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60 聖人之友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10-09 02:25:53│贊助:0│人氣:6
防雷




迎接回來的眾人,揹著梅妮塔的哈吉給我了一個笑容。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大家的狀況還好吧?」

尤茲這時回答了我的問題。

「突襲的效果很好,只有一小撮人受到輕傷而已。」

「那還讓受傷的人快點接受治療吧。」

畢竟一個治療士也沒帶不是嗎?
正當想要確認部隊內的人員的時候被莎莉雅阻止了。

「雖然有幹勁是很好,不過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更重要?」

「真是的,提振士氣啊,指揮官。」

被他拍了頭,那種事情需要嗎?雖然說還沒有完全結束,不過這場戰役也告一個段落了。
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這讓魯迪不禁大笑。

「還是由你來做吧,軍神。」

「真沒辦法。」

莎莉雅不情願地嘆了口氣,舉起了手上的權杖,說出了令我永生難忘的言語,那是做為一個正直的指揮官,一個優秀領導者的誓言。

—————————————————————————————

撥動聖物所幻化的十二弦琴,隨著流淌的聖言,帶著魔力的泉水從神殿壁上的雕刻洞口湧出,順著雕花地板底下不知乾枯多久的溝槽,流進了奇德的市內,這讓看著這一切發生的每個人都嘖嘖稱奇。

「就連聖人亞斯塔也辦不到的事情,沒想到真的有人可以辦到。」

「真正的水之聖女啊。」

「聖神啊,謝謝您將真正的聖人賜給我們。」

這座城市在薩奧雷菲歐亞被建立之前,就已經用著現在的帕菲米德無法理解的文明建造了城市的根基,拉德奧在定居奇德的時候,與著同隊伍的夥伴規劃了城市,在大魔法使阿裴洛.恩菲的魔法機關下,用魔力灌注的聖泉若流進規劃好的城市水溝,被泉水畫出的法陣就能夠發動包圍整座城市的守護魔法,然而在拉德奧逝世以後,這個機關再也沒有人能啟動,原本設置泉眼機關的地方被留下來的市民修建成神殿,等待下一位能啟動他的聖人。

和其他的聖物不同,水之聖物與火之聖物不知為何能使用的人非常少且伴隨著大量的副作用,火之聖物會不斷灼燒肉體,水之聖物則以肉體做為代價,比起聖物,更像異物甚至是邪物。

之後想嘗試使用水之聖物的聖王血親都沒有成功過,就彷彿水之聖物不存在那般,直到非聖王血親的亞斯塔出現。
但可惜的是除了「復活」與「完全治癒」以外他無法使用水之聖物其他的力量,讓他被淪為教廷便利的工具折磨至死。

「做為『捨身之愛』的聖人,聖人亞斯塔將會被永遠讚頌。」

這句話被教廷寫在他個人的紀錄上,並以此對外宣傳教廷的偉大。
只要為商品標註價值,即使是路邊撿來的石頭,也會成為稀世珍寶。
教廷並非第一天就扭曲成現在的模樣,一開始是由另一位拉德奧隊伍的夥伴所建立的,做為基礎的知識傳播的教室,不管是農業栽培,工具製作,生活知識,魔法的根源,拉米娜爾.希斯將智慧帶到了空之國,在薩奧雷菲歐亞被建立後,依然不斷為將知識傳播這件事而奔走,比起聖神加蘭希德,教廷更崇仰智慧的賢者,拉米娜爾身為最後離開人世的「初源之聲」的一員,神像現今依然站在評議院的庭院中,做為精神象徵,對,只做為精神的象徵……
原本只做為教育機關的教會,不知何時有了宗教的儀式與規則,不知何時獲得了審判權成為教廷,公平與公正的心靈以及崇高信仰的聖者們組成了評議院與教會法庭,為了人們的幸福,像是燈塔那般豎立在前方,指引著迷惘的心。

讚頌著神聖,歌詠著正義,將一切寫進了充滿謊言的樂譜中。

知識與權力成為了高等貴族的專屬,即使是擁有實績的平民,也只會淪為評議院的工具,做為小丑或是觀賞動物被人豢養著。
原本該凌駕於其上的聖王,漸漸的被削弱了,為了和平相處而屈服,或是破敗。
這一切偏離了軌道,就像是扣錯的鈕扣,不斷的錯下去,這一錯就是幾百年,而幾十年前的小插曲,也不過是徒勞無功。

