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原創】魔王的冒險《10/10.亞瑟的冒險》

作者:安天~ebb and flow~│2019-10-10 13:29:47│贊助:4│人氣:120

  我和芬格在這座名為挪得的城市與一位不可思議的鐵牌勇者相遇了,卻因種種誤會被誤以為是賊人一夥,在陌生的巷弄間展開一場狼狽的追逐戰。
 
  「抱歉,因為我的緣故把你們也拖下水了。」
 
  「沒……沒關係,今天的事我們也有責任……」
 
  我們三人費了一番工夫才逃過民眾的捉捕,體力不好的我和芬格喘得上氣不接下氣。
 
  鐵牌勇者看著被連累的我們不由得皺起眉頭,露出些許愧疚的神色。
 
  不過其實該道歉的應該是我們才對,畢竟是阿癟那個笨蛋闖下的禍,可是眼下的情況又不好當場坦承這件事。
 
  「我的名字是亞瑟,如你們所見是一位勇者,你們兩個呢?」
 
  他猛然想起好像還沒自我介紹,於是先一步自報名號,爽朗的笑容就像是陽光一般。
 
  「你好,我叫作撒……」
 
  正當我要說出名字,站在我身後的芬格一聲不吭伸手捏了我的大腿一下,提醒我在外面報出這個名字是大忌,與前任魔王相同的名諱可不能隨便說出口。
 
  「……傻蛋。」
 
  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更好的假名,只好拿平時老闆他們對我的戲稱來搪塞過去。
 
  「噗,好滑稽的名字,你爸媽是迷信取醜名可以長壽嗎?」
 
  「啊哈哈……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聽到我報上如此玩味的名字,他不禁莞爾一笑,我也只能苦笑應對。
 
  「啊啊,我的名字是芬格。」
 
  芬格也直接拿我對她的稱呼來自我介紹,聽起來比起我的綽號正常多了,心裡有點不平衡是錯覺嗎?
 
  「對了,兩位是當地人嗎?我才剛到這座城市,有點迷路了。」
 
  鐵牌一臉人生地不熟的模樣,似乎想請我們替他嚮導。
 
  「可惜,我們也是外地來的唷,帶路的話要麻煩其他人。」
 
  芬格在我回答之前就先開口,大概是怕我又不小心說錯話,在他要求我們為他引路之前就率先拒絕了。
 
  「這樣啊,你們兩位是觀光客?該不會是男女朋友吧。」
 
  他有些戲謔地說些玩笑話,話才說完的下一秒芬格就像漫畫人物噴茶般噗的好大一聲,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也表現得太露骨了吧……
 
  「才……才不是呢!我們是……那個……兄妹啦!」
 
  她慌張地向對方解釋,隨口掰出我們倆的關係,如果我有這種一言不合就拿出板手敲哥哥的任性妹妹我還不捏死她。
 
  「既然都對這座城市不太熟悉,如果不介意的話,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街上逛逛呢?」
 
  「嗯,可以啊。」「麻——煩——死——了!」
 
  我那凡事都嫌麻煩的「妹妹」就如同在跟我唱反調,拉長音發出了低沉的嫌棄聲。
 
  她擺出僵硬的笑容冷眼瞪了我一眼,不爽的心情毫不掩飾反映在抽動的嘴角。
 
  「那個……跟陌生人共同行動感覺很不自在啊,你不覺得嗎?歐、逆、醬。」
 
  她刻意用一點都不可愛的裝可愛語氣親暱地喊我哥哥,可是從瞇起的眼神間逸散出來的卻是藏不住的怒氣。
 
  芬格的考量應該是跟勇者結伴而行伴隨的風險太高,但相對來說他並不知曉我們是魔族的身份,搞不好可以反過來利用這個機會套出一些勇者那一方的情報。
 
  撇除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剛才她竟然對於我們倆被說成情侶一事嫌惡至此,忍不住想藉機報復一下。
 
