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這是暗殺者的我與病嬌同學的戀愛喜劇?!【第二卷—第六章】四人的圓舞曲

作者:伊瑟│2019-10-09 23:46:27│贊助:49│人氣:313

對不起拖了那麼久,鄰近考試戰鬥又爆幹難寫( ᐛ ) ᕗ

第一次看這部小說的人,建議先從這裡回去看第一卷第一章節的部分喔( ᐛ ) ᕗ



第二卷—第六章:四人的圓舞曲


  夕陽西下。

  為了等大部分學生都離開,夏洛曦刻意將麻醉藥的藥量控制在四、五個小時,以方便自己『辦事』。

  雖然等到晚上也不是不可以,但黑夜就是『黑豹』的獵場,危險性相對會提高許多。因此她不會選擇那麼做。

  一切都是算計好的。讓程墨柊吃得比自己多,自己會提早醒來,就能趁他睡著的時間去解決麻煩物。

  雖說少年預計會比自己多睡一小時,但夏洛曦可不想發生什麼連續劇般的意外。因此她為程墨柊弄上了手銬、拿走了他所有的武器。

  但恐怕只擋的了一時,少年也不會那麼安分的坐以待斃——但對夏洛曦來講已經足夠了,她就是如此自信的人。

  在二樓走廊奔跑的同時,眼前的一切彷彿化為殘像瞬間消逝,因為她正在拼命奔跑著。

  嘶——夏洛曦吸入了一口氣,隨後暫停呼吸的機能,強化自身耳朵的感官。

  ……敵人的優勢就是隱蔽性——但無論怎麼藏匿自己,一定也會發出微弱的聲響。

  人即是如此。

  ——即便再怎麼突破極限,終究只是個人類。

  夏洛曦拿出了一把廓爾喀彎刀,以極快的速度跑過彎道、徑直躍上了樓梯。在樓梯轉角她又迅速換了一口氣——

  『碰!碰!碰!』

  伴隨著被消音器抑制住的槍聲。三發9x19mm的手槍彈,以精密的角度分別掠過夏洛曦的小腿、腰以及臉頰——!

  掩飾不了訝異的表情,她倒吸了一口氣,停下了腳步。

  「就算是換氣也不能立刻放鬆,會死。」

  不明白是在嘲諷還是勸告。戴上黑手套、拿著馬克沁消音手槍的上官詩若站在三樓俯視著夏洛曦。

  夏洛曦面目猙獰的瞪著眼前的女人。那是連程墨柊都沒見過的——少女的另一面。

  蟒蛇會死死綁住獵物,一旦抓到了就不會再放開了。對夏洛曦來說愛情如此——剷除前方的敵人也同樣是如此。

  見到少女的眼裡的執著,上官詩若沉著了一會兒。

  她明白,夏洛曦是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來找自己的。這就是她的心念,她對少年抱持的情感——全都是無比真實的。

  「……眼神不錯。」上官詩若瞇起她深黑色的瞳。

  這是她的真心話。但恐怕聽在少女耳裡……或許她完全聽不進去吧。

  不過上官詩若本來就沒打算要跟她用『說話』的方式溝通了。

  『——碰!碰!』

  兩道火舌從槍口中噴發,最先開始動作的是上官詩若!

  子彈瞬間逼近了夏洛曦的眉心與心臟!會打要害的緣由,絕對是上官詩若鐵了心要將她給殺死。

  但——少女同樣不是省油的燈,她早就料到面前的女人不會對自己留情了。

  手中的廓爾喀彎刀由上劃出一道弧度,『磅磅——』一斬劈開了那兩發亞音速子彈!

  夏洛曦笑了。多虧自己怪物般的反射神經,她能在短短五公尺的距離擋下上官詩若的槍彈。

  之前替程墨柊接下攻擊時的反應時間太少,等到夏洛曦察覺時已經慢了半拍。只能勉強擋下,還讓手受到不少餘波衝擊。

  然而——這次她已做好萬全準備!

  上官詩若的臉微微一皺。儘管不明顯,但夏洛曦還是馬上察覺——她動搖了!

  夏洛曦馬上丟擲出手中的刀刃。隨後壓低姿態,一個箭步踏破大地高速衝刺!

