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GL長篇】似是故人來-76 花轎

作者:馥閒庭│2019-10-10 09:22:05│贊助:34│人氣:158
  爾夏是被祝賀聲音吵醒的,發現自己回到了莫穎顥皇宮,她看著自己的手,上面沒有少任何東西,只有多了一樣。
  
  昨晚的她沒有任何記憶,她卻沒有任何驚慌,因為那是她跟襄才人約好的。
  
  ※
  
  那時候。
  
  她剛從莫穎顥的書房出來時,就遇到了襄才人,兩人找了一個地方把話說開。
  
  「才人找我過來,是想說什麼?」爾夏冷冷地問,明天就是南靈的婚期,她也必須回到馬族了。
  
  我們又要分開了。
  
  想到這,爾夏就覺得心裡刺痛。
  
  「殿下喜歡南靈姑娘對嗎?」襄才人看著爾夏「宮裡關於對食的流言,都是真的。」
  
  南靈跟爾夏就算做的再隱密,宮裡還是有太多雙眼睛,她們親密的模樣,也被太多次的解讀,但有一部分是正確的,就是她們互相喜歡這一塊。
  
  至於什麼女扮男裝,或者什麼奇淫巧技,都是後面被扭曲附加的說法。
  
  「是,又能怎麼樣?」爾夏口氣不好的承認,她與南靈本就是一對,她從來沒有否認過。
  
  只是陛下莫穎顥在為她找聯姻對象時,沒問她,她身邊兩個親兵也沒有問,連好像是最關心她的太后,她的皇祖母也從沒有問過。
  
  她知道他們在害怕,因為探問她就會承認。
  
  一但承認了,就無法再假裝不知道。
  
  「才人想到一個辦法,可以讓殿下與南靈姑娘一起。」襄才人微笑的提議。
  
  「是什麼?」爾夏讓圖雅跟烏日娜後退幾步,才跟襄才人密語。
  
  圖雅皺起眉,但是礙於命令她還是遵守了,站在遠處,她看著爾夏側身聽著襄才人的話。
  
  爾夏看著遠處,聽著襄才人的一字一句,眼神從猶疑掙扎,慢慢變成黑暗的深沉,最後她看著襄才人低聲說:「或許,只剩這個辦法…」
  
  「只有這個辦法,殿下能與南靈姑娘相守。」襄才人微笑的說。
  
  惡魔的低語。
  
  爾夏有些分心的想,但不得不說南靈形容的很到位,明知到裡面有著不明的惡意,但內心卻還是認同想做。
  
  爾夏回想著襄才人給自己的辦法。
  
  就是下藥迷暈自己,然後把她送到南靈面前,讓她與南靈一起上花轎,共同嫁給一個男人。
  
  「這樣,陛下雖會生氣,但聯姻的目的已經達成,而殿下又能與南靈姑娘一起,雖然是共侍一夫,一但儀式完成,沒人會細究,只覺得這是一樁風流韻事。」襄才人說。
  
  爾夏懂了她的提議,沒有人會責怪一個男人娶了兩個女人,她與南靈將會一起在同一個後宅中,這也算是一種相守的辦法。
  
  襄才人看著爾夏,她提出這個建議,是想了好幾天才想出來的,或許真能解決她們一起的問題,只是…
  
  看著同意自己計畫的爾夏,只是她很好奇,使者大人真的知道,這樣做的結果是什麼?
  
  她們能熬過後宅的權力爭鬥,熬過與男子肌膚之親那關嗎?
  
  其實襄才人對南靈,一直有種奇特的情感。
  
  有些喜歡她的直接跟乾淨,但又忌妒、刺探、羨慕她被爾夏喜歡著,但是看著太后對南靈的處罰,又有些慶幸,她是安全的,不用因為喜歡一個人,被眾人責罵。
  
  她只要喜歡陛下,就能獲得眾人的鼓勵跟憐憫。
  
  對襄才人來說,南靈是很奇怪的存在,因此她就忍不住想動手,想試試看南靈能不能被染黑,染成一個追求權力跟男人寵愛的樣子…
  
  就如同自己一樣。
  
  襄才人眼神黑暗的想,或許她是忌妒南靈的自由,忌妒她年輕還有選擇,甚至有個愛她到,願意同意這樣瘋狂事情的爾夏。
  
  自己卻只能永遠困在後宮,跟一群女子勾心鬥角,搶著一個男人心裡那幾分微小的位置,費盡心機只為求著一點垂憐。
  
  所以她認為自己在幫南靈,給了她選擇的機會。
  
  卻沒有想到,南靈並沒有同意。
  
  ※
  
  記憶回到現在。
  
  南靈並沒有留下我,爾夏蕭索的想。
  
  她知道襄才人的計畫失敗了,看著那個鐲子,她們定情的玉鐲,上面的馬匹紋路眼熟的讓她心痛。
  
  她想殺掉南靈的夫君,想要取而代之,但她更氣自己。
  
  「你知道…卻不願嗎?」爾夏苦澀的聲音,問著不存在的南靈。
  
  襄才人的提議,讓她們用共嫁一夫的方式相守。
  
  爾夏心裡掙扎許久,還是咬牙認了,因為就算被別人男子碰,但只要能跟南靈一起,她可以忍受的!
  
