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古風短篇】望穿彼岸冥花飄散

作者:藍兒│2019-10-11 23:49:15│贊助:26│人氣:197
  在秦江兩側總是風吹不止,連同深而平靜的江水替兩岸帶來了各地商船與繁榮。
 
  沐青站在濃密的樹蔭下,衣袍被風吹得飛揚,目光沉靜,遙遙望著遠處富庶的小城,碼頭模糊的人影來來去去,似是有官兵在盤查,那雙深棕色的眼底讀不出情緒,只是表情有些悵然。
 
  「想回去嗎?」
 
  身後傳來女子輕輕的話聲。
 
  沐青一頓,轉過身來,看著身後揹著藥簍子還抱了滿手不知名植物的少女,開口時語調平靜到有些淡。
 
  「想。但別說他們現在還在找了,就是之後恐怕也不會放過我……妳採好了嗎?」
 
  「好了呢。」少女笑了起來,看著手中植物的眼神帶著愛惜,渾然不介意底下髒兮兮的球莖弄髒了裙衫,「這季就採這麼多了,剩下的留著明年讓它開花吧。」
 
  「嗯。」
 
  沐青看著少女,想了一下,伸手接過她懷中的植物,然後讓她把背上的藥簍子卸下,把植物還給她後自己揹上。
 
  「走吧。」
 
 
 
  「唷,蘇小姐,又帶阿青去採藥啦?」
 
  「是啊,張姨。小公子還好嗎?」
 
  面對鎮民友善的搭話,他站在少女身後一些些的地方,看著她微微瞇眼露出一個笑回應。
 
  「什麼公子?就個臭小子,跑去玩水回來還給我感冒了。」張姨笑罵,「多虧妳給的藥,現在都能跑能跳了。欸來來來,這蘿蔔自己家種的,給你們倆嚐嚐鮮。」
 
  「啊,不需要啦,張姨明天還要趕市呢。這蘿蔔長這麼好,一定能賣好價錢的。」
 
  張姨不由分說,直接將蘿蔔塞到了他身後的藥簍子裡去,「上次沒錢小姐讓我賒帳我已經很過意不去了,一點謝禮不成敬意,拿去拿去。」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還親自去採藥呢,真是辛苦兩位了。」
 
  「哪,有些藥要新鮮的藥效才好嘛,而且自己採的品質也安心,不是嗎?」
 
  「是是是~好啦,風還大著呢,最近越來越冷了,兩位快回去吧。蘇小姐別不小心著涼了。」
 
  「沒事呢,有阿青在。」
 
  「也是。阿青啊,記得好好照顧你夫人啊。」
 
  「張姨放心,這是一定的。」他回道,禮貌地點頭勾起一個微微的笑。
 
 
 
 
 
 
  嗯,沐青身旁這位少女蘇虹儀,是沐青的妻子。
 
  至少對外是這麼宣稱的,兩人也拜了蘇虹儀的父母、拜了堂、入了洞房,由沐青入贅蘇家。
 
  說起蘇家,在這鎮上倒也有幾分名聲。當家的開了個草藥舖子,請了個大夫幫忙把脈診治,倒也幫了不少人。而蘇家唯一的小姐蘇虹儀,略通藥理,長得好看,為人也和善,從小到大頗得人心,被父母放在掌心疼,這些年鎮上來提親的人絕對不少……
 
  雖然很多人覺得沐青得了個寶,但不管外人怎麼看,對沐青來說,現況可以說是一種權宜之計──兩人是有夫妻之名但無夫妻之實的。
 
  他跟蘇虹儀認識很久了。過去家裡經商也有藥材買賣的,客戶跨越大江南北,他從小便和蘇虹儀認識,兩人就像哥兒們一樣。
 
  但,誰能想到呢?本來和平的日子,卻因為縣令中意沐家的財產,誣陷沐家勾結敵國,被天高皇帝遠下私判了個滿門抄斬,而沐青逃過了秦江來從余國來到梁國投靠蘇家,為了留下便和蘇虹儀商量,娶了她。
 
  而那縣令也是個心狠手辣之人,當初不知道沐家給逃跑了多少,但事隔三月,直到現在還有人在找沐家人。
 
  說到底,沐青對蘇虹儀多少是有愧的。為了保他,蘇虹儀不惜付出婚姻、以一己之力說服了父母,這份恩情沐青可以說是沒齒難忘。
 
  但他現在能做的,也只有努力在外扮演一個好丈夫,雖然蘇虹儀永遠都能裝得比他更好。
 
 
 