  回過神的上官詩若立刻『砰—砰砰——!』迅速的扣下班機。其中一發子彈彈開了直飛而來的刀刃,在上頭留下不明顯的凹痕。

  但是夏洛曦隨即補上!一個跳躍接下了反彈的刀刃,左手在空中拔出第二把廓爾喀刀雙砍,斬開迎面而來的兩發子彈!

  在夏洛曦落回階梯上的一瞬間,上官詩若將馬克沁手槍的旋鈕切換至三連發模式,開始對少女的周圍掃射!

  雙持刀刃的夏洛曦在那一刻深吸一口氣,強化自己的動態視覺。整個世界對她來說彷彿變慢了——!

  夏洛曦的視線迅速掃過眼前所有事物,無論是子彈、牆壁、死角,甚至連階梯的高度預測也算上了。

  時間恢復流動的剎那。子彈與刀刃間的碰撞宛如宏亮的交響樂,韻律出獵手與獵者之間對抗般激情的旋律!

  斬擊、迴避、斬擊、切斷、閃避——!

  夏洛曦的身姿巧妙移動著,宛如一隻在空中舞動的黑蝶。既華麗也令人屏息的強大。

  總計四發子彈被她所砍落,而剩下的五發則是以刁鑽的角度閃避開來!

  才不到2.5秒的時間,兩人的距離已被夏洛曦縮減至觸手可及的範圍!

  夏洛曦立即揮出白刃,想要斬斷上官詩若的咽喉,直接讓一切畫下句點!

  想當然耳,近身戰是她自身的領域——

  ——但是上官詩若也豪不缺乏這方面的知識!

  第一擊『右手斬擊』——用槍管以力借力的格擋開。

  第二擊『左手刺擊』——往後退並且側身躲過,馬克沁手槍中的空彈夾隨之掉落。

  第三擊『右手反手砍』——柔軟的身軀向後仰,一個後撐翻躲避並拉開了雙方的距離!

  然而距離馬上被夏洛曦拉近了。在她持續猛烈追擊的這段期間,上官詩若已將白大衣內的彈夾換上。然而她並沒有立刻反擊,而是後退躲開夏洛曦所有的斬、刺、劃、踢。

  儘管有可能命中要害的可能性,但上官詩若的表情始終如一,彷彿對這一切漠然。

  不,應該說——這就是強者與生俱來的實力、自信。

  夏洛曦第一次感受到抓不到獵物的煩躁感。並不是她放水了,而是因為上官詩若實在太快了,快到令人匪夷所思。

  此刻看來,比起『蟒蛇』……『黑豹』的確更有資格玩弄獵物。

  兩人的戰鬥一直延燒到走廊上,夏洛曦揮刀的速度也逐漸越來越快,空隙也越來越小。

  反作用力嗎?——上官詩若躲開想毀了自己右半臉的刀刃。同時看穿夏洛曦的攻擊模式。

  人的身體機能最多只能使用二、三成而已,這是保護人不使用超越人體能承受的極限所出現的機制。

  但夏洛曦運用反作用力,使自己在攻擊時肌肉更加緊繃,同時加快會動作突破身體的極限………也就是說,每次的揮刀會讓夏洛曦變得更快!

  就算是公安零課的上官詩若,也開始逐漸承受不了無限加速的攻勢。

  時間拖越久,無疑是對夏洛曦的優勢。

  上官詩若看了身旁的窗戶一眼,朝著夏洛曦砍過來的刀面開槍,偏移了角度。隨後靠近另一旁的空教室,躍起的瞬間撞破窗戶並滾了進去。

  見狀,夏洛曦也追了上去,從窗外看向裏頭——除了堆疊起來的課桌椅,卻不見上官詩若的身影。

  不……裡面的窗簾是拉上的,也就是說……她躲在陰影裡——夏洛曦不禁咋舌。

  「我們來聊個天吧。」上官詩若以笨拙的講話方式說道。

  「我跟妳沒什麼好聊的!」夏洛曦一口回絕的同時,觀察聲音的來源方位,卻無法準確地抓出位置。

  而上官詩若無視夏洛曦,繼續說下去:

  「為什麼,妳對少年這麼執著。妳真正的想法究竟是什麼。」

  「……沒有任何想法,我喜歡、我愛、我想要讓他成為我的人,那就足夠了!」夏洛曦的眼神相當銳利。凡是質疑她這份感情的人,她不可能輕易放過對方。

  無論什麼阻礙夏洛曦都會努力突破。給予她挑戰國家最強組織的人,就是她最重要他!

