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之雷列–外傳03:皮埃爾

作者:冰鳩│2019-10-09 21:48:34│贊助:12│人氣:59
【自由象限大型活動─ 核爆末世】
副標題: 在核爆末世中醒來還要被自己兒子追殺的少年,該如何生存?

《核爆末世》之雷列  外傳(時間線在本傳前)>
外傳一    外傳二  

《核爆末世》之雷列  本傳>

自由象限2019七月大型活動 : 核爆末世
核爆末世之雷列–外傳


在西爾弗斯企業所全面支配的西洲,西爾弗斯的董事長是被人們稱為「暴君」的存在。

可怕的是這個暴君無法被推翻,他彷彿得到了永恆的生命般,從核爆後就從未衰老,各種暗殺毒殺對他都完全沒有任何效果
 
對於皮埃爾.西爾弗斯來說,人類的記憶只不過是電腦數據的一部分,而情感是數千億的選擇和記憶累積而成的結果。
 
將記憶與情感作為結合,延伸而出的就是在各個宗教中被稱為「靈魂」的意識,所以靈魂對他來說不過也是種數據罷了。
 
以至於他對記憶中的喜悅、憤怒、悲傷和痛苦慢慢得感到不再重要,當他如此理解情感之時,他就已將情緒對於他的影響降至最低。
 
也因此他能在各個社交場合間游刃有餘,憑藉著美貌、智慧與無情將所有敢打他主意的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毫無同情、憐憫,如果將兩個派系的人們放在同一個天秤上去衡量,他會毫不猶豫選擇能讓自己獲得最大利益的那一邊。
 
如果對於皮埃爾來說有什麼不能化為數據的珍貴回憶,那麼就是他跟雷列一起經歷的童年。
 
 

 
當年他的父母親讓自己年僅十五歲的姊姊和結盟已久的侖琴大少爺訂下婚約後,皮埃爾隨姊姊一起到雷家別墅去與對方的孩子培養感情。
 
當他第一次看到雷列的時候,雷列是個愛哭的黑色小糰子,整天都為了各種事情哭得唏哩嘩啦得,像撞到桌角哭、玩具不見了哭、看到小動物在眼前死掉也哭,讓皮埃爾懷疑這傢伙是不是用水做的。
 
看雷列牽著女僕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完全無法將他跟他哥哥雷伊兩個人拿來放在一塊。根本天差地遠好嗎?即使他長得再像他哥哥也無法掩蓋那哭包的事實。
 
皮埃爾剛來陪雷列玩的第二天,雷列又不小心頭撞到桌子在旁邊哭。
 
「嗚嗚嗚嗚嗚嗚」
 
「齁,你別哭了啦,很吵耶」皮埃爾拿著NSP遊戲掌機,抽抽嘴角。
 
後方的吵鬧聲讓他無法專心操作遊戲角色靈活閃避衝過來的恐龍,被恐龍撞飛出去後皮埃爾趕緊按喝藥補血,但大勢已去,恐龍直接將角色叼起來猛甩,血條瞬間噴到見底。
 
角色最後趴在地上動彈不得,鮮紅色的大字出現在NSP螢幕上「任務失敗」。
 
「啊啊啊啊,你真是夠了!」
 
皮埃爾把PSP一掌按在桌上,朝雷列大叫。
 
都是那小鬼的錯
 
皮埃爾翠綠色的眼眸充斥著憤怒,以指成爪,抓起雷列臉的兩側不停的揉捏。
 
「你這個渾蛋,快點賠我任務獎勵啊!」
 
「嗚啊啊啊」
 
接著皮埃爾就被發現狀況不對來勸架的女僕給架走了。
 
 

 
「皮埃爾,你太沒禮貌了,怎麼能對小雷列使用暴力呢?我這些年來教你的禮儀去哪了?」回到西爾弗斯的別墅,他的母親狠狠的訓斥了他一頓,但皮埃爾並不認為自己有錯。
 
錯的是那個叫雷列的小鬼太吵了,又軟弱又愛哭。他們都是菁英階級是未來企業的支柱,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企業家孩子。
 