  睡前還點著燭燈,沐青坐在床緣就著燈光看書,蘇虹儀則躺在內床。
 
  對外說是夫妻,夜裡自是一間房裡同床共枕的。
 
  「如何?」
 
  「還行吧。」他回道,目光定格在書頁上。
 
  「這已經是當今最流行的話本了。」
 
  感覺到蘇虹儀翻身過來窩在自己身後微微貼著自己的背,沐青不著痕跡地微微嘆了口氣,反手摸了摸她的頭,手被蘇虹儀抓去玩了起來。
 
  沐青不知道他的手有什麼好玩的,但蘇虹儀就是莫名能玩得開心,一下貼在臉上,接著便拉到嘴邊作勢要咬。
 
  「別鬧。」
 
  感覺指尖傳來的一點壓迫感,沐青頭也不回看著書,而蘇虹儀哼了聲,倒也乖乖鬆了口,改用指尖戳著他掌心,順著掌紋劃啊劃的,微微的癢感叫人難以專心。
 
  又多看了兩頁,沐青終於將手中的書合起放到桌上,轉頭看向自己身後的女人。
 
  柔順的長髮散在床上,幾綹瀏海垂在乾淨的臉測,燭光映在她靈動的眼中嬌俏的面龐,十六歲正是花一般純潔清麗的年歲,此時看著竟還有幾分說不出的嫵媚風情。
 
  這一眼,沐青內心沒起什麼波瀾,原本因為被打擾而應該有些躁的語調,說出口反而比平常柔和了幾分。
 
  「該睡了。」
 
  「好啊。」
 
  鬆開他的手,蘇虹儀又翻回了內床。
 
  沐青看她躺好後,熄了燭燈,跟著躺下。
 
  蘇虹儀又靠過來了。不過沐青不用看也知道,兩人之間必定會隔著一條手臂的寬度,而且蘇虹儀一定是背對他的姿勢。
 
  伸手將蘇虹儀的被子拉到肩頭以上,沐青端端正正躺好,看了上頭的床帳一會兒,閉起了眼睛。
 
  一旁突然傳來蘇虹儀的聲音,語調隨意,令人聽不出是什麼意思。可能是打趣,可能是其他,也可能什麼意義也沒有。
 
  「你啊,不該叫沐青的,叫『木青』才對。」
 
  「嗯?」
 
  但蘇虹儀不再說話,沒多久呼吸就變得悠長,似乎是睡著了。
 
  似乎還記得當時兩人第一次入洞房時,一陣兩相看然後各自躺到床榻最邊緣的那種尷尬,現在儘管兩人什麼也沒發生過,可能還當對方只是昔日那樣的異性友人,但對所謂「枕邊人」,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了。
 
  畢竟,日子一天天過著,很多事就慢慢成了習慣。
 
 
 
 
 
 
  今年冬天終於在年前夜裡下了第一場新雪。不大,但直到午後的現在屋外還飄著細細的雪花,對這個偏南的鎮子也算是難得了,稍微靜一下就能聽到不知哪家的孩子正就著薄薄的積雪打起了雪杖。
 
  沐青坐在櫃台後看著藥書打發時間,蘇虹儀則在櫃檯前包著藥材,一面和來買藥的老太太說話。
 
  「唉,我家那老不死,天氣一冷咳個不停。一口老痰卡著,夜裡也睡不好,可真叫人傷腦筋。」
 
  「年紀大了難免會有些病痛嘛,這些舍子根是這年秋天採的,用來祛痰藥效應該是頂好的。我這邊多給點,您也多注意身子。」
 
  「真是太感謝啦,蘇小姐……啊!」老太太看了一眼櫃台後的沐青,笑了起來,「應該叫蘇夫人啦,瞧我們真是,都成親幾個月了,還是習慣叫小姐小姐的。」
 
  「沒關係啦,也不過一個稱呼。」蘇虹儀笑了出來,「老太太快回去吧,以免等等雪又大了。」
 
  「好好,老婆子就不打攪兩位了,下次再來。」
 
  笑瞇瞇地將人送到門口,蘇虹儀道:「能健健康康、不要來當然是最好了。」
 
  「妳還真是會說話討人開心。」
 
  「哪裡。」
 
  只不過,目送老太太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蘇虹儀也沒回屋,只是站在門口,仰頭望著天空,也不知道在看什麼或是在想什麼。
 
