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59 被選擇的未來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10-05 06:38:57│贊助:0│人氣:11
防雷



火焰與沙塵和在風裡,飄揚在戰場上。
已經分不出哀號還是吶喊,血與汗的共舞展開了名為戰爭的宴會。

誘敵的中隊陷入了絕境,敵方的魔法使團也不是省油的燈,對轟的狀況下,我方趨於弱勢。
再過來一點,再過來一點!
進入了弓箭手的射程範圍,隨著命令,宛如落雨般的箭矢傾盆而下。
毫無停歇地,就像是要將一年份的雨給下完,即使是那些雨落在地上會是鮮紅色的。

「還沒有嗎?」

比預計的等待時間還要久,突擊隊還沒有將對方突破。

「敵軍的步兵起飛了,是接近戰!」

「第一與第二大隊,前進,不能讓對方靠近我方魔法團,弓箭兵,左二十,掩護射擊,接近後改為拋射,魔法團,使用堅壁保護城門。」

紅色的手帕這時被舉起。

「在突擊隊壓制之前,別停!」

隨後陷入了混戰,為了保護觀測士也加入了作戰。

「第一大隊,戰損超過五十,第二大隊推進中。」

「叫他們回來,不要深入!」

「但是……」

「會進入波及範圍的。」

「什麼?」

遠方的紅光像是大火一般,染紅了森林的一角。

「前鋒全軍後撤,快!」

「是、是!」

「施放藍色信號。」

隨著藍光在天空綻放,宛如海浪一般的烈焰,隨即吞沒了戰場中央。

「觀測士,檢查敵軍數量!」

「敵軍……前方殘餘五十,後方殘餘,不,已被我方突擊隊壓制,其餘已確認殲滅。」

「戰損報告,治療士還撐得住嗎?近戰大隊整理完戰場以後退回城內。」

千鈞一髮總算趕上了嘛……
如果剛剛梅妮塔沒趕上,戰況會變反過來,城門會被突破。

「作戰還沒結束,在我方全員歸隊之前,不能鬆懈。」

「是。」

雖然不是大獲全勝,但是用五千對上一萬五千只有這點損失也不能抱怨更多了,基輔公國的人也不是多到隨時能長出一萬五千人無限補充攻城缺口,再擠出那樣的人數,對他們的人力也多少有點影響,當然,我們也是相同狀況。

梅妮塔最後那一發魔法至少讓好幾千人消失了吧……該說血緣真是可怕嗎?
做為大魔法使的遠親,只要給予聚集魔力的時間,也能使用戰略型的毀滅法術……雖然不會直接筋疲力竭死,不過現在應該也倒地不起才是。
如果他當年被王宮的魔法使遠親收養,或許就不會在這裡了。
生長在貧困家庭,要被帶走的時候,父母開了天價要他們把梅妮塔買下來,但是這樣的結果就是讓他空有才能,卻沒有被重用的機會。
最後成年離開家裡,為了賺取學習魔法的費用而當上冒險者。

唉,人生真是難以捉摸。

────────────── 

「唔......」

睜眼發現自己躺在床上,這裡是......

「醒了嗎?」

熟悉的女聲在旁響起,我轉頭一看,那頭黑髮還是跟以往一樣美麗。

「卡珊德拉?我應該是在維札的宅邸對吧?」

「不是,不過你可以看做是差不多的地方。」

差不多?所以就是管轄的範圍內就對了。

「我睡了多久?現在情況如何?提亞他......」

他挑起眉毛,毫不猶豫地說。

「還真是不留情的胳臂往外伸呢,你真的知道你的處境現在是什麼樣子嗎?」

想起在攻擊之前的那番話,或許都是真的,但差別在於為了誰的比重有多少。

「......維札果然沒有辦法救他嗎?」

「已經在找了,照大人判斷應該是在塔基斯主教的所屬範圍內。」

那時候非常厭惡提亞的那個主教嗎?

「那個人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只知道他很討厭提亞。」

「豈止是討厭,根本恨之入骨,毫不留情將自己外孫女,不,是將原本有希望成為下一任聖王的曾外孫殺死的仇人。」

「原本?」

「若是他沒有繼承聖物,原本會是由塔基斯的曾外孫和聖王推舉的孩子競爭王位,沒想到他一點都不打算留給這些人有人任何反抗餘地,將自己的手足跟『母親們』給殺死了。」

是嗎?然後再將這一切蓋在搖晃的地基上重新做起......
即使上頭的建築再美,也無法改變根基貧弱的事實。

「先是我母親,提亞,再來是拉維爾跟亞娜逸絲......」

「怎麼不算上你呢?」

「我並沒有想當什麼聖人的氣魄或慾望,應該說習慣那麼悲慘了,比起自己的傷痛,我更希望他人幸福吧?」

但是連那些都要被剝奪的話,自己好像沒有辦法再無視下去。

「所以我才說你不懂你現在的處境,弄得不好你會被吊死的。」

「要不死很簡單,只要跟那些人說,我會復活的魔法就好了,就和之前的聖人一樣,最後成為豢養的人彘,為求解脫而死。」

讀過那本水之聖人的手札,最讓人反感的不是將身心奉獻給聖物的瘋狂,而是裡面對於無法死亡的絕望。

許了救助的願望,沒有死呢。
許了復活的願望,卻只少了些東西。
許了更多更多的願望,為什麼我還活著?

