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之雷列08––為了

作者:冰鳩│2019-10-06 12:10:28│贊助:14│人氣:73
【自由象限大型活動─ 核爆末世】
副標題: 在核爆末世中醒來還要被自己兒子追殺的少年,該如何生存?

《核爆末世》之雷列  外傳(時間線在本傳前)>

《核爆末世》之雷列  本傳>

自由象限2019七月大型活動 : 核爆末世
這次的活動以活動前言之「核爆末世」為故事背景,進行總共十輪的創作。
規則 :
每輪隨機抽選三個人物 / 物品 / 事件為主題,
必須要在創作中帶入,創作活動進行到十月份為止,
如十輪我都寫完但主線還未結束,我會繼續接續下去將之寫至完結為止。

【第八輪題目】
角色:核蟑螂
物品:一雙球鞋
事件及意外:發電機燃料不足


耗盡力氣與子彈箭矢,城牆上的人才將基地大門周圍的區域暫時淨空,衛兵終於能抽空放下繩梯讓雷列和艾切快點爬上圍牆。

「喂,有熊爬上來了啊」對於突然爬上圍牆的阿月守衛們都很驚恐。

「不要擔心,牠是我們的夥伴」已經爬上圍牆高台的艾切趕緊解釋免得誤傷發生。

殿後的雷列抓著繩索往上爬,粉紅色的章魚觸手突然抓住他的腳踝,章魚觸手上的吸盤使得他難以掙脫,此時雪球飛快地從他的衣服中竄出,張大嘴巴狠狠地咬了章魚觸手一口。

章魚觸手瞬間被石化龍的毒液麻痺,雷列趁機用力擺動身體將觸手往牆上撞,麻痺的觸手受到衝擊垂落下去,擺脫了大章魚的糾纏。

「輪班的人現在替補高台上的作戰人員,替補下來的人你們有一小時的休息時間,後勤隊會發放水與物資給你們」在前線指揮的第一守衛隊隊長用他的大嗓門高聲催促。

即使第一波海獸在上岸後開始互相廝殺讓基地的防禦工事壓力驟減,但仍有不少在陸地上行動較為迅速的海獸在周圍肆虐,為了不讓基地裡的人在高強度的戰鬥下過於疲憊,木夏等人討論出讓前線作戰人員每小時輪班的策略。

傭兵也在同時間從高台上被趕下來,將他的衝鋒槍揹回背後甩了甩手臂,摳著板機的手指在使用多次後不時傳來麻木與刺痛感。

「傭兵你還好吧?」雷列走來關心的問到。

一時間,男孩幼小的身影與他姐姐的孩子重疊在了一塊,看起來都是這麼無助且孤獨,但還硬是藏起自己的情緒不讓別人發現。

「沒事就是手有點酸,小少爺你看起來比較不妙吧?」

傭兵抽抽嘴角看著滿身是血和不明屍塊的雷列,原本圍在脖子上潔白的圍巾被當成調色盤般沾染上各種顏色,妙的是這條圍巾居然還能自己扭動身體把裡頭的血水擰出來,傭兵越來越好奇這鬼東西到底是用什麼做的了。

「呼魯魯~~」雪球跳到艾切肩上,開始舔他被魚鰭劃傷的手臂,他的右手臂側面上有條怵目驚心的血痕。

趕來的醫護人員在檢查後馬上把他們抓過去臨時醫護站。

在廣場旁臨時搭建的醫療站只是頂簡單的帳篷,進門就聞到血與消毒水等藥品混合的複雜味道,剛剛門口暴動受傷的人和遭到海獸攻擊送進來的輕傷者躺在各種布料拼成的床單上。

在更裡頭用布簾和塑膠布圍起來的是受重傷的患者,他們正在接受醫護人員的治療,即使設備簡陋但分工卻異常精細,少有慌亂、手足無措的狀況發生。

醫護人員的訓練和緊急災害應對都比傭兵之前看過的其他基地好上不少,木家確實在醫療這方面作為領頭者當之無愧。

「你的傷口很深需要縫合治療」女性醫護人員很快將艾切的手臂用壓力帶捆起來止血,轉身就看到滿身是血的雷列。

「啊,小朋友你怎麼全身是血啊」

「我沒事,這些不是我的血」

雷列在醫護志工的幫助下將臉上的血跡擦掉,確認了他只受到些輕微傷後才讓他先坐在旁邊等待治療。



從門外走進來手捧一疊毛巾的醫護員把擋在門口的傭兵給趕出醫療帳篷。

「請無關的人員出去好嗎?別妨礙通行」

「呃,等等我是……」

「算了」

傭兵看著醫療人員跟後勤隊的人帶著傷患忙進忙出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他隨意找了個角落靠在牆邊,摸摸口袋想點個菸,感受到口袋空空如也後才驚覺自己早就已經戒菸了。

