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Gothique Myth 外傳-異鄉人-前半

作者:唷噶│2019-10-11 10:35:55│贊助:2│人氣:42
Gothique Myth-Xenos

2-1-1:外傳-異鄉人-前半

  前情提要:

  「身體無法動彈。」

  沉重的感覺纏繞在身上,意識彷彿受到一股力量拉扯,身體的重量也越來越明顯了。

  耳鳴!

  爆炸聲在四周回響,並且不斷往遠處擴散,難道有甚麼東西在附近炸開來了嗎?

  隨著耳鳴的好轉,模糊的雙眼才得以接受光亮。

  「這是個坑洞嗎?自古以來所謂坑洞,不都是為了死人而挖的嗎?難道這裡是陵墓。」

  這坑洞有極其完美的弧形,一眼就知道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難道是這個世界的神,為了埋葬誰而準備的嗎?」

  說笑而已,還是趕快爬出去,方便做進一步地確認。

  「蔚藍的天空、深綠的大地、無止境的大海,宛如沒有邊境的世界嗎?」

  這是懷念嗎?難道所謂的記憶深處,藏著的就是這座島嶼上的光景嗎?

  「話說回來?好像沒有爆炸的痕跡呢?」

  但是,怎麼有一股焦味。

  「等等,這個坑洞是?」

  回頭才發現,這不是隕石的坑洞嗎?

  「所以,我被隕石給……砸了?」

  說笑的啦,那是不可能的對吧?

  但是,如果真的有隕石打中我的話,那我得感謝那顆隕石,要不是它打醒了我,我差點就忘記來到這裡的目的。

  「其實也沒什麼目的啦,因為所謂的旅行,不就是漫無目的的飄泊而已嗎?」

  以上


  真想不到穿過了大海之後,看到的第一副光景竟然是……。

  「真是驚人啊!不過隔著一片大海,這片陸地上就有這種建築嗎?」

  好長的城牆,那可不是包圍了一座國家這麼簡單,簡直就是隔離了一片大地啊!

  「城牆上面竟然有人守著,靠近八成會惹上甚麼麻煩,不如先迂迴吧。」

  幸運的是,那旁邊就有一座小鎮。

  「這裡的建築、這裡的服飾,竟然都是中式的!」

  我現在身穿黑色大夾克啊!跟這裡是格格不入啊!

  不過,竟然是如此有親切感的世界嗎?尤其是,那大門的匾額上刻著……

  「『中華街』……?」

  「您是旅行者、還是冒險者嗎?不過看您的穿著,應該是一位巡禮者,沒錯吧?」

  叫住我的是一位青年,理所當然的身穿中式服裝。

  「我是一名雜學家,認識我的人通常稱呼我為無好。」

  他向我報上了一個名字,無好。

  「克拉克.傑洛.史密斯(Clock.Zero.Smith)。」

  雖然伸出了手,並且報上了名字,不過那個名字也是印象中,別人給我的稱呼罷了。

  「那麼可以稱呼您為無好先生吧?此外容我再問幾個問題好嗎?」

  「當然可以,儘管問!」

  「您口中的『巡禮者』是指甚麼?」

  「原來您不是一位巡禮者嗎?但連打招呼的方式,都跟他們大同小異啊?」

  原來我剛剛,是用了甚麼奇怪的招呼方式嗎?

  「簡單的說,就是來自西方的旅人,但之所以被稱為巡禮者,是因為他們有確切的目標──東方。不僅如此,那一群浪跡天涯的人們,彷彿有甚麼事物迫使他們離開西方,雖然名為巡禮者卻好比一群流亡者。」

  喔!那我確實算是個巡禮者,因為是漫無目的地流亡中。

  「那麼城牆的後方,難道就是巡禮者的目標嗎?」

  「沒錯,但不算正確,本來他們是為了城牆後方的那座國度,那是以『諸子百家』為中心建立起來的國家,各式學術、文化、術數、理法,縱橫交織成的,大國『無極』。」

  「所以那座大國,就成了巡禮者們的必經之地?」

  「那也不盡然,就如同你看那大門深鎖,沒有巡禮者能夠進去。」

  看來結束了,我的巡禮之旅。

  「但是旅人,你可有想過?那些來自西方的巡禮者們,吃了閉門羹之後會到哪去呢?」

  回到西方?還是在這定居?

  「那倒是錯得離譜,畢竟對於巡禮者而言,東方可不限於此的啊!」

  也就是說,他們繼續往東方前進了?

  「在那極其東方,大海的另一頭,有座毋須城牆的國度,數以萬計的巡禮者們,最終都會集中在那裡,雖然沒有『諸子百家』為首的中心,卻使得巡禮者找回了仰望的對象,那是以『諸神百名』成就的,神國『太和』。」

  巡禮者的神國?我也沒得選擇,畢竟這裡的大門緊閉,與其考慮進去的手段,不如先到另一個國度看看,反正巡禮者就是該去一趟神國,對吧?