  沐青書看著突然被冷風吹得抖了一下,看蘇虹儀的舉動,想了想,拿了身邊的大褂走到門口,給蘇虹儀披上。
 
  「看什麼呢,不冷?」
 
  「還好呀!」
 
  蘇虹儀轉頭看他,嘴角莫名燦爛的笑容看著似乎很開心,轉而繞到他身後,踮起腳尖趴到他肩上,拿著自己的手去凍他臉。
 
  沐青側頭避開一邊,卻躲不開另一側,只得乖乖受著。
 
  「還說不冷,手這麼冰。」
 
  「欸……今年冬天好像特別冷,你說會不會凍到那些舍子根啊?」
 
  「啥?」他愣了一下,接著是一種無奈感湧上來,「妳不怕凍到自己,倒是擔心起那些野花野草了。」
 
  「哎,我們去看看吧!」
 
  「咦?」
 
  「反正爹娘午睡也快醒了,等等我們去看看。」
 
  看著蘇虹儀亮晶晶的眼睛,沐青倒也想起了小時候兩人偷溜出去玩雪的時候。過去他一向順著蘇虹儀的,現在更是如此。
 
  「好吧。我去多拿幾件衣服。」
 
 
 
  被蘇虹儀拉著袖子來到秦江邊的小山上,沐青其實一路被風雪凍得有些無奈。
 
  一到目的地蘇虹儀就匆匆去查看她心愛的草藥了,而沐青又來到能遠眺故國的高點上。
 
  秦江也半籠在一片飛雪中,江面沒結凍,只是偶爾能看到從上游漂下的冰來。
 
  快過年了,鎮上倒是看得出一片喜氣洋洋的忙碌。商船依舊在碼頭與江上來去,但碼頭已經看不到幾個官兵了,頂多就例行站崗的。
 
  只不過,沐青也沒什麼時間感傷,沒看多久身後便傳來腳步聲,而蘇虹儀站到他身側,看了看對岸,又偏頭看了看他。
 
  「想回去嗎?」
 
  沐青搖了搖頭。
 
  「還好,反正回去也不知道能找到什麼。」
 
  「老朋友?說不定他們知道你其他家人的下落。」
 
  「算了吧,一不小心惹來殺身之禍,給友人帶來災難又更對不住對方了。」
 
  「這都快過年了呢,連個平安都報不得……」蘇虹儀語調有些婉惜。
 
  大概也知道蘇虹儀在想什麼,沐青沒接話。但他知道自己內心慶幸著,至少她沒問自己想不想幫家人報仇……想,他當然想,但他如今被全城通緝,回余國了也無家可歸,還能怎麼做?
 
  他本來也不特別喜好大富大貴,如今也在梁國成了親落了戶口,是名正言順的梁國人了,還回那個貪腐橫行的地方幹什麼呢?
 
  「好了,快來幫忙吧!」
 
  「嗯?」
 
  突然被蘇虹儀拽走,沐青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而蘇虹儀倒是很理直氣壯。
 
  「來幫忙把雪掃掉啊!要是真的凍壞了根莖明年花就開不好了!」
 
  「……好的。」
 
  這天他們掃了很久的雪。不過說是掃雪,什麼工具也沒帶的他們其實是手腳並用把雪撥開的。
 
  不過,看著蘇虹儀面頰不知道是凍到還是因為運動而泛起的紅潤,沐青卻是突然想到,這還是他們認識這麼久以來第一個要一起過的新年。
 
 
 
  等回家的時候天都要黑了,吃過年夜飯,守了歲,看著父母回廂房後蘇虹儀卻是再度拽著沐青來到後院,然後在他疑惑的目光中頑皮地笑著掏出了一束迷你煙花和一盒火柴,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準備的。
 
