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追憶尋時】第七十二章、再會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10-06 20:25:27│巴幣:0│人氣:57
【追憶尋時】第七十二章、再會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大中午的時候,涼雨恍神了還沒回神、直到手肘碰到了身旁的濸龍,對方冰涼涼的身體讓她直接嚇醒;她頭髮凌亂的坐在那裏看著背對自己的濸龍裹著厚厚的棉被,那可能是再加上去的被子,但剛剛她確實碰到對方的身體、那不應該是包了一層厚厚的被褥該有的溫度。


  涼雨不曉得自己是不是碰到了對方微微露出的脖子,反正她現在已經被嚇醒了。


  她摸摸自己的右臉,沒拿法杖的時候冰晶會減少,但眼睛的顏色大致上已經變不回來了;但她對這件事情並不在意,只是起床的時候都會想起跟以前起床時溫暖的臉蛋,正當伸手去觸摸時、卻又摸到了結在臉上的冰晶;或許跟以前看著冰龍無意識的在頭上結出漂浮的冰晶也是同樣的道理?


  思緒有點混亂,她拍了拍臉頰,下了床後走到浴室的鏡子面前,看見了自己一頭亂髮,左邊的紅色眼睛在長長的髮絲中若隱若現,她發現她醒來的時間愈來愈早,晚上醒來的次數也增多,儘管自己累得要命還是這樣。


  右眼的冰晶完美的遮掩了黑眼圈,比起左邊疲憊的眼神,左眼看起來精神很多;她把臉洗了洗,稍微梳理了一下頭髮,讓瀏海好好的蓋住看起來疲憊不堪的左臉。


  一轉身就見撞一臉剛睡醒的米熊,睡眼醒松的揉揉眼睛;涼雨只是被嚇到顫了一下,沒有叫出聲來。


  「小涼雨,早安。」米熊抱抱她、蹭蹭對方的臉頰:「你今天精神感覺不太好喔。」


  「沒有這回事啦,熊熊。」涼雨摸摸他的頭頂,撫平她翹起來的褐色頭髮:「肯定是因為我剛睡醒的關係吧?」


  「是這樣啊。」她離開對方的懷抱,來到洗手台前刷牙洗臉,涼雨則是在一旁換衣服,等到米熊把服裝儀容整理好才開口說道:「今天要跟夏克特好好道別喔。」


  涼雨頓了頓,點點頭回答:「是呢。」


  才一轉過身,白髮少年便站在自己身後,涼雨嚇得直接尖叫出來。


__


  從溫暖的棉被起床是很需要勇氣的,陽光灑在自己臉蛋的時候才發覺已經是早上;夏克特很久沒睡得這麼安穩了,他翻了翻身,捨不得離開的再讓自己鑽進被窩裡頭。


  朦朧的張開雙眼,木製的床頭上是四個人合影的照片,本來夏克特是把他放在客廳的櫃子上的,昨天晚上不知怎麼想的,就拿來床頭盯著看,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他這才從床上坐起來,全身疲憊的痠痛瞬間上升,可能是長途跋涉的旅行造成的狀況;他可能好一陣子都不能再出去長期旅行,得要好好休息一些日子才行。


  揉了揉右肩膀,才把雙腿抽出棉被,腳板接觸到了木製地板上的冰涼,他便又回憶起曾經那段既精彩、又令人嘆息的往事。


  他不明白何時自己變得如此感概過往,他以前總是逼自己向前走,沒有一絲精神在緬懷自己的過去;或許是他現在累了,對事物的感情也多了,但他卻不以此感到哀傷,相較於以前,現在和別人的相處模式也快樂得多,雖然有時候沒有辦法像涼雨或是其他人一般讓人理解,不過他也意識到自己還有很多該學習的地方。


  他有點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更衣,不像在外頭旅行那麼匆忙,他搞不清楚為甚麼待在耶雷弗的時候總是覺得很安心又很自在,會不自覺得懶惰;所以他只要待在這裡幫團長訓練一下小騎士,總是要苛刻的操練他們;說也是為他們好,他可不想看見路上幫忙收屍的白布下是自己騎士團的人。