  「妹妹要聽哥哥的話啊,不聽話的妹妹必須懲罰一下!」
 
  我一邊憋住幾乎要笑出來的嘴巴,一邊伸出手在她的腋下到側腰間來回搔癢,心血來潮的難得使壞。
 
  她根本沒料到我會做出這種事,她發出了烏鴉般的笑聲,笑到整張臉都漲紅起來,試圖用她那雙纖弱的手抓住我的手腕。
 
  「呀哈哈哈——色……色狼!性騷擾呀!」
 
  「欸,才不是呢,我們是兄妹耶,家人間的肢體接觸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因為阻止不了我的搔癢攻勢,被搔到連眼淚都擠出來的芬格才乖乖就範。
 
  我停下動作之後,她雙手環抱住自己的身體喘息著,搞得一副像是被我佔了便宜失身的受害者一樣。
 
  「等……等下回去就找你算帳,給我記好了……」
 
  她惡狠狠地斜眼瞪了我一眼,從沒看過她這麼生氣的模樣。
 
  可能是平時跟她互動太沒顧忌,看來這次確實是沒拿捏好分寸,稍微有點玩過頭了呢。
 
 
 
  那位鐵牌的個性十分開朗,走在隊伍的最前頭,對於這座城市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周遭的氣氛都快活了起來。
 
  我快步跟在他後頭走,一個不留神恐怕就會跟丟,至於芬格則是一臉哀怨跟在我身後,總覺得有種一閃神背後就會飛來一把板手的預感。
 
  「對了,為什麼勇者會來到這座城呢?難道有什麼會襲擊人的魔物嗎?」
 
  我趁機向他搭話,用人族的立場試圖套他的話,哪怕只有一點情資也好,必須抓到伊甸王國的尾巴才行。
 
  「這個嘛,因為挪得城是不受王國直轄的無法地帶,經常有非法集團在此滋事,因此伊甸騎士團團長塞特會不定期派勇者在此駐守,至於魔物……近期沒接獲民眾通報呢。」
 
  這個人超好套話,我不禁如此想著,一口氣就得到了大量的情報。
 
  我回過頭一臉得意望向芬格,用眼神告訴她這才是我的主要目的,她僅是不太高興地嘟起嘴撇過頭。
 
  「原來如此,可是,為什麼會派鐵牌勇者來駐守呢?」
 
  「喂喂,你太失禮了吧,沒看到剛才他的身手嗎?這傢伙可不是簡單貨色啊。」
 
  芬格特意配合我的提問幫腔,她知道這麼說就可以得知他此等實力為何會屈於鐵牌的真正原因。
 
  「啊哈哈,果然很多人都有這個疑惑呢,畢竟我連一位魔族都沒殺過啊。」
 
  我和芬格幾乎在同一時間注意到他的用字遣詞,他並不是用「隻」當單位來計算魔族。
 
  「你們有聽過這種說法嗎?魔族跟人族在很久之前本是同一種族,是近百年來才被極端的種族主義者定義成兩個不同的種族。所以我才一直覺得,殺害魔族就跟殺害人族沒兩樣,我可不想成為殺人犯。」
 
