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帕安卡之鎖《第十九顆符石 回家之路》

作者:安普特│2019-10-14 00:04:21│贊助:10│人氣:93
  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實在是遲鈍得可以。

  努比……阿努比斯一直以來都在默默地守護著我,而我卻渾然不知。

  防護罩突然開始擠壓變形,歐努里斯正以他特有的神力對防護罩施予壓力。我的雙手被繩子綁在一起,高舉過頭,完全無法移動。我伸長手指,希望能摸到什麼尖銳的東西。

  頸間的符石還在持續的升溫,表面已經出現了細小的裂痕。歐努里斯臉上露出勢在必得的笑容。「妳知道嗎?我最討厭人類了,你們總是把我和希臘的古海洋神混為一談。」

  「你是說歐開諾斯?」我一說出口,歐努里斯便發火了。

  「不准提到祂的名字!聽到就討厭!」歐努里斯咆哮。

  「大、大人,您先息怒,我們和平的好好談。」我終於摸到了牆壁上的一個尖尖的凸起處,開始悄悄的磨起繩子。

  「我和那個海神的名字明明就差很多!真不曉得你們人類的腦袋是用什麼做的!」一打開歐努里斯的話匣子,他便滔滔不絕的停不下來。「我一定要摧毀你們這幫人類洩憤!」

  神紋符石表面的裂痕開始擴大,純淨的白光自隙縫透出,顯示出它已經快接近極限的事實。

  「賽洛,救我!」明明知道不會有人來救我,我還是保持著最後一絲希望。

  「不會有人來救妳的!」歐努里斯猖狂的大笑。「碎!」

  就在這一瞬間,項鍊上的能量爆炸了。

  一股巨大的能量向外炸去,綁住我手腕的麻繩也應聲斷裂。一個金色的圖騰在空中形成,是一隻胡狼趴在房子上。腰間的繩子因承受不住撞擊而碎裂,我踉蹌地穩住身子。

  我自由了。

  歐努里斯狼狽地趴倒在地上,天神的形體微弱的閃爍著。「哼……果然……是我太低估阿努比斯了嗎?」

  「歐努里斯,你知道嗎?」我輕聲嘆息。「最悲慘的事情並不是被人遺忘,而是自己遺忘了自己。當你忘記自己存在的使命,你就真的等於不存在了。」

  歐努里斯碳燒紅般的眸子在黑暗中閃閃發亮。「妳不也是嗎?」

  「……我?」我當場愣了愣,不明白的望著他。

  「妳連妳的名字都不曉得,還認為自己是人類。」歐努里斯冷笑。「妳根本沒有資格對我說教。」

  在我反駁任何話前,歐努里斯化為一塊巨石消失。

  「我的……名字?」如果我不是人類,那我是什麼?

  「雪!」我面前的牆壁突然塌陷,賽洛氣喘吁吁地出現。「太好了,還好妳沒事。枒里忒,我找到她了!」

  「映雪!妳有沒有怎麼樣?」枒里忒在我面前緊急煞車。「等等,妳的項鍊……」

  在我的注視下,神紋符石在我手中碎裂成灰。

  阿努比斯救了我,這是我一輩子都還不完的恩情。

  一個吻重重的落在我唇上,我抬頭望向賽洛。賽洛抿了抿嘴。「妳在想……他。」

  「你吃醋了?」我露出一絲俏皮的笑容。

  「收著吧,如果那些灰對妳很重要的話。」賽洛遞給我一個黑色的小袋子,我把符石的灰燼收入袋子裡。

  「放心啦,他對我來說只是朋友。」可是為什麼我心底在隱隱作痛?