「不是做為聖女,只是做為一個單純的帕菲米德,我所祈求的只有和平,請不要再製造更多的悲傷。」

在唱完聖言之後站起來說出這些話的我,受到了底下教會人士的讚賞與民眾的支持。
這不是謊言,但也不是無知愚蠢的論調。

望著底下的群眾,聆聽著教廷將把我推舉成新的聖王,藏在心中的不是憤怒,而是冷漠。
站在籠子外的我,看著眼前被困在名為「虛偽」籠子內的所有人,感到無限的悲哀。

「拉德奧的加護降臨於我,一定有它存在意義,此身此心必定將獻於良善。」

吉爾巴多走到我身旁,用著以往的笑臉對群眾說著。

「聖女大人,您與齊茲貝魯諾公爵有秘密婚約的事情應當被公諸於世,做為祝福,還請接受我等賜與正式的結婚儀式做為祝賀,在您登基成為新的聖王之時,成為守護您的後盾。」

「如果這不會影響時間的話,我很樂意。」

「既然如此,雖然有些急促,在明天的加冕儀式之前,就先舉辦婚禮吧。」

聽著這些早已經被決定好的事情,我只能帶著微笑回答。

「明天或許會是個令人永生難忘的一天。」

坐在休息室裡被十來個侍女整理儀容的我,回想至此。
呼出一口氣,看著鏡子,那抹笑容帶著一點恐怖。
原來我也可以做出這種表情嗎?

「您心情很好呢,聖女大人,不,陛下。」

「沒有加冕呢,我還不能被這樣稱呼,你們的身份比我尊貴多了。」

「怎麼會呢,您可是水之聖女,現在是這個國家最偉大的帕菲米德。」

被梳著盤髮,沒有一個認識的侍女,想必也是維札的要求吧。
掛上附有暗紋的白色雪紡紗披肩,原本在亞薩其諾做的那一套禮服被這樣一搭,普通的禮服多了一份神聖感。
為了等一下的加冕,頭上戴的是額飾,與著臉上的面紗有著相同的顏色。
雖說奇德人不用面紗也沒什麼問題,不過原本的儀式還是要將盤髮拆下,為了避免被別的男性看見放髮後的容貌才需要面紗。
這是顧慮我不是奇德人嗎?真是莫名的體貼。

「聖女大人,時間差不多了。」

侍從稟報以後,我起身,肩上的義羽隨著晃動。
幫我拎起裙擺的侍女們跟在我的後頭,像是那天我所見到的亞娜逸絲那樣。
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這場鬧劇的舞台。

走進禮拜堂,侍女將美麗的長拖尾放下,退到了外面。
回過神,已經把手搭在維札的臂上,看著眼前主持儀式的主教。
塔基斯……真是諷刺啊。

「慈愛的聖神,加蘭希德,您賦予了恩澤,讓命運安排將眼前這兩人走向了共同的人生道路,之後路上會有更多的挑戰,帶著笑容或是悲傷迎來,兩人相互扶持,接納彼此不同的背景,走向光輝的未來,聖神啊,請祝福他們,我在此祈求。兩位,請進行連繫的儀式。」

維札伸出手,將我繫著頭髮的珍珠色絲帶輕輕取下,伴著一束髮絲吻著。

「讓愛宛如聖神的光輝常在彼此心中,隨時在側。」

他那樣說完,將手上的絲帶交給我,我只是將之繞過他的手腕,一邊綁一邊唸起。

「讓兩人的靈魂隨著紐帶緊緊相偎,不再分離。」

因為一直想著等一下的事情,語氣非常的生硬。
再來輪到主教的第二段禱詞……然後接下來是。
突然感受到不屬於自己的體溫,維札不按常理的將我抱在懷裡,在我耳邊微弱的說著。

「我在這裡,放鬆一點。」

「嗯。」

他鬆開後我才認真的看著他的樣子,把原本的瀏海往後梳,穿著同為雪白的禮服,內搭黑色的襯衫,用著綁上絲帶的手牽著我。
原本這突發的動作讓塔基斯起了警戒心,但是什麼也沒發生後他瞥了維札一眼,而維札只是給他一個笑容,像是在說著「一切都在計畫中」那樣。

聆聽第二段的禱詞,塔基斯繼續不斷讚揚著神的偉大與愛憐,命運的安排多麼的奇妙,這類沒有意義的廢話,若不是維札有意無意的捏我的掌心提醒我,我應該沒有性子聽完。

「在此作為拉米娜爾的代表,傳達給聖神加蘭希德,我在此宣布,眼前的這兩人就此結為連理。」

掌聲頃刻間響起,除了坐在左右排的評議院主教們,底下的長椅坐滿了評議院與西南方的貴族。
而鳴起的禮鐘宣告著世人這件天大的消息,直至鐘響結束,維札都沒有放開過我的手。