  「那麼,所謂的神國是在哪呢?」

  聽他所說,一樣是在海的另一頭,卻是跟我出發的地方完全不同,如果是一般巡禮者的話,恐怕不知道要花上幾個月,才能從無極一路到達太和。

  「想必,他們旅途的過程是非常艱辛的吧?」

  神之國?不意外,又是個非常有親切感的世界呢?

  「日式?不過話說回來,一樣都是取樹木作為建材,一樣都是取絲綢作為布料,中式跟日式又有甚麼不一樣的?」

  「克拉克!你口中所謂的差異,就好比是在詢問大國與神國之間的不同,那答案永遠是無極與太極之間的大同小異,但實際上這裡是太和之國,這個被稱為神之國的地方,其實與我們想像中仍有諸多不同之處。」

  這樣說起來,以前有一位學者相信宇宙是愚蠢的,周遊列國的他最感嘆的,就是人類的奴性,他相信人類的愚蠢造就了這個社會,上位者永遠都在奴役他人,下位者受人奴役永不超脫,但是質疑一件一體兩面的事,得到這樣的結果是必然的,所以接下來的他是否該去質疑這個宇宙呢?

  不需要,因為那是一個愚蠢的問題,然而我也有詢問別人,這種問題的時候啊?可見,謹言慎行真的很重要呢。

  「克拉克!你也知道那樣的問題不重要,所以讓我問你一個重要的問題吧!」

  「重要的問題嗎?」

  「我們是怎麼來到這個太和之國的呢?克拉克。」

  「飛過來的?」

  ……這陣沉默說明了,我剛剛給出的說明,貌似無法說明發生甚麼事,但這是我也說明不白的啊!

  「那是在一座無人島,還有顆隕石從天而降的痕跡,於是我靈機一動想出離開的方法,如同他從天外而來那般,向天外飛去問題就解決了,對吧?」

  ……然而他依舊默默的看著我,眼角處還散發出了一絲憐憫……

  「無意識的……」

  「唔?」

  「我在無意識中發現的,那意識的深層有一道亮光,那是記憶深處的景色,那是回憶中的美麗大地,那片光景卻跟在陸地上看到的不同,那彷彿是在一片高原之上俯瞰而下,那只有翱翔於天際才可以見得,所以我本能地回想起的就是飛翔。」

  「噗……真是失禮了,但是人類是不會飛翔的,不是嗎?」

  雖然他遮住了自己的嘴角,但受到嘲笑是理所當然的,畢竟我只是憑感覺說出口罷了。

  「不過是,我回想起了一個可笑的故事,就讓我說出來給你細細的品味一番,如何?」

  真想不到,原來還有比我剛剛說的話,還要有趣的故事嗎?

  「曾經,有一位頗具名望的得道高僧,世人都認為他足以背負那沉重的名聲,但只有他自己一人覺得那是不可能的,而那份理由也確實讓眾人折服,畢竟他還沒有飛升成仙。」

  他一邊笑著一邊說道,雖然他彷彿是在嘲笑甚麼一樣,但高僧得道與飛升成仙確實有意思啊!

  「故事並沒有就此結束,我們還得講到他成仙之前,那佛陀賜與的六日苦修,那並非只是人的一日,那是大梵天的一劫,那意味著隻身追逐大梵天的一日,那勢必得付出的日子有如繁星那般數多,那萬劫不復之中日復一日的只剩下思考,那怕是空想、那怕是妄想、那怕是幻想、那怕是遐想、那怕是真想、那怕是假想,那怕是有想與無想,那在堪比天地間一切緣起緣滅的長度面前,毫無意義。」

  據說,在人類最古老的宗教之一,存在一種古老的記數方式,為了計算天地之間最大與最小的數字,它的每一個單位都非常的驚人,我也不知道一單位具體是多少,只知道那數字我一輩子都不會想用就是了。

  「終於,他的苦行有了成果,一片矇矓之中看到了、聽到了、聞到了、嘗到了,感受到那成熟的果實落地,思緒於那生根發芽,秘密在那被埋藏著,底下是那意識深根處、種子的所在處、生命的根本處,那就是『阿賴耶識』的境界。」

  阿賴耶識,也就是人類意識最高的型態,對於一個能夠與天地並存的古老宗教而言,那思考範疇也是常人無法企及的吧?話說回來,佛陀與神仙、成佛與成仙的差別是……?

  「可笑的是,在到達那境界之後,就這麼帶著因果業為,超脫輪迴一去而不再復返了,難道這就叫做飛升成仙嗎?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有機會親身體驗,甚麼叫做逍遙自在啊?」

  確實,能夠在天上飛是一個不錯的體驗。

  「只是無好先生,你剛剛那段話的意思難道是,其實我是一個仙人嗎?」

  「克拉克,我當然只是說笑的而已……哈哈哈。」

  哈哈,就算我丟失了不少記憶,說自己是仙人的話……不可理喻!