  「一般不是孩子才玩這個嗎?」
 
  「我們是孩子啊。」
 
  沐青搖搖頭,本來想說他們成過親、已經不是孩子了,但想到什麼,又閉上了原本要張開的嘴巴,轉而伸手取過火柴,替蘇虹儀點上。
 
  細碎的火光亮起,像是流金一樣,映亮了蘇虹儀的臉。
 
  沐青看著蘇虹儀,蘇虹儀卻突然將目光從手中的火花轉向他,一雙清澈而貫有一點執著的眼瞳被火花映得燦爛輝煌,嘴角笑容帶著無庸置疑的喜悅與柔和。
 
  「新年快樂,阿青。」
 
  「嗯。」想起了過去他們也曾趁大人不注意時偷偷拿碎銀去買花火玩,有次還差點燒了庫房,微微的火光中沐青的表情也柔和下來,「新年快樂,虹儀。」
 
  跟著拿了一枝花火,沐青就著蘇虹儀的花火點燃了,兩人就這麼默默看著一長一短兩枝花火燃燒。
 
  當蘇虹儀那根滅了的時候,沐青將自己手中那根遞給了她。
 
  不一會兒,沐青那根花火也燃到了盡頭。
 
  光線暗下來的那一刻,黑暗中傳來蘇虹儀輕輕的話。
 
  「我覺得,嫁給阿青還挺好的。」
 
  沐青沒馬上回話,而是頓了一陣,接著拉過她的手讓她挽住自己,在一片黑暗中領著她慢慢走回兩人起居的廂房。
 
  「蘇家收留之恩,無以相報。」
 
 
 
 
 
 
  路邊的桃花灼灼盛開,在鎮上連綿成片,掛上了喜慶的紅燈籠。
 
  隔壁街鎮長府上的小姐出嫁,凡是和鎮長有點交情、在鎮上有點名望的人都收了喜帖。
 
  蘇家兩老出鎮批藥材去了,沐青和蘇虹儀也就接了帖子。
 
  婚宴上一片喜氣洋洋,沐青被鎮上其他年紀相仿的年輕人找去喝酒,蘇虹儀則被其他已經成親的女人們拉著說話。
 
  「蘇夫人成親也半年多了吧?不知什麼時候要給蘇老先生蘇老太太生個大胖小子呢?」
 
  「對啊,上次嫁來周家的那個小姐,聽說現在已經懷上了呢。可把周老太太樂壞了,此刻正忙著給媳婦補身子呢。」
 
  蘇虹儀臉已經紅成一片,只剩聲音輕輕的強自鎮定,「子嗣之事本就急不來,現在跟阿青好好過日子也挺好。」
 
  「哎,你們蘇家就指望妳一個女兒的肚皮能傳宗接代呢,蘇老先生嘴上不說,心裡肯定是急的……黃嬸這邊有張方子,特有效,用了准能懷上兒子。回頭黃姨去給妳騰一份啊!」
 
  「這……」
 
  「欸,我這也有一份調理身體的食補方子,明天給妳,照著吃,肯定很快就能懷上了。」
 
  要懷上孩子,也要先有夫妻之實啊……
 
  蘇虹儀微微苦笑,這事卻也絕不會說出口。
 
  本來以為這樣就過了,卻沒想到直到回家時才發現,沐青著實喝了不少,雖然意識還清明,但走路似乎都有點飄了,蘇虹儀怕他跌倒,還特地扶著,一面走一面嗔怪。
 
  「怎麼就喝這麼多了?你平常不是不怎麼碰酒的嗎?」
 
  「被灌的。」沐青聲音悶悶的,「一堆曾想向妳提親的傢伙,還真不少,平常不一定對付,這會兒倒是聯合起來了。」
 
  「……」蘇虹儀嘆了口氣,「他們也沒什麼惡意的。」
 
  沐青也覺得他們未必有什麼意思,但聽他們頗為興高采烈地聊起蘇虹儀,還是有種自己東西被覬覦的感覺。
 
  那種從未有過的不踏實令他莫名有些不安起來。
 
  夜裡洗浴過後,蘇虹儀給他熬了醒酒湯便休息了,沐青喝了湯藥躺在床上盯著床帳許久,卻是少有的了無睡意。
 
  身邊傳來輕輕的呼吸聲,蘇虹儀還是在自己近在咫尺的地方,手輕輕一動就能碰到。
 
  沐青側頭看了一陣,內心有點猶豫,但最後想著「她是我名正言順的妻子」,還是選擇翻過身去,輕輕把手搭在蘇虹儀的腰上。
 
  兩人間原本的距離此刻顯得剛剛好,沐青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有意的,但此刻蘇虹儀安安穩穩地被圈在自己懷中,心裡確實踏實了許多。
 