  所以她才任由襄才人動手,她想賭一次,賭南靈會捨不得自己,可她終究賭輸了。
  
  南靈不願意自己跟她在同一個地方,她明明不喜歡男人的。
  
  「她明明說過喜歡我的。」爾夏喃喃的說,不然為什麼她願意與自己親近,想到那些晚上,南靈喊著自己時,床第之間的動情,她們之間的每次牽手,還有自己欺負她時,臉上的懂自己的相知。
  
  但是她為什麼不留住自己?
  
  圖雅進來勸爾夏「殿下,我們該回去了。」
  
  「我...我不想回去。」爾夏輕聲的說。
  
  「殿下南靈姑娘已經出嫁,馬族也在等殿下回去。」圖雅勸爾夏「況且,南靈姑娘,應該也是希望殿下能回去的,不然她就會留下殿下不是嗎?」
  
  「她不留下我,是不是因為不愛我?」爾夏看著圖雅,其實她知道答案,只是她不懂,為什麼南靈不照襄才人的計畫做?
  
  難道襄才人沒有說清楚?
  
  「南靈姑娘…可能並不希望殿下胡亂把婚姻當兒戲吧?」圖雅遲疑的說,她對南靈的存在有些鬆動。
  
  幸好,南靈沒有真的留下殿下,這行為讓圖雅慢慢接受了南靈,她或許是個有奇怪癖好的人,卻不是壞人。
  
  「況且,殿下還肩負著馬族的希望跟責任。」圖雅提醒著。
  
  「我…不能糊塗一次,失算一次嗎?」爾夏嘆息,她看著自己手上的著子低聲的問那個鐲子,也是問自己,比起復興馬族,她私心更想在南靈身邊。
  
  就一次,假裝我們都沒有想到,她犯了錯,但可以跟南靈在一起,這錯她願意去犯,可是…終究還是被南靈推開了。
  
  爾夏帶著屬下走出宮門,把那份文書收好,放進自己的懷裡,遠處傳來鞭炮響聲。
  
  她抬頭正好聽到閭丘家的鞭炮聲,沿著出宮的路,她策馬到閭丘家門口。
  
  眼睜睜看著那頂紅色花轎,在自己眼前經過。
  
  「…南靈…」她喊了一聲,但不論是花轎內的人,還是花轎外的人,都沒有停下。
  
  爾夏只覺得心口好痛,她終究失去了南靈,那屬於她的蝴蝶,終究還是飛走了。
  
  她站在人群中,看著花轎離開,目送南靈離開自己。
  
  等人群散了一點,爾夏目送著花轎的方向,還是不能冷靜,倒是閭丘家的門口,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姑娘,五姑娘嫁了,妳也算解了一個心事了。」若寒的聲音很好認。
  
  爾夏卻豎起耳朵聽著,丹凝有什麼事情瞞著嗎?
  
  丹凝的聲音卻透著怨毒跟急躁「還以為那些信能派上用場,沒想那個蠢公主這麼沒用,居然沒在宮裡弄死她。」她帶著那件醜聞備嫁,只敢龜縮在閭丘後宅,為什麼南靈卻風光出嫁?
  
  丹凝的惡毒的態度,爾夏早就看清,因此沒有什麼波動,不過她聽出一個意思,她被丹凝利用了?
  
  「姑娘,那些信…」若寒卻有些遲疑的提醒。
  
  「燒了。」丹凝冷冷的說。
  
  幾句話讓爾夏聽的皺眉。
  
  「殿下,我們回去吧?」圖雅有幾分不安,她看著爾夏的神色。
  
  一旁的烏日娜早就紅了眼眶,她一直看著爾夏,從出宮到現在,殿下撫著手鐲的樣子,讓她很難過,或許就是一種有情人無法成眷屬的遺憾吧?
  
  她拉著圖雅低聲「就讓殿下去吧!只是個念想。」
  
  她知道殿下不會丟下馬族,南靈姑娘對殿下的好,她都看在眼裡,換成自己,她可能也會跟殿下做一樣的選擇吧?
  
  況且南靈姑娘不在,殿下就很少能有好臉色,但現在她的臉色更是陰沉可怕。
  
  「我要去看看…」爾夏讓圖雅烏日娜跟自己一起,她牽著馬到閭丘府的側邊,那邊有個矮牆。
  
  踩在馬鞍上一翻身,熟練的翻進了閭丘府,找到了丹凝的院落,正好看到有人在燒信,她偷偷打暈了丹凝的婢女,撿起那疊信。
  
  她看著那熟悉的信紙,確實寄信者是自己,每封信上都是她的筆跡。
  
  但上面的香水味,卻讓爾夏知道,回信的人並不是南靈!
  
