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短篇 APH[普露] 重生後的兩人 (完整版)

作者:daphne│2019-10-11 21:00:37│贊助:2│人氣:39
白色玫瑰躺在紀念著過去的墓園,鮮嫩的花瓣隨著時間枯萎凋零,風帶起了落葉飄落在紀念碑上,在碎散之前看了一眼那時代的艱難。
 
…自從在莫斯科醒來…不斷夢見相似的夢境…那是誰呢?...飛舞的十字披風...桌邊翻著書的手…胸前別著徽章…一旦醒過來…身邊卻沒有那人的身影…
 
俄/羅/斯青年手臂壓著臉,遮住陽光,想再回去夢境中,不過醒來之後總是無法再睡回去吶,他手掌摀住眼睛,自從蘇/維/埃解體後,經濟需要向其他國家舉債,盧布貶值到人民無法購買物品,光從指縫透了下來,幸好,前年葉/利/欽的私有財計畫人們多少有物品選擇了。
伊萬洗了把臉,鏡子裡的斯/拉/夫/人看著他,俄/羅/斯繼承了過去的蘇/維/埃,他對著鏡子微笑,人們懷念舊時代又如何,能延續俄羅斯文化的是他,明天便是第/八/屆/人/民/代/表/大/會。
 
會議上,最/高/蘇/維/埃/主席哈/斯/布/拉/托/夫,前時代葉/爾/欽的盟友,現在反葉/爾/欽的領袖,提出總統違憲。月中的緊急會議後,第一副總理將公投定在4月25日。
 
4月的莫/斯/科溫度在2℃ ~ 10℃,屋子裡刺耳的寂靜訴說在腳步聲中,伊萬披上風衣走出無人的大宅。
在莫/斯/科的俄/羅/斯人普遍金髮,白皙的皮膚,圓潤的眼眸,偏向東方的鼻子,和高大的身形,排隊人龍裡的東歐人變得相當明顯,何況他還有著比一般歐洲人不同的銀髮,像是童話裡的雪國精靈一樣,他在銀行兌換美元處碰了壁,銀行行員抱歉地掛上美元售完的牌子,基爾伯特冒著青筋沒說什麼,堆放盧布回單肩背包離開銀行。
他看著那個外國人的背影,有著相當熟悉的感覺,嘿~對到眼了,他有一雙銳利的紫紅色眼眸,讓人印象深刻。
伊萬提款完離開了銀行,街道邊小電視播放著與西方建立友好關係的新聞,外來進口用品引進了部分,並宣傳著要與西方做好友善外交的觀念,來到了超商,裡頭有許多搶著拿日常用品的人們,伊萬看著售空的酒架,伏特加的欄位已經空了,他結帳了麵粉和果醬後,有些失落地坐在超市裡的開放座椅。
旁邊坐了一個人,他沒有很注意,幾分鐘後餐桌前被推來了一瓶伏特加,是那個從銀行離開的東歐人。
「給你,本大爺買了兩瓶。」基爾伯特秀了一下禮盒說。那盒子被拆了一瓶起來。
「我盧布不夠了,先生要用什麼跟你換嗎?」伊萬苦惱地看剩下一半的錢袋,伏特加需要一整袋錢袋才能買到。
「也好,本大爺不想拿一堆盧布,帶一趟路吧。」基爾伯特將寫了地址的信封拿給他看。
「阿咧?」伊萬說。
「不順路?」基爾伯特說。
「…這是…先生你叫什麼名子?」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在39區的加/里/寧人。」
「我是伊萬.布拉金斯基。你是戈/巴/契/夫說會來小住的分區家人嗎?」伊萬溫暖地著說。
「算是吧,不過本大爺不是俄羅斯人,國家大人。」基爾伯特挑眉說。
「但是你是屬於我的分區吶,房間已經準備好了呢,還有這些是這幾天的食物吶。」伊萬微笑地說。
「伊萬…怪了、本大爺之前有喊過這個名子嗎?」
「區域先生~這麼仰慕國家吶。」
「誰仰慕阿,不知到誰在銀行時就瞧著本大爺看了。」
「明明是基爾的髮色太顯眼了!」咦…為什麼會直接喊短名?
「是帥氣啊,本大爺獨一無二神選的銀髮!」基爾伯特踩著椅子擺出造型說。
「呼呼,很帥氣吶。」伊萬笑著說。
 
全/民/公/決的結果,大部分選民同意葉/爾/欽繼續執政,但是議會聲明投票量沒有超過50%,不承認有效投票。行政與立法的鬥爭,葉/爾/欽提出特/殊/制/憲/會/議。
 