  「御伽之話,願聞其詳!」

  一道輕巧而高亢的聲音吸引了我們,那聲音的主人……竟然!

  「拙者御伽之眾,名在草子之前!御伽前向兩位請安。」

  那是貓、還是狗,難道是一……隻狼?

  「克拉克,看來我們的運氣很不錯呢?竟然能受到御伽之話的使者,也就是御伽大人的青睞,這對我們來說可是個千載能逢的機會,說不定能從他口中知道些奇聞軼事呢!」

  是狐狸,那是狐狸的耳朵,他柔順的頭髮上,有兩只蓬鬆的狐狸耳朵。

  「正是如此,拙者之身為御伽之話的主人,我們立志要看遍世上全部的故事,所以兩位方才言道的常世之國一話,請務必跟我們分享!」

  曾經有一對兄妹,他們到了異世界與各式各樣的種族相遇,但是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獸人族,原因就是那耳朵與頭髮之間的模糊領域,無法想像那濃密毛皮以及柔軟長組合成的關係,觸摸起來會是甚麼樣的感覺呢?

  「常世之國是嗎?那是在大海的彼方,隱藏於世間的永恆國度,在那的一日一夜之長,相當於這個世界的永遠,在那的泉水不會乾涸,飲用一口即能永保青春、長生不死。」

  他們倆,為了那未知的可能性,為了要知道那縫隙之間的觸感,為此甚至學會了削去時間的方法,也就是「キ〇グ・クリムゾン」。

  「克拉克,『大梵天』跟『常世』有異曲同工之妙,不是嗎?彷彿所謂飛升成仙、長生不死的故事,都是出於同一人之手那般啊!」

  「拙者御伽之眾,並不在乎那是否出自於同一源頭,只是那將成為御伽之話的書中物,這就足夠了!」

  「請讓我摸一下你的頭,可以嗎?那就足夠了。」

  我好像說出了甚麼不得了的話來,真不知道尷尬的空氣中有幾分熱度呢?

  「巡禮者,我建議你別那麼做。」

  那聲音並非來自無好,是來自我們身後另一個男性的聲音。

  「雖然他身穿男性衣袴、褐衣,自稱也是以男性的稱謂,不過他應該是一名女孩。所以巡禮者,過於失禮的行為,還是就此罷手的好。」

  啊哈哈……其實我完全沒注意她的性別,剛才純粹有人想要猥褻孩童罷了。

  「好久不見,但我沒想過會在這裡遇到你,日馭。」

  「無好以及二位,克拉克先生與御伽大人,我出於陰陽之家,有人稱呼為日馭。」

  打完了招呼,我們被邀請到了附近的茶屋。

  「無好,我還記得你的喜好,總是挑這樣的地方來一展長才。」

  「日馭,我們剛剛不都講得差不多了嗎?現在也該輪到你說說看了吧?」

  「兩位,在你們正式開始之前,我想要請教一個問題。」

  就是我剛才,沒看出來的……

  「兩位是怎麼知道,御伽之前小姐是女孩這點的呢?」

  只見日馭他喝了一口茶之後,先開了口說道:

  「這點就由我解釋吧?御伽大人。順便一起說道,關於兩儀、日月、陰陽的故事吧?」

  「拙者,在此麻煩您了!」

  她的雙眼閃爍、她的雙耳顫抖、她的尾巴騷動,我的心臟根本承受不住呀!

  「我們大國,總是充斥著外患之災、內憂之亂,如果究其根本,天性使然而已。

  話說從前,太古的天帝有妻羲和、有妾常羲,妻妾分別為朝日之母、明月之母,她們各自育有十名太陽之子、十二太陰之女,一切是非、天理循環於此源起。

  朝日十名卻僅有一位嫡子,明月十二也絕無兩位妃子,十子奪嫡、十二爭鳴,一時天下地上可謂翻雲覆雨啊!」

  所謂的故事,通常會以兩個方向來描述人的本質,前者是人的鬥爭始於人性之醜陋,而後者是人之好戰源於鬥爭的本能,那麼這個故事屬於哪一種說法呢?

  「經歷一番腥風血雨之後,剩下的一名太陽成為了繼承人,那就是有窮氏族的祖先,最後的一位太陰成為了傳承人,也就是亘我氏族的祖先。

  嫡子與妃子被決定了,那本該代表大喜之日的到來,但其實他們都明白,殺戮的一天還是會到來,於是乎他們分道揚鑣,並立誓永遠不再相見,藉此維繫陰陽的調和、世間的太平。」

  看來這個故事是前者呢?認清了人性的醜陋後分道揚鑣。

  「不過,日馭先生。既然如此,身穿男裝的女性,豈不是代表陰陽融和了嗎?」

  「事實上,表面的調和就是如此,因為人體本身就是陰陽融和之物,所以透過與表面的結合強調了陰陽、善惡、吉凶之事,那是藉由天理循環並得以趨吉避凶。」

  原來這個故事是後者啊!人的本質離不開本能是嗎?