整天危機四伏的生活和生存的壓力都讓他忘了時間,在任務中,常常是一張開眼醒來就會發現身邊的同伴又少了幾個,所以對做他這行的人來說,時間已經不再是需要關心的事物。

因為死神總是出其不意地將人給帶走,只要死亡就是人生的結局,有多少時間又有什麼意義?
從他還是個年輕氣盛的小夥子開始,從他做起傭兵這個職業開始,就注定了他的脖子上永遠懸掛著一把死神的鐮刀,刀刃鋒利而又冰冷無情,倒映著同樣冰冷麻木的瞳孔。

曾經他的姐姐也問過他為什麼要做這一行,為什麼要在如此危險的槍林彈雨中求生,但那時的他根本不以為意、不屑去理會,甚至將他姐姐對他的關心揉成一團破紙丟進池子裡。

直到……。

誰來!救救我!

猛然的,傭兵轉身看向巷內的陰暗處,他迅速而謹慎地走進去,一雙小孩子穿的球鞋散在的上,他將背後的衝鋒槍擺到正面,小心翼翼的踏著步伐慢慢移動。

 
沙沙沙

黑暗之中迴盪著細碎的聲響,每次發出的聲音都非常的緊湊且細微,似是某種動物在牆上爬行的摩擦聲。

一根觸鬚在傭兵後方的牆邊擺動。

「凸凸凸─」

「嘰」半米長的黑影從牆上掉落傭兵走近一看,竟是一隻巨大的德國蟑螂,褐色的腹部甲殼上許多長著觸腳,令人作嘔。

「草,又是這鬼東西!」

傭兵用力踩了蟑螂腦袋一腳確定對方死透後咒罵。

原先蟑螂就是一種自遠古時期就存在的生物,在照射到輻射後更是產生了不小的突變,它們對於環境的適應力極強,甚至在輻射劑量高到能令人類瞬間斃命的地區也有出沒,這些該死的蟑螂就靠著這點在許多地區肆意橫行。

不只數量眾多繁殖力強,更是無縫不鑽、吃什麼都能活,不少較大的核蟑螂個體即使用自動步槍打中腦袋也還能活動一段時間,是在末日倖存者間人人見到都該殺死的噁心生物。

「救命!救救我!」傭兵抬頭就看見大蟑螂叼著一個小孩往牆壁上竄,數隻大蟑螂在巷弄內爬行。

傭兵飛快射擊蟑螂,在蟑螂張開翅膀撲過來前往後滾動,反手一刀捅入蟑螂的複眼。

清理完地面上的蟑螂後他,抬起衝鋒槍想要瞄準正往屋頂逃竄的蟑螂,卻因為怕傷到男孩而有所遲疑。

「荒─」黑影躍起帶起一陣勁風。

速度快到傭兵只能認出對方是個女性,一腳踩上冷氣棚架,翻身拉著曬衣架往另一邊的著力點滑行,她在窄小的巷弄中不斷向上跳躍,宛如貓一般優美又輕盈的姿態將手上的彎刀插在大蟑螂的腦袋上,另一隻手將蟑螂口器叼著的孩子抓起來扔給下方的傭兵。

傭兵見狀趕緊接住小孩,幸好小女孩的體重算輕讓傭兵穩穩地接住她,小女孩在傭兵懷中彷彿是嚇傻了般,嗚嗚的哽咽起來。

「我對小女孩沒什麼興趣,既然我都已經把人救回來了,那麼找她家人的工作就交給你搂,傭兵先生」

「喂,等等!」

「再見了,喵嗚~~」

靈貓消失在巷弄的陰影中,真如同一隻野貓般來無影又去無蹤。

「這女人也太不負責任了吧」

傭兵對靈貓消失的方向咬牙切齒,卻不得不在女孩開始哭泣時低頭做幾個鬼臉來安撫,沒想到越做越糟,女孩被恐怖大叔的鬼臉嚇得哇哇大哭。

此時他才真正感受到雷列與普通小孩子是不同的,在那個小少爺的體內是名真正的大人,總是注意著不讓別人擔心自己總是用善意來對待周圍的人。

這樣的雷列反而更讓傭兵說不上來的心疼。

「好了、好了你要哭到什麼時候?」傭兵嘆了口氣,將女孩從懷裡放下來,帶著還在哭的孩子去尋找她的家人。

在牽著女孩小手在基地行走的期間,他不禁回憶起自己的過往。



傭兵和他姐姐的父母是在基地庇護下的農人,在基地旁的河邊有塊田地,定期定額的繳交糧食讓基地的武裝力量來保護他們,偶爾會遇到蠻不講理的收稅官威脅,但他的父母也努力的養大了兩個孩子。