  他的說詞令我們感到訝異,確實就外觀上魔族跟人族並沒有太明顯的分別,僅需戴上特殊鏡片就分不出彼此的差異,明明如此相像卻必須互相敵視、殘殺,實在是太沒道理了。
 
  如此一來也能理解為何他的擊殺數會維持在「0」了,他就算打倒了敵人也不會趕盡殺絕,而是放對手一條生路。
 
  據芬格所述,一般來說擊殺數對勇者的評價有著莫大的影響,財富及名聲自然也會隨著數字增長而節節高升,但他竟選擇了一條困難模式的道路。
 
  即使鐵牌的身份會使他遭受群眾的鄙夷,仍從不打破自身的原則,他大概是截至目前為止我所見過最有騎士風範的人物了。
 
  「你還真了不起啊。」我不由得對他發出由衷的稱讚。
 
  「不不,我的思想無論在王國或是騎士團當中都是異端,會被派遣到挪得城的勇者通常都是令團長感到頭痛的麻煩人物,簡單來說就被放逐到邊疆啦!」
 
  「是……是這樣的嗎?」
 
  「沒錯,統治這個城的達挪得伯爵,聽聞曾是勇者王亞當的心腹之一,後因理念不合才被趕到東方的荒地,建立起一個不受王國管轄的獨立政權,在大家的認知中此處就是個異端群聚的蠻邦。」
 
  鐵牌勇者露出了些許尷尬的苦笑,在王國虛偽的「自由」底下,抱持與大眾思想不同的人就會被討厭、被撻伐,活在旁人異樣的眼光之下。
 
  這座城正是諸如此類被驅逐的人們聚集之地,與王國的價值觀格格不入而被視為眼中釘。
 
  邊走邊聊了一段時間,從前方的大街傳來熱烈的歡呼聲,有大量民眾站在路邊圍觀,熱鬧的氛圍就如同是在舉辦嘉年華。
 
  鐵牌覺得新鮮,就拉著我們倆擠到人群前排,有一位身穿貴族服裝的黑髮青年騎著駿馬大搖大擺遊街中,身旁有大批護衛替他開路。
 
  「那個人就是伯爵嗎?」看到如此龐大的陣仗,我向鐵牌提出了疑問。
 
  「不,那位是子爵,是達挪得伯爵的兒子。」
 
  子爵的表情跩得跟阿癟沒兩樣,卻是受到人民的盛大歡迎,同樣是大少爺命運卻大不相同呢。
 
  「唔……我果然還是不太喜歡高高在上的貴族啊,我們先去別的地方逛逛吧。」
 
  鐵牌面有難色,雖說他是因自身的理由才身處勇者的最低階,看見享盡榮華富貴的貴族心裡難免會有點疙瘩的吧。
 
  他嬌小的身軀從人群的間隙中鑽出去,我和芬格也對那個與癟西卜同類型的子爵不是太有興趣,試圖從歡聲雷動的人潮離開。
 
 
 
  這時聽到了馬發出啼聲、停下腳步,遊行的隊伍不明原因停在原處,群眾忽然一片嘩然。
 
  「那個……芬格,我有不好的預感。」
 
  「真巧哪,我也是。」
 
  我們兩個互看一眼,祈禱內心的不安別應驗,緩緩回過身確認情況。
 
  一轉過去就撞見那個熟悉的綠髮小鬼趾高氣昂擋在隊伍前方的路上,擺出「哼!你有什麼了不起?」的囂張態度。
 
  『果然是那個癟西卜啊啊啊——』
 
  我和芬格很想同時吶喊出來,但又不打算讓全城都知道我們認識那個才剛到新城鎮第一天就到處惹麻煩的小鬼。
 
  剛才偷麵包還算是小事,這次要是惹毛子爵可就真的事情大條了,努力思索究竟該如何在不被其他人發現的情況下把他帶走。
 
  「喂!小鬼,你想做什麼?還不快給本大爺讓開!」
 
  子爵額冒青筋,用有些不客氣的口氣叫他滾蛋,滿腔怒火就要傾洩而出。
 
  但是可想而知阿癟碰上這種情況絕對不會聽話,肯定會說出讓人更加火大的蠢話。
 
  「你是什麼東西?我可是人人敬畏的別西卜大人!竟敢比未來的魔王還顯眼,真是太無禮了!」
 
  果然不出所料,他的白目程度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在子爵還有眾人面前直接報上名字,還把魔王之稱掛在口上,內心吶喊快點閉嘴啊!
 