在皮埃爾被母親長期教育的理解中,出生名門的他們就該時時刻刻保持著高貴的風度與驕傲,對於身分低於自己的人不需要過多的理解只需要給予禮貌和尊重,不讓媒體有機會找他們的麻煩就行了,社會就是這麼運行的。
 
「明天就給我去道歉!你的玩具我讓僕人收走了,等一個月後再還給你」
 
母親懲罰了他一頓後關上他的房門。
 
「啊─都是那個臭小鬼害的!」皮埃爾抓著他金色的頭髮咬牙切齒。
 
之後的皮埃爾對於雷列懷著貶低和報復的心態,有事沒事捉弄雷列、亂畫雷列收集的卡片、將雷列的玩具給丟到樹上,他總是樂於這麼做因為在惡作劇完後會有種發洩的快感。
 
雷列每次被捉弄都哭喪著臉,但他從沒有去告訴自己的父母、哥哥被皮埃爾捉弄的事情,皮埃爾也從沒威脅過他不能說。
 
他就要看看這小鬼能廢成個什麼樣子。
 
 


 
皮埃爾潛入雷列房間,拿著雷列的兔子娃娃打算丟到後院的池塘裡,突然聽到門口的開門聲連忙躲進衣櫃中。
 
「那麼今天就先教你到這裡了喔」雷伊將課本還給雷列。
 
「謝謝哥哥」雷列接過課本,看雷列露出喜悅的笑容,皮埃爾頓時覺得非常的不爽。
 
「我聽格爾小姐說,你最近怎麼一直弄丟東西呢?」
 
雷伊突然想起之前女僕格爾跟他說的事情。
 
「沒什麼,是我不小心的」
 
雷列默默地低下頭。
 
「答應哥哥,不要逞強好嗎?」溫暖的手掌將雷列抱到床上,雷伊坐在他的身邊溫柔的對他說。
 
「我沒有逞強」雷列低聲解釋。
 
他並不希望哥哥擔心他,他跟他哥哥是不同的,他哥哥是企業未來的繼承人,被父親跟母親給予深厚的期待,而自己只是需要被照顧的那個。
 
當他哥哥離開後,皮埃爾一腳踹開衣櫃,對他大罵:
「你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不直接說是我做的就好了,你以為你自己表現的很像個英雄嗎?什麼都不說就這樣默默承受很酷是不是?」
 
你這樣……,那我豈不就只是個壞人了
 
「小皮你怎麼在這裡?」
 
「吵死了,回答我啊!」
 
「哥哥是繼承人課業已經夠累了,我不想讓哥哥擔心我,我也不想讓父親母親在工作之餘擔心我」雷列勉強的笑了笑。
 
「你……你……」
 
為什麼還能說出這種話啊

為什麼還可以擺出這種做作的笑容?

為什麼你跟我的處境這麼相似但你有個了解你的哥哥,卻從來不反抗不說呢?

你一定是覺得我很幼稚對不對?

「我討厭你!」皮埃爾對著雷列大吼。
 
一手將兔子娃娃扔到雷列的臉上,轉身往外跑。
 
「小皮!」
 



 
為了不讓那個礙眼的傢伙追上來,皮埃爾一股腦地跑進雷列宅邸後方的森林中,不知不覺就迷了路。
 
天色慢慢地開始昏暗,森林中的蟲鳴鳥叫也漸漸消失,風吹過樹叢發出沙沙聲響,一時響起又一時寂靜無聲。
 
這裡應該沒有熊或狼吧?
 
