妳不要再消遣我了。」亞弗列移開目光說道,可妮聞言挑眉。

  「你開始覺得我惱人了嗎?」

  「妳在說什麼?」亞弗列不禁面露困惑,而可妮只是一逕的凝視著他微笑。

  「……我是說真的,不管店裡那名變異者也好,抑或酒保和廚師是同性伴侶也罷,自從妳來到屠宰場後,已經沒有其他事可以影響得到我,使我感到驚訝了。」語落亞弗列彷彿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耳根伴隨後項,甚者面色也急遽赧紅起來。

  那令可妮忍俊不禁,她返身以兩手固定亞弗列的面頰,在他猝不及防的錯愕下給予一個長吻。

  甚至在這之後亞弗列也未能回過神來。

  眼前放大的唯有可妮囅然而笑的神態而已。

  
  他們兩人開始交往後,亞弗列的行為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他們從不會在公開場合一起行動,他依然會藏匿於暗巷中佇候她收工,縱使酒館內的其他人也已知道他們開始交往了也是一樣。

  可妮也曾質問他:為何兩人必須顯得像對偷情中的情人那樣?

  對此亞弗列也僅是神情為難,吞吞吐吐的說:「我擔心妳的聲譽,跟我這種人在一起只會使妳被他人恥笑。」

  針對這一件事很難令亞弗列突破心防,與他粗獷的外表正好相反,亞弗列的戀愛模式要更顯得羞赧且委婉。只要能夠看見她,偶爾在她的公寓懶散的相互依偎在沙發上也就足夠了。

  往前邁進幾步的床更是遙遙無期。

  是以當某晚亞弗列主動要求上樓,甚至牽繫著她的手堅定地將她帶往床上時,她說不出要有多麼驚訝;全然沒想到亞弗列只是將她用手銬釦鎖在床頭。僅此而已。

  「……這幾天妳能夠老實的待在家中嗎?」

  對於身前的狀況可妮只是眨眨眼,完全不顯得慌張。

  「亞弗列,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但原來你喜歡這樣的遊戲嗎?」

  一旦確認好手銬繫上,亞弗列很快便自可妮身上退開,且背過她坐在床沿。

  「聽聞最近有侵入者在街上橫行。」

  可妮仰望亞弗列的側容。她幾乎就要明白亞弗列要說什麼了,因為這個男人向來很好理解。

  「你是說轉化後很像隻蟑螂,頭條上還直接被命名為蟑螂人的那位仁兄嗎?」

  亞弗列可不予理會可妮亟欲舒緩氣氛的意圖。

  「上次新聞播報有人隨機扔置髒彈時我沒有加以提防,所以這一次妳能夠答應我待在這裡,直到事件解決嗎?」

  「亞弗列……這種事是行不通的,你也知道吧?就算這件事解決了,很快便會有下一件,再說,意外的發生……」未等可妮說完,亞弗列便急於接話。

  「我不是,」亞弗列稍作停頓:「我不是馬特。」

  可妮蹙眉:「什麼意思?」

  亞弗列深吸一口氣:「我不像馬特,身為一個變異者可以確實保護好妳,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受傷後不但沒辦法立刻回復,體力上也無法長期配合,更別說在對外能力上,根本望塵莫及。」

  「老天,亞弗列,你都在想著這些事嗎?」

  「親愛的,把我的手銬解開。現在,馬上。」

  待亞弗列照做以後,可妮即刻自他背後勾攬過他的頸肩,給予他一個擁抱。

  「抱歉,我知道自己的反應總是不對。」

  「……也許我應該去當名巡行員。」

  「如果你真的那麼擔心的話,要不我們兩個都改行也是可以的。」

  對此亞弗列卻又強烈反對。

  可妮聞言輕哂。

  「你以為當我聽你說那些渾話時,我就不會為你感到憂慮嗎?」

  亞弗列抬掌撫挲著可妮的臂膀:「在酒館我聽說過很多故事。人往往就這麼突然消失不見,毫無預警。我尤其不希望這種事在我的眼前發生,可妮,我會無法承受。」

  「我明白你的想法,但事實是我們非但不是變異者,也不是神,無法預想得到明天會發生的事才是我們的現實。你不也從來沒想過我們會成為一對嗎?」

  「……妳說得對。」

  「我說得永遠都是對的,傻瓜。」可妮扳過亞弗列的下頦親吻:「即便我們不是什麼多麼特別的存在,只是一個平凡人,並且平凡的生活著,可我覺得這樣便已經足夠了。」

  「而且與其想著那些事,我更希望你多考慮這方面的事。」可妮迅即的按倒亞弗列的胸膛,不過亞弗列反應更快,以雙臂朝後拄著床頭。

  「你想要罔顧我的需求嗎?」

  「這樣會不會進展得太快?」

  「才不會,」可妮笑道:「我們擁有的可從來都只有當下。這才是你要考慮的事,大傻瓜。」

  「現在,」可妮單手以虎口稍稍使力掐緊亞弗列的面頰,同時另一隻手拎起被擱置在旁的手銬:「就換我玩點我想玩的遊戲吧。」



第九輪
角色:蟑螂人
  物品:輻射炸彈
  事件及意外:開孤兒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99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核爆末世|自由象限文繪創作文學館|末日冒險~在核爆後的世界努力生存~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sin6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rithacus舌吻
【瞞著師姐娶妻】第9話 餵藥有強吻的必要嗎? 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