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MS】夢

作者:薄荷│2019-10-11 18:47:43│贊助:10│人氣:163
  他已有許久不曾作夢了。

  「只有軟弱的人才會作夢。」

  他這般告訴自己,任那人的身影在記憶中磨蝕。

  過去的事情並不重要,一切都是為了更崇高的理想。

  只要咬緊牙關,就能夠無視胸中的黑洞了吧?


  「埃伯爾上校,士兵的準備已經完成,隨時能夠出兵。」
  
  「知道了,出發吧。」身著軍裝的黑髮男子沉聲道,起身走向傳送點,步履一如往常的堅定從容。

  終結戰爭的方法只有戰爭。

  所有事情都會有犧牲,期望連手段也要正當美好,那只是荒謬的理想罷了。
 
  這些話他從前就對那個人說過了。

  即便是已然身經百戰的現在,他的信念也不曾動搖。

  即便這場悲劇到了終結,也喚不回曾經珍視的那人……

***

  他總在狂亂的噩夢中驚醒。

  紅與黑交織出的一片混亂,

  撕裂靈魂般的痛楚襲上神經。

  ……到此為止了嗎?

  意識遠去的一刻,他分明記得,

  那一日那人鄭重許下的承諾:

  「我會守護你。即使賭上我所有的一切。」

  
  他在睡夢中驀然驚起,彷彿呼吸困難似地大口喘氣,睜大的雙眼還殘留著夢中的恐懼。

  「喂喂,亞克,還好嗎?」火堆旁的巴克巴克探頭問道。

  「亞克自從來了這一帶,電波就不太穩定呢。」威伊用擔心的眼神看著亞克,彭彭則端了一杯水遞到他面前。

  「……我沒事,只是作了個噩夢。謝謝。」道謝後接過水杯,亞克露出笑容,恢復了平時的溫和模樣。

  此刻是黎明前的清晨,儘管克拉班星球上的天空總是瀰漫著一片橘黃,讓人分不清白天與黑夜。曉風吹起遍地黃沙,嗚嗚的風聲在曠野中聽來分外淒清。

  只要能在這片沙漠中找到水晶動力源,就能帶著克拉班離開這個荒蕪的星球。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亞克逐漸喜歡上這些天真卻又可愛的種族。他們都是他的朋友。

  朋友……下意識舉起左手一看,漆黑的皮膚、發紅的烙印與尖銳利爪,半隻手臂都已化為怪物的模樣。那是被深淵的力量侵蝕所留下的痕跡。

  亥雷普的軍人、打著和平名義的侵略戰爭、最要好的朋友……從前熟悉且信任的一切,都在發現軍隊計畫的那一晚被摧毀了。

  我們不是為了榮耀雷普族而奮鬥的戰士,而是殺戮弱小種族的劊子手……為什麼能夠輕易地以「必要犧牲」帶過這一切呢?沒有盡頭的戰爭背後,究竟是為了什麼?

  即便彼此想法有了分歧,還在最後關頭信守承諾,強制中斷了懲罰儀式,讓我免於被深淵的幽靈之力侵蝕殆盡的你,又是怎麼想的呢……

  這些問題的答案,恐怕只能等到脫離這片沙漠後才能去尋找了。坐在火堆旁沉思的亞克抱膝想著。

***

  接獲屬下通報西邊戰場有騷亂時,埃伯爾並未多想。

  雖然野蠻族在雷普族幽靈軍隊的攻勢下幾乎毫無還手之力,還是會有些不死心的傢伙企圖以螳臂擋車。

  直到他看見立於戰場中心,依舊是一頭酒紅色短髮、穿著舊式亥雷普制服的那個身影。

  亞克。


  ──「埃伯爾,穿上這身制服,真的有軍人而非軍校生的感覺了呢。」亞克向他笑言,澄灰色的雙眸中猶帶稚氣。

  「是啊,可惜亞克穿上去看起來還是一樣遜。」埃伯爾涼涼地吐槽。
  
  「喂,再怎麼說我也是有通過畢業測試的好不好。」作勢要搥打埃伯爾的肩,亞克眼中的笑意卻絲毫未減。

  那時他們剛從軍校畢業,某方面來說還是個孩子,然而由於西部戰線士兵的短缺,很快便給派到了精銳基地入伍。

  軍校裡不斷教育他們要為了亥雷普的榮耀與和平而戰,兩人也積極磨練戰技,期待能上戰場獨當一面的那一天到來。

  儘管當時埃伯爾是學校裡名列前茅的優等生,而亞克卻是萬年的吊車尾,兩人卻意外地合得來。從軍校裡相互扶持到了軍隊中,隨著一場場戰役過去,兩人的軍階也升到少尉。

  然而亞克臉上的笑容卻逐漸黯淡。

  「埃伯爾,我做不到……這不是戰爭,而是屠殺啊!」在一次次稱不上對戰、幾乎只是單方面殺戮的戰爭過後,亞克終於忍不住崩潰。

  面對亞克帶著顫抖的控訴,埃伯爾雙手抓著他的肩,直視的綠色眼眸殘酷得令他心寒:

  「別傻了!這些不都是已經有覺悟的事情嗎?只要能切斷這個悲劇的連結,即便弄髒這雙手也無所謂。」

  亞克的眼神依舊渙散,忽然覺得眼前的多年好友,竟是如此陌生。

  「不是這樣的,通往和平的路,不該是靠鮮血鋪成的啊!」

  這一切都是錯的。不應該繼續下去……

  「撐下去……這是我們背負的使命。」最後埃伯爾語重心長地拍了拍亞克的肩,轉身離去。

***

  ──從那時開始出現分歧的我們,終於到了對立戰場的時候嗎?

  凝起一記閃電球朝對方轟去,阻止了對方對己方士兵的掃蕩,也讓埃伯爾看清楚他如今的模樣──

  曾經清澈如水的右眼亮起戰意的橘芒,半邊臉頰和手臂也烙上深淵的紋路,然而改變最大的是他的左手。那不再是從前與埃伯爾擊掌立誓的白淨手掌,而是宛如怪物般的深色利爪,醜惡得令人畏懼。

  「亞克。」埃伯爾平靜地吐出對方的名字。

  即便不再做夢,過去的記憶卻不曾消逝。

  我們誓死效忠,是為了要守護重要的人。

  這傢伙還是一樣天真、還想玩保護弱者的正義遊戲嗎?

  那就讓我來讓他看清現實吧。


  記憶中的那個男子就在眼前。

  我最好的朋友,陷害我的……

  「埃伯爾。」

  喊出噩夢中無法忘懷的這個名字時,仍能感受灼燒般的痛楚。

***

  那一晚,因為擅自離開軍營而被視為背叛者的我,被林波准將押到了基地內的密室。

  等在那裡的,除了軍隊高層,還有神情複雜的埃伯爾。

  「亞克,我早就告訴過你了。」

  「……」

  胸中這股酸澀難受的感覺是什麼呢?是不是在全心信任一個人之後,又被對方狠狠背叛、打碎的痛苦?

  我別過頭不去看他,而其他士兵將我拖至祭壇前。這時我才注意到祭壇上複雜且發著不祥紅光的符文,彷彿蘊藏著某種危險的力量。

  「那麼就讓我們見識一下深淵的知識吧。」林波准將獰笑著按下開關,能量組成的咒鍊將我束縛在祭壇上,而他上前在我左手劃了一刀。

  隨著鮮血滴落在祭壇上,紅黑色的半透明物質像是受到刺激般瘋狂竄生、蔓延攀爬上我的左手,隨著傷口鑽入血肉,伴隨著撕裂靈魂般的燒灼與痛楚。

  「啊啊啊啊啊──」即便是在軍校受過嚴格訓練的我也忍不住慘叫出聲。那是難以言喻的可怕折磨。

  劇烈的疼痛令意識開始模糊,心中卻閃過一道念頭──

  也許就這麼死了也好。

  不必面對殘忍的事看似永遠不會結束的恐懼,還有信任破碎的心痛。

  正當我這麼想時,卻看見一旁的埃伯爾動了。

  他迅速地閃到祭壇前關閉開關,同時張掌釋放出強大的白光。

  「亞克──」

  那是我陷入黑暗前,最後聽見的聲音。

  為什麼救我……即便到了此刻,也還記得昔日的約定嗎?

  「萬一你發生什麼事,我會去救你的。所以你放心吧。」

  畢業那天的話語言猶在耳,溫度卻已涼透。

***

  「埃伯爾,『為了和平而戰』的口號不過是謊言,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

  雖然不知道中間經過了多少時間,但從埃伯爾身上的上尉制服和指揮官臂章看來,想必他還在為亥雷普軍隊效力吧。不只是臉龐脫去稚氣,連那冷酷的眼神也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我說過了,為了悲劇終結的那天到來,這些痛苦是必經的。倒是被不值錢的同情心所絆住,站在野蠻族那邊的你,真是難看。」埃伯爾輕蔑地笑了笑,緩步朝亞克走去。

  「我不會讓你通過這裡的。」在避難所的克拉班們成功啟動水晶動力源之前,必須擋住埃伯爾。不能再讓悲劇上演了……

  亞克迅速俯衝向前,揮手射出兩團火彈,卻被對方輕易地躲開,隨後閃現到他身側,無情的拳腳精準迅快地打擊各個部位。

  ──「埃伯爾,剛剛結束那一下你是故意的吧,害我的腰現在還在痛啊。」結束對打後走出訓練教室,亞克低聲抱怨著。

  「抱歉抱歉,打得太入神,不小心就下重手了。」埃伯爾揚起嘴角,邊走邊替他揉腰以示歉意。

  「作為賠償,你晚餐的燉馬鈴薯要給我吃。」提到最愛吃的燉馬鈴薯,亞克的愁眉苦臉頓時一掃而空。這傢伙打鬥老是這麼狠,每次對打課上完都害我傷痕累累,不討點補償不行。

  「那有什麼問題。」埃伯爾笑得寵溺,就這麼和亞克並肩走回宿舍。

  回憶裡的笑容和如今眼前的人重疊,不同的是,這次雙方是毫不留情地真打。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你來我往,昔日拆招的默契變成你死我活的拼鬥。