「啪擦」
 
皮埃爾踩斷了一根樹枝,嚇得他差點跳起來。
 
看到是樹枝之後他才鬆了口氣。
 
一滴雨水滴落在他的鼻尖上,就像是預告大雨的到來般,雨開始下了起來。
 
皮埃爾在雨中奔跑,找到了一棵大樹躲在下方,雨水帶走了他的體溫,令他感到寒冷,不禁捲縮起身體。
 
此時一個矮小的身影從遠處冒著雨跑過來。
 
雷列黑色的頭髮與衣服全身濕透,但他在看到躲在樹下的皮埃爾時露出「太好了」的表情。
 
這時他的腳陷入泥中,失去平衡摔了下去。
 
「喂!」
 
皮埃爾立刻跑上前去把雷列給拉上來,手觸碰雷列的身體才驚覺他的身體好燙,皮埃爾趕緊把發燒的雷列拖到樹下。
 
看著雷列發紅的雙頰,皮埃爾慌了手腳,以前他生病時總有傭人在旁邊看護他,而現在孤立無援的狀況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喂,你還醒著嗎?現在不要睡啊,會死掉的」
 
從記憶中翻出以前看影片和學校學到的知識,發燒的人需要降低他頭部的體溫並且保持他身體的溫暖。
 
皮埃爾把雷列濕透的外衣給扒下來,用自己的衣服和體溫抱住雷列,但雷列依舊在神智不清的狀態。
 
「雷列!雷列醒醒!」
 
皮埃爾第一次真正地叫了雷列的名字。
 
「對不起,我不是真的很討厭你,所以你不要死掉啊」
 
淚水混雜著雨水從皮埃爾的眼角落下。
 
此時一道希望的光線從遠處照射過來,傭人跟保鑣帶著手電筒在雨中搜尋森林近半小時後,終於找到了皮埃爾和生病的雷列。
 


 

皮埃爾在被母親的藤條和斥責處罰之下,仍想著雷列被他哥哥抱起來的景象,雷伊蒼白的臉上帶著痛心的神情,而造成這一切的自己卻只受到了母親的責罰,沉重的愧疚感向他襲來。
 
「可以了母親,弟弟他已經知道錯了」
 
他姐姐瑪麗在收到消息後趕緊回來,握著還在用藤條教訓皮埃爾母親的手腕,勸阻她繼續抽打皮埃爾的小腿,將母親帶離時,轉頭以失望的眼神看向他。
 
皮埃爾在兩天後被母親拉著去跟雷家道歉,進到雷家專屬的醫療室看見躺在病床上的雷列,皮埃爾突然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開口。
 
他看見病床旁陪著雷列的雷伊,頭轉過來的瞬間,那彷彿要殺人般的目光,在面對他們時驟然消失,宛如錯覺卻令皮埃爾整人如同墜入冰窖似的寒冷。
 
他明白自己做了很多雷列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的事。
 
「我做了很多錯事,還害雷列重感冒,真的非常對不起」
 
這是高傲的皮埃爾短短不到十年的生命之中,第一次低下頭顱真誠的對一個人鞠躬道歉。
 
雷伊依舊保持沉默,他在隱忍自己,向一個連霸凌這種概念都很懵懂的孩子動手是非常差勁的行為。
 
「哥哥,沒關係的」雷列的小手抓住雷伊的袖子。
 
「我已經原諒小皮了」
 
「列列……」
雷列痊癒後,皮埃爾在商業聚會時偷偷的繞進雷列的房間,見到正在讀故事書的雷列,他馬上對雷列再次道歉。
 
「雷列對不起」
 
「嗯嗯,我只是不想讓我的家人擔心而已」雷列搖搖頭說。
 
「你這樣真的很令人火大,也給我好好顧慮一下自己啊!」
 
皮埃爾依舊無法理解雷列這種對自己如此無所謂的態度。
 
「沒關係的,因為我並不是父母親希望的繼承人,我只需要不讓他們擔心就行了」
 
「誰說的?哪個混帳敢說出這種話!」
 
「一直以來不都是這樣的嗎?很多人都那麼覺得」
 
即使這聽上去像是個笑話,雷列的眼中毫無半點虛假或戲弄,這令皮埃爾異常的火大,對那些膽敢如此碎嘴的垃圾。
 
「好、好啊,既然你這麼不想照顧自己,從現在開始你就由我皮埃爾來照顧!誰敢欺負你或者讓你傷心,我就讓他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皮埃爾一腳踹翻椅子,惡狠狠地立下他奉行一輩子的誓言。
 