  耶雷弗太過安全,畢竟有騎士團跟女皇還有神獸守著呢。


  他梳洗完後換上了黑色無袖的衣裝,和平日一樣扣上了斗篷,在客廳的立鏡整理了儀容,在看了看那件被米熊用黑色針線補了又補的斗篷,雖然平時看不太出來,但靠近一看是能發覺他很舊。


  歲月的痕跡留在上頭,這件斗篷也陪他好一段時間,這麼破舊他也捨不得換下他。 


  他稍微撫平自己那頭吹也吹不亂的頭髮,似乎已經定型好久了;他暗自覺得自己的外貌似乎好像都沒有特別改變,但他卻不曾以此感到特別的困擾,反而倒是喜歡自己保持始終如一的樣子。


  將自己給整理好了之後才離開了溫暖的小木屋,在山坡上的這個位置是夏克特用私心挑的,在這周圍有些魔物徘徊所以沒人住在這裡;沒有吵雜的市集,沒有來來去去的陌生人,還是各種人異樣眼光的投射,而那些曾在他身上的標籤仍然在;本來只是不喜歡那些異樣眼光才踏上旅途,但不知為甚麼逐漸喜歡上了和別人一起去看各式各樣的風景,所以在依靠別人之前,他會選擇離開。


  但這件事卻被還是個小孩的涼雨給顛覆掉了。


  他沒有料到一個傻女孩就這麼帶領著他們,在之中改變了旅行。與其說自己喜歡冒險,他更喜歡守護著自己想守護的人,光憑這點,他就和冒險者不一樣。


  畢竟自己是個騎士嗎?他不禁這麼疑惑地問自己。


_


  騎士殿和平時一樣有些小小的貴族騎士聚在那裡準備成群結隊的去進行修煉活動,那因哈特提點著修煉騎士任務報告書,西格諾斯和神獸聽著正式騎士歸來的旅程,上級騎士則忙碌的在指導著小貴族們。


  夏克特來到伊麗那身旁,五個團長們今天也挺精神的在空閒時間閒話加長;伊卡勒特在樹上吹著風,偶爾躲避自己門下的騎士偷襲,偶爾和上來的小騎士聊聊天;奧茲有時指導著魔力的詠唱,鷹眼也專心的教導關於體術和魔力釋放的訣竅,米哈逸也沒閒著,有時候還要臭罵頑皮的小貴族一頓,大家和平常一樣,都謹守自己的職責。


  「哦——夏克特,早安。」伊麗那向他揮揮手,夏克特才小跑步過來對團長點點頭:「今天如果閒下來的話,要不要幫忙訓練一下新來的騎士?」


  夏克特早就知道只要一過來伊麗那就會這麼拜託他:「我、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伊麗那疑惑的外頭:「嗯?什麼事情?」她在夏克特回覆她的疑惑時搶先說道:「你出去這麼久得好好修養一下身體,雖然知道你喜歡出遠門,但現在可不能在勉強出去旅行哦。」


  夏克特愣了愣,冒了冷汗,他本來還想隱藏自己必須修養的身體和涼雨他們出去冒險的;這想法看來也是藏也藏不住。


  這時,遠方傳出了一個聲音,大喊著:「師傅——」不用說吸引了全場人的注意,更不用說那頭橘金髮引來了多少人的目光。


  「什、什麼!」殘曜不可置信地跟上前來:「夏閣下!你真的收了小風當弟子嗎?」


  「小風是甚麼啊?」梓嵐早就習慣了殘曜對她的稱呼,但對方突然加了愛稱,整個人雞皮疙瘩都上身了:「還有我才不會說謊呢,夏前輩真的收我當弟子了。」


  夏克特見兩人在自己和伊莉那前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吵,他想制止的困擾表情逗笑了自家團長。


  「好了,你們兩個也要有點家教。」此時有個人讓梓嵐整個都打了一個寒顫,他姊姊風梓芯就這麼直直地往他們那裡走過去,雖說今天早上他直接從二樓窗戶翻下去逃避了和家人的對談,但恐怕是避不開他姊姊的魔掌了。