  「賽洛學長把洋晞的事情都告訴我們了。」枒里忒和我一起走向出口。「那我們今天就啟程回神殿吧。」

  四人這次決定搭乘接駁車到離神殿最近的小鎮在徒步走回神殿。不過就算我們腳程再快,回到神殿也還是需要三天的時間。

  「雪,要不要靠在我的肩上休息?妳看起來很累。」賽洛對於我與歐努里斯之間所發生的事都不聞不問,但給予我的貼心絲毫沒有減少。

  「謝謝。」接駁車搖搖晃晃的向前行駛,黃昏的夕陽將蔚藍的天空染成了鮮紅。再堅持個三天,我就能回到神殿了。

  睏意悄悄地襲來,我終於放任自己在賽洛的懷中沉沉睡去。

  §

  鏘。鏘。鏘。

  鐵製的長靴敲擊在堅硬的石地上,清脆的聲音迴盪在空寂的走廊中。

  「歐努里斯,祢失敗了。」比大提琴還低沉的聲音迫使歐努里斯停下腳步。

  「大、大人,我低估了阿努比斯對她的保護,下次不會這樣了。」歐努里斯惶恐的跪下,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著。

  「哼,一群沒用的傢伙,什麼事都沒辦成。祢的辦事能力簡直和那個軟弱的祭司長沒兩樣。」男人頓了頓。「該把梅基特拿去餵禿鷹了。」

  「求您不要動我的妻子!您要什麼我都幫您去辦。」陰森的走廊中想起了接續不斷的磕頭聲。

  男人又哼了一聲。「在我獲得我的愛情之前,誰也別想和伴侶有幸福美滿的結局!」

  「所以您才會千方百計想破壞神界中愛情最為被稱頌的那對戀人的愛情?」歐努里斯才剛說出口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道踢開。

  「閉嘴!我是不會饒過阿努比斯的!」男人的聲音漸行遠去。「這次將由我親自出馬,我會讓祂再一次嘗到失去愛人的痛苦……」

  §

  「雪,我們到小鎮了。」一睜眼,天色已經暗了。

  賽洛取出一枚火符石,用魔法把它變成照明用。

  「嘿,我想那裏有間旅店。」凱那指著一間燈火通明的建築。

  「我想今晚就在那間休息吧。」我揹起行囊,拖著疲憊的身子往前。

  滿天的繁星點綴著枝椏,一輪明月高掛星空。我知道此時此刻,天空女神努特和月神孔蘇都在照看著我們這群長途跋涉的旅人。

  旅店很簡樸,但我幾乎是一躺到床上就睡著了。

  我夢到火焰。

  如夢似幻,七彩的火焰成環形在我四周飛舞著。

  這是我剛到阿努比斯神殿時常常夢到的情景。

  「與火共舞是危險的,一不小心就會被吞噬。」一句話沒來由的竄入我的腦海中。

  危險。有個陌生的聲音低語著。

  危險。危險。危險──

  火焰瘋狂的舞動著。

  「映雪!醒醒!」一雙冰冷的手搖晃著我的肩,是凱那。「妳在自燃!」

  「自燃?」自從去年在荷魯斯神殿自燃後,我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這件事了。

  我四處張望,沒有發現賽洛的身影。「賽洛呢?」

  「他去四處網羅我們接下來幾天要在沙漠中生活的補給品。枒里忒也跟著他去了。」凱那遞給我一袋熱呼呼的燒餅。「妳真的沒事嗎?」

  我摸摸胸前掛著神紋符石的袋子,高低起伏的情緒才漸漸的平復下來。「我沒事。」

  「映雪,我曾經聽說過一個關於火焰的傳說。」凱那坐到我床邊。「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十分恩愛的戀人。男方因為觸怒了一位神祇而必須受到懲罰,但女方願意代替她的情人接受懲罰。然後……」

  「然後呢?」我的脈搏不知為何又快了起來。

  「然後女方就被火焰吞噬了。」凱那輕聲嘆息。「男方耗費了許多年尋找女方的轉世,用他那長生不死的身軀找她,直到永遠……」

  出現在我夢中的火焰……難道是某種預示嗎?