書上不斷記載祈求自己的死亡,以及對亡妻的想念。
雖然札記只斷在剩下一隻手的地方,但是按照死去的年分來看,他至少又這樣活了幾十年。
貌似看我異常的冷漠,卡珊德拉嘆氣。

「那個人似乎給你帶來不少改變。」

「或許吧?不過也可能只是讓我想起加入騎士團之前的我罷了。」

凝望著窗外,冬陽和煦,但卻不再溫暖。
雖然不再像那時那麼容易受傷了,但是也漸漸忘記身為人的感覺。

「本來以為和您相比,我是冰山,但現在看起來您才是真正的冰雪之主。」

我沒有看他,應該說不想讓他看到我現在的表情。

「卡珊德拉,還是好好地跟維札討論你們在一起的事情吧。」

像我這種半調子的人還是算了吧,不值得。
他沒有回答,但應該也知道我心裡在想些什麼。

空氣維持著這份凝重,直到維札開門進來。

「跟我想得差不多時間醒來了嘛,卡珊德拉,下去吧。」

「是。」

見他離去,我才把臉轉過來。
維札看到我的表情大概知道我在想些什麼,不過並沒有收起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你們在決定一周每人輪流服侍我幾天嗎?」

「不需要吧,你有他就夠了。」

「好冷淡喔。」

「教廷那邊打算做什麼?」

「在奇德軍回來之前,先讓新聖王控制這裡吧。」

「新聖王......」

那股怒氣無法控制地滿溢出來。

「不要那麼生氣嘛,你現在可是被我救下來受到保護的水之聖女啊,聖物的話為了取信於對方,所以把那傢伙的交出去了。」

那麼說,提亞的性命。
我起身想要出去,即使不知道在哪裡,一分一秒也不想什麼都不做的待在這裡。

「聽我說完啊,東西在這。」

他拿出聖物,放在我的手心,我感覺著上面的魔力,看來提亞還沒有死,稍稍鬆了口氣才又坐了回去。

「我也不是笨蛋,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把交易的籌碼讓出去,至少在新聖王繼位前,那些人不會輕易殺了他。」

「所以新聖王是誰?」

「你。」

「什麼意思?」

他露出了笑容,用著輕鬆的語氣說。

「你要先和我結婚,然後成為新聖王。」

因為結論過於超脫現實我不禁這麼回答。

「處罰遊戲......?」

那份緊張突然變得很好笑。

「啊,好過分,本來他們是要讓妳嫁給其他人選的然後由他當新王,不過在我說出只有我才能約束你的行為的時候他們就屈服了,因為都是要娶一個隨時都可能把對方頭砍下來的枕邊人還是挑個保險一點的作法好。」

「為什麼要選我?如果是亞娜逸絲......我懂了。」

不管誰跟誰結婚,重要的是要有人能有控制我或是拘束我的力量,現在我是僅次於提亞最大的危機,但對他們卻又不可或缺的道具。

「他們不希望由我這個老奸巨猾的傢伙當新王,我就提議由你繼位,我只要必要的時候左右你的思想就好了。」

「不吃虧的傢伙。」

他笑得很開心,瞇成一線的雙眼隨後又露出了金色。

「我只要說你死心塌地的愛著我,或是拿出那兩個人出來要脅你,你不可能會拒絕我的。」

用手指撫摸我的臉頰,他把臉湊上來,淡淡地親吻我的唇,我沒有推開他,只是望著。
是,不管什麼立場,我是完全的死棋。

「很習慣接吻了嘛,雖然這讓人有點不是滋味。」

但還是有點那股不甘願,別說了。

「我覺得你需要在意我會不會真的殺了你。」

「你才捨不得殺我。」

別再說了。

「維札。」

「你知道你現在的臉跟那傢伙九成像嗎?」

快住口!
我把頭扭過去,不想面對這回事。

「我現在一點都沒有說笑的心情。」

感覺到他坐到床上,床發出了吱呀的聲響。

「走開。」

他撩起了我放下的頭髮,我伸手揮著想趕走他。

「別碰我。」

腰被他摟緊了,可以感覺到他的氣息排徊在肩頸上。
為了提亞,不管什麼樣的無理要求都能忍受,但是那之後我一定沒有辦法,再……

「沒事的,克利香緹。」

眼淚卻因為這句話滑了下來並不是安心,而是害怕。

「維札……」

「不要被他束縛了,看我。」

被他轉了過來,我垂下頭。
他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反而看起來讓人更加感到恐懼。

「不要。」

「我不能保證他完好無傷,但是我會找到他,所以不要因為他改變你自己。」

完全看穿自己的心思,我無力的倒在他肩上。
既然都知道這些事情了,那為什麼還要這麼說。

「明明這樣下去就能簡單的得到我,你在想什麼。」

為什麼要我做那麼困難的事情,如果我拋棄了提亞,那他怎麼辦?