  殘曜微微地向風梓芯行了禮:「前輩好——」


  但風梓芯沒多加理他,直接把劍拔出來讓他瞬間退避三舍,梓嵐還沒來得及說話,風梓芯就把眼神投射到他身上:「妳怎麼就不好好的和父母打個招呼再出門?」


  梓嵐整個人都縮了起來,風梓芯眼神銳利的投向高大的夏克特:「還有你,什麼叫做收了我妹妹當弟子?」她明顯不爽地對上夏克特的眼睛。


  「風梓芯,把劍收起來,有話好好說。」米哈逸無奈地上前制止,伊麗那為米哈逸的無奈笑了:「是啊,都是自己人,別對後輩這樣。」


  等到她把長劍收起,殘曜才笑著嘆了一口氣。


  「我把她收為弟子也沒什麼不對吧。」這時悶不吭聲的夏克特才說話了,但風梓芯一個視線直接瞪了過來:「我不想管梓嵐跟誰結為師徒,但怎麼會是你?」


  「或許是因為夏在你看不見的地方有所改變了啊。」一個溫和的聲音朝他們走過來,涼雨站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風梓芯見到她後不自覺得停下思考。


  那個青藍色的眼底發著光,但令人想不透那究竟是怎麼樣的思緒。


  「是嗎。」只是那麼一瞬間,風梓芯就這麼接受了這位陌生女孩的說法;涼雨朝她靦腆的笑了笑,但隔壁的米熊也盯著她,讓她回想起自家的玄關就是被對方的武器給砸壞的。


  「看吧小涼雨,我說過小梓嵐的姐姐的眼神有夠兇。」


  「真是不好意思,但我想砸壞別人家玄關的傢伙可以不用多嘴。」


  「不會照顧妹妹的兇大姊也可以不用多說什麼。」


  「等等,這是怎樣。」見場面一觸即發,風梓芯又把劍給抽了出來,直接往他們的方向走去,在冬語後面的殘月還一臉懵逼得聽著風梓芯怒氣沖沖地走過來:「我們家的事你管不著。」


  濸龍按了一下米熊的肩膀,米熊沒再多說話,只見他伸腳用力往前一踏,從地面延伸上來的冰柱一瞬間就架住了他們前方的人,包括了夏克特還有殘曜他們。


  殘曜發寒的顫抖,梓嵐嚇的整個人躲在夏克特剛剛及時伸過來的手臂下,涼雨無奈地笑了,看著風梓芯卡在冰柱裡頭動彈不得,濸龍才拉了拉手套:「是我認識的貴族剛好都很暴躁嗎?」他無奈地把眼神撇向夏克特,又看了看被他的力量震驚到的風梓芯。


  殘月猛然地搖搖頭:「大哥,別一竿子打翻整船人啊。」


  「難道不是嗎?昨天就有人想找梓嵐打架,我還以為貴族騎士都是彬彬有禮的人。」濸龍這才鬆手,把冰塊都化為結晶,消失在空氣中。


    聽見這話,這時米哈逸趕緊向他道歉,或許是心中沒有所謂的地位之分的冒險家,對此濸龍只是點點頭:「我倒是沒關係,但這樣的狀況對溫柔的孩子來說是不是不太好?」


  「是,這點我們依然在做改善。」米哈逸像是做錯事的父母不斷的和矮自己一大截的濸龍道歉,鷹眼在一旁竊笑:「來了來了——米哈逸的看家本領。」


  米哈逸尷尬地笑起來,梓嵐也在一旁乾笑,風梓芯乖乖地在伊麗那的勸導下把劍給收起來,過了好一回兒涼雨才讓這尷尬的場面給結束:「好了,我們得出發了。」


  「你們要走了?」殘曜還沒來的說想同行,被矮自己一些的涼雨拍拍腦袋:「你長高了不少呀,曜。」


  「我們都打算回到自己家靜養了,恐怕你這次是不能跟啦。」米熊久違的見到殘曜,還想到第一次見到他時,他還是個小鬼頭,沒想到長得這麼高大了。


  「什麼——」他失望地說,看得出他很難過,但他提起精神後又說了:「而且你們帶了兩個新的隊友耶,這個白髮的哥哥、還有用冰的哥哥!」


  濸龍看了一眼殘月,又看了在自己前方跳躍了殘曜,沒多說什麼就轉身過去:「涼雨我們是不是該走了。」他沒等對方回應就邁開了步伐,涼雨猜測他應該是想到了冰龍,殘曜沒有很失落,只是搔了搔自己的後腦勺:「小風,我是不是惹他生氣了?」