俄/羅/斯/報,盧布兌美元價格這週持續下跌,蘇/維/埃舊部派系支持的媒體撰寫了經濟批評的專題。莫/斯/科/報,葉/爾/欽的支持派系則刊登了經濟解釋。
週末,他們採買了製作麵包的材料,勉強能製作出放置長時間的燙麵麵包、方形的博羅季諾麵包和奢侈一些的博亞爾斯麵包。
沿著街道,比鄰有序又不失俄/羅/斯色彩的國有住宅,前時代廚房屬於公共空間,做菜用餐都會聚到廚房,啊,如果這間大宅還有其他人的話,一定會很熱鬧吧。
伊萬看了看住在這裡快兩個月的基爾伯特,熟練地拿出料理秤和其他廚具,又覺得或許人不多也好,基爾伯特面容相當嚴謹的秤量製作麵包材料的公克數,還將每種麵包材料分區歸類,他相當專心的表情,令伊萬忍不住想惡作劇,讓那目光投向他。
「這幾種糖分要多些吶,那一種糖少一點才好,烏拉~這個要鹹的吶。」伊萬微笑的將幾種材料換了比例。
「住手!食譜配方寫的不是那樣啊!」基爾伯特臉黑的說。
「啊咧~不過我想這麼做吶~」伊萬直接將食譜闔上。
「你以為蓋上食譜,本大爺就會忘記比例嘛!?別小看我了,看著吧,本大爺還是烘培得出了!」基爾伯特挑釁的笑著說。
「那我可以期待了吶~」伊萬紫色雙眼閃爍光輝的說「但是麵包如果浪費的話~會有懲罰喔~」
「懲罰…你這傢伙…怎麼說得那麼開心!?」基爾伯特白眼的說。
烘培出爐後,有些麵包甜,有些麵包淡味,有些麵包鹹。基爾伯特雖然困擾臨時邊更配方,但是覺得他的嘗試很有趣。伊萬不好意思自己做了換比例那樣孩子氣的舉動,但是覺得他很厲害,可以調配製作出麵包。
 
行政議會結束,總統葉/爾/欽和國家意識體伊萬,來到加/里/寧分區辦公室,伊萬率先推開門後,拿走了基爾伯特正在看的文件,堅持要他收拾好回家了,基爾伯特奪回了文件不耐的講做個註記就要走了,葉/爾/欽嘆氣的收回懷念的目光,尊敬的請教了基爾伯特一些行政管理學。
6月,俄/羅/斯召開制憲會議,葉/爾/欽重新走回政治領導。
 
重新制憲增加了許多工作,假日他們在大宅處理公事,後來下午在室外陽台休息時聽著音樂睡著了。
基爾伯特先醒來,之後,伊萬醒後沒看到他,有些慌亂左右看著無人的陽台。
桌上女詩人著作的書本被風吹動,他看了過去,無風後停留的那頁,像/這/樣/細/細/地/聽,從去年復甦的俄/羅/斯文學流連在人們心中,如同大樹裡的亂風,悲劇倒映在新生的喜悅,伊萬沉默著合起書本,將哈/里/托/諾/夫的小說命/運/線壓在詩集上,不讓風凹折了書頁。
基爾伯特在客廳,安裝有線電視,伊萬明白夢裡以前的記憶,不屬於他但是又屬於以前的他,他生活的時代並不是騎著馬匹的時代。
電視頻道加入了私營的商業化節目,撥放著英劇和美劇,腦海裡卻是浮現起,醒來時看到的詩句,在分離時才喜愛,而不是相融之時,他是愛著他的,那份焦急的痛楚,像是揪緊心肺一般。
基爾伯特得意地轉播電台,宏亮開朗的聲音消散了伊萬的愁思,行動在思考前實行了,他忍不住抱住了他,基爾伯特困惑著伊萬突如其來的舉動,思索前卻仍然將他回抱,伊萬更加抱緊了幾分,眨了眨紅了的眼眶。
 
日子過去,親密的舉動多了起來,牽手、擁抱、觸碰和親吻。
哈/斯/布/拉/托/夫來訪,看到他們,卻自以為蘇/聯復活了,加強了立法職權。
回憶放映加劇,讓人腦部頭痛。
腦海中播放著記憶,或許是命中注定,夢裡、心裡存在對方的身影。
 
東/西/德的人歧視分爭,被排擠的東/德人懷念起過去的東/德政府。
而俄/羅/斯人也在這時期懷念起蘇/聯時期的聯盟體制。
 
伊萬的目光鎖定他,他知道在85個聯邦主體中,他是唯一那個令他心醉。
 
在加/里/寧(以前的柯/尼/斯堡)他們大吵了一架,因為計畫將核彈部屬在此。
「車/臣核能廠發生危機,結果因為官官相護而未能及時解決輻射問題,實在太扯了,還敢在本大爺的土地裝置核彈。」基爾伯特擰住了劍眉。
伊萬他憤怒的說「我不是蘇/聯而是俄/羅/斯,不會在重蹈之前的政體發生的錯誤!這個決定會為了新生的俄/羅/斯國家利益布局。」
基爾伯特看到他的決心,爽朗笑了說「那本大爺會將波/羅/的/海,俄/羅/斯的歐/洲軍港給守好,給本大爺在首都要好好留意時況。」
 