  「怎麼辦?要請求那位鐵牌幫忙嗎?」我如此提議,如果是那個人的實力應該有辦法打破僵局。
 
  「你傻了嗎?他可是阿癟的受害者,搞不好會因此怪罪我們,甚至發現我們都是魔族啊!」
 
  「那……那……」
 
  還沒來得及討論出救走阿癟的方案,前方的護衛們就持起斧槍朝他刺了過去。
 
  不過阿癟簡直就像是一隻打不死的蒼蠅,迎面而來的攻擊毫不例外全數迴避,接著用他那雙腿小的腿衝上前,一邊躲開密集的斧槍攻勢一邊跳起來拿木劍朝子爵敲了下去。
 
  雖說這點程度根本打不傷子爵,但被這蠢貨打中使他惱怒不已,扭曲的怒顏明擺在臉上,毫不猶豫朝他揮拳。
 
  擁有迴避才能的阿癟輕而易舉閃過了拳頭,如昆蟲般輕盈的身軀落回地面,卻沒留意到自己踩在一攤血紅色的液體上,雙腳被液體黏住動彈不得。
 
  「臭小鬼!就算你再怎麼會躲,只要動不了就沒轍了吧?本大爺用『性質轉換』的技能把血變成了黏性物質,如何?」
 
  子爵得意地看著被黏得死死的阿癟,心有不甘的阿癟如今也只能耍嘴皮子大喊「卑鄙小人!」、「不敢正面對決的孬種!」等喪家犬的台詞。
 
  眼見情況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掌控,芬格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
 
  「不做死就不會死,雖然平時很煩,但看到那隻臭蒼蠅被拍死還是有點感傷呢。」
 
  「不不,芬格,妳的表情分明就是在竊笑喔。」
 
  要是現在衝出去恐怕會連累整個公會,看來是時候放棄他了嗎?
 
  雖說相處時間短暫,也只能笑著目送他離開了……怎麼可能啊!
 
  「等等,撒旦?」
 
  當我意識到的時候身體已經先動作了,明知自身非常弱小,根本不可能有勝算,可是還是出面擋在阿癟的面前。
 
  「你這小子是誰?是那個小鬼的同夥嗎?」子爵怒不可遏瞪視著我,我明白只要說錯一句話可能就要人頭落地。
 
  「啊,那個……不是的,我才不認識……」
 
  「家臣!來得太晚了啦!」
 
  阿癟在最不該插嘴的時刻與我相認,這下子我也被當成共犯之一,早知道就不管他死活了。
 
  本來打算對阿癟見死不救的芬格看到我跑出去,猶豫了一會兒才行動,跑到我的身旁想把我拉走,但護衛將我們三個團團包圍,舉起斧槍殺氣騰騰對準我們。
 
 
 
  就在我們即將被護衛幹掉的千鈞一髮之際,護衛們紛紛被從地面伸出的手絆倒,莉莉及時從影子中浮現出來救了我們。
 
  「莉莉!」
 
  「抱歉來晚了,主人。」
 
  眼見妨礙他的傢伙一個接著一個跳出來,子爵從馬上一躍而下,面色凝重走向我們。
 
  「子爵要親自出馬了!」「那些傢伙真可憐啊……」「好久沒看到子爵認真的模樣了呢!」「上啊!幹掉他們!」
 
  圍觀看熱鬧的群眾在一旁叫囂,盡說些事不關己的風涼話,實在讓人感到心煩氣躁。
 
  子爵站在我們面前停下了腳步、蹲下身子,完全猜不透他下一步想做什麼。
 
  「美麗的小姐,我對妳一見鍾情了,請問芳名?」
 
  「欸?」「蛤?」「啊咧?」「……」
 
  他出乎意料單膝跪下,牽起莉莉纖細的手,說話方式也變得如紳士般禮貌。
 
  我們四個全都傻愣在原地,尤其是莉莉的臉就像是大腦當機一般,比平常的無表情還更加呆滯。
 
  這也難怪她會是這樣的反應,我還是第一次遇過初次見面就對小女孩表白的蘿莉控。
 
  在一旁等著看好戲的女子們,聽聞她們憧憬的子爵語出驚人,忌妒的叫罵聲此起彼落。
 
  「……我叫莉莉。」
 
  她雙眼無神回覆對方的提問,抽開他的手躲到我的身後,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莉莉做出這樣的反應。
 