  雖然凱那言明了那只是傳說,但我卻隱約覺得這件事並不單純。「凱那,我自焚的事情可以請你先保密嗎?」

  「當然沒問題。」凱那整理了下他那漂亮的短灰髮。「賽洛學長他們應該快回來了。」

  趁著他們回來前,我又進浴室梳洗了一遍。我換上輕便的亞麻套裝,並在小鎮裡補充了符石袋。四人精神抖擻的在賽洛的帶領下離開城鎮。

  雖然我們已經選擇了比較不炎熱的下午出發,但滾燙的沙地還是讓我哀叫連連。

  「雪,需要我背妳嗎?」看到我步履蹣跚的樣子,賽洛忍不住好心提議。

  「不用了。」若我讓他背,不就顯得我太嬌生慣養了嗎?

  「等我一下。」枒里忒從腰帶取出一顆特殊技能符石。「姆黛爾,符石發動。」

  四周的空氣瞬間變得涼爽起來,沙子似乎也沒那麼燙腳了。我認出這是我第一天遇到枒里忒時他在車上所使用的技能。

  「枒里忒,你是我的天使。」我感激地向他道謝。

  一望無際的沙漠就像是金黃色的絲綢,波瀾壯闊的延展開來。四對腳印在平緩的沙地上清晰可見,顯得有些孤獨。

  賽洛瞥了手中的指南針一眼。「估計以現在的速度,明天傍晚就可以到了。」

  賽洛話才剛完,眼前的沙便開始下陷。

  「……流沙?」明明前一秒腳還踏在堅實的沙地上,下一秒沙子卻開始液化。

  「風之石,聽我號令。」擅長風系魔法的凱那扔出四顆風符石。符石遵循他的意志飄向東西南北的方位。「乘人之風,啟動!」

  強勁的風把我帶離地面,但我才剛抵達高空,一隻由沙子匯聚而成的巨手便將我獲住。我撞擊到地面,身體完全被埋入砂中。

  沙子毫不客氣的侵入我的口鼻,我緊閉雙眼,無助的希望有人能來救我。

  §

  「……娜?姬娜?拜託妳快醒醒!」隱約聽到有人叫換我的名字。

  胸口感覺像是有東西堵在那裡,我痛苦的咳嗽,把沙子用力咳出。口中還殘存著沙粒苦澀的味道,讓我覺得一陣惡心。我的身上都是沙,粗糙的顆粒讓我十分不好受。

  賽洛跪在我旁邊,臉上是遮掩不住的擔憂。

  「我……咳!咳!」我一句話都還沒說完又開始咳嗽。

  「慢慢來,喝些水。」賽洛把透明的塑膠水壺遞給我。

  喝完水後,我虛弱地倚在賽洛胸前。「我在哪裡?」

  「還在沙漠裡,我們把沙之巨人打敗了。」賽洛細心幫我梳掉頭髮裡的沙子。

  我摸摸胸前,指尖末端開始變冷。「賽洛,你有看到掛在我胸前的袋子嗎?」

  「妳是指放符石灰燼的袋子嗎?我想是在妳被攻擊時掉了。」賽洛柔聲安慰我。「至少它有盡到保護妳的使命,妳就不要太執著了。」

  「賽洛學長,我們要不要趁天還沒黑前多趕一點路?」枒里忒身上完全沒沙,也許他直接用土符石清理乾淨了。

  「雪,妳現在的狀態還好嗎?」賽洛拿出土符石一揮,我身上的沙子立刻不見。「那隻沙之巨人的目標好像只有妳,所以我們都沒被攻擊。」

  我想起歐努里斯的話。

  我被人盯上了,而且我還不曉得自己為何被盯上。

  「賽洛,我們快點出發吧。」越早回到神殿,被攻擊的機會就越少……不對。萬一蓄意攻擊我的就是卡希婭祭司長呢?

  我懷著沉重的心情跟在隊伍尾端,賽洛靜靜地走在我旁邊。

  若卡希婭祭司長真的開始動手了,那努比……阿努比斯不就正在遭遇莫大的危險嗎?密室裡到底有什麼東西?為什麼阿努比斯不顧一切也要守住它?