  「…………」

  儘管看不到上官詩若本人,但這段沉默所散發出的,是不可理喻的壓迫感。

  與此同時,夏洛曦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視線………那是絕對濃厚的殺意!

  『喀——』

  這個聲音夏洛曦很熟悉,那是腳步聲……長筒鞋發出來的聲音!

  在那裡——夏洛曦果斷扔出刀刃!

  「………」

  看著消失在陰影盡頭的廓爾喀刀,夏洛曦沉默了。

  不是因為擊中了、更不是因為揮空。而是……沒有發出半點聲音的消失………彷彿她不曾丟出那把刀過。

  「是嗎……這就是妳的心啊。」上官詩若操著無感情的聲調緩緩道:「但是不行……我必須在這裡把妳殺了。」

  預料之中的回答讓夏洛曦握緊了左手的刀。因為她跟上官詩若秉持著相同的想法。

  不成功,便成仁!

  「因為那名少年的未來已經決定好了。程墨柊,將會是我『未來的女婿』。」

  「……!」

  上官詩若接下來的話,讓夏洛曦徹底動搖了。

  上官詩若不可能放過這個空隙。從陰影中飛出一大塊玻璃的碎片——大概是在撞破窗戶的同時撿起的。

  然而緊接而來的是……夏洛曦的廓爾喀彎刀……!

  宛如血滴子般的高速迴旋,砸碎了那整塊玻璃!

  眼看碎屑就要飛散過來,夏洛曦下意識用左手臂護住雙眼。

  雖然抵擋保護了自己的眼睛——

  「咕嗚……!」夏洛曦發出吃痛的呻吟。

  ——兩發子彈貫穿了夏洛曦防禦的左手臂!

  「這就是妳全部的實力嗎——我很失望。」上官詩若嗤之以鼻地說著。再次從陰影中連開三槍。

  夏洛曦將左手的刀丟至慣用手,斬飛了其中一發,並往後仰躲避掉剩下的子彈。一個側身迴轉後開始奔跑。

  她壓住不斷流淌出血液的左手臂,同時用眼角的餘光看向後方。

  上官詩若已經從窗口爬出,並朝著自己的追了過來。

  ——打從一開始,那女人就打算用言語影響我嗎!?

  夏洛曦承認,自己的確是大意了。

  上官詩若所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夏洛曦無法從她的語調中確認。

  但如果她說的都是真的———夏洛曦憤而咬牙。

  不管如何,她得先重整架勢,否則只會一昧被追打。加上現在的左手……恐怕情況只會對她越來越惡劣而已。

  夏洛曦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住身體傳來的痛覺,同時豎起耳朵聆聽。

  『砰砰砰!』

  來了——!

  夏洛曦左右快速移動,同時迴避掉好幾發的子彈!

  經過了數次的交鋒,她大致明白上官詩若的攻擊模式了。

  馬克沁手槍的消音範圍是十米以上,兩人目前的距離為八米……這是夏洛曦刻意保持的微妙間距,為的就是要聽到『槍聲』。

  這就像安全範圍一樣。只要待在這十米的半徑內,即使左手受創,也有把握閃開、擋下所有的攻擊。

  這時夏洛曦看向右側窗外——剛剛上官詩若目視的方向。

  ——早已清醒的少年正與一名青年空手交鋒,雙方看似勢均力敵,但青年明顯還沒有認真。

  拿走了武器是為了不讓墨終逃跑……結果反倒害了他——夏洛曦對於自己的愚鈍感到氣憤。但她已經沒有後悔的時間了。

  同時這裡太窄,對進戰來說不利,得換一個空曠的地方才行。

  而離三樓最接近的空地也只有一個——

  那正是打開少女和程墨柊兩人最初關係的重要地點——屋頂。



  ◇



  當夏洛曦正與上官詩若苦戰的同時,在廣場上的程墨柊戰況也陷入了膠著。


  「你差不多也該放棄吧,僅憑執著……可是什麼都辦不到的。」孫雨果的嘴角揚起一個弧度,並閃過了我一發右勾拳。

  「嘖!」他輕浮的模樣令我厭惡的咋舌。彷彿不曾把我看在眼裡似的。

  我穩住身體,用腳朝他的面部使用上段踢!

  理所當然,明顯的大動作很容易被躲過。孫雨果一個後仰就輕鬆地迴避掉了。

  不過……我本來的目的就不是這一擊了!