  「真是美好的名字,百合花的純潔完全反映在妳高雅的氣質上……我的名字是以諾.達.挪得,請問有幸邀妳來參加一週後的舞會嗎?」
 
  他從衣襟內的暗袋掏出一封邀請函,那是由伯爵舉辦一年一度的貴族晚宴,不只有豐盛的餐宴還有華麗的舞會,地點就在伯爵居住的城堡,能取得邀請函的大都是來頭不小的大人物,對一般人而言簡直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千載難逢機會。
 
  莉莉不情願地搖搖頭,四周傳來各種女子們罵她不知好歹的噓聲。
 
  「我才不會拋下主人單獨出席。」她緊緊揪著我的衣襬。
 
  「那好,我就不計前嫌也邀請他……不,妳的朋友們全都一起來也不成問題!」
 
  他很乾脆地再拿出三封邀請函,為了邀莉莉來參加舞會不計任何代價,就算是剛才阿癟對他百般無禮也不再計較。
 
  對方都做到這個份上了,要是再不答應就太不給他面子,莉莉只好勉為其難答應他的請求。
 
  子爵愉快地帶領隊伍繼續前進,阿癟鬧出的風波暫且平息,所幸對方對莉莉情有獨鍾才看在她的面子上放我們一馬。
 
  「嘖,腹黑偽蘿,這就是妳的『魅惑』技能嗎?」
 
  好不容易才得救,芬格依然不改她對莉莉的不屑態度,對於被她所救這回事很不是滋味。
 
  「才不是,我剛才可沒有魅惑他,那個人只不過是單純的變態而已。」
 
  就算是身經百戰的魅魔,大概也很少碰上對幼女興趣勃勃的怪人,眼神透出的鄙視顯而易見。
 
  雖說子爵原諒了我們,但差點就忘了還有一個阿癟的受害者也在現場,鐵牌勇者露出哀怨的神情慢慢走了過來。
 
  「都是這傢伙害我被當成小偷……喂,可以砍了他嗎?別擔心,我會用刀背,不會死的,大概。」
 
  他拔出了匕首,嘴角微微上揚,渾身溢出的殺意簡直就像是想首次打破他的數字「0」。
 
  「欸?啊,等等……」見到他來勢洶洶,我連忙移動腳步站到阿癟身旁。
 
  「真不愧是我忠實的家臣,二話不說出面袒護偉大的別西卜大人……啊咧?家臣?芬格?為什麼你們要抓住我的手臂,這樣我不就不能動了嗎?」
 
  「不用客氣,請砍吧。」「別擔心,我們抓住他了。」
 
  「等等!家臣叛變啦!啊啊啊啊啊——」
 
  阿癟發出了響徹雲霄的慘叫,偶爾要讓他稍微吃點苦頭,否則永遠不會記取教訓吧?



新登場角色

亞瑟:鐵牌勇者,認為殺害魔族就像是殺人一般,異端的思想與王國相左,獨自被伊甸騎士團派到此城。

以諾:全名以諾.達.挪得,是為挪得城的子爵,性格跟別西卜是同類型,但很受大家歡迎,對莉莉一見鍾情。

設定補給站

伊甸騎士團:勇者王亞當麾下最強的騎士團,團長名為塞特,與巴力率領的魔神騎士團是死對頭。

貴族晚宴:挪得城一年一度舉辦的晚宴,晚宴的最後有舞會,只有收到邀請函才能進入城堡。



←上一篇:亞瑟的冒險 ↑第一篇:撒旦的冒險 →下一篇:亞瑟的冒險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55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at06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同人】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nale8763韓國瑜
我也好想放假酸宗痛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