  「唔?怎了?」
 
  懷中傳來蘇虹儀的聲音,似乎是被吵醒,困惑的聲音有些含糊不清。
 
  「喝多有點頭痛,借我靠一下。」
 
  「喔。」
 
  見她沒掙扎,沐青悄悄多用了點力道讓她往自己懷裡貼一些,兩人頭靠得極近,近得沐青可以清楚分辨蘇虹儀髮梢傳來的藥香。想了想,他又開口,放軟了聲音。
 
  「以後若妳遇到喜歡的人,我們可以和離的。」
 
  「不會。」蘇虹儀似乎實在睏得很了,聲音含含糊糊的,「我不是已經嫁你了嗎。」
 
  這句話在沐青耳邊炸開,想起以往蘇虹儀凝視著他的目光總是帶了點他分不清的情緒,他好像懂了些什麼,卻又不敢再想更多。
 
 
 
 
 
 
  已經是夏初了,眼看再過不久,兩人成親也要滿一年。
 
  蘇家兩老看著似乎挺喜歡沐青的,對這進門的女婿信任有加,現在甚至連藥舖的帳都交給他管了。
 
  沐家善於經商,管帳冊本也不是什麼難事,但這確實讓沐青忙碌許多,這陣子更是連他的小夫人老帶著藥簍子早出晚歸都顧不上。
 
  這天,他還拿著帳冊在庫房一筆一筆對著帳時,蘇虹儀卻突然闖進來,搶走了他手上的帳本扔去一邊,接著不由分說拉了他的手就走。
 
  「等……等等,我帳還沒對完呢,去哪兒?」
 
  「帳回來再對就行了,走,陪我出去。」
 
  「……好。」
 
  沐青不知道,自己看著蘇虹儀,眼中其實帶著幾分寵溺。
 
  路邊一個牽著放滿木柴牛車的青年走過,看兩人的模樣還有沐青的臉上的無奈,笑了起來。
 
  「唷,沐青,帶蘇妹子出來啊?」
 
  「什麼帶她出來,她抓我出來還差不多。」
 
  「你要是不樂意的話,她想去哪我倒是不介意陪她去。」
 
  「滾。」沐青笑罵,「少對別人妻子打小心思。」
 
  「噗,下次缺柴火再來叫我啊。」
 
  「會的~」
 
  這些日子來,他也跟鎮上不少人混熟了。這個地方純樸,過去那些追求過蘇虹儀的傢伙,如今倒有好些和他成了朋友。
 
  「快點走啦。」
 
  感覺蘇虹儀扯了扯他,沐青向那青年笑笑,轉頭跟著蘇虹儀走。
 
  「好好,走慢點也不打緊,小心跌倒。」
 
  「我才不會呢!」
 
 
 