  「不,不是小曜你的問題啦,別擔心。」梓嵐安撫他的情緒,之後轉身看向風梓芯:「啊、那個,姊姊,我們要去碼頭送他們回去,待會就會回來了。」


  風梓芯沉默了一回,涼雨才走過去,對她伸出手:「你妹妹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她再次對上那顆青藍色的眼睛,直到微風將瀏海微微撩起,風梓芯才明顯的愣了好大一下;但她沒多說什麼,只是把手伸出來握上去。


  直到手分開,他們沒多說任何一句話,場面有些微妙;涼雨轉身離開跟上離他們不遠的濸龍,夏克特跟米熊隨後跟了上去,梓嵐向團長們鞠躬道別後才匆匆地跟上去。


  「曜,我去去就回,你先別跟上來吧。」殘月拍拍高自己一點點的弟弟的肩膀,殘曜默默地點頭,接著說:「好。」


  看著他們離開騎士殿的背影,團長們回到了自己的崗位,這時風梓芯才向前走了幾步,但沒有太過靠近殘曜。


  「怎麼,有人注意到你脖子上的東西嗎?」風梓芯沒看他,看著他們剛剛離開的地方;殘曜才吐了吐舌頭:「夏前輩沒多注意我,到是小熊姐姐早就注意到了。」


  「啊,還有你妹妹也有發現喔。」他又補了一句,這時風梓芯狠狠的瞪向他:「我雖然看不見,但你最好離風梓嵐遠一點。」


  「前輩你還是一樣冷淡啊。」


  「少囉嗦,離我遠點。」


  「是是是——」殘曜這才轉頭離開了那裡,這時風梓芯才又說話了:「你哥哥知道嗎?」


  他停下腳步,殘曜的氣息似乎早就被覆蓋住一樣,一個轉身人就消失了。


  風梓芯戒備著他下一步動作,長劍一抽就指向了突然移動到自己正前方的少年。


  「哥哥當然知道。」


  他背著光笑面迎人,讓風梓芯心中感到無比噁心。


  「你別靠近我妹妹。」她再次重申了一次,劍依然指著對方的鼻頭。


  「不會對他怎麼樣的。」殘曜周圍不詳的氣息突然散去,瞇起眼笑起來:「風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的樣子我都很喜歡,只要保持下去就好了。」


  見他走去,風梓芯才放下了手上的劍,他抬頭一看,才發現伊卡勒特正在樹上看著他。


  「抱歉。」伊卡勒特的聲音不大,但傳進了風梓芯的耳朵裡頭。


  「沒必要。」風梓芯將劍給收好,來到樹幹邊坐下,喃喃的說了:「人都會變的。」


  才一說完,一陣風就這麼吹過來,吹起了風梓芯半邊剪平的瀏海;腦子裡浮出了兩個人稚氣又天真的笑臉,鼻酸的令人嘆息。


  一個是風梓嵐,一個是殘曜。


_


  米熊在離開前其實向後撇了一點,但他沒做出太多的反應,連涼雨都沒好奇他在看些什麼;直到走出了市集,爬上階梯後來到了候船處,她才嘆了一口好長的氣。


  「熊熊?怎麼了?」涼雨擔心的問道,但米熊只是搖搖頭:「沒什麼,但小涼雨要和夏克特好好道別喔。」涼雨感覺心頭上被點了一下,但她只是微微一笑點點頭:「我知道的。」


  殘月嘆了一口氣,才向前走了幾步:「以後再見啦。」米熊向他伸出手,碰了一下拳,沒多久便相視而笑,涼雨看見這樣的米熊不自覺得笑了;接著冬語順手一撲就抱住了殘月,殘月也笑起來,揉揉他柔軟的白髮:「要做個乖孩子喔,冬語!」


  「嗯!」他用力點點頭,殘月轉過去對濸龍笑了笑,對方沒送他微笑,只是點點頭表示收到這個無聲又不失禮貌的道別。


  「卡颯,你得要好好照顧自己啊;別再失憶啦!」他走過去就是把對方的頭髮弄得更加凌亂,事到如今他想起了那天和俠盜把他的頭髮理得宛如一個男孩,現在長出來的頭髮都給他放在肩上,又是一個尷尬的長度,他不自覺得噴笑出來。