「聖人克利香緹,請上前。」

移動到聖台旁的塔基斯呼喚著,維札將我帶過去後鬆手並退到一旁。

「還請跪下。」

我隨著指令單膝跪地,並低下頭。

「聖神指引著汝的道路,讓汝今日站在這裡,祂的恩典與奇蹟,作為祂的子民,感到無上的榮耀。汝戰勝了死亡,跨越了危機,終將到達約定之地,祈下聖願。」

塔基斯拿起了搖鈴,並繼續朗誦。

「光輝!當尊貴的英勇成為了冠冕,守護的堅毅成為了聖劍,至此,將披在肩上的,是人民的重擔,請為守護薩奧雷菲歐亞而戰,請為尊貴的聖神而戰。」

手指沾著金色聖杯中的水並灑向了空中。

「吾等的王,不要忘記手上的榮耀,不要背棄神聖的誓言,在有限的永遠,無限的片刻,於聖神加蘭希德的加護下,汝將成為聖王。」

放下杯子,塔基斯用雙手捧起金色的皇冠放在我頭上。
那一刻鐘聲大作,但是鳴鐘的方式我聽起來有點怪異,像是有人入侵那樣,但其他人沒有任何反應。

「帕菲米德,請在此為這位新的聖王祝賀吧,他將會為你們帶來新的未來。」

我站起來,緩緩的將手舉起,聖物隨著魔力幻化成了一柄劍,我大聲地宣告著,就彷彿莎莉雅在勝利的那天所說的一樣。

「作為引領希望的光輝、飛往勝利的羽翼,即使化作惡鬼絕對不會忘記逝去的每一滴血,以此劍為誓,阻撓在前的惡意,必定墜入失敗的深淵,從此在絕望的幽暗中長眠。」

和原本套好的誓詞不同,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塔基斯後退一步,而我將魔法唱名。

「凍結。」

不給任何人逃跑的機會,隨著意念,魔力覆蓋了整間禮拜堂,並將出入口封住。
只是場內並沒有驚慌,而是亮起了刀劍跟魔法,彷彿知道我會那麼做一般。

「果然就跟你說的一樣,公爵大人。」

維札悠哉的攤手,用著那雙看穿全部的眼眸望著眾人。

「我事先提醒過了。」

「哼,你這沒用的傢伙還不快阻止他!」

塔基斯不悅地說了一句,但維札只是愉悅地回應他。

「我現在地位比他低,是他的所有物,怎麼可能有能力阻止呢?」

「你!這個背叛者……」

「您在說什麼呢,塔基斯主教,不都照計畫走了嗎?」

「真的照計畫現在這魔女應該像隻貓一樣溫馴,低賤的傢伙,不要以為有了聖物就能為所欲為。」

無視他的挑釁,我說著。

「不管我是魔女或是聖女,現在的聖王是我,我想做什麼,還有人攔得住嗎?」

底下的男聲大聲吶喊。

「我們才不承認你是聖王!魔女!魔女!」

魔女的呼聲越來越多,我瞇起眼。

「那我就做一些魔女會做的事情吧。」

回身一個劍光劃過,閃避的塔基斯被砍下一隻手,斷肢的切口與雙腿被冰封了起來。

「主教大人!」

正當其他人要發動攻擊,塔基斯卻大聲阻止。

「都給我停手!」

「為什麼要停手?你就那麼怕他們只要一動作我就會先把你的頭給砍了嗎?」

將劍指著塔基斯,他的聲音有些乾。

「你應該不是真的要殺了我吧?」

「你覺得呢?」

「呼呼呵呵呵呵呵,你就那麼的不滿嗎?魔女,為了那頭野獸,與世界為敵。」

我深呼吸,回答了他。

「世界?誰的世界?被你們這群偽善者建立的制度就是世界?只要你說生就是生,死就是死,完全不管前後或是道理,只是為了在場這些人的私慾的國家就叫做世界?你也太小看世界了,你上過戰場嗎?你獵殺過獸嗎?如果那個人是頭野獸,那你們充其量不過是被養在籠子的家畜。」

「強詞奪理。」

「強詞奪理?不說提亞,就說說亞娜逸絲,你們將一個什麼能力也沒有的嬰兒丟到聖宮裡面,不給他教育,漠視他,隔離他,還讓他連一個正常人的生活都沒過過,無法感受父母的愛,沒有他人的關懷,每天只告訴他要成為聖人,然後將你們胡亂的願望使勁的往他身上塞,如果他就那樣瘋了或是死了,你們根本也不會對他伸出援手,只會捨棄他,再找下一個能夠代替他的孩子不是嗎?」