  想到這裡,我不禁又加快了腳步。

  「雪,妳怎麼看起來像是很急著要回神殿?」賽洛發現了我的異狀,疑惑地拉住我。

  「賽洛,我認為我們一路上遇到的攻擊都是卡希婭祭司長指使的。」我告訴他有關歐努里斯的事情。

  「問題是就算妳早點回去,妳也奈何不了卡希婭祭司長啊。」賽洛苦笑。「雪,妳是在擔心努比吧?」

  ……為什麼我聞到濃濃的醋味?

  「為何我不能擔心他?他是我朋友。」我特別加強朋友這兩個字,要他放心。

  沒想到賽洛沮喪地嘆了口氣。「其實妳會擔心他也是正常的,這是妳的本能。」

  「本能?」賽洛的話弄得我更困惑了。

  「以後妳就知道了。」賽洛不再說話,留下一頭霧水的我。

  傍晚,我們在沙漠紮營。

  不知道為什麼,我和賽洛之間彷彿隔了一層透明的牆壁。

  「雪,我很抱歉。」在冷戰了幾個小時後,賽洛終於決定破冰。他凝視著嗶剝作響的火堆。「我今天……是不是惹妳不高興了?」

  「賽洛,你並不需要吃醋,因為我是愛著你的。」我無法忍受賽洛質疑我和努比之間的關係。「請你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不會了。」賽洛用力地抱住我。「我再也不會這樣做了。」

  §

  快了。就快了。

  命運的齒輪已經啟動。

  歪斜的嘴唇彎成新月的形狀。

  目的就快達成了。

  就只待明日。

  就只待明日。

  歪斜的嘴唇嗤笑著。

  §

  宏偉的梁柱,蓮花雕綴的平台。熟悉的胡狼雕像以及刷洗得閃閃發亮的地板。放下笨重的行囊,我放鬆的呼了口氣。

  我終於回到神殿了。

  「歡迎回來。」卡希婭祭司長在門口迎接我們。「沒有找到洋晞嗎?」

  枒里忒上前一步。「卡希婭祭司長,請讓我單獨向您解釋。其他人都已經很累了,請先行讓他們去休息。」

  卡希婭祭司長微微頷首。「我們去辦公室聊吧。」

  我四處張望,意外沒看到阿努比斯。

  「姬娜,我有事情想單獨和妳說。」賽洛有些猶豫的叫住我。「是關於努比的事。」

  「……努比?」難道是關於他不在現場的原因嗎?

  我用疑惑的眼神望向賽洛,但他只是勾勾手,指示我跟他一起走。

  賽洛領著我走入一條我從未探索過的走廊,最後進入一間頗炎熱的房間。房間中央有一座大火爐,熊熊火焰在裡面燃燒著。「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煉石場,專門打造出符石的地方。」火爐運轉的聲音轟隆隆作響,十分適合講秘密。「雪,我需要妳的幫忙。」

  「幫忙?」我和賽洛面對面。在火爐的照映下,我看到一副非常嚴肅的神情。

  「依卡希婭祭司長那得意的樣子,她大概已經快推敲出密碼了。我們必須早她一步把密室裡的東西移到安全的地方。」賽洛的話讓我心頭一緊。

  「賽洛,我知道密碼,我們一起去阻止她。」我認真地說道。

  「不,請妳告訴我密碼,我自己去。」賽洛輕撫我的頭髮。「卡希婭祭司長是個很難對付的角色,我不能冒著失去妳的風險。」

  「那你一定要小心。」我嘆了口氣,將密碼告訴他。

  「謝啦。」出乎我的意料,賽洛伸出手,用力的把我推入火坑。「笨蛋,這麼輕易就被我騙了。」

  「與火共舞是危險的,一不小心就會被吞噬。」

  太遲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95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愛情|女性向|BG|魔法|半架空|冒險|神話|埃及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melody8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帕安卡之鎖... 後一篇:[達人專欄] 帕安卡之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t9987巴哈
一個成天只會做惡夢和幻想的沒用傢伙,今天還浪費了兩天的簽到獎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