  「你才是,別在別人面前哭得亂七八糟了喔。」涼雨反過來調侃他,殘月這是又氣又笑:「你也差不多好嗎。」


  當殘月揉完對方的頭髮,涼雨的眼神才和夏克特對上,她先是愣了一下,才坦然地笑了:「夏,不要這麼悲傷的樣子嘛。」她主動地走過去,輕輕的牽起對方的雙手:「不過真的,我想和你說聲對不起。」


  夏克特愣住,他的內心現在百感交集,憂愁和說話的思緒通通纏繞在一起,突然不能接受這麼突如其來的道歉:「不、不用道歉......」


  本來想習慣的說「沒有能讓你道歉的事」,但卻被涼雨搶先一步說了:「有,我一定要跟你道歉!」


  夏克特像根木頭杵在那,涼雨看用力吸了一口氣,才說了:「我總是、我總是給你,給大家添了很多麻煩,我橫衝直撞的總是讓大家陷入險境,被星幻罵了、打了,你再怎麼生我的氣還是會站出來保護我。


  明明我做錯了事,你卻一直袒護著那樣糟糕的我;明明自己說了過分的話,你卻從來沒有責怪過我。


  你明明這麼努力的陪著我去尋找自己的過去,我卻一句謝謝都沒說,真的很對不起。」  


  夏克特定格在那裡,她鮮少的一次說了這麼大段的話給他,夏克特其實瞭解涼雨她的所作所為都有一定的原因,但他從未向任何人解釋自己心中的想法,所以星幻常常為此生氣的原因就在這。


  不光是夏克特的沉默,還是涼雨的橫衝直撞。


  米熊走過去,她拍了拍涼雨的肩膀,有些無奈的笑了:「小涼雨,妳明明知道夏克特一定會原諒妳的。對吧?」她看進了夏克特的眼底出現了波動,但對方依然只是沉默的點點頭。


  米熊明白夏克特對涼雨已經不是單單的「想要守護在她身邊」了,而是更加親密的「想要待在這個人的身邊」


  她以前和涼雨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這麼一回事,這一手恰巧被那場意外給切斷,但夏克特又主動的牽起了那條線,米熊只是剛好見到了失去記憶的摯友,而夏克特只想要涼雨會給他的溫柔。


  簡單來說某方面他已經喜歡上她了,但他們倆都沒發覺這感覺,看不下去的旁觀者要嘛給涼雨推一把,要嘛給夏克特推一把;但米熊還是在前幾天在天空之城就推了前者一把,這幾天的沉默恐怕就是為了這個問題而困擾吧。


  涼雨也是忙半天了,一下濸龍的事、一下夏克特的事情,但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別的方式。


  米熊拍了下摯友的腦袋,涼雨也明白是時候告訴他們內心中真話了。


  她吐了一口氣,深呼吸了一番,才將眼神對上那對金茶色的雙眼:「夏,我以後不會再和你們一起旅行了。」


  她才一說完,米熊先是愣了愣,又無奈的笑了;但顯然的是,她眼底出現了一絲寂寞,怎麼藏都藏不住,冬語愣愣的聽著涼雨說話,濸龍則是背對著他們,沒有表情的望著遠方;殘月的臉上則看得出驚訝。


  「等等……為什麼,這麼突然?不、怎麼會……」夏克特瞬間語無倫次,在腦袋裡過濾了好一會兒才發覺剛剛那句話並不是幻聽。


  那個接納他的女孩,帶他走出寂寞,但現在卻說了自己不再和他們一起旅行的話。


  「我給大家太多的痛苦了,我不想因為我自己的疏忽再傷到任何人。」涼雨這才走過去,拉住了那雙大手:「尤其是你,夏。」


  夏克特無法撫平心中的情緒,甚至理智都有點快要崩潰,滿腦子的為什麼就算聽到了這樣的解釋卻再也回答不出「我知道了。」這樣的答覆。


  「對不起,但是,我想這是最好的辦法了。」涼雨苦笑了一番,但笑著的時候,相當努力的露出和以前一樣靦腆的笑容;夏克特看見了,同時、也不說話了。


  涼雨走到梓嵐那裡,濸龍摸著她橘金色的腦袋,梓嵐又飛撲到了對方的懷裡,冬語歪歪頭的站在他身邊。


  「小梓嵐,好好照顧自己,好嗎?」濸龍叮囑她,梓嵐點點頭:「哥哥也是,冬哥哥也是。」


  「啊、說到這個,我、最近想待在這裡呢。」冬語突然說話了,殘月愣了好大一下:「等等等!什麼?你要待在耶雷弗嗎?」


  冬語點點頭,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嗯,這裡是個很適合放鬆的地方……我還挺喜歡的。」