他並不喜歡這樣。

他討厭他軟弱的父母親,認為在基地的保護下安穩耕種才能避免掉被變異猛獸和盜賊攻擊。

當黃昏時刻他常會到大門口偷看帶上高危險變異動物屍體回到基地的傭兵隊伍,這個剛滿十二歲的男孩眼中是滿滿的憧憬與羨慕。

他也想要成為一名傭兵。不只帥氣,更是坐擁著數不完的機遇與金錢。更重要的是傭兵是自由的,不用被收稅官欺壓,也不必對著別人低聲下氣,不用煩惱明年作物的收成如何。

這、是個偉大的職業。年輕的男孩心想。

當他對他父母這麼說時,他的父母露出不理解的表情,連他的姊姊也不支持他的想法,漸漸的矛盾隨著時間加深,在和父親大吵一架後他離開了自己的家,離鄉背井在另一洲的傭兵公會找了個傭兵團隊加入。

然後他開始漸漸明白傭兵這個職業並不如他所想像的那般偉大,傭兵的自由是建立在面對各式各樣惡劣的環境,還有比環境更加惡劣的人性之上。

一場工廠的突擊戰中,與他同隊出生入死兩年的隊友在他們被包圍時拋下他,將出口的大門關上,他被槍林彈雨逼得不得不射擊上方的加壓管線,讓外洩的氣體遮擋住敵人的視線,過了數小時的你追我躲才從另一邊的牆壁裂口爬出去到外面的森林。

拖著疲累的步伐,滿身泥濘的一步一步宛如行屍走肉般走過被木樁陷阱刺死的叛逃隊友,直到回到前線基地才硬生生地倒下。

在他的夢境中,他的父母以失望的表情看著自己,而自己卻無法再回去面對它們。

直到從遙遠的另一洲趕回去參加他父母的喪禮,他才真正的再次回到原本居住的故鄉。

與餐桌對面的姐姐進行了一場以沉默為主題的餐敘過後,他的姐姐將刀叉放在餐盤上,有些遲疑最後還是緩緩開口。

「我要結婚了」

「……」

「對方是基地的警備隊隊長,我們是互相喜歡彼此的」

「……」

傭兵不知該如何回應自家姊姊的話,於是選擇沉默。他已經太久沒有見到姐姐了,久到忘記他們過去是如何相處的。

終於他從喉嚨中憋出了一句乾澀的話語。

「祝福你,席菈」

「嗯」

當傭兵再次聽到她姐姐的名字時,他唯一的姐姐已經不再這個世界上了,她與她的丈夫在餐廳享用晚餐時發生了氣爆,兩人都不幸身亡,留下一個剛滿六歲的小女孩孤獨地等待她的家人。

女孩的姑姑並不想要這個多餘的累贅,所以決定將孩子送到基地的孤兒院去,傭兵聽聞訊息後千里迢迢地趕回基地,將小女孩的監護權拿回來,又去拜託他姐姐過去在加工廠的朋友,將孩子寄放在她家。

他還記得當自己站在他姐姐朋友家的門前時,席菈的朋友怒瞪著他。

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懂得帶孩子?什麼?讓我帶?你要學啊!

你的事我常常聽席菈和我說過,我覺得你只是個會逃避的懦夫。

你知不知道你的父母其實非常的希望你能回來,所以你姐姐一直寄信給你,即使生活拮据還是花錢買了不便宜的紙張和郵資,但你個渾蛋卻從來都沒有回任何一封信!

傭兵宛如鬥敗的公雞,灰溜溜逃離了姐姐朋友的刺目眼光,只在每月透過傭兵公會寄些錢回去,順帶給小女孩寫封信,以善意的謊言欺騙對方她的父母只是去了遙遠的地方旅行而已。



「媽媽!」耳邊女孩的話語喚回了傭兵的神智。

女孩鬆開傭兵的手撲向自己母親的懷抱。

傭兵默默的看著這一幕,這如此溫馨的一幕,是他姐姐的孩子永遠無法再得到的東西。

「謝謝、謝謝你先生,謝謝你找到麗莎」

關心孩子的母親和自己道謝,卻只是在加深自己的愧疚感。

「不、不用謝了」

傭兵立刻轉身離去,彷彿多待一秒都是種煎熬。



雷列和艾切坐在外頭,阿月就在他們旁邊啃著深藍色的變異鮪魚,不時有路人走過都會盯著大黑熊看。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阿月吃這麼大的魚,原來阿月真正的食量這麼大啊,艾切你賺的錢該不會都是這樣花掉的吧」