  「巡禮者,你或許懷疑人是否為陰陽一體,換言之即是人的生命、死亡,又即是生命的結合、男女的交歡……」

  其實我已經瞭解了,畢竟我們的物理學訴說了,慣性力不過是一種假想力,真實存在的是另一些力量,陰陽分離的神話即是一種假想,人類的故事卻需要一些真實。

  「拙者也不了解!男女之間的交歡,怎麼可以稱得上是陰陽結合呢?」

  我也不懂的啊。

  日馭好像也開始頭疼起來了,不知道他是在煩惱甚麼呢?

  噗嚕嚕──。

  一時之間周遭安靜了,只聽得到無好喝著茶水的聲音。

  「人有生命與死亡,沒有完整的陰陽;男女之間互相吸引,是不完美渴求完美;日與月的結合伴隨著分離,新生命的誕生亦不會完整。

  如果真能將陰陽、日月、兩儀的完美契合,那倒是個違反天理的存在。」

  噗嚕嚕──。

  故事告一段落,一番費盡唇舌之後,喝了口茶、緩了口氣。

  「拙者也知道了,何謂男女交歡?那是對陰陽結合的渴望吧!」

  「噗──嗤──嚕!」

  事情告一段落,一行人離開了茶屋,大概誰也沒有想過,那裡的溫度變化,彷彿是天氣驟變那般陰晴不定、不可琢磨。

  「方才真是失禮了,但我要在此別過了。」

  「那位陰陽家日馭,竟然這麼急著離開,實在罕見。」

  「因為有約在先,本來我以為只需一杯茶的時間,想不到多花了一番唇舌啊。」

  「有約了嗎?真想不到,身處異鄉卻有不錯的交情了嗎?」

  「不,那兩位你也熟悉,道藏跟文韜。」

  無好,擺出了一副心領神會的模樣。

  「怎麼了?難道你想跟他們,來一場唇槍舌戰是嗎?」

  「我的話不好說,但是兩位巡禮者,可能會對他們感興趣吧?」

  我是沒地方可去,身旁這位倒是很有興趣的搖著尾巴。

  當下,也沒有討論的時間,聽了無好的建議,我們直接朝著約定的地點出發。

  「拙者可不是一位巡禮者呢。」

  她對著身旁的我揶揄到。

  「但是,對他們兩位而言,我們確實是巡禮者。」

  「不,拙者並非巡禮者,因為拙者想聽,真正巡禮者的故事。」

  「我也不是真正的巡禮者!」

  「那也無妨,拙者想知道克拉克的故事!」

  我哪有甚麼故事啊!

  雖然來到這裡,真的聽了不少。

  大國無極、神國太和。

  神仙佛陀、阿賴耶識。

  大海彼方、常世之國。

  朝日之妻、明月之妾。

  「……人憧憬著未知的世界,那怕是死後世界也惹人幻想,那是睡著也會夢到的世界,那個永遠不會消失的夢,你知道嗎……」

  不知道……那女性的聲音是誰?不知道我答應了她甚麼?也不知道我們是誰?

  「……克拉克!」

  御伽前的聲音,看她有點緊張的樣子,我恍神的那麼誇張嗎?

  「我沒事,只是想起了一個故事而已。」

  看她高興地豎起耳朵的樣子,就一邊講給她聽,一邊追上前面的二人吧。

  「人的夢境是由無意識構成的世界,多少人做夢就有多少個世界,其中有個屬於所有人的夢境,那是在人類意識的角落,一種名為集體無意識的邊緣,所有的意識都交會在那裡,當然也包括了夢境支配者的意識。

  而夢境的支配者,成為了一部分人進入夢鄉的目標,為了就是想得到祂們的青睞,成為他們眷屬的一員,在夢中獲得永恆的生命。

  但夢境的支配者,前往祂的所在地得先經過,深不見底的無盡深淵,巡禮者們的無名之國,無數死者的沉眠之地,杳無人煙的世界邊境,支離破碎的幽靈都市,夢魘肆虐的食人之城,最後見到的霧中之主,賜予生命的永恆不滅。

  這就是人類的另一個天國,屬於『Dream lands』的故事。」

  待續


  索引: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64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yogSos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othique Myt... 後一篇:Gothique Myt...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oxy80196everybody
奇幻小說 鬥人 雖然還沒拿到劍盾 但還是如期更新中,可以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