  亞克被拳腳擊中的部位隱隱作痛,隨後轟來的一記電球更是直接讓他的背脊撞上岩塊,當場咳血。果然這具太久沒戰鬥的身體,是無法打敗他的。

  ……不能在這裡倒下。可是,重傷的身體已經榨不出任何力量了。

  數不清的悔恨不斷湧現,再怎麼努力想掙脫過去的憎恨,最後還是無法放下。

  無盡延伸的噩夢,無能為力的痛苦,無法忘記的背叛……

  ──即使會成為怪物,我也要讓你在此停下。


  紅黑色的烙印紋路自左手迅速燃燒至全身,背後彈射出的黑色火焰凝聚成實體,仇恨的鮮血染紅了整雙眼睛。

  看著化身為修羅的亞克,埃伯爾知道,那是深淵禁忌的力量。

  他不敢大意,自對方產生異變起便開始蓄積能量,直到在空中閃過亞克一連串狂亂的斬擊與尖刺後才找到機會擲出巨大的能量球。

  能量碰撞所產生的氣流掃過全場,捲起漫天風沙,也將兩人往不同方向推開。

  等到一切平靜下來時,只見回復正常的亞克萎頓地靠在岩石上,半闔著眼,渾身佈滿細碎傷口。

  埃伯爾平靜地走到他面前,開口道:「你太弱了。放棄吧,不要再作無謂的抵抗了。」

  「埃……伯爾……」即使快要失去睜眼的力氣,也想再好好看看他。

  回憶裡最重視的人,就算傷痕累累也想擁抱的人……

  被淚水阻隔的視線,再怎麼努力想看清都是一片模糊。

  「……我不會殺死他們。好好活著,別再做傻事了,亞克。」

  沉默地凝視對方片刻,埃伯爾俯身將療傷藥水放在亞克懷中,轉身背對夕陽離去。

***

  我不是不願作夢,而是害怕在夢裡看見你。

  沾滿鮮血的雙手,是無法擁抱重要的人的。

  那天晚上我夢到你了,

  夢中的你依然是澄澈的灰眸,笑著對我說:

  「畢業快樂,埃伯爾。」


THE END.

===========後記==========

亞克這孩子是楓谷新職業中敝人最喜歡的。
當然劇情有腐外加相愛相虐是很大的重點。
難得把分身衝到200等就是為了五轉技的回憶殺啊~

他的設定跟很多角色有相似處,
比如跟埃伯爾簡直是火影的鳴人與佐助、
能力則是結合死神一護的虛化跟茶渡巨人的右手。
另外也像沉月之鑰的月退,被心上人殺死後重生,
平日溫和無害,觸碰到過去的陰影就會失控質變。
就是這種讓人心疼的、背負傷痛的善良好孩子啊。
至於埃伯爾像FREE第二季凜的竹馬-山崎宗介,
都是黑髮綠眼外表沉穩甚至冷酷把深愛藏心底的男子~

附上一張自己合成的兩人立繪合照w

另外解釋一下祭壇段切換人稱的問題,
主要是想讓觀眾「體驗」而非「看著」過程,
不得不犯忌在此段切成第一人稱亞克視角。
雖然敝人的第一老是寫得很爛(汗

最後用一張埃伯爾結束本文,這悲傷的眼神啊啊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68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MapleStory|亞克|埃伯爾|ARK

留言共 2 篇留言

白煌羽
喔喔

10-11 20:28

袋鼠
不知道薄荷有沒有看過KMS神之都改版的後日談。看完覺得,基於立場,除了在夢或回憶裡,真的回不到過去了。過去的回憶又美又帶刺,想念卻又不太敢去想。

我也是為了回憶殺才5轉的,沒想到女亞克沒有回憶畫面......。從超新星後的新職業以來,職業劇情好像一直有點薄弱,解完整個亞克之書,覺得幽靈的篇幅似乎還比埃伯爾來得多= =a。不知道除了沙漠那邊,還有沒有漏解的劇情。

10-22 08:43

薄荷
海外消息敝人都沒看耶,坐等黑橘爛翻譯#
哈哈,亞克這麼腐的職業當然是男角限定XDD
誰叫幽靈已經跟他結為一體了(?
之前找劇情好像時間神殿還有一段:
「我們很不一樣,但都有相同的夢。
希望你的那份心也還留著,埃伯爾。」10-22 12: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zureMint3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MS】Friends...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小屋內容新增,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免費以及輕鬆愉快學日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