  兩人又順著熟悉的路來到村後的小山上。
 
  沐青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竟是有好些時候沒來了。
 
  蘇虹儀轉頭看他,眼中含滿了笑意。
 
  「來,眼睛先閉起來。」
 
  「會跌倒吧?」
 
  「不會啦,慢慢走,我帶你。」
 
  「好。」
 
  他聽話的閉起眼睛。
 
  「不准偷看喔。」
 
  「不會。」
 
  「不行,我不放心。」
 
  接著,就感覺到蘇虹儀靠近自己,將一條絲巾蒙到他眼上,綁好。
 
  兩人距離近得沐青能清楚感覺到蘇虹儀溫軟的鼻息。
 
  「我說拿下來的時候才可以拿喔。」
 
  「好好好。」
 
  感覺著蘇虹儀牽起他,小小的手掌在他掌心,因為時常採藥的關係,算不得粗糙,但也並不細膩。
 
  似乎是為了顧慮他,蘇虹儀走得很慢,高高低低的走了走了好一段,沐青微微昂起頭,感受到了帶著水氣的風。
 
  「好了,拿下來吧~」
 
  蘇虹儀鬆開了手,讓沐青慢慢取下蒙在眼上的絲巾。而當沐青看清眼前的景象後,卻是愣了一下。
 
  只見一種妖豔的紅花漫山遍野,莖上不見一片綠葉,盛開著像是一隻隻對著上蒼祝禱的手掌,那麼虔誠熱烈又那麼蒼涼,連綿成片,凋零掉落的花瓣像是哀傷的血染紅了整片林間。
 
  「漂亮吧。」蘇虹儀的聲音輕輕傳來,帶著一點笑意,「很久以前,就想帶你一起來看看了。」
 
  「這就是……舍子根的花嗎?我們去年摘的球根,就是這花的?」
 
  「是啊,舍子花。又或者,我比較喜歡叫它曼珠沙華……聽說,這是長在冥川彼岸的花。」
 
  沐青說不出那是怎樣的震撼,只是愣愣地看著眼前美麗的舍子花海。就連逃命時都不曾哭泣的他,此刻猛地一陣鼻酸,竟是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突然,他邁開腳步,跑向了過去習慣遠眺的那處高地。
 
  那處高地也開滿了舍子花,風一吹花辦就飛向了秦江,頗有幾分哀絕的味道。
 
  秦江還是那樣船隻繁忙來去,遠處的小鎮人們來來去去,今日正逢市集,看著比往日還熱鬧了幾分。
 
  聽腳步就知道,蘇虹儀跟著自己來了,這次沐青沒有等她說什麼便開了口。
 
  「你說,我的家人,是不是也都看到了?」
 
  若是其他人,可能會不明白沐青問的是什麼。但蘇虹儀一下就明白了。
 
  「嗯,一定都看到了。在冥川邊,肯定有和秦江相似的景色。」
 
  其實沒人能知道人死後到底會去什麼地方,但看著故土,沐青確實感覺內心放下了點什麼。
 
  「這麼美……也好,比那個貪官會吃人的地方好多了。」
 
  蘇虹儀順著沐青的目光看了一陣,輕聲道,「會想回去看看嗎?」
 
  沐青想了想,笑了一下,將人攬過來,一個吻輕輕落上。
 
  「不了,這裡有妳,那就夠了。」
 
 
 
 
 
 
  身處邊疆,天高皇帝遠,但風始終眷顧著這裡,秦江也為兩岸市鎮帶來了繁榮。
 
  或許,此岸也好,彼岸也罷。只求餘生能執子之手,與妳共賞這奪目的彼岸之紅。
 
 
 
  眼欲穿,花瓣落,往事已成空。
 
  長相伴,復何求?願歲月長久。
 
 







【完】
 


藍兒碎碎念:

我真的很少很少很少寫古風,這次難得有靈感,從周四,硬是決定爆一篇出來……誰知道一爆就是六千五以上。

本來到三千就以為快寫完了,真不曉得後面是啥鬼。

我電腦已經超過12小時沒休息了嘖嘖,高熱不退,真有點擔心會過勞。

這篇說起來也不算特別滿意吧,感覺漏了很多東西。

已經盡量修文了,但還是頗不盡人意。

以後可能會再提出來修,現在就先將就看著吧。

為了那花我看了一堆資料,如果能沒BUG就太感動了。

劇情的話……怕有人看不懂,我這邊挑明說:蘇虹儀一直以來都喜歡沐青的。

就這樣。



對了,如果有人覺得篇名很熟悉,對的,那是蘭斯洛特之前LOL的ID,我跟他要來了~



學校還是忙,要做啥桌游的,進度很趕,不過做不完學分可能就掰了,基本上是種不行也得行的狀態。



也沒啥好說的了,還好文有趕出來。

故事開始的季節是十月,祝雖然晚了一天,但台灣雙十節快樂吧,勉強算個賀文了。



好的,以上

希望還喜歡這篇作品

覺得不錯麻煩幫我按個GP,對我其他文章有興趣可以加個訂閱

我們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72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啦