「正是因為他被聖物選上了,代表我們的眼光一點也沒錯。」

「只負責躺著收穫成果還好意思說這種話,我替你的父母感到不齒,如果他們知道自己的孩子已傷害他人為樂,一定會氣到跳腳,為什麼沒當出在你出生的時候一刀殺了你,除了權力跟傷害別人的話語,根本拿不出其他東西來說嘴,這國家難怪會一直爛下去,就是有你們這種人存在。」

語畢,底下的吉爾巴多回應我。

「這可是水之聖王與智慧的賢者拉米娜爾所建造的薩奧雷菲歐亞,不容許你這樣的褻瀆者!」

我大吼著。

「那你們將聖人的痛苦堆起來作為你們享樂的這件事,就不是褻瀆嗎?」

他激動地把手一揮。

「胡說八道!那些聖人都是偉大的,哪是什麼痛苦而死。」

「那你,對這張臉應該會有印象吧?」

取下了面紗,幻影的魔法將瞳色化為了跟那天畫上所看到一樣的綠色。
有著和黃昏聖女一樣的容貌,除了知情我是娜迪雅莉絲女兒的人以外,只是單純看過娜迪雅的其他人倒抽了一口氣。

「娜迪雅……」

這時一旁另一個主教發瘋似的大叫。

「別過來!娜迪雅,我錯了,我並不是不救你,只是他要我不要救你,別殺我,拜託!」

不少人對於現在的情況愣住了,知道的人收起了武器,不知道的人只是呆然的看著發瘋的主教。

「吉爾巴多,你就說說黃昏聖女犯了什麼錯,最後用了什麼方法讓你們覺得是獻身於聖神?是被你們挖去雙眼,折斷雙翼,切掉舌頭,敲碎骨頭,剝去指甲,再用針扎進肉裡對嗎?」

說不出話的眾人只是看著我走過去他的面前,吉爾巴多後退被椅子絆倒,跌坐在椅子上,無法掩飾恐怖的顫抖。

「……你是為了復仇才籌備這一切的嗎?」

「讓火苗引燃的人不是你嗎?殺死他,哼,意圖殺死我的人也是你吧?」

不知為何我想起以往我問著父親有關親生母親的事情,他只是一副淡然的望著天空,說著他也許在天空的彼端等著我。

「不、不是我,塔基斯跟前齊茲貝魯諾公爵都有分,是他殺的,是他下令要殺死你的,娜迪雅,不能只怪我,如果你當初拋棄那個孩子選擇嫁給喬瑟王子,就不會死了。」

他指著塔基斯,用另一隻手掩著頭迴避我的視線,我望向其他的人。

「諸位,我再問一次,你們要選擇我這個聖王,還是理當被毀滅的教廷。」

知道已經沒有理由為了隨時可能消失的權力送死,貴族們丟出了自己的配劍,並且下跪。

「謹遵聖王大人吩咐。」

其他的年輕貴族雖然猶豫,但是看到地位比自己高的貴族臣服了,也只好跟著投誠。

「眾人聽命,這是我第一個命令,即刻起教廷所屬的評議院、審判庭、司法院通通廢除,內部人士剝奪其貴族資格,其司法、立法、審判、教育權利全部收歸國家所有。」

「那怎麼可以,我好不容易才當上了貴族!我可是用了很多錢才得到那個位置。」

一個年輕貴族反駁,正當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一位年老的主教喝止了他。

「夠了,就這樣吧,這麼多年來的事情,該讓它結束了。」

出聲的在我印象中是中立派的主教,因為人緣豐厚,城府很深,不輕易的告訴他人自己的思考,教廷為了拉攏他用了很多方法都沒有辦法確實成功。

「桑弗卡閣下,還感謝您的體察。」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他只是冷漠地回答了這句話,我點點頭。

「我明白。」

走回聖台邊,塔基斯咬牙切齒的瞪著。

「你會有報應的,魔女!魔女!」

「放心,我早就做好覺悟了,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提亞在哪裡?」

劍尖指著他的喉嚨,但聽見這句他只是不停的笑。

「沒想到這時候還在為了那頭野獸施捨恩惠給我嗎?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告訴你,我們早晚在地獄相會吧,魔女!」

他一瞬間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後無力的倒下,發青的臉色以及從口鼻流出來的鮮血說明著死亡。