「是沒錯,但是像阿月這種中大型變異動物沒有劇烈活動的話可以兩三天只吃一餐,長期沒遇到獵物的話我也挺困擾的,畢竟買乾淨的糧食真的是筆不小的開銷」

「所以我才希望能賺更多的錢,將來開一間作戰用變異動物的收容所,收容那些因為老弱傷殘被拋棄的動物們,如果能從少爺這邊得到人脈的話也會更輕鬆」

變異動物們在經歷戰鬥後總是會有許多動物受傷到失去戰鬥能力,這些傷殘的動物常會被牠們的主人和訓練師拋棄,在末世沒多少人會想把寶貴的糧食及醫藥資源浪費在這些沒有貢獻的動物上。

艾切曾聽聞有人被上司逼得把和自己搭檔戰鬥犬給活活毒死,就因為牠的後肢已經無法行動,會拖累整個傭兵團的績效。

如果說他能開設一個專門收容這些可憐動物的地方,那麼這些他所喜愛的動物們即使在之前遭受到苛刻的對待,在這裡一定也會受到良好的照顧。

「這就是艾切你的夢想啊,感覺好偉大」

雷列用閃亮的眼睛看著艾切,他總算明白了艾切急需用錢的真正原因。

「不,這沒什麼,少爺你不把我當成聖父在笑話,我就已經很感謝了」

「嗨,兩位,我有兩個壞消息你們要聽哪一個?」小丑高跟鞋上的不明液體在走過的地方留下印記。

「可是兩個都是壞消息耶」雷列皺起眉頭,背後的白圍巾也糾結在一塊。

「當然的啦,我只是要你們挑選先後順序而已」

小丑彎腰摸摸雷列的臉頰,手感特別好,怪不得靈貓會這麼喜歡小男孩。

「壞消息是:因為海獸的驅趕導致蟑螂大量的鑽進基地裡,基地裡頭現在有一堆該死的核蟑螂,這群噁心的小東西無孔不入」

「噌」阿月打了個噴嚏。

感覺牠對大蟑螂也很感冒,艾切總是說那些東西很髒,而且真的不好吃。

「更壞的消息是:蟑螂咬壞了基地發電機的電路,現在主發電機無法使用,沒有發電機供應基地的運作會癱瘓,圍牆上對應海獸的自動防衛系統也沒辦法使用」

「龍舞說基地已經啟用備用發電機,但我想在海獸密集的衝擊之下,備用發電機的燃料很快就會不足」

「能修好發電機嗎?」

「我想我們……」

「唉呦喂呀、下面的人小心!」

一隻鳥從天上掉下來,直直地往雷列身上砸,被雷列反手接住。

「咕咕咕」

「一隻孔雀?」雷列兩手抱著綠孔雀打量,對方也看似在打量著牠。

「等等,剛剛那隻孔雀是不是說話了?」

艾切想摸摸孔雀,被牠一翅膀拍掉手。

「咕咕咕」

「牠看起來好像阿雀」雷列阻止傭兵繼續扭牠的頭,用手順了順孔雀翡翠石般的羽毛,孔雀顯然被此動作安撫舒服的瞇起眼睛。

「阿雀?」

「我青梅竹馬以前的寵物」

「咕咕,你是雷列!?」

阿格尼斯轉頭看向眼前的白髮小男孩,皮埃爾主人給的資料完全就沒有任何參考價值嘛。

「挖,這隻鳥真的會說話耶!」小丑富有興致的打量起這隻神奇的怪鳥讓阿格尼斯全身發毛。

「是變異動物終於進化到說人話了,還是這個世界越來越魔幻了?」

「拜託我是西爾弗斯電子工業精心設計的人工生命體好嗎?當然會說人話」

孔雀從雷列懷中跳到地面上,羽毛拍著自己的胸口,高傲的翹起牠的尾羽。

「總算找到你了,雷列少爺請快點跟我回去,不然就要來不及了」

「來不及是什麼意思?」

「全球之鷹剛剛給我傳回了最新的圖像資訊,深海某個巨大的東西要上岸了,這座基地首當其衝會被它夷為平地!」


   待續 ◆


下一輪題目
第九輪:09/25至10/14(蟑螂人、輻射炸彈、開孤兒院)



碎碎念:
這輪點出了傭兵的背景和艾切的夢想,詳細的內容可能要放在十輪結束後的番外或者第二大章後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14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核爆末世之雷列|核爆末世|末日

留言共 2 篇留言

路邊的野貓
巨大蟑螂怕爆…[e20]
有自我意識的圍巾w

10-06 13:34

冰鳩
蟑螂必須死
圍巾很可愛的說 之後來歷會解釋10-06 19:54

蟑螂噁爆...=.=

不過...理論上...体型變大後...速度和靈活都會降低...

10-06 18:06

冰鳩
並沒有)望向火星異種 嘔嘔嘔嘔10-06 19: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226545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塗鴉]food pok... 後一篇:[初期草稿]《核爆末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