10-12 10:38

藍兒
謝啦~10-12 17:49
小馬
辛苦了,舍子花滿山遍野的紅,一定很美,觸景傷情,好在想到身邊有伊人相伴,緩解親人離世之苦,真的很棒。

10-12 11:20

藍兒
謝謝。結局包含了一點小私心吧,希望兩人好好的w10-12 17:50
Pay2single
是HE(要點察覺

10-12 13:23

藍兒
難得寫了個HE#10-12 17:49
AllSpider
這邊居然還有古風阿?真不錯

10-14 00:58

藍兒
寫很不熟練就是了10-14 02:07
鷹眼喵
有坑欸跳進去吧啊有陷阱 其實分個3 4集我會看啦個人喜歡lol系列其他喜歡的只有銀美人我現在有小說戒斷症

10-14 11:34

藍兒
歡迎光臨,這邊是用腦洞釣魚的藍兒(#10-14 11:37
藍兒
對了,其實銀美人也算在LOL裡面,不過關係已經很淡了,是子世代的故事10-14 14:21
老是潛水的深犬
>>只見一種妖豔的紅花漫山遍野,莖上不見一片綠葉,盛開著像是一隻隻對著上蒼祝禱的手掌,那麼虔誠熱烈又那麼蒼涼,連綿成片,凋零掉落的花瓣像是哀傷的血染紅了整片林間。

這邊又用「妖豔」又用「哀傷的血」來形容景色,還以為要出什麼大事了,結果下一句女主一個「漂亮吧。」顯得超病嬌的XDD

但後來發現原來是在講曼朱沙華,所以一下子變很合理

只是前半段都好像在寫言情,後面突然轉嚴肅、生死、國仇家恨的描寫,讓我讀得比較意外XD

【讀書會】

11-30 12:48

藍兒
老實說最後兩句我有點費解,因為我人設明明就是建立在沐青死全家上來著w
可能因為我是作者,啥都可以合理化了xD12-02 08:30
蒼劫落
我個人對於古風的筆法沒有接觸太多,所以沒有辦法給建議q
整篇有許多我平常不會用到的字,劇情與敘述飽足(對我而言)
狗糧飽餐一頓,我覺得女主角的好感頗明顯的。

......文章看著看著總會期待有人來抓沐青走(咦

【讀書會】

11-30 23:13

藍兒
等等,期待把沐青抓走是什麼東西XDD
其實這篇本來想寫成長篇復仇什麼的,因為平常類似的文看太多了,但我根本不會寫長篇((完全離題12-02 08: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levia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打LOL日記】有生之年... 後一篇:[達人專欄] 《銀美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禁。止。盜。文。 (2)

【公告】 (4)

公民自由報告項目 (2)

《給我遇到的那個 最好的你》 (8)

原創 (6)
天史錄 (2)
VAMPIRE (2)
憶夢錄 (10)

天空塚 同人 (2)

特傳同人 (8)
亂點特傳鴛鴦譜(玥瀾系列) (9)

【LOL】美圖分享 (2)

超時空要塞Δ (6)

【神座星系系列】(原創) (6)
世界觀設定 (6)
角色設定 (12)
《神元紀年:相繫永生》 (4)
  └《幻想曲Fantasia》 (21)
  └《宣敘調Recitative》 (0)
  └《終樂章Finale》 (0)
《臣凰》(連載中) (2)
《雙生契》 (1)
《渾沌散記》 (5)
《火炎散記》 (3)
《風凝散記》 (1)

【黑暗系】《罪論邪說》 (2)

《思念無際愛透心扉》 (10)

【類黑暗系】《幽界錄》 (8)

《全職高手》 (11)
【翔非】這個殺手不太冷 (9)

League of Legends (12)
【LOL繪圖、作品】 (20)
打LOL日記 (58)
打LOL回憶錄(含 我那些隊友) (33)
LOL同人 (18)
多CP同人 (45)
多CP極短篇 (6)
【汎】無題 (6)
【塔隆x伊瑞莉雅】七日情人 (完) (9)
汎與菲歐拉(GL) (3)
【弗雷爾卓德】凜冬系列 (3)
【菲歐拉】關於重做 (7)
【劫X阿卡莉】 (3)
【克黎思妲】(完) (4)
When My Time Stop (9)
【赫克林X克黎思妲】紅塵前後 (3)
IG戰寵 (3)

LOL子世代時空 (12)
子世代系列 (35)
【弗洛兒】我的伊卡西亞公主(連載中) (3)
【布魯托X薇恩】 (1)
  └第一季.缺口(完結) (8)
  └第二季.那一年的哈洛威(連載) (8)
《銀美人》 (18)

【LOL】故事、資料庫(備份) (10)
皮爾托福 (1)

LOFTER相關 (3)

《獵人》 (2)

【我家魚塘】 (2)

未分類 (84)

yukaribba17all
廚夠了沒?無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