「服毒了啊。」

維札站在我旁邊說,我只是搖頭。

「這樣還有機會找到他嗎?」

「問問那個發瘋的跑腿應該會知道吧。」

這時候門上的冰發出了裂開的聲音,我都忘了外面還有他們的軍隊,如果他們要改變心意打起來也很麻煩。
但是打開門的是熟悉的身影,那頭焰色的長髮映入眼簾。

「拉維爾?所以說軍隊……」

「唷,『聖人之友』閣下,不,現在是聖王陛下,好久不見了。」

「卡札里亞閣下,你們趕上了。」

我看了一眼維札,他只是雙手交叉在胸前勾起嘴角。

「為了掩人耳目從東方往下繞進來,你來找我的時候就在南方聚集了,為了偽裝成其他叛軍的士兵花了我好大的一番功夫。」

「所以外面的壓制作業完成了嗎?」

走過來的拉維爾,很努力地回答我的問題。

「嗯,是,已經…..差不多了。」

「是嗎?拉維爾?」

他把頭撇開,臉相當的紅。
維札只是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別顧著害臊,趁能看的時候多看幾眼啊,很美對吧?你這時候要是不誇獎女性的話,可是會被嫌棄的喔。」

「維札,不要對拉維爾說奇怪的話!」

果然和平常的拉維爾一樣呢,對緹妮莉絲的反應還是這麼誇張。
他把臉轉過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今天的你,很美。」

「嗯,謝謝。」

他將手伸過來,勾起了我的頭髮吻了一下,突然感覺自己的心跳聲很大,明明維札婚禮上那麼做的時候沒感覺什麼特別的。
拉維爾鬆手後,說是要確認情況而離開。
稍微感到放鬆的我,試圖讓自己鎮定,於是先退到休息室,將場面交給維札處理。

「克利香緹小姐。」

「潔亞,還有雷諾跟亞克啊。」

在走廊上遇見了三人,聽亞克傑爾所說,在提亞被帶走以後,叛軍的軍隊就形同軟禁把雷諾留在他的宅邸中,直到昨晚秘密襲擊將對方擊潰並收押才獲得自由,今天就一同加入我軍協助作戰。

「聽見您沒事真是太好了,聽亞克傑爾先生說你被帶往教廷的其他據點我還很擔心。」

「…..聖王陛下,還請吩咐我的命令吧。」

雷諾相當的沉默,似乎對於我成為新聖王這件事難以接受,但是為了提亞的命令,卻又不得不吞下來。

「請為了我尋找前聖王,不,真正的聖王,屆時我會將一切還給他,作為暫時的指揮官,還請你海涵,雷諾。」

「是。」

「潔亞,幫我通知其他侍女幫我更衣吧,只有你一個人處理不來。」

「好的。」

目送三人離去,我走到神殿的陽台,雖然有軍隊鎮壓的痕跡,但底下還是聚集了不少群眾。

結束了啊。
這幾百年的痛苦結束了。
請不要再哭泣,我悲嘆。
那些流下的鮮血,痛苦的記憶,依然印刻在這個國家之中。
彷彿淚水般的聖物化成了琴,我撥動著弦。
那首在記憶中只唱過一回,充滿悲傷的歌曲。

在振翅而飛的藍天中,失去了羽翼。
我與我的朋友,相連的心意也被瓜分為二。
被碎裂的,是那些原本該被訴說的夢想。
碎片刺傷了我的心,流淌著鮮血。
黃昏此刻降臨,毀壞了天空。

被焰紅焚燒的天色,大地也在悲泣著。
直到夜帶來了寂靜前,沒有停止過的那份疼痛,讓靈魂為之顫動。

是幽靜?還是深淵?
我在黑暗中尋找答案。
沒有人可以回答,所謂的別離就是那樣一回事。
在穿過昏黑的迷霧前,心如同飄盪在急流中,尋找著浮木。

時間的洪流裡,弱小無力。
那抹疼痛不會消除,只會暫時被以人生為名的砂石掩藏。
悼祭逝去的生命,將一切像是點起照耀黑暗的燈火而燃燒。
即使滿身傷痕,也要越過黑夜,尋找下一道曙光。

光,請降臨於我。
讓聖神的慈愛一點也不剩地留給我親愛的朋友。
即使無法飛翔,為守護我倆的約定,我依然會訴說著那個彼此同去尋找天之彼端的願望。
我發誓,會將神的淚水從天的那端取來,獻到你的墓前。
所以,早安,再見了,我的朋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43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食譜更新~超簡單的茶泡飯,歡迎來小屋逛逛參觀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5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