  ——為的是要抓空隙!

  我在右腳即將落地的同時往側邊小跳。隨後迅速利用反作用力迴轉,用左腳做出更快的下段踢!

  「嗚喔!?」孫雨果面露驚訝的表情。

  不出我所料,這一擊成功命中了孫雨果的右小腿!他也因後仰而重心不穩往後倒下!

  雖然是正面戰鬥,但要在敵人鬆懈時解決掉……這才是暗殺者的真諦!

  眼看機不可失,我隨即踏穩腳步。準備繼續揮拳追擊,不讓他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然而就在這一刻——孫雨果笑了。

  他的左手瞬間替換掉剛才左腳的位置、右手則替換掉右腳——!

  在我錯愕的表情露出之前,我的身體已經產生警示的動作。

  「呀~~~呼~~~~~~!」伴隨著孫雨果令人厭惡的歡呼聲。他在往後壓低的同時,順勢做出霹靂舞般的轉踢!

  他的目標是……我的面部!

  我舉起雙手握緊拳頭,做出泰拳般防禦姿態。

  三次迴轉踢擊宛如暴風般『啪啪啪—』的打在我的尺骨上。我只能咬緊牙關,吃痛的忍住陣陣的劇痛。

  ——這傢伙,力量到底有多大啊!?

  他的攻擊讓我的雙手發出悲鳴。若是我剛剛只用一隻手擋下的話,整個手臂可能就斷掉了吧。

  我趕緊向後跳拉開距離。不能再讓孫雨果對我的攻擊繼續產生效用了。

  「嘻嘻~怎麼樣~我對自己的柔軟度可是相當自豪的呢!」孫雨果一個轉撐躍起並站穩腳步,身上沒拉上拉鍊的外套隨之風動。

  「這是我看過比耍猴戲更沒意義的事情。」我據實以告。但雙手傳來的痛處讓我不敢對他放鬆警戒。

  不過——我還能打!

  夏洛曦肯定已經被上官詩若壓制了, 就算沒辦法贏過孫雨果, 也得盡快擺脫他才行。

  「嗯……我很好奇一件事。 之前我一直在暗中觀察你們,明明你看起來那麼討厭夏洛曦,如今卻為了她而跟我們『零課』作對……我想知道你的理由。因為我最喜歡有趣的事物了。」孫雨果瞇起一邊的眼睛笑道。

  他有這種疑惑很正常,但答案我已經在心裡想過無數次了。

  所以,我心中有個統一的答案。

  「我只是很普通的,愛上一個人罷了!」後半句說完的同時,我朝他的方向衝刺過去。

  沒必要隱藏,這只是普通的衝動情感。我理所當然會保護她,她也會保護我。我也只是,喜歡上那樣子的她而已!

  我明白這很不像我,但我管不了那麼多。

  沒有時間了,得在下一擊跟這傢伙分出勝負!

  聽到我的回答,孫雨果的雙眼為之一亮。下一秒,他把雙手交叉伸進外套內,用力一抽,數個環狀物體被套在孫雨果的手指上……

  等等,那幾個東西是——插硝!

  我還來不及驚訝,數個金屬罐滾落在我腳邊以及四周,開始噴發出大量的白色濃煙,幾乎覆蓋了半個廣場!

  「嘖,煙霧彈嗎!?」

  迅速擴散的煙霧掩蓋住周圍的視野。我也停下來掩住口鼻警戒四周,在裏頭貿然行動只會徒增危險。

  沒辦法大口吸氣,要關閉感官提升感覺也有一定的難度。

  忽然,一道人影閃衝而出!

  我隨即睜大雙眼,向右躲開逼近我的直拳!

  然而他的攻勢還沒結束——!

  ——刺拳、刺拳、直拳、橫踢、迴旋踢!

  殘像……殘像殘像殘像!

  孫雨果彷彿融入了煙幕之中,只能依稀看見他的身影在我打出一擊又一擊的拳影。

  我沒辦法用準確觀察到他的位置,只能用手臂勉強抵擋並後退,尋找他的破綻時機。

  可能是意識到光靠速度無法傷害到我。孫雨果往後小跳一步壓低身體,隨後揮出彷彿能擊碎岩石的右鉤拳!

  ——我接不下那擊!

  瞬間察覺到這點的我抬高自己的左腳,用腳底板踹向孫雨果的右手手肘,偏移了他攻擊的方向,還順帶用腳跟狠踢了他的腹部!