 


 
自此皮埃爾再也沒有欺負過雷列,相反的皮埃爾去學了不少中國武術跟格鬥技,在他們上學時將想欺負雷列的學生全都拖到暗巷裡去爆揍一頓。
 
皮埃爾「暴君」的名號自此開始在校園中傳播。
 
大家都知道這個出生於貴族企業的少爺有著非常殘暴嗜血的一面,就連他的家人和老師都對他無可奈何。
 
這天放學後,皮埃爾招呼著雷列到他的房間,然後從另一個房間抱了個紙箱過來。
 
「阿列,給你看個我從馬來西亞的朋友那邊拿到(勒索)的新寵物」
 
紙箱裡頭不時動了動發出細微的啾啾聲。
 
皮埃爾將紙箱打開,一隻羽毛還沒長齊外表醜醜的幼鳥站在舖滿木屑的箱底,黑溜溜的眼睛抬頭往上盯了會後,開始啾啾啾的叫著,全身被暗褐色和黑色的羽毛覆蓋,叫了半天看上頭的人不理他,小鳥的嘴開始不停地啄著紙箱。
 
「好可愛喔」
 
「哪可愛?他現在醜死了,把他給我的朋友還說他將來會長成漂亮的綠孔雀,根本誆我的吧」
 
「你有想好要叫他什麼名字了嗎?」
 
雷列將手伸進箱子內逗弄著幼小的雛鳥。
 
「本來想叫他阿格尼斯的,我以前聽的神話故事是說這是希臘神話中最美男子的名字,但牠現在這個鬼樣子哪裡像了」
 
要是這隻看起來像是野山雞的蠢鳥沒有長成像樣的孔雀,他一定會好好找那個馬來西亞的朋友感謝(算帳)一番。
 
「既然是孔雀,那我先叫他阿雀好不好?」
 
「好啊,牠以後就叫做阿雀吧」
 
自從跟雷列越來越好了以後,皮埃爾發覺自己很難拒絕雷列的請求。
 
但是他並不討厭,既然雷列不想要對家人提出要求造成麻煩,那麼他只要對自己提出請求,他就一定會幫雷列做到。
 
 


 
兩人不知不覺就相識了二十多年,二十年裡他們經歷了親人的生離死別,越加繁重的責任使兩人聚少離多。
 
不變的只有一點。
 
要是誰敢找雷列的麻煩,皮埃爾.西爾弗斯絕對會讓對方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完>



碎碎念:
這篇外傳是將皮埃爾與雷列的童年背景補完,
兩人同樣是企業家的孩子,同樣努力的學習完成家人的期待,

雷列的天資與他的大哥雷伊相距甚遠,所以他覺得只要不給父母跟哥哥添麻煩就行了

而皮埃爾則是在發覺自己總是依照著家人的要求,一味地接受家人的理念灌輸後開始改變(叛逆期?),
他的性子就是非常固執,跟他母親死守著死板的貴族禮儀有些像,
但他是在"做自己"這方面非常固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49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核爆末世|核爆末世之雷列|自由象限活動

留言共 2 篇留言

路邊的野貓
超棒的友情><

10-09 22:00

冰鳩
皮埃爾算是保護欲發作
不過之後被雷列的天然屬性給雷的蠻慘的XD 可是常常又不忍心罵他 反倒被雷列吃死死10-10 00:06

goob...(0w0)*b!

10-09 22:07

冰鳩
TK,覺得之後還能把劇情寫得更順0u0 10-10 00: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226545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初期草稿]《核爆末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蘿樂娜的鍊金工房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