從港邊散步回住處,獨處時不經意的勾起情慾,在纏綿方下,他們發現彼此的身體多了以前沒有的傷痕。
基爾伯特背部有兩道大劍傷
伊萬的脖子有一圈猙獰的撕裂傷
「痛不痛?」基爾伯特隱住憤怒與心痛問道。
「不會,很奇怪的舊傷,前幾周突然浮現的…胎記?」伊萬笑了一下,不過想也知道著是被長期綁住脖子所造成的。
「最好啊,唉…本大爺這邊處理好會再過去首都,什麼負面想法不准再想。」
「什麼啊...我才沒有想自殺…雖然通貨膨脹…雖然在野黨正醞釀內戰…呵呵…你看~基爾~我會笑著把他們通通解決吶~」
突然被他拉入懷抱,我很驚訝,他高於我的體溫覆蓋了過來。
「不用對本大爺表現違心的言行,都看穿了,笨蛋。」
加/里/寧,你對我俄/羅/斯而言,真的是很特別、很獨特的存在。
 
“你還會愛我嗎?”
不知道哪一個回憶,讓伊萬醒來流下了眼淚,以及莫名的悔恨纏繞在心頭。
 
8月12日,葉/爾/欽突然宣布將於秋季改選議會,與舊蘇/聯派系開始攤牌政改的決策。
 
巨大的政策改革,王耀和阿爾弗雷德分別來了電話,記憶的碎片變得更加紛亂。
掛下電話不久,大宅的電鈴響了,是基爾伯特嗎?
打開門,一位有著銀色長髮,表情冷峻的美麗女子,看到他,眼神卻變得柔和了起來,以前蘇/聯認識的誰?
「哥哥,真的是哥哥。」娜塔莉亞說。
她是誰?明明醒來時,他便獨自一個人面對著前蘇/聯崩毀的俄/羅/斯,哪裡有過親人?
「我有親人?你確定沒有認錯人嗎,美麗的淑女。」伊萬說。
「不,我不會認錯的,從蘇/聯以前,我就一直追隨著哥哥的背影,哥哥…歡迎你回來。」
 
9月1日,葉/爾/欽宣布解除魯/茨/科/伊的副總統職務,9月21日,葉/爾/欽宣布解散人民代表大會和憲法法院。當夜,哈/斯/布拉/托/夫召開最高蘇/維/埃緊急會議,宣布停止葉/爾/欽的總統職務,並由魯/茨/科/伊代行總統全權,兩派徹底決裂,開始武裝對抗。
 
武裝抗爭的前一晚,前任的死亡夢境席捲著伊萬。
蘇/聯在烏/克/蘭的第一核電廠放射性元素失控,區域政府失望背離,東/德他的上司…舉行了自由選舉,最那年因為經濟蕭條、民族分裂與改革失敗,蘇/聯上司宣布政權解體,消失在人民的歡呼聲中。
而基爾伯特他在東/德選舉結果,國際簽訂了最終解決,東/德拔下了徽章,10月正式簽訂合併條約,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為主體國家,月底逐漸消失的東/德對他留了些話,溶解在人民的歡呼聲中。
消失前的片刻,約好了在最初相遇的地方,反抗著既定凋零的命運,祈禱著生命新生的意義,祈禱迎來相守的明日,希望與你在一起的明天。
紅色帝國正付出代價,無法計算的代價,他已經不想估算了,他愛的那個人最後說的話會成真嗎?被孤獨包圍的最後,無所謂了,讓我再天真一回吧,祈禱的相守的明日。
 
10月3日,議會派及向其效忠的內務部隊開始衝擊奧/斯/坦/基/諾電視塔和莫/斯/科市政府大樓,葉/爾/欽下令在莫/斯/科實施緊急狀態。次日,政府軍實施反攻,炮轟議會大廈,8時發起總攻,很快擊潰議會派的抵抗,下午18時,哈/斯/布/拉/托/夫和魯/茨/科/伊向政府軍投降。
俄/羅/斯共和國戰勝了前蘇/聯的幽靈從屬。
 
內戰過後,他已經想起了一切。
與加/里/寧通過電話後,也知道了基爾伯特也已經想了起來,因為德/國本身的分歧和路得維西與他見面的緣故,許下的約定,他還會來嗎?
 
愛/沙/尼/亞與俄/羅/斯中間楚/德/湖
穆/斯/特/韋/港
「別在我的世界悄悄消失吶…基爾…」
銀髮青年和淡金髮青年坐在港邊。
「不會的,伊萬,你存在本大爺的心中,恨也好愛也好早就糾纏不清了,本大爺會陪著你繼續過下去。」
 
記住那些犯下的過錯吧、無論多少次都要改過開始
時光不斷流轉,重新再見到你
與過去不一樣的未來,將紀載專屬你我兩人的伊始
任時光流逝、我絕不離開
景色依舊的楚/德/湖,湖上冰層結晶,凝結著過去,連接著現在永恆的證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7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ph|黑塔利亞|義呆利|普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phne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UBW[弓凜] 無題... 後一篇:APH[普露] 沙漏(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liyaaa所有人類
[殺戮之星-凡提亞]火熱連載中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3806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