  爾夏忽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原來小時候與自己通信的人,不是南靈!
  
  她眼神黑暗起來,握緊信的手收緊,閭丘丹凝!又是你!
  
  但遠處傳來的腳步聲提醒她,爾夏把僕人的袖子丟到了火裡,人就翻上牆離開。
  
  剛翻過牆,就聽到另一邊傳來聲音。
  
  「唉呦!燙、燙、燙…信…都燒了?可以回去交差了。」婢女沒有察覺信被看過的事情,看著火盆內,確定信已經燒了,就帶著一節燒過的袖子回去交差。
  
  爾夏面無表情的騎上馬。
  
  旁邊的烏日娜跟圖雅卻很擔憂,剛剛她們似乎撞見真相了。
  
  「原來,南靈姑娘真的沒有害我們大王?」烏日娜好奇的問爾夏「對吧,是那個什麼丹凝做的?」
  
  爾夏點頭「恩。」
  
  圖雅雖然心裡又愧疚,但她還是緊張的問:「可是我們現在也只能先回去,殿下…」
  
  就算知道南靈姑娘是無辜的,她甚至還威脅過南靈,但她更希望爾夏能回到正軌。
  
  「族裡面已經等不下去,況且現在爾青殿下外出,殿下,你不可以拋棄族人阿!」她不停的勸說爾夏,不顧烏日娜不贊同的眼神。
  
  爾夏聽到圖雅這樣講,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在肩上。
  
  她忽然想到,烏日娜曾經提議,將南靈姑娘搶回草原。
  
  不可以!
  
  南靈的聲音卻提醒爾夏,曾經跟南靈提過,但南靈告訴她,若真的做了,後面會有軍隊、陛下也會追究閭丘家,因此她為了南靈不能這樣做。
  
  爾夏聽著她的話閉眼,所有的不情願也只能變成一串晶瑩的眼淚,落在握著韁繩的手上。
  
  她吸口氣後睜開眼,看著眼前的路說:「走吧!我們回去。」她沉重的說。
  
  命運的巨輪會推著她往前走的。
  
  不管她是否願意離開。

-----------

很喜歡這一段

只是陛下莫穎顥在為她找聯姻對象時,沒問她,她身邊兩個親兵也沒有問,連好像是最關心她的太后,她的皇祖母也從沒有問過。

真正愛你的人,會問。
路過的人不在乎。

南靈:哈囉!把我丟在這沒問題嗎?༼ つ ◕_◕ ༽つ
馥某:呵呵,你以為我不知道嗎?這一切都是你計...嗚!!(被摀嘴)
南靈:馥馥阿!(燦笑)劇、透、者、死~(☄◣ω◢)☄
(掙扎求命爬回來的馥某~)

連假開始啦!雙十國慶快樂!(ノ>ω<)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54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百合|女女|GL|原創|古代|小說|愛情|長篇

留言共 5 篇留言

小松
丹凝真的…算了懶得罵人了(´-ι_-`) (#
不過南靈有計畫的話,應該是可以稍稍放心…吧XD?
雙十連假完後我要段考了呢!棒(T▽T)b
而且我其實只放兩天,六日一整天都要補習_(:3」∠ )_

10-10 09:43

馥閒庭
烤烤烤~(拍拍
加油!大大補習完正好草原篇上線,辛苦了><10-10 09:47
小馬
雙十節快樂。終於知道丹凝是假傳信件的人,但迫於命運,不能搶親,那樣的哀傷真的是苦上加苦,替爾夏嘆息……

10-10 10:28

馥閒庭
大大說的對,而且南靈還拒絕了形婚的提議,真的很心疼இдஇ10-10 17:10
軒轅緋月
終於知道那信不是南靈寫的了……
丹寧凝真的啊啊啊好想弄死他

10-10 15:26

馥閒庭
某也是阿RRRR不過她已經受到處罰了,之後還有很棒的劇情等著大大(壞笑~10-10 17:11
豆姬眼
結婚或許是逃離皇宮和閭丘家的一種方法?
然後順便在俞府伺機而動?

而且爾夏因為南靈不在皇宮而回到馬族反而更安全?

10-10 18:53

馥閒庭
大大您是不是偷偷住在某的Word裡 xD10-10 20:17
xf2014
雙十快樂~~~
期待馥大把丹凝弄的死死的 (/^▽^)/

10-10 20:12

馥閒庭
嘿嘿~看看後面囉~10-10 20: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GL長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73582大家
又更新了一些圖~!!( ゚∀゚) ノ♡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