  之後冬語又去抱了濸龍一把,米熊和涼雨都笑了;不過至少,冬語沒有因為分別而流下眼淚。


  「我很期待妳成為騎士長喔,小梓嵐。」涼雨摸摸她的腦袋,米熊也點點頭:「到時候我會來會會你的。」


  梓嵐一聽,覺得大事不妙,殘月見梓嵐臉綠了開始大笑起來,米熊才說了是開玩笑:「總之,我期待妳變得更強的那一天。」


  「嗯!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小梓嵐雙手握拳,自信的說道。


_


  船這時候才緩緩的靠岸,濸龍上了船,米熊撇了夏克特一眼後,才又推了一下涼雨:「小涼雨,不是要說和夏克特好好道別的嗎?」


  涼雨點點頭,她心中的話語其實也尚未說完,直直的往夏克特走去,米熊才放心的對夏克特笑了。


  靜默了幾分,夏克特伸手摟住了涼雨的身體,涼雨稍微愣了一下,但他輕輕的,像是怕弄傷她一樣;接著溫和的說了:「……還能再見到妳嗎?」


  涼雨靠在他胸膛上,忍不住笑了:「夏,下次見到你的時候,我不希望你是一個人。」她踮起腳尖,輕輕的在夏克特的右耳上的楓葉耳環留下一吻。


  夏克特的耳根子瞬間燒了起來,但他也輕柔的撥開對方左邊的瀏海,看了看那隻紅色的眼睛後,才側頭過去在對方的楓葉耳環上輕輕啄了一下。


  「……我會努力的。」夏克特不自覺的害羞起來,涼雨天真的笑了,兩個人擁抱在一起,她才緩緩的又說了:「希望我們在見面的時候,能坐下來、聽你和新夥伴的冒險故事……」


  「……嗯。」夏克特在對方的頸間點了點頭,他們才分開來,或許他能從此開始期待下次的見面,旅行是冒險家,也是涼雨的本質和熱忱,或許他們能以不一樣的方式相見。


  夏克特坦然的放手,涼雨也明白他釋懷了她所說的那些話。


  「涼雨,謝謝妳。」


  「也謝謝你,夏。」


  不曉得從何而生的情感,涼雨覺得自己在不回頭就無法跟眼前的人道別了,但最後夏克特微微露出了笑容,她很少見到笑起來的夏克特,根本算是幾乎沒見過的笑臉,那個微笑在她的記憶裡是模糊的,她也記得夏克特不愛笑。


  他的笑容很溫暖,也令人鼻酸。


  她從未想過夏克特也可以有這麼好看的表情,就像紳士那樣他靦腆笑容,看的心裡無比溫暖。


  在船起飛的那刻,眼眶熱了,但他們兩個都沒有哭,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的臉,逐漸離自己越來越遠、消失在雲層的盡頭。


  夏克特靜靜的站在那裡,周圍刮起微風,波動了全身上下。


  梓嵐走到了身邊,微微的側頭過去:「……前輩?」


  風從微風變成了能撩起她頭髮的力度,夏克特的前瀏海全部被吹了起來,本還是愣著、微微低頭的夏克特,在風吹過來的時候才緩緩抬起頭。


  幾顆淚珠才一顆顆的掉下,隨著風拂過自己的臉頰。


  「嘛,總之這絕對不是結束。」殘月也站到了夏克特的另一邊,冬語也默默的看著天空的雲,慢慢的移動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18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新楓之谷|原創|冒險|更新|小說|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七十一章、... 後一篇:【繪圖】上色練習...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eifer88216泡麵公主莉莉絲
繪圖小屋更新~ 歡迎大家來看看ㅇㅂ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