「想你。」

「這麼做一點好處也沒有。」

聽見他微微的笑聲。

「對其他人就可以毫不猶豫投入,對我那麼的警戒,我該覺得開心嗎?我到底還要掏多少東西出來你才會看我,只因為被抓走的不是我,受傷的不是我,救了你性命的不是我嗎?」

「我不知道……」

「看我一眼啊,克利香緹。」

從他的懷中慢慢抬起頭,維札只是露出了有點無奈的笑容。

「乖孩子。」

別這樣。

「別那樣看我。」

但他就是輕聲地說。

「我愛你,而且絕對不比那兩個傢伙少。」

別說了。
那只會讓我害怕的快要瘋狂。

「我怕,我很害怕。」

眼淚又不禁在眼眶打轉。

「你是不是覺得只有拉維爾那個呆子這時候才會在你身邊呢。」

「……是。」

我不得不承認,內心想要求救的時候總是會希望拉維爾會出現。

「所以現在是我的感覺怎麼樣?」

「……糟透了。」

「是嗎?」

即使這樣,為什麼還是不放棄我,我不停哭著。

「……笨蛋。」

「好傷人喔,我可是為了你很努力耶。」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不要那麼拼命啊。」

忍不住大吼,我槌著他的胸膛。
他抱著我,連著我的髮絲一起拍摸我的背,笑得很開心。

「那就跟我結婚吧。」

我馬上爬起來推開他,一臉不悅。

「這才是你的目的吧。」

他牽起我的手輕吻著指尖。

「那當然。」

「…..鬼才要當新聖王啦。」

他的笑容看起來讓人安心。

「作為新的聖王,就在那裏把一切給解決了吧。」

「嗯。」

他又擺出和以往一樣不正經的表情,從口袋裡掏出了東西,把那條鑲著酒色與藍色寶石的精緻手鍊掛在我的左手上,我看著它。

「這個……該不會……」

定情信物嗎?

「畢竟琉璃劍被弄壞了嘛。」

「我的錯……」

「何況那傢伙也給了,附完魔才知道用途讓我很吃味呢,另外這個我沒收了。」

看著他將有點眼熟的寶石拿在手上。
那個不是……

「喔,那個魔石啊,你是可以拿走啦,不過有什麼用嗎?」

雖然是禮物,不過防禦強化的附魔倒是完全忘了使用。

「兩個男人已經夠頭大了,我可不想當老四或老五。」

「我跟對方什麼關係也沒有好嘛。」

「一點說服力都沒有,我要是不看著哪天就跟人家跑了,還寫信說要生孩子了要我取名字。」

「不要一副理所當然地說那些完全沒發生過的事情啦。」

「那我們來造孩子?」

「這種節骨眼不要開這種玩笑!」

「兩個,就先兩個吧。」

其實這傢伙才是大魔頭吧。

「有空想這種事情還是先把正事處理完啦。」

「意思是處理完就可以,你說的喔,我記住了。」

中計了,我居然想和這傢伙拼腦袋,我一定是傻了。
他看到我的表情,笑意更濃。

「這才是我的輔佐嘛。」

「你真的很討人厭。」

「可是你不討厭對吧。」

「……我不會回答的。」

我才不會又上當。

「欸~說嘛說嘛,你愛我對吧。」

「我才不說。」

維札靠了過來,在我的耳畔說著。

「我會讓你愛我愛到忘記全部的事情喔。」

「不要把這種話隨便掛在嘴邊啊。」

「因為不和你說明白就會像那兩個傢伙一樣吧,我可不想不清不楚的被你給混過去,只是說明白了卻被你當玩笑話看,你這女人不是普通的難搞耶。」

「唔……明明前科犯是你吧。」

「那之後我可是只想著你一個人好嗎?」

「你這樣要卡珊德」

不等我把話說完,他又強佔了我的唇吻,我閉起眼感受的他的存在。
無法形容那份在心底的感覺,但我知道那很重要。
良久,他鬆開抱著我的手,一手捧著我的臉頰。

「後天的中午會先進行結婚儀式,然後開始加冕的儀式。」

「我知道了。」

「不用顧慮太多,剩下的我會處理。」

「......我會好好大鬧一場的。」

「還真是一點也不客氣啊。」

「嘿嘿。」

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著他笑了,謝謝你,維札。
在無法預測的未來裡,我想我過得太過幸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502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iki527甜點廚
小屋文章更新~淺談甜點製作流程排定~對製作流程有困難的歡迎來小屋逛逛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