  「呼啊……!挺不錯的嘛……是泰拳嗎……?不——那是『法國踢腿術』吧。」被擊退孫雨果『哼哼』笑道。甩了甩他被擊中的手臂。

  大概是因為緩衝他的攻擊讓威力被減弱了吧,雖然有踢中的實感,但顯然對孫雨果的效用並不大——因為他還能冷靜判斷我的招式。

  所謂的法國踢腿術,是指下肢只能用腳部攻擊的踢擊技術。也並不像跆拳道那樣,法國踢腿術偏向定點攻擊,所以飛踢的動作較少,但威力不會因此減弱。

  不過……就算如此,我和孫雨果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他始終沒有認真攻擊,就讓我陷入難以招架的局勢。而我的攻擊對他沒有效用——該死,我到底該怎麼做!


  滴——


  一時間,我的眼中浮現了一座湖泊。在湖泊的中央,逐漸擴散起一波漣漪——伴隨而來的,是無比清晰的聲音。

  『遇到比自己強大的對手,最重要的不一定要靠智慧,也不一定要用蠻力。但是蠻力和智慧若是互補……一定會有非常不得了的功用。』

  不知道是誰的聲音在我腦內響起。聽起來很熟悉,彷彿我曾無限接近那個聲音的主人過……

  我放空思緒消除雜念,讓腦袋逐漸變得明晰。

  「真是的……這麼簡單的方法我居然現在才想到。」我自嘲的笑著。握緊了拳頭。

  就在此時,孫雨果的身影突破了煙幕,朝我的方向直衝過來!

  他在笑——因為他有必勝的把握。

  ——我知道,他已經抓準攻擊時機了。

  我往前踏出一步。

  ——只要一點差錯,我就會失敗。

  將膝蓋前彎,形成弓箭步!

  ——但要贏的方法!就是這麼簡單啦!

  我咬碎鋼牙,將全部的力道灌注在右拳上,揮出不留雜念的直拳——!



  這可能是世界上最爛的戰術吧——我如此心想道。



  煙塵散去。

  操場上站著兩個人影。

  「殘念~」用單手接住我全力攻擊的孫雨果咧嘴而笑,露出門牙上的黑色物體。

  「我想也是。」我緩緩閉上雙眼。

  我花了0.3秒……聞到酒精的味道。

  又花了0.3秒……明白那黑色物體是打火石。

  緊接著,整整1秒後……我聽見牙齒被用力闔上的聲音。

  『轟——!』

  臉頰上感覺到一股異常的灼熱,若是一般人的話可能已經被嚇退了。幸好我有閉上眼睛。

  因為——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啦!

  「咕嗚……!」

  我把沒被抓住的左手繞到孫雨果後頸,將他拉近後用頭去撞他的頭!

  『碰!』的一聲。孫雨果蹌踉後退了幾步,手扶著和我一樣滲出血的額頭,驚訝地看著我。

  而我則迅速將身體壓到最低,用腳跟踢出一記上段踢,命中他的下顎!

  在一記悶響後,孫雨果仰躺在三公尺外的地板上。

  我呆呆蹲在原地大口喘著氣,目視著他是否昏厥。

  ——在嘴裡含著酒精,噴吐出來的同時敲擊門牙上的打火石嗎……?

  幸好酒精量不是太多,不會造成嚴重的灼傷,頂多也只能用來牽制而已。

  時間約過20秒後,我緩緩站起身來。

  「贏了……嗎?」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宛如想打臉我般,孫雨果緩慢的爬起來。順手拍掉外套上的灰塵。

  「咳咳……差點被烈酒嗆到……」孫雨果用拳頭槌了槌胸口,並將門牙上的兩枚打火石吐到地上,然後轉過來對我微笑道:「殘念~還是沒有用,不過這波連打很不錯喔~」

  ——這傢伙……難道是怪物嗎……?那一腳我明明踢得很完美啊!?

  「你可能在懷疑我為什麼沒事對吧~嘛,其實也不是完全沒事,是我故意跳那麼遠的,為了緩衝你的攻……」

  「——多餘的廢話就不必了。」我打斷孫雨果的話,重新擺好架式。

  既然一次沒辦法打倒就來第二次,沒用就再來第三次、第四次也沒關係!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趕到那傢伙身邊!



  「好,合格了~」

  「……?」

  孫雨果雙手拍掌合十,露出靦腆的笑容。而我則完全搞不懂他的意思。

  「我說合格了,快去找你女朋友吧。我從一開始就打算要放過你了。」孫雨果扭了扭脖子聳肩道。

  「……為什麼你要放過我?」

  明明問這種話沒有意義。但我一回過神,不知為何已經問出口了。

  「嗯……為了交差了事~……吧~」孫雨果含糊回答。

  「……就這樣?」

  孫雨果對我歪頭吐舌,隨後緩步朝我的方向走過來對我說道:

  「畢竟我也只是聽從媽媽的命令來這裡攔住你,但她也沒有說我不能『不小心』任務失敗啊~」

  「……」

  「你也別會錯意啊,希望我放過你是雨若的意思,並不是我出的主意。雖然我也只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來玩玩就是了~」

  「孫雨若嗎……」我冷哼了一聲。

  同時,我想起她早上想跟我說的重要事情……

  難道就是這個嗎?

  不過——

  「既然你本來就打算不跟我打,為何不一開始就讓我通過呢?」

  「嘛,既然要跟媽媽打,就得要先確認你的戰鬥能力啊,不然可是會死的喔~」

  孫雨果來到我的面前,從外套口袋裡拿出兩個物品地交到我手上——那是我的鋼筆。

  「這是我從你座位上翻到的,想不到你還藏了一手……不,應該說兩手吧~」他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接收到我的東西後,逕自往孫雨果身後的教學樓走去。

  「我可不會感謝你的。」我往身後撇了一眼。

  孫雨果則是聳了聳肩膀,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目送著我離開。

  等到我在轉角處消失在他的視線外之後,我跑了起來。

  ——拜託,一定要趕上啊!



  ◇



  「他果然是個傲嬌啊~」目送程墨柊離開後,孫雨果在原地偷笑著。

  要說自己妹控嗎?——對孫雨果來說,可能是如此吧。

  儘管妹妹拜託的,只是讓他手下留情點而已。

  「這下肯定會挨媽媽的罵了。」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孫雨果明白,上官詩若對待外人絕對不會手下留情。不過對待『家人』……她就只是個不怎麼合格的母親,實質上還是很溫柔的。

  孫雨果的視線往三樓的某間教職員室飄去——那是他剛才跳下來的地方,而且窗簾已經被孫雨若給拉上了。

  不知為何,孫雨果突然起了種不好的預感。



                                                                                                             ——to be continued.

 小後記:
  將近8000字......拖了整整一個月啊( ᐛ ) ᕗ.......

  然後下一集也是戰鬥,上官詩若篇章終於要完結了,感覺超開心( ᐛ ) ᕗ

  好吧,感覺拖太久真的不好意思,但我是不會停的( ᐛ ) ᕗ

  是說,咱也該開始準備下一屆輕之文庫大賞的參選小說了,但還是好懶啊( ᐛ ) ᕗ

  那麼,非常感謝各位讀者的觀賞,我是伊瑟,下次再見( ᐛ ) 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51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哥哥愛抽插
真的等好久
老公救老婆
還是一樣精彩

10-10 00:00

伊瑟
多謝誇獎( ᐛ ) ᕗ10-10 13:09
悠閒紅茶(冷藏中)
從監視器看到這一切的警衛表示:我一定是在作夢。有點想吐槽那所學校是沒有監視器的嗎XD

不過中間夏洛曦和上官詩若的部分,我一直想到FZ的切嗣和神父的戰鬥啊

10-10 02:31

伊瑟
emmmm警衛可能已經嚇傻了( ᐛ ) ᕗ

另外FZ還沒看過,但倒是有看過一點戰鬥畫面,會像嗎( ᐛ ) ᕗ?10-10 13:09
班桀明
久違的更新,不變的品質,讚!加油~

10-10 09:18

伊瑟
謝謝( ᐛ ) ᕗ10-10 13:10
臨停(貓貓ver.)
女婿...是雨果還是雨若XD

10-10 10:25

伊瑟
雨果是男的啊( ᐛ ) ᕗ#
難不成要搞基( ᐛ ) ᕗ!?10-10 13:10
臨停(貓貓ver.)
我支持搞基www

10-10 17:44

殤哀
老公要趕快去救老婆了!期待下集

10-12 00: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him200302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難以